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53.亂戰,高手之殤  
   
253.亂戰,高手之殤

"墨修堯?"

慕容雄又驚又怒,雖然他並沒有見過墨修堯但是卻也知道定王是有一頭白發的武魂而且普天之下能夠擋得住自己全力一擊的一只手都數不滿,眼前這白發男子除了定王墨修堯自然不作他想鎮南王看著眼前持劍而立的白衣男子神色複雜,但是不能不墨修堯的突然出現讓他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氣

側首看想不遠處的徐清塵道:"清塵公子好算計"能夠這麼巧趕上,墨修堯絕對不是剛剛來到安城的但是他一直沒有出現在眾人面前,顯然就是徐清塵留下的一張暗牌,難怪徐清塵手無縛雞之力卻敢去挑釁幾乎可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了徐清塵淡淡一笑並不答話,鎮南王心中一睹,又轉向墨修堯道:"定王倒是會趕時候,再晚一些兩敗俱傷豈不是好?"

墨修堯淡然道:"剛才有上百名高手往這邊過來,費了點時間險些晚了抱歉得很"

眾人這才注意到,墨修堯白色的衣擺上還沾著一些猩的半點血跡並未發黑,顯然是剛剛才染上去不久的一邊還在跟四名麒麟糾纏的任琦甯聽了墨修堯的話臉色一變,險些被人一道削去手臂

"來了就好"凌鐵寒站起身來道徐清塵皺眉道:"來的人很多?"他是知道任琦甯必然另有安排,所以才請了墨修堯截斷了外界通往慕容世家的路幾百名侍衛還好,能夠讓墨修堯稱得上高手的肯定不簡單

墨修堯笑道:"不必擔心,阿璃跟墨景黎在處理,我先一步過來看看任公子,何不住手?"任琦甯一皺眉,飛身退出了戰圈剛剛一交手他就知道這幾個人看似平庸卻非常的難對付,如果他有慕容雄那樣一擊必殺的實力自然不用擔心,但是如果沒有就只能被他們纏住慢慢的消耗內力體力直至落敗他一退,四個麒麟也不追行動一致的退回了徐清塵身邊,將徐清塵重重保護起來

任琦甯環視了周圍一圈,笑容有些發苦道:"在下有眼無珠,多次相遇竟然沒能認出定王和王妃有此一敗也不算冤枉"這話也證實了墨修堯確實早就到了安城

墨修堯笑的毫無誠意,微微點頭,"本王原本不過只是想四處走走湊個熱鬧罷了,不想任公子讓本王大感意外,只得多留了一些日子可不正巧了才有今日之事麼?"所以,你要沒自作聰明派人跟蹤我,爺早就走了所以今兒功敗垂成也是你自己找的任琦甯聽明白了墨修堯的話中之意,臉色加難看起來

"你就是定王?"慕容雄盯著墨修堯沉聲道

墨修堯仰首,傲然道:"正是本王"慕容雄在江湖中或許算是個人物,但是定王府曆代以來從不缺奇才,每一代定王無一不是驚采絕豔的人物,墨修堯又豈會將慕容雄這樣一個除了武功什麼都不會的人看在眼里

慕容雄冷笑一聲,"好一個定王,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墨修堯手中長劍一凜,淡然笑道:"你不妨試試看凌閣主,還能不能動?"

趁著他們話的功夫,凌鐵寒和鎮南王已經趁機調息了一番聽了墨修堯的話,立刻移動了腳下的位置,三人互成犄角將慕容雄圍在了中間這種時候,誰都沒有自不量力的打算和慕容雄單打獨斗何況這三個人除了凌鐵寒以外另外兩個完全算不上是江湖中人,自然也不能讓他們守什麼江湖規矩了弄死對手才是最重要的

任琦甯突然插入其中,擋在了鎮南王跟前含笑道:"三位,以二敵一就算了,以三敵一未免難看不如在下領教鎮南王幾招"

墨修堯笑道:"任公子隨意"罷也不再理會其他人,長劍揮灑出一邊寒意凜冽的銀幕撲向慕容雄凌鐵寒也不再客氣,手中長劍一揮劍氣縱橫這兩人配合起來卻遠比和鎮南王要強得多,即使是慕容雄也沒能那麼輕松自在了另一邊任琦甯自然也和鎮南王動起手來

通往慕容世家的必經之路上,同樣是一場血腥的混戰混戰的一方穿著尋常百姓的衣衫,用的兵器也是各種各樣,但是各個身手不凡以至于另一邊墨景黎的侍衛也隱隱有些擋不住的趨勢美女的貼身民工最章節

墨景黎揮劍殺死一名敵人,只覺腦後勁風襲來,連忙想要躲散卻已經來不及,眼見一柄長劍刺向自己胸前之際一道白影翩然掠過,急刺向胸口的劍卻頓了頓,墨景黎飛身閃開回頭便看到那人頹然倒地不遠處素衣女子翩若驚鴻卻手段凌厲,招式簡潔明了找找必殺不過轉眼間躺在她跟前的尸體就有三四具了墨景黎愣了愣,看著葉璃神色複雜難辨

葉璃一刀劃過一人的頸子,一回頭就看到墨景黎站在自己身後望著自己出神不由得蹙眉道:"黎王殿下,你連在戰場上都能走神麼?"

墨景黎這才回過神來,看著有些古怪的看著葉璃道:"你怎麼會是這樣的?"葉璃無語的望天翻了個白眼,完全不能理解墨景黎想要什麼回過頭手中匕首寒光一現挑斷了一個敵人的手腕,身後卻別墨景黎再次拉住

葉璃皺眉,含怒回頭看像墨景黎怒道:"你到底想干什麼?"旁邊定王府的暗衛和麒麟看到自家王妃被黎王纏住,都有意思的靠近葉璃將兩人周圍的敵人都隔離開來葉璃見此形,才深吸了一口一把揮開墨景黎的手沉聲道:"黎王,有什麼要你不能等這麼結束以後麼?"

墨景黎看著她心中默然:等這里結束本王還能找到你話麼?墨景黎原本從來就從來不認為他身為王爺需要和普通將士一樣沖鋒陷陣,所以此時自己的手下還在混戰中他卻站在這里閑話也沒有半分的慚愧

墨景黎盯著葉璃道:"你從來沒告訴過我你有這麼好的身手"葉璃聽著這隱含譴責的話,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她真是受夠了墨景黎的老調重彈,仿佛每一次見面都要提一次類似的話題,好像她多對不起他似的,"我身手好不好跟王爺你有一個銅板的關系麼?"

兩人對峙的時間里,定王府和黎王的人聯手終于將對手全部解決了葉璃也懶得再理會時不時抽風的墨景黎轉身往慕容世家而去

還沒來得及轉身,就看到不遠處一隊人馬浩浩蕩蕩而來,葉璃不由得皺了下眉任琦甯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在安城附近藏那麼多人墨景黎看了一眼道:"是皇兄"

確實是墨景祈帶著他的大隊高手護衛而來葉璃凝眉,這一次他們帶來的人本來就不多,所以在這里攔截任琦甯的人時她們選擇了找墨景黎合作這當然是因為慕容世家的在大楚的產業被墨景黎趁機吃下的也不算少,另一方面,雖然墨景黎這人也有些不靠譜但是比起時而冷靜時而瘋癲的墨景祈,葉璃還是覺得這人稍微有一些底線的倒是沒想到惜命的不得了的墨景祈在安城明顯亂起來的時候居然還沒有離開,反而帶著人往慕容世家來了,"他現在來干什麼?"

墨景黎冷笑道:"還能干什麼?自然是來趁火打劫的"

葉璃唇邊笑容冷漠,"趁火打劫?就憑他能打劫誰?"

話間,墨景祈已經帶著人走進了看到墨景黎原本還含笑的臉在看到葉璃時完全變得陰沉扭曲起來,"定王妃?你怎麼會在此?"

葉璃淡然笑道:"安城是西陵的地方,西陵人並未過不願因本妃本妃為何不能在此?"

墨景祈眼中帶著試探的之色,"定王妃既然在此,定王自然也在了?"

葉璃笑道:"楚皇想要找我家王爺喝茶不成?"墨景祈看了看葉璃和她身邊的十幾名侍衛,眼光閃爍了一下又轉向了墨景黎問道:"皇弟怎麼會在此?"墨景黎肅然道:"過來湊熱鬧碰巧遇到了定王妃,皇兄不也來了麼?"墨景祈道:"是麼?"語間顯然是不信墨景黎的解釋的墨景黎知道,墨景祈這是在懷疑他可能和墨修堯勾結了,也不解釋點點頭正色道:"正是"

"本妃要先行一步去慕容世家了,黎王和楚皇若是還有話未完本妃就先行失陪了"葉璃淺笑道

墨景黎道:"本王也要去慕容世家,還是一同前往巴落星皇兄……"

墨景祈沉聲道:"朕自然也要去看看"這話,目光卻總是在葉璃身上徘徊,葉璃也不在意,漫不經心的走在墨景黎的身邊,也不管墨景祈的臉色一邊和墨景黎話一邊往慕容世家而去墨景祈獨自走在另一邊,掃向兩人的目光卻是陰沉冷厲,令人不寒而栗

葉璃淡淡的掃了一眼旁邊不時盯著自己看的墨景祈,她當然知道墨景祈在想什麼,想著能不能趁自己身邊沒人扣住自己威脅墨修堯罷了可惜…她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看了一眼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的墨景黎,一旦墨景祈想要動手,墨景黎和他的侍衛就會成為她最好的擋箭牌

而且,以墨景祈的性格,在弄不清楚墨景黎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況下,他根本就不敢動手

來到慕容世家,大規模的厮殺已經結束慕容世家門前的空地上只有墨修堯幾人打得昏天暗地強勁縱橫的劍氣掌氣四下飛串,打得周圍的樹木甚至是房簷都破碎折斷一片狼藉

"大哥"葉璃走到徐清塵身邊輕聲道徐清塵掃了一眼跟在葉璃身後的墨景黎和墨景祈,再看看她身上不心被濺上的血跡不由輕歎一聲仔細打量了葉璃一番才輕聲問道:"璃兒可有受傷?"葉璃搖搖頭道:"大哥不用擔心,璃兒沒有受傷他們打了多久了?"

徐清塵沉吟一下,皺眉道:"有一個時辰了"葉璃道:"修堯之前也見過慕容雄,既然他與凌閣主合力能夠對付慕容雄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不過要防止鎮南王戰後趁人之危"徐清塵點頭笑道:"我也是這個意思,所以…讓鎮南王和任琦甯再多打一會兒"

鎮南王之前跟慕容雄過招的時候本來就受了傷,而且傷得比凌鐵寒還要重一些再和任琦甯打上一場下來必然大傷元氣,想要干什麼也沒那個精力了所以,徐清塵觀戰許久也完全沒有要麒麟上前幫鎮南王一把的一絲墨修堯

那邊還看不出來,任琦甯和鎮南王這里卻已經快要決出勝負來了

徐清塵和葉璃話間兩人同時拼盡全力一掌擊出,然後各自後退了七八部才穩住了身子任琦甯臉色蒼白,皺了皺眉終于還是吐了一口血出來鎮南王雖然沒吐血,唇角卻也溢出了血絲,而且身體也有些搖搖欲墜,雷騰風連忙上前幾步扶住了他任琦甯的年齡跟鎮南王相差近二十歲,雖然鎮南王受傷在前,但是兩人能夠幾乎打成平手也足夠任琦甯驕傲了

"父王,你怎麼樣了?"雷騰風扶著鎮南王關切的問道鎮南王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抬頭看向任琦甯道:"任公子好本事"任琦甯受傷也不輕,勉強一笑道:"王爺過獎了"

側目看到站在徐清塵身邊的葉璃,有些無奈地苦笑道:"在下竟是有眼無珠,沒能認出定王和王妃這次可算是百忙一場了"

所以,做人太過淺白了什麼都被人看到了不好,太過神秘了也不好完全不想被人了解,隱藏的太深就同時也失去了接觸別人的機會如果是換了雷騰風,墨景黎或者譚繼之等任何一個人,在路上遇到墨修堯和葉璃就算當場沒能認出來只要仔細想一想也還是能認出來的,畢竟易容術還沒有逆天到能夠將一個人改的完全不一樣的地步但是可惜任琦甯就是完全沒見過墨修堯和葉璃的人,就算見過圖像這時代的畫像都格外的抽象和寫意,如果不是穿著一樣的衣飾只怕面對面也未必認得出來如果任琦甯早知道他遇到的人是墨修堯和葉璃,是絕對不會如此輕敵,以至于草率行事的

葉璃對任琦甯的懊惱沒有什麼感想,嫣然一笑道:"公子客氣了,本妃和王爺也沒想到竟然會遇到公子如此人物久仰了…林公子"

任琦甯眼神一縮,緊緊的盯著葉璃眼里淡淡一笑將目光轉向還在打斗中的墨修堯等人身上

此時的對決已經到了最緊要的關頭,觀戰的人們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打斗中的墨修堯和凌鐵寒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長身而起一前一後一劍刺向了慕容雄

慕容熙被這兩人夾擊,同樣的壓力巨大抗日之鐵血軍魂墨修堯和凌鐵寒的聯手比鎮南王要難纏數倍不止兩人都是用劍,凌鐵寒劍法沉穩大開大闔有宗師風范墨修堯卻是劍法凌厲劍走邊鋒讓人不得不防即使是慕容雄也不得不承認這兩個人都是天縱奇才,如果和自己處于同一時代,只怕成就在自己之上重要的是這兩人打斗之時,當一個人全力攻擊的時候,另一個人便會乘機調息,反之亦然慕容雄知道他們是想要延長時間消耗自己的功力但是他卻無法破戒這個局面這兩劍同時刺來時,慕容雄隱隱已經感覺到了一絲疲憊卻不願意就此放過這兩個狂妄的輩,一側身雙掌分開全力拍向兩人

墨修堯和凌鐵寒一咬牙竟然不退反進,毫不猶豫的將劍刺向了慕容雄當然慕容雄的兩掌也同樣落到了他們身上,兩人同時被震飛出去就連手中的長劍也同時脫手

"修堯"

"大哥"

葉璃和冷流月同時驚呼一聲,飛身上前扶住了跌落下來的墨修堯和凌鐵寒剛才遠遠地打斗中看不清楚,此時才發現墨修堯渾身是汗就連銀色的發絲也顯得有些濕潤了同樣臉色蒼白的凌鐵寒藍色的衣衫背上已經全部染成了深藍色,原本握劍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葉璃連聲叫道:"修堯,修堯…你怎麼樣?"墨修堯喘了口氣才對著葉璃安撫的一笑道:"沒事,我的劍先刺中了他"如果不是劍先刺中的慕容雄讓他這兩張泄了不少內力的話,兩人這會兒傷的絕不止于此至少現在墨修堯還有精力挑釁的看向凌鐵寒道:"上次你贏了,這次本王贏了"

凌鐵寒無奈的笑道:"這次你贏了"

眾人看向遠處同樣跌落地上的慕容雄他的傷比墨修堯和凌鐵寒難看的多墨修堯的軟件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而凌鐵寒的長劍也從他的腰間劃過,整個人上半身已經被鮮血染成了一片暗色葉璃看得真切,墨修堯那一劍是從心髒的位置直接刺入,慕容雄此時來能喘氣已經是十分驚人了,但是顯然是活不了了

想起方才墨修堯那一劍若是沒有穿透慕容雄的心髒,就算慕容雄被凌鐵寒兩人只怕也會傷的重之後慕容雄即使無力再斬殺兩人殺死其中一個只怕也是綽綽有余的,想到此處葉璃便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只是葉璃卻不知道,墨修堯和凌鐵寒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險招的兩人確實打著先消耗慕容雄的內力再殺之的主意,但是慕容雄比他們深厚近五十年的功力也不是看著玩兒的慕容雄是被消耗了不少,但是他們兩人消耗的多若是不能一擊得手,最後還真不知道是誰磨死誰了

慕容雄不停的咳嗽,口中已經溢出了血沫,眼神不甘的盯著墨修堯和凌鐵寒厲聲道:"好…好一個定王,好一個閻王閣主沒想到…沒想到老夫竟然……"當年獨步天下的絕頂高手竟然會死在兩個輩的手中慕容雄並沒能完要的話,睜著眼睛便斷了氣,死不瞑目

在場的眾人皆是一片沉寂,慕容雄可是當今天下武功最高的人之一了一代高手的凋落總是讓人升起幾分悲涼之意

站在一邊的任琦甯見此見過也忍不住變色,突然縱身撲向了躲在角落里的慕容家主,就在眾人的注視下毫不猶豫的一劍劃斷了慕容家主的喉嚨,慕容家主還沒從叔父的死亡中回過神來自己也丟掉了性命殺了慕容家主,任琦甯的臉色才變得好看了一些,含笑看著墨修堯和鎮南王道:"定王,鎮南王,慕容家的家產兩位打算怎麼拿到手?"

鎮南王皺眉道:"公子什麼意思?"

徐清塵有些無奈的歎氣,"想必慕容家數十代積累下來的真金白銀都已經在任公子手里了?"慕容家的鋪子商路田產任琦甯動不了也已經被他們拆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十幾代人積累下來的無數金銀財寶

任琦甯笑道:"清塵公子果然睿智起來也算在下運氣,若不是這個…今兒在下只怕是沒命活著離開安城了"殺了慕容家主,這些寶藏的下落就只有他一人知道,這才是他的護身符

上篇:252.撕破臉 任琦甯的來曆     下篇:254.慕容家湮滅,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