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0.父子斗法  
   
260.父子斗法

戰爭並不是打就能立刻打得起來的,雖然西北以外的地方已經再一次隱隱有烽煙四起之象,但是西北境內的人們卻依然是一片安甯和煦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因為他們相信,無論有什麼事,有墨家軍在戰火就不會在他們的家園上燃起

而定王府的官員和將領們卻都心知肚明,眼前的平靜絕對不會長久紛紛暗中摩拳擦掌的准備起來

定王府里的墨修堯似乎對外面的勢並不著急,軍演結束之後將該獎勵的將士獎勵了一番,該修理的人丟到某處去修理,便重在定王府做起了太平王爺來了每日里除了處理不許的政事以外,便是纏著葉璃欺負墨寶,十分的悠閑

這日,難得被清云先生放假回來的墨寶再次被無良的老爹欺負的眼睛濕漉漉的,萬分委屈的望著他娘親

葉璃忍不住無奈的歎氣,這父子倆仿佛是怎麼樣也沒辦法和平的相處上一個時辰似的墨寶年紀尚有戰斗力不足,每每只能被欺負的唔還手之力,若是一般人只怕是見到墨修堯有多遠便多多遠了

但是墨寶卻是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制造困難也要上,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看到墨寶裝可憐,斜倚在軟榻上的無良爹不屑的輕嗤一聲,裝可憐?都是本王玩剩下的當然,定王爺絕對不會承認那時因為跟墨寶那***潤白嫩嫩水汪汪的純良無害比起來,自己裝可憐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何況,做爹的和兒子比裝可憐像話麼?也太沒有威嚴了所以定王爺堅定的摒棄了這一項話王爺,做爹的和兒子爭寵仗著年紀欺負才五歲的孩子也沒那麼像話?

至于後來,墨寶同學無師自通將裝可憐這一項技能發揚光大,最終進化成一只扮豬吃老虎的外表純良內里腹黑*詐無比的騷包白貓著實讓墨修堯胃疼了一陣子,這就不是他現在所能預料的了

俯身抱起眼淚汪汪的兒子,葉璃輕揉了揉他的腦袋道:"寶乖,娘親帶你出去玩兒,咱們不跟父王玩兒了"

墨寶立刻伸出雙手摟住葉璃的脖子,笑容燦爛無比,"娘親最好了,寶最愛娘親了"

葉璃無語,她就知道這熊孩子是裝的但是那可憐巴巴的模樣就是裝的也沒幾個人受得了啊有時候葉璃也忍不住會想,這孩子到底的性子到底像誰啊?自己和墨修堯都不是會在人前顯露自己緒的人,墨修堯雖然時不時的愛做戲,但是葉璃打賭就是墨修堯時候也絕對沒能達到這樣哭就哭眼淚隨收隨放的境界若是這跳脫的性格倒是有些像徐清炎,但是徐清炎五歲的時候心眼只怕還沒有墨寶一根指頭的多

"寶啊,下來,爹有話跟你"軟榻上,墨修堯微微眯眼,笑容無比和藹的對著墨寶招了招手

墨寶直覺不好,摟緊了葉璃的脖子連連搖頭,干脆將臉埋進葉璃的頸邊知北游墨修堯也不生氣,笑吟吟的道:"真的不聽麼?你不會後悔?啊呀…以後後悔了可千萬別我這個做爹的不疼你,沒提醒你啊"

墨寶悄悄的豎起了耳朵,無比糾結的悄悄回頭看了依然躺在軟榻上閉目養神的墨修堯一眼只聽墨修堯仿佛自自語道:"話當年你爹我差點長成張起瀾那樣,要不是你爺爺我父王提醒我,咱們定王府的俊美容貌就要就此斷絕了啊"

墨寶大驚失色,長成張將軍那樣?腦海里現出張起瀾的模樣,墨寶連連搖頭揮去這個可怕的想象倒不是張起瀾長得如何見不得人,張將軍好歹也是五官端正,身材挺拔氣勢凌人的一軍主將,無論放到哪兒都脫不了一個相貌堂堂的評語但是墨寶世子對自己的要求格外的高啊,就算不能長成大舅舅那樣的,也還有鳳三韓明晰啊,或者他父王可以選擇啊張將軍的模樣實在不符合墨寶同學的審美觀

于是,為了自己將來的美貌計,墨寶同學踢了踢腳讓葉璃將他放了下來,十分警惕的站到墨修堯跟前

等了好一會,墨修堯才懶懶的睜開眼睛,斜著眼打量了墨寶半晌方才慢慢伸出手捏住墨寶***潤的臉…捏揉掐

墨寶同學憤怒的怒視著他父王嗚嗚直叫雖然不太痛,但是這代表他在娘親面前又一次輸給了這個男人墨修堯坐起身來,湊近墨寶仔細打量著被自己捏的通通的臉,猙獰的一笑,"知不知道你很胖?還敢叫你娘親抱你,總有一天你娘親會被你這個胖子累到看看你這胖嘟嘟的,你還敢天天吃肉你父王我五歲的時候還沒你一半胖呢你你長大了是不是比張起瀾還胖?我看你不用叫墨寶了,改名叫墨大胖怎麼樣?"

聞,墨寶同學低頭看看自己***白嫩的手,終于被自己腦海中的想象打碎了脆弱的心肝悲憤的看了墨修堯一眼,淚奔而去嗚嗚…大舅舅,父王欺負我…

"修堯"葉璃蹙眉,淡淡的看著躺在軟榻上笑的前俯後仰的男人不滿的道

怎麼能跟孩子這麼話,很容易傷到孩子的自尊心何況,寶也沒有他的那麼誇張,只是被心疼他的太公清云先生養的太好了而已看上去稍微比一般的孩子要強壯一些,孩子胖一點是好事

墨修堯哼哼,"我是為了他好眼看著就該正式習武了,長得太胖了苦的是他自己以後他回來阿璃多做點素菜"葉璃撫額,來去還是因為昨晚她親自下廚做的全是兒子喜歡的葷菜,稍微忽略了某人一點點誰讓墨寶

同學無肉不歡,而墨修堯卻偏愛素菜呢?

"知道了,等寶回書院了,我親自做你最喜歡吃的菜好不好?"

葉璃道,比起那些為丈夫洗手作羹湯的妻子,葉璃其實很少下廚的墨修堯這才滿意的點頭道:"只做給我吃"

葉璃點頭,順便警告道:"不許欺負寶"墨修堯揮手道:"放心好了,那子是屬蟑螂的,過不了一會兒就會自己樂顛顛的跑回來"葉璃無語,水眸中閃過一絲厲光,伸手狠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對上墨修堯不解的眼神,葉璃獰笑道:"寶是屬蟑螂的,那你是屬什麼的?"

"……"

果然不出半個時辰,墨寶同學又歡歡喜喜的出現在了葉璃跟前扭扭捏捏的望著葉璃欲又止葉璃忍住笑意,看著兒子問道:"寶想什麼?"

墨寶羞怯的道:"舅舅…就算寶真的長成張將軍那樣,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嫌棄寶,娘親也不會嫌棄寶的什麼?"

葉璃暗暗瞪了墨修堯一眼,笑道:"那是當然,無論寶變成什麼樣子都是娘親的寶貝兒啊,天下間就沒有娘親會嫌棄自己的孩子的"墨寶眼睛一亮,堅定地點頭道:"孩兒知道了,孩兒…孩兒以後不吃肉就是了三國之刺客帝國最章節"葉璃摸摸兒子的臉,道:"肉當然還是要吃的,不過葷素都要吃一些像昨天那樣挑食是不可以的知道麼?"

"孩兒知道了那…"寶同學羞澀了,"娘親還能抱寶麼?"

墨修堯牙疼,這混賬子到底是跟誰學的?他定王府從古至今就沒出現過這麼奇怪的品種那羞答答的模樣真的能看麼?徐清塵絕對是他教壞了墨寶,你給我等著

葉璃含笑道:"當然能啊"

墨寶鄭重的點頭,"寶長大了就不用娘親抱抱了,寶可以抱抱娘親不過現在寶還,娘親抱抱……"真是太貼心孝順了,葉璃心中柔軟的如天上的白云,俯身將墨寶抱到自己的膝蓋上坐下,低頭親親,"娘親記著寶的話了"

原本好了帶墨寶出去玩兒,不過後面跟了一個不務正業死活要跟著來美其名曰保護妻兒的定王爺馬車里,墨寶趴在娘親的膝蓋上代表舅舅鄙視他父王

墨修堯毫不在意,挑眉笑道:"子,你懂什麼?這叫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也可以是知人善用你舅公舅舅既然那麼厲害,本王干什麼要累死累活的去處理那些雜事?西北你父王我最大,我只許要訂個方向和目標,下面自然有無數的人會努力達成這個目標的"

"偷懶舅舅偷懶不理朝政的皇帝是昏君,所以,偷懶不處理政事的王爺也是昏王"的白嫩包子坐在葉璃膝頭一本正經的討論著勤政的問題

"請本王馭下有方,謝謝"墨修堯懶懶的道,憐憫的看了一眼想要據理力爭的兒子傻子,被你舅舅坑了都不知道他分明是怕以後你長大了也跟你爹一樣什麼都不干,再連累他啊

不過,你父王是不會讓你變得跟我一樣的,因為我還等著你長大了接我的班呢到時候本王就帶著阿璃遠走高飛,抱抱我娘子,做夢去不知道自己被爹坑完又被舅舅坑的包子瞪大了眼睛,"才不是舅舅了勤政才是個好皇帝"舅舅的都是對的

"謝謝提醒啊,你爹我不是皇帝呢"墨修堯興趣闌珊的道

雖然學了很多東西,但是五歲的包子也未必能完全領會王爺和皇帝這個詞到底有什麼樣的天差地別何況在西北這塊地兒,皇帝和王爺的差別真心不太大

墨寶同學的理解是,別的地方有很多王爺,所以王爺都要聽皇帝的但是西北只有他爹一個王爺,而且不用聽皇帝的話所以他爹這個王爺是獨一無二的,同時也是天下間最偉大的王爺皇帝有什麼了不起?西陵一個,大楚一個,北戎南詔還各一個皇帝多了就不值錢了但是,定王卻只有一個,要做就要做最獨一無二最值錢的那一個墨寶這一奇葩的觀念,直接導致了一個帝國的建立晚了許多許多年

不過父王,墨寶傲嬌的扭頭倒在娘親的懷里直哼哼墨修堯也不理他,笑眯眯的看著他道:"兒子,你太公想必也跟你講過不少史書這曆史上既有十天半月上一次朝,依然國泰民安的皇帝也有起五睡半夜卻依然亡國的皇帝,所以這做皇帝的好壞跟你是不是勤政其實沒有直接的憐惜"

墨寶想了想又從他娘親懷里爬了出來點頭道:"我知道,還跟腦子聰明有關系父王的那個起五睡半夜的笨蛋就是現在大楚的笨蛋皇帝"完,墨寶還重重的點了點頭肯定自己的想法

看他如此認真,墨修堯也不由得一樂,笑道:"你怎麼知道是那個笨蛋?他可還沒亡國呢"

墨景祈確實是起五睡半夜,不過到未必是因為勤政的緣故墨修堯覺得多的是因為他防著這個防著那個,睡不著罷了墨寶認真的道:"他當然是個笨蛋,他把父王趕走了,他還把舅公和舅舅趕走了,他還喜歡最壞最壞的柳丞相一家人,不喜歡無憂姐姐的娘親就連他的親母後和弟弟都不喜歡他,無憂姐姐也不喜歡他了我的貼身校花大舅舅這叫自毀長城,鳳三這叫作得一手好死"

原本還聽著有意思的葉璃哭笑不得,這都學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一路上笑笑時間過得也極快,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到了中午時分馬車載著一行人來到一座山前停了下來下了車之後的路程就必須要徒步而行了墨修堯自然不可能讓葉璃抱著已經有胖子趨勢的墨寶走這麼遠的路,只得自己抱著走了墨寶在他父王懷里倒是沒有是絲毫的不自在,安心理得的趴著一邊好奇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一邊問道:"娘親,咱們去哪兒啊?"

葉璃淡淡微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其實這對父子的關系也沒有那麼差,平時鬧雖鬧,但是看得出來墨寶其實對他不厚道的爹並沒有什麼芥蒂不然也不會這麼怡然自得的趴在他爹的懷里了

一行人走進山里,不到不過五里路就漸漸地守衛森嚴起來了越往里面越是森嚴,一路而來駐守的士兵紛紛想兩人行禮直到一座關口前被人攔了下來,"令牌,口令"

墨修堯之前是知道這個地方的,但是因為全權交給了葉璃處理所以他並沒有真正來過聞不由一愣,含笑道:"本王也要令牌和口令?"

駐守在關口的將士絲毫無為所動,"令牌,口令"

墨修堯挑眉看向葉璃,以他的敏銳自然能感覺到周圍至少有數百支箭正指向他們的方向如果沒有那所謂的令牌和口令,墨修堯毫不懷疑這些士兵真的會放箭葉璃取出一塊樣式十分別致的令牌遞了過去,淡淡道:"軍魂,回令"士兵看了一眼令牌確定真偽之後才還給她答道:"無畏王妃請進"

進去之後,一路上又經過了三四個類似的關口每一個關口的口令都完全不一樣,再加上地勢之利和這樣的防禦,就算是墨修堯也沒有信心一定就能毫發無傷的闖進來

"阿璃,我真是越來越好奇這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了"

這個神秘的地方離璃城並不算遠,但是卻沒有人能想到就在這個原本並不起眼的地方卻是前朝高祖真正的陵寢或者是寶藏所在

這座陵寢並不如一般的皇帝富麗堂皇,甚至還遠不如洪州附近的那座虛塚算起來也勉強就是一個建在山里的龐大地宮罷了沒有華麗的大理石雕琢裝飾,沒有金銀珠寶奇珍異寶,就是一個仿佛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地宮如果想要尋找寶藏的人進來一定會萬分失望

而現在,這里面已經有了不少人忙忙碌碌的來來往往墨修堯有些好奇的看著這些人忙碌這打造一些形狀怪異的鐵器特別是最里面的地方,許多人圍在一起研究這一個有一人粗的一個裝在車上的中空銅柱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看著那空洞洞的銅柱,不知為何墨修堯直覺的感到一絲危險

不動聲色的將自己從銅柱的洞口移開,墨修堯側首看著葉璃挑眉道:"阿璃,這就是前朝高祖留下的東西?實話,我還真不太明白這些事什麼東西"

葉璃看著他,輕聲歎道:"其實我也不明白這樣做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當初剛來到這里的時候,看到那位前朝高祖前輩留下來的東西確實讓她吃了一驚同時也有些猶豫不定,沒有經過自然的發展,貿然讓冷兵器時代直接進入熱兵器時代真的好麼?想必那位前輩也是猶豫未決所以這里並沒有真正的使用過,所以在前朝的曆史上也從來不曾看到過不該出現在這個時代的東西

"那麼…阿璃現在想明白了麼?"墨修堯笑問道

葉璃淺笑道:"順其自然"

------題外話------

汗…晚了一點午覺不心睡到六點了~

上篇:259.戰事初現     下篇:261.寶藏之謎,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