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4.駕崩,墨景祈的報複  
   
274.駕崩,墨景祈的報複

因為墨景祈的話,眾人還是全部都離開了寢殿,將最後的時間留給了他自己誰也不知道這個忙忙碌碌了一輩子卻似乎一事無成的帝王最後的時間里會想寫什麼

墨修堯抱著墨寶一手牽著葉璃走在大長公主和華國公身邊如今這個國家真正的耆老也就只剩下這兩位了其他人都走在後面不遠不近的跟著這會兒自然是誰都沒有心轉身出宮去了皇帝的遺詔還在皇後手中握著,又有大長公主華國公和定王看護,自然是誰都沒有從中作梗的法子但是他們也同樣沒有拂而去的瀟灑

一行人在禦花園的涼亭里坐了下來涼亭並不大,坐在里面的自然就只有大長公主華國公以及墨修堯和葉璃了華國公笑眯眯的看了看墨修堯有看看坐在墨修堯膝蓋上一看就是個機靈鬼的墨寶笑道:"定王這幾年看上去神色倒是比在京城的時候好了許多"墨修堯點頭笑道:"幾年不見,老國公健朗依舊"華國公搖搖頭,歎息道:"老了啊……"

涼亭里有些安靜,好一會兒華國公方才問道:"以後的事,定王可有什麼打算?"

墨修堯有些意外,抬眼看著華國公挑眉道:"老國公不勸我?"

華國公搖頭,有些無奈的道:"這個局既然已經打破,有何必在重蹈覆轍破鏡重圓也並非不留絲毫瑕疵的何況…大楚束縛著定王府已經太久了,如今龍飛于天,無論成敗只怕都不是任何人力可以回轉的了定王是不是?"墨修堯淡然一笑,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華國公雖然一輩子征戰沙場,但是卻並不代表他就不懂政事定王府重回歸大楚固然是大楚百姓甚至許多朝臣的心之所向,但是對于墨家軍將士和定王府屬下的臣子們來,卻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即使墨修堯身為定王府的當家人,也不可能絲毫不顧及屬下的心做出這樣的決定來

華國公擺擺手道:"老夫是看不到定王殿下將來的輝煌了,不過想必以定王之能又有王妃和眾多能人輔佐,必定不會辜負墨家曆代先祖的心願"墨家曆代先祖的心願是什麼?一統天下,平定四方,萬國來朝曾經定王府的曆史上出現過不止一位有這樣的能力的驚采絕豔的人物但是卻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折戟沉沙,抱憾而死

"老國公…"大長公主有些驚訝的道華國公不會來勸墨修堯她是知道的,但是聽華國公此時的語竟是對墨家軍和定王府的未來極有信心要知道…如今從大的局勢來看,定王府並不占優勢

華國公搖頭笑道:"大長公主,咱們都老了將來的事還是要看年輕人的了"大長公主怔住,看著眼前華國公一頭白發,滿臉皺眉再看看自己一手滿是皺眉的手可不是麼…他們已經老了,再折騰有能折騰幾天?罷了……

墨景祈最終還是死了,無論是為人子為人兄為人父為人父,甚至是人君他都是失敗的所以臨時前他也並不求有兒孫繞膝群臣哀戚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自己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寢殿里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當眾人接到太監的稟告重趕回寢殿的時候就看到已經斷氣的墨景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上半身的被褥和衣物幾乎都被血跡染成了暗色,他的眼睛還睜著,無神的望著床頂華麗的游龍帷帳大長公主輕歎一聲,走上前去抬手將他的眼睛合上,道:"走,到外面去聽遺詔"

皇城里響起了沉重的鍾聲,昭告著天下人一代帝王的駕崩

"奉天承運,皇帝昭云:……立皇十子墨夙云為帝廢太子之位封為秦王秦王生母柳貴妃,殉葬"皇後的聲音平淡的在寢殿外響起,在眾人驚怔的神色中,皇後最後看了看坐在一邊的太後皺了下眉太後心中一突直覺不好,只聽皇後淡淡的念出了最後一句,"太後…為先帝殉葬欽此"

"這不可能?"太後臉色鐵青,站起身來厲聲吼道,"是你是你篡改了皇上的遺詔是不是?"

對于遺詔的內容,皇後也並非一點都不吃驚只是她早已習慣了平靜的表,倒是顯得沒什麼變化淡淡道:"遺詔是皇上當著所有人的面親自交給臣妾的之後臣妾也並未離開過所有人的眼睛還請太後明察"

眾人默然,可不是麼這麼多人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別皇後是個不會武功的普通女子,就算是有什麼技巧的她又怎麼能料得到皇帝會將遺詔交給她還是先准備了一份

"不…這不可能皇兒不會這麼做的荒謬…自古哪有皇帝駕崩要生母殉葬的?"太後兀自不肯相信自古以來卻是沒有這個規矩,但是遺詔上的是令太後為先皇殉葬如此算來卻又不算失禮了而另一邊的柳家柳丞相也同樣癱倒在地他的外孫沒能當上皇帝不,他的女兒還要殉葬這突如其來的沖擊讓這個在朝堂上混跡了一輩子的老人精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另外的一個當事人,從今以後就要君臨天下的十皇子墨夙云…所有人都看向跪在地上一臉茫然的十皇子十皇子今年也才七歲,生母只是一個墨景祈意外臨幸的宮女生下墨夙云之後也沒有受寵,只是隨便的封了一個貴人罷了這些年,這母子兩個就仿佛幽靈一樣的生活在皇宮里,幾乎所有人都將他們遺忘掉了但是現在…這個一臉茫然的孩子卻得到了所有人心心念念卻失之交臂的東西

墨修堯看著那一臉怯弱的十皇子,唇邊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淡淡道:"既然遺詔已經宣讀完了,剩下的事就與本王無關了本王先走了"再一次,定王當眾變大了他無意介入大楚朝政的意思一邊臉色鐵青的墨景黎心中微微松了口氣,點頭道:"定王慢走"

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抱著墨寶牽著葉璃轉身出宮去了至于宮里的事會怎麼樣卻跟他們沒什麼關系了

出了皇宮,京城的街道兩旁都已經掛上了白布,往日的燈酒綠金碧輝煌也掩蓋在了肅然的黑色和白色之下皇帝駕崩,舉國致哀即使這個皇帝並不見得得民心,百姓們卻依然要穿上孝服,禁歌舞,禁婚嫁以表示對帝王的哀悼

定王府里自然沒有這麼嚴的規矩,只是一些明顯的大大紫的東西被取了下來,府邸里的人們一切生活卻還是照舊他們如今雖然身在京城卻已經不能算是大楚的子民了而是如西陵北戎南詔一樣,只能算是客人對于客人自然不需要那麼嚴格的規矩

回到院子里坐下來,墨修堯卻難得的有些失神了葉璃坐在他身邊輕聲問道:"修堯怎麼了?累了麼?"墨修堯搖搖頭,將她攬入懷中緊緊的留住,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在想…墨景祈是不是死的太容易了一些……"按照幾年前墨修堯的想法,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容易就讓墨景祈死去的他就要墨景祈或者,看著他在乎的東西一樣一樣的失去,看著他的江山支離破碎,甚至看著大楚國破宮傾若不是這樣,他有一千種辦法在得到父兄去世的真相的時候他就可以要了墨景祈的命

即使是這一次,他都有想要救回了墨景祈繼續折磨他的念頭但是最終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葉璃輕聲歎息,抬頭看著墨修堯問道:"你覺得墨景祈死得還不夠慘麼?"

墨修堯低頭想了想,墨景祈死之前只怕是除了沒有看到國破宮傾以外,該失去的都已經失去了即使是大楚,安排了十皇子繼位只怕他自己也不抱什麼希望了所以才會連死了都比不上眼睛這樣算來,墨景祈確實死的也夠慘了或許…現在的失落只是因為墨景祈如今的慘狀里沒有他親自動手而只有推波助瀾的遺憾?

"我們恨我們該恨的仇人,讓他們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但是我不希望你讓這份恨意熏染了你的心人死債消,恨一個死人沒有任何意義你若是還不滿意,我陪你進宮去將墨景祈鞭尸,然後大卸八塊如何?"葉璃輕聲道

墨修堯莞爾,摟住葉璃笑道:"我知道了以後不會再想這件事了雖然有些遺憾不是親自為王兄報仇不過…墨景祈那樣的人還不配髒了本王的手有句話怎麼的…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葉璃淺笑道:"你想明白了就好"

之後的這幾日,整個京城自然是熱鬧非凡墨景祈的靈柩還停在皇宮之中尚未出殯,宗室和朝臣們卻已經先吵翻了天而爭執的焦點無外乎就是兩件事,一是,十皇子繼位的事二是,太後和柳貴妃殉葬的事太後是黎王的生母,柳貴妃是太子的生母,墨景祈臨時的這一擊卻是打在了黎王府和柳家兩方最要命的地方不過,跟柳家比起來,黎王府的況卻要好得多

因為墨景黎本身就已經是攝政王,即使他不是皇帝,但是皇帝親征之前還是得聽他的他還有的是時間來算計籌劃而柳家卻不同,太子變成了秦王,柳貴妃還要殉葬如此一來柳家在宮中可以是再也沒有半點支撐和依靠到時候墨景黎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打擊柳家的最好機會即使太後跟柳貴妃一樣要殉葬,對墨景黎的打擊也遠沒有柳家來的厲害因為墨景黎已經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實權王爺,有沒有太後的支持與他來其實並不是十分重要了

此時的彰徳宮里卻是一片哀戚,空蕩蕩的宮殿再也沒有往日的宮女太監成群太後失魂落魄的坐在鳳椅里,鬢邊原本保養良好的發間已經生出了幾縷白發,整個人也是容顏憔悴神色恍然

墨景黎坐在一邊沉默的喝著茶,神色平靜無波,即使是身為他生母的太後也已經看不出他的半點緒來了

"黎兒…黎兒該怎麼辦?祁兒他好狠心…哀家是他親娘啊"太後喃喃叫道她怎麼也沒想到墨景祈竟然會留下那樣一道聖旨她沒能借著兒子登基繼做母儀天下的皇太後,聖旨連孫子登基之後成為太皇太後都沒有她成為了曆史上第一個或許也是唯一一個被自己的兒子下令殉葬的太後從前的尊榮富貴仿佛已經成為過眼云煙,她就連性命都要保不住了

自然成為太後一來,她從未有如此慌亂過即使是當初墨景黎在南方叛亂起兵她也沒有這麼慌亂過為什麼…為什麼一切都跟她想得不一樣了?

墨景黎放下茶杯,抬頭平靜的看著太後道:"母後,這是皇兄的遺詔"

太後一怔,半晌才反應過來墨景黎是什麼意思從某些方面來,遺詔可能比聖旨加有效果雖然君無戲,但是只要墨景祈還活著她總有機會想辦法讓他收回成命但是現在,墨景祈已經死了他身前留下的最後一道聖旨,即為遺詔為表對先帝的敬重,先皇的遺詔即使是帝登基也是不能輕易推翻的墨景黎這是在告訴她,他也沒有辦法

"不…不會的哀家不信"太後有些跌跌撞撞的沖過來,一把抓住墨景黎的手道:"哀家是你的親娘啊,黎兒,你救救母後,母後不想死我知道…我知道你有辦法"墨景黎淡淡的搖頭道:"母後恕罪,兒臣沒有辦法"

太後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險些被身後的椅子絆倒無力的跌坐在椅子里,望著墨景黎的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意味,"黎兒…你當真要置哀家于不顧?你別忘了,哀家若不是哈為了替你勸皇上,皇上怎麼會下旨要哀家殉葬?"

太後也想明白了,這完全就是兒子對自己的報複報複自己當初在他中毒的時候向著墨景黎,在他病重垂危之極還勸他將皇位傳給墨景黎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那母後做到了麼?"墨景黎冷然道

"什麼?"太後驚怔

"皇位…皇兄的遺詔母後也聽到了傳位十皇子一個本王連見都沒有見過,根本什麼都不懂的黃口兒這就是幕後你勸告皇兄的結果?"墨景黎起身沉聲道,到後來卻是越越怒,墨景黎的聲音也漸漸高昂起來,"不僅是皇位的事,我的兒子的事你同樣什麼都沒做現在墨景祈死了,母後你告訴本王,我要去哪里找我的兒子"

太後皺眉道:"就算祁兒騙了你,你將來多納幾個側妃要生幾個兒子沒有?"

墨景黎臉色鐵青,他當然太後不出他再也不能有孩子的事這幾個月,他也暗中看過不少名醫這件事上墨景祈並沒有騙他,他早在數年前就中了中了一種宮中秘傳的絕育之藥,無藥可解所以,沒有人知道那個孩子對他來有多麼重要

"總之,這件事兒臣無能為力母後你自己好自為之"墨景黎道,拂了拂身上微皺的衣服就要轉身出去

"不…"太後撲過去抓住墨景黎的衣擺,泣聲哀求道:"黎兒,你救救母後母後不想死…黎兒……我是你娘親啊,黎兒……"墨景黎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眼前一聲狼藉的太後,漠然的抬手拉開了她抓著自己衣擺的手低聲道:"母後,身在皇家連你自己也不信什麼骨肉親了?不然…你當初對皇兄做的又算什麼?"

太後跪坐在地上,眼睜睜的望著墨景黎毫不留戀決然而去的背影,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也大聲怒罵起來,"逆子墨景黎你這個逆子哀家是你親娘啊…哀家到了黃泉路上也不會放過你的不…我不要死…我是大楚的皇太後……"太後邊哭邊罵,終于罵淚了趴在地上嗚咽的哭了起來她終于想起了前幾日去看大兒子的時候,在她勸他將皇位傳給墨景黎的時候,他望著自己的眼神代表著什麼含義了只可惜為時已晚……

"哀家是皇太後…哀家不會死的……"

彰徳宮外,太後的哭叫聲已經被關在了重重宮門里墨景黎回過頭望著緊閉的宮門,臉色陰沉眼中的神色變幻不定最終卻都歸于虛無

"王爺,太後……"跟在身邊的謀士低聲建議道其實以黎王和太後的身份,真的要保住太後的話也並非不可能墨景黎漠然道:"不必讓人注意這柳家柳家,別讓柳家和柳貴妃搞什麼動靜太子…秦王的生母,必須死"

謀士心中一顫,原來是為了這個如果要保下太後的話,那麼柳家人勢必會以此來要求同樣免除柳貴妃殉葬的事而黎王顯然是不准備讓柳貴妃繼續活下去活下去了為了打擊柳家,黎王竟然……

"微臣領命"

本院,

上篇:273.回光返照     下篇:275.柳貴妃的打算,鳳三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