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46.群英共聚  
   
246.群英共聚

打斗中雙劍是不是的相撞,迸射出炫目的火光,然而坐在亭中的三人卻十分詭異的沒有聽到任何兵器相撞的聲音葉璃靠坐在涼亭的柱子上,雙目微閉認真的感受著空氣中的氣勁流動,終于慢慢的尋找到了那不易察覺卻看得無與倫比的氣勁顫動,那是兩人交手之時互相的內力撞擊所造成的顫動

這一戰,持續了整整兩個時辰但是觀看的三個人即使誰都沒能真正看清楚一招半式卻依然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耐葉璃突然感覺到空氣中一陣精銳的沖擊直刺自己的大腦而來,連忙睜開了眼睛正好看到一藍一白兩道人影各自往兩邊退去

"大哥"冷流月輕呼一聲,飛身撲了出去伸手護住了身子搖搖欲墜的凌鐵寒凌鐵寒放開了冷流月的手,擺擺手示意她不必擔心,才回頭看著墨修堯笑道:"定王果真是天縱奇才,本座佩服"墨修堯雖然還站的筆直,但是他的臉色也並不比凌鐵寒好看,只是兩人眼中都寫滿了暢快愉悅之意,笑道:"凌閣主修文精湛,本王同樣佩服今日一戰,本王受益匪淺,多謝凌閣主了"

凌鐵寒朗笑一聲道:"咱們也不必這些場面話了,能與定王一戰本座也不虛此行了本座先行告辭,就不打擾定王和王妃了"

"凌閣主慢走"葉璃步出涼亭輕聲道走到墨修堯身邊看了看他,耗力太過,內力耗損也十分嚴重,還有一些不算重的內傷在這種勢均力敵的高手級比武中算是輕的了,心中微微松了口氣

目送凌鐵寒三人下山,葉璃才扶著墨修堯進了涼亭坐下,問道:"傷得如何?現在能下山麼?"

墨修堯有些無奈的苦笑道:"這幾年疏于練功,我好像傷的比凌閣主重一些"

若論勤于修煉,墨修堯確實不如凌鐵寒不西北那麼多的軍政民務需要他親自過問,就是他定王的身份就注定了他無法將大量的時間用在武功修為上而凌鐵寒每年至少有半年時間要閉門苦修若凌鐵寒如今的成就是三分的天賦七分的苦修的話,墨修堯則要倒過來是七分的天賦三分的苦修了只是如今看來,到底是勤于修煉的根基加紮實一些墨修堯不得不承認,自己就算不會輸給凌鐵寒,但是到底還是要稍遜半籌

"本就不是同道中人,還是王爺也打算去做個武林第一人?"葉璃並不打算安慰他,只是淡淡道墨修堯武功再高,他需要專注的地方終究還是墨家軍,是西北民生就算他成了天下第一高手,也沒法子只靠他一人就橫掃天下的努力提升自身實力是沒錯的,但是如果為了一味的提升各人的單體實力而忽略大局,那只能是本末倒置

墨修堯原本也沒有糾結這方面的意思,在葉璃跟前多的是求安撫的意思聽葉璃這麼自然也不在意,笑道:"這地方不錯,回了城里反而有人打擾我要在這兒休息一會兒,阿璃等我可好?"葉璃點頭答應下來,墨修堯便不再多話坐在涼亭里閉目運行起內力為自己療傷了

墨修堯這一坐便是坐了整整半日和一個夜晚,也不知道山下是不是因為那位慕容姐的原因,這一天竟也沒有人上山游玩

葉璃也沒有打擾墨修堯,晚上隨意的在離涼亭不願的地方采了幾個還有些青澀的野果吃了醉臥花都第二天一早,朝陽從東邊的云海升起時墨修堯終于睜開了眼睛

剛剛睜開的雙眸閃過一道精芒,原本還顯露于外的冷淡似乎也多了一絲的溫潤之意墨修堯側首看到靠在一邊的柱子上睡著的女子,眼中湧起無限柔墨修堯一站起身葉璃就睜開了眼睛,"好了?"

"辛苦阿璃了,在睡一會兒?"墨修堯將她摟過來看在自己身上,輕聲道葉璃搖搖頭,在他懷里靠了一會兒道:"還是下山我有些餓了,你一天沒吃東西肯定也餓了"一晚兩晚的不休息對他們來也沒有什麼何況她還靠著睡了半夜,倒是沒有必要的況下葉璃一般不喜歡自己餓肚子墨修堯摟著她低聲笑道:"好,那就下山"

墨修堯和葉璃一夜未歸的事並沒有影響到什麼人任琦甯倒是注意到了但是他自己事也很多,自然也無暇去過問這兩個他連身份都還沒查到的人的行蹤所以一大早城門開了以後墨修堯和葉璃漫步京城回到客棧,也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兩人坐在客棧的大堂里點了早膳一邊用膳一邊聽著同樣用膳的人們討論著昨天昭甯寺發生的事

那位慕容姐那樣的排場出現在昭甯寺自然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據在那寺門口一陣突如其來的微風吹落了慕容姐的面紗,面紗下面的女子是如何的姿容絕代國色天香,引得多少江湖豪傑沉醉好好地一個佛門聖地也憑空的多了幾分旖旎之意

葉璃聽得有趣,側首問墨修堯道:"那慕容姐當真如此風華絕代?"她也是見過那位慕容姐的,雖然因為遮著面紗只看到了一雙眼睛,但是葉璃覺得至少那雙眼睛還比不上蘇醉蝶柳貴妃甚至是瑤姬那樣一雙眼睛下,葉璃覺得就算慕容姐真是個美人也絕不到風華絕代的地步

墨修堯淡然道:"不過爾爾"葉璃偏著頭看他,莞爾笑道:"王爺眼光高"這世間豔名遠播的女子墨修堯幾乎都見過,也難怪看不上慕容姐這樣的美人了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著葉璃輕聲道:"本王自然是眼光高的,不然怎麼會有阿璃這樣的好娘子?"葉璃撇嘴,她是他選的麼?不過這麼些年葉璃也明白了,如果當年墨修堯當真不想娶她的話多得是辦法阻止這門親事,"那還要多謝王爺看得起?"

"娘子別客氣,為夫也要多謝娘子不嫌棄"這兩個人誰都不是省油的燈,若是鐵了心不想要那場婚事

別是墨景祈指的婚,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能讓他們給折騰沒了

"這慕容家是什麼意思?"葉璃凝眉低聲問道剛好在寺門口被風刮落了面紗,這種莫名其妙的巧合實在是讓人無語用過面紗的人才知道,那玩意兒究竟要多大的風才能將之刮落

墨修堯輕哼一聲道:"選婿麼…這世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愛財,萬一到時候去的人少了,慕容家豈不是沒面子到時候出面爭奪的權貴公子必定也覺得面子"葉璃挑了挑眉,墨修堯現在無事一身輕,也不樂意思考問題了聳了聳肩,她也不太樂意想這些問題,反正有大哥在嘛,"好,咱們還是看熱鬧就好了,想多了也沒用"墨修堯滿意的點頭,"娘子你終于能明白為夫的用心了"

很快就到了眾人期盼已經的武林大會,武林大會舉行的地點就在慕容世家外面那一片寬闊的可以建成一個大廣場的空地上

大會當天,墨修堯和葉璃去的不早不晚,到了慕容世家的時候會場已經是一片人頭攢動,人山人海還的不僅有江湖高手王孫權貴,還有有空來湊熱鬧的安城百姓們

讓葉璃有些吃驚的是,就連鎮南王和墨景祈都親自來了鎮南王也就罷了,他是西陵人又是四大高手之一,出現在武林大會上自然也算是名正順但是墨景祈這人,別做皇帝時就是當皇子的時候也沒有離開過楚京難不成這慕容家的吸引力竟是比他自己的命還要重要不成?

"修堯?"看到墨景祈,葉璃第一反應就是回過頭去看墨修堯墨修堯低頭對她淡淡一笑道:"不必擔心,我現在不會對他動手秦皇紀"

如果是六年前突然見到墨景祈,墨修堯還很有可能會一時沖動忍不住當場殺了墨景祈但是六年之後當初的那份刻骨的仇恨依然還在,但是那樣的沖動卻已經漸漸地消失他不會讓墨景祈那麼痛快的死去,他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見墨修堯卻是很平靜,葉璃才放心的繼續打量這才發現墨景祈身邊跟著的人竟無力例外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雖然比不上墨修堯等人但是隨便一個放到江湖中也絕對是名震一方的人物,這讓葉璃不得不懷疑,墨景祈是不是將大楚皇族所有能調動的高手都調動出來了雖然墨景祈兄弟都讓人膈應的慌,但是比起來墨景黎的膽子至少還比他的皇帝哥哥要像樣一點

最前面的位置擺放了不少的桌椅,桌上還放著特意從大楚南方購買來的鮮時令水果這些位置自然都是專門給有身份有名望的人坐的,墨修堯和葉璃此時只是一對默默無名的夫妻,自然輪不上他們坐那些位置

兩人只在離看台不遠的一顆大樹下站著,要是累了還可以靠著樹干歇一會兒或者干脆做到樹上去前面已經先一步到場的鎮南王正帶著雷騰風與墨景祈兄弟打著機鋒,葉璃有些好奇的道:"雷騰風好像已經娶了世子妃了,鎮南王該不會也對慕容姐有興趣?"

墨修堯扶著她的腰懶洋洋的靠著樹干道:"那有什麼奇怪的?鎮南王的王妃過世好多年了不過慕容世家可未必看得上鎮南王府"不是鎮南王府實力不夠,而是太夠了偏偏鎮南王和慕容家都在西陵,慕容姐無論是嫁給鎮南王府的誰,從此慕容世家都可以是不複存在了

葉璃了然,不解的蹙眉道:"若我是慕容家的人,就該低調一些尋一個有能力又可靠的人支撐慕容世家有慕容雄坐鎮,只怕也沒有多少人有膽子作怪如今這樣豈不是自己引狼入室,還是慕容雄已經有能力對抗天下群豪了?"

墨修堯笑眯眯道:"就想娘子的有一句話怎麼的來著…有的人啊,就喜歡刷存在感麼"

前面大多數的重要任務都已經落座,因此倒顯得特意空出來的幾個位置格外的惹眼鎮南王看了一眼自己對面的位置挑眉道:"今年的武林大會,定王竟然不曾來共襄盛舉麼?"

雷騰風笑道:"定王還未等到安溪公主大婚,就與王妃趕回西北了只怕是有什麼事纏身不及前來了"

任是在座的人再怎麼生了幾個心竅也不會想到會有人不著調到翹了一國君主的登基大典就只為了陪著老婆游山玩水所以所有人都堅信定王和王妃急匆匆的趕回西北,必定是有是什麼重要的事

"不能再次與定王一戰,真是本王平生之憾"鎮南王略有些遺憾的道,心中卻已經在盤算著西北最近的動靜了他確實得到了定王和定王妃已經返回西北的消息,西北的墨家軍也隱隱有調動的痕跡但是卻不像是要起兵動武的樣子一時間鎮南王也猜不透墨修堯到底要干什麼,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鎮南王還是暗中調動了二十萬大軍加強與西北接壤的邊境守軍

"定王不能前來,確實是一大憾事不過楚皇竟然能前來西陵,本王作為東道主卻該好好地為楚皇接風洗塵才是"鎮南王看向墨景祈笑道墨景祈笑道:"王爺客氣了,朕不過是來湊個熱鬧罷了王爺見笑了"

鎮南王笑而不語,確實是見笑了即使是鎮南王擁有三千金衣衛,也不曾像墨景祈這樣隨身跟隨的人上到貼身護衛下到低等仆婦都是一流高手的地步這已經是怕死到一個境界了,墨景祈真以為那麼多的一流高手不要錢麼?還是他以為那些高手都心甘願的為他做下等仆婦沒有半點脾氣?回想起剛才聽墨修堯不會來時墨景祈暗中松了口氣的神,鎮南王突然覺得自己悟了將墨修堯那樣的人得罪死了,墨景祈確實該為自己多找一些厲害的保鏢

"閻王閣凌閣主到"一聲高昂的通傳聲響徹全場,顯然慕容家安排的通傳唱名的人都是一個高手眾人回頭,只見凌鐵寒依然是一身尋常的藍布衣衫,身後跟著冷流月和病書生龍行虎步而來比起在場的許多人可以的錦衣華裳鮮衣怒馬,一如往常的凌鐵寒反而具威勢九流閑人最章節在場的不少青年俠客見到凌鐵寒的身影也不由得露出了敬佩敬仰之色

鎮南王看到緩步而來的凌鐵寒眼角卻是一抽,與上次見面比起來凌鐵寒的武功竟是又上一層樓了若上一次在璃城見面他還有把握至少能跟凌鐵寒打成平手不定還能稍勝一籌的話,這一次卻是半點把握也沒有了

"凌閣主"雖然凌鐵寒氣勢驚人,但是到底他身份特殊,身為眾所周知的殺手頭子跟他打招呼的人並不多凌鐵寒對跟自己打招呼的人點了點頭,抬頭掃了一眼四周的坐席,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鎮南王淡淡笑道:"凌閣主是在找定王麼?真是可惜,定王許是有事今年並沒有來參加武林大會"凌鐵寒垂眸,並沒有出自己前兩天還見過墨修堯的話,淡然道:"既然定王沒來,回頭還請鎮南王多多指教"定王不在不是麼,那你就來當對手也勉強可以剛剛突破了瓶頸的凌鐵寒急需要一個高手來給他喂招,否則今天也不會來參加這所謂的武林大會

鎮南王一哽,他人雖然來了但是卻並沒打算下場跟人動手隨著年紀見長,鎮南王的精力早已不再放在武功修為上了武功在如何的天下無敵,又怎比得上權掌天下的快意?

"慕容家主到慕容姐到"會場再次響起了通傳聲,在座的鎮南王等人卻紛紛不悅的沉下了臉來他們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張揚霸氣早已成了習慣,卻最見不得別人比自己的排場還要大若是這人與自己勢均力敵也就罷了,區區商戶也該如此,其中臉色最難看的莫過于鎮南王和雷騰風了畢竟,慕容世家實在西陵境內,也算是西陵的臣子

不多時,只見年過六十須發花白的慕容家主帶著穿著一身淡紫色繡折枝芙蓉花紋錦衣的慕容姐走出了慕容世家的大門,一路行來場中的人們自然的讓出一條道來看上去到很有幾分眾人夾道相迎的架勢

眾人很快就注意到,走在慕容家主身邊的還有一個看著跟慕容家主年紀差不多的老者他穿著並不如何華麗,就連長相也不算特別出眾一般人或許並沒有太多的感覺,但是凌鐵寒和鎮南王神色卻是一變,雙雙望了對方一眼這老者身上的氣勢分明比那慕容家主強上十倍百倍他雖然模樣不起眼,卻能與慕容家主並肩而行若是仔細觀察還會發現氣勢慕容家主對他也是恭謙心,不需多想兩人便已經猜出了此人的真實身份

慕容家主走上前來,望了一眼在座的眾人目光在為定王留下的空位置上頓了一下,眼神微沉面上卻含笑道:"在下慕容世家本代家主,多謝各位賞臉來參加此次武林大會此次武林大會,為表公平慕容家特意請出了五十年前的江湖第一高手慕容雄老前輩作為評判"

此一出,眾人嘩然目光紛紛看向那一到場就自顧自的做到最前面的首座坐下的布衣老者原本還在紛紛猜測這老人的身份,現在知道自然立刻像是炸開了鍋一般議論紛紛

慕容家主顯然很滿意眾人的震驚,點頭笑道:"慕容前輩閉關十數年,武功可是獨步當世由他做評判自然是再合適不過了"

凌鐵寒冷笑一聲,淡然道:"本座怎麼沒聽過,武林大會還需要有評判的?"

武林大會高手之間素來是打到一方心服口服為止,自然不需要所謂的什麼評判了慕容家主臉上一僵,看了一眼凌鐵寒笑容微淡,"此次大會,既然是在慕容家舉行,慕容家素來不喜見血自然要點到即止"

凌鐵寒輕哼一聲,靠回椅子里不再話對于站在慕容家主身後的慕容姐是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施舍過去如此無禮的舉動,確實讓慕容家主很是難堪,看了一眼坐下來閉幕眼神的慕容雄,慕容家主正想些什麼,只聽外面有人高聲稟告道:"璃城清塵公子到"

------題外話------

那嘛…昨兒沒能…介個絕對是以外昨晚回家支持偶三年的筆筆突然罷工了電腦廢材表示無能為力…

上篇:245.山頂比武     下篇:247.公子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