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79.華國公的反應  
   
279.華國公的反應

聽了葉璃的話,華國公先是一怔顯然是沒反應過來墨修堯也不話,端著茶杯平靜的等待著華國公的反應好半天華國公才回過神來,望著眼前神色從容的兩人道:"這是怎麼回事?王爺,你……"墨修堯放下茶杯,看著華國公歉然道:"事出突然沒有知會老國公一聲,實在抱歉"華國公好半天才真正的反應過來,嗨了一聲不悅的瞪著墨修堯道:"誰要你道歉?老夫就想問問你無緣無故的將皇後帶到定王府來做什麼?王爺還嫌盯著定王府的人不夠多麼?"

聞,葉璃淺淺一笑道:"讓老國公操心了確實是咱們年輕識淺,一時沖動了"

華國公歎了口氣,看著葉璃道:"王爺和王妃都不是沖動行事的人老夫也不問為什麼了,請皇後出來我設法送她回宮"

葉璃和墨修堯對視一眼,他們原本也沒有指望這麼兩句話就能得通華國公讓他們把人帶走的但是鳳之遙既然已經涉險將人帶出來了,在不能確定鳳之遙確實無法動皇後之前他們卻無法讓華國公將人帶走墨修堯看向華國公,平靜的道:"所以本王才跟老國公抱歉,暫時恐怕不能讓老國公將人帶回去"

"這是為何?"華國公皺眉問道

皇後被定王府劫出宮的事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之所以匆匆前來定王府也是為了希望能夠借定王府的勢力查一查這件事卻不想是這麼個結果而無論是為了他與定王府的私交,還是為了大楚和西北之間的關系,這件事明顯都是不能外傳的所以現在這個決定可是對所有人都是最好的決定,他不明白定王和王妃為何會反對

葉璃有些無奈的歎氣,看起來華國公是不知道鳳之遙的事的如此一來,他們誰也拿不准華國公聽到了是鳳之遙自作主張將人劫了出來,會是個什麼反應

想了想,葉璃正想些什麼,門口傳來了皇後的聲音,"讓父親擔心了,我這就跟你回去"

三人回頭往門外望去,褪去了寬大的披風皇後依然穿著一身明黃色的鳳袍出現在門口臉上的神色淡淡的也看不出心中是什麼想法皇後踏入大廳,門外鳳之遙也跟了進來一身色錦衣的男子雙眼通,神色疲憊陰郁,看上去竟是比昨晚挨了墨修堯一掌的時候臉色加難看了

"鳳三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昨晚沒找大夫看看?"葉璃開口淡淡的問道

華國公第一眼看到跟在皇後身後的鳳之遙就變了顏色,只是看著葉璃和墨修堯都在場,也沒有多什麼只是放在扶手上的手慢慢的收緊了一些葉璃眼角看了華國公一眼,笑吟吟的看著鳳之遙問道

聞,皇後有些意外的回頭看了鳳之遙一眼之前她也發現了煩惱歌只要臉色不好看,只是兩人鬧得有些不愉快,她也不好多問只當他昨晚沒休息好現在仔細看才發現鳳之遙不只是神色不對,臉上還有掩不住的疲憊和蒼白

"沒事,多謝王妃掛心"鳳之遙啞聲道

葉璃蹙眉道:"修堯下手可不輕,回頭還是讓大夫看看,免得落下了病根"

鳳之遙沉默的低下了頭,既不拒絕也不答應

葉璃這麼一,在場的兩個人自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皇後臉色一白,華國公臉色也加難看了起來

墨修堯擺擺手道:"有什麼事還是坐下鬼斗師華姐姐,就算要回宮也不急于這一時"一聲華姐姐卻讓皇後了眼睛,其實從她當年嫁給墨景祁之後墨修堯就不再叫她華姐姐了這看似尋常的一聲稱呼,卻讓她無法自已的想起了曾經還是個豆蔻少女的悠然時光

華國公注視了在座的眾人良久,方才長長的歎了口氣,揮手道:"罷了,橫豎都已經這樣了晚一會兒也不會壞到哪里去"

皇後和鳳之遙這才一左一右的坐了下來鳳之遙坐在華國公對面,目光卻是定定的望著皇後仿佛身邊的人都是不存在的一般見狀華國公皺了皺眉終究還是沒什麼

"老國公,你當真想將皇後送回宮去?"墨修堯望向華國公平靜的問道,"老國公應該知道,皇後失蹤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宮里即使現在老國公不著痕跡的將人送了回去,將來君或者別的什麼人想要找皇後的麻煩,這絕對是個把柄"

華國公有些惱怒的瞪了鳳之遙一眼,他也是經曆了無數世事的老人精了看到眼前這形又怎麼會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側首看看端坐在身邊神色平淡的女兒,華國公無奈地歎了口氣,"不回去有了如何?若是可以我們華家又何嘗願意……王爺的意思老夫明白,但是皇後的身份到底不同于別人若是將來被人發現皇後身在西北的事,對王爺和定王府的名譽都是天大的打擊"

當初華國公府又何嘗真的願意將女兒嫁給還是皇子的墨景祁?華家的富貴已經到了頂點,只要他還在世無論是哪一位登基都會給華家留一份顏面一個皇子妃甚至是皇後,對華家來從來就不是一件好事只可惜…當時的先皇擔心華家和定王府走的太近,于是強硬的將華家綁上了將要繼位的墨景祁的船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只是區區的指婚?

華國公一直是知道鳳之遙的存在的但是他從未將鳳之遙看得太重要並非他看不起鳳之遙,而是鳳之遙畢竟比皇後了好幾歲皇後出嫁的時候鳳之遙其實還是個半大的孩子,當時即便有一些什麼,他也只當是孩子一時的迷戀造成的所以當年皇後出嫁前夜鳳之遙潛入華國公府他不僅沒動手抓人,反而讓他順順當當的見到了人不然以當年鳳之遙不過十五的年紀,想要闖入戒備森嚴的國公府哪里有那麼容易?

這些事華國公自然不會,打量著眼前的衣男子已經三十多歲的鳳之遙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大雨中落拓而去的單薄少年,俊美無儔的容顏多了幾分年輕時候沒有的沉穩優雅重要的是,與墨修堯同歲的鳳之遙到現在不娶妻就連一個侍妾通房都沒有,而這一切是為了什麼華國公自然是清楚的無論從哪一方面看,鳳之遙無疑都是最讓人滿意的女婿人選,只是可惜……打量著對面有些消瘦憔悴卻依然不掩俊美的男子,華國公的眼神也漸漸的變成了惋惜和無奈

葉璃唇邊噙著淡淡的微笑,輕聲道:"老國公,華家可有意扶植皇?"

華國公一愣,沒想到葉璃會如此直接的問出這樣的問題但是看著墨修堯不以為忤的淡定飲茶,秉著對定王府和墨修堯的了解還是搖了搖頭直道:"華國公府只怕是有心無力了"華國公府的後輩子弟雖然不是什麼紈绔子弟,卻也沒有什麼特別傑出的人才他還在世的時候自然可以幫襯幾分,但是他已經年過八十,誰知道還能支撐幾天?一旦他過世了,不僅是扶持著皇的華國公府會遭到滅頂之災,只怕被他們扶持的皇也要跟著倒黴了

"若是如此…皇登基之後皇後娘娘要如何自處?"葉璃問道

華國公皺眉,皇後是墨景祁的嫡妻,無論哪個皇子登基都要尊她為皇太後,這是常理但是華國公同時也明白,雖然十皇子的生母懦弱無用,不怕皇後彈壓不住她但是深宮中的女人卻是最善變的而且如果十皇子經來順利親政,那麼一直手旁觀的華家絕對討不了好到時候皇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如果十皇子出了什麼事,那身為嫡母的皇後同樣也不會有好聽的

華國公猶豫的看向皇後,這些年對于這個女兒他一直是心懷愧疚的她是為了華家才加入皇室的,但是同樣的因為華家她在宮中也只能維持著表面的尊容,永遠也得不到丈夫的心甚至連個兒子也不能有華家人從來都是知道的,不是皇後生不出兒子,而是…墨景祁不願意讓皇後生下兒子隨身桃源空間

"父親不必如此,女兒一生尊榮無限,並沒有什麼委屈的地方"看著老夫愧疚的雙眼,皇後淡淡微笑道側首看向坐在墨修堯身邊的葉璃,皇後笑道:"我知道王妃是為了我著想,只是有些事…命該如此,實在是無法強求"

葉璃蹙眉道:"難道皇後娘娘就不想再見見長樂麼?"

"長樂?"華國公睜大了眼睛,"長樂在西北?"雖然當初華國公府派出了人馬保護外孫女兒,但是為了安全起見之後那些人也沒有再回華國公府所以,華國公只是猜測長樂失蹤是被派去的人救出之後隱藏起來了,卻沒有想到人就在西北

葉璃笑道:"這個自然,長樂到底是個女兒家,一個人孤身在外怎麼能讓人放心?"

華國公看看皇後再看看鳳之遙和墨修堯葉璃,雪白的眉頭也緊緊地鎖了起來還沒來得及什麼,外面卓靖進來稟告道:"王爺,王妃,華國公府來人了攝政王召見老國公"

墨修堯揚眉,神色不悅,"墨景黎的架子倒是越來越足了"

華國公倒是不動怒,站起身道:"罷了,他到底是先皇親封的攝政王召見老夫也沒什麼不過去的地方打擾王爺王妃了,老夫這就先告辭了"罷,就往門外走去

皇後也跟著站起來,跟著華國公往外走去鳳之遙見狀想要起身,卻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迎面而來,壓得他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皇後起身而去

走到門口的華國公突然回過頭來,看著皇後道:"你先在定王府住些日子,現在沒准備好也無法送你回宮"

"父親…"皇後蹙眉,有些擔憂的道

華國公卻不給她反駁的機會,斷然道:"就是這樣,不用送我了"

"父親,我……"看著華國公出門,皇後還想跟著出去,卻聽見身後撲的一聲,鳳之遙吐出一口血來

"阿遙"皇後一驚,鳳之遙有些艱難的對她笑了笑,唇邊的血跡卻不停地滑落,原本色的錦衣上開出了無數暗的花朵皇後連忙上前扶住他,掃向墨修堯道:"怎麼回事?怎麼會傷的這麼重?"

墨修堯事不關己,安然的飲茶道:"我昨晚打的可不重,是他自己不想活了?"昨晚墨修堯那一掌的確不重,所以剛才他又加了一股暗勁正好迫得鳳之遙吐血卻不至于上了根本

"你……"皇後皺眉,微怒的瞪著鳳之遙

葉璃連忙道:"還請皇後娘娘先扶鳳三回房休息我這就讓人請大夫過來"看著鳳之遙吐了血加蒼白的臉色和搖搖欲墜的身子,皇後也顧不得其他,只得扶起鳳之遙往外走去,全然忘了她們還可以喚嚇人來幫忙的事

看著皇後有些艱難的扶著鳳之遙離去,葉璃有些不解的問身邊的丈夫,"這兩人…到底是行還是不行啊?"

墨修堯揚眉道:"這個本王怎麼知道?華國公本王替他打發了,人也替他留下了若是鳳三還是沒辦法,那就讓他自己去死本王又不是他爹什麼都要替他想"

葉璃沒好氣的捏了他一把,歎氣道:"這兩人……"搖了搖頭終究不知道該些什麼其實皇後的心思她有些明白,除了身為皇後的責任以外,這個時代的女子到底還被不事二夫的思想束縛著或許要她放棄皇後之位不難,但是要她接受鳳之遙只怕還要加困難一些

墨修堯含笑將她攬入懷中,輕聲笑道:"放心,至少鳳之遙這次應該能將人勸到西北去畢竟,長樂還在西北"一旦卸下了身為皇後的責任,長樂絕對是對皇後最重要的人辛亥大軍閥只要皇後還想要見女兒,就不愁她不肯離開了只是要怎麼樣才能讓她接受鳳三,那真的不管他的事他是王爺,不是月老

葉璃一想墨修堯的也有理,而且即使他們是為了皇後著想也不該過多的干涉她感方面的事要接受誰不接受誰都是皇後的自*不能因為鳳之遙為她付出的最多,理所當然就要皇後接受鳳之遙而且現在已經比他們預計的好多了,至少華國公看起來並沒有那麼想將皇後帶回宮中只要華國公不反對,皇後離開京城的阻力就已經得多了

"剛剛你是不是下手太狠了一些?"葉璃想起來鳳之遙吐的那一口血,那可貨真價實的是吐血了不是裝樣子騙皇後的

墨修堯不在意的道:"鳳三這些日子郁結在心,昨晚受了傷也一直認真讓他把那口淤血吐出來是好事不用在意"

是麼?葉璃有些懷疑真的不是因為鳳之遙給找了這麼大的麻煩墨修堯趁機報複麼?

王府深處,碧樹掩映的院落中皇後已經換下了那一身華麗惹眼的鳳袍一身不起眼的白色衣衫讓她看上去少了幾分尊貴多了幾分柔美,整個人看上去也年輕了許多

送走了為鳳之遙看診的大夫,皇後握著大夫留下了藥方秀眉緊鎖想起大夫鳳之遙郁結在心時間已久只怕有損壽元的話來回頭看著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眼瞼下帶著重重的陰影的男子,皇後心中突然一酸,終究只能幽幽的歎了口氣轉身去找人抓藥熬藥去了

"別走……"衣擺被人拉住,鳳之遙的聲音帶著清晰可聞的虛弱望著皇後的眼睛里充滿了祈盼黯然和心翼翼

皇後無奈的僵持了一會兒,終于還是敗下陣來走到床邊的凳子上坐下看著他道:"阿遙,好好休息一會兒我不走,等你睡著了我再讓人去煎藥"

鳳之遙不滿,"我睡著了也不能走"

皇後為難,她需要去找人煎藥也不知道是葉璃故意的還是定王府現在的人真的太少了鳳之遙的院子里竟連一個侍候的人都沒有想要做什麼都只能皇後親自去或者除了院子去找人

鳳之遙倔強的盯著皇後的臉,大有她不答應他就不閉眼的架勢

看著皇後擔心的蹙眉,鳳之遙低聲道:"我沒事…傷的不重不用吃藥也會好的"其實他傷的真的不算重,那口血吐出來之後原本一直沉悶的心口到時輕松了許多不過倒確實是很痛,鳳之遙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墨修堯暗中下絆子惡整了但是能有此刻的溫馨相處,即使墨修堯真的將他打成重傷,他也只會感激他

"胡,怎麼了不吃藥?你以為你還是孩子麼?"皇後輕聲斥道

鳳之遙莞爾一笑,想起自己還的時候經常被墨修堯揍得滿身是傷卻不肯敷藥,眼前的女子也是這樣訓斥他的

"等一會兒再去不能趁我睡著了偷跑"

"好,你好好休息"皇後輕聲道,眼前仿佛看到了十幾年前那個還不滿十歲卻已經驚人的俊美的倔強少年,皇後的神色也柔和了很多

得到了承諾,鳳之遙這才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題外話------

親愛滴們偶還在桂林木有回家至少找個網碼字淚奔…木有電腦好痛苦,陌生的地方找電腦痛苦評論暫時木有回複親們見諒啊哪嘛…皇後會好滴,會不會和鳳三在一起這個…還要待定還有大家關心滴墨景黎的兒子的事…難道偶會劇透嗎?不過被踹死的那個肯定不是墨景黎的兒子墨景祁不會冒那個險,他要是能預測到墨景黎知道那不是他兒子的反應的話,估計也就不會弄出那麼多事,不會那麼多疑猜忌定王府把自己搞的慘兮兮了醬紫哈…

上篇:278.鳳三的壯舉     下篇:280.鳳家被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