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54.慕容家湮滅,回家  
   
254.慕容家湮滅,回家

"定王,鎮南王,慕容家的家產兩位打算怎麼拿到手?"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鎮南王推開雷騰風的手冷眼盯著任琦甯道:"任公子想怎麼樣?"為了慕容家他所花費的代價和精力遠非墨修堯和徐清塵能夠相比,因此他也加無法容忍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

墨修堯依然躺在地上爬不起來,將頭靠在葉璃懷里懶洋洋的看著任琦甯道:"本王了只是來湊熱鬧的就真的是湊熱鬧的慕容家的家產的事本王了也不算啊…慕容雄那個老家伙好厲害,阿璃,為夫傷的很重…"看著他臉色蒼白卻對著自己笑的如往常一般自在,葉璃心中一疼,"很疼麼?咱們立刻回去請大夫"

雖然墨修堯自己傷得很重,但是在場的人除了凌鐵寒卻沒有人真的認為他傷的很重看著半躺在地上的人,眼中的警惕反而加濃郁起來

聽了墨修堯的話,任琦甯挑了挑眉看向徐清塵,笑道:"那麼清塵公子怎麼?"

徐清塵垂眸,淡然笑道:"慕容家橫豎也不是定王府的,頂多算一筆飛來橫財罷了"別看這一次打得血流成河,事實上定王府除了墨修堯受了個不知道輕重的傷以外,根本沒有任何損失動手的人不是鎮南王的就是閻王閣的,要不就是墨景黎的人,定王府總共也沒帶幾個人來犧牲的自然加有限何況就算別的沒有,至少慕容家在西北的所有產業以及在大楚的半數產業都已經被收入了定王府麾下,就算剩下的一分也拿不到定王府也不虧本

聞,任琦甯臉色微沉,淡笑道:"在下記得在下並未得罪過清塵公子和定王府?大家好聚好散不成麼?"他現在最大的籌碼就是慕容家的財富,但是如果定王府對這個不感興趣那麼他脫身的機會……

"何況…清塵公子不感興趣,不知道鎮南王和凌閣主還有楚皇和黎王是不是也不感興趣?"任琦甯目光一轉,看向其他幾個人盈盈笑道:"來也巧,幾位來晚了一步慕容家可當真不愧是富可敵國的百年世家啊,所積累的財富只怕西陵和大楚國庫里加起來也比不上?"其他人臉色果然變得有些微妙,凌鐵寒還好撐著冷流月和病書生的手站起來看了一眼徐清塵道:"清塵公子什麼意思本座就是什麼意思級聚寶瓶"

"鎮南王,你怎麼?"徐清塵問道鎮南王稍微猶豫了片刻,道:"起來,任公子與西陵卻是沒有什麼瓜葛"鎮南王的意思不而喻

墨景祈目光慢慢的從墨修堯和葉璃身上劃過,突然笑道:"鎮南王的對,何況任公子也沒做什麼事,若是在西陵出了事以後誰還敢來西陵?朕和任公子一見如故,不如回頭一起喝一杯酒?"

其實現在在場最能話的人就是墨景祈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經曆了一場惡戰,只有墨景祈,他身邊的上百高手可是都沒有動過手的看著靠在葉璃身邊的墨修堯,墨景祈眼神充滿了怨恨畏懼和不甘他不能確定墨修堯到底傷的有多重,他也不敢賭自己帶來的屬下能不能將他殺死,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

若是換了別的什麼人,墨景祈或許會試一試但是現在受傷的人是墨修堯,墨景祈便不敢了當年墨修堯所受的傷多少太醫診斷之後都他活不過一個月,但是他硬生生的挺過來了多少人他一輩子也好不了,但是才過了不到十年他又完好無損的站在了他的面前,甚至武功比從前高了隱隱的,在墨景祈的心中就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墨修堯,是殺不死的

徐清塵無奈的歎了口氣,淡淡的掃了帶著些挑釁的看著自己墨景祈一眼一國之君挑釁一個璃城的謀士還能得意洋洋,真是有出息

"鎮南王和楚皇的意思在下明白了既然如此…任公子,交出慕容家財寶的下落你離開西陵之前定王府不與你為難"也就是,一旦離開西陵那就不一定了

任琦甯心中暗暗松了口氣,點頭笑道:"如此多謝清塵公子手下留"只要離開了西陵,不,只要離開了安城自有人會接應他到時候他也未必會怕定王府的人只是好不容易才到手的財富看起來是保不住了不過幸好他也不是全無准備

在場的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自然也不會在這種事上玩出爾反爾的把戲任琦甯爽快的交出了慕容家寶藏的地址和賬冊,十幾代的慕容家主積攢下來的金銀果然十分驚人確定了確實是慕容家的寶藏之後,任琦甯也不去管他們打算怎麼瓜分乾淨利落的告辭了,反正怎麼分也輪不到他的份兒任琦甯臨走時還帶走了慕容家唯一還生活的最後一個後人慕容明妍

按照原本與鎮南王的協議,慕容家的產業定王府拿三成閻王閣一成剩下的都歸鎮南王墨景祈只得到了任琦甯格外送他的一份,雖然看著墨修堯和鎮南王眼不已但是到底還記得這事別人家的屋簷下,也沒有多什麼至于墨景黎則是和定王府另外的協議了,自然跟慕容家的產業無關

葉璃一行人回到清源客棧時整個清源客棧已經人去樓空,上到掌櫃下到打掃的二都已經消失不見了早就知道清源客棧和任琦甯有關葉璃等人對此也沒有感到太過意外為了安全起見,還是都搬到了徐清塵暫住的客棧去而鎮南王丟下雷騰風善後,當天就已經趕回西陵皇城去了

墨修堯傷的當真不輕,被葉璃押著躺在床上修養不得下床走動躺在床上養病對于墨修堯來當真是比殺了他還痛苦,無奈葉璃這次被他的傷有些嚇到,勒令他必須臥床休息,于是定王爺就加變本加厲的纏著王妃陪自己養病讓清塵公子在外面忙的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

"啟稟王爺,王妃楚皇和黎王來了"門外侍衛稟告道

正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仰著頭任由葉璃喂水果的墨修堯皺了皺眉,不耐煩的道:"他們來干什麼?"外面的侍衛一怔,他他哪兒知道那兩個來找王爺干什麼?不過這不影響他發現自家王爺不悅的語氣,連忙問道:"是否要屬下請他們回去?"房間里安甯了一會兒,才傳來葉璃的聲音道:"請楚皇和黎王進來"

外面的門被打開,墨景祈和墨景黎聯袂而來房間里,隔著內間和外間的屏風已經被移開,兩人一進門就看到墨修堯半躺在床上,一頭白發隨意的撲散在床上,還有那一身白衣顯得格外的冷漠和疏離

葉璃坐在床邊,隨手放下手中剛剛削好的蘋果對兩人點頭笑道:"楚皇,黎王,請坐[古劍]求回家,求包養"兩人默然坐了下來,侍衛都守在外面,葉璃又被墨修堯拉著不放自然不能指望有人來給他們上茶,幸好兩人也不是過來喝茶的

墨修堯瞥了兩人一眼,問道:"這個時候來找本王有什麼事?"

這樣隨意的語氣聽在墨景黎的耳中還沒什麼但是聽在墨景祈的耳里卻是完全的不同墨修堯原本還在楚京的時候,就算在怎麼樣也絕不會用這種隨便敷衍的語氣跟他話就算原本那語氣中的禮貌和臣服是假的至少也做了個樣子,但是現在墨修堯的語氣仿佛他面前的不是一國之君而是大路上隨便一個貓貓狗狗,高興了就兩句不高興了就置之不理

看到墨景祈要發怒的模樣,墨景黎不經意的輕咳了一聲道:"皇兄,你不是有事要問定王麼?"雖然他也看墨修堯不順眼,但是不得不看到他皇兄氣的臉色發黑的模樣時,他心里還是頗為愉悅的

墨景祈深吸了一口氣咽下了心中的怒氣,盯著墨修堯問道:"長樂公主去哪里了?"

墨修堯疑惑的看著墨景祈,半晌才輕嗤了一聲,淡淡道:"長樂公主是你的女兒,本王怎麼會知道她去了哪兒?"

墨景祈冷笑道:"長樂在南詔王宮里失蹤了除了你還能有誰?"墨修堯勾起唇角,語帶嘲諷,"是啊,長樂公主在南詔王宮里失蹤了本王怎麼知道她為什麼會去南詔王宮?本王有怎麼知道她什麼時候去的南詔王宮?墨景祈,女兒不見了你來問本王要,是不是哪天你的龍椅沒了你也要來問本王要?"

"你"墨景祈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終于忍不住拍案而起怒視著墨修堯墨修堯又豈會將他的怒火看在眼里,重躺回軟枕上,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阿璃,餓了……"葉璃無奈,重拿起放在旁邊的蘋果切成塊喂他墨修堯自己吃的歡快也不忘跟葉璃共享,"阿璃也吃,雷騰風派人送來的東西還不錯"

看著眼前旁若無人的兩個人,墨景祈氣得怒發沖冠也無可奈何只得怒氣沖沖的拂而去,見他要走了墨修堯這才分給了他一個眼神道:"等等"

墨景祈咬牙道:"你還想什麼?"

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想了想道:"難得你專程開看本王,就免費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話,前幾天你一見如故的那位任公子…正是如今的北境統領,前朝遺孤林願"

這個消息頓時將墨景祈打得七暈八素半天回不過神來倒是墨景黎皺眉道:"任琦甯是林願,那譚繼之是誰?"墨修堯聳肩,表示自己不知道墨景祈冷笑道:"你以為朕會信你的鬼話?"

話雖然這麼,墨景祈心中卻隱隱有些動搖因為他知道墨修堯並不會拿這種事來戲弄他看著墨修堯略帶調侃和嘲諷的神色,墨景祈恨不能找個洞轉進去他信任有加的譚繼之是前朝余孽,他前兩天剛剛順手一救的任琦甯又是前朝余孽若是傳了出去,他這個皇帝的顏面要往哪兒擱?顧不得再跟墨修堯斗氣,墨景祈沉著臉拂而去

墨景黎慢了他一步,走在後面有些遲疑的轉身看著墨修堯問道:"任琦甯當真……"

墨修堯不屑的笑道:"本王騙你們有糖吃麼?墨景祈那個廢物別人都在大楚的土地上動手腳了他還半點風聲都沒聽到這幾年任琦甯收複了整個北境手已經伸到大楚來了,那個廢物在干什麼?如此也好,免得本王哪天看不下去了先一步滅了他你告訴墨景祈,哪天他成了萬國之君本王會替太祖皇帝送他一劍助他殉國的"

墨景黎默然無語,轉身走了出去門外,墨景祈顯然也聽到了墨修堯那一番論,正氣得渾身發抖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回頭沖回去找墨修堯理論

墨景黎眼神微沉,上前道:"皇兄,咱們該回京了"墨景祈冷哼一聲拂而去晚唐

墨修堯養了近半個月的傷才帶著葉璃晃晃悠悠的離開安城往西北而去,至于能者多勞的清塵公子已經提前回去了

離開之前凌鐵寒帶著兩個義妹義弟也來告辭,凌大閣主經過與墨修堯慕容雄連續兩次絕頂高手之戰,似有所悟決定回去閉關練功去了原本沸沸揚揚熱鬧非凡的安城早已經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葉璃和墨修堯離開時只有雷騰風前來送別,他還要留在安城收拾慕容家湮滅時候留下的一大堆爛攤子相比起來,定王府雖然沒能完全達到預期的目標,但是卻也是最占便宜的了因為他們什麼都沒有付出,所得到的全部都是淨賺就連收尾都可以免了

兩人一路慢行,趕回西北的時候已經是九月末將近十月了

剛剛回到璃城,還沒進門宏偉的定王府大門內疚撲出一個穿著墨色錦衣的白白嫩嫩的包子墨寶摟著葉璃哭的驚天動地,"嗚嗚…嗚哇…娘親你話不算是…嗚嗚,你明明隔天就來看寶的嗚哇…娘親不要寶了,寶是沒人要的孩子嗚嗚……"

葉璃忍不住一頭黑線,這孩子都是誰教他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但是看著懷疑哭的眼淚縱橫的包子,就連平時最討厭別人叫的寶都出來,可見是真的傷心了從墨寶生下來她都一直帶在自己身邊,這一次還是第一次離開這麼長時間,看到兒子哭的都在打嗝了,葉璃連忙低頭親親他滿是淚水的臉,柔聲道:"對不起,娘親錯了娘親怎麼會不要寶呢,寶是娘親的心肝寶貝兒啊"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娘親親了,墨寶還是稍微有一點點羞恥心的,頓時臉蛋的想蘋果一般但是他真的很想娘親啊,最後舍不得離開娘親的墨寶將臉買進了娘親的肩上,兩只手緊緊的摟著葉璃的脖子不肯放手,"娘親,寶想娘親"

葉璃看著墨寶白嫩嫩水潤潤的臉蛋,濕漉漉的大眼睛,心里柔軟的仿佛一團棉花,"娘親也想寶了"

"那娘親不會不要寶?"墨寶眼巴巴的望著葉璃,葉璃頓時毫無抵抗力,"娘親永遠也不會不要寶的"

"娘親最好了,寶愛娘親"唧,墨寶歡快的給了葉璃幾個思念之吻

前來迎接的人們看著自家世子跟王妃話著久別思念之,同時也看到自家王爺站在一邊黑了一張俊臉半晌,墨寶還在抓住自家娘親述著自己的思念和委屈,墨修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俯身一把將墨寶從葉璃的懷里拎了起來

"娘親……"被墨修堯拎著領子提起來,墨寶不爽的踢動著腿一邊向娘親求救

"修堯……"葉璃不贊同的看著墨修堯,老是拎著衣領提孩子總是不好的,萬一傷著寶怎麼辦?

墨修堯很快改變了一個葉璃能夠接受的抱法,將墨寶抱進了自己懷里,含笑看著眼前眼睛骨碌碌直轉的兒子道:"兒子,父王也想你的很,你看到就一點都不想你父王麼?"墨寶在葉璃看不見的地方對著他呲牙他才不想討厭的父王呢,父王經常不回來才好就沒有人跟他搶娘親了但是當著葉璃的面,墨寶同學還是只能乖巧的點頭道:"孩兒也想父王"一俯身,唧一下親在墨修堯的臉上

被塗了一臉口水的墨修堯頓時愣住,再看看懷里的東西一臉惡作劇的笑意,墨修堯強忍住將這個東西扔出去的沖動皮笑肉不笑的道:"真是父王的好兒子寶這麼乖,父王臨走時布置的功課寶一定寫完了?"

墨寶臉色一僵,眼珠子東飄西飄就是不敢看墨修堯一看他的表,墨修堯哪兒還有不明白的笑容和藹可親的看著他,"寶啊,看來你要好好跟父王和母妃解釋一下,你這幾個月到底有多麼的想念你父王母妃以至于忘記了寫功課"

墨寶頓時如被戳破的氣球一般,慢慢的癟了父王什麼的,最討厭了

上篇:253.亂戰,高手之殤     下篇:255.長樂公主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