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44.天下第一高手  
   
244.天下第一高手

又一次在同一家客棧遇到了任琦甯,葉璃並沒有太過驚訝但是同樣也證實了這位任公子卻是不像外表表現出來的那麼無害,只怕背後的家世也絕對不是一般的只是這樣,卻也並不足以讓墨修堯和葉璃看在眼中的不客氣一些,這世上比家世除了各國皇族也沒有誰有資格讓墨修堯看在眼里了所以在此見到任琦甯墨修堯的態度依然是冷淡而疏離的

對此任公子卻是有些郁悶了,他從到大都是高高在上的再加上親切溫雅的外表讓人不自覺的親近信任,哪里想過竟然有這樣油鹽不進的人如果不是太過失禮,任琦甯都想要問一問墨修堯自己是不是哪兒的罪過他了

"葉公子,你們也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麼?"任琦甯仿佛沒看到墨修堯的冷淡,朗聲笑道

他的聲音並不,所以這話一出整個二樓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墨修堯身上那眼神里充滿了警惕和敵意畢竟,不墨修堯隱藏的身份和武功就只是他俊美的外表就足以讓大多數男人產生敵意了

墨修堯抬了下眼皮,仿佛沒發現眾人敵視的目光淡淡笑道:"我們正好路過,我家娘子想要開湊個熱鬧罷了倒是…以任公子的身份,當住在慕容世家的別院才是,怎麼也來客棧了?"

聞,周圍的敵意頓時消失的一干二淨可不是麼,這俊美公子身邊還坐著一位清麗幽雅的女子呢雖然比不上慕容世家富可敵國,但是這姑娘卻也是清麗婉約,氣質出眾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書香世家的俏佳人慕容家的姐論容貌氣質也未必就能勝過這姑娘多少,指不定人家公子就愛美人不愛金銀呢?反倒是那個穿著藍色綢衫的公子,長相同樣出眾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最重要的他還是單身

任琦甯眼神一閃,笑道:"葉兄笑了在下是什麼身份哪有資格入住慕容世家別院跟葉兄一樣也來湊個熱鬧罷了不知放不方便在下共坐?"墨修堯不置可否,任琦甯便當他答應了,在兩人對面坐了下來

喝著茶,墨修堯不樂意跟任琦甯話,桌上的氣氛就有些冷了葉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漫不經心的道:"這次的武林大會忒有些奇怪了不是往屆武林大會都是由前一屆的高手定地方麼?難道這一次高手們選了慕容世家比武?"一般高手們都會選擇比較偏僻的名山勝景網游之彪悍牧師據最厲害的一次還有人選了西陵北邊的雪山之巔,那一次也是曆屆參加人數最少的一次,因為很多人根本就連雪山之巔都攀不上去

任琦甯笑道:"夫人可知道如今江湖中排名四大高手是哪四位?"

葉璃點頭道:"略有耳聞"

任琦甯笑道:"起來這四位卻不是上一屆比武勝出的高手,而是上上一屆的高手了事實上上一屆的武林大會可以根本沒辦成"葉璃奇道:"這是怎麼?"

任琦甯道:"上一屆武林大會之時定王因傷未能參加,閻王閣的凌閣主因為定王的缺席也沒有參加西陵鎮南王國事繁忙…所以,那一屆的高手只有沐擎蒼一個人,但是前去挑戰的人卻沒有一個能勝過沐擎蒼或者是打成平手的,原本三天的武林大會半天就結束了"

葉璃不著痕跡的看了墨修堯一眼,笑道:"還有這種事?"任琦甯歎息道:"可不是麼?認真算來江湖中的高手排名已經有十八年沒有改變了,自然有許多後起之秀都忍不住想要試身手了"

"這與慕容世家有什麼關系?"葉璃挑眉問道,慕容世家是商家,和江湖中人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

任琦甯含笑道:"夫人有所不知,這慕容家傳有一位神秘高手就是五十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慕容雄"

葉璃毫不掩飾的表現出自己的茫然,她連當世的高手都知道的不多,不用五十年前的第一高手了墨修堯顯然對這個人有些了解也很有興趣,"慕容雄還活著?"

任琦甯眼中閃過一絲深思,看著墨修堯道:"傳聞是這樣不過誰也沒見過這次武林大會將士以慕容雄的名義召集的是如今江湖中武道蕭條,慕容老前輩想要見一見天下的後輩高手,不定還要收個徒弟什麼另外一方面嘛……"任琦甯笑容可掬的看著兩人道:"慕容家唯一的血脈慕容二姐年方十七,據慕容老前輩想要為自家後輩選一個可靠的夫婿"

"任公子真是消息靈通"墨修堯聽完了想要的消息,態度立刻恢複了之前的冷淡任琦甯也知道自己的太多了,淡淡一笑並不語

"他們怎麼來了?"葉璃撇到樓下街道上的人群,皺了皺眉

墨修堯抬起頭往下望去,人群中好幾個都是他們的熟人墨景黎,雷騰風最重要的是居然還有徐清塵

任琦甯自然也一眼就看到了那人流中格外出眾的幾個人,挑眉道:"夫人認識?"葉璃搖搖頭道:"不上認識,和清塵公子有過幾面之緣,還有那位鎮南王世子,在南詔見過任公子不認識麼?"

這幾個人絕對都是當今天下風頭正盛的青年俊傑,不知道也就太假了任琦甯笑道:"在下也見雷世子和黎王幾面,倒是清塵公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果然是風雅至極的人物也難怪在這里看到他們,這幾位都是在南詔參加安溪公主的大婚和登基大典,想必是直接就過來參加武林大會了只是…定王和王妃事先回西北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呢?若是定王也來了,今年的武林大會倒是真的熱鬧了"

"清塵公子並非習武之人"葉璃道

任琦甯笑道:"這次也不是正經的武林大會,以清塵公子的名聲哪怕他手無縛雞之力也比一般的高手強多了不過…清塵公子只怕未必看得上慕容家的姐"

葉璃心中對任琦甯這一句評論也是贊同的不徐清塵,只怕家里大舅舅大舅母就不會同意這門親事雖徐家並不是眼高于頂的人家,但是商人和書香世家這樣的差距在徐家看來只怕比所謂的貧富差距加重要一些徐家就算娶一個落魄的讀書人家的姑娘也不會願意娶一個商人的女兒若是這商人家樂善好施也就罷了,偏偏慕容家這樣富可敵國可是壟斷大半個西陵商業的巨富,是入不了徐家的眼所以徐家選媳婦從某種程度來比皇帝選妃子嚴格,皇帝需要富商的錢所以富商的女兒可以入宮為妃,但是徐家不需要,所以他們也不需要讓自己去娶一個商人的女兒重生之絕世大姐雖然一直為大哥的婚事著急,但是這一次葉璃卻是真的沒有抱什麼想法

深夜,徐清塵獨自坐在客棧的廂房里品茶雖然他同樣收到了慕容世家的帖子,但是徐清塵並沒有如墨景黎和雷騰風一樣入住慕容世家准備好的別院,而是在安城里找了一家不錯的客棧住了下來窗口傳來一絲輕微的響動,墨修堯回過頭去看向窗口含笑道:"你們果然在這里麼"

葉璃和墨修堯站在窗前,看著一副專程等著他們上門模樣的徐清塵笑道:"大哥這些日子辛苦了"

徐清塵漫不經心的喝著茶,淡笑道:"璃兒還知道大哥辛苦,跟王爺跑路的時候可是爽快的很"

葉璃歉疚的望著徐清塵,無話可墨修堯哪兒舍得自家的愛妻受委屈,拉著葉璃走過去在徐清塵對面坐了下來,道:"南詔的事也難不倒你,何況我們要是在只怕你處理起來不方便"徐清塵淡淡一笑,拎起茶壺為葉璃和墨修堯各倒了一杯茶水葉璃心中微微松了口氣,大哥這是不生氣了

徐清塵似笑非笑的看著墨修堯道:"起來王爺還真是走到哪里都有事找上門來,這不是去游山玩水麼?怎麼游到武林大會上來了,而且…這仿佛還是慕容世家姐的招親大會呢你將璃兒帶過來真的沒問題麼?"

墨修堯咬牙,心中恨不得將徐清塵一巴掌拍死,不挑撥離間你會死麼?但是葉璃就在面前看著,所以他也只得笑容得體,親切和藹的看著徐清塵,"清塵兄過濾了,我和阿璃只是一對普通的夫妻來湊個熱鬧而已倒是清塵兄,聽慕容家姐姿容不俗,清塵兄年紀也不了應該好好考慮終身大事了,畢竟年齡大了…也是會讓人嫌棄的最最重要的是…這慕容姐嫁妝豐厚,清塵兄不如娶了她也算為咱們西北的經濟做貢獻了?"

徐清塵神色自若,淡定的道:"在下仿佛聽到消息在下不喜女色,恐怕要讓王爺失望了"

葉璃無奈,這兩個人湊到一起從來就不能和平共處她是不是應該慶幸大哥不會武功而墨修堯也沒有對不會武功的人動手的習慣?不然這兩人就不是你來我往的諷刺嘲弄了,只怕一見面就要上演全武行了

"大哥,你怎麼會來湊這個熱鬧?"葉璃不動聲色的岔開話題徐清塵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黎王和鎮南王世子熱相邀,推脫不得自然就來了"葉璃眨眨眼睛,雙眼寫滿了不信清塵公子會有推脫不掉的事麼?他若是不樂意哪怕你在熱十倍百倍他也能在轉眼之間將你推出十萬八千里去

"大哥,這次的武林大會有什麼問題?"葉璃蹙眉問道

徐清塵看著墨修堯道:"王爺對慕容家那位神秘高手有什麼了解?"

墨修堯沉思片刻道:"也不算什麼神秘,慕容雄是慕容家唯一的一位沒有經商而是習武的人據他從就不喜經商,所以不得慕容家重視知道十八歲開始江湖中闖出了名聲,二十歲那年當時江湖中一個赫赫有名的綠林門派找慕容家的麻煩,西陵皇家隱隱也有趁火打劫的意思慕容雄孤身一人一夜之間血洗了找麻煩的那家滿門上下無一活口因為太過心狠手辣在江湖中的名聲並不太好不時還有各方勢力打著各種名義到慕容家挑釁,卻都被慕容雄打得落花流水慕容雄三十歲那邊奪得天下第一高手名號技壓群雄之後連續三屆無人可敵,直到第四屆武林大會前一年突然失蹤了,之後江湖上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了許多人都傳他已經死了,但是之後去慕容家挑釁的人同樣死的非常難看其中就包括慕容雄之後的江湖四大高手中的兩位,所以…這些年來江湖中人也很少有人敢去慕容家惹事這麼?這次當真是慕容雄?"

徐清塵點頭,取出一張金光閃閃的帖子放在兩人面前落款處寫的正是慕容雄三個字,墨修堯拿著帖子看了半晌,皺眉道:"慕容雄是當今慕容家主的叔叔,算起來至少也應該有八十多歲了這個時候他才跳出來是想要干什麼?"

"誰知道,或許就如大家猜測的,想要給慕容姐選一個合適的夫婿,免得慕容家後繼無人?"徐清塵對此也不怎麼在意想滾就滾如果不是墨景黎雷騰風都往這邊湊,據連楚京那邊都有些意動,徐清塵根本就不會走這一趟雖然徐家和定王府看不上慕容家的產業,但是那麼一大筆產業若是讓不該得的人都到了,麻煩也絕對不

墨修堯冷哼一聲,唇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聚集天下群豪任他挑選?慕容雄也太看得起他慕容世家了"徐清塵淡淡笑道:"可是卻是有許多人趨之若鹜啊"在徐家看來,這種自大的行為本身就落了下乘,自然也不會將他們看在眼里

墨修堯點點頭,看著徐清塵誠懇的道:"跟之前一樣,這邊的事還是要麻煩大哥了"

徐清塵無語,他算是看出來了墨修堯有事求他要他做的時候他就是大哥,沒事的時候就是清塵兄,清塵公子,徐大公子

"你不准備參加?"徐清塵問道

墨修堯笑道:"若只是簡單地武林大會不定還能去跟凌鐵寒過兩招這種事我估計凌鐵寒也不會參加,本王也就不用現身了到了那天我跟阿璃去湊個熱鬧就行了所有的事你看著辦就行了,大哥辦事難道我還不放心麼?"徐大公子若是真心想要辦一件事,絕對會周到的讓人無可挑剔自慚形穢既然徐清塵已經跟過來了,就表示這件事他已經放在心上了,對此墨修堯自然是樂得撒手不管

徐清塵看著墨修堯談自若沒有絲毫不舍和勉強的神色,終究還是點了點頭不管墨修堯怎麼耍無賴胡鬧推脫責任,至少他對璃兒是絕對認真且真心的慕容家的產業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禁得住誘惑的,要知道,各國的國庫的存銀也未必有慕容家的產業多什麼叫富可敵國?慕容家才是真正的富可敵國墨修堯能為了璃兒毫不猶豫的拒絕得到慕容家的機會,僅憑這一點,徐清塵就心甘願的替他將這一次的事擺平了

又跟徐清塵談了一會兒,看著天色已晚墨修堯才拉起葉璃告辭臨走時還是道:"我們就住在城里的清源客棧,有事讓人過來找我就是了"徐清塵點了點頭,送了他們出門

此時的清源客棧後院的一個幽靜的廂房里,任琦甯負手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景色沉思這是一個獨立的院落,這樣的院落在清源客棧一共也只有三個,是比天字號的廂房好也貴的地方在墨修堯和葉璃都只能住到地字號房的時候,後來的任琦甯卻能住進這樣的院子,可見其十分非凡

"人跟丟了?"任琦甯回過頭來,看著站在門口的中年男子沉聲問道,臉上哪還有原本溫文爾雅的模樣,一張俊容染上了冷戾和不悅門口的中年男子不由得抖了一下,顫聲道:"公子恕罪,那位葉公子和葉夫人伸手十分不若咱們的人才剛跟了一段人就不見了"任琦甯劍眉緊鎖,倒是沒有怪罪畢竟那個自稱姓葉的青年男子的武功修為連他也看不出來深淺,底下的人跟不住他也是自然的事,"他們的身份查清楚了?"

中年人臉色一白,"這兩人仿佛是突然出現在那個城,屬下無能實在差不到他們從哪兒來,也查不出他們的身份"

"廢物等等…他們姓葉?"任琦甯若有所思中年男子心翼翼的問道:"公子可是想到了什麼?"

任琦甯沉聲道:"我記得定王的王妃也是姓葉的……"這世上,這個年紀又能有那樣的武功修為的人並不多,所以他不得不懷疑中年男子猶豫了一下,道:"定王一頭白發,而且這兩人的容貌似乎和咱們得到的定王定王妃也略有些不太相似另外,屬下得到消息,定王和定王妃確實已經反悔了璃城"

任琦甯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那對男女當真不是定王夫婦麼,那麼江湖上什麼時候又出現了這樣一對夫妻,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再去查,武林大會之前務必將他們的身份查清楚"任琦甯道

"屬下遵命"

上篇:243.天下首富     下篇:245.山頂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