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69.拒絕,母子絕  
   
269.拒絕,母子絕

"這是在做什麼?"華皇後冷眼看著站在殿外一臉怒氣的柳貴妃

守在門前的侍衛連忙稟告道:"啟稟皇後娘娘,皇上有旨除了皇後娘娘以外誰都不見貴妃娘娘駕臨屬下們不得不攔住娘娘玉駕"皇後也有些意外,墨景祈又多寵愛柳貴妃她也是知道,當初為了柳貴妃太後硬頂的事也沒有少做這才幾年沒見難不成還失寵了不成?

不過皇後對這些並不在意,點了點頭回頭對剛剛受封的賢德二妃道:"你們在外面等一會兒,本宮進去看看"賢德二妃原本都是家風清正的人家的女兒,只因為人木訥,不善風而不得墨景祈的喜歡如今突然封了妃,倒也不會恃寵而驕,自然是唯皇後之命是從

"臣妾謹遵娘娘懿旨"賢德二妃齊聲道

華皇後點點頭,不在理會柳貴妃緩步走進了寢殿里

一進寢殿里面冷清清的沒有一個人侍候,皇後微微蹙眉也知道如今太後不管事,自己也不管事,墨景祈病得這麼重只怕就是個皇帝日子也不怎麼好過柳貴妃那人的性子皇後自然是清楚的,沒有事她絕對不會想到來看墨景祈一眼的但是皇後卻並沒有動怒,這麼多年過去了這麼多事都經曆了,原本就不深的夫妻分又還能剩下幾分?只要一想起還未及笄的女兒如今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即使是皇後從就受到以夫為天的教育影響,心中也不會是沒有怨恨的

聽到腳步聲,墨景祈有些艱難的回過頭來,看到眼前穿著明黃鳳袍雍容華貴的女子,墨景祈眼神也不由得有些迷離了片刻皇後一直都很美,他是知道的就算柳貴妃曾經有楚京絕色之稱,墨景祈寵之愛之卻也從來沒有認為柳貴妃就一定比皇後美麗只不過在她的眼中,皇後是他的妻子,他只要給她足夠的尊重就夠了而重要的是,他的這個妻子是華家的人他沒有登基之前是他的助力,登基之後華家卻又是他需要提防的對象所以他很少去關注皇後的容貌,他只需要知道她是皇後就可以了

"你來了…看來你這些日子過的還不錯"墨景祈道,心中卻不由得升起一股悲涼之感他躺在床上快要死了暴君修仙傳他的母後不聞不問,他的兄弟他的臣子他的愛妃盼著他什麼時候死,就連他的妻子都神色平淡,仿佛他死不死都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這一般墨景祈突然羨慕起墨修堯來了,他那樣重傷毀容,葉璃依然可以對他不離不棄當初為了不讓他被人要挾,葉璃可以被人逼落懸崖生死不明,而墨修堯也能夠為了妻子一夜白發墨景祈知道,這些是他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的

"皇上宣臣妾來可有什麼事?"華皇後淡然問道

墨景祈看著她笑道:"朕快要死了,難道還不該見你一面?"皇後蹙眉,有些奇怪的看著墨景祈,"皇上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你不怕死了麼?"墨景祈是很怕死的,這件事皇後一直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墨景祈無奈的笑道:"當然怕,能活著誰想要死?但是等到你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的時候,其實也就沒那麼怕了現在朕每日睡著的時候都會覺得自己仿佛下一次就醒不過來了如果就這麼睡過去了,朕又能怎麼辦?"

皇後沉默不語,聽著墨景祈親口他就要死了,她心中卻並沒有多少波瀾淡淡的看著他道:"這個時候皇上將臣妾放出來,又封了周妹妹和鄭妹妹為妃,恐怕沒有那麼簡單?皇上有話不妨直"墨景祈無奈的笑道:"這麼多年…還是只有你才會這麼直接跟朕話"

"柳貴妃話也很直"皇後道

提起柳貴妃,墨景祈眼神微沉看著皇後歎了口氣道:"朕現在不想這個皇後…一旦朕死了如果是景黎繼位的話,或許還會善待你這個皇嫂但是如果太子繼位,柳貴妃就會成為太後皇後可想過到時候你自己和華家要如何自處?柳家和華家的恩怨,皇後你和柳貴妃…嗯,你們算不上恩怨,不過是柳貴妃單方面的看你不順眼而已到時候,你要怎麼辦?"

"皇上到底要什麼"華皇後沉聲問道

一口氣受了這麼多話,墨景祈也有些累喘了一口氣才繼續道:"鄭昭媛所生的六皇子今年已經九歲了鄭昭媛出身寒微,朕將六皇子記在你的名下等朕去了之後,你拿朕的詔書…立六皇子為皇到時候有華家和福熙大長公主以及昭陽姑姑支持,就算景黎和柳家不甘心也不敢輕舉妄動冷家和沐家是忠心于朕的,只要拿著朕的詔書,他們就會支持你至于以後…以後就看你們自己的了"完這些,墨景祈便閉上眼睛休息了

皇後秀眉微皺,淡淡道:"皇上的話,恕臣妾無法遵從"

聞,墨景祈一怔猛的睜開了眼睛盯著跟前神色平靜的皇後,咬牙問道:"為何?"華皇後垂眸,淡然道:"皇上只了朝堂上的是,卻忘了朝堂外的事臣妾雖然是深宮婦孺,卻還是知道一些的北境犯境,西陵北戎虎視眈眈一旦六皇子登基,黎王和柳家必定不服,到時候華家也會被卷入朝堂的爭斗之中到時候…又該如何收場?臣妾既然身為皇後,原本扶持幼主也是應該的,但是如果皇上想要拖華家下水的話請恕臣妾抗旨不尊"

"華家也是大楚的臣子"墨景祈厲聲道

皇後道:"皇上的是,華家先祖為大楚征戰沙場,戰事沙場的不在少數華家不敢有半分怨懟,但是華家得到了什麼結果?其實…如今這個局面,無論是太子繼位還是六皇子繼位,又有何最後結果又何有區別?幼主登基,大權旁落朝堂上勾心斗角,還有誰會去管大楚江山如何?當初…定王府的事,皇上做錯了"

"那你該如何?"墨景祈盯著她冷然道皇後並不在意,平靜的道:"既然已經如此,皇上既然不願傳位太子,那麼就傳位黎王六皇子無辜,還請皇上放過他"這些年她雖然長期禁足卻也還是聽過六皇子固然聰明伶俐,頗受寵愛但是墨景祈這樣的人所謂的寵愛通常並不是一般人能夠身受的有柳貴妃和柳家在一旁煽風點火,六皇子被教的只知道玩樂戲耍正道該學的一樣沒學,這樣的皇子登基為帝反而是害了他

"放肆"墨景祈大怒,伴隨著一陣猛咳,臉色的仿佛充血,"朕怎麼不知道華家什麼時候站到黎王一黨了?"

皇後平靜的道:"華家哪一黨都不是美女如云之國際閑人皇上無論傳位給哪個皇子隨之而來都是數不盡的勾心斗角皇上若真的是在為大楚江山考慮,自然知道如何才是最好的何況…皇上封了黎王為攝政王攝政王,如今黎王勢大,華家真的斗得過黎王麼?到底…皇上還是想要華家為你陪葬"

墨景祈忍了忍,讓心口的氣平順了一些才道:"你和墨修堯從誼深厚,只要你做了皇太後去求一求墨修堯,他絕對不會手旁觀自然會替你解決墨景黎的事你只要好好教導六皇子六皇子,他將來長大了自然會好好地孝順你,也會善待華家的"

皇後不禁苦笑,搖頭歎息道:"了許久,原來這才是關鍵皇上,你如此…只怕是你從來沒有了解過定王?曾經臣妾跟你過,定王府不會圖謀不軌,你不信如今臣妾告訴你,定王府定王府不會放棄報仇,想必你也是不信的?皇上是否覺得這幾年定王都沒有動就表示他並不執著與仇恨?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只怕就是前代攝政王重生也沒有人能勸住定王他這些年不動不動,只代表他能忍他越能忍,就表示…他越恨你"

最後回頭看了看墨景祈,皇後道:"皇上如果沒有什麼話,臣妾先行告退了對了,柳貴妃還在門外求見"完,也不管墨景祈還想要什麼,皇後轉身而去平靜的眼眸中沒有絲毫的悲傷只有淡淡的遺憾遺憾做了十幾年的夫妻,到了最後他仍然只想利用她

身後,墨景祈眼角看到那毫不留戀的離去的明黃色身影,眼中神色複雜無匹過了半晌,終于忍不住心口一痛嘔出一口血來

門外,看到皇後走出來,眾人連忙上前皇後淡淡道:"皇上身體不適,德妃賢妃你們在門口謝了恩便回去"

德妃和賢妃都是一年也見不到皇帝一兩面,這些年來也早就習慣了,倒也不如何失望聽從皇後的話在門口叩了幾個頭跪謝皇恩,便跟著皇後一起回去了倒是柳貴妃,盯著緊閉的殿門半晌半晌才拂而去

宮里的消息傳到宮外的也很快,墨修堯和葉璃正在商量著要不要去拜見大長公主的時候,卓靖便進來了

"出什麼事了?"葉璃挑眉問道

卓靖恭敬地道:"剛剛收到消息,墨景祈放出了一直被禁足的皇後,然後冊封了周嬪為德妃,鄭昭媛為賢妃"

聞,墨修堯挑眉,靠著椅子悠然的道:"看來墨景祈是快不行了"葉璃和卓靖不由得都看向他,葉璃問道:"這話怎麼?"墨修堯笑道:"墨景祈想要為自己安排後事了,自然是快不行了"卓靖不解,"但是墨景祈不是已經冊封柳貴妃之子為太子了麼?安排後事與皇後周鄭二妃有何干系?"

墨修堯撫掌笑道:"墨景祈此人疑心病極重,而且睚眦必報這些日子墨景黎和柳家的爭斗他怎麼可能會不看在眼里再加上今天柳貴妃演了這麼一出…墨景祈絕對不會將皇位傳給太子的既不想傳給太子又不想傳給墨景黎,他自然要另外找一個繼承人了"

卓靖恍然大悟,道:"鄭昭媛所生的皇六子"

墨修堯點頭,笑道:"還有一個原因墨景祈應該已經知道本王現在就在京城了他也知道本王與皇後還有華老國公交甚篤,看在華老國公和皇後的面子上,本王不定就會放過以前的那些事,甚至幫著他解決眼前的事了"葉璃問道:"那你會麼?"

"他想得的太美好了還是他當真以為本王是不食煙火的善心菩薩不成?"

站起身來,墨修堯笑道:"本王也該出宮去見他一面了,萬一晚了可就趕不上了"

葉璃也跟著起身道:"一起去"

黎王府里同樣也收到了這個消息,聽到屬下稟告的消息,墨景黎冷笑一聲,"本王這位皇兄還真是不省心啊就這麼一會兒他都能給我折騰出這麼多的事妻乃上將軍"棲霞公主倚在墨景黎身邊,問道曨怱:"王爺有什麼打算?"墨景黎一眯眼,冷聲道:"進宮,本王要去見母後"

寢殿外,太後神色凝重的走了過來,門口的侍衛自然不敢阻攔,連忙退到一邊恭敬地請太後入內

太後走進去就看到墨景祈昏睡在床上,胸前的被子上還染著一灘血跡,連忙上前叫道:"皇兒…皇兒,你怎麼樣了?"片刻之後,墨景祈慢慢的睜開眼睛,望著太後淡淡笑道:"母後,你總算來了啊"不知為什麼,太後心中突然覺得有些心虛,撇開了眼睛不敢和他對視墨景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竟是從未有過的溫和甯靜,太後看在眼里只覺得暗暗心驚看著墨景祈身前的血跡,太後站起身來怒道:"這些伺候的狗奴才都跑到哪兒去了?皇上身上的被子怎麼也不換了?"

"算了,母後是朕想安靜一會兒,才讓他們下去的"墨景祈平靜的打斷太後的話

太後一時之間有些淡淡的尷尬,重坐下來看著墨景祈心疼的道:"皇兒,可是哪兒難受了?快告訴哀家……"墨景祈道:"沒什麼,兒臣一直等著母後來,兒臣是有些事想要托付母後,還請母後看在這時兒臣最後的心願的份上,成全了兒臣"

到底是母子,聽到這樣的話太後哪里還忍得住,早已經是老淚縱橫握著墨景祈的手連連道:"皇兒,你有什麼話要告訴哀家你就,哀家一定給你辦到我苦命的皇兒啊……"墨景祈道:"兒臣過世之後,幼主登基朝政難免有些不順景黎如今位高權重,我這個皇兄的話他也聽不進去了,就算聽得進去朕去了之後也沒有用了只求母後看在皇是你孫兒的份上,照拂……"

話還沒完,太後已經停住了哭泣,打斷墨景祈的話道:"胡鬧?你當真要將皇位傳給那姓柳的賤人的兒子?你知不知道她都干了些什麼事?墨修堯才回京,她就巴巴的跑去拜祭定王府的祖先拜祭祖先這種事是她一個後宮嬪妃能夠做主的?她在拜祭誰的祖先?還在大街之上邀請定王喝茶敘舊,簡直丟盡了我皇家的臉這樣的女人,這樣的女人皇上若真的將皇位傳給她兒子,可想過她以後會怎麼做?她怎麼會好好輔佐皇,只怕早就跟著墨修堯獻殷勤去了皇上…你糊塗啊…"

"母後……"墨景祈自嘲的笑了笑,喘了口氣才打斷了太後的話,問道:"那母後的意思是?"

太後猶豫了一下,才道:"皇兒,這都是命啊…景黎也是個好孩子他如今又是攝政王,你也知道西陵那邊的況若真是弄成那樣豈不是壞了他們叔侄之間的感?終有一日弄得禍起蕭牆既然如此,倒不如…倒不如將皇位傳給景黎算了,他將來必定會後代侄兒們,哀家便是拼死也會護著孫兒們的"

"母後"墨景祈厲聲叫道,狠狠地睜大了眼睛道:"母後你到底知不知道朕這個樣子就是墨景黎害的?"

"皇兒……"太後皺眉看著墨景祈,她當然知道,她也恨兒子做事狠毒手下不留但是事已經如此了,她已經要失去一個兒子了,難道還要再失去另一個嗎?這樣的選擇也都是為了所有人好啊若是真逼得景黎起兵,到時候朝堂上立的幼主有如何抵擋的住?

"呵呵……"望著眼前皺眉望著自己的太後,墨景祈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然而那笑聲卻像嗚咽的痛苦一般淒涼笑夠了,墨景祈才抬起頭來,指著太後道:"母後…你真是朕的好母後…呵呵……"

看著兒子這個樣子,太後也跟著抹淚,"皇兒,你不要怪母後,母後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他給了你什麼好處?"墨景祈突然問道

太後一愣,臉色頓時有些難看起來對上墨景祈彷如洞燭的眼睛,剛才的一切像是一場丑陋的做戲墨景祈點頭道:"朕明白了,呵呵…朕得不到的你們誰也別想得到滾出去"

"皇兒,你……"

"滾"

上篇:268.挑撥離間     下篇:270.墨景祈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