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4.墨寶和冷呆  
   
264.墨寶和冷呆

客棧里,掌櫃的強撐著把墨修堯一行人領進了客院,一出門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雙腿發軟爬不起來了若是從前,能夠接待定王一家子這自然是他這客棧無上的榮耀,但是現在…現在一想到定王和皇家的關系他就忍不住心里發抖,也不知是福是禍啊

但是看著守在院門口的兩個神色漠然的侍衛,掌櫃的也絕沒有膽子卻通風報信的心里抖了抖,還是從地上爬起來哭喪著臉回前面去了

到底墨修堯一行人出現在客棧門口是被那麼多來來往往的人們看到了的,不到半天時間定王回京了住在京城最豪華的客棧的消息就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城,自然也都傳進了各個權貴府邸和皇宮至于有多少人悲喜難辨又多少人嚇得跌落了手中的東西就不是外人能夠知道的了

就在眾人人心惶惶各懷心思的時候,客棧後面幽雅的院里,冷皓宇正苦著臉向墨修堯訴苦,"王爺,你老就算要回京也不用如此高調啊就算高調你也用不著住客棧啊咱們進進出出的多不方便"

他跟鳳三這樣公開明擺著就是定王府的人不一樣啊他冷二公子就算與家里不睦現在也還是冷家二公子呢也就是個因為鳳三的關系和定王還算有兩分交的商人罷了,另外,冷二夫人與定王妃未婚前算是閨中密友即使如此,也沒有定王剛剛回京他們就居家來訪的道理啊

于是可憐的冷二公子已經年過三十了還要帶著妻女做一次牆上君子,越牆而來葉璃跟慕容婷坐在一邊,聽著冷皓宇抱怨也不由得相視一笑雖然好幾年沒有見面,但是當初的意卻是絲毫沒變,兩人坐在一邊輕聲閑聊著,一邊看著放在旁邊玩耍的兩個孩子

冷皓宇和慕容婷的兒子比墨寶兩歲,取名冷君涵才三歲的屁孩兒長得與冷皓宇十分相似,年紀就能看得出有幾分俊美的模樣不過比起墨寶的人鬼大精靈古怪,冷君涵像個乖巧香軟的包子冷君涵包子似乎和墨寶十分投緣,剛見面也不認生就跟在墨寶身後跑來跑去,哥哥哥哥的叫著乖巧的不得了

不過這種投緣顯然是單方面的,墨寶眼睛長在了頭頂上,看這個一見面就被自己娘親抱抱了的包子十分的不順眼大眼睛真的圓圓的使勁瞪,不過冷君涵卻將他的瞪視當成了親近,"哥哥,君涵一起玩兒"冷君涵從也是一個人長大,身邊也沒什麼一起玩兒的伙伴因此看到這個長得十分好看的哥哥自然是十分高興的

墨寶翻了個白眼,誰要跟一個傻乎乎的笨蛋一起玩兒啊?比二舅舅家的徐知睿還要笨,"本世子才不跟什麼都不懂得屁孩兒玩兒"

"墨寶"葉璃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墨寶最怕他娘親生氣,只得委委屈屈的伸出手給冷君涵牽著,傲嬌的道:"好,本世子勉強同意陪你玩兒"

"寶哥哥最好了,陪君涵玩兒"冷君涵歡喜的牽著墨寶的手一聲寶哥哥頓時讓墨寶黑了臉,伸出一只手捏住冷君涵的腮幫,"本世子叫墨禦宸,勉強同意你叫禦宸哥哥"冷君涵茫然,三歲的孩子還沒有到能夠明白名字好聽不好聽的地步,明明就是寶哥哥啊,"寶哥哥……"

一邊的冷皓宇怎麼忍得了墨寶欺負自己的兒子,一挑眉笑道:"喲,寶世子,勞煩你照顧我家君涵了"墨寶白嫩嫩的臉蛋忽的了,顫微微的指著冷皓宇半晌一跺腳放開冷君涵淚奔而去

被拋下的冷君涵委屈極了,"寶哥哥……"

"不許叫我寶"遠遠地傳來墨寶的怒吼,可惜忙著去追寶哥哥的冷君涵沒聽見,"寶哥哥,等等我…"

看著冷君涵邁著短腿去追墨寶了,慕容婷連忙叫奶娘跟上,有些擔憂的問,"世子沒事?"葉璃了解兒子的性子,含笑道:"隨他去,一會熱就好了"

冷皓宇揮動著折扇,明知故問,"世子這麼是怎麼了?我叫一聲寶世子反應不至于這麼大?"在璃城應該已經被叫慣了啊

葉璃笑道:"沒事,大概是以為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名叫墨寶了找個地方躲著傷心去了"聞,慕容婷終于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了她實在是不能理解定王和阿璃看起來都是很正經很有修養的人為什麼要給兒子取這麼一個搞笑的名字,還宣揚的人盡皆知要是尋常百姓家的孩子也就算了,墨寶可是定王府的世子啊葉璃也很無奈,誰讓墨寶命不好,攤上了一個無良的爹呢?

"大楚和北境的戰事,王爺是怎麼看的?"冷皓宇望著墨修堯正色問道墨修堯垂眸,淡淡道:"這是大楚和北境的事,本王是怎麼看的有何關系?"

冷皓宇猶豫了一下,問道:"王爺的意思是咱們定王府不插手此事?"

墨修堯淡淡道:"皇家不會給我們機會插手此事的你若是放心不下你爹就趁早做打算定王府幫不了什麼忙我們插手只會害了他"

冷皓宇苦笑,淡淡道:"我能做什麼打算?他也從來沒想我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看在眼里過我最多也只能盡力保住他的命"

墨修堯點頭,"回頭讓秦風調兩個人給你楚京以後只怕不安全了,等到這邊的事完結了之後你們還是回璃城"冷皓宇這樣的答案讓墨修堯滿意,作為上位者他當然也不喜歡屬下心狠的絲毫不念舊,畢竟冷淮是不看重冷皓宇,但是畢竟跟他沒仇還是他親爹但是同樣的他也不希望冷皓宇為了冷淮而壞了他的事

冷皓宇面上一喜,"多謝王爺"讓秦風調人,調給他的自然就是精英中的精英麒麟了能夠有麒麟暗中保護父親,就算將來父親戰敗了冷皓宇也有把握能夠讓父親活著回來墨修堯擺擺手便是不要緊,皺眉問道:"墨景祈如今怎麼樣了?墨景黎搬到了他居然沒有急著登基,這不想他一貫的作風啊"

提起墨景祈冷皓宇絲毫沒有好感,連憐憫都不想給他,"墨景祈一時半會還死不了,墨景黎大概是想要折磨他但是墨景黎也有把柄我在墨景祈手里,所以最後只能各退一步離了柳貴妃的兒子做太子"

墨修堯挑眉,冷皓宇笑道:"原本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前些日子收到消息,墨景黎當上攝政王的第一天,一腳提示了自己的唯一的兒子"在座的都是聰明人,冷皓宇稍稍一提示自然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黎王府里那個孩子不是墨景黎的,墨景黎的兒子被藏起來了?"

墨修堯緩緩道,思索了片刻繼續道:"墨景黎不像是會為了一個孩子而放棄皇位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是他唯一的兒子起來,這麼多年除了葉瑩以外,墨景黎府上還真是沒有再添過子女"墨景黎和墨修堯可不一樣,墨修堯只有葉璃一個妻子,但是墨景黎府上卻是王妃側妃妾室通房一樣不缺這樣一來這麼多年還只有一個孩子就連懷孕的人都沒有,就有些奇怪了想必也是墨景祈在其中做了些手腳

慕容婷有些無語的道:"這兩個兄弟真是奇怪"

眾人雖然沒話,卻也都十分贊同她的觀點可不是奇怪麼?親兄弟兩個明爭暗斗這麼多年,墨景祈被墨景黎毒翻在床上從此翻身不得,墨景黎卻被墨景祈弄得差點就要斷子絕孫,算起來還真是誰都沒占到便宜

提起墨景祈兄弟倆,冷皓宇有些擔心的道:"墨景祈和墨景黎現在肯定已經知道王爺回京來了,王爺和王妃要不要換個地方住,客棧里總是有些不安全的"墨修堯擺擺手淡然道:"無妨,現在這個時候他們誰不會冒然動手的"

正著,門外卓靖進來稟告道:"王爺,王妃,黎王在外面求見"墨修堯挑眉,淡淡道:"來得倒快"

墨寶氣咻咻的沖出院,跑到外面去了這是一個兩進的院子,里外都有人守著墨寶雖然偶爾調皮搗蛋但是卻還是很有分寸的,他當然知道這楚京不必璃城可以讓他橫著走所以即使再生氣他也不會跑到外面去的,只是在外院的一刻大樹下窩著默默傷心名被宣揚的人盡皆知自覺沒面子的墨寶沉思了半天,終于決定了:他也要宣揚他父王的名至于他父王的名叫什麼?墨寶還沒考慮過

"寶哥哥……"冷君涵的聲音由遠而近的傳來,顯然君涵朋友還在鍥而不舍的尋找他的朋友窩在屬下的墨寶聽著那軟綿綿的寶哥哥就覺得頭皮發麻,只要一抬頭他就能看見守在門口的侍衛們要笑不笑的表,墨寶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直跳咬著牙,對著搖搖晃晃從里面奔出來四處尋找自己的冷君涵運氣墨寶終于站起來,冷聲道:"冷呆,你過來"

冷君涵一回頭就看到漂亮的寶哥哥站在樹下朝自己招手,立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朝著墨寶奔了過來墨寶狠狠地捏著冷君涵的兩邊腮幫盯著他道:"我叫墨禦宸,聽清楚了沒?墨,禦,宸給我叫禦宸哥哥"雖然無法理解墨寶的想法,但是冷君涵還是直覺的發現了寶哥哥不高興的事實,"我…我不叫冷呆…"

墨寶翻了個白眼,"我也不叫墨寶"

"……"但是王妃姨姨明明就是叫你寶啊墨寶狠狠地瞪了冷君涵一眼,"禦宸哥哥聽到沒有?不叫你不帶你玩兒"

"禦宸哥哥…"冷君涵聲的叫道墨寶滿意的點點頭,拍拍冷君涵的腦袋,老氣橫秋的道:"這才是乖孩子,孺子可教"冷君涵摸著腦袋呵呵傻笑,寶哥哥肯帶他一起玩兒了麼?

"你是墨修堯的兒子?"一個有些冷淡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墨寶循聲望去,一個穿著玄色繡金蟒外貌的中年男子站在幾步外盯著自己那有些冷淡奇怪的目光讓墨寶有些不舒服,于是墨寶撇撇嘴揚起下巴傲然問道:"正是本世子,你是誰?"不就是一個王爺麼?穿著朝服到處晃生怕人家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父王才是最厲害的王爺

墨景黎哪里知道墨寶同學只是一個照面就能想這麼多,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眼前穿著黑色錦衣的俊美孩童這孩子容貌比墨修堯時候還要精致一些,眉宇間的傲氣也比墨修堯時候甚,很顯然是得到父母萬般寵愛的天之驕子想到此處,再想起自己不知道在哪兒的兒子,墨景黎臉上的神色加陰沉起來

墨寶不悅的盯著瞪了墨景黎一眼,本世子問話居然不回答,真是沒禮貌一扭頭,墨寶轉身走了,"冷呆,走了"

"…禦宸哥哥,我不是冷呆"冷君涵跟在身後一邊追上去一邊強調道墨寶很是海涵的點頭道:"我記住,冷呆"

看著兩個孩子手牽手的攜手而去,墨景黎臉色陰郁的站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卓靖走出來道:"黎王,王爺王妃有請"墨景黎輕哼一聲,踏腳往里走去

墨修堯和葉璃正在院子里下棋,冷皓宇和慕容婷自然已經避開了看到墨景黎進來,墨修堯也沒有起身迎客的打算,側目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有事?"

墨景黎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在墨修堯面前他似乎永遠也要底他一等曾經墨修堯是定王府的二公子,他是堂堂皇子,但是他不如他受寵,不如他得意,不如他囂張等到長大了他被封為黎王他沒有他的戰功和才學,而如今,他已經成為大楚的攝政王,在墨修堯面前似乎還是底他一等這讓墨景黎如何能夠心平氣和?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回來"墨景黎寒聲道墨修堯隨手拋下棋子,靠近椅子里淡淡笑道:"本王回來了,你敢如何?"

墨景黎咬牙,他敢如何?他不敢如何

如今北京犯境,北戎西陵虎視眈眈,就算墨修堯孤身一人回來他也不敢將他如何一旦墨修堯出了事,墨家軍定然傾巢而出為他報仇,到時候西陵北戎再一起入侵,大楚數面環敵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吞的一干二淨

哼了一聲,見墨修堯完全沒有請自己坐下的意思墨景黎自己走到一邊空置的椅子里做了下來目光緊盯著墨修堯道:"你現在這個時候回來,到底有何陰謀?"

墨修堯對他的警惕嗤之以鼻,"陰謀?那不是你和墨景祈拿手的麼?怎麼樣?給墨景祈下的藥還夠不夠不夠的話本王這里還有一些"墨景黎眼神一縮,"本王不知道你在什麼"墨修堯挑眉道:"不知道麼?你跟南疆聖地里那個老太婆買藥的時候本王和阿璃剛好在旁邊看著呢,所以就順便也拿了一些回去給沈先生做研究你…這大半年沈先生能不能研制出解藥來?"

墨景黎望了一眼坐在旁邊平靜的喝茶的葉璃,突然覺得有些莫名的無地自容的感覺但是墨修堯的話里透露出的意思卻讓他加不安,"你有解藥?"

墨修堯有些詫異的揚眉,"本王有這麼麼?"

"墨修堯你……"墨景黎氣的想要將手里的茶杯狠狠地摔到墨修堯的臉上去這幾年他地位權勢漸高,已經很少這樣暴躁易怒了但是似乎只要墨修堯隨便的幾句話就能讓他找到年輕時候暴跳如雷的感覺,"墨修堯,你到底想怎麼樣?"

墨修堯悠閑地喝茶,淡然道:"淡定既然已經是攝政王了就有點攝政王的樣子別給攝政王這個稱號抹黑"他父王當年可也是攝政王呢

看著強忍怒意的墨景黎,墨修堯道:"本王不想怎麼樣只不過是聽墨景祈快不行了,打算回來跟他告個別而已"

"你的意思是墨景祈一天不死你就一天不走?"墨景黎咬牙道,現在楚京正亂成一團,實在不需要一個定王再來攪局如果墨景祈大半年不死,他是不是就要在楚京住上半年?

"阿璃的舅舅和大哥都是治國奇才,西北不過區區方寸之地難不倒他們,黎王不必替本王操心"墨修堯道

**心你xx的墨景黎終于忍不住在心底爆粗口西北怎麼樣關他屁事,他現在只想看點將墨修堯趕出楚京

墨修堯靠在椅子里,一手撐著額頭看著他道:"不用想怎麼讓本王快點離開本王可沒有來來去去的愛好住高興了本王自然會走不過你可以放心,本王絕對不會插手你跟墨景祈還有柳家之間的爭斗的"

墨景黎冷笑,"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

墨修堯攤手,"除了信我你還能怎樣?"

上篇:264.重回楚京     下篇:265.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