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59.戰事初現  
   
259.戰事初現

等到張起瀾帶著大軍與葉璃鳳之遙回合之後在澗天崖上自然又是一場苦戰,但是比起原本預計的況已經算是極好的了至少他們同樣也在澗天崖上而不是又一次被人居高臨下壓著打,另外原本呂近賢的三萬人馬現在已經折損了大半而自己這邊的兵馬折損卻還不足一成,只要想到此處,張起瀾就忍不住想要仰天長笑

距離數十里外的城外,墨修堯站在大營外面看著前方孤立與原野上城門緊閉的城,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跟在他身邊的云霆和陳云都有些奇怪的看向王爺,有些不解王爺為何歎氣還是云霆藏不住話,忍不住開口道:"王爺,可是有何事困擾?"

墨修堯搖頭道:"呂近賢那邊只怕頂不了幾天了"不知云霆,素來還算穩重的陳云也不相信,皺眉道:"澗天崖天險之地,張將軍縱有十萬兵馬只怕也施展不開,王爺為何……"

墨修堯隨手將手中的戰報遞給陳云道:"從一來是張起瀾軍中就沒見阿璃和鳳三出現過,這兩人只怕是帶人繞道呂近賢後面去了若是如此,呂近賢設在澗天崖前二十里的防禦形同虛設,等到兩軍都上了澗天崖,張起瀾十萬大軍就算施展不開,輪流磨也能將呂近賢的一兩萬人給磨死"

聽墨修堯這麼一,陳云和云霆也不由得變了臉色,云霆道:"王爺,屬下願意前去增援呂將軍"墨修堯側首看著他淡然道:"增援?我們哪來的兵馬去增援?何況,就算給你一兩萬人,在十萬大軍面前又抵什麼事?"

云霆啞口無,"那…那該如何是好?"墨修堯將目光轉向前方孤立的城,沉聲道:"全力攻城必須在張起瀾的人到達之前攻下此城"陳云和云霆神色肅然,起身道:"屬下領命"

雖然墨修堯要全力攻城,但是這座的城池卻並不是那麼好攻下來的元裴是墨家軍老將,尤其擅長守城在墨修堯兵力並不占優勢的況下,只要元裴什麼都不管一心堅守等待援兵,一時半刻將墨修堯還真是拿他沒什麼辦法任是墨修堯有千般的計量,元裴卻是穩定如山不聞不問即使云霆幾個天天在城下叫罵,但是城上的就是不開城門應戰卻也不可奈何

澗天崖上,兩軍對峙了長達四五天時間才終于將呂近賢的一萬多人馬全數殲滅,呂近賢被張起瀾親手虜獲這兩人共事十幾年里經常是你來我往的爭斗一向各有勝負,此次雖然敗給了張起瀾呂近賢倒也不至于抹不開臉

看著自己的屬下被全數殲滅,已經戰到力竭的呂近賢也爽快的扔開了兵器,對著得意非凡的張起瀾道:"我輸了"張起瀾笑容滿臉的親手將他拉了起來,呵呵笑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別放在心上"呂近賢輕哼一聲道:"就憑你絕決計不能這麼快突破我的防禦,王妃何在?"

一邊圍觀的將們都是一怔,定王府雖然還有一位前代王爺的王妃因為不肯離開大楚而被墨修堯下令冷皓宇暗中保護著依然留在楚京,但是在墨家軍將是的心目中,如今的王妃卻只有那一位但是…他們怎麼不知道王妃是在他們軍中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射向張起瀾,誰讓他是主將呢如果連他都不知道王妃的下落那別人就別想知道了張起瀾嘿嘿的干笑了兩聲,看向身後跟著鳳之遙並肩而來的葉璃呂近賢先是怔了一下,有些沒能認出葉璃來但是跟在葉璃身後的秦風和衛藺他確是非常熟悉的千年冥判能讓秦風和衛藺同時跟隨在側的人是誰自然是不而喻再仔細一看站在鳳之遙身邊的葉璃時立刻就覺得分明就是王妃啊

"屬下見過王妃"呂近賢上前行禮

葉璃無奈的苦笑,看著跟前石化了一堆的眾人道:"呂將軍免禮"

呂近賢拱手笑道:"敗在王妃手下,在下心服口服"

葉璃淺笑道:"將軍過獎了,葉璃不過是略盡綿力罷了"呂近賢也不在意,反正他是絕對不會承認敗給了張起瀾的,至少不能當面承認,"後面也沒有在下什麼事了,在下就帶人先行告辭了祝王妃後面一路順風"葉璃頷首道:"多謝將軍吉"

看著呂近賢瀟灑的帶著被宣布陣亡的將士揚長而去,留下來的眾人默然祝敵方的主將一路風順什麼的,真的沒問題麼?

越過了澗天崖後面的路雖然不上是一馬平川卻也是十分坦然了不敢有半點耽擱一行人就狂奔向遠處的孤城增援元裴去了

而此時的孤城城樓上,墨修堯一身白衣連戰袍都沒有穿悠閑地站在城樓上看著年事已高的元裴將軍笑道:"老將軍,這一次本王贏了"

須發灰白的元裴老將軍看著眼前白發如雪卻依然傲然如風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欣慰和歡喜,點頭道:"確實是王爺贏了,老夫認輸"論兵力墨修堯只是稍勝元裴一籌,原本攻城就遠比守城難當初西陵十幾萬大軍沒能攻破江夏城,如今定王卻在短短數日之內攻破,這是他的本事元裴並不是一個不服老不肯認輸的人,定國王府後繼有人他只會感到萬分欣慰

"若是真的戰場,本王沒這麼容易攻下此城"這座孤城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孤城,因為它是一座建的城池,甚至還沒來得及移居民入住而戰場上是不會出現這樣一座基本上什麼都沒有的城池的元裴朗聲笑道:"多謝王爺,不過如果是戰場上,王爺也不會只帶了這麼區區幾萬人馬就來攻城?"兩人相視一笑,顯然心都還不差

"啟稟王爺,有兵馬往這邊來"城牆上眺望的士兵奔來稟告

"哦?"墨修堯眺眼望去,遠處果然隱隱有馬蹄聲和煙塵升起不過半個時辰,葉璃鳳之遙和張起瀾已經帶著大軍趕到了城下墨修堯放眼一看,至少還有**萬兵馬不由贊道:"能全殲呂近賢兵馬,損失不到兩萬也算是不錯了"居高臨下的望著底下的眾人淺笑道:"張將軍,鳳三,阿璃,你們可來晚了"鳳之遙遺憾的切齒不已,看這形只要在早一兩個時辰勢就會大不一樣可惜戰場上往往相差半刻鍾也能全然改變一場戰斗的勝負,"王妃?"

葉璃抬眼看著站在城樓上的白衣男子,唇邊慢慢的勾起一絲淺淡的笑意右手微微抬起,輕聲清越卻傳遍了整個戰場,"攻城"

城樓上,墨修堯無奈的看著城樓下已經開始准備攻城的大軍,站在旁邊的元裴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含笑看著墨修堯道:"王爺,看來這一戰咱們還沒有打完啊"

墨修堯苦笑道:"老將軍的是,是本王高興的太早了"若是按照演習的規定,自然是城破之時就算是演習結束,他們贏了但是既然是演戲,自然是最大限度的訓練這些兵何況,戰場上也沒有城破了之後不能再搶回來的規定于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攻城戰再次拉開帷幕

這一次的攻城戰打得比墨修堯之前攻城辛苦,雙方兵馬連著打了七天也沒分勝負

最後是只能宣布平手,因為墨修堯的城中已經沒有軍糧了,這是一座完全的孤城,雖然沒有百姓需要耗費額外的糧食,但是同時也意味這這城里絕對找不到除了他們自己帶來的軍糧以外的糧食而元裴早在城破之日,就將原本屬于守軍的糧食給"銷毀"了,墨修堯手下不止損兵折將,就連吃的都沒有了只能餓著肚子守城而城外的軍隊也不見得好,一時不慎被墨修堯派出去的人將糧草毀了大半

打到最後誰都不肯認輸,眼看著都要沒力氣了元裴老將軍只得出來叫停冰神最章節最後雙方商定算是打成了平手

當城樓上的定王和定王妃宣布演習結束時,許多將士都忍不住喜極而泣了這當然不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贏了,而是他們終于可以吃飯了明明城里城外還堆著大批的糧草,他們卻要看著"陣亡"的兄弟吃香的喝辣的還要一邊欺騙自己他們已經斷糧了

這日子當真是比真的斷糧了還要難過十倍百倍演習一結束,大家什麼也顧不得了,就地紮營埋鍋造飯,剛才還打得激烈的將士們又你好我好大家好了特別是看到對方也餓得眼睛發綠的模樣,一股別樣的戰友之油然而生啊

城里,剛剛吃飽喝足的將領們也聚在了一起,因為雙方的攻城戰實在是持續的太久了,最後連已經回去了的呂近賢也跑回來觀戰來了如今打完了之後雙方算是各有勝負,誰也不至于面子上過不去,所以也還算是和樂融融

倒是之前跟著葉璃的那幾個東路軍將看著依然還是一身白衣男裝的葉璃,眼神還有些恍惚前幾天是被戰事忙碌的沖昏了頭根本沒有心思多去計較,現在仗打完了伙子才想起來之前被他們有意無意的排擠奚落,還帶著他們答應了呂將軍的白衣公子就是他們從素來敬仰有加的王妃啊這樣強烈的沖擊讓一群伙子們整個人都不好了

"王…王妃…"幾個年輕人你推我我推你終于推出來了一個倒黴鬼,"王妃,屬下們之前有眼無珠,冒犯了王妃,還請王妃降罪"

張起瀾斜睨了幾個不成器輩一眼道:"你們幾個子還好意思?老子千叮呤萬囑咐要對王妃有禮貌,你們都干了些什麼?"眾人默默瞪著他,你的是楚先生不是王妃啊?看著年輕人們委屈的眼神,張起瀾也默然了,嘿嘿一笑望著葉璃道:"那啥…王妃,這事兒是屬下沒跟他們清楚,還請王妃不要見怪"

葉璃淺笑道:"張將軍重了,這原本也是我自己的意思何況,年輕人難免年少氣盛,張將軍和諸位將軍教導有方,這幾位將也都是不錯的苗子"被王妃誇獎了,眾人卻只覺得嘴角抽搐他們是年輕沒錯,但是比起才剛剛年方二十一二的王妃來,大多數還是要大一些的被這樣的王妃年輕氣盛,眾人不由得都羞了臉一邊的云霆在心中默默吐糟:你們這算什麼,爺遇到王妃的時候王妃才十五六歲啊

葉璃如此稱贊,其他的將領臉上也都露出了笑意雖然這些年輕人這次都跟著張起瀾,但是卻並不全是張起瀾的部將其中也有呂近賢,元裴甚至是遠在飛鴻關駐守的孫炎的部下都是年青一代中的精英,他們被誇獎了作為上司的將軍們也覺得有面子

聽到王妃不怪罪,伙子們總算也都松了一口氣年輕人好奇心重,雖然隔得遠遠的也都自以為隱秘的打量起王妃來了畢竟定王妃的事跡他們是還未進墨家軍之前就曾經聽過了,哪里想到過有朝一日還能親眼見到甚至和定王妃比肩作戰?只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這自以為隱秘的行為早就惹得某人不悅了以至于等到回到軍中之後連口氣都沒喘勻又被扔進了某某訓練營折騰了兩三個月,他們也只能當做是將軍們對他們演習的表現不滿所致了

演習結束,留下張起瀾和呂近賢收拾善後,墨修堯便帶著葉璃和鳳之遙等人趕回璃城去了

剛回到定王府還沒來得進書房便遇到了迎面而來的清塵公子,只需要看臉色就知道清塵公子對于某個不負責任的王爺一有就將西北的政務丟給自己的行為十分不滿了眼神平靜的掃了一眼經過近半個月行軍打仗氣色卻顯得比往常好的墨修堯,徐清塵淡聲問道:"看來王爺這些天過得不錯?"

墨修堯心愉悅的笑道:"好幾年沒動了,難得活動活動當真是不錯的"徐清塵淡然一笑,"什麼?那麼恭喜王爺,以後王爺可以經常活動活動了"

呃?什麼意思?墨修堯疑惑的看著徐清塵徐清塵歎了口氣,揚了揚手中剛剛拿到的戰報道:"大楚軍隊在北境連戰連敗,不到一個月時間,已經被北境大軍連下四城"

墨修堯沉默了片刻,抬起頭來對著徐清塵淡淡一笑道:"這跟咱們也沒什麼關系啊大哥的逆襲"墨家軍和大楚早已恩斷義絕,大楚打成什麼樣子跟他們也沒有關系

徐清塵點點頭,淡然道:"王爺心里有數就行另外,北戎傳來消息,北戎大軍也在蠢蠢欲動一旦大楚對北境的戰事不利,明年開春北戎必定會南下"墨修堯一邊聽著徐清塵的話,腳下不停步的往書房而去,一邊問道:"南詔有什麼消息?"徐清塵道:"鎮南王世子率領三十萬大軍,已經陳兵南詔邊境兩國正在對峙中,何時開打還未可知"

"會開戰麼?"墨修堯回頭問道

徐清塵沉默了一會兒,沉聲答道:"會"

墨修堯腳下一頓,道:"好,一旦開戰西陵一時半刻想必也無暇他顧"

跟在身後的鳳之遙皺眉問道:"王爺,咱們是不是也該准備了?"

墨修堯想了想,點頭道:"南詔和西陵開戰之後,在西北境內發布征兵令"鳳之遙應是,徐清塵接收到墨修堯投過來的眼神,搖了搖頭道:"行軍打仗的事我不懂,你們看著辦"

墨修堯點頭對鳳之遙道:"去准備"

定王府統治西北之後,實行的征兵制度經過多次探索改革,與現行的兵役制度有些差別西北境內所有年滿十八的青年都需要服兩年的兵役,兩年之後卸甲歸田但是之後每年農閑時依然要進行一個月的軍事訓練最重要的是,這個兩年的兵役並不是只有普通人,商人,甚至是讀書人也一樣要參加只不過讀書人可以酌縮短為一年所以現在驪山書院就讀的學生中只要年滿十八的都是已經服過兵役的人

另外,墨家軍還有九十萬的常設軍這些軍隊里的士兵都是服役過五年,並且全部兵役期會達到三十年甚至久的人他們才是西北的真正的戰力而且,他們與沒有軍餉的兩年義務兵不一樣以及基本上沒有軍餉的各國大多數士兵不一樣他們每月都有一定的量的軍餉,戰死之後也有一定的撫恤金雖然這個定王府造成了一定的財政壓力,但是也從另一方面爭搶的墨家軍的戰斗力和凝聚力

雖然比起其他三國動輒百萬的兵馬,墨家軍九十萬兵馬夾在三國之間並不夠看但是一旦真的打起來,征兵令一出,定王府還可以在瞬間組織起一支上百萬受過正規訓練的軍隊雖然戰斗力可能無法和真正的墨家軍相比,但是也絕對不是有些剛剛被拉入軍中就上戰場的軍隊能比的,至少他們都是被真正的墨家軍將領訓練過的

望著墨修堯離去的身影,鳳之遙輕歎一聲抬頭望天一旦南詔和西陵開戰,北戎是比會在大楚分一杯羹而定王府,也絕對無法獨善其身准備了這麼多年,終于要開始了麼?

------題外話------

推薦好友佳若飛雪作《名醫太子妃》//520066

伊榮華,江南首富之女,成婚五年後,卻是手腳筋被挑斷,親生兄長被害,眼看著自己視若親妹的表妹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奪了自己的嫁妝,搶了自己的正妻之位而自己卻被深愛的夫君打成了重傷

費盡心思,她終于可以求得一死,臨死前發下重誓,若有來生定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決不再手軟留

蒼天有眼,一朝重生,且看她如何步步為營,將前世的血債一一討回

……

另外,嗚嗚…看盜文滴同學請自己悄悄看了就算了,不要留給我桑心…

另外盜文自重啊,偶也不容易滴

上篇:258.開外掛是不對滴     下篇:260.父子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