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45.山頂比武  
   
245.山頂比武

有了徐清塵關注著安城和慕容世家的況,葉璃和墨修堯就加輕松自在了墨修堯每天拉著葉璃在城里城外四處閑逛,毫無目的的仿佛真是是一對夫妻無聊的打發武林大會之前的時間這讓被人派來跟蹤他們的人也郁悶不已,他們完全看不出來這對年輕夫婦有什麼不對,縱然那男子俊美了一些,武功高了一些,那女子美貌了一些,比起一般的大家閨秀似乎出眾了一些,但是跟他們家主子也完全沒有關系啊實在不能明白,自家主子為什麼就那麼堅持的認為這兩個人有危險

跟了兩天終究還是沒有發現這兩個人有什麼問題,饒是任琦甯也不好意思在讓人跟了,只得將跟著墨修堯和葉璃的人撤了回來

出了門發現身後沒有了跟蹤的尾巴,葉璃還有些意外,"這麼快就撤走了?"

墨修堯淡淡道:"他是聰明人,既然查不出我們的來曆再跟下去扯破了臉皮大家都不好看地獄電影院"葉璃蹙眉道:"大哥那邊有任琦甯的來曆了麼?"

墨修堯搖頭道:"查不出來這人還有他背後的勢力應該沒有在江湖中或者各國的權貴中出現過,不然怎麼也該有些蛛絲馬跡了不過倒也無妨…這里是西陵的地盤"人是出現在西陵的,就算要頭疼也該是雷振霆頭疼,"你大哥已經讓人去提醒雷振霆和雷騰風了看看他們的反應再"

葉璃點頭,原本如果不是任琦甯自作聰明的派人跟蹤他們查他們的底,葉璃也不會對這人產生什麼興趣既然墨修堯心里有數了葉璃也就懶得管了

這幾日他們在安城內外四處閑逛,雖然身後跟著個討厭的尾巴但是也知道了不少的消息雖然慕容家在西北和大楚名聲不顯,但是安城與慕容世家只有不到十里的路程,可以整個安城都算得上是慕容家的勢力范圍,自然關于慕容家的消息也不了

據那慕容姐生的美貌如花,性也是溫柔善良在安城一代的名聲極好,在許多百姓心中便是仿佛活菩薩一般的存在據每個月初一,慕容姐都要到城外的昭甯寺上香為祖父祈福剛好今天就是初一,即使武林大會召開在即,似乎也沒有讓慕容姐改變這個習慣,也因此,一道早收到消息的江湖俠少,權貴豪傑們連早膳都來不及吃全部奔昭甯寺去了倒是讓這幾天一直擠擠攘攘的安城頓時清淨了許多

墨修堯和葉璃既然是來湊熱鬧的,自然也免不了往昭甯寺去共襄盛舉一番兩人用過了早膳這才一路晃晃悠悠的往城外而去,等到了昭甯寺時直接到處人頭攢動,若是讓不知的外地人來看見了必定要驚歎于這昭甯寺的香火鼎盛了

雖然人太多,但是幸好昭甯寺本身也還是一個值得游玩的地方特別是後山大片的幽靜山林風景如畫,前來的人們都擠在前山想要一睹慕容姐的芳容,此時後山倒是顯得格外的幽靜自在墨修堯和葉璃攜手在後山的徑上漫步,遠處隱隱傳來的嘈雜聲倒是顯得後山空寂無人了想起那些翹首以待的人們,葉璃忍不住低笑出聲

墨修堯低頭看著她,"阿璃笑什麼?"

葉璃抬起頭來看了看他的神色,忍笑道:"我在想墨景黎還有雷騰風會不會也在那些人中間,還有…如果王爺也跟著那些人翹首相盼是個什麼形?"

墨修堯不悅的輕哼一聲,定王爺一生傲然,從來都是別人對他翹首以待哪里有過他等別人的時候,"除了阿璃,這世間誰值得本王等待?"葉璃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對墨王爺隨時隨地的甜蜜語感覺有些免疫了

正笑間,墨修堯眼神一凝抬頭向前方望去,然後抱起葉璃分身略上了徑便的山坡落在了一顆垂滿了綠藤的古樹上面

墨修堯此舉並沒有讓葉璃驚到,靠在墨修堯懷中往他看的方向望去不一會兒便聽到了清脆的交談聲一行人從山上漫步下來,葉璃放眼望去其中有十幾名身為精壯手持刀劍的男女被他們護在中間的是一位穿著淡紫色羅衣的少女,身旁還跟著六個侍女裝扮的綠衣少女和兩個嬤嬤只一眼,葉璃便看出那少女身上的紫色羅衣乃是南詔三寶之首的水云緞,而照在羅衣外面的紗衣卻是芙蓉紗

南詔人以藍色和白色最為尊貴,因此南詔三寶中的水云緞顏色都是偏素淨的,並不生產深色系的紫色因此這水云緞自然不是南詔的貢品,而天下間除了南詔再無人能做出水云緞這樣的極品綢緞,因此這紫色的水云緞只能是自己做出來也就是早就有人掌握了南詔最寶貴的秘密工藝一旦他們生產出大量的水云緞來,這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然而世人卻並沒有聽過任何南詔以外的地方有水云緞的那只怕是人家並不將這筆生意放在眼里

再看那少女環佩玉釵,瓔珞寶石無一不是各種極品,這一身的裝扮別是尋常百姓只怕就是皇室公主也沒有的奢華連想都不用想,葉璃就已經猜出這被眾人護在中間的少女是什麼人了

"姐,山門外好多人呢風云南唐咱們從側門出去"那紫衣少女身邊的嬤嬤輕聲建議道雖然此處並沒有什麼人煙,但那是因為那些人以為姐還沒來呢殊不知天還沒亮他們就已經上山了此時若是從正門出去只怕要驚擾了姐那紫衣少女淡淡笑道:"蘇嬤嬤不必擔心,那些人都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天下豪傑,想必不會那麼不懂規矩的"

"就是,姐得對那些人巴結姐還來不及,誰敢冒犯姐"紫衣少女身邊的丫頭笑道,"家主和祖叔老爺可是了,要為姐挑選天下最優秀的男子做夫婿也要讓那些人知道咱們姐不僅是第一首富家的姐,還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兒呢"

"你這丫頭胡什麼,回去了仔細爺爺教訓你"紫衣少女斥道,露在淡紫色的面紗外面的一雙水眸去擔著淡淡的笑意,顯然並沒有責怪之意丫頭知道自家姐素來和善,也不害怕嘻嘻笑道:"姐最善良了,才不會讓老爺罰綠兒呢"紫衣少女輕歎一聲道:"罷了,快回去免得爺爺和叔公擔心"

"姐的是"幾個人一路交談漸行漸遠,墨修堯才摟著葉璃重落到了徑上葉璃看著已經沒有人影的道若有所思,微笑道:"看來咱們運氣不錯呢,不用跟那些人擠就先一步看到了慕容家的姐"

墨修堯淡淡的哼了一聲,顯然是不以為意葉璃無奈的伸手戳了戳他道:"我就不信,王爺你沒看出來"

墨修堯低頭看著她笑道:"看出來什麼?"

葉璃道:"那位慕容姐,衣服上的暗紋還有頭上的發釵都是鳳紋呢看來這位慕容姐很喜歡鳳凰"

在文化風俗大同異的西陵和大楚兩國,鳳紋並不是人人都能用的以葉璃的身份現在她喜歡用什麼花紋自然沒人管得了了,但是還在楚京的時候葉璃本身也是極少用鳳紋圖樣的特別的方才那慕容姐衣服上的暗紋,看著不顯眼卻瞞不過葉璃和墨修堯的眼睛,那時九尾鳳紋,真正的百鳥之王的圖騰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慕容家還有這位慕容姐的想法只怕是不一般

"嘩眾取寵,阿璃管她們做什麼"墨修堯默然道,一只手攬著葉璃的腰箭帶著她一起繼續往山頂上行去

昭甯寺後山風景優美,經常有前來上香的游人們上山玩耍因此寺里特意在山頂上又修建了一座供人歇息的涼亭兩人上了山頂,卻見涼亭中已經有人了

凌鐵寒帶著冷流月和病書生坐在涼亭里話,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來看到墨修堯和葉璃二人也有些驚訝,頓了一下才道:"定王?定王妃?"墨修堯和葉璃原本也只是稍作改裝,沒見過他們的人自然是絕難將他們聯系到一起去,但是認識的人面對面卻是萬萬瞞不住的

墨修堯也不回避,扶著葉璃走上最後一階,看著三人挑眉笑道:"凌閣主?這是幸會"凌鐵寒看到墨修堯眼神心不錯,朗聲笑道:"確實是幸會,原本我以為定王今年是來不了了不想卻在這里遇到了如何?王爺幾年前就欠下的比武之約是否可以履行了?"

墨修堯劍眉一揚,含笑看著凌鐵寒道:"閣主當真要在此時與本王動武?到時候武林大會上可就…方才本王看到那慕容姐可是天姿國色,閣主就沒有絲毫動心?"如果他們兩個傾盡全力一戰之後還有誰能夠繼續去參加武林大會的話,那只能明兩個人都在敷衍對方

凌鐵寒嗤笑一聲,眼中閃過一絲輕蔑漠然道:"自作聰明的丫頭罷了本閣主可不是為了慕容家才來的"凌鐵寒雖然身為殺手頭子,但是性格沉穩剛毅,極少這樣在人前表示譏誚不滿,也不知那位慕容姐做了什麼惹到了他

"原本我打算找雷振霆的,既然在這里遇到了你雷振霆便不算什麼了如何…定王可否賜教一二?"

凌鐵寒光明正大的開口,他雖然想要找雷振霆的麻煩但是雷振霆什麼時候都能去,這墨修堯卻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夠跟他過招的七星創世錄這幾年凌鐵寒也隱隱覺得自己的修為有些停滯不前,顯然是到了瓶頸,如果能夠和墨修堯這樣的高手一戰不定會另有感悟從而上一層樓

墨修堯低頭看葉璃,葉璃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才放開他往後退了幾步退到了涼亭里凌鐵寒卻先一步走了出來

墨修堯含笑道:"既然如此,本王也難得有緣領教凌閣主高招"

涼亭里,葉璃只跟冷流月和病書生點了點頭,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涼亭外的兩人此時也沒有功夫再打招呼聊天

凌鐵寒一身藍色布衣,比起幾年前氣度見沉著宏偉論年紀凌鐵寒已經年過不惑,但是高深精湛的內力修文讓他看起來依然如一個三十來歲的壯年男子一道寒光閃過,一柄古樸的長劍落在凌鐵寒手中山頂上,藍衣男子持劍而立仿佛如泰山一般氣勢磅礴,令人側目

墨修堯同樣也是一身尋常的白衣,黑發如云唇邊帶著一絲極淡的笑意顯然能與凌鐵寒一戰,讓他的心也十分的不錯眸光一閃,一道雪光劃過眼前,墨修堯的手中卻是一柄雪亮清寒的軟劍與凌鐵寒手中古樸的仿佛上古青銅的重劍不同,墨修堯的軟劍卻是薄如蟬翼,手腕一抖劍鋒也在空中輕顫著

兩人卻是誰也沒有搶先動手,各自佇立凝視著對方衣擺和發絲無風自動在身畔悠悠飄揚

涼亭中的三個人卻是各自屏住了呼吸,定定的望著佇立的兩個人兩人身側漸漸形成的勁氣讓他們也隱約感覺到壓力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突然同時拔地而起化作無數道幻影在空著掠過葉璃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努力去看兩人過招的過程,但是能看到的卻也只是一道道藍色或白色的虛影

葉璃知道並不是他們真的變成了虛影,而是他們的度實在是太快,以她的眼力和宮里根本無法看清楚他們的動作這一刻,葉璃明白了一件事以自己的能力或許足以對付一般的高手,但是如果真的對上如墨修堯和凌鐵寒這樣的絕頂高手的話還是遠遠不夠的心口隱隱有些作痛,葉璃不由得皺了皺眉

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葉璃反射性的想要還擊只聽冷流月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不要勉強"

葉璃側首望去,冷流月和病書生都沒有在盯著打斗中的兩個人了而是時不時的看一眼,冷流月還好,病書生原本養了這幾年已經好了許多的臉色又變得有些發白了

冷流月看著她認真的解釋道:"真正的絕頂高手過招,我們相差太多看了並沒有什麼好處還有可能走火入魔"

以前墨修堯和鎮南王也動過手,但是那並不算真正的全力以赴,雙方都是留了手的而這一次,凌鐵寒和墨修堯卻都是以自己最巔峰的勢力迎戰對手,全力以赴之下兩人之間的形成的勁氣和戰意足夠讓修為淺薄或者心性不穩的人輕則內傷重則走火入魔,葉璃的心性在這世上也要算前十的,但是內力修為卻實在是起步太晚了,最多也就可與病書生相提並論,就是比起冷流月來也要差不少方才她集中了所有精力去看墨修堯和凌鐵寒之間的招式,若不是冷流月阻止此時只怕已經內傷了

冷流月的好意葉璃自然謝過,側目看了那兩個交戰中的人一眼心中輕聲歎息看到墨修堯和凌鐵寒這樣的武功修為她不是不羨慕,只是起步實在是太晚了一些而習武特別是內力本就是要從練起的中那些得到什麼靈丹妙藥奇異秘籍從什麼都不會一躍成為一代高手的終究還是故事

冷流月似乎對葉璃頗有好感,看她蹙眉輕聲道:"看著無妨不要太過勉強便是定王和大哥都有分寸,不會真的弄到兩敗俱傷的"葉璃點頭,道:"多謝冷閣主"只是有些無奈地看著外面,勉強一下她還能看個大概,不勉強的是真的什麼也看不清楚啊想了想,葉璃不在看外面,反而閉上了眼睛仔細聆聽外面的動靜

冷流月看在眼里,冷然的眼眸換過一絲淡淡的贊賞

上篇:244.天下第一高手     下篇:246.群英共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