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4.重回楚京  
   
264.重回楚京

楚京里,一處不起眼的院落中

冷皓宇坐在書房里面色陰沉變幻不定慕容婷端著一杯參茶走進來看到他眼瞼下的青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道:"出什麼事了這麼為難?"

昨天晚上冷皓宇收到一封信以後就一直陰陽怪氣的,一整晚都沒有睡就坐在書房里發呆若是幾年前的慕容婷早就抓著他怒斥一頓了,但是成婚幾年來兩人一起生活,慕容婷對冷皓宇的印象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無所事事的紈绔子弟何況為人妻又為人母之後,她的脾氣顯然也好了不少

順手將參茶放在桌上,慕容婷低頭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冷皓宇並沒有要瞞著她的意思,信箋就展開放在桌面上原來是冷淮從紫荊關派人送來的書信,紫荊關如今糧草告急,偏偏朝廷又大事連連,柳丞相一派和黎王一派正爭得熱火朝天,竟沒人理會冷淮派人送回來的求援折子

慕容婷皺眉,冷笑一聲道:"公公真將咱們當成國庫了?他也不看看你有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一開口就要十萬擔糧草咱們去哪兒給他弄來?"

冷皓宇手下真的要十萬擔糧草自然不是難事,但是那是定王府的產業,並不是冷皓宇可以隨意動用的可況,雖然外面知道冷皓宇在外面做了幾年生意了,但是隨便一出手就是十萬擔糧食,他們不被各路人馬盯上才是怪事定王府和大楚已經再無瓜葛,沒有定王的親口同意誰敢拿糧草支援大楚的軍隊?

但是慕容婷也明白冷皓宇的糾結和為難,冷淮就是再冷落不看重冷皓宇,他也是冷皓宇的親爹對于大楚,慕容婷也同樣感到糾結冷皓宇是定王府的人,慕容婷嫁夫隨夫自然也是定王府的人但是她的父親慕容慎卻是鎮守大楚邊境的大將軍,本就是同出一源的血脈又豈是真的那麼容易斬斷的?

看著丈夫憔悴疲憊的模樣,慕容婷也只得無奈的歎了口氣安慰道:"咱們早將消息送去了西北,想必王爺王妃很快就會回信的公公那里也不至于這幾天就撐不下去了"

冷皓宇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靠著椅子伸手握住妻子放在自己肩頭的手歉然道:"讓你擔心了"慕容婷白了他一眼道:"什麼呢?咱們是夫妻,我不擔心你擔心誰?有功夫在這里坐著擔心還不如好好睡一覺,萬一定王來了什麼指令忙起來了你累了也撐不住"

冷皓宇無奈的苦笑,道理他如何不明白?只是那個此時在戰場上經曆刀槍劍雨可能在忍饑挨餓的人是他親爹啊雖然父親從到大眼中只有大哥,但是無法否認在他心目中始終還是渴望得到父親的承認的所以當初他和鳳三才會成為好友,因為他們都是渴望父親的目光和承認卻從來都沒有得到過的人,只是鳳三比他瀟灑也決然罷了

"啟稟冷公子,王爺密信到異界之機關大師"門外有人低聲稟告道冷皓宇驚喜的站起身來,朗聲道:"快進來"他不知道王爺的決定是什麼,但是他希望盡快知道結果門外的男子低聲了一封密封的信函然後出聲的退了出去,冷皓宇拆了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眼中閃過一絲歡喜

慕容婷只看他的神色便知道想必是個好結果,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她雖然討厭冷家那一家人,但是卻也不希望他們死了至少不希望冷淮就這麼死了,否則冷皓宇必然是要傷心的冷皓宇看完了信,抬起頭來慕容婷問道:"怎麼樣了?定王怎麼?"冷皓宇想了想道:"婷兒,你一會兒去一趟沐陽侯府沐陽侯府跟冷家一樣世代軍功卓著,如今邊關告急他們也該出一份力了"

慕容婷蹙眉道:"沐陽侯這幾年已經有了致仕之意,瑤姬得動他麼?"冷皓宇冷笑一聲道:"他不行不是還有個沐揚麼?"慕容婷點頭道:"我知道了,我也有些日子沒有見過沐陽侯世子妃了,待會兒就讓人送拜帖過去"

冷皓宇點頭笑道:"還有一個好消息"慕容婷揚眉,含笑看著他

冷皓宇低聲道:"王爺和王妃不日就會來京城了"聞,慕容婷倒是嚇了一跳,"這個時候王爺和王妃……"冷皓宇低聲笑道:"璃城內有鴻羽先生清塵公子坐鎮,外有諸位將軍和幾十萬墨家軍駐守,王爺和王妃哪兒去不得?王爺和王妃打算帶世子回來給曆代先王掃墓另外,不是墨景祈快要不行了麼,王爺想來送他一程"

定王和璃兒既然決定前來,安全方面自然有所打算想起來幾年未見的葉璃,慕容婷眉間也綻出幾分喜意

瑤姬來到楚京的時間並不長,滿打滿算也不過才半年時間但是這半年時間里,她卻成功的讓自己從一個帶著孩子的孤身女子成為了沐陽侯府最受寵愛的世子側夫人雖然這一種也不乏有定王府的勢力在背後為她鋪路,但是卻也明了瑤姬的手腕了得

如今,她所生的兒子,是沐陽侯府的長孫也是沐揚唯一的兒子,只這一樣就足夠她在沐陽侯府屹立不倒瑤姬為人並不高調,得寵也不跋扈這讓原本看不上她出身的沐陽侯夫人也抓不到什麼把柄讓沐陽侯世子夫人恨得幾乎咬碎了一口牙齒,只恨當初怎麼就沒有下殺手殺了這個禍害可惜沐揚護得厲害,瑤姬也不是什麼良善無知之輩,入府幾個月兩人交手數次沐陽侯世子夫人也沒有占到絲毫的便宜

瑤姬慵懶的衣著在窗前,色彩豔麗的霓裳彩衣穿在她身上卻沒有絲毫的俗豔之感,只讓人覺得豔光照人已經年過年近三十,她依然美麗的讓人沉醉一個六七歲的俊美孩童坐在她身邊安靜乖巧的看著書,瑤姬低頭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慈愛和心疼

這當然並不是真的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依然留在西北過著普通人的生活,他會有一對慈愛的父母,一輩子衣食無憂他不會知道他有一個沐陽侯世子的父親,也不會知道他有一個曾經是舞姬的母親這樣就很好這個孩子自然也不是普通人,這是定王府從養大的孩子,原本守護定王府世世代代的隨身暗衛就是從這樣的孩子中選擇訓練出來的如今暗衛制度已經在漸漸的改變,但是依然需要一些特別的人執行一些特別的人物眼前這個孩子就是這次陪著瑤姬一起來的,這大半年的相處,卻讓瑤姬真心將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疼愛著的她不能將自己的孩子養在身邊,因此對別的孩子總是格外的心軟一些

沐揚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副景美豔動人的女子慈愛的注視著眼前正低頭專注讀書的孩子,淡淡的夕陽從窗口照入,讓這冬末的寒冷也多了幾分暖意沐揚看在眼里只覺得心中一暖,臉上的笑意也深了幾分

"烈兒在念書麼?"沐揚走上前來笑問道取名沐烈的孩子收起了書冊站起身來恭敬地叫道:"爹"

沐揚慈愛的摸了摸沐烈的頭頂,笑道:"平日里先生布置的課業也不少,爹知道你用功卻也不能太累了"沐烈的臉上閃過一絲困窘和羞怯,卻又有多的歡喜,點頭道:"孩兒不累,謝謝爹關心"

沐揚只覺得兒子兒子萬分懂事,心中帖慰不已,"好孩子殺手狂妃太囂張"對于這個失蹤了六年的兒子,沐揚是真心疼愛的又因為心存愧疚,平時對他的要求並不十分嚴格沐揚看向坐在一邊淡淡的看著兩人的瑤姬,柔聲笑道:"下午在做什麼?若是無趣可以出去走走"瑤姬淡淡搖頭道:"也沒什麼好看,就在院子里陪著烈兒便是了,出去了又是一場禍事"

沐揚臉上閃過一絲愧疚,他知道她並不是自己心甘願回來的若不是為了兒子她只怕永遠也不會回來了,想到幾個月前一臉憔悴的瑤姬抱著重病不醒的沐烈出現在他面前時,沐揚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的揪痛所以即使現在瑤姬對他總是淡淡的,他卻依然感到十分滿足,只要她們母子在他身邊,一切就都已經圓滿了

瑤姬看著他有些出神的模樣,微微垂眸道:"你這幾日似乎有些忙?"沐揚一笑道:"這幾天確實有些忙忙碌,有兩天沒來陪你和烈兒用膳了"難得瑤姬有興致問起自己的事,沐揚只當她是關心自己臉上的笑容深也不在意的對瑤姬起這些日子的事,"你也知道這些日子朝堂上亂的很咱們家效忠皇上,但是現在……"現在皇上病重垂危,柳家和黎王的角逐誰勝誰負還未可知這個時候若是選擇了站隊,贏了果然是好,輸了卻是萬劫不複這些日子黎王的人和柳家的人都在竭力拉攏沐陽侯,沐陽侯雖然還未做出反應但是只怕也支撐不了多久這個時候沒有多少人能夠選擇置身事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前些日子還聽聞冷將軍困守紫荊關如今朝堂上爭執的如此厲害,是因為北境人已經退了麼?"瑤姬漫不經心的問道

沐揚苦笑道:"北境人有備而來兵強馬壯,豈是那麼容易退卻的冷將軍如今也只是勉力支撐罷了……"正著,沐揚突然停下來若有所思,瑤姬也不看他,十分隨意的靠在窗欞上道:"敵人就要兵臨城下了,也不知道這些人還有什麼好真的爭著誰去做那亡國之君麼?"

沐揚苦笑,看著瑤姬道:"這話可不能亂"卻也知道瑤姬的心性就是如此,也不忍輕責心中同時向著瑤姬方才的話,紫荊關戰事危及,黎王和柳家卻只顧著爭權無暇他顧一旦紫荊關破了,從北邊往京城是一馬平川不住兩日北晉大軍就能兵臨城下如果這個時候沐家如冷家一樣駐守邊關…未必不能從這一場爭斗中摘出去只要守住紫荊關,以後誰勝了沐家都是功臣

想到此處,沐揚也等不及了輕聲對瑤姬和沐烈道:"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晚上就不陪你們用膳了明天再來看你們"罷轉身往外走去,身後沐烈恭聲道:"爹爹慢走"

送走了沐揚,乖巧的沐烈抬起頭來看著倚坐在窗口的瑤姬皺眉,"你不是還喜歡這個男人?他跟秦統領比可差遠了"

瑤姬一怔,沒好氣的伸手在他頭上拍了一下道:"你一個孩子知道什麼喜不喜歡差不差的?"

沐揚撇嘴,皺著劍眉露出一絲嘲諷的神色道:"我當然知道了他明明有妻子了還對著你表現的一往深,但是他妻子和娘欺負你的時候又幫不上忙,就知道事後獻殷勤連自己的老婆的管不住,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保護不了,不是廢物是什麼?"

瑤姬驚訝的打量著他道:"你真的只有七歲麼?"沐揚翻了個白眼,道:"爺已經十一歲了你不知道麼?"他只不過是時候練功太早有些傷了身子骨才長不高而已,不過大夫已經了,等到他十四五歲的時候就會開始瘋長,不會影響長大之後的身高的瑤姬無語,十一歲也是個孩子啊

看著眼前一臉認真的盯著她的鬼,瑤姬淡淡一笑道:"你放心,我分得清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定王和王妃對我有再造之恩,我不會壞他們的事的"沐烈這才滿意的點頭道:"這還差不多,你放心我一定保你平安回去見你兒子"瑤姬不由得莞爾一笑,道:"那就多謝你了"沐烈輕哼一聲,有些不自在的撇過了臉去瑤姬回頭望著窗外,唇邊帶著淡淡的笑容早在當初她帶著孩子離開逃離楚京,她和沐揚就已經恩斷義絕了以後…不過是各為其主罷了

沐揚的動作果然很快,不知道沐陽侯是怎麼服柳家和黎王兩系人馬的三日後沐揚就帶著二十萬人馬和糧草啟程前往紫荊關去了重生之妖孽人生臨去之前,沐揚回頭看到沐陽侯府門口瑤姬牽著沐烈的手目送自己離開看著瑤姬唇邊淺淺的微笑,不知為何沐揚心中突然跳了一下,一絲淡淡的不安在心中蔓延再看時卻已經遙遠的看不清瑤姬的面容了,只看到她正想著自己的方向站著,沐烈還抬起手朝自己揮了揮沐揚搖搖頭心中淡淡一笑,是即將出征想太多了

數日後,一隊人馬護著一輛馬車安靜的進入了京城馬車在京城里最繁華的客棧停了下來,這前前後後近三十人整齊有致的護衛讓來來往往的人們不由得側目

馬車簾子被掀起來,一個白衣身影從里面出來,翩然落地過往的行人不由得一聲驚歎此時正是正月末,楚京里連初春都還沒到正是冷的讓人忍不住想要發抖的時候這男子卻是一身白色的綢衫,瀟灑倜儻仿佛絲毫也感覺不到寒冷最讓人側目的卻是他那一頭銀白的長發,普天之下一頭銀發還有如此風采的人只有一人暗中揣測的人們只覺得心頭撲撲直跳只是定王早年毀容閉門不出,京城里知道他容貌的人卻是不多,因此懷疑只能是懷疑

男子下了車之後,回身向車里伸出手從里面牽出的卻是一名披著秋香色鑲白狐邊披風的清麗女子,那女子也不過雙十年方,神態氣度卻並非京城見慣的大家姐可以比擬只是遠遠地看著就讓人覺得有一種雅致卻又大氣的感覺

人們還沒來得及驚歎這一雙璧人,馬車里又露出一個的腦袋,一個穿著黑色錦衣的五六歲男孩從馬車里轉了出來衣領和擺上都鑲著白狐的邊兒,與黑色的錦衣相互映襯將那孩兒白白嫩嫩的臉襯得加可愛動人男孩對著女子揚起天真可愛的笑容,讓即使遠遠地看著的路人也不由得心中癢癢的恨不得這麼可愛乖巧的孩子就是自己的

看著伸出手要抱抱的墨寶,墨修堯按住了葉璃想要伸出的手淡淡道:"心凍著"自己伸手將墨寶抱緊了懷里,那動作絕對稱不上溫柔墨寶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得到了墨修堯不輕不重在屁股上的一拍墨寶頓時老老實實的趴在墨修堯的懷里了父王最討厭了,抱起來一點都不舒服

葉璃淡淡一笑道:"哪兒有那麼冷"雖然不如墨修堯內力深厚冬天也不需要加太多衣服,但是葉璃自認比一般人耐寒得多何況在西北都沒有冷到,楚京也不會比西北冷了

門外這麼大的陣仗,里面的掌櫃自然早就迎了出來只看一眼就知道這一行客人非富即貴,雖然有些好奇墨修堯那一頭白發,卻還是殷勤的將人引進了客棧里也不敢請客人到櫃台前登記了,掌櫃的一邊走一邊道:"公子夫人里面請,店還有兩個上等的院子,不知到公子和夫人是住院還是……"

這種一流的大客棧里,在天地人三種客房之外還有比天字房好的就是單獨的院落那價格自然是比天字號的客房貴上十倍不止,里面丫頭仆人一應俱全墨修堯淡淡道:"兩個院子,都要"掌櫃的心中一喜,笑得加殷切起來,連忙道:"是是是,公子夫人這邊請,未知公子高姓,在下好為公子登記"墨修堯停下腳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墨,墨修堯…"

"墨公子,正是好姓…墨…呃……"笑顏開正准備多幾句好話的掌櫃這才發現,墨修堯這個名字實在是有些獨特所以他腳下一劃直接跌坐在地上去了抬頭望著眼前身長玉立的白發男子失聲道:"定王殿下?"

墨修堯點頭道:"正是本王"

------題外話------

那嘛…這次大概回來大概要解決墨景祈等一些人,記得前段時間有位親提意見都一百多萬字了但是反派一個都沒解決其實主要是因為鳳不太喜歡跑地圖刷怪刷副本的寫法跑一副地圖刷一個boss卻是好寫一些,親們看起來應該也爽快一些不過事實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被主角隨隨便便的給甩掉啊,不管是因為時機不對或者為了局勢為了平衡等等就算刷副本也有會團滅的時候*^..^*嘻嘻……當然咱們的阿璃和修堯是不會團滅的但素偶真滴木辦法讓他們去一趟南詔把南詔王給滅了,去一趟西陵把鎮南王給滅了哈哈…這是偶的第一本長原創,經驗不足多多包涵~

上篇:263.攝政王與皇太子     下篇:264.墨寶和冷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