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3.回光返照  
   
273.回光返照

黎王府書房里,墨景黎神色扭曲滿臉蓬勃的怒意讓即使是最受寵的棲霞公主也不敢靠近半分等到墨景黎終于發泄完了心中的怒意,整個書房也已經一片狼藉的不成樣子了站在角落里的黎王府的謀士屬下們自然不敢開口,棲霞公主只得裝著膽子道:"王爺,這里也不好議事了,不如移駕到偏廳?"

墨景黎冷哼一聲,揮走出了書房,其他人連忙也跟了上去

"王爺,可是出了什麼事?"在書房外的偏廳坐了下來,終于還是有人硬著頭皮問道

墨景黎才冷聲問道:"大長公主和昭陽公主出宮之後去見墨修堯去了"眾人皆是一驚,"皇上…這是何意?"墨景黎冷笑一聲道:"還能有什麼意思?自然是請大長公主去向墨修堯去了他跟墨修堯較了一輩子的勁兒,臨了了倒是想開了"

眾人立刻皺眉的皺眉,搖頭的搖頭,"王爺,若是如此形對咱們可是大大的不利"皇上甯願放棄從前的恩怨和對定王府的猜忌也要求助于定王,分明是對黎王府起殺意墨景黎冷哼一聲,不屑的道:"墨修堯不會答應他的何況…就算是墨修堯答應出手本王現在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眾人看著眼前的容顏冷峻的男子皆是一愣,半晌才回過神來,可不是麼?黎王現在早已經不是多年前的黎王了他是大楚的攝政王,是掌握著大楚最富庶的南方半壁江山的實權莫定王的勢力如今遠在西北,就算是定王府在楚京全盛時期想要對付黎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事的

"不知王爺有何打算?皇上恐怕是不會……"一個謀士皺眉道,他們原本寄希望于太後可以動皇上正式傳位于黎王其實這個想法本身就有些異想天開,以皇上的性子只怕就是魚死網破也不會同樣讓皇位落入害了他性命的人手中

墨景黎皺了皺眉,沉思了片刻道:"將消息傳出去,一定要傳到柳家人的耳中就皇上有意傳位六皇子……其他的,柳家的人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王爺英明"

黎王府能夠得到的消息,柳家自然不會比他們慢多少還不必黎王府特意散播消息,柳家甚至是宮中的柳貴妃就已經得到了消息宮中,柳貴妃聽了來報信的宮女的話,冷冷的將人揮退,一揮手將手中極品的白瓷茶杯摔了個粉碎,"六皇子…墨瑞云"

譚繼之笑容可掬的坐在不遠處的椅子里,笑道:"看起來皇上是已經知道娘娘的打算了在下早過,娘娘行事太過心急了須知道…有些事就算十拿九穩不是還有那一絲例外麼?"

柳貴妃咬牙,想起前幾日自己從宮外回來正好碰上墨景黎從皇上寢殿里出來的事,似乎從那天開始,許多事就不受她的控制了,"墨景黎一定是他搞的鬼"譚繼之蹙眉道:"娘娘,現在是誰搞的鬼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要怎麼辦?"

柳貴妃心煩意亂,她本身對這些事其實並不擅長強秦從到大處處被人護著,除了對墨修堯的感以外,可是事事順遂即使在聰明在學富五車一時間柳貴妃也想不透該如何處置眼前的形回頭看了譚繼之一眼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譚繼之勾唇微微一笑,淡淡道:"一不做,二不休殺"

柳貴妃一怔,低頭認真思考起譚繼之的提議來了她在深宮中幾十年,即使被墨景祈寵愛著權勢直逼皇後,手上卻也不是沒有人命像她們這樣從就竭力培養注定要送入宮中的女子,大約也從未要將人命看在眼里過沉思了片刻,柳貴妃抬起頭來,冰冷的美眸中掠過一絲殺意,淡淡道:"好你去辦"

有柳家和柳貴妃在宮中的勢力相助,譚繼之辦事自然是乾淨利落天還沒黑就傳來了六皇子在假山上玩耍不心摔了下來,昏迷不醒的消息聽到消息時,已經十二歲的太子正坐在柳貴妃跟前陪她話柳貴妃淡淡的揮手讓來稟告的太監退下太子猶豫了一下,看著柳貴妃道:"母妃,兒臣…要去看看六弟麼?"

柳貴妃臉上閃過一絲不屑,一手抬起太子稚氣未脫的臉仔細看了看,隱去了眼中的厭惡淡淡道:"去看他做什麼?一個卑賤的吏女兒生的,你還真當他是你弟弟了不成?你要記得,你是太子,以後會是這大楚的皇帝除了母妃…所有人都是你的奴才"

太子動了動嘴角想還有弟弟和姐姐但是看著母妃美麗的仿佛雪雕一半的精致容顏太子不知怎麼的微微的打了個寒戰終究沒有開口

柳貴妃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則才是母妃的乖兒子你放心,母妃一定會讓你成為皇帝的"

"是,母妃"

六皇子的突然重傷,讓墨景祈原本就已經虛弱不堪的身體加衰敗了消息傳到墨景祈耳中的時候,墨景祈忍不住吐了一口血跟前時候的禦醫看來卻是暗暗心驚,皇上原本灰白沉黯的臉色突然多了幾分光彩和潤,看上去似乎精神了許多但是這些經驗豐富的禦醫卻都明白,這分明就是回光返照了連忙對著外面使了個臉色,要人去通知宮中的主子們前來

這一次來的最快的卻是柳貴妃原因無他,自然是因為最受寵的柳貴妃原本就住在離皇帝寢宮最近的地方

門口的侍衛沒有再阻攔她,柳貴妃一踏入殿中就聞到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還有那久病的衰朽氣息,讓她不由得厭惡的皺起了眉頭自從墨景祈病了之後,這還是柳貴妃第二次踏入這間寢殿,這其中他們竟然已經有幾個月沒有見面了

"皇上"柳貴妃淡淡叫道

墨景祈目光轉也不轉的盯著眼前的白衣冷顏女子,半晌才揮手道:"朕有話要和柳貴妃,你們都退下"

眾人應聲退下,空蕩蕩的寢殿中只剩下柳貴妃和墨景祈兩人了兩人一躺一站,站的不遠不近的看著對方仿佛都是頭一次認識對方一般墨景祈定定的望著眼前的女子,想要從她那冷淡的眼眸中看出一絲一毫的感和動容只可惜結果卻依然讓他無比的失望,柳貴妃冷淡的眼眸平靜的仿佛眼前躺著的不是對她千恩百寵的君王,而是一個毫不相識的庶民一般不,她的眼中還是有一絲感的那就是厭惡眼前的墨景祈消瘦的幾乎不成人形,還有那剛剛吐在地方宮女還來不及收拾的血跡,每一樣都讓柳貴妃無比的厭煩,厭煩的連往日的一絲掩飾都丟掉了

"你終于來了"墨景祈終于開口道

柳貴妃微微皺眉,道:"皇上不希望臣妾來麼?"

墨景祈苦笑道:"朕…還當真是不希望你來…來的這麼快瑞云是你派人弄傷的?"

柳貴妃微微挑眉,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注視著墨景祈,淡淡道:"這不該怪我云中子異界游最章節"

"為什麼要這樣做?"墨景祈問道:"朕原本以為你是什麼都不在乎的如今看來…朕是看走眼了"

柳貴妃偏著頭看著墨景祈,慢慢的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才想要問皇上,皇上既然封了我的皇兒為太子,為什麼還想要將皇位傳給六皇子?皇上這樣做,是想要置我和太子與何地?"墨景祈眼神中浮現出一絲悲哀和冷意,"看來,是這些年朕太過寵愛你所以你才會忘了一句話"

"什麼話?"柳貴妃皺眉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墨景祈道:"皇位是朕的,朕願意傳給誰就傳給誰朕高興封誰做太子就封誰做太子朕想給的,你們不能不要朕不想給你,你們也不能要"柳貴妃一怔,清冷的容顏上顯露出一絲不悅高傲如她,除了在墨修堯面前她習慣了在任何人面前都高高在上,也包括身為一國之君的墨景祈,"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

墨景祈笑容陰冷,"什麼意思…意思就是…就算你將六皇子殺了朕一樣可以傳位給別人就算你將所有的皇子都殺了,朕照樣可以傳位給宗室至于你的太子…你就不用想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柳貴妃盯著墨景祈,美麗的臉上盡是不解仿佛墨景祈做了什麼不可理喻的事一般

墨景祈哈哈大笑起來,只是隱隱疼痛欲裂的胸腔卻讓他的笑聲聽起來支離破碎,"為什麼?很快…很快你就知道為什麼了朕這些年待你不薄,可惜你是怎麼回報朕的?你當真以為朕對你的忍耐是無限制的麼?呵呵…你想要太子登上皇位,當真是為了太子麼?你想要墨修堯…你想的美朕便是死了…你也要陪著朕"

"你這是什麼意思?"柳貴妃驚怒道其實她當然知道墨景祈是什麼意思大楚雖然不流行殉葬制度,但是也有一兩個皇帝臨時前下旨要自己最寵愛的年輕妃子殉葬的例子在她只是無法相信墨景祈會有這樣的想法當然是因為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她還有許多的事沒做,她還要得到墨修堯的愛,還要成為定王妃她怎麼可能為墨景祈殉葬?

墨景祈呵呵一笑,閉上眼睛不再話

如此一來,加證實了柳貴妃的猜測柳貴妃臉色蒼白,腦子里確實轉的飛快半晌,她突然轉身匆匆往殿外而去,卻正好和接到消息匆匆而來的皇後等人撞了個正著皇後皺眉道:"柳貴妃,你這是在做什麼?"柳貴妃無暇和皇後多,看了她一眼便一不發的往殿外而去皇後皺了皺眉也懶得計較,帶著人進了寢殿

皇上大限將至的消息自然傳的飛快不到半個時辰皇室宗親宮中位份高的皇子公主都到了皇帝的寢殿里原本空蕩蕩的寢殿倒是熙熙攘攘的跪了一地就連如大長公主華國公這些老人,以及墨修堯葉璃這樣如今身份有些尷尬奇特的人也被請了過來不過和跪了一地的皇子王爺們不同墨修堯一身閑適白衣白發,拉著葉璃和大長公主站在一起臉上自然也不會有眾人那不知是真的還是裝出來哀戚神色

這些日子一來的苦苦掙紮,真到了要死的時候反倒是平靜了許多墨景祈在一片嗚嗚咽咽的哭聲中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最引人注目的墨修堯淡淡笑道:"朕就知道你終究還是會來送朕一程的"墨修堯挑了挑眉沒有話

坐在床頭的太後哀叫了一聲,上前握住墨景祈的手泣淚道:"皇兒,你有什麼話要和母後?"

墨景祈對著太後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目光從太後身上劃過看向站在不遠處的墨景祈和皇後等人柳貴妃跑出去之後一直不見人影,此時墨景祈倒是不關心她的下落,最後目光從柳丞相的身上轉到了跪在地上的皇子公主身上

"長樂……"

皇子公主中自然沒有長樂公主的身影,從到大墨景祈是很疼愛這個女兒的不僅僅是因為她是中宮嫡女是因為她聰敏活潑善解人意即使墨景祈寵愛柳貴妃,但是柳貴妃所生的女兒珍甯公主卻要排在長樂公主之後秦末暴徒最章節但是同樣的,他也對這個女兒最狠,只因為她是皇後嫡女,她是他忌憚的華家的外孫女兒,所以他不能將她留在京城

聽到墨景祈叫女兒的名字,皇後悲傷的撇過了臉去華國公蒼老的容顏上青筋跳動了兩下,終究還是沒有什麼墨寶站在父王和娘親身邊,雖然不太明白眼前的形是個什麼意思,卻也感覺到其中的悲傷和肅然抬頭看了看墨修堯和葉璃也沒有開口出長樂公主在璃城怎麼樣的話來

最後還是太後歎了口氣,拍了拍墨景祈的手道:"皇上忘了麼?長樂那丫頭命不好,在南詔失蹤了"

墨景祈閉了閉眼睛,對于太後的話恍若不聞在場的眾人,除了事不關己的定王府三人,已經還年幼無知的皇子公主,每個人都有些擔憂的盯著眼前的龍榻上仿佛奄奄一息的男人即使他已經虛弱的連手都無法抬起來了,卻依然能夠決定在場的大多數人的命運

"皇後……"許久,墨景祈終于叫道

皇後聞,方才上前來道:"皇上,皇上有什麼吩咐?"

墨景祈已經沒有力氣大聲話,看看的抬眸看了太後一眼太後有些不悅的起身給皇後讓了位置,訕訕的站在了一邊

皇後坐在床邊平靜的看著墨景祈,問道:"皇上有什麼要跟臣妾?"

墨景祈艱難的抬起手,從枕頭底下扯出了一張明黃色的布帛艱難的放到了皇後手中,道:"遺…遺詔"聞,在場的眾人目光皆是一縮,緊緊的定在了皇後手中那明黃色的布帛上誰也不知道墨景祈是什麼時候寫的遺詔,又是什麼時候將遺詔放到了枕頭定下的

"大長公主…華國公…定王…為證,皇後…宣讀遺詔……"墨景祈斷斷續續的道

聞,墨修堯饒有興致的挑了挑眉,笑道:"好,本王保證讓皇後順利宣讀完遺詔"

大長公主也點頭道:"皇上請放心"

"老臣遵命"

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墨景祈松了一口氣,臉色加難看起來淡淡的對眾人道:"你們走…朕想一個人靜一靜……"

眾人皆是左右為難,也不知道應不應該就此退下

墨景黎臉色陰沉的盯著墨景祈,終于還是上前道:"孩子在哪兒?"

墨景祈含笑看著他,呵呵的笑出聲來

墨景黎厲聲道:"本王問你孩子在哪兒?"

墨景祈但笑不語,鮮血慢慢的從他口中溢出源源不斷

"墨景祈……"墨景黎忍不住上前想要去拉他的衣襟,太後連忙攔住他,"黎兒,你干什麼?"這個時候皇帝眼看就只剩下一口氣了,若是讓墨景黎這麼一拉就此斷了氣,只怕無論皇帝的死因是什麼,墨景黎都逃不過這個犯上弑君的罪名

墨景黎也知道自己沖動了,但是自己唯一的兒子的下落這些日子以來他費勁了心思卻始終沒有絲毫的線索若是墨景祈真的死了,只怕這唯一的線索也要斷了

"黎王看不出來麼?楚皇這分明是已經不出話來了"墨修堯笑吟吟的道雖然一國之君駕崩在即還笑容不改有些無禮,但是礙于墨修堯的身份卻沒有人敢他失禮

墨景祈靜靜地躺在床上,口中的血已經頸邊的床鋪和衣物都染成了暗色他的目光卻一直盯著墨景黎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不知為何,看到那樣的笑容墨景黎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的發寒

上篇:272.大長公主來訪     下篇:274.駕崩,墨景祈的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