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8.挑撥離間  
   
268.挑撥離間

柳貴妃在茶樓里所遭受的事,外面的人普通百姓自然不會知道但是卻並不妨礙一些特殊的人知道比如墨景黎,柳貴妃剛剛離開茶樓,她下樓時的狼狽和神色就已經傳進了原本的黎王府如今的攝政王府里要起來,墨景黎雖然也不怎麼討人喜歡,但是顯然比墨景祈要會做人的多這麼多年,皇家宗室的皇親王爺們被墨景祈打壓的狠了,所以本身對這個皇帝也是不咸不淡的,即使大家都知道墨景祈的病肯定是和墨景黎有些貓膩的,但是卻誰也不曾開口替他一句話反倒是墨景黎當上攝政王之後,對這些堂兄伯父們多有禮遇,如今宗室們與墨景黎的關系倒是好了血多

消息傳到黎王府的時候,瑜王墨景瑜就正好在攝政王府喝茶墨景黎倒是也不隱瞞,看完之後轉手就將信交給了墨景瑜墨景瑜自然為墨景黎的信任感到高興,看完之後確實劍眉緊皺,將信箋往桌上一拍,道:"這個柳貴妃,還有柳家,到底想干什麼?一個深宮嬪妃,居然大張旗鼓的跑出京城去拜祭定王府先祖,她以為她是誰?還敢在大街上攔著定王和定王妃的路請人喝茶,皇家的顏面還要不要了?"

墨景黎冷然道:"柳貴妃你我又不是不認識?她除了對墨修堯的那點兒心思還能有什麼?"

墨景瑜顯然也想起來了,當年柳貴妃對墨修堯的癡可是讓京城的一干王孫公子豔羨不已啊,可惜身為當事人的墨修堯卻仿佛什麼也沒發生一般自然也沒人敢在他面前提起一個閨中未嫁的女兒對男子傾慕,雖然與閨譽有些妨礙,但是如果確實是珠聯璧合相得益彰也算是一段佳話但是一個年過三十的已婚老女人還對著男人癡纏不休,那就是不知羞恥,杏出牆了

"她腦子壞了麼?有了定王妃那樣的妻子,定王是眼睛有多瞎才能看上她?"雖然不熟悉,但是墨景瑜對葉璃這個定王妃還是頗有些好感的畢竟能夠做到定王妃這樣的女子不整個天下,就是曆朝曆代都是少見的就憑當初定王雙腿殘疾,深陷京城的權力漩渦中定王妃卻依然對他不離不棄就足以讓欽佩不已了話出口了,墨景瑜才發覺有些不多,有些歉意的看了墨景黎一眼這一位當年也是瞎了眼的那個要不然定王妃那樣的女子也輪不到定王而是如今的黎王妃了

墨景黎搖搖頭表示不在意,冷漠的眼眸微微垂下掩去了其中的波瀾經過這麼多年,其實墨景黎早已不是當初還沒思慮周全就鬧著要退婚的毛頭子了這麼久,他也想明白了當初急著鬧著要退婚,有一半固然是因為自己,但是還有一半卻是因為他那位皇兄不動聲色的慫恿墨景祈認為他同樣是先帝嫡子,所以徐家有可能會幫他卻不會幫墨修堯網配之獨家授權最章節卻沒想到,他如今自己把徐家逼到去幫墨修堯了如果不是他……想起那日在客棧的後院見到的那個青衣女子墨景黎心中一抽,對墨景祈的怨恨多了幾分那樣嫻靜婉約,又大氣天成的女子原本是他的妻子

"柳貴妃想要拉攏定王跟她合作?若是定王當真答應了下來…對黎王當真是十分不利"無論如何,這大楚沒有人會不忌憚墨修堯即使他如今已經于大楚毫無干系,這是定王府上百年的功績奠定的在百姓和權貴們心中無法取代的威嚴

"不會"墨景黎否決道:"墨修堯不會跟她合作的"

墨景瑜想了想,莞爾一笑道:"的也是,若是定王同意了柳貴妃也就不會如此失魂落魄的出門了"

墨景黎笑道:"墨修堯生性驕傲,他是絕對不會和仇人合作的即使…柳貴妃其實和當年的事沒什麼關系但是他的兒子卻是墨景祈的兒子可況,定王妃看似溫柔嫻靜,實則驕傲不輸墨修堯柳貴妃想要合作,會提出什麼要求本王也能猜到兩分,葉璃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看著墨景黎自信滿滿的侃侃而談墨景瑜不禁在心中悄悄歎了口氣能夠這麼了解定王妃,能夠用這種語氣出這樣的話來,其實黎王早就後悔了只可惜,這世上有許多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怎麼追悔也是無用的想了想,墨景瑜還是忍不住提醒道:"黎王,現在不是招惹定王的時候"有了當初墨景黎為了葉瑩一時腦熱就敢退了先皇指婚的事,墨景瑜不得不擔心墨景黎會不會一時腦熱再因為定王妃而做出什麼觸怒墨修堯無法挽回的事

墨景黎一愣,淡然一笑道:"本王只有分寸,瑜王不必擔心現在確實不是招惹墨修堯的時候,他們在京城這些日子,以禮相待就是了,攝政王府的任何人不要去找他的麻煩",墨景瑜點頭點頭同意,他瑜王府素來是夾著尾巴做人,自然不可能去招惹墨修堯了

"不過,咱們不去招惹,卻不代表別的人不會去招惹"墨景黎冷笑道

"嗯?"墨景瑜一愣

墨景黎沉聲道:"將消息透露給墨景祈,告訴他…他最忌憚的墨修堯回京城來了"墨景瑜默然,靜靜的看著墨景黎:你是想嚇死墨景祈?

墨景黎並不在乎墨景瑜的眼神,冷然道:"柳貴妃的那個女人,滿心滿眼的只有墨修堯,不足畏懼你讓人盯緊了柳家那個老頭兒,聽這些日子德王跟他們有些勾搭?"墨景瑜點頭,有些無奈的歎道:"德王叔年紀大了,眼花了罷不過到底柳貴妃的兒子是皇上親封的太子,德王叔跟他們親近也無可厚非"

墨景黎冷笑道:"愚蠢你以為柳貴妃會安安穩穩的讓她兒子當皇帝,柳家那老頭兒當真會安分守紀的做個輔佐的賢臣?"

墨景瑜皺眉道:"太子到底是柳貴妃的親生兒子,應該不至于"墨景黎看著他道:"你們這些年跟宮里也不親近,瑜王不妨進宮去找個人打探打探柳貴妃對太子還有另外兩個皇子公主如何?等到她成了太後……"墨景瑜沉聲道:"做了太後她還想怎麼樣?"身為女子,做了太後就已經是時間最尊貴的身份了,柳貴妃還能怎麼樣?

墨景黎道:"只怕在柳貴妃眼里…十個太後的位置也不及一個定王妃值錢"

"什麼?"墨景瑜一愣,猛然反應過來不由得將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擲到了地上,"賤人"

墨景黎挑眉一笑,可不是麼?

皇宮里

富麗堂皇的寢殿里寂靜無聲,彌漫著一種淡淡的頹廢腐朽的氣息墨景祈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原本堪稱俊美的臉已經蒼老憔悴了不止十歲三十多歲的男人看起來仿佛將近天命之年的病人他不知道墨景黎到底給他下了什麼毒,但是他卻知道這絕不是五石散五石散沒有這樣霸道的毒性,自從斷了藥之後,他每一天都在忍受著蝕骨鑽心的痛苦,而這痛苦卻並沒有因為他斷藥許多日子而漸漸減弱最後一個狐狸精反而讓他的身體日漸加衰敗了起來

直到如今這樣,只要動一動就能感覺到五髒六腑無一處不在疼痛墨景祈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是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他一輩子籌謀算計,擔驚受怕沒過過一天舒坦的日子如今墨修堯盤踞西北,墨景黎雖然沒有明卻也實質上占據了東南,北境蠻兵叩關,還有西陵北戎虎視眈眈這麼多的事,墨景祈都無法放下他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後大楚會變成什麼樣子,他不敢去將大楚的列祖列宗

"來人……"墨景祈聲音嘶啞的叫道

寢殿里靜悄悄的無聲無息,半晌也沒有人來回應墨景祈愣了一會突然呵呵的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卻已經淚流滿臉自從中毒了之後他才知道自己做人竟然如此失敗王室宗親沒有一個人為他話,朝堂大臣忙著爭斗站隊,他的母後來看了他兩三次之後也不再來了就連昔日身邊重用的太監宮女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這些日子他每天就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寢殿,仿佛一個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五髒六腑漸漸地腐爛然後死去,"呵呵……"

"來人來人…朕要喝水……"墨景祈嘶聲叫道

一個描著龍鳳花紋的茶杯遞到跟前來,墨景黎穿著一身玄色蟒袍一手端著茶水站在床前彎腰扶起墨景祈將水送到他唇邊,墨景祈確實是渴的厲害了,也顧不得許多低下頭喝了大半杯的水才喘了一口氣重將人放下,墨景黎轉身將茶杯放回不遠處的桌子上才又慢慢的走了回來

"你現在還來做什麼?"墨景祈冷聲道

墨景黎坐下來,平靜的道:"來告訴皇兄一個好消息有一個能對付皇弟我的人來京城了,皇兄覺得對你來是不是好消息?"

"什麼人?"墨景祈沒有興趣聽他的故弄玄虛,現在這個時候,墨景祈確實是想不到還有什麼人能對付得了大權在握的墨景黎墨景黎對著他嘲諷的一笑道:"墨修堯墨修堯回來了,皇兄,你高不高興?"

"墨…墨修堯?他為什麼會回來?你為什麼不下令將他抓起來?"墨景祈大驚失色,厲聲怒吼道但是剛吼完伴隨而來的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聲看著墨景祈趴在床邊痛的臉色發白的模樣,墨景黎眼中閃過淡淡的憐憫漠然道:"將他抓起來?皇兄…你當我瘋了麼?大楚如今四面是敵,北境已經讓人應接不暇了,一旦和墨家軍開戰,西陵和北戎必定乘虛而入入到時候該怎麼辦?"

"墨修堯也是我們的敵人"墨景祈恨恨的道

"現在墨修堯只是你的敵人"墨景黎淡淡道垂眸看著他,"墨修文是你害死的,當年死在邊關的幾萬墨家軍也是你害死的墨修堯重傷也是你害的,當初定王妃在京城被圍殺,也是你指使的皇兄…墨修堯不找你找誰?他在西北聽你快不行了,就連忙趕回京城來了,你知道是為什麼麼?他…他來替你送行皇兄若是想墨修堯早點離開楚京,就快點…去死"

"你……"

墨景黎冷眼看著他,繼續道:"對了,還有一個消息忘了告訴皇兄皇兄你的愛妃,咱們大楚皇太子的母妃剛才已經去找過墨修堯了你知道她跟墨修堯什麼麼?"

墨景祈半閉著眼睛,明顯的不想在聽他話他知道墨景黎的心思,他就是不想讓他好過墨景黎也不在意他有沒有在聽,"柳貴妃只要墨修堯能夠幫她對付本王,願意與定王共享江山呢看起來…就算沒有本王,皇兄你選的太子能不能登上皇位還是未知之數啊"

聞,墨景祈臉色一變,身子不停地抽搐狠狠地睜大了眼睛瞪著墨景黎,"你…你胡"

"胡?"墨景黎冷笑道:"柳貴妃早在為入宮之前就傾心墨修堯滿京城里誰不知道?皇兄若是不信的話,不妨現在派人去看看柳貴妃還在不在宮里,什麼時候出去的蒼天霸業最章節不過皇兄盡管放心就是了,墨修堯看不上你的愛妃,已經拒絕了她了今兒中午,多少人親眼看到柳貴妃失魂落魄的從茶樓里面走出來"

"你胡…胡"墨景祈怒斥道墨景黎懶得再理他,轉身往外走去

出了寢殿,還沒走到禦花園就碰到了迎面而來的柳貴妃

看著宛如冰雪一般美麗的柳貴妃,墨景黎眼中沒有絲毫的動容和欣賞他從到大都討厭驕傲且高傲的人,不管她長得有多麼的傾國傾城柳貴妃對墨景黎自然也沒有什麼好感,冷然道:"黎王這是哪里去?"墨景黎扯出一絲皮笑肉不笑的笑意,淡淡道:"正要回府去,貴妃娘娘這又是哪兒去?"柳貴妃道:"四處走走"墨景黎挑眉道:"哦?貴妃娘娘不去看看皇上麼?"柳貴妃原本就打算去看墨景祈,看看是否能夠套出墨景黎的什麼把柄的但是這當然不能當著墨景黎的面子,漠然道:"皇上並沒有宣召本宮前去照料,本宮貿然去了豈不是打擾皇上修養?"

"是麼?還是貴妃想的周到,如此本王就先行告辭了"墨景黎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你走了

盯著墨景黎拂而去的背影,柳貴妃面上伸出一絲惱怒黎王居然敢對她如此無禮

"娘娘?"身邊的太監心翼翼的問道

柳貴妃皺了下眉問道:"去查查黎王剛才是不是去看皇上了"太監領命,快步的去了不一會兒就匆匆回來,聲道:"娘娘英明,剛才黎王確實剛剛從陛下寢宮里出來,這會兒似乎往彰徳宮去了"想起一直對自己沒有好臉的太後,柳貴妃臉色冷,輕哼了一聲道:"那個老不死的還想要和本宮斗?她想的倒美"太監諂媚的笑道:"娘娘的是,娘娘才是太子殿下的生母,等到太子殿下登基,娘娘可就是名正順的皇太後了對了娘娘…方才奴才還探到一個消息,皇上剛剛下旨解除了皇後娘娘的禁足,另外還加封了周嬪為德妃,鄭昭媛為賢妃"

"什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柳貴妃臉色一變,沉聲問道

那太監也知道事關重大,連忙道:"就在方才,老奴去的時候傳旨的人剛剛往皇後娘娘的宮里傳旨去了"

"怎麼會這樣?現在去…不行,來不及了皇上為什麼會突然下這道旨意,難道是…黎王?"柳貴妃心中一緊,連忙舉步往墨景祈的寢殿而去皇後和幾個不受寵愛的妃子他雖然不放在眼里,但是這鄭昭媛膝下卻又一子,今年已經八歲了生的聰明伶俐深得皇上寵愛正是因此,即使鄭昭媛不得皇上寵愛卻依然被封為昭媛,如今晉了四妃之一的賢妃這幾個如果再加上皇後聯合起來,對自己和柳家卻是十分不利的

匆匆走到寢殿門口,卻被人攔在了外面柳貴妃面上一冷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本宮要見皇上"

這幾個守著門的侍衛卻都是墨景黎的人,墨景黎將人放在這里就是為了個柳貴妃找不自在的自然不會輕易相讓擋在柳貴妃跟前的侍衛正色道:"娘娘恕罪,皇上有旨要等皇後娘娘帶德妃和賢妃兩位娘娘前來謝恩,除此之外,閑雜人等一概不見"

"若是本宮一定要進呢?"柳貴妃冷聲威脅道

那侍衛也不含糊,沉聲道:"皇上有旨,擅闖寢殿以犯駕論處"

柳貴妃咬牙,正要發怒,只聽遠遠地傳來太監的通報聲,"皇後娘娘駕到"

看著穿著明黃鳳袍鳳儀萬千的皇後慢慢的從鳳攆中下來,柳貴妃微微蹙眉除了上次墨景祈突然發病,其實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皇後了這幾年皇後被禁足的日子讓她幾乎將這個女人給忘了,但是如今她再次出現,依然是那麼容光煥發,依然雍容華貴,生生的讓她覺得自己低了一頭

"這是在做什麼?"皇後走下鳳攆,看著眼前對峙的眾人皺眉問道

上篇:267.開罵,jian人無恥     下篇:269.拒絕,母子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