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3.攝政王與皇太子  
   
263.攝政王與皇太子

因為皇帝的重病,年還沒過完整個皇宮就已經顯得陰氣沉沉這幾日,朝堂上黎王一派和柳丞相一派是明爭暗斗爭執不休皇帝為什麼病倒的所有消息靈通的人都是心知肚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大殿上那把金燦燦的皇位上,就連紫荊關傳來的淮的求援折子都被人給忽略了墨景祈躺在床上,每日里渾渾噩噩的連自理都困難,不要處理朝政了

"王爺"守在寢殿外的太監因為寒冷的天氣而縮著手腳取暖,看到大步而來的錦衣男子連忙上前行禮,臉上自然地帶出諂媚的笑容墨景黎傲然望著眼前的太監,冷聲道:"本王有事要跟皇兄商議"

太監一愣,有些為難的道:"但是皇上如今……"墨景黎厲眸一掃,冷聲道:"怎麼?本王想要見皇兄還要你們同意?"

門口的幾個太監心中都是一顫,他們確實是得了貴妃娘娘和柳丞相的吩咐防著黎王進去,但是如今宮中這形勢誰也不清楚黎王如今權勢正盛,他們自然是開罪不起猶豫了騙了,守門的眾人終于還是退開了,陪笑道:"不敢…王爺請"墨景黎輕哼一聲,抬腳踏入寢殿中

明黃色雍容華貴的陳設映入眼底,墨景黎眼神微微晃動了一下看著躺在床上無聲無息的墨景祈,墨景黎心中突然生氣一絲不可的快意他知道墨景祈並沒有睡著,漫步上前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面黃肌瘦的男人唇邊勾起一絲滿意的笑容,他從南疆拿到的秘藥可比所謂的五石散效果要好多了一直服用的時候沒什麼感覺,但是一旦停藥效果絕對比五石散驚人百倍才幾天功夫,墨景祈就已經變得形銷骨立了氣武窺天最章節

想了想,墨景黎清楚一粒極的藥丸塞進墨景祈口中墨景祈的昏暗茫然的眼睛漸漸地有了一絲神采看到站在自己窗前的人時眼中是迸射出憤怒的光芒,喉嚨里咯咯作響墨景黎好整以暇,偏著頭問道:"皇兄想什麼?"

"你…你還敢來?"墨景祈嘶聲道好幾天不曾話也不曾吃過什麼東西,讓他的嗓子干澀嘶啞的十分眼中墨景黎笑道:"我為什麼不敢來?皇兄,臣弟可是擔心你呢"

墨景祈目光憤恨的瞪著眼前的人,仿佛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墨景黎悠然的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看著墨景祈憤恨的模樣臉上露出奇怪的笑容,"皇兄,你實在不該怪我要怪…就怪母後如果當初不是她為了壓制你而不斷地向我灌輸那些想法,如果不是她為了自己的權利而扶植我跟你對抗不定咱們現在還是兄友弟恭的一對好兄弟呢皇兄…你知道你做人有多失敗麼?看看你…母後要對付你,弟弟要對付你,宗室的皇親們漠視你你以為他們不知道你病得蹊蹺麼?可是他們問了麼?要怪就怪你對宗室們太狠了,所以現在你自己遇到事也沒有人肯幫你就連你最寵愛的柳貴妃和柳家…呵呵,只怕早就有自己的打算了"

墨景祈瞪大了眼睛,眼中透露出不信的神色墨景黎也不在意,悠然問道:"這幾天柳貴妃來看過你麼?沒有…也是,柳貴妃一顆心都在墨修堯身上,這個時候她怎麼會來看你?柳家可正幫著怎麼將柳貴妃的兒子推上皇位呢"

墨景祈氣的臉色發青,想要大聲怒吼卻無奈身體根本就連怒吼的力氣也支撐不了只聽墨景黎繼續道:"皇兄,知道麼…如果弟弟我登基的話,你或許還有一條活路畢竟…就算是顧忌母後和墨修堯弟弟也會讓你活著的但是若是柳貴妃的兒子登基的話,我保證你活不過一個月畢竟,皇帝上面如果還壓著一個太上皇,柳貴妃要怎麼當一個垂簾聽政的皇太後?皇兄,沒想到你那位冷傲如霜的貴妃還有這樣的野心你可知道她為什麼想要垂簾聽政?呵呵…她想要掌握了整個大楚,然後跟葉璃爭墨修堯呢多癡的女人啊,皇兄你是不是?"

"哇——"墨景祈臉色一陣青一陣,終于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他躺在床上,根本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這一口血吐了一脖子和前襟,甚至連下半邊臉上都溢滿了血跡,看上去可怖又可憐一代帝王落到如此地步,心中的憤怒和悲哀可想而知

墨景黎看著他眼中沒有絲毫的憐憫,"怎麼樣?皇兄你想清楚了麼?"墨景祈盯著他看了許久,突然笑了起來滿是血跡的臉加上那詭異的笑容,讓墨景黎不悅的眯起了眼睛

墨景祈喘息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想要逼朕就犯?弟弟…你別忘了我才是哥哥,你的那邊手段都是朕當年玩剩下的朕當初…果然是不該對你手下留"墨景黎皺眉,看著墨景祈的笑容心里有些微的不安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實在是想不出來墨景祈還能有什麼後手

緊緊的盯著床上一聲狼藉的男人,墨景黎劍眉緊皺墨景祈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緩緩道:"景黎…這麼多年,你膝下還只有一個孩子?"墨景黎微微眯起眼睛,有些不明白他這個時候提起這個是想要干什麼只聽墨景祈緩緩道:"如果朕你這輩子都只會有這一個孩子了你要怎麼辦?"

"你什麼意思?"墨景黎臉色一變,上前一步抓住墨景祈的衣襟將他從床上拽起來厲聲問道

對于男人來,子嗣的重要有的時候勝于權勢雖然很多人為了權勢可以犧牲子女,但那是因為他有很多子女,如果一個都沒有的話,那世間一切的權勢地位所具有的意義立刻就會下降大半坐上了皇位卻不能傳給自己的子嗣,那仿佛就像是一個人千辛萬苦的攢了一輩子的錢,結果卻便宜了別人的兒子一樣糟心雖然墨景黎並不是沒有兒子,但是他那唯一的一個兒子也就是葉瑩所生的孩子確實年幼多病,才不到七歲的年齡卻總是讓人擔心他活不過弱冠

被墨景祈這麼一,墨景黎心中一震,狠狠地盯著墨景祈道:"你做了什麼?不…你不可能有機會給我下藥?"墨景黎並不是沒有防備之心的人,事實上他比任何人都加防備他這個哥哥平時吃穿住行也是格外心,墨景黎不肯可能有機會給他下藥施主耍無賴

墨景祈呵呵的笑了起來,看到弟弟憤怒的模樣顯然讓他心很好,"景黎,你該謝謝朕到底還讓你留了一個孩子要怪就怪你好好地王爺不當,偏要跟朕作對"墨景黎臉色陰沉,良久突然冷笑一聲道:"你也了,本王至少還有一個兒子信不信,我把你的兒子一個一個全部殺光?"

墨景祈卻完全不將他的威脅放在眼里,淡淡笑道:"你以為你府里那個真的是你的兒子麼?景黎你不知道,黎王妃剛生了那孩子的時候朕還親手抱過呢那可是一個白白嫩嫩長得結結實實的子,你家那個病秧子長得還沒有他一半兒大呢"

"混蛋"墨景黎暴怒,狠狠地將墨景祈摔回了床榻上,然後撲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怒吼道:"你把本王的兒子弄到哪兒去了?你"

墨景祈仿佛看不見那緊緊的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蠟黃的連憋得通也依然半閉著眼睛不聞不問最終墨景黎也只能挫敗的放開了他,他不可能現在真的殺了墨景祈到時候別所皇位了,他就成了罪大惡極的弑君之人了看著床上躺著的人,墨景黎冷笑一聲道:"不什麼?你以為本王沒法子對付你?本王一天殺一個皇子給你看看,總有一天你會的"

墨景祈睜開眼睛看著他,淡然道:"朕都要死了,還管得了他們?就算你將朕所有的兒子都殺了又如何?長樂現在還在西北,她就算是女兒也是朕的血脈,而你…命中注定斷子絕孫只要你殺一個皇子,朕保證第二天一早你的兒子就會送到你的餐桌上"

至此,墨景黎不得不承認比起心狠來,他完全不如他的哥哥,"你到底想怎麼樣?你自己應該知道你的身體根本好不了了你以為將皇位給了柳貴妃你就回平安無事麼?"為了萬無一失,他絕對不會下有解藥的藥的提起柳貴妃,墨景祈眼中閃過一絲狠意,垂眸沉思了半晌才道:"朕想要怎麼做與你無關"

不多時,宮中傳出墨景祈的旨意封柳貴妃所生長子墨嘯云為皇太子,另外晉封黎王墨景黎為攝政王總理朝政聖旨一傳出自然是滿朝皆驚,卻都有些不明白皇上這是什麼用意想要站隊的朝臣們也糊塗了,這到底該選皇太子呢還是該選黎王?

黎王府里

墨景黎一回府葉瑩和棲霞公主就迎了上來棲霞公主依然是美豔如花明豔動人,相比之下葉瑩卻顯得蒼白消瘦了許多剛剛二十出頭的少婦看上去仿佛已經年近三十,她手里還牽著一個看上去還不到五歲的男孩兒但是定王府的人們都知道,這個王爺王妃千嬌百寵的世子今年卻已經要滿七歲了

"王爺,恭喜王爺榮封攝政王,從此重權在握"棲霞公主笑容明媚嬌柔,看上去真誠愉悅卻又沒有刻意的奉承討好讓原本還沉著臉的墨景黎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葉瑩眼底劃過一絲妒恨,牽著兒子上前來笑道:"臣妾跟世子也恭祝王爺榮封攝政王…"完還微微捏了一下世子的手示意他話

的孩子臉色蒼白,身子骨也弱不禁風的仿佛一吹就倒他緊緊的靠在葉瑩身邊,似乎對墨景黎這個父親十分畏懼葉瑩暗暗咬牙,她實在是不明白,她和墨景黎都不是膽怕事的人,為什麼生下來的這個兒子卻這般膽如鼠連自己的父王也畏懼不已孩子怯生生的抬起頭來,聲音仿佛蚊子一般大的叫了聲爹就再也無話可了

墨景黎看著眼前這個畏畏縮縮的孩子,只覺得心中怒意翻滾幾乎立刻就要迸發出來一般就這麼一個懦弱膽弱不禁風的孩子,怎麼會是他墨景黎的兒子?不由得想起臨出宮時墨景祈躺在床上雖然虛弱不已卻依然帶著得意的眼睛,越想越怒盯著那孩子的眼睛仿佛要噴出火來

"王爺……"葉瑩有些疑惑的看著墨景黎,此時她當然看出來了墨景黎並沒有因為成為攝政王而高興,事實上他現在非常生氣心的扶著害怕的想要躲到自己身後的兒子,葉瑩心的探問

墨景黎冷哼一聲,飛起一腳將那孩子踹飛了出去九天仙境當他派人仔細查問之後,得知葉瑩生產時的穩婆都是墨景祈安排的,等到葉瑩生完孩子之後那個莊院里所有的人都被換掉了不知去向墨景黎就知道墨景祈沒有謊,眼前這個病怏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兒子他也確實長得不像自己和葉瑩不上丑但是絕對看得出來就算長大了也只是一個長相平凡的孩子

"王爺?"葉瑩尖叫一聲,在場的下人和丫頭甚至包括棲霞公主在內都嚇呆了葉瑩撲向那孩子,跌落在地上的孩子嘔了兩口鮮血,連哭都哭不出來,眼看著就出氣多入氣少了葉瑩驚惶的幾乎不敢去觸碰那孩子,只得驚叫道:"兒子…快快進太醫?"

下人們驚醒過來,猶豫的看著墨景黎世子是王爺踹的,要不要請太醫自然是王爺了算而且大多數人雖然不懂醫術卻也都看出來了,世子自幼體弱多病,被王爺這麼狠狠地一踹顯然就快要不行了

"不許去"墨景黎冷聲道葉瑩驚怔的抬起頭望著墨景黎,淚珠掛在臉上一時不知所措,"王…王爺……"

墨景黎現在對葉瑩的厭煩已經達到了最高點,這個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自己當初當真是發了瘋了才想要娶她還因此錯過了……上前一把抓住葉瑩往院子里面拖去,葉瑩不停的掙紮著望著地方奄奄一息的孩子哭鬧不休

"不要…王爺,孩子……"墨景黎的身影影壁後面,在場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棲霞公主看著地上的孩子唇邊泛起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揮揮手道:"等王爺忙完了再處置"

被墨景黎拖著走的葉瑩一路掙紮,但是她一個弱女子又怎麼會掙紮的開一直被墨景黎拖回房中狠狠地一推葉瑩站立不穩撞到了房間里的桌子上葉瑩抬起頭來,含淚道:"王爺你到底為什麼?那是咱們的孩子啊,你當真那麼心狠……"

"閉嘴"墨景黎冷聲道,冷冷的盯著葉瑩道:"成事不足的蠢貨連孩子被人掉了包都不知道,居然讓本王養著一個不知打哪兒來的野種養了七年"什麼?葉瑩呆住,完全不能理解墨景黎話里的意思墨景黎盯著她冷冷道:"還不明白麼?那個病秧子根本就不是本王的兒子,那孩子剛出生就被人掉包了"

"怎麼…怎麼會?這不可能?"葉瑩失聲叫道她疼了幾年,心翼翼照顧著的兒子不是她的親生兒子?那她身下來的孩子到哪兒去了?"王爺…那…咱們的孩子在哪兒?"葉瑩焦急的問道

墨景黎恨聲道:"在墨景祈手里"聞,葉瑩無力的跌倒在了椅子上這些年,墨景黎和墨景祈兄弟的關系怎麼樣她當然是心知肚明,孩子落到了墨景祈的手上還能有要回來的一天麼?

慌張的抓住墨景黎的衣擺,葉瑩哭道:"王爺,救救咱們的孩子,瑩兒求求你救救咱們的孩子嗚嗚…我苦命的孩子……"

墨景黎厭煩的推開他孩子他當然會救,他不能不救冷眼看著趴在桌邊哭泣的葉瑩,墨景黎只覺得這個曾經嬌柔可人的女人無比的讓他厭煩,"從今天起,你給本王呆在後院里不要出來,本王不想再看到你"葉瑩愕然,她剛剛聽到兒子落在墨景祈手中的消息又被墨景黎禁足哪里忍受得了?

"為什麼…為什麼?"葉瑩失神的望著墨景黎道這些年她早已失去了寵愛,若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傍身早就不知道被忘到了那個角落里從前的恩愛甜蜜就仿佛一場夢一般,而現在,她連僅剩的這些都要失去了麼?

墨景黎冷漠的道:"若不是你愚蠢,本王怎麼會這麼多年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的下落?你可知道因為你的愚蠢本王失去了什麼?當年母妃的沒錯,果然是個愚蠢又無能的女人當年如果不是娶了你……"想起去年才在安城見過一次的那個溫婉女子,墨景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遺憾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依然是清雅如蘭,婉約優雅如果是她…如果是她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的

最後看了葉瑩一眼,墨景黎毫不留戀的拂而去只留下身後呆滯的葉瑩無聲的滴落著淚珠許久之後終于房間里傳出嗚咽的哭聲

上篇:262.楚皇重病     下篇:264.重回楚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