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1.譚繼之落網,探監  
   
281.譚繼之落網,探監

雖然定王府大部分勢力已經離開了京城很久,但是當墨修堯當真要找一個人的時候很容易的畢竟定王府在楚京里經營的不是十年八年而是近兩百年的時間,其中的底蘊之深厚絕對不是譚繼之這樣幾乎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的前朝落魄皇裔能夠理解的所以當譚繼之被定王府的人客氣卻不容拒絕的請到定王府的時候,依然難掩那一絲驚駭的神色

大廳里,主位上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盯著廳中的中年男子淡然道:"譚公子…你這一次本王該怎麼招呼你?還是…你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跟本王換下你的命?"

聞,譚繼之實在不想不多作辯解向墨修堯這樣的人一旦他已經認定了結果無論你怎麼辯論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但是他卻不得不為了自己的姓名而努力,畢竟他並不是已經活得不耐煩了無奈的苦笑道:"定王府果然是根基深厚,落在王爺手里在下無話可只是…不知在下做了什麼事惹怒了王爺?"

墨修堯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譚繼之,揚眉笑道:"難不成譚公子以為本王是找你來喝茶的?"

譚繼之歎息,他當然知道墨修堯為什麼找他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就被找到罷了歎了口氣,譚繼之干脆的道:"王爺所的事在下也無能為力主意雖然是在下出的,但是如今對于大楚的朝堂在下實在是無能為力所以…鳳三公子,還望海涵"罷,譚繼之還朝著自從見到他臉上就一直沒晴過的鳳之遙拱了拱手致歉

鳳之遙冷笑一聲沒有理會,譚繼之也不甚在意淡定的坐著喝茶

墨修堯依靠著椅背,狀似悠然的打量著譚繼之然而面上淡定的譚繼之心中卻是繃得緊緊的,墨修堯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看似平平實際上給他的壓力卻無異于真刀真劍他知道,自己如今落入墨修堯手里,是死是活可能就全憑墨修堯的心了特工多狼癡

半晌,墨修堯似乎看夠了才慢慢的收回目光,唇邊勾起一絲嘲弄的笑意,"譚公子在這里跟本王閑扯,可是在等人來救你?"

譚繼之一愣,臉上的笑容越發的苦澀起來了,"既然已經落到王爺手里,不敢做如是想"他是當真沒有對那些人保有太大的希望,譚繼之素來自傲自己的眼光,比起墨修堯此時楚京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人還差得遠了落在墨修堯手里他並不虧,畢竟曾經他也幫著墨景祁算計了墨修堯不少甚至曾經只差一點就能夠將定王府徹底覆滅了他只是不甘心,他一生心懷大志,然而一轉眼已經將近四十卻依然一事無成如今落入墨修堯手中是生機渺茫……

譚繼之眼中的不甘墨修堯自然都看在眼里,含笑看著譚繼之道:"譚公子是在不甘心這些年的辛苦都做了白工麼?"

"只怕不是做了白工,而是為他人做嫁衣了"譚繼之看了看坐在墨修堯身邊的一直沉默不語的葉璃有些懊惱的道:"起來,似乎自從王爺娶了王妃之後定王府就開始轉運了墨景祁折騰了這麼多與其是刁難定王府不如是讓定王府光明正大的和大楚斷絕了關系"墨修堯劍眉輕挑,側首對著身邊的葉璃微微一笑,回頭有些遺憾的看著譚繼之道:"若是沒有從前的那些事,譚公子這樣的人本王還真是希望能夠留在定王府中其實譚公子不必懊惱,就算你原本的計劃成功了,能夠笑道最後的人也不會是你因為…你從一開始就走錯了方向看看任琦甯,譚公子還不知道你和他的差距麼?"

譚繼之臉色一變,如果這世上有什麼是譚繼之這樣的人的痛處的話,那麼毫無疑問的任琦甯絕對算是一個自從任琦甯以前朝後裔並且是以林願的身份出現之後,譚繼之就一直感到十分不安林願只有一個,如果任琦甯是前朝遺孤,那麼他譚繼之是什麼?如果他不是前朝後裔,那麼他這半生的所作所為又是為了什麼?譚繼之沒有去找任琦甯,也沒有去找林大夫詢問,因為他隱隱覺得那個答案很可能是自己不願意見到的

"此事似乎不需王爺關心"譚繼之臉色難看的道

墨修堯揚眉道:"確實與本王無關無論是你,還是任琦甯,本王從來都沒有看在眼中過"

"王爺未免太過自信了一些莫要忘了當年定王府跌的何等的淒慘"理智上,譚繼之知道現在絕對不敢跟墨修堯頂嘴但是看到墨修堯眼中那不以為意的隨性和滿不在乎,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上騰最讓人憤怒的不是你斗不過你的敵人,而是你的敵人從頭到尾就沒有將你放在眼中過

"所以,譚公子和墨景祁顯然做了一件蠢事難道你們以為當年若不是因為定王府是大楚的臣子,憑墨景祁那點上不了台面的本事能夠算計我大哥?"當年定王府的世子墨修文雖然沒有弟弟那樣少年成名的激揚名聲,但是確實墨修堯最服氣的人之一能讓墨修堯這樣的人服氣,絕對不可能單單是兄長的身份可以做到的,"而現在…天下,誰能擋我?"

譚繼之輕嗤一聲,眼中露出不信之色只是那樣的眼神卻顯得有幾分刻意和勉強,墨修堯也不以為意揮揮手讓人將人帶下去譚繼之還有點用暫時可以不殺,但是卻絕對不會讓他從他手中逃脫第二次

鳳之遙粗魯的將被制住了武功的譚繼之帶走了,大廳里只留下葉璃和墨修堯相對而坐葉璃慢條斯理的換掉已經冷卻的茶水,重續上了一杯熱茶,含笑看著對面的白發男子問道:"王爺可是有什麼打算了?譚繼之那樣的人…"譚繼之到不是什麼大事,落到了定王府的手里被制住了武功,只要人還在定王府就算不管進牢房隨便放著他也出不了定王府,別想往外折騰出什麼消息來只是葉璃想起還在西北的林大夫,上次回去她並沒有詢問林大夫關于譚繼之的事這麼多年的相處,還有當年的救命之恩教導之葉璃是當真將那個老人當做親人了她並不希望讓老人家太過傷心

"跳梁丑罷了"墨修堯不清不淡的道,"阿璃放心,譚繼之和林大夫的關系我會處理好的"

葉璃點點頭,只要墨修堯承諾過的事素來都是十分靠譜的略一考慮就丟到了腦後,對墨修堯道:"在京城也沒什麼事,咱們還是早些回西北穿越世界的技術宅最章節"只怕再拖延的晚一些,回去大哥就真的要動怒了

墨修堯點頭,笑容愉悅,"這次把鳳家的事處理晚了,皇登基的事也該有結果了然後咱們就回西北"雖然時不時的算計著將大多數事務扔給徐清塵,但是墨修堯還是深知過猶不及的道理萬一壓榨的太過讓徐清塵撂挑子跑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鳳家這一次起來也是十分的倒黴,雖然士農工商商人最末,但是商人做到了鳳家這樣的地步絕對比大部分的人都要風光得多何況鳳家身為大楚四大富豪中唯一一個在京城立足並且與皇家也頗有些關系的商家平時誰也要給幾分面子但是自從皇帝駕崩之後,鳳家諸子分成好幾派為了該支持哪一方吵得昏天暗地,還沒能得出結果的時候鳳家就已經乾淨利落的被抄了他們甚至連被抄家的原因都沒能搞清楚,一家大上百號人就被關進了京城里大理寺的監獄正所謂樹倒猢猻散,鳳家這毫無預警的被一網打盡,從上到下一個不留的被投入大牢中,平日里還交頗好的人家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不用那些等著鳳家落難好分一杯羹的人,哪里還有人替他們打點原本金尊玉貴錦衣玉食的夫人公子姐們被突然投入肮髒陰暗的大牢,自然是哭鬧不休了

鳳家的家主,也即是鳳之遙的親生父親鳳懷庭被關在一個單獨的牢房里比起旁邊的妻妾兒女以及其他鳳家人的哭哭啼啼倒是沉穩了許多,只是背靠著牆在牢房的一角坐著,連旁邊牢房的鳳夫人的叫喚也沒有絲毫回應

鳳之遙一進大理寺就被人攔了下來原本按照上面的命令鳳之遙雖然與鳳家關系冷淡卻也是鳳家的庶子,肯定也要關押進牢房的但是偏偏鳳之遙還有一個身份,定王的心腹,墨家軍的副將前去拿人的人思量再三也不敢親自去定王府抓人,只得回報上去,最後上面卻是不了了之了但是這鳳三公子還想要進大理寺探望鳳家的人卻是萬萬不過去的

鳳之遙神色陰郁的盯著眼前帶著一臉假笑的大理寺官員,鳳家被投入大牢之後他一直忙著抓譚繼之,完成了王爺的吩咐才有空來探望卻被人擋在了門外,已經兩天沒睡的鳳之遙心有多糟糕可想而知

"滾開"鳳之遙冷冷然,一貫風流倜儻的笑臉染上了幾分嚴酷之色,卻讓眼前擋路的人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鳳三公子,看在定王的份上朝廷沒有為難你已經是恩典了休得不識抬舉"許是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後生晚輩隨隨便便的嚇到了,眼前的老頭子急于想要挽回失去的顏面義正詞嚴的道鳳之遙不屑的輕嗤一聲,"有本事就將本公子也關進去本公子還沒聽過大理寺不讓人探監的"大理寺確實不讓人隨便探監,但是官場上某些潛在的規則總還是在的只要有錢,除了皇宮就沒有不方便去的地方不過鳳之遙卻沒打算給錢,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一臉正氣的老頭,"需要本公子告訴禦史台的人,王大人在大理寺為官七年收了多少好處麼?"

那王大人臉色一變,掃了一眼一邊低著頭裝著什麼都沒聽見的屬下們盯著鳳之遙看了許久方才干咳了一聲道:"鳳三公子既然是定王府的人,本官自然不能來著來請鳳三公子快些出來"

鳳之遙冷笑一聲道:"本公子來這里和定王府無關"罷也不理王大人是什麼臉色,一揮往大牢里面走去

一走進牢房,一股陰冷**的氣息迎面而來過道兩側盡是從里面伸出的一雙雙汙穢漆黑的手想要拉住過往的行人鳳之遙輕哼一聲,厲眸往兩邊一掃原本趴在欄杆前想要拉扯他的囚犯立刻就收回了手長期在大牢之中的人都有著趨吉避害的本能,即使鳳之遙外表看起來俊美華貴仿佛名門世家的風流公子,但是十幾年征戰沙場積累下來的戾氣也不是這些囚犯能夠抵擋的

鳳家人被關在牢房的最里面,還沒踏入其中就能聞到里面傳來的詭異的惡臭讓鳳之遙不由得皺了皺眉,半垂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冷意

走進了關著鳳家人的地方,鳳之遙神色複雜的望著最里面的那一間單獨的牢房里閉目養神的男人已經將近六十的鳳懷庭看起來比他實際的年紀要年輕不少,即使是在這樣陰暗肮髒的牢房里,席地而坐的他也比旁邊的牢房里哭哭啼啼吵鬧不休的鳳家人要整潔的多一級安保鳳之遙卻發現,比起多年前他離開京城的時候,他的鬢間的白發卻多了許多六年前鳳之遙回京那一次終究沒有聽從徐鴻彥的勸告回去看他,算起來他們父子竟然已經有整整七八年每天見過了鳳之遙閉了閉眼睛,掩去了眼底多余的緒

鳳之遙的突然出現,讓原本還吵鬧著的鳳家人立刻都安靜了下來站在過道上的衣男子一身華貴的色錦衣,無論放在哪里都俊美出色的容顏讓這陰暗的牢房頓時為之一亮鳳家人對鳳之遙並不熟悉,從鳳之遙**歲開始,他待在定王府和外面的時間就比待在家里的時間要多得多只是看著眼前衣翩然的男子,總算有人記起來許多年前還有一個鳳家人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一身衣的不知道是誰突然叫了出來,"鳳之遙"

"大哥,二哥,許久不見別來無恙?"鳳之遙挑眉,對著跟前不遠處的兩個中年男子露出一個略帶惡意的假笑

無論過了多少年,鳳之遙依然無法喜歡自己的這兩個嫡兄童年時,他們對他來是羨慕和懼怕的存在,少年時他們是他厭惡和仇視的對象而現在,早已成熟的鳳之遙早已經將這兩個兄長遠遠的甩在了身後少年時以為的徹骨之恨如今余下的也不過是本能的淡淡的厭惡而已

"鳳之遙?你怎麼在這里?"鳳家次子,鳳之遠瞪著眼前多年不見的三弟很有些不是滋味的問道時候的恩怨很可能只是孩子不懂事的胡鬧,但是少年時的恩怨多的卻牽扯著利益了當年鳳家眾人以鳳之遙和定王府走得近為由逼迫家主將他趕出了鳳家,在鳳之遙跟隨定王去了西北之後公開與他斷絕了關系但是如今鳳之遙在定王府混的如魚得水反倒是他們淪落至此,鳳家兩個嫡子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三哥…三哥救我出去,不管我的事救我……"一個中年婦女模樣的女子連滾帶爬的撲到欄杆旁,伸手拽住鳳之遙的一擺哭泣道鳳之遙挑了挑眉,柳家和黎王准備的倒是周全,不僅是鳳家本家和旁支的人,就連嫁出去的女兒都給抓回來了看起來…怎麼也不像只是為了威脅他和定王府啊想起自己臨出門時墨修堯那漫不經心的笑容,鳳之遙挑了挑眉

"你來干什麼?"從鳳之遠叫出第一聲鳳之遙的名字時鳳懷庭就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外面衣翩然的華貴男子眼中劃過一絲莫名的緒卻又極快的消失在了眼底,平靜的問道

冷漠的聲音讓鳳之遙心中不由得一堵,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的燦爛起來,"當然是來看看爹你了,看起來還不錯啊"

"多事"鳳懷庭冷然道:"你已經不是鳳家的子孫了,鳳家出什麼事也與你無關,我也用不著你多事來探望沒事就回去"完,鳳懷庭重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鳳之遙頓變的臉色

"爹,你什麼啊?"旁邊的鳳家四姐不滿的道:"三哥是定王的心腹,三哥一定是來救我們的三哥…快讓人放我出去"

鳳之遙原本還有幾分愧疚,但是被鳳懷庭這麼冷冷語的一激心中頓時怒意翻騰冷笑一聲拉回自己被鳳四拽住的衣服挑眉笑道:"抱歉啊,正如鳳老爺的,我已經不是鳳家的人了,鳳家怎麼樣跟我沒什麼關系我這會兒…不過是來看個熱鬧罷了"

"畜生就算鳳家落魄了也輪不到你來幸災樂禍不定鳳家就是被你這個賤人生的黴星禍害的"一邊的鳳夫人突然厲聲罵道

聞,鳳之遙有些驚訝的看向鳳夫人鳳夫人從來都自恃是正室夫人雖然從來不正眼看他這樣的庶子,但是明面上卻從來都是一副大度賢惠的模樣,半點惹人閑碎語的事都不會做除了縱然他的兩個兒子欺負他,不著痕跡的排擠他們母子以外,比起一些內宅中心狠手辣的毒婦鳳夫人真的算是不錯了倒是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忍不住

"閉嘴"鳳懷庭突然出口,冷聲道:"汙穢語,難不成進了牢房你的修養就全被狗吃了?"

鳳夫人一哽,張了張嘴半晌也沒能出什麼話來

上篇:280.鳳家被抄     下篇:282.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