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0.墨景祈的"改變"  
   
270.墨景祈的"改變"

太後十幾年來母儀天下,尊貴無比即使墨景祈對她有心結表面上卻也還算是恭恭敬敬的,何曾如此被人當面指著臉叫滾的臉上頓時變得五顏六色,複雜的仿佛調色盤一般的難看

"皇兒"太後咬牙道,她來此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皇位的問題,自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就離開了

墨景祈卻是什麼也不在乎,指著太後道:"給朕滾出去聽見了沒有?只要朕還活著一天,朕才是皇帝滾…你們休想…休想如願"太後隱忍著怒氣,上前一步道:"哀家知道皇上現在心不好,皇上盡可以發脾氣但是還請皇上好好想想身後的事皇上總該為皇子和公主們想一想"墨景祈忍不住狂笑起來,但是卻是又哭又笑,就連眼角也流出了血淚太後看在眼里也是嚇了一跳,連連退了兩步,"皇上…皇上,你……"

墨景祈恨聲道:"你去告訴你的好兒子,讓他死了這條心就算大楚的江山就此敗亡朕也不會交給他的還有他的那個寶貝兒子…就等著給朕陪葬皇位有本事他自己去爭,朕看著…朕在天上看著他…斷,子,絕,孫"

最後那四個字卻是充滿了怨毒之意,讓太後也忍不住心中生寒太後並不知道墨景黎今生再也不能有孩子了的事,只當真是墨景祈恨極了的詛咒,但是饒是如此看著床上血跡斑斑,眼角留著血淚面目猙獰的仿佛惡鬼的墨景祈,太後也被嚇得不輕無奈之下,太後只得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寢殿守在殿外的人連忙要進來一探,他們進門就聽到里面傳來墨景祈的聲音,"滾出去朕要靜一靜"聽著墨景祈的聲音似乎中氣十足,料想沒有大事門口的人才放下心來重守在門外

寢殿里,墨景祈呵呵慘笑起來,剛才發了一通脾氣牽動肺腑,太後一離開他原本就十分難看的神色以肉眼可見的度快的衰敗了下去

"呵呵……"寢殿里突然傳出一聲低沉悅耳的笑聲,然後是緩慢而近的腳步聲墨景祈勉力睜開眼睛,眼前的男人卻頓時讓他原本已經昏昏沉沉的神智瞬間清晰了許多使勁的瞪大了眼睛盯著站在跟前的男人白衣白發,容顏俊美,劍眉入鬢,氣度森然雪色的白衣擺繡著銀色的龍紋祥云圖像,仿佛還有淡淡的沉香氣息在鼻間縈繞,讓之前一直被血腥氣息弄得昏昏沉沉的墨景祈腦子立時清洗了許多

"墨修堯"墨景祈沉聲道

"呵呵…"墨修堯低聲笑道:"皇上,不過半年不見你就變成這副模樣了,真是讓本王十分驚訝呢"

墨修堯身邊,一身青衣的葉璃手里抱著一個穿著黑色錦衣的白玉娃娃才五六歲的娃娃,長得俊美可愛,一雙黝黑的掩住望著墨景祈滴溜溜的轉著,是他從未見過的靈動看到墨景祈這一聲血跡的狼狽模樣,娃娃也沒有半點懼怕之意反而從葉璃懷里探出頭來想要看得加清楚

"這是你的兒子?"墨景祈問道

墨修堯挑眉,從葉璃懷里將墨寶拎出來抱在自己手里道:"不錯,是我兒子異界美女部落墨禦宸"墨寶,大名禦宸同學有些好奇的望著床上的人,他父王可是從來都不叫他大名的這個人是什麼人讓他突然破例了?"父王…這是那個白衣服大嬸的相公麼?"墨修堯揉了揉兒子的腦袋笑道:"沒錯,就是那個大嬸的相公,還是你無憂姐姐的爹"

原本聽到墨禦宸這三個字,墨景祈的臉色變了變但是隨後又聽到白衣服大嬸和無憂姐姐,墨景祈終究還是長歎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將剛剛想的話咽了回去,問道:"長樂在西北還好麼?"葉璃淡然道:"無憂已經拜了神醫為師,以後打算行醫濟世"

墨景祈顯然有些意外,有些艱難的擺了擺手道:"也罷,我知道你們必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呵呵…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會回來看我"墨景祈看著墨修堯,眼中竟是從未有過的平靜從前,即使是墨修堯最落魄墨景祈最意氣紛發的時候,墨景祈看著墨修堯的目光都是帶著警惕和嫉恨的如此平靜的仿佛什麼也沒有的目光倒是平生頭一次了

墨修堯淡淡挑眉笑道:"本王自然會回來看看你否則,本王要如何跟父兄以及定王府無辜而死的數萬英靈交代?為了趕上來給你送別的時間,去年本王可是幫了半年才能抽出現在的時間來時曯來啊"

"你……"墨景祈微怔墨修堯點頭道:"沒錯,本王早就知道你會如此因為當初在南疆…墨景黎買藥的時候,本王就在不遠處看著為了這事兒,本王還特地請沈先生研究了一下這個毒的藥性"罷,墨修堯取出一個瓷瓶扔到墨景祈床上墨景祈顫抖著手撿起床上的瓷瓶打開里面是一粒粒的藥粒,看著眼前比黃豆還的藥粒,墨景祈既想哭又想笑,他就是被這種藥害成這個樣子的,被自己的兄弟害成這個樣子的的他提防了定王府和墨修堯一輩子,到頭來卻是死在了自己的親弟弟手里這簡直就是天大的諷刺

看著墨景祈這副模樣,墨修堯心甚好,"起來…即使中了這種堪稱無解的毒原本你也還是有一次機會可以活下來的本王記得,你原本是有一朵碧落花的對麼?"

墨景祈臉色微變,聲音嘶啞,"碧落花…碧落花是被你拿去了?"

墨修堯大方的承認,"可不是麼?你自己應該也有所猜測若不是你的碧落花,本王又怎麼能夠完全康複?"

墨景祈沉默了許久,突然爆出一陣狂笑,"哈哈…報應真是報應啊……"當初他害的墨修堯中毒殘疾,墨修堯卻搶了他的碧落花去解毒治病而如今他自己身中劇毒時,卻已經再無碧落花可用果然是報應麼……

墨修堯挑眉道:"是不是報應,本王沒興趣知道不過本王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心中甚慰你為什麼不問本王有沒有解藥?你自己也不想活下去了?只要你還活著每一時一刻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在提醒你,你有多麼的失敗你知道麼…你當初的作為不是害了定王府,而是徹底的讓定王府從數百年的束縛中解脫出來了真是可惜…你活不了多久了,不然本王還真想讓你嫨你看看你當初對墨家軍的所作所為會有什麼樣的回報讓你看看…你這所謂的大楚皇室嫡系和我定王府到底誰才有資格存留在這個亂世……"

"不要了"墨景祈突然大叫道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伸出手一把抓住墨修堯的擺道:"殺了我…現在就殺了我給你定王府賠罪殺了我"

墨修堯往後退了一步,輕而易舉的掙開了墨景祈的抓著擺的手垂眸平靜的看著他道:"本王現在對你的命沒有興趣了要死就自己去死不過…本王勸你還是悠著點兒,墨景黎如今可還眼巴巴的等著呢"

墨景祈喘著氣,望著他道:"幫我…幫我殺掉墨景祈和柳家的人"

仿佛聽到了什麼奇怪的事,墨修堯問道:"幫你做這些本王有什麼好處?"墨景祈道:"朕會下旨讓太後和除了皇以外的所有皇子公主陪葬以此祭奠你墨家軍的亡靈夠不夠?"

"皇上當真是心狠手辣鍛仙"葉璃輕聲歎息道

墨景祈定定的盯著墨修堯問道:"你答應麼?朕還可以下罪己詔,告知天下當年的事真相"

寢殿里沉默了良久,墨修堯才慢慢的笑出聲來抱著墨寶搖了搖頭道:"定王府和大楚已無瓜葛皇上還是自求多福阿璃,回去了"葉璃點點頭,轉身跟上墨修堯從來處離開了床上的墨景祈想要起身卻根本無能為力,殿內的一角傳來墨修堯的聲音,"那個瓶里裝的雖然是毒藥,但是卻可以延壽幾日要不要皇上隨意"

龍床上,墨景祈癡癡的望著手里的瓶出神

蜿蜒曲折的地道里,葉璃和墨修堯並肩而行墨修堯抱著已經眨巴著眼睛有些困意的墨寶,看著葉璃低聲笑道:"阿璃是不是奇怪我為何要給他藥?"

葉璃點點頭,那個瓶里的藥物確實是當初他她和墨修堯從雷騰風身上搶來的東西和墨景黎在南疆聖地買到的是完全一樣的藥物又經過了沈揚特別提煉,雖然救不了墨景祈的命但是墨景祈如果服用了的話,應該能夠延壽幾日葉璃和墨修堯都是稍通醫理的人,自然看得出來墨景祈的模樣已經是油盡燈枯,活不過明天了

墨修堯笑道:"墨景祈這個人心性古怪,睚眦必報這兩天他被太後和墨景黎還有柳家逼得狠了,這會兒給他一個反擊的機會,他一定會給咱們一個驚喜的"葉璃淺笑道:"但願不會是驚嚇"對于墨景祈這一類人,葉璃當真是有兩分忌憚,還是死了的乾淨墨修堯笑道:"你我拭目以待便是"

第二天一早,宮中果然傳來了好消息,皇上傳令百官早朝

得知這個消息,皇城里的達官顯貴們都嚇了一跳要知道,他們得到的消息可是皇上是肯定好不了了,躺在病床上這些日子都是黎王代為處理朝政,這突然傳來了皇上要百官早朝的事,自然侁然都嚇得不輕膽子的甚至已經腿軟了在心中猜測著皇上之前是不是使了障眼法騙過了他們,然後才在暗中觀察他們的忠心的若是如此,他們可就當真死到臨頭了

得到這個消息墨景黎也是又驚又怒第一個反應自然是不信,給墨景祈用藥之前他已經找人試過了,這個毒基本上算是無法可接的而且昨天母後去的時候還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樣,今天早上早上就能夠早朝了這怎麼可能?

同樣接到早朝消息的還有早已致仕在家養老的華老國公等一批先皇時候的老臣這些老臣墨景祈登基之後就一直頗為忌憚因此早早的設法讓他們退的退貶的貶碩果僅存的幾個雖然不多,但是但是在朝堂上的影響力卻不,這一次也被墨景祈傳進了宮里

宮門口,遇到一起的朝臣權貴們神色各異華老國公須發皆白,被兒子和孫兒扶著漫步而行,沿途竟是上前來打招呼的官員

"華國公"墨景黎一身攝政王蟒袍尊貴非常

華國公眯著老眼睛,捋著雪白的胡須笑眯眯的看著墨景黎道:"原來是黎王殿下,幾年不見黎王殿下倒是威嚴日盛了啊咱們這些老家伙果然都是老朽了"華國公這幾年在家休養,常年不愛不愛出門,算起來和墨景黎確實有四五年沒有見過了雖然如今位高權重,但是墨景黎卻不想輕易得罪華國公拱手笑道:"老國公笑了,本王這點微末本事哪里能讓國公看在眼里"華國公笑眯眯的看著墨景黎道:"黎王殿下倒是越發的會話了"

墨景黎陪著華國公一邊往早朝的勤政殿走,一邊閑聊道:"定王這兩日也已經回京了,不知老國公可曾見過?"

華國公搖頭道:"老夫年紀大了,消息難免就不靈通了定王回來的消息卻是還要多謝王爺告知,若是定王還記得老頭子與定王府還有幾分交,想必過些日子還是能見上一面的如今定王剛剛回京,想必要辦的事也多咱們就不去打擾了"墨景黎淡笑道:"老國公的及時今天皇上宣老國公入宮……"

華國公笑道:"想必是皇上身體痊愈了,一時高興便要咱們這些老朽的一起為皇上慶賀一番律政女王,我愛你"

"是麼?"墨景黎也不反駁,有些歉意的看了看華國公道:"老國公,本王……"華國公也不為難他,笑道:"黎王是年輕人,跟咱們這些老頭子走不到一塊兒去黎王先行一步便是了"墨景黎拱手笑道:"既如此,老國公慢走,本王先行告辭"

"不送"華國公笑道

看著墨景黎龍行虎步而去,華國公原本臉上的笑容才漸漸地淡去了扶著他的兒子有些擔憂的道:"爹,皇上已經有好幾年沒有招咱們入宮見駕了這一次…只怕是不簡單"華國公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只是叫咱們入宮晉見又不是只有咱們一家罷了…到了大殿上記得,少少錯,不不錯有什麼事我這個老頭子還能替你們擋一擋"

"爹,都是孩兒無能…"華家長子已經五十多歲,扶著華國公滿臉羞愧的道若不是他們後人無能,何必還要已經快要八十的老父親親自上殿為他們擋那些可能來自君王的算計

華國公擺擺手道:"我也不知道還能護著你們幾天,能有一時算一時罷了我思量著,今天的事只怕是和定王有些關系"

"這個怎麼?"華家長子一驚,面上卻不敢動了聲色,只得壓低了聲音問道

華國公道:"方才也聽黎王了,定王就是這兩天回來的定王剛回來皇上就好了,你覺得這是個巧合麼?"

"但是…以定王的脾氣是絕不會救皇上的"他們也都算是看著定王長大的,就算中間因為許多年沒見過但是最根本的脾氣也不可能變了定王少年時候就不是個儒雅寬厚的人,這十幾年也也不可能就養出一副以德報怨的心性來

華國公歎氣,道:"我只怕…皇上是當真時日不多了"

"爹你是,皇上找咱們進宮是要……"托孤的

華國公擺擺手道:"走,去看看就知道"

今天的勤政殿上站的滿滿的,比往日早朝的人多了不少許多年輕的朝臣們都發現前面站了好幾位他們甚至都不認識的老臣,還有皇室宗親王爺心中都隱隱知道今天只怕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膽子的都不由得縮在後面不敢有只片語站在前面一些的則是竊竊私語的交換著各自的意見只從占位就能看得出來,這些朝臣已經分成了兩派一派圍在墨景黎身邊,另一派圍在圍在柳丞相身邊,看著對方的神色都有些不善而另外有一派這是獨立于這些人之外但是人數確實極少,都是一些年過花甲的老人和那些沒有什麼權勢的清貴

"皇上駕到"太監尖銳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

大殿上頓時一片甯靜,所有人都忍不住注視著上面空蕩蕩的龍椅不一會兒,殿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許久不見的墨景祈一聲龍袍在太監的攙扶下走了出來因為病了不少時間,墨景祈已經病得形銷骨立,原本的龍袍穿在他身上已經有些撐不起來,形成一種詭異的不協調感他依然臉色蠟黃,但是嘴唇卻是令人側目的暗色,一雙眼睛是驚人的明亮銳利

"臣等參見皇上皇上萬萬歲"

墨景祈居高臨下,看著底下的臣子聲音平靜無波,"眾卿平生來人,宣旨"

------題外話------

那嘛…墨景祈同學是典型的一條道走到黑,就算好不容易換條道也一樣走到黑另外,修堯就算有志于皇位也絕對不可能從墨景祈手里接手so,墨景祈同學不是幡然悔悟了,而是又鑽進另一個死胡同了在這幾天正在努力存稿,年會期間不會停的嗚嗚…存稿好難,前天好容易多謝了一點…昨天又少了一點正在努力中…

上篇:269.拒絕,母子絕     下篇:271.罪己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