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3.養女成孽  
   
283.養女成孽

丞相府里

書房里,柳丞相看著坐在一邊一臉淡漠的女兒皺緊了花白的眉頭背著手在書房里來回不停地打著轉,好半天才回頭盯著柳貴妃道:"女兒,你到底想要干什麼啊"柳貴妃抬起頭來,有些不悅的道:"怎麼了?"柳丞相沒好氣的道:"怎麼了?你還問怎麼了?我們之前已經商量的好好的,你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去招惹墨修堯?"

柳貴妃秀眉淺蹙,"我怎麼招惹墨修堯了?"

柳丞相頭痛,有一個聰明美麗深得盛寵的女兒是好事,但是有一個不聽話的女兒卻是一件萬分頭疼的事揉了揉額頭,柳丞相吸了口氣才心平氣和的道:"我們之前好了,先解決殉葬的事現在這事還沒解決你卻惹墨修堯,萬一他突然插手…你要知道,爹和黎王現在還頂著那些讀書人和老學究的壓力將這件事壓住的只要定王隨便一句話,那些人又會鬧起來的"柳貴妃以手支頤,淡淡的看著柳丞相道:"那你想怎麼樣?"

"不管怎麼,你先將鳳之遙放了,他是墨修堯的人墨修堯既然已經表示了無意插手京城的事,咱們暫時就不要再去招惹他了"

柳貴妃不悅的道:"定王抓走了譚繼之,爹…你難道不知道鳳之遙做了什麼事?"

"不管他做了什麼"柳丞相堅決的道:"他擄走了皇後又怎麼樣?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壞處,如果皇後還在的話皇登基她就是皇太後,到時候華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干涉朝政輔佐皇現在不是正好麼?皇年幼,若是生母再早逝,到時候你身為先皇的貴妃,自然就是宮中最有權勢的人何況,華家有這樣一個把柄捏在我們手里,到時候……"想到華家被柳家踩在腳下甚至控制在掌中的形,柳丞相露出了一絲躊躇滿志的笑容

柳貴妃垂眸,某種閃過一絲不屑的冷光宮中最有權勢的人?那又如何?即使是太後之位,如果沒有那個人,她還要那些尊貴的地位有什麼用?

柳丞相回頭就看到柳貴妃唇邊還未消散的冷笑和不屑,心中一突皺眉問道:"難道你還沒對定王死心?"

看到柳貴妃堅定的眼神,柳丞相只覺得胸中憋著的一口血要吐不吐的萬分難受他到底是做了什麼孽才有了這麼個不爭氣的女兒?當真是冤孽

"都多少年了,定王若是能看上你也不會等到現在,你怎麼還……"柳丞相苦心勸道

"閉嘴"這一句話確實觸了柳貴妃的逆鱗,精致的容顏上瞬間染上了一層怒焰柳貴妃怒視著眼前的父親,咬牙道:"我不相信,他不會不喜歡我的他只是沒砍刀我而已"劉丞相瞬間不知道什麼是好了

劉丞相瞬間不知道什麼是好了他實在是不明白柳家的教育到底是什麼地方失敗了才會養出這樣的死心眼的一個女兒來已經三十多歲的女子,放在普通人家都是做***人的,就算當初不進宮她也應該是一個名門世家的當家夫人了這樣年紀的女子還有哪一個會一門心思的將心思掛在男人身上?還是一個對自己不屑一顧的男人非常玩美

"冤孽冤孽啊……"柳丞相頓足長歎道

柳貴妃卻並不在意父親的焦急,唇邊勾起一絲淺淡卻甜蜜的笑意,"對,就是這樣他只是沒看到我而已,明天我就去定王府見他,他一定會明白我對他的心的"

"你確定他不會將你趕出來?"柳丞相毫不留的潑冷水柳貴妃抓了定王的人,定王最有可能的反應就是同樣將柳貴妃扣下來到時候他們還是要用人去換回來,不定還要付出大的代價柳丞相在心里一點也不看好墨修堯肯替鳳之遙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畢竟只不過是一個屬下而已如果定王因此動怒只怕多的是因為威嚴受到了挑釁柳丞相實在無法承認這個女兒是自己教導出來的

柳貴妃信心滿滿的一笑,"不會的,除非…他不想要鳳三的命了"

柳丞相冷笑,"你去見他向干什麼?指望他娶你為妻?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定王對王妃深意重,這麼多年身邊也一直只有定王妃一個你以為定王會為了一個鳳三而對不起自己的妻子?"

不只是這樣,柳丞相自己也是個男人就是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也絕對不可能拋棄定王妃這樣容貌能力同樣出眾還曾經同舟共濟的結發妻子,去喜歡一個已經嫁過人為別人生過孩子的女人,即使那個女人美若天仙為了單純的美色拋棄糟糠之妻那是下三濫的做法,柳丞相不是好人,但是也還不是下三濫就連他都不屑去做的事,定王怎麼會去做?

柳貴妃有些奇怪的看著柳丞相道:"父親,我真是不明白你不會看不出來不管是皇還是墨景黎都遠遠不如定王只要墨修堯想,他能夠得到的絕對不會比大楚少若是我好了,柳家自然也就好了你為什麼要這樣反對?"

柳丞相在心中苦笑,卻也再一次肯定了對這個女兒教育的失敗看來…是該放棄的時候幸好,還有兩個孫女已經快要及笄了容貌才雖然略遜于這個女兒,卻也還是堪稱上佳的黎王和秦王那里都要心平衡至于定王…抱歉,柳丞相從來沒有考慮過投靠定王的可能性不只是因為柳家和定王府之間那些年的齷齪,是因為墨修堯的行事與柳家截然不同就算定王真的納了柳貴妃,柳家也絕不會因此而得到絲毫的好處的

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柳丞相淡淡道:"罷了,既然我的你聽不進去就隨你的意只是…我只盼著你莫要連累了柳家以後…你也不用回來了,到底是先皇的嬪妃,總是往宮外跑到底是不妥"柳貴妃一愣,有些不解的望著柳丞相這麼多年,她的父親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跟她過什麼話不上怒氣或者冷淡,只是一種淡淡的心灰意冷和疏離,柳貴妃直覺的不喜歡這個感覺

"父親……"

"罷了,你去對了,我打算將嫻兒許配給黎王做側妃"柳丞相出了自己的打算

柳貴妃愣了一會,才起身漫步走了出去她不笨,自然明白父親這樣做意味著什麼這表示柳家將會把籌碼押到黎王身上,柳家這是已經打算要放棄自己和秦王了至少以後秦王對柳家來不會是最重要的了這一生,除了對墨修堯的求而不得,柳貴妃從來都是一帆風順的,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天成為被人放棄的那一個

父親…父親…你為什麼不能理解我?我也是為了我自己的幸福啊難道有什麼不對麼?父親,既然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

回頭,柳貴妃看了一眼書房里正低頭沉思的柳丞相,臉上閃過一絲恨戾,腳步平穩的往前走去

深夜陰暗的牢房里,原本盤膝坐在床上調息的鳳之遙滿慢慢睜開了眼睛側首看了一眼旁邊不遠處的是床上蓋著披風沉睡著的鳳懷庭,某種掠過一絲擔憂

"卓靖?"目光望向牢門口,鳳之遙試探的問道

牢門口傳來一聲低沉的笑聲,秦風出現在牢門口一臉閑適的看著他調笑道:"不是卓靖,不過卓靖讓我帶句話給你圖騰變最章節"

"什麼話?"鳳之遙挑眉問道:"你怎麼在這里?"他記得秦風是沒有跟他們一起來京城的

秦風漫步踏入地牢中,滿面笑容的道:"卓靖…王爺很生氣至于我怎麼在這里,來也巧了,剛剛進京就聽鳳三公子被個女人給抓了,這不就趕著來探監了麼?畢竟比起卓靖來,還是咱們之間的同僚之誼加深厚幾分不是麼?"

"這次是意外"聽到王爺很生氣幾個字鳳之遙還是習慣性的縮了縮脖子,然後強作淡定的道這次真的是個意外,他哪里知道那個女人會那個時候跑到大理寺去?柳貴妃那個為了王爺腦殘了的女人可不是墨景黎,要是他敢跑的話,柳貴妃真的敢殺了鳳懷庭他雖然恨鳳懷庭忽略自己,但是還沒到要他死的地步

秦風歪著脖子對旁邊的牢房里的人一笑道:"伯父,在下秦風算是鳳三的朋友,伯父還好?"

旁邊牢房里的鳳懷庭早在他們第一句話的時候就醒了,牢房這樣的地方總不是個能讓人睡的沉的地方鳳懷庭一怔,點了點頭道:"老夫還好,多謝秦公子"

秦風揮揮手道:"這次的是都是鳳三行事沖動,回去我們王爺自會好好的教訓他伯父,咱們這就走"

鳳懷庭神色複雜,唇邊多了一絲苦澀的味道自己的兒子行事沖動卻要別人來教訓和替他向自己這個做父親的道歉平生第一次,鳳懷庭感到也許對這個兒子自己真的做錯了

秦風走上前去,隨手拔出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隨手一刀,牢房上足足有手指粗的鐵鏈和碩大的銅鎖就斷開了秦風伸手接住隨手往後一拋打開了牢房秦風站在牢門口含笑看著鳳懷庭道:"伯父請"見鳳懷庭還有些猶豫,秦風笑道:"伯父不用擔心,鳳家的其他人雖然在黎王手里,不過黎王是不會傷害他們的"只是鳳家的財產就懸了,可惜去年在西陵狠狠的撈了一筆原本就財大氣粗的定王爺表示不差錢,而且好歹是鳳三家的產業也有點不好意思下嘴,不然他們也可以分一杯羹

鳳懷庭這才走了出來,看看秦風道:"定王手下果然是臥虎藏龍"

秦風淡淡一笑,隨意把玩著手中的匕首道:"雕蟲技,讓伯父見笑了伯父請,咱們的人在外面接應"

鳳懷庭謝過,看了鳳之遙一眼往門外走去秦風沖著鳳之遙一樂,也跟了上去還留在牢房里的鳳之遙頓時傻眼了,"秦風我還沒出來呢"

秦風無辜的望天,"什麼?我得到的命令是救被定王府的屬下連累了的鳳老爺出去啊還有什麼人麼?沒聽啊"

"你"鳳之遙咬牙切齒,秦風笑得格外愉快,"鳳三,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繼續坐牢不定等你出來的時候王爺氣就消了呢還有,別告訴我你弄不開一個的鐵鏈啊呀,還有…王爺有命,既然你這麼喜歡坐牢,就在里面多待兩天放心,那個女人為了王爺,一定不會殺你的"

"你給我等著"鳳之遙怒瞪著揚長而去的某人,雖然知道墨修堯會這樣做絕對不會只是單純的懲罰而已但是想起秦風那得意嘲笑的神色還是忍不住怨恨的在心中詛咒道:"本公子詛咒你路坎坷"

剛剛走出隱秘的牢房的秦風無端的打了個寒戰,抬頭望了望天三月的天果然還是有點冷啊

秦風帶著鳳懷庭出去一路上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攔,看到定王府麾下的人如此強悍的實力讓鳳懷庭心中多了幾分動搖和深思

回到定王府天色已經微亮了鳳懷庭被人安排熟悉了一番又用了一點早膳就被帶去見墨修堯和葉璃了墨修堯和葉璃並沒有在書房里,而是在定王府深處的一個幽靜的花園里鳳懷庭被人帶過去的時候,墨修堯正在練劍,不遠處的石桌邊上葉璃和皇後坐在桌邊話桌邊不遠的地方,兩個孩子蹲在地上頭挨著頭也不知道在些什麼晨曦淡淡的灑在庭院里,幽幽的蘭香彌漫在鼻息間讓人頓時覺得心曠神怡桃運無雙最章節

"是鳳老爺?過來請坐"葉璃最先發現鳳懷庭,轉過身來含笑道

鳳懷庭走上前去拱手道:"見過定王妃見過…皇後,娘娘……"幾乎是一瞬間,皇後便清楚的察覺到鳳懷庭對自己頗有微詞淡淡的一笑並不話,她如今也只是客人,自然不能喧賓奪主葉璃心中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皇後能察覺到的事她自然不會察覺不到墨修堯將皇後拉來一起見鳳懷庭,也不知道以後鳳之遙會不會怪他們不過葉璃是理解墨修堯的想法的,如果皇後將來要跟鳳之遙在一起,那麼鳳懷庭就是他們必須要過得一關如果鳳之遙真的不在意鳳懷庭或者鳳懷庭根本不在意鳳之遙的話,那麼也沒什麼但是看鳳之遙的表現明顯不是那麼回事而鳳懷庭之所以對皇後有敵意自然也是因為鳳之遙

"鳳老爺請坐,鳳三行事沖動帶累了鳳家還請鳳老爺勿怪"

聞,鳳懷庭苦笑,"王妃重了,老夫慚愧"如果不是他一直忽略這個兒子,疏于教導鳳之遙或許不會將皇後看得那麼重,甚至一時沖動去闖宮劫人皇後當年對鳳之遙的照顧他同樣也是知道的,所以即使如此他也沒臉怪罪皇後看了一眼有些害羞的撲進定王妃懷里的白衣孩子,和那一臉肅然的走過來,爬上旁邊的凳子端端正正的坐好的黑衣男孩兒,鳳懷庭眼中閃過一絲遺憾如果…之遙的孩子不定已經比這兩個孩子大了

旁邊,墨修堯收住劍勢隨手一擲將劍插回了不遠處的樹上掛著的劍鞘里走了過來葉璃隨手地上自己的手帕,墨修堯接過來擦了擦幾乎沒有的什麼汗的額頭挨著葉璃的身邊坐了下來

"王爺……"鳳懷庭想要起身,墨修堯擺擺手示意他坐下

"不必多禮,這次都是鳳三行事不周,鳳老爺沒受什麼苦"墨修堯問道

鳳懷庭心中有些難受,這已經是第三個人對他這樣的話了這表示定王府的人是當真將鳳之遙當成自己的家人而不是單純的可有可無的屬下了但是同時這也是對他這個為人父的最大的諷刺但是此時鳳懷庭也沒有心計較這些了,有些擔憂的問道:"王爺,之遙他……"他知道,鳳之遙並沒有跟著他們從地牢里出來,雖然秦風告訴他鳳之遙另有任務

墨修堯隨手拂開被微風吹起的白發,唇邊勾起一絲極淡的笑意,"鳳老爺放心,鳳三今天就會回來的不過他這性子,受點教訓也是好的,免得以後再頭腦發熱"

聽墨修堯這麼,鳳懷庭心中有些忐忑,卻也只能作罷至少他相信定王絕對不會讓鳳之遙有性命之憂的對著墨修堯拱了拱手道:"在下多謝王爺相助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在下出力的地方,王爺盡管吩咐便是"

墨修堯笑道:"鳳老爺不必客氣,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只是……"

"?"鳳懷庭平靜的等待著墨修堯的話

"鳳家的產業只怕是…據本王所知,兩位令郎已經投靠了黎王你們回來之前本王接到消息,鳳家人已經被放回去了,代價是…鳳家七成的產業"墨修堯端起茶杯飲了一口平靜的道

------題外話------

好多親們關心皇後和鳳三那嘛…正文里可能不會有關于鳳三和皇後的結局不是偶故意為難他們,親們看見了父母這一關也很重要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啊,鳳三也不是真的六親不認苦大仇深的主雖然鳳懷庭這個爹千般不好萬般不對,但是只要他還關心他兒子,就不會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子娶一個成過親,生過孩子的女人如果是普通人家就算了,還是個身份如此複雜的女人就像現在,沒結果婚的孩子父母也不會樂意讓兒子女兒嫁娶一個離過婚或者喪偶的不過我也不會太虐他們就是了請相信,這文是溫馨向…

ps:雖然偶少了點,但素請相信偶是真滴愛你們請看我真誠的大眼睛…

上篇:282.身陷囹圄     下篇:284.到深處——欠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