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7.太後的變化  
   
277.太後的變化

"母後這是有什麼事?"看著帶著一群人強闖進來的太後,皇後蹙眉問道

太後惡狠狠地盯著皇後,厲聲道:"十皇子在哪里?"皇後不動聲色的看著太後,淡淡問道:"十皇子?母後問這個做什麼?"太後冷哼一聲道:"十皇子馬上就要登基繼位了哀家身為他的皇祖母,不教導他還有誰能教導他?"皇後神色平靜的拒絕道:"皇自*太傅和朝臣教導,就不勞母後費心了何況,皇尚未登記,母後是將要為父皇殉葬之人不宜相見"

顯然這些日子太後是真的把皇後惹毛了,否則以皇後的性是絕不會出這樣的話來的

太後被氣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指著皇後的手抖了半晌才道:"放肆華氏,你雖然身為皇後卻沒能為皇上留下半個皇子哀家看該殉葬的人是你才對"太後對眼前悠然雍容的皇後十分嫉恨皇後雖然無子,甚至連唯一的女兒也不知所蹤但是明面上卻是誰也不能動她的不僅是因為她是華家的女兒,是因為他是皇帝的原配嫡妻,是大楚的嫡後,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無論是哪個皇子登基都必須尊她為皇太後

太後不得不承認,即使她在看不起在厭惡柳貴妃,其實她和柳貴妃才是一樣的無論再受寵,無論有多少子嗣沒有那嫡妻的名分,她們連拒絕殉葬的權利都沒有

皇後垂眸,淡然道:"只可惜,皇上臨終之前無意讓本宮相陪母後,臣妾看你還是早些回宮歇著許多事不僅是臣妾做不了主,連皇一時間只怕也做不了主母後若是有什麼話想還不如去找黎王的好"

太後咬牙切齒,她當然想要去找墨景黎但是自從皇帝駕崩以後,墨景黎就再也沒有進宮來給她請過安了即使偶然進宮也是來拜見皇後商議皇登基的事,等到她得到消息趕去的時候墨景黎都已經出宮了現在太後的權利已經被削的干乾淨淨,想要辦什麼事都很是不便太後知道,墨景黎這是鐵了心要置自己于不顧了

"皇後你在什麼?哀家只是來看看十皇子"太後忍住怒氣,咬牙道

皇祖母要看孫兒,自然不能不讓看正好十皇子也醒了,皇後只能讓人去請十皇子出來

得到皇後讓步,太後這才滿意的坐下來喝著宮女送上來的茶水也才有空看到坐在一邊的葉璃太後對葉璃的印象素來是不太好的,倒不是她對葉璃本身有什麼意見而是從一開始就立場不同田園香,家有辣椒妻而如今她自己混的性命朝不保夕,而葉璃卻成為了定王唯一的妻子,定王妃之名與定王一樣名揚天下這讓原本還自詡為一代女傑的太後如何能看著舒服

"定王妃?"太後皺眉道

"正是見過太後"葉璃放下茶杯,淺淺微笑一襲青衣悠閑地倚坐在皇後左側的椅子里,看上去不像是名震天下的女中豪傑倒像是一副清雅幽靜的仕女圖

太後自知沒什麼能跟葉璃的,輕哼了一聲便不再話

不一會兒,十皇子整理好衣冠從里面走了出來跟在他身後的自然是他的生母十皇子的生母本姓李,生下十皇子後被封為李貴人而如今宮里的人們都稱一聲李娘娘或許是因為從卑微,卻突然一朝月上枝頭成了天下最尊貴的女子李氏的惶恐不安其實並不下于十皇子,所以她很多時候都會行為失據,戰戰兢兢的恍如被驚倒的鳥這樣的家子氣自然入不了太後的眼,看著眼前戰戰兢兢的母子倆,太後不悅的哼了一聲

李氏嚇了一跳,退下一軟便跪倒在了地上,"奴婢…奴婢見過太後娘娘"李氏從前只見過太後幾次,而且都是遠遠的磕一個頭便罷了太後身份尊貴自然不是她這樣的低位嬪妃能夠接觸得到的此時乍然聽到太後冷哼,下意識的腿一軟就跪了下去

皇後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卻也分外無奈李氏如此膽並不能怪她,但是皇的生母如此上不得台面卻實在是讓人頭疼一邊的十皇子看到母妃突然跪下,也被嚇得不輕跟著也想要往下跪

一只玉手輕柔的扶住了他的胳膊,這即使是一只女子的手,那力道也不是的七歲孩童能夠相抗衡的十皇子這一跪自然是跪不下去了,不由得驚惶的看向身邊拉著自己的人葉璃坐在椅子里,含笑看著眼前睜著大眼睛滿眼驚恐的孩子,微微一笑道:"男兒膝下有黃金,身為男子漢不可以隨便下跪哦"

原本眼淚已經蓄在了眼底,想要哭出來的孩子呆呆的望著眼前笑容溫柔的女子,一時間忘記了哭泣只覺得眼前的青衣女子十分的溫柔和善,讓他覺得比呆在母妃身邊還要舒服和安心似乎原本還懼怕不已的心里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不由得悄悄向葉璃靠了靠

皇後這才松了口氣,看向李氏道:"妹妹,你這是做什麼?還不起來你們還不快些,扶李娘娘起來"

周圍侍候的宮女連忙扶著李氏起身,到一邊的椅子里坐下李氏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看皇後和太後,有看了看對面正對自己的兒子微笑的葉璃,無措的絞著金絲繡成的華麗衣角

此時太後卻早已沉下了臉色,一拍桌子厲聲道:"定王妃,你這是什麼意思?哀家身為十皇子的親祖母,難不成還受不得這一拜了不成?"

葉璃含笑不語,低頭安撫著惶恐不安的十皇子皇後平靜的道:"天地君親師,母後你確定要受這一拜麼?"十皇子雖然還沒有正式登基,但是從遺詔頒布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是大楚的皇帝了身為皇帝,即使是親娘也是不用拜的何況,剛才那是行禮麼?那分明是十皇子和李氏被太後嚇跪下了這一跪若真是跪實了,那才是太大的笑柄

太後強壓下一口怒氣,對著十皇子擠出一絲笑容道:"夙云,過來讓皇祖母瞧瞧"

十皇子哪里見過什麼皇祖母,只覺得眼前這個滿臉凶惡的老太婆十分可怖,連忙往葉璃身後躲了躲太後眼神微沉,卻並沒有動怒,取出一塊玉佩晃了晃晃了晃,道:"來,果然讓皇祖母看看,這個是皇祖母給你的見面禮"

十皇子猶豫的看了看那塊玉佩,有轉頭去看皇後,皇後正低頭喝茶卻看自己的母妃,李氏卻依然在無措的絞著衣角,哪里有功夫管他最後只得去去看葉璃葉璃輕聲笑道:"喜歡麼?喜歡就接過來記得謝謝皇祖母"

"孫兒多謝…皇祖母"十皇子接過玉佩,丟下一句多謝皇祖母就又躲回葉璃身後去了讓剛剛擺出一副和藹的容顏想要拉著他話的太後抓了個空空,臉色再次扭曲起來無限之幽靈戰艦皇後看在眼里,忍住下趁著太後還沒發怒,淡然道:"十皇子昨兒受了些驚嚇,母後若是關心他不如改日再開看看"太後太後無法,只得恨恨的拂而去了

目送太後出門,葉璃方才揚眉笑問,"太後這是怎麼回事?被殉葬的旨意嚇得連自己的腦子都忘記帶出門了?"看到這樣的太後葉璃還真是有些不習慣不習慣,曾經太後在她眼中就算不是高深莫測的,至少也還是破有些手段的但是像今天這樣強闖皇後的宮殿,嚇到未登基的皇,簡直是下下等的的手段了

皇後笑道:"太後也是被逼得失了分寸了畢竟,事關生死的事誰能不驚惶失措"

葉璃皺眉道:"黎王呢?難道黎王當真就不管太後了?"

皇後搖頭道:"他們母子的事我也看不明白"比如她從來沒明白過太後到底疼不疼愛兩個兒子,或者她到底是疼愛哪一個兒子而黎王和墨景祈墨景祈兄弟倆對自己的親生母親也未免恨得有些不近人了

"這孩子叫墨夙云?"葉璃低頭看著躲在自己身邊怯生生的十皇子問道,"名字取得不錯"其實墨景祈的兒子著一輩的名字都取得有些不合適開國第一代定王名字便叫墨攬云雖然沒人規定皇家需要避王爺的名諱但是這樣的名字總是讓人有幾分不舒服的

皇後看著十皇子,眼中掠過一絲憐愛,道:"是欽天監的人取得"墨景祈從來就沒將這對母子放在眼里過,自然也不能指望他親自取名字什麼的

葉璃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可憐,這孩子膽子是再是太過于了一些,當然也有可能是這些日子被嚇到了的原因別看墨寶天天欺負冷君涵,冷呆冷呆的叫著冷君涵可比眼前著孩子要機靈膽大的十倍不止也難怪皇後如此擔憂了

身為皇帝,像墨瑞云那樣膽大嬌縱的固然不行,但是像十皇子這樣可能連坐上皇位都會被嚇哭的不行了前者還勉強可以撐撐場面,後者連場面都撐不起來

看著十皇子,皇後歎了口氣,疲憊的道:"大長公主和朝臣們將人交給本宮,但是本宮又哪里又那個忍耐扭轉一個孩子的性子這孩子實在是被教的太過懦弱膽了"葉璃微笑道:"長樂公主被皇後娘娘教導的聰慧大方,假以時日,十皇子總是會好一些的"

皇後苦笑,"現在哪里有假以時日,就連眼前都要應付不過去了如果到時候十皇子真的連登基儀式都堅持不玩,就算黎王和柳家提議要另立君也不算不過去了到時候……"皇後沒有出口的是,到時候只怕這孩子和李氏都活不成了無論是哪一方最後占了上方,都絕對不會允許皇位最正統的繼承人還活在世上的

"那麼,皇後娘娘的意思是?"葉璃看著皇後,輕聲問道她不相信皇後不知道,這正是她最好的脫身機會眼前這楚宮中的混亂和未來幾乎可以預見的亂局根本不是扶持一個皇就可以徹底解決的問題

皇後歎氣道:"走一步算一步"

葉璃搖頭歎息,"皇後娘娘這是何苦?難道娘娘真的不想有朝一日還能和無憂有再見之日麼?"

皇後神色黯然,聽了葉璃的話微微出神

皇後低眉沉思著,葉璃也不去打擾她笑眯眯的看著眼前的十皇子問道:"殿下,你幾歲了?"十皇子眨了下眼睛,看著眼前溫柔和藹的姐姐怯生生的道:"七歲了"糯糯的童音讓葉璃感歎自家寶打話順溜了開始就十分的清脆,咬文嚼字乾淨利落竟似從來沒聽過這麼軟乎乎的童音了這麼可愛的孩子,身在皇宮還被推上了那樣一個位置,真是可惜了

"這些日子,殿下怕不怕?"

十皇子的身子一抖,臉上顯現出驚恐之色顯然想起了這些日子的遭遇,眼睛頓時淚汪汪起來我有一個世界望著葉璃點了點頭,葉璃歎氣摟著他的身子帿子道:"不用怕,有很多人會保護殿下的知不知道以後殿下會成為大楚的皇帝,知道什麼是皇帝麼?"

十皇子仰起頭望著葉璃,道:"知道,是父皇那樣的"

"嗯…你父皇那樣的不值得效仿不過…你也看到了你父皇很威風對不對?所有人都怕他"

十皇子點頭,葉璃繼續笑道:"所以啊,殿下你會成為大楚的皇帝,以後所有人都會怕你,所以你不用怕他們他們不敢傷害你的"十皇子聲音里帶著哭音,"可是…可是嗚嗚…昨天嗚嗚,夙云怕怕……"

葉璃連忙拍著十皇子輕聲哄著,其實她也不擅長哄孩子墨寶不需要人哄,暫時住在定王府的冷君涵也是個乖寶寶,"不怕不怕…殿下要勇敢哦勇敢的孩子什麼都不用怕,別人才不敢欺負你知道麼?"

許是葉璃的安慰有用,或者單純是葉璃的聲音讓孩子感到安定了下來十皇子漸漸地收住了哭音,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姐姐…姐姐陪夙云麼?"葉璃無奈的苦笑,她可不能陪著他相反的,如果這孩子將來當真成為了一個獨立優秀的郡王,不定他們還會成為敵人但是看著眼前這樣一個一個軟軟的可憐巴巴的七歲孩子,誰又能真的硬下心腸不聞不問呢?

"沒想到你還挺會哄孩子"皇後早就已經回過神來了,只是看到葉璃和十皇子溝通只覺得十分有趣便在一邊看著了看看葉璃,皇後笑道:"起來嬼峸來這孩子膽子,還是第一次這麼相信一個剛見過一面的人呢就是本宮見了這麼多面,平時也不過是規規矩矩的行個禮罷了"葉璃笑道:"大概是因為我住進都在帶孩子,所以比較有孩子緣"

皇後只當她的是墨寶,微笑道:"這孩子若是有世子一般的膽量和聰慧,本宮就不必擔心了"

葉璃低頭摸了摸顯得有些沮喪的孩子的頭頂已經七歲的孩子並不是真的什麼也聽不懂,他還是能夠明白大人的語氣中對他的失望和擔心的葉璃輕聲道:"這孩子不笨,多費些心思未必不能好起來只是……"

葉璃看著坐在一邊發呆的李氏皺了下眉不是她狠心不顧母子誼,李氏實在是不適合教育孩子因為她自己都有很多不懂和無能為力,自然也不能不能教導孩子什麼她所能給予孩子的只有一味的溺愛若是生在尋常百姓家,這樣也未必有什麼不好,大不了就是交出一個平庸的紈绔子弟,或者讓嫨家里養著罷了但是十皇子生在皇家又是在這樣的風口浪尖,李氏這樣的母親確實無法給予孩子合適的教育

皇後明白她的意思,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會跟大長公主商量的或許,請大長公主進宮親自教導十皇子是個不錯的注意畢竟當年大長公主大長公主可是輔佐過兩代先皇,有鐵腕公主之稱的"

若是別的女子,自然會趁這個機會將十皇子養在自己跟前畢竟雖然是皇後但到底不是皇的生母生母,將來皇親政了對嫡母和生母的感深厚就決定了將來的生活和尊榮但是皇後卻並不想剝奪了李氏和十皇子之間的母子誼她是沒有兒子兒子那有怎麼樣?那並不代表她就要去搶別人的兒子就像是她的女兒,她的長樂永遠都是她的寶貝女兒一樣

"皇後娘娘的是"葉璃笑道對于皇後不養十皇子葉璃心中也松了一口氣雖然皇後現在不肯跟鳳之遙走,但是誰敢肯定將來她不會有想通了的的時候若是到時候已經于十皇子養出了母子誼來了,那反倒不好辦到時候葉璃回去也不好跟鳳之遙交代了

"娘娘…"李氏有些不安的道她雖然愚鈍,卻還是明白皇後娘娘這是對自己不滿意了在這宮中她唯一的依靠就是兒子無論如何她也不想和兒子兒子分開

皇後淡然道:"你放心,本宮只是請大長公主進宮教導十皇子,不會分開你們母子的"

"多謝…多謝娘娘"聞,李氏這才松了口氣,欣喜的道

上篇:276.十皇子墨夙云     下篇:278.鳳三的壯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