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6.茶樓談話,拒絕合作  
   
266.茶樓談話,拒絕合作

走上茶樓的二樓,樓上卻是一個客人也沒有這並不是一家十分高檔的茶樓,里面的陳設布置自然也不會符合久居皇宮的柳貴妃的喜好,所以她之所以選擇這里純粹是為了在這里等墨修堯兩人罷了柳貴妃自然也不可能跟那麼多的市井百姓共處一室,所以這茶樓早就已經被清空了

空蕩蕩的樓上一邊甯靜,一踏上樓梯口就看到柳貴妃面對著窗外站著只留下一個白色的背影周圍侍候的宮女太監都垂首肅立,誰也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響

墨修堯挑了挑眉,抱著墨寶走到一邊的空桌邊見包子放到桌子上墨寶撇了撇嘴,他又不是孩子,才不要坐在桌子上伸出手要葉璃抱抱,葉璃淡淡一笑伸手將他抱到旁邊的椅子里坐下墨寶這才高興的坐在大椅子里扭了扭屁股,眨巴著眼睛望著葉璃道:"娘親,不是那個大嬸請咱們來喝茶的麼?她為什麼不理咱們?"

大嬸?葉璃嘴角抽了抽別以為墨寶不會話一開口就得罪人對于一個剛開始學話就知道管秦箏叫姐姐,管大舅母二舅母叫姨姨的人精來,要不要哄人高興只看他的心罷了葉璃有時候都在擔心,這個兒子長大了會不會變成一個浪蕩的風流公子,所以很難得的同意了墨修堯的建議,盡量杜絕墨寶和韓明晰來往所以,這會兒絕對是柳貴妃有什麼地方讓墨寶不高興了

柳貴妃回過頭來,看到坐在葉璃和墨修堯之間的黑衣孩童不由得一愣柳貴妃自詡美貌,雖然看不上墨景祈這個人但是不得不墨景祈長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但是兩人所生的孩子兩男一女加起來也沒有眼前這個黑衣男孩兒漂亮柳貴妃真正的看著眼前正眼巴巴的望著自己的黑衣男孩,就連方才心中的怒氣也消散了許多只是多出了幾分不甘心她和定王的孩子…一定比這個孩子漂亮……

旁邊的葉璃無語的望天,只看柳貴妃失神的模樣就知道某人又在神游太虛了血色主宰最章節不定腦海中還有點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

"大嬸?漂亮大嬸?"墨寶自認為自己是個極具審美的人,所以即使不喜歡眼前的大嬸他也必須承認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大嬸只可惜…這個大嬸的腦子好像有點問題剛剛還一臉怒氣的瞪著他,他都以為她要發火了誰知道他又望著他出神了爺知道自己長得好,不過大嬸年齡太大了就別沖著爺流口水了墨爺自戀的想著

"大嬸,你到底要不要請我們喝茶?"墨寶不耐煩的問道

接二連三的被一個孩子大嬸大嬸的叫,柳貴妃就算在遲鈍也知道這孩子是故意的了就算孩子不懂事也必定是有人指使的柳貴妃走上前來皺眉道:"世子,本宮不是大嬸"墨寶皺著眉頭盯著她打量了半晌,才默默道:"我父王比我娘親大十歲的都叫大嬸"

他娘親雖然有二十多歲了但是很多人都娘親像是還不滿二十的芳華少女眼前這個大嬸看起來就已經年過三十跟他父王一樣老了呀,"保養不好沒關系,回頭我介紹我娘親的保養品給你用"墨寶憐憫的道,這麼美麗的人因為不會保養變成了大嬸,真是太可憐了所以,墨寶就是認定了柳貴妃是大嬸了

"咳咳"旁邊低頭喝茶的葉璃不心被嗆到了,墨修堯一邊的眉毛挑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著一臉認真嚴肅的兒子他怎麼不記得他教過他比阿璃大十歲的就得叫大嬸這種話?

"世子真是聰慧"柳貴妃咬牙冷冷道,"葉姐教得好"葉璃面色如常,含笑道:"貴妃過獎了"

誰誇獎你了?柳貴妃心中暗恨不已,看著葉璃笑顏如花的模樣心中不由得一抽她一直認為葉璃容貌遠不如她美麗,但是現在做的這麼近仔細的打量才卻發現葉璃並不是如她記憶中的那麼平凡眉目精致婉約,笑顏輕柔讓人一見之下便有如沐春風之感那眉宇間婉約溫柔之下有隱約透出一絲清雅和尊貴之氣這本是兩種極為矛盾的氣質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卻糅合出一種從未見過的自信和威儀讓人不由得記起女子不僅是出身名門的世家千金,還是一個能夠策馬征戰的女中英傑這樣的氣質不需要任何外物的裝飾和表神色的掩飾,即使她如此溫柔的笑的仿佛任何一個普通的閨閣女子,卻依然讓人不敢輕易冒犯

當然,這並非柳貴妃最關心的事最讓柳貴妃咬牙暗恨的是葉璃的年齡比起十四五歲的及笄少女葉璃算是老了但是比起年過三十的柳貴妃,今年二十一二看上去宛如十八芳齡的葉璃卻是卻是年輕的讓人恨無論柳貴妃怎麼樣不願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跟葉璃比起來,她已經老了

想到此處,柳貴妃有些驚惶的看了一眼坐在一邊墨修堯卻見墨修堯一手端著茶卻並沒有喝,也沒有看自己而是將目光停留在隔著一個位置的青衣女子身上看著葉璃唇邊淺淺的笑渦,白發之下的俊美容顏也露出了一絲愉悅的笑容這樣一對俊美男女中間還坐著一個仿佛融合了兩人所有優點的孩童,這畫面美麗的讓人沉迷,卻讓柳貴妃突然渾身發涼

"修…定王"沉吟了片刻,見墨修堯沒有開口話的意思,柳貴妃只得自己開口了

墨修堯挑了下眉,無的看了她一眼露出疑問之色柳貴妃咬了咬牙,道:"本宮有些事想要單獨和定王談談,葉姐和世子可否回避?"

葉璃還沒開口,墨寶搶先開口了道:"不可以"

柳貴妃再生氣也不能當著墨修堯的面對他兒子發火,只得忍不住怒火擠出一個有些僵硬的笑容道:"世子,本宮有正事要跟你父王談不如讓你娘帶你出去玩玩兒?"墨寶癟癟嘴,眼巴巴的抬眼望著墨修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瞬間蓄滿了眼淚,眼看就要滴出來了墨修堯挑眉看著兒子:你子又想干什麼?

墨寶可憐巴巴的望著父王,哽咽的道:"父王…你是不是不想要寶和娘親了?寶最愛娘親和父王了,父王不要寶了嗚嗚……"于是,借了柳貴妃的光,墨修堯平生第一次聽到兒子愛他這子平時只恨不得把他這個父王能有多遠就踹多遠,當然他也是這麼想的極品仙農最章節

"父王不會拋棄你娘親的"墨修堯承諾道,只會拋棄你

墨寶含淚道:"可是剛才這個大嬸要娘親帶寶走,嗚嗚…舅舅想要單獨和父王談談的女人都是想做寶的後娘的寶不要後娘……"墨修堯一頭黑線,深覺當初只把韓明晰跟墨寶墨寶隔開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他應該連著徐家那五兄弟一起隔開才對看看徐五都教了他兒子一些什麼?還有跟著徐清塵學的一腦門子的心眼,整天大舅舅前大舅舅後的,要不是墨寶墨寶還經常纏著阿璃,他都懷疑墨寶就干脆跟著徐清塵去徐家過日子去了當然他現在也罷墨寶扔到徐家去了,但是他這個當爹的扔過去和他兒子自己巴巴的跑過去是不一樣的

"你舅舅的對,所以父王不會和別的女人單獨談談的"本王只想跟阿璃單獨談談,所以你子就不要經常纏著阿璃了這樣父王也會愛你的啊

"寶就知道父王不是薄寡義拋棄妻子的壞人"墨寶欣慰的道

這一回,墨修堯和葉璃兩人都抽了夫妻倆對視了一眼,五歲的兒子變成這個樣子到底是誰教育失敗了啊?

墨寶可不管他此舉也驚到了自己的爹娘,翻過椅子爬進墨修堯懷里,還掛著淚水的臉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對著一邊已經氣的臉色發青的柳貴妃道:"大嬸,男女授受不親我父王是不會不會和你單獨淡淡的男人的閨譽也很重要,大嬸你不要害我父王"

葉璃無奈的抬手揉揉兒子的腦袋,側首對柳貴妃道:"孩子不懂事,貴妃勿怪"墨寶笑眯眯的在娘親手心里蹭了蹭,他雖然最討厭父王了,但是父王是娘親的娘親還要父王的話雖然唥然他討厭也會大度的接受的別的女人想搶?哼哼哼

柳貴妃冷著臉,知道今天想要單獨跟墨修堯話是不可能的了只得忍下心中的怒氣沉聲道:"既然如此,葉姐聽一聽也無妨"

葉璃含笑點頭,表示洗耳恭聽

等到墨寶消停的趴在墨修堯懷里昏昏欲睡了,柳貴妃才開口話雖然才短短的一會兒交鋒,但是她當真是有些怕了這個人鬼大的男孩兒了帶著一張單純無辜懵懂的臉,但是每一句話每一句嬢都是給她難看,想讓人認為他是無心的都不行

"如今京城的局勢定王可有什麼看法?"柳貴妃定定的望著墨修堯低聲問道

墨修堯揚眉道:"本王回來只為祭祖,並不打算參與京城的事務何況,墨家軍與大楚已無瓜葛,本王貿然插手也是名不正不順這話,柳貴妃不必再問,何況,這也並不是柳貴妃該問的的事"

不該問,這三個字對柳貴妃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因為這代表著墨修堯依然將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後宮女子墨修堯即使驚采絕豔他也還是一個古代帝制時代的王侯,絕對不會有天生的男女平等的想法但是他又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樣,他相信有一些女子能力是不輸男子的,所以她們習文習武為政為將他都可以接受比如,葉璃和安溪公主

但是同時他依然認為大多數的女子已然是普通的閨閣女子,她們需要做的事就只是安安分分的待在閨閣里而已前者,代表著與他平等的地位與尊重,而後者代表著男人的附庸

所以,在墨修堯眼中葉璃無論過問什麼事都是自然而然的事,而柳貴妃根本就不應該去管朝堂的事不是因為她是後宮嬪妃,而是因為她根本不夠格柳貴妃顯然是了解墨修堯的想法的,也正是因此而加氣憤

好一會兒,柳貴妃才咬牙道:"王爺應該知道,我兒已經被封為太子一旦皇上駕崩,他會成為大楚的皇帝,而本宮將會是大楚的皇太後"墨修堯點頭,他當然知道但是那又如何?"皇太後多的是,僅大楚一朝就除了七八位皇太後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大楚從來沒有過能夠在前朝把持幼主,興風作浪的皇太後先結婚後戀愛不是她們不想,辛苦一生好不容易坐上皇太後寶座的女人沒有幾個不想垂簾聽政的但是…大楚有定王府有定王府在一天,朝堂上就輪不到深宮婦人指手劃腳所以自大楚開國以來,權柄最盛的皇太後也不過就是如今的皇太後,墨景祈的生母即使如此,她也沒能達到以前的朝代後宮掌權的地步一是因為墨景祈登基的時候年紀已經不而墨景祈此人最不能容忍大權旁落二是因為大楚的臣子們已經不習慣讓後宮掌權了

柳貴妃垂眸,她無法跟墨修堯爭辯不僅是因為她愛他,是因為她沒有跟他爭鋒的籌碼只得換了一個方式道:"定王應該知道如今朝堂上的處境,墨景黎毒害皇上不還逼迫皇上封他為攝政王一旦皇上駕崩,墨景黎身為攝政王必定狹天子以令天下到時候大楚只怕就變成墨景黎一人的天下了如此一來,對定王只怕也沒什麼好處不是麼?"

墨修堯挑眉,看看的看著柳貴妃沒話柳貴妃繼續道:"定王應該知道,黎王跟你從便不合,因為葉姐現在是有了奪妻之恨一旦他朝黎王重權在握,到時候傾舉國之力跟西北為難的話,定王只怕也要頭疼的"墨修堯隨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不算好的茶葉微微的苦澀讓他皺了下眉,淡淡道:"柳貴妃這話,只怕是沒有跟柳丞相商量過?"柳貴妃臉上的笑意一凝,有些疑惑的道:"定王這是何意?"

墨修堯道:"本王過,柳貴妃沒事就安分的在皇宮里呆著,不要去干涉你根本不懂得事如果你事先跟柳丞相通過氣,想必他就會告訴你,無論是你的兒子,還是墨景黎登上皇位都沒有跟本王為難的能力"

柳貴妃臉色微變,緊緊握著手指,強自道:"定王未免太過自信"她確實不信,西北才多大的一塊地方,在柳貴妃看來大楚的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將西北那的地方給淹死但是她卻忘了,大楚的百姓到底有多少肯替她去吐定王府唾沫

"不過,你的也卻是不錯太子登基對本王來卻是比墨景黎登基好處多一些"墨修堯垂眸凝視著手中的茶水,淡淡道

聞,柳貴妃心中一喜,微笑道:"這麼,定王同意幫助本宮了?"

墨修堯抬眼,看了一眼旁邊沉默喝茶的葉璃問道:"阿璃,本王同意了麼?"葉璃抬起頭來,淡淡道:"本妃沒聽見"

"定王這是什麼意思?"感覺仿佛是被人耍著玩兒,即使這個耍著她玩兒的人是墨修堯,柳貴妃依然覺得無法忍受不過事實上墨修堯並沒有耍著她玩兒的意思,平靜的看著她道:"本王已經答應過墨景黎,不插手朝堂之事"

"為什麼?"柳貴妃問道,同時心中也是深深的失望她希望能夠與墨修堯合作,至少一定要讓墨修堯看到她的不同之處墨修堯一定會發現,比起葉璃她才是好的選擇,"為什麼?與我合作能夠得到些什麼,你當真不在意麼?只要你幫我,定王府依然是大楚的定王府,你可以成為下一代的攝政王,甚至是……"甚至是他想要成為皇帝她也會幫她的,比起皇太後,她想成為他的皇後

一邊的葉璃眼角抽了一下,淡淡開口道:"跟柳貴妃合作能得到什麼本妃不知道,不過…至少可以氣死墨景祈王爺,是?"自己最寵愛的妃子,太子的生母,以自己最恨的仇人,最忌憚的敵人合作墨景祈不病死毒死也會被氣死?

"葉姐本宮在跟定王話"柳貴妃冷聲道,隱含怒氣的眼警告的盯著葉璃葉璃神態淡定而從容,淡淡道:"啊,本妃也是在和王爺話本妃只是就柳貴妃剛才的提議提供意見給王爺參考王爺,對?"墨修堯寵溺的一笑,柔聲道:"阿璃想的周到,本王的事就是阿璃的事,沒有什麼不可以的何況,本王不跟柳家合作,一樣可以氣死墨景祈阿璃,你要相信為夫的實力"

"王爺這是拒絕了?"柳貴妃對墨修堯道,目光卻是狠狠地盯著葉璃

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道:"不是拒絕,是本王從頭到尾就沒考慮過如此——無聊又浪費時間的提議"

上篇:265.一家三口     下篇:267.開罵,jian人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