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52.撕破臉 任琦甯的來曆  
   
252.撕破臉 任琦甯的來曆

墨修堯從慕容世家出來,葉璃才松了一口氣兩人離開慕容世家,一路上墨修堯劍眉緊鎖顯然很有些困擾罪淵之王

"修堯,出什麼事了?"葉璃輕聲問道墨修堯凝眉將剛才在慕容世家聽到的事了一遍

他聽到的並不多,因為忌憚慕容雄也不敢離得太近了但是慕容雄那句你是林願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的或許是慕容雄自負武功獨步天下,並沒有這麼壓抑自己的聲音對于這個結果,葉璃也有些驚訝,"任琦甯是前朝皇族後裔…難道他跟譚繼之是兄弟?"兩人年紀倒是相近,前朝滅亡已經足有兩百年,若突然同時出現兩個前朝遺孤,未免有些奇怪

墨修堯搖頭道:"不會,如果是兄弟不可能兩個人都叫林願另外,任琦甯起譚繼之的時候語氣十分的不屑"如果是親兄弟就算再不滿也不會用那種語氣,任琦甯那模樣分明將譚繼之貶的連奴仆都不如

"看來要好好的查查這個前朝皇室了"葉璃笑道墨修堯點頭贊同,"走,回去將這事告訴你大哥"

知道了墨修堯和葉璃帶來的消息,清塵公子卻並不驚慌看著清塵公子淡定從容的模樣,定王爺頓時覺得自己多管閑事了

葉璃有些擔憂的看著徐清塵道:"大哥?"

徐清塵含笑道:"不用擔心,一個任琦甯影響不了大局"

墨修堯摟著葉璃,將下巴枕著她的肩頭笑道:"任琦甯可是的信心滿滿呢清塵公子不願意娶人家慕容姐,如今不是來了一個皇室後裔樂意娶麼?"

徐清塵漫不經心的輕叩著桌邊,唇邊的笑容恍若閑靜梨花,"任琦甯又那個本事直面西陵大楚璃城和閻王閣的威脅麼?"墨修堯挑眉,顯然是要和他杠上了,"如果他有呢"徐清塵眼皮掀了一下,淡淡道:"若是他有這個本事,直接打起旗號複國就是了何必要娶慕容明妍?"

墨修堯無奈的摸摸鼻子,跟聰明人話就是沒勁,"那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徐清塵道:"盡快轉移慕容家的產業,能救多少救多少"

葉璃道:"慕容雄會接受這個結果麼?"慕容雄的性子看起來就是老爾彌辣,怎麼會接受這樣的結果就算慕容家被保住了只怕也要被刮下幾層皮

徐清塵道:"任琦甯也不是神,慕容家若是不想就此湮滅就只能接受他的提議這個人…這一次雖然不足為慮,但是王爺…以後大概要好好注意這個人了在下有個預感,此人比譚繼之麻煩十倍百倍"

墨修堯從來就沒有真正將譚繼之放在眼里過,何況如今安溪公主登基舒曼琳被殺,譚繼之還不知道躲在哪兒當落水狗呢不過既然連徐清塵都注意到了的人,墨修堯自然也不會試

低眉想了想,墨修堯皺眉道:"咱們也派人查遍了大楚西陵甚至是南詔根本沒有查出這個任琦甯的半點事,這個人仿佛就是憑空出來的一樣他既然有如此信心可以救慕容家,手下必然擁有不的勢力,怎麼會查不到呢?"

葉璃沉吟片刻,開口道:"如果不是咱們查的不徹底,那就是…他根本不在咱們查的地盤上"

墨修堯一怔,"不在大楚和西陵…難不成是北戎?不對,北戎人生性排外,而且中原人也極難在關外生存下來那麼……"

房間里有一片刻的甯靜,三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道:"東北"

大楚東北部同樣和其他邊境一樣被人稱之為蠻夷之地,中原人稱之為北境原本那里聚集著不少的部落各自打來打去大楚沒興趣去管而北戎是沒能力去管北境的地勢並不像北戎一馬平川的大草原,而是山林重重

自從定王府脫離大楚之後,這幾年北境的各個蠻族似乎漸漸統一起來了而且還開始蠶食起大楚的邊境一柱傾天若是從前墨修堯早就盯上了那邊,但是自從和大楚恩斷義絕之後,墨修堯多的注意力自然是在西北和周邊各國的邊境大楚如何不該他管他也不願再管了

"去查"墨修堯沉聲道

"屬下領命"暗處有人應了一聲墨修堯臉色陰沉,"若是任琦甯敢引蠻族入關……本王要他姓林的斷子絕孫"無論墨修堯對大楚有什麼意見,甚至大楚現在立時改朝換代都跟他沒關系但是前提是改朝換代的是中原人世世代代所受的教育讓人們從骨子里就排斥著塞外異族俗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自己中原人誰當皇帝老百姓都高高興興的過自己的日子,但是如果是異族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葉璃輕輕拍了拍墨修堯的手臂,墨修堯陰沉的臉色這才漸漸地緩和了下來看著徐清塵歉然一笑道:"本王失態了,徐兄勿怪"

徐清塵淡笑道:"王爺重了,在下也不太高興"徐清塵是從接受的便是正統的傳統教育,對于異族比墨修堯加排斥所以徐家從不與異族通婚,就算是與安溪公主相交,該動手的時候徐清塵也從不曾有過半絲的遲疑

"此事,是否告知大楚?"徐清塵看著墨修堯有些遲疑的問道

墨修堯輕哼一聲道:"派人去告訴墨景祈那個白癡一聲,他信不信就不關本王的事了"徐清塵點頭應了

"既然任公子如此信心滿滿,徐某也想看看他能有多快來人,通知鎮南王世子和凌閣主,明天動手"徐清塵笑容冷峭

"屬下遵命"

一旦真正撕破臉動起手來行動自然是極快的鎮南王一紙查封的旨意直接將慕容世家在整個西陵的商鋪全部查封,原本鎮南王是不同意的這樣一來西陵的經濟民生無可避免的受到極大的震蕩,但是當清塵公子笑容可掬的道:"那麼王爺是想看著任琦甯將整個慕容世家搬空了之後再動手?"

鎮南王也不得不接受了清塵公子提前動手的提議如果任琦甯真的是前朝後裔,跟任琦甯有仇的可就不只是大楚或者定王府了當初前朝滅亡西陵也是插了很大一腳的

"徐清塵"慕容世家門外,慕容雄和慕容家主望著眼前翩然如仙的男子目眦欲裂慕容明妍是淚水漣漣目光幽怨之極

徐清塵笑容溫文爾雅,看著眼前眾人有禮的拱手道:"慕容前輩,慕容家主,任公子"任琦甯臉色陰郁,他這些日子暗中做了不少安排,但是卻沒想到徐清塵的動作會這麼快

再看了一眼站在徐清塵身邊的鎮南王和凌鐵寒,笑道:"清塵公子果然是非常人,聽聞凌閣主和鎮南王頗有些恩怨,沒想到如今卻能也能站在一起,想必,也是公子之功?"

徐清塵含笑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任公子見笑了"徐清塵的十分干脆明白,他們就是看上慕容世家的萬貫家財了你怎麼著?

慕容家主上前一步,指著徐清塵厲聲道:"清塵公子,我慕容家自問對你不薄,你如此行事就不怕遭天譴麼?"

徐清塵無奈的歎息道:"慕容家主見諒,在下和定王府雖然淵源深厚卻也斷然沒有為了定王府賣身的道理但是若因此而讓西北陷入困境卻也是在下之過也因此…不得已為之,慕容家主必能海涵"

慕容家主氣的胸口不停地起伏,一副快要吐血的模樣旁邊的凌鐵寒和雷騰風卻是忍不住低頭悶笑起來了他們都是知道事的前因後果的,徐清塵的話的十分斯文動聽,但是聽在凌鐵寒和雷騰風耳中就是:爺不想娶你孫女,你非讓爺娶爺不娶你就要斷了西北的生意,沒辦法爺只能滅了你慕容家

"放肆"慕容雄怒吼一聲,飛身而去撲向站在最前面的徐清塵

這一次慕容雄原本是信心滿滿的重出江湖的,憑著他的名望和武功本該人人敬仰對他聽計從的都市古董大亨能讓他看上眼入贅慕容世家自然是天大的恩惠和施舍,沒想到偏偏遇上了個不識抬舉的徐清塵現在婚事沒成不就連慕容世家也岌岌可危了

凌鐵寒和鎮南王臉色一變雙雙上前擋在徐清塵身前拍出一掌,徐清塵身後的暗衛早已拉著徐清塵退出十幾步遠了三人四掌相碰,立時罡風四溢站在周圍的人也受不住紛紛後退凌鐵寒和鎮南王各自後退了兩步,看著翻身落地的慕容雄凌鐵寒冷笑道:"慕容前輩幾十年前就名揚天下,對著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出手也算是本事麼?天下第一高手的名頭該不會也是浪得虛名?"

"大膽"慕容雄怒吼,毫不猶豫的一掌拍向凌鐵寒

凌鐵寒卻不知道他這話正好戳到了慕容雄的痛處當年他雖然贏得了天下第一的名頭但是確實是對任琦甯的那位祖父林複秦沒有絲毫把握,只是林複秦沒有和他交手沒有和他爭罷了此時聽了凌鐵寒的話,像是知道了當年的真相可以嘲諷他

其實這完全是慕容雄自己想太多了就算是凌鐵寒現在名列天下四大高手之列,卻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江湖上未必就真的沒有比他們強的存在

天下第一高手並不是那麼好惹的,即使凌鐵寒前些日子和墨修堯對決之後武功又有了進步但是對上慕容雄依然還是毫無勝算的比起被慕容雄緊盯著的凌鐵寒,只在邊上掠陣的鎮南王就顯得輕松了許多甚至還有功夫去琢磨凌鐵寒和慕容雄的武功招式

同樣在一邊觀戰的冷流月和病書生看到凌鐵寒陷入苦戰,不由得大急冷流月提劍就想沖上去幫忙站在她身邊的徐清塵先一步攔住了她,"冷閣主,你現在上去也無濟于事"這種高手級別的比武,若不是同等級的高手上去了也只是炮灰

看了一眼在一邊看熱鬧的鎮南王,徐清塵朗聲道:"王爺,你一個人打得過慕容前輩麼?"

鎮南王一怔,心中一震這才蹂身而上插入凌鐵寒和慕容雄的戰團不錯,他跟凌鐵寒是有仇,若是能讓慕容雄殺了凌鐵寒再殺了徐清塵自然是最好但是很可惜,一旦凌鐵寒死了,他就會成為慕容雄的下一個對手既然如此,還不如先將這個最大的威脅解決掉,他和凌鐵寒有仇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大家不也安安穩穩的活著麼?有了鎮南王的加入,凌鐵寒立刻松了一口氣兩人合力跟慕容雄斗氣來倒也還算勢均力敵

一邊的任琦甯神色陰郁,掃了一眼戰場的眾人也跟著躍入了戰團這一次不用徐清塵提醒,冷流月和雷騰風同時出手,牽制住了任琦甯如此一來,在場的能動手的大人物都已經動手了,慕容家和任琦甯的人在慕容家族的示意下也沖了出來,徐清塵身後閻王閣和鎮南王的金衣衛也不好示弱的上前,短兵相接慕容世家頓時一片腥風血雨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慕容明妍看著眼前的紛亂,一步步走向徐清塵厲聲問道她的武功不算高強但是也不算弱一路走來交戰中的雙方人馬都沒怎麼對她出手,竟然她就這麼沖到了徐清塵跟前

徐清塵垂眸,平靜的看著她道:"慕容姐,在下過你我並不合適,慕容姐不該強人所難"慕容明妍含淚道:"所以…所以我強要你娶我,你就毀了我的家?清塵…清塵公子,世人都清塵公子溫文爾雅神仙風骨,原來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徐清塵唇邊含笑,"讓慕容姐失望了,徐清塵不是神仙"何況…誰神仙就不無了?世人頂禮膜拜,可是誰見過神仙真的降下一絲的慈悲?

"既然如此,你就去死"慕容明妍臉色一變,厲聲道手中寒光一現一把匕首直刺徐清塵胸口而來徐清塵神色淡然,就連眼神都沒有絲毫波動平靜的看著匕首在他胸前幾寸的地方停了下來,慕容明妍眼睛一閉倒在了地上站在徐清塵身邊的暗衛一臉平淡從容,恭敬地稟告道:"沒死"徐清塵低頭看了一眼暈倒在地的慕容明妍點了點頭,旁邊的人上前將人拖到了一邊

冷流月和雷騰風武功都不差,但是還遠不是能夠奪得武林大會第一的任琦甯的對手花間高手最章節不一會兒雷騰風率先被踢了出來,少了雷騰風冷流月自然是獨木難支原本她擅長的也不是劍法而是輕功和暗器,幾個回合下來也被任琦甯逼的施展不開病書生站在一邊緊張的看著交手的兩人,深恨自己武功不濟卻無能為力此時冷流月好任琦甯離得太近他就是想要使毒幫助冷流月都不行閻王閣的專長是暗殺,光明正大的面對面對上總是要吃虧一些的

徐清塵看著眼前的戰況皺眉,一揮手四道黑影一掠而過將任琦甯圍了起來,冷流月趁機退出了戰圈這四人一加入行事立刻翻了過來若單論武功他們誰都比不上任琦甯甚至還比不上冷流月,但是當他們同時出手時那樣直取要害毫無花俏的招式,完美的仿佛演練了千百遍的配合,頓時讓任琦甯有些手忙腳亂

冷流月輕咳了一聲,隨手抹去唇邊的血跡贊道:"定王府麒麟果然名不虛傳"冷流月以前也跟定王府的暗衛打過交道,自然看得出來這四個人跟暗衛是完全不一樣的腦子里隨便一轉就想明白了這些人是什麼身份

徐清塵也很滿意,璃兒的沒錯,能夠拿下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沐擎蒼,拿下任琦甯自然也不是難事

任琦甯這邊一時半刻打不完,眾人又見目光轉向了慕容雄這邊冷流月和病書生都是看過前些天凌鐵寒和墨修堯的比武的,再看眼前三個人的打斗並沒有那天凌鐵寒和墨修堯比武精彩那邊雖然都沒有看清楚招式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其中的劍氣和戰意,但是眼前這三個人動手比不快,至少都能看得清楚,招式也不精妙打起來卻是掌掌到肉,劍氣縱橫,這完全是要人命的打法

凌鐵寒和鎮南王本身就有心結,因此兩人配合的也不算太默契慕容雄經驗豐富又豈會看不出來,找了個機會賣了個空子先是一掌將凌鐵寒打了出去,然後全心對付鎮南王,鎮南王獨立支撐也不過一兩百招還是敗下陣來

慕容雄冷眼看著凌鐵寒和鎮南王一坐一立都受傷不輕,冷笑一聲道:"兩個後生晚輩就想與老父爭鋒?"凌鐵寒冷眼看著他,他們受傷不輕是沒錯,慕容雄也不是絲毫無損只不過比起他們來上的不算重罷了

慕容雄並不去管任琦甯那邊,反而看向徐清塵冷然笑道:"姓徐的子,現在你看又如何?仗著有這兩個子就想滅我慕容世家,你未免太異想天開了些"

徐清塵卻並不著急,淡笑道:"前輩的武功高強確實出乎晚輩所料不過…前輩覺得事已至此,慕容世家還能存留麼?慕容世家是能強過鎮南王的三千金衣衛還是西陵的百萬大軍?"慕容雄變色道:"在金衣衛和百萬大軍來之前,你們都要死"

凌鐵寒笑道:"不知道死的是誰慕容前輩你年紀大了就該好好地修生養性,出來攪和後背的事未免多管閑事"

慕容雄盯著凌鐵寒冷笑不已,站在一邊的鎮南王看看凌鐵寒又看看徐清塵若有所思

慕容雄仰天長笑,揮手一指徐清塵道:"老夫倒要看看名震天下的清塵公子怎麼救自己的命"上前一步慕容雄輕易地避開了擋在身前的凌鐵寒和鎮南王朝著徐清塵撲了過去這一擊徐清塵無論如何都是躲不過的,別徐清塵就是徐清塵跟前的暗衛包括冷流月等人在這鋪天蓋地而來的壓力下也是連移動一下身子都覺得困難凌鐵寒臉色一變,"清塵"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驚鴻般從後面掠起,一道劍光瞬間劃破天際凜冽的劍氣猶如實質橫空斬下,冷流月等人頓時感到身上一輕連忙飛身後退,徐清塵也同時被兩個暗衛帶著退到了遠的地方原本徐清塵站立的地方,卻是一個挺拔卓絕的白色身影,一頭白發如雪手中長劍同樣熠熠生寒

"墨修堯"

------題外話------

那嘛…任琦甯滴身份是不是有點意外不是他們捅了前朝的馬蜂窩了,林願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人so…

上篇:251.清塵公子的謀略     下篇:253.亂戰,高手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