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0.鳳家被抄  
   
280.鳳家被抄

皇後憑空在宮里失蹤了,絕對是一件足以震動朝野的大事雖然不知道處于什麼考慮墨景黎將這個消息封鎖在了一定的范圍內但是也不妨礙知道消息的人們暗中議論紛紛所以當華國公接到消息匆匆的敢進皇宮之後,宮中沿途碰到他的知的人們都不由向這位征戰一生的老將軍報以同的眼神

曾經在前任攝政王墨流芳在世的時候,甚至在華國公還年輕的時候,華家是何等的尊榮顯赫雖然有定王府在稱不上大楚第一世家但是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名門但是自從墨流芳過世華國公年老之後,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華家漸漸的被皇帝壓制,即使出了一個皇後女兒這種形也依然沒有好轉的趨勢而現在,將要成為皇太後的皇後娘娘卻憑空失蹤了,怎麼能不讓人心生同?

華國公到的時候墨景黎正在皇後宮中的偏殿里,接到皇後失蹤的消息後他就快馬趕到了宮中確定這個消息畢竟,十皇子繼位之後皇後和華家最容易掌握主動權,到時候對他們卻是十分不利的如果皇後真的失蹤了,華家自然再也沒有任何借口參與朝政了華國公年事已高,而華家剩下的人還沒有那個資格

"老臣見過攝政王"華國公顫巍巍的拜道

墨景黎連忙上前親自扶起華國公道:"讓老國公親自進宮來一趟,本王實在是甚感慚愧,還望老國公莫怪"

華國公頓時老淚縱橫,"王爺重了,皇後娘娘突然失蹤老夫豈能不來苦命的皇後啊…這禁宮森嚴皇後娘娘怎麼就會……"

墨景黎臉色一僵,他素來知道這年老的華國公不是個省油的燈,這才兩句話就講責任推到了自己身上來了如今京城和皇宮的守衛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的,如果華國公非要是他統領不利也無不可甚至還可能讓人懷疑是他從中動了手腳對皇後不利

"老國公莫要心急,本王相信皇嫂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逢凶化吉的老國公還請坐下話"即使恨不得皇後就此回不來了,墨景黎面上也不得不幾句話聽的話只是這樣的安慰顯然對華國公沒有什麼用處,華國公依然哽咽著念叨著皇後,白發如雪的蒼蒼老人滿臉淚水讓人看了不禁心生不忍

此時殿中的人卻是不少,不只是太後宮中位分高的嬪妃,就連宗室的王爺們都來了看著華國公這般慘樣,其他人也不忍再多問什麼太後卻沒有這個顧忌,揚聲道:"聽華國公剛剛從定王府出來,不知道這個時候華國公到定王府去做什麼?"

在場的人都有些詫異的看著太後,似乎自從宣布遺詔之後,太後就變了一個人一般如果原本太後還有幾分心機深沉的女傑風范,現在的太後看起來像是一個普通的無知婦人坐在旁邊的柳貴妃唇邊勾起一絲極淡的笑意,比起太後她顯然具優勢所以在最初的慌亂和震驚之後她很快的冷靜了下來,她知道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活下去

華國公一臉悲戚的望著太後,哀聲道:"太後娘娘恕罪,老臣聽皇後娘娘失蹤的消息一時急才前往定王府求見定王尋求幫助都是老臣考慮不周,還請太後娘娘降罪"

眾人一臉囧然,你都這樣了誰還能怪罪你?何況墨景祁駕崩之前已經恢複了定王府所有的地位名譽,雖然墨修堯不肯接受,但是他們身為大楚的臣子卻不能當作沒看見極品雷帝以定王府的地位身份,皇後失蹤了華國公第一時間去求助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墨景黎微微皺眉,看著華國公難得和顏悅色的道:"老國公過慮了此事老國公行事並無偏頗,何罪之有?卻不知道定王有什麼法?"

一邊被墨景黎駁了面子的太後臉色扭曲,卻沒有再多什麼華國公歎氣道:"事出突然,定王那里也是剛剛得到消息,已經派人去查探了,想必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眾人見華國公如此焦慮擔憂的模樣,也不好再多問什麼,只有墨景黎和幾位皇室宗親跟著安慰了幾句這麼多年,皇後行事端方有度,在宗室中還是頗有些聲望的華國公只是一一謝過,不再多

"老國公,請留步"宮門口,華國公正要出宮回府,卻被身後趕上來的人攔了下來轉過身,華國公看著眼前陌生的宮女淡淡道:"何事?"那宮女不過十四五歲的模樣,面對著華國公這樣一生征戰的老將還是很有些位居低著頭急促的道:"貴妃娘娘請老國公前往一敘"華國公冷然道:"我華家與貴妃娘娘並無交想必也無事可敘何況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老夫貿然出入後宮也甚是不便"

那宮女見他要走連忙道:"老國公留步娘娘了…是關于皇後娘娘的事還請華國公務必前往"

華國公臉色一沉,冷眼看了那宮女一眼,負手道:"姑娘前面帶路"

總算完成了娘娘的吩咐,宮女也暗中松了口氣,連忙轉身在前面帶路領著華國公去見柳貴妃

那宮女並沒有將華國公領到柳貴妃居住的宮殿,而是皇宮中一個不起眼的偏僻宮殿里這一路上竟然都沒有遇見一個人,華國公便知道柳貴妃和太後完全不同即使是現在柳貴妃在宮中依然擁有極深的人脈和權利如此一來…華國公心中一沉,如果柳貴妃真的知道皇後失蹤的真相…

"老臣見過貴妃娘娘"柳貴妃坐在荒涼已久的宮殿的房簷下,看上去依然高高在上的仿佛天上的仙女華國公素來不太喜歡柳貴妃,倒不是因為她跟自己的女兒算是敵關系而是柳貴妃還是豆蔻少女的時候就有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目下無塵,仿佛芸芸眾生都不配讓她看進眼里一般他不知道柳貴妃到底是從哪兒來的那樣的傲氣認為自己足以傲世群芳,但是那樣的傲氣卻讓大多數人感到十分不舒服所以當初柳貴妃對墨修堯的心思華國公同樣也看在眼里,但是他從來沒看好過定王那樣本就是心高氣傲的少年俊傑怎麼會看得上那樣高傲的女子,即使她長得再漂亮

"華國公免禮"柳貴妃回過頭來淡淡道

華國公站起身來,也不客氣問道:"娘娘招老臣前來,未知有何要事?"

柳貴妃淡淡一笑,看著華國公漫聲問道:"國公,皇後娘娘可好?"

華國公雙眸一凝,沉聲道:"恕老臣不解娘娘此何意"

"如果當真不知道,華國公又何必前來見本宮?"柳貴妃垂眸道:"如果沒有確鑿的消息,本宮怎麼會請國公前來相見?起來也是巧了,昨晚本宮宮中有個丫頭路過禦花園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人帶著什麼出宮那東西露出了一角似乎是只有皇後娘娘才能穿的鳳紋錦緞巧的是…那個人那丫頭雖然不認識,但是她形容過後本宮卻有些映像"華國公冷聲道:"老夫不知道貴妃娘娘在些什麼娘娘若是只想這些的話,請恕老臣告退了"一拱手,華國公轉身就要離開

柳貴妃冷眸中閃過一道厲光,冷笑道:"皇後娘娘現在就在定王府?昨晚帶走皇後的是鳳三華國公當真一點兒都不在乎麼?"

華國公回頭,冷笑道:"娘娘既然有如此的信心,何不直接稟告黎王和太後?與其有空擔心華家和皇後娘娘,貴妃娘娘不如擔心擔心自己先皇的遺詔…可不是那麼容易改的"

柳貴妃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華國公這是在警告她如果插手皇後的事,華家有的是辦法讓皇室立刻執行墨景祁的遺詔英雄聯盟其實墨景祁的遺詔能拖到現在已經不算容易了只是墨景祁現在還未安葬,皇又尚未登基有柳家和黎王押著暫時才沒人提殉葬的事,但是甚至已經昭告天下,早晚那些閑著沒事的士人絕對會提出來的如果華家從中作梗,那事就加難辦了眼睜睜的看著華國公轉身而去,柳貴妃原本手中拈著的一支桃花被捏得支離破碎淡的花汁染上了如玉的素手

定王府里,墨修堯收到華國公派人傳來的消息皺了皺眉,隨手將信函扔在了一邊的桌上

葉璃拿起來看了看,蹙眉道:"柳貴妃怎麼會知道這事兒"

"能毫無計劃就將皇後劫出皇宮,你指望他還有什麼理智?被人發現了也不足為奇何況…柳貴妃身邊只怕還有高人"墨修堯道

"高人?"葉璃奇道,她實在想不出身在深宮的柳貴妃身邊能有什麼樣的高人難不成皇宮里當真是臥虎藏龍?

墨修堯平靜的道:"柳貴妃素來自恃才高若是論文采她或許當真有幾分若是論計謀她還差得遠,這幾次的事,都不像是她的手筆"和許多的大家閨秀不同,柳貴妃當真可以是一生順遂千嬌百寵她身在柳家最有權勢的時期,又是同一輩唯一的女兒還生的美貌絕倫當初柳家是當真將她捧在手心上疼著的,不然也養不成她那樣目中無人的性子進了宮又被墨景祁毫無原則的寵愛著,她根本就不需要弄腦子去跟人勾心斗角,隨心所欲慣了的柳貴妃論計謀確實有些不盡人意,否則她也不會在墨景祁彌留之際引起他的懷疑以至于功虧一簣

葉璃並不了解柳貴妃,但是幾次交鋒下來葉璃也能感覺到柳貴妃確實不是個善于算計的人只看她纏著墨修堯的方法就能看得出來想了想,葉璃問道:"你有什麼懷疑的人選?"

墨修堯勾唇一笑,干脆的道:"譚繼之"

"譚繼之?"葉璃一愣,這個名字竟似有許久沒有提起了自從舒曼琳被安溪公主所殺之後,譚繼之就下落不明了之後又出了一個任琦甯,倒是讓他們將譚繼之身上的注意力都轉移了卻沒想到譚繼之居然會重潛回京城

墨修堯道:"譚繼之無聲無息的在墨景祁身邊呆了十年既然他不是真心實意的效忠墨景祁這十年他總不可能什麼都沒有做?所以我猜…他不僅認識蘇醉蝶,柳貴妃,甚至還有可能跟墨景黎都相熟"聞,葉璃一驚,凝眉道:"那墨景黎從南疆帶回來的藥……"

"是譚繼之透露給他的消息"墨修堯接口道:"南疆聖地一直掌握在舒曼琳手里,棲霞公主就算跟安溪公主關系再淡薄也是安溪公主的親妹妹舒曼琳不可能不妨著她,南疆聖地有這種藥的消息只可能是譚繼之或者舒曼琳告訴他的"葉璃沉默,若真是如此,墨景祁的死只怕也少不了譚繼之的手筆揉了揉眉心,葉璃不得不承認自己當真不適合這些勾心斗角的事,"若是如此…這次譚繼之和柳貴妃想要做什麼?"

墨修堯搖搖頭,不在意的道:"不用擔心,他們若是想要將這個消息透露出去的話就不會找老國公去談了既然如此必然是有所求的,咱們什麼也不做他們自己也會找上門來的"他就坐在定王府中,就算墨景黎真的懷疑皇後就在定王府中,他敢進來搜查嗎?何況,只怕墨景黎巴不得他們將皇後帶走,也好捏著華家的一個把柄免得將來華家給他添堵墨修堯無意插手京城的事,所以大多數事都是放任不管的只是鳳之遙和皇後對他的意義到底不同于普通人既然鳳之遙都將人帶出來了,他當然也不介意費點事把人帶走

葉璃皺眉道:"不管怎麼,暗地里有一個人偷窺中總是讓人覺得不舒服"

墨修堯笑道:"既然阿璃覺得不舒服,那就將他解決了便是"

"王爺,王妃出事了"正話,卓靖匆匆進來也來不及行禮便直接稟告

墨修堯挑眉,"什麼事?"

"鳳家被抄了穿越之野蠻千金在現代最章節"卓靖稟告道

墨修堯淡淡的瞥了卓靖一眼,問道:"這算是什麼事?"鳳家雖然是大楚四大巨富之一,又是鳳之遙的家但是卻不是定王府的人,因此鳳家抄不抄對墨修堯來確實算不上什麼事

卓靖也有些窘迫,一得到消息他就連忙進來稟告倒是忘了鳳家除了和鳳三公子的關系意外跟定王府根本毫無關系葉璃淺笑道:"算了,還是告訴鳳三一聲,畢竟是他的親生父親"

卓靖應是,還沒轉身出門鳳之遙已經出現在了門外淡淡道:"不用了,我已經知道了"鳳之遙和皇後一前一後走了進來,臉色都有些不好看顯然鳳之遙是聽了這事才匆匆趕過來的,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但是眼中的黯然卻消散了許多鳳之遙歉疚的看向墨修堯,"王爺……"

墨修堯一揮手,笑得有些假,"不用跟本王道歉,現在楚京里還沒人敢找本王麻煩你若是對鳳家也沒什麼愧疚的話,回頭咱們就准備回璃城?"

鳳之遙苦笑,他對鳳家是沒有什麼感但是還不至于連累鳳家被抄家都能夠不聞不問的地步到底,他和鳳家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是選擇了不同的路而已這一次,鳳家卻是實打實被自己連累了

"這事屬下一定會解決好的"鳳之遙低聲道

墨修堯斜眼道:"你想怎麼解決?劫完皇宮再劫一次天牢?還是自己去自投羅網是你鳳三公子劫了皇後?"

鳳之遙無語的看著眼前懶洋洋的白衣白發男子,相識幾十年他足夠了解墨修堯他這麼就是打算幫自己解決麻煩了但是鳳之遙心中卻很是難安,這次的事確實是他太過沖動了才造成的如果他忍一忍回來跟墨修堯商量一下,墨修堯未必會阻攔他不定還會幫他一把而現在自己出了紕漏卻要定王府幫他擺平,這讓鳳之遙暗暗後悔自己的沖動

"別擺這副樣子給本王看,三個時辰內把譚繼之帶到定王府來不然的話……"後面的話沒有完,但是威脅的意味不而喻

鳳之遙精神一振,揚聲道:"屬下遵命立刻就去"

回頭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皇後,皇後淡淡一笑道:"你先去忙我跟定王和王妃話"

聞,鳳之遙臉色一亮,語氣都輕快了不少望著皇後道:"你等著我,我很快就回來"完便腳步輕快的踏出了花廳,半點也看不出還有傷在身的模樣

看著豔的錦衣消失在門口,皇後無奈的歎了口氣歉然的看向葉璃和墨修堯道:"給你們添麻煩了"

墨修堯挑眉道:"鳳三被本王奴役了十幾年,偶爾幫他解決一點麻煩不算什麼別的什麼本王不想聽,還是等著鳳三回來若是他回來你又不見了,本王怕是要少一員得力戰將"

皇後不禁莞爾一笑,搖頭道:"這麼多年了,你和阿遙的交一直沒變這些年多謝你照顧他了"

墨修堯無所謂的揮揮手道:"鳳三不僅是定王府的屬下,也是我從一起長大的兄弟"也許徐清塵比鳳三才智過人,也許張起瀾等人比鳳三加能征善戰但是也只有鳳三才是跟他一起長大,陪著他走過了最痛苦的那些年的兄弟這樣的交人生中不會有很多,曾經或許有幾個,但是這麼多年下來依然不變的卻只有鳳之遙

------題外話------

啦啦~不是偶舍不得帶電電,是偶的電電很坑爹根本沒法往外帶啊聯想的用了n年了各種壞今天下午為了文偶整整走了一個半時路去找網啊哪個家伙告訴偶杭州交通方便的??西湖景區各種堵…

上篇:279.華國公的反應     下篇:281.譚繼之落網,探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