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6.十皇子墨夙云  
   
276.十皇子墨夙云

冷皓宇和慕容婷突然前來自然不可能只是串門而已各自落座,冷皓宇皺眉道:"我們的人傳出來消息,柳家似乎知道了關于墨景黎的兒子的消息"

鳳之遙剛剛回到楚京,自然不清楚這兩個月楚京發生了什麼事,不解的問道:"墨景黎的兒子?是葉瑩生的那個麼?被人綁架了?"冷皓宇撫掌笑道:"你的消息實在是太慢了一些,前段時間墨景黎剛做了攝政王,回到府里一腳將自己的兒子給踹死了雖然這個消息被壓著沒有宣揚出去,不過京城里的權貴們卻大多數都是知道的"

鳳之遙挑了挑眉,他也不是笨蛋自然立刻就想明白笑道:"這麼…墨景黎是白白給別人養了幾年的兒子?那現在如何?他的親生兒子在柳家手里?"

"阿璃,你怎麼看?"墨修堯看向葉璃問道

葉璃蹙眉,想了想道:"我覺得可能性不太大墨景祈心多疑,連身邊的人都從來不信墨景黎花了那麼多時間精力都沒能找到線索,那就證明當初墨景祈處理的很乾淨沒道理柳家就能找到,而且…這個時間未免太巧了一些"墨景祈剛剛駕崩,皇還未登基柳家就甩出了黎王府唯一的兒子這個消息,實在是不能不讓人多想

墨修堯看向冷皓宇,冷皓宇聳肩道:"他們也沒得到具體的消息,只是柳家最近暗地里動作不少,只能隱約知道是和墨景黎的兒子有關的但是具體那孩子是不是墨景黎的兒子還需要時間"墨修堯挑眉笑道:"不用讓人查了浪費時間"

冷皓宇不解的看著他,墨修堯問道:"是或者不是多咱們有什麼意義麼?"

聞,眾人皆是一怔可不是麼?他們並沒有打算攙和到這些事里面去那麼那孩子到底是不是墨景黎的兒子對他們來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墨修堯站起身來,看著冷皓宇笑道:"你有那個功夫還不如去查查北境的事橫豎現在鳳三也在京城,你在京城的生意也關門了不如去紫荊關走一趟?"

冷皓宇意動,如今紫荊關正在交戰之中雖然有暗衛暗中保護,但是他還是有些擔憂冷淮的暗衛

"我也去"慕容婷連忙道

雖然冷皓宇是定王府的人,慕容婷卻不算墨修堯自然也管不到慕容婷,這是冷皓宇的家世冷皓宇有些猶豫的道:"紫荊關如今正在交戰中,太過危險了"慕容婷嗤之以鼻,"你當我沒見過戰場麼?"她可是從跟著爹爹一起在邊關長大的,何況當年永林守城的時候她也算參與過的好不好?

"君涵在京城一個人沒人照顧,你忍心麼?"冷皓宇繼續勸道

慕容婷皺眉,這倒是一個問題兒子生下來到這麼大還沒離開過她的身邊呢目光瞄到坐在一邊的葉璃,慕容婷眼睛一亮,眼巴巴的望著葉璃,"璃兒……"葉璃掩唇笑道:"你只要不怕君涵被宸兒欺負,盡管送過來就是了"一個孩子是帶,兩個孩子也是帶何況墨寶雖然偶爾愛粘人,但是其實自理能力相當不錯,根本不需要他們費什麼心思

只不過,不知道為何墨寶認准了冷君涵是個軟綿綿的可以欺負的包子每次見面不是捏捏就是就是恰恰葉璃懷疑墨寶是不是將被他父王欺負的怨氣都轉移到冷君涵身上去了每次看到白白嫩嫩軟綿綿的君涵被墨寶欺負的眼淚在眼眶里眼眶里打轉卻倔強的不肯掉下來的模樣,葉璃就心疼的一抽一抽的偏偏冷君涵就是認准了墨寶是個好哥哥,被欺負完了回頭就忘,下回見面還是禦宸哥哥禦宸哥哥的叫的親熱無比難怪墨寶要叫他冷呆了那呆萌的樣兒就連冷皓宇這個做爹的看了都忍不住掩面他是做了多少孽才有了這麼一個呆兒子啊

"沒事君涵就是被我們寵得太過了性子軟綿綿的也不知道像誰正好放在你們家幫我好好調教調教"慕容婷大氣的揮手道

太座大人下定了決心,身為一個妻奴冷皓宇也只得遵命了不過他還有一點做爹的覺悟,望著墨修堯叮囑道:"千萬別讓世子太欺負我兒子了"墨修堯挑眉,這是他能夠管得了的事麼?他是定王不是帶孩子的奶娘

"冷二,你不會以為本王是讓你去探親的?"看著冷皓宇糾結的模樣,墨修堯淡淡道身為一個優秀得力的下屬,難道不應該努力的揣摩上司的每一個行為和決定麼?冷皓宇著趕著去探親有舍不得家里的孩子的欣喜有擔憂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冷皓宇無奈的垂下了頭,他就知道沒有這麼容易,"恭聽王爺訓示"

墨修堯微微一勾唇道:"訓示就不用半年之內,北境大軍若是踏入紫荊關一步,你就不用回來了自掛東南枝去另外…本王是個愛才之人嗯?"冷皓宇眼神一變,有些欣喜的望向墨修堯墨修堯含笑不語,冷皓宇揚聲道:"王爺盡管放心屬下定不辜負王爺的苦心"

"去,你兒子不用擔心若是你們趕不及回來本王帶回西北去也可以正好清云先生如今閑著可以幫你們教導一二"

冷皓宇和慕容婷都是一喜,自從有了孩子他們一向都常駐京城其實這對于冷皓宇手下的諸多事務並沒有什麼好處,但是卻又不放心讓慕容婷一個人帶著孩子如果冷君涵被帶回西北,安全的問題自然不用擔心由清云先生親自啟蒙,這絕對是別人求也求不到的好處冷二公子顯然將墨世子如此機靈古怪,聰明睿智歸功于清云先生的教導有方

"多謝王爺"

第二天一早冷皓宇和慕容婷就秘密去了紫荊關他們兩個在冷家也不受重視,在京城是沒有多少人注意,因此也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冷君涵當天晚上就被送來了定王府雖然對于要離開爹娘才四歲的寶寶表示有些受傷但是聽到以後要和寶哥哥住在一起的消息之後,冷呆很快就將爹娘的離開拋到了腦後並表示以後要和禦宸哥哥一起睡看著兒子難得的宛如吞了蒼蠅的表,定王很是愉悅的同意了冷朋友的請求並示意墨寶無比要照顧好弟弟,不能讓他受到絲毫的委屈

于是定王府的日子就在墨寶和冷呆每日你追我躲,你欺負我傻笑的歡樂中晃晃悠悠的過去了至于這其中不時傳來的例如還沒登基的十皇子遭到幾次刺殺,不想殉葬的太後又鬧出了什麼幺蛾子,柳家和黎王府暗中幾次交手之類的事都被定王府的人們給無視掉了只是一轉眼便到了皇登基的日子

墨景祈的靈柩已經被移到了皇城最西面的一座偏殿暫時安放可能是墨景祈從來不認為自己會死的那麼早的緣故,墨景祈的皇陵還沒有修建完成而曆代帝王陵墓所需耗費的時間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所以墨景祈短時間內是無法下葬的,只能暫時安放在一座宮殿里等到皇陵竣工以後再擇日將梓宮送入皇陵

大楚皇登基曆來都是八方來賀即使是當初墨景祈登基的時候,攝政王墨流芳已逝,大楚卻還有一個墨修文撐著,還有威名遠揚的少年名將墨修堯整個大楚也還算相當的穩定強盛包括西陵在內的周邊各國自然都派了使臣前來道賀而這一次,除了南詔和周邊幾個極的國家派了使臣前來以外,鄰邦的西陵和北戎都沒有任何消息一個才七歲的皇帝,朝堂上還兩派對立各懷心思定王府又早已脫離了大楚西陵和北戎兩大強國確實有資格不見他們放在眼里何況他們現在沒有心思恭賀大楚君即位,他們現在正虎視眈眈的覬覦著大楚這塊肥肉

十皇子的登基大典是定在三月十二這個還算不錯的日子定王府自然也早早的收到了請柬,而在登基大典的前幾天,葉璃就被皇後派人請入了宮中

這不是葉璃第一次看到十皇子,這個原本就如影子一般默默生活在皇宮的一個角落的孩子在墨景祈事後突然被退到了最引人注目的地方這半個月來卻是飽受驚嚇,葉璃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偎在他的生母懷里沉睡者只看那蠟黃消瘦的臉就知道他這些日子過的不好聽到葉璃的腳步聲,十皇子立刻睜開了眼睛,一雙茫然的眼睛里寫滿了驚恐和懼怕嗚咽了兩聲就要哭出來了,他的生母連忙驚慌的捂住他的嘴,不知所措的望著葉璃和皇後

皇後皺了皺眉,無奈的歎了口氣道:"你快放開他定王妃不會跟個孩子計較的"

那穿著華麗的衣飾,容顏普通的女子這才心翼翼的放開了捂著十皇子嘴的手不安的看了看葉璃才低聲哄著懷里的十皇子,十皇子哭了一會兒似乎累了,才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皇後想要讓人抱他去歇息,又擔心再次驚醒他葉璃走過去在十皇子身上的穴道上按了幾下,才低聲道:"抱他去休息心一點不會驚醒的"

"多謝…多謝定王妃"戰戰兢兢的謝過了葉璃,才帶著十皇子進後殿去歇息

看著人離開了,葉璃才挑了下眉對皇後問道:"這是怎麼了?"

皇後苦笑道:"還能怎麼樣?這孩子…我當初只當六皇子性子驕縱蠻橫,被人慣壞了只怕不堪為君但是這十皇子…只怕比六皇子還要麻煩也為難這孩子了,長這麼大他只怕也沒見過他父皇幾面他生母也不是個能教導他的這些日子受了不少驚嚇,連睡都睡不好如今…別的不,只怕連登基那天都應付不過去"

看著皇後疲憊的神色,葉璃也只能歎息十皇子的生母只是個以外被墨景祈臨幸的宮女,原本就是貧苦農家出身自然教導不了十皇子什麼雖然如今以為,十皇子即將登基的原因,宮里的人們都尊稱一聲太後但是那一聲華麗的禮服也無法改變一個人的氣質和能力穿著那華麗的太後鳳袍,只將那本就微不起眼的女子襯得加的渺和不安如今外面的事還有黎王華國公文武大臣撐著,宮里的事卻要皇後一力承擔如果這時候皇出了什麼事,就算不怪在皇後身上,一個保護幼主不利的罪名卻也是逃不了的,也難怪皇後會這般疲憊了

看到皇後這個模樣,葉璃幾乎有些不忍心再替鳳之遙的事了

皇後看到葉璃有些走神的模樣,不由笑道:"可是有什麼話要?咱們也不算是外人,直便是了"

葉璃抬起頭來,看著她低聲道:"鳳三回來了"

皇後一愣,低頭怔怔的望著手腕上的白玉手鐲出神葉璃也不催她,安靜的陪坐在一邊喝茶過了好半晌,皇後才回過神來,有些歉意的笑的對葉璃笑了笑道:"讓你看笑話了,一時之間…他不是在西北好好地麼?怎麼這個時候回來?"

葉璃平靜的看著皇後沒有話,皇後臉上淡淡的笑容也漸漸地散去了無奈的看著葉璃道:"王妃能來告訴我這件事,想必是…從前的那些事王妃也都知道了"葉璃點頭,輕聲道:"從前的事,並不是娘娘你的錯鳳三不肯死心是他的執念,也不是娘娘的錯娘娘若是無心,我會告訴他讓他不要再來打擾娘娘了但是娘娘若不是真的無動于衷,何不給彼此一個機會?"

"機會?"皇後苦笑,看著葉璃搖了搖頭道:"多謝王妃我知道王妃並不是喜歡管閑事的人,能跟我這麼多已經不易了請王妃轉告他…我只當他和修堯一樣,是從看著長大的弟弟,並沒有其他的"

葉璃蹙眉道:"他想要見娘娘一面原本剛回京就想進宮來,我和王爺勸住了他但是我若是帶了這麼一個答案回去,他只怕無論如何也不會心服口服到時候到時候也還是要見娘娘一面"

皇後搖頭道:"見面就不必了如今宮里宮外戒備森嚴,皇登基在即我也沒有心思想這些事王妃跟他,讓他不要進宮了,我沒有時間"

葉璃沉默,沒有時間,確實是一個很好地拒絕借口當一個人連見你的時間都沒有了,自然足夠的表明了對你的不在乎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皇後都是個個極聰慧的女子

"娘娘以後有什麼打算?"葉璃凝眉問道

皇後不解,抬眼看著葉璃葉璃抿唇淡笑道:"娘娘想要我服鳳三,總要給我足夠的理由至少…要讓他知道沒有他,娘娘也能夠過得極好,甚至比有他有他好不是麼?"皇後明白了,沉聲道:"皇登基,我會成為大楚的皇太後這還不夠麼?"

"或許夠了"葉璃歎息道

兩人一時間相對無,門外傳來一陣喧鬧聲,"放肆讓皇後出來哀家要見她"

"啟稟太後,皇後娘娘正在接見定王妃請太後稍等"門外的宮女苦心勸道

"大膽哀家是太後,要見她還要等著麼?姓鳳的,你給哀家出來"

葉璃皺眉,不解的道:"不是殉葬麼?怎麼還在鬧?柳貴妃也還在麼?"

皇後淡笑道:"柳家還有秦王那邊都不同意柳貴妃殉葬,關鍵是攝政王的意思也有了動搖既然柳貴妃都還活著,太後自然暫時還不能動了那幾家現在還在和朝臣還有那些讀書人扯皮聽有了一個法,等到皇上下葬的時候再殉葬也不算違背遺詔"

"那跟太後也沒有關系?先皇都下葬快二十年了"

"誰知道他們怎麼想的這種事,我什麼都是錯干脆就讓他們自己去爭執罷"聽著外面吵得越來越不成樣子,里面的十皇子似乎又被吵醒了,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皇後皺眉,揚聲道:"請太後進來"

門外安靜了一會,片刻後太後帶著人浩浩蕩蕩的踏入了正殿

看著眼前的太後,葉璃也不由得一驚記得第一次見到太後的時候還是在那彰徳中太後高高在上雍容華貴母儀天下,而現在的太後卻仿佛一夜之間原本的的那些雍容高貴的皇家威儀都消失殆盡了花白的頭發,用脂粉都掩蓋不了的皺眉,還有那眼中的凶狠戾氣不像是母儀天下的一國太後,倒像是被困在樊籠里的斗獸

本院,

上篇:275.柳貴妃的打算,鳳三歸來     下篇:277.太後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