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2.大長公主來訪  
   
272.大長公主來訪

罪己詔一出,整個京城皆是震了三震一時間,前來客棧拜見定王的人們是絡繹不絕仿佛眼前已經出現了一片定王府重複起的局面當然,所有人都不會認為定王會斗不過黎王,不會認為定王根本就沒到算參與到這場爭斗中去而已經上了黎王府或者柳家的船的權貴們不由在心中暗暗叫苦,卻也無可奈何了上船容易下船難,此時想要反悔卻也是來不及了

此時的皇宮里,皇後宮中華皇後坐在鳳椅上蹙著秀眉聽著六皇子義憤填膺的訴著去傳旨受的委屈看著眼前一臉憤怒和怨毒的孩子,皇後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旁邊的鄭賢妃同樣失望,在聽到墨瑞云叫囂著一定要父皇懲治他們的時候終于忍不住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六皇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個耳光甩的懵了,摸著臉怔怔的望著鄭賢妃一時間什麼也不出來皇後歎了口氣,輕聲道:"你現在打他有什麼用?"這些年她被禁足在宮中,後宮權利都落在了柳貴妃手里六皇子被教導成這樣固然有柳貴妃從中作梗,鄭賢妃這個做親娘的也未必沒有失職之處就連她這個皇後都,唉……

"母妃,你為什麼打我?"六皇子終于回過神來,憤憤不平的瞪著鄭賢妃質問道明明是他在外面受了委屈,母妃不幫他出氣就算了居然還動他?這讓一直被人嬌縱著的墨瑞云如何能夠受得了?看著兒子絲毫不明白自己用心的模樣,鄭賢妃也忍不住淚如雨下,撲到在一邊的椅子里痛哭起來看到母妃如此模樣,墨瑞云癟了癟嘴角嘟噥著道:"既然母妃不幫兒子出氣,兒子去找父皇就是了父皇喜歡我,一定會幫我的我要把定王府那個臭子抓來狠狠地打一頓,要他給我做奴才"

"住口"鄭賢妃嚇得臉色發白,拉著墨瑞云道:"定王是長輩,論起輩分便是那定王世子也比你長一輩他們什麼你好好聽著,記著就是了魔獸世界之野豬人崛起最章節不許胡八道"墨瑞云怎麼肯聽,不悅的道:"我是皇子,憑什麼聽他們的我一定要父王狠狠地罰他們"完就推開鄭賢妃的手往外奔去坐在鳳椅的皇後見狀,臉色微沉一拍桌子厲聲道:"攔下六皇子"

六皇子被攔住了自然打發雷霆,威脅著要殺了這些太監宮女皇後盯著他冷冷道:"是本宮要攔下你的,你是不是連本宮也要一起殺了?帶下去看著六皇子,他若是跑出去了唯你等試問"墨瑞云對于這個沒見過幾面的嫡母還是有幾分懼意的,見她動了真火也不敢再鬧騰乖乖的被人帶去了內殿

皇後揉了揉眉心,看著鄭賢妃道:"你也別哭了,定王還不至于和一個不懂事的孩子計較你現在看清楚了,瑞云可合適那個位置?"

鄭賢妃有些訕訕的止住了哭泣她是門戶出身,知道自己的兒子有機會能夠登上皇位,她就能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太後,怎麼可能不心動但是如今看著兒子這不知事的模樣,她好歹也在宮中混跡了這麼多年總還是有些見識的一次出宮就將定王府全家得罪了,分不清半點輕重這模樣就算登上皇位只怕也坐不穩幾天就要被人害了

"嗚嗚…都是那個賤人那個賤人教壞了我的皇兒嗚嗚…皇後娘娘,你要為臣妾做主啊……"鄭賢妃此時心中恨毒了柳貴妃,這些年皇上寵愛柳貴妃,整個後宮都交給她管她身為皇子的生母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兒子兩次,如今兒子竟然被教成這個樣子,生生的斷了她的太後夢啊這讓她怎麼能不恨柳貴妃

皇後不耐煩的擺擺手道:"夠了,事已至此這些還有什麼用?"對于墨景祈的那個提議,皇後至此徹底的壓下了六皇子如此品行,能教出個什麼來?她可以為了皇家賠上自己,因為她是皇後,她嫁給了墨景祈為妻但是她不可能為了皇家,為了墨景祈而賠上華家滿門華家為了大楚做的,已經夠了……

"臣妾知錯了"鄭賢妃摸抹著眼淚跪倒在地上道:"臣妾不求皇兒有什麼大出息,只求他平平安安的他不懂事都是我這個做娘的沒交好,求皇後娘娘替臣妾向定王求個,求他饒過皇兒"

"你起來"皇後歎息道,"我之前過,定王雖然不適合寬宏大量的人,卻也不至于為了個不懂事的孩子來置氣回頭若是能見到定王妃,本宮跟她便是了只是瑞云你當真要好好的教導,一開口就人家家教,別在皇室,就是普通人家也是犯忌諱的"

鄭賢妃連忙謝過,再三保證必定好好教導六皇子這才告別的皇後去後殿接六皇子離開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皇後輕聲歎息她這個皇後又還能做多久?鄭賢妃愌?妃能不能教導好六皇子跟她只怕也沒什麼關系了罷了…至少她的無憂在西北平平安安的活著這樣就很好了……

跟隨墨瑞云去傳旨的太監回到宮中稟告了墨修堯拒絕接旨的消息,墨景祈沉默了許久終于還是無力的揮了揮手讓他退下傳旨的太監如獲大赦,連忙退了出去轉身關上殿門的瞬間卻看到坐在龍椅上的帝王陰郁的眼神中透出從未有過的暴虐和瘋狂之意心中一顫連忙輕輕地合上了門

有了皇帝的旨意,下面的人辦事的效率還是極快的原本的定王府就只是查封了而已,因為定王府對大楚的影響力,墨景祈也並不敢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將這座府邸移作他用,所以府邸重開啟之後,人們也需要重打掃一遍,兩天之後就來稟告墨修堯,請定王和王妃移居回王府了

墨修堯自然也不會客氣,這王府是定王府曆代先祖的基業也是近兩百年里曆代定王的居處,當初定居西北放棄定王府的時候,墨修堯依然讓人暗中照料著這里,所以已經過了六七年了,整個王府保存的依然十分完好等到一家三口正式入住了定王府,上門來拜見的人自然多了起來因為這證明了之前的聖旨並不是虛,定王府真的又要重回到大楚和京城了

雖然墨修堯回絕了大部分人的拜訪,但是有些擺放的人本身卻是無法拒絕的回到王府當天下午,外面的侍衛就來稟告福熙大長公主和昭陽公主求見王爺這兩位,昭陽公主還好,但是大長公主卻是不能拒絕的只得讓人將她們請了進來

大長公主如今已經是八十高齡,比起幾年前是蒼老了不少,雖然精神看著還不錯,但是身體卻顯然已經大不如前了英雄無敵之召喚千軍最章節被昭陽公主和宮女扶著慢慢走了進來,墨修堯和葉璃也立刻帶著墨寶上前迎接,"大長公主"

大長公主看著墨修堯一頭白發神色平靜的站在自己面前,滿是皺紋的臉上閃過一絲心疼和欣慰,又有些無奈的看著墨修堯道:"看來你當真是恨極了皇家,連我這個姑母也不肯認了麼?"墨修堯垂眸,還是叫了一聲皇姑母大長公主這才歡喜起來,目光落到站在一邊的墨寶身上眼睛亮了亮是慈愛不已,"這就是禦宸麼?跟你時候倒是有七八分像"昭陽公主笑道:"姑姑,昭陽看這世子長得倒是比修堯時候招人愛呢"大長公主含笑點頭道:"確實如此"

墨寶也不怯場,站在墨修堯和葉璃身邊落落大方的上前見禮,"禦宸見過姑奶奶,見過昭陽姑姑"

"好孩子…好孩子…"大長公主笑道,取出隨身攜帶的一把匕首遞給墨寶道:"姑奶奶也沒准備什麼見面禮,這個玩意兒你拿著玩兒"那是一把幾位精致巧的匕首,刀柄和刀鞘上都鑲嵌著各色的寶石,一拔開匕首,刀身光可鑒人寒意四溢,顯然是把寶刀"墨寶回頭看了看爹娘,墨修堯淡淡笑道:"長者賜,不敢辭收著"

墨寶本身也很喜歡這東西,聽了父王的話自然歡喜,雙手接過匕首脆聲道:"禦宸謝過姑奶奶"可愛的臉一臉嚴肅和恭敬,喜得大長公主連連叫好

昭陽公主取出一塊玉佩遞給墨寶笑道:"姑姑可沒有寶刀送你,這塊玉佩看著還有些樣子,禦宸收著玩兒"

墨寶一並接過,謝過了昭陽公主

大長公主和昭陽公主看著眼前還只道墨修堯大腿高的包子,模樣俊秀不只那氣度就可看的出教養不凡在回想皇帝宮里那幾個孩子,起來皇帝皇子也不少,但是只怕那一堆皇子加起來加起來也不如定王府這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再看看站在墨修堯身邊溫婉清雅的定王妃,也不得不歎息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生養教養出如此優秀的兒子

"皇姑母,昭陽公主,如今天氣還有些涼不如咱們里面坐"葉璃輕聲笑道,一面引著兩人往大廳而去

如今才剛剛搬回來,定王府的人並不多侍衛加上伺候的侍女仆人統共也不過才百十個人,連從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因此偌大的王府也顯得格外的甯靜蕭瑟

進了大廳,賓主落座大長公主慈愛的將墨寶拉到跟前細細的過問,墨寶對這個跟太公一樣和藹可親的老人很有些好感,認認真真的一一作答一邊的昭陽公主聽了也不由笑道:"原來世子是清云先生親自教導的難怪才年紀就很有一番氣度了呢清云先生如今可還好?"

葉璃笑道:"外祖父雖然年事已高,不過身體倒還是健朗偶爾還會為書院的學生授課,宸兒在老人家跟前養著確實受益匪淺"

大長公主笑眯眯的看著墨寶,一邊抬頭對葉璃和墨修堯歎了口氣道:"當初皇上做了糊塗事,清云先生在西北可還習慣?"

葉璃道:"有勞皇姑母關心,外公年輕時候也曾云游天下西北比起云州雖然稍有些苦寒,卻也還過得去外祖父這幾年心放松,看著精神倒是比從前好得多了"大長公主和昭陽公主對視一眼,都有些沉默了葉璃的意思她們自然明白,她們的來意墨修堯和葉璃想必也清楚只是身在其位,有許多事即使她們不願意卻也不得不去做

墨修堯端著茶杯,神色平淡的盯著杯中的茶水不不語葉璃唇邊含笑,卻也沒有再開口的意思一時間,大廳里有些淡淡的凝重和尷尬

許久,大長公主才歎了口氣,望著墨修堯道:"修堯…皇上下得聖旨你怎麼看?"

墨修堯抬起頭來,淡淡一笑道:"皇姑母是長輩,便是看在當初皇姑母對修堯的照拂,也不該騙您傳奇控衛這話修堯跟皇上也過了,定王府…與大楚早已恩斷義絕皇上的旨意,對定王府來毫無意義"

大長公主閉了閉眼,滿是皺紋的臉上多了幾分疲憊和憔悴,"當真是無可挽回了麼?定王府和皇室畢竟…畢竟還是一家人啊"

墨修堯笑容冷淡,"殺父殺兄之仇,墨家軍數萬英靈枉死之恨,還有定王府這幾年統領西北之事誰能忘?大楚皇室不能,定王府,墨家軍還有本王…也不能"

"罷了…我知道勸不住你"大長公主也不勉強,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是看著墨修堯出生長大經曆那麼多事的如今的墨修堯看似平靜如海,深不可測但是那海底蘊含的驚濤駭浪絲毫不比少年時候的炙烈如火來的溫和許多事,他一旦選定了路無論前路再如何艱難他都絕不會再回頭了但是大楚如今的現狀…失去了定王府的扶持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局面,大長公主不知道只是看著那勤政殿里爭得面耳赤的大臣和權貴們,年輕時候有鐵腕之稱如今卻早已白發蒼蒼的大長公主只覺得一陣陣無力湧上心頭他們都已經老了啊…太祖皇帝天縱英才,如今的大楚竟然…後繼無人

大長公主都放棄了勸,昭陽公主自然也不再多什麼她沒有大長公主的籌謀韜略,但是她的一生幸福都為了大楚而付出了帝女,由公侯主婚故曰公主身為皇室公主,她沒有反駁的權力所以,皇兄需要和南詔結盟時她必須無怨無悔的下嫁南詔王子當大楚不在需要這個南詔駙馬時,她只得無怨無悔的守寡終身而如今,如果大楚因為他的子孫無能而隕落,她所能做的也只是為他陪葬而已大長公主了解墨修堯,昭陽公主同樣了解所以她今天之所以陪大長公主一起來,只是想看看墨修堯還有那從未見過面的世子而已

撇開各自的立場之後,大廳里的氣氛頓時就要和睦很多了其實大長公主大概也是應了墨景祈的委托來勸幾句,至于結果來之前大長公主心中也早就有數了因此,也不很勸只是大概的問清楚了墨修堯的意思也就罷了退一步還能留下一些往日的分

"既然如此,等到皇上…修堯就盡快回西北這京城…只怕沒有什麼平靜的日子了"大長公主歎息道

"皇姑奶奶,你和昭陽姑姑跟咱們一起回西北好不好?"墨寶抬頭仰望大長公主,脆生生的道

大長公主一怔,慈愛的看著墨寶搖頭道:"皇姑奶奶不能跟你們去西北"

"為什麼?"墨寶疑惑的偏著腦袋問道在墨寶看來,璃城有太公,有舅公有舅舅,還有很多很多的好人可比這楚京好玩兒多了在璃城他可以自己到處跑著玩兒,但是在楚京里,他連自己帶著人出門找冷呆玩兒都不行冷二叔叔楚京壞人太多了,所以孩子不能出去玩兒

大長公主輕聲道:"因為皇姑***家在這兒啊"

"哦"墨寶似懂非懂,他和父王娘親的家在璃城,如果讓他一直住在楚京他也不會答應的所以皇姑奶奶也舍不得離開家他遠了

墨修堯放下茶杯,看著大長公主道:"皇姑母,墨景祈與其在我這邊下功夫,還不如讓他好好想想以後的事扶持幼主,定王府並非不做不到,而是不會再做了"當初定王府之劫起源何處?不就是父王扶持先帝麼?定王府功勳卓著,再加上扶持幼主代為攝政,已經讓皇家對定王府的警惕之心提到了最高古來,權臣又有幾個能有好結局?定王府走到如今的地步,是決計不會再走回頭路了

大長公主無奈的苦笑,並非墨景祈到現在還不知道何為輕重而是…他根本就沒得選後宮中除了柳貴妃的兩個兒子以外,幾乎沒有能看的皇子如果真的讓太子登基,柳家當權,大長公主不用猜測都能想到會是什麼樣的局面如今的局勢當真是讓大長公主有心無力有些遺憾的看了看倚坐在自己身邊的墨寶,若是皇子中有一人能有定王世子七分的聰慧,他們這些老骨頭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皇子輔佐成才啊

可惜……

上篇:271.罪己詔     下篇:273.回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