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47.公子算計  
   
247.公子算計

"璃城清塵公子到"

這簡簡單單的一聲通稟卻讓不少人都變了臉色最先變色的一個人就是墨景祈,雖然大家都知道西北和大楚決裂早已成為不可逆轉的定局,但是墨景祈卻一直固執的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失敗將定王和墨家軍逼得與大楚決裂,而是墨修堯野心勃勃悖逆犯上

所以民間怎麼想沒人管得著,但是在朝堂上大臣們還是不得不跟著皇帝的喜好稱呼定王為逆賊,雖然這麼稱呼的時候他們自己背脊也在發涼但是誰讓他們吃的是皇帝家的飯呢?

如今徐清塵光明正大的打出璃城的稱號,卻是在墨景祈的臉上重重的給了一巴掌重要的是,不僅是定王府和墨家軍,徐家也是被他逼走的如今清塵公子大張旗鼓的打著墨修堯的名號出現在這里,不就是告訴天下人,你墨景祈不敢用的人,墨修堯敢用徐家在大楚被雪藏,在西北卻立刻手握重權這樣的比較之下,孰高孰低自然是一眼可觀墨景祈的臉色能好看就奇怪了

再然後就是墨景黎和雷騰風,以及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青年才俊們畢竟慕容姐選婿,男子的容貌必然也要占一部分的優勢而在場的人,能與清塵公子比容貌才華的只怕挑不出兩三個來,眾人只得慶幸清塵公子是不會武功的,若是不然,慕容世家大概也不用比直接就選了

至于在場的另外兩個重要人物,凌鐵寒與徐清塵並沒有利益瓜葛,且兩人本身就頗有交,便對著徐清塵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了至于鎮南王,雖清塵公子名滿天下但是到底沒有和鎮南王交過手,而且兩人本身也不是一代人年輕一代中能讓鎮南王視為對手的也只有墨修堯一人,因此倒是不怎麼將徐清塵看在眼里

徐清塵少年時期便能練成寵辱不驚的氣度,又怎麼會將這一點場面放在眼里?清塵公子一襲白衣漫步而來,唇邊猶帶著帶著一絲春水梨花一般的笑意看的在場無數的江湖俠女們不由得倒吸了口氣,羞了雙頰站在慕容家主身邊的慕容姐也不由得呆了呆,饒是她自視甚高,這些日子也見過不少的才子豪傑,但是清塵公子這樣的神仙風度卻是前所未見慕容姐此時哪里還記得祖父和叔公叮囑過什麼事,一顆心兒砰砰亂跳

"諸位,在下來遲還請恕罪"徐清塵拱手笑道

鎮南王朗聲一笑,道:"清塵公子太過客氣了,請坐不知定王和王妃可否前來?"徐清塵從容道:"有勞鎮南王惦記,王爺王妃俗事紛擾無暇分身所以只得讓在下這個閑人過來湊個熱鬧,還望各位不棄"眾人紛紛客氣一番,在場的都是各國權貴,自然都知道眼前這神仙一般的男子可不是什麼閑人雖然墨修堯麾下的文官依然沒有明確的官職,但是誰都明白眼前這位清塵公子在西北的權利絕不亞于一國宰相

"哼"在場的賓客客氣的不亦樂乎,身為主人的慕容家主面上就不怎麼好看了慕容家和徐家可以得上是流傳下來最老的兩個世家了但是慕容家雖然富甲天下卻素來對徐家頗有些心結

原因無他,徐家以書香傳家世代大儒名臣輩出,名稱響徹諸國萬人尊崇而慕容家卻因為是商家,就連朝堂都入不得一朝富可敵國是要忍受皇家明里暗里的各種打擊,若慕容家到現在這般人丁凋零沒有西陵皇室在其中出力誰都不信重生之遍地黃金雖然徐家和慕容家同樣受皇家忌憚打擊,但是徐家就算真的有朝一日零落了也能流芳百世,畢竟徐氏一族為兩朝皇室的貢獻如果全部抹去的話只怕曆史典籍都要重改寫了

而慕容家,一旦滅亡這世上還有誰能記得他們?何況如今徐家還找了一個厲害的外甥女婿,還有五哥能力不凡的兒子,一旦將來定王勢力穩定,徐家分明就是要第二次崛起甚從前了再反觀慕容家如今窮的只剩下錢了,如何不讓人唏噓?

這一聲輕哼,卻讓在場的人心中都是一震徐清塵臉色微變,其實他並沒有太深的感受只是看到跟前鎮南王和凌鐵寒的反應便明白這一聲輕哼並不那麼簡單轉過身看向坐在首位上的慕容雄,徐清塵拱手道:"慕容前輩,晚輩失禮了還請見諒"

慕容雄這一聲夾帶著特殊的內力,只對同樣身懷內力的人有效,且內力越深越厲害可惜他退隱江湖時間太長了,竟根本沒想過徐清塵不會武功這種可能而且徐清塵氣度出眾,風華內斂,與鎮南王凌鐵寒這樣的高手相交也沒有絲毫的退卻慕容雄只越發的認為徐清塵用了什麼特殊的功法掩飾武功修為,江湖上原本就是有這樣的功法的此時見徐清塵面不改色,從容自若臉色不由得沉

"定王為何不來?"慕容雄沉聲問道語氣頗有些強橫之意,頓時便讓在場的許多人心生不悅如鎮南王這些人無一不是恨不得能生個七竅玲瓏心,想得不知道比尋常人多十倍百倍雖然他們大都跟墨修堯不對盤,但是墨修堯的能耐地位至少是沒有人不心服口服的這老頭子一出口就如此語氣,滿是頤指氣使的意味不只是沒將墨修堯放在眼里同樣也是沒將他們放在眼里鎮南王神色不變,目光卻淡淡的從凌鐵寒墨景黎等人身上掠過,眼神微涼這老頭子不會以為他幾十年不出現,如今一朝出關全天下人都該聽命于他?愚蠢

徐清塵並不生氣,甚至連臉上的笑容也沒有減少半分平靜的道:"定王和王妃庶務纏身,無暇參加今年的武林大會在下方才已經代表定王向鎮南王和凌閣主致歉了,兩位也並不介意"以墨修堯的武功和地位,能和他動手的只有鎮南王和凌鐵寒

如果只是武林大會的話,這兩位不介意自然也就沒有誰還有資格什麼了何況參加武林大會全憑自願,定王不樂意來誰也管不著不是麼?

但是慕容雄卻並不滿意這個結果,沉聲道:"老夫發了帖子給定王,他為何不來?"

徐清塵微微蹙眉,目光淡淡的掃過站在慕容家主身邊的慕容姐,沒有立刻回答慕容雄的話反而一轉身走到凌鐵寒旁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知道慕容雄幾句快要沉不住氣暴怒而起,才漫聲道:"我們王爺了,對武林大會本身以外的事沒有興趣"

在場的人一片寂靜什麼叫武林大會本身以外的事?幾乎所有人的目光一時間齊刷刷的落到了慕容姐的身上慕容姐原本癡癡的望著清塵公子,此時卻是又羞又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豎子無禮"慕容雄勃然大怒,凌空一掌拍向徐清塵座位的方向空氣中強大的幾乎讓人窒息的盡力鋪天蓋地的朝著徐清塵壓了過去

"清塵公子"跟在徐清塵身邊的兩名侍衛大驚,同時上前一前一後擋在了徐清塵的身前坐在徐清塵身邊的凌鐵寒也在同一時間將一只手搭在了徐清塵的肩上當在徐清塵前面的兩名侍衛身子晃了晃,很快就站定了站在前面的那人唇邊溢出一絲血痕,卻仿佛絲毫沒感覺到疼痛隨手將血跡一擦,被身後的同伴攙扶著重站回了徐清塵身後凌鐵寒也不動聲色的收回了手目光卻依然警惕的盯著前方的慕容雄,凌厲的眼眸中透露出一絲躍躍欲試之意

徐清塵平靜的坐在桌案後面,就連頭發絲也沒有動搖半點仿佛剛才那殺氣逼人的一掌根本沒有發生過一般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茶,清塵公子優雅的謝道:"多謝慕容前輩手下留"

慕容雄輕哼一聲坐回了座位上不再話,盯著徐清塵的眼神卻充滿了陰沉和探究慕容雄當然不可能殺了徐清塵,或許要殺徐清塵很容易,甚至慕容雄覺得以自己的武功殺墨修堯也並不困難血色梅花玦但是只要他還沒瘋就不可能那麼做他能殺了徐清塵墨修堯,卻不能殺了幾十萬墨家軍,到時候只怕結局就是墨家軍踏平慕容世家了所謂籌碼之所以是籌碼,是因為捏在手里還沒有用一旦出手,就是你死我活了

慕容雄被徐清塵當場打了臉,慕容家主臉上自然也不好看原本准備的大片厥詞便也收了起來,神色淡淡的宣布武林大會開始

其實按照慣例,第一天的武林大會是沒有什麼看頭的第一天大多是一些江湖秀上場打斗,真正的精彩的是第二天和第三天當然有時候第三天的比試會很快結束有時候也會延續到第四天第五天,這就要看最後留下來的這些高手的實力了當擂台上的比武開始之後,看熱鬧的人們自然是群激昂,看台下坐著的人們卻已經有些心不在焉了

不遠處的樹下,葉璃靠在墨修堯懷里看著台上的人直皺眉墨修堯拍拍她輕聲安慰道:"別擔心,大哥沒事"

徐清塵分明早就算定了慕容雄不敢殺他,而選擇坐在凌鐵寒身邊,只要慕容雄不是傾盡全力凌鐵寒都能替他擋下來到時候無論徐清塵有沒有受傷,慕容雄對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出手的名聲都是當定了葉璃點點頭,問道:"慕容雄武功如何?"

墨修堯皺眉道:"遠在我和凌鐵寒之上"這個結論並不意外,慕容雄的年紀高處他們太多,別慕容雄本就是習武天才,就算他資質一般到了這個年紀也不容覷了

"方才慕容雄的話是什麼意思?"葉璃蹙眉問道

墨修堯沉聲笑道:"能有什麼意思?見我沒去覺得咱們定王府不給他面子唄有些人年紀大了總是喜歡倚老賣老覺得全天下人都該看他的臉色行事,也不看看他有沒有那個能耐"

葉璃偏著頭看了看看台上的人,抿唇笑道:"我覺得…慕容姐可能會與慕容雄以及慕容家主有不同的意見不過…那位慕容姐進不了徐家的門"自從徐清塵出現,那位慕容姐的眼睛就沒有從徐清塵身上移開過如果不是她戴著面紗稍有遮掩,還有擂台上的比武轉移了眾人的視線,只怕在場有不少人都能察覺出她的心意了

墨修堯扶著葉璃,低聲笑道:"阿璃不喜歡她?"葉璃淺笑道:"沒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大哥和徐家都不會喜歡她"

墨修堯對徐清塵喜歡誰不喜歡誰不感興趣,站直了身子道:"看來今天沒有什麼看頭了,咱們先回城去或許明後天會有好戲看"

兩人悄然退場也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倒是回到安城以後讓清源客棧的掌櫃頗為驚奇畢竟城外有那樣的熱鬧不看,這兩位卻這麼早早的回來了總是有些奇怪的墨修堯淡淡一笑,只愛妻身體不適就先回來掌櫃的立刻一臉理解的模樣恭送兩人上樓了畢竟這位公子長得再俊美也是成過親了,自然與慕容姐無緣那麼看不看比武也就沒那麼重要了不是?

第一天第二天的比武墨修堯和葉璃都沒有在親自到現場,墨修堯現在這樣級別的高手自然也看不上那些擂台上的所謂高手的打鬧只是聽這兩天有幾位青年高手脫穎而出一舉殺入了前十名,其中便有跟他們幾次巧遇的任琦甯同時,慕容家主在第二天比武結束時宣布,將會在前十名的高手之中為孫女選擇一位夫婿此一出,不知又激起多少風風雨雨同時,一張來自徐清塵的信箋也送到了葉璃和墨修堯的房間里

"大哥,可有什麼打算?"徐清塵下榻的房間里,葉璃坐在桌邊喝茶,墨修堯悠然的靠著窗戶欣賞遠處的風景徐清塵端坐在一邊,看了看葉璃側首對墨修堯道:"王爺有什麼想法?"墨修堯回過頭來,懶洋洋的道:"這事兒不是交給清塵兄處理了麼?清塵兄看著辦就是了,這點事也難不倒清塵兄?"

徐清塵不置可否,淡淡道:"慕容雄的想法確實是異想天開,不過對此感興趣的人卻絕對不少畢竟…慕容家富可敵國可不是著玩兒的今天之前,墨景祈就已經派人跟慕容家主接觸過了"

墨修堯冷哼一聲道:"墨景祈倒是越發的不挑了,什麼香的臭的都往回撿陌上藥香"徐清塵無奈的一笑道:"王爺也不必如此刻薄,慕容姐如何暫且不,至少慕容家的財富是只得任何人下手一搏的"

如果以一個臣子的角度來,徐清塵同樣會勸墨修堯娶了慕容家的姑娘,畢竟娶一個女子就能得到這樣一筆天大的財富何樂而不為?但是偏偏墨修堯不僅是他要輔佐的人,同時還是他的妹夫為了璃兒,慕容家的人想都不要想能夠踏足定王府但是定王府不要的,也不能讓別人得到徐清塵溫文的眸中掠過一絲寒芒

"大哥?"葉璃有些擔憂的看著徐清塵,修堯任性的將所有的事都壓到大哥身上大哥雖然才智過人但是現在要接觸的卻都是武林中人,有時候江湖中人卻是手比腦子動得快,所以還是有一定的危險的

徐清塵淡然一笑,"無妨,璃兒放心,大哥會將所有的事都處理好的"誰都不能威脅道璃兒的地位和幸福即使是五十年前的第一高手

"王爺,如果要對付慕容雄,可有把握?"徐清塵問道

墨修堯皺眉,沉吟了片刻道:"最多只有三成把握慕容雄內力遠在我之上,如果不能戰決,最後輸的八成是我"普通高架拼的招式拼內力拼體力但是到了他們這樣的程度的高手,所謂的體力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所以只要慕容雄還沒老的快死了他們根本不會有跟他拼體力的機會,因為他只憑內力就能將他們牢牢壓制住所以慕容雄年老這幾乎已經算不上是弱點了

徐清塵漫不經心的敲擊著桌面,半晌才問道:"一個王爺不行,那麼兩個三個呢?"

"你的意思是……"墨修堯站起身來,盯著徐清塵徐清塵垂眸,平靜的道:"慕容家野心不,慕容雄卻是老爾彌辣那個性子…遲早是個禍害"平淡的語氣帶著淡淡的煞氣墨修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道:"不必三個,本王加上凌鐵寒或者雷振霆任何一個人都足夠對付慕容雄"

"如此甚好"徐清塵滿意的點頭,道:"那麼…或許不一定王爺出面"如果墨修堯加上凌鐵寒或者雷振霆能夠對付慕容雄,那麼沒有墨修堯也同樣能夠對付慕容雄

"大哥,慕容雄武功太高,慕容家只怕也不是全無武備,你千萬心"葉璃輕聲道

徐清塵點頭,笑容淺淡溫暖,眉宇間卻略帶鋒芒,"璃兒放心便是"

"啟稟清塵公子,慕容姐求見"門外侍衛恭聲稟告

徐清塵斂眉,淡淡道:"請慕容姐上來"

------題外話------

推薦好友的文文《農家藥膳師》//479168

……

本以為命喪車禍魂歸西天的江云漪眼睛一閉一睜,穿越了

顫顫巍巍的茅草房,家徒四壁的農家院,面黃肌瘦的倆弟妹

親娘亡故,親爹無能,爺爺不疼,奶奶厭惡

心懷不軌的極品親戚還肖想著那二畝薄田,三間破草房,把她弟妹賣了換成糧

——

江云漪怒從心起第一藥膳師的名頭不是吹出來的

調養弟妹身子,扶持無能親爹,整治極品親戚

店鋪遍地開,銀子滾滾來,美男脫光來,某女驚嚇

上篇:246.群英共聚     下篇:248.毛遂自薦,郎心如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