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4.到深處——欠抽  
   
284.到深處——欠抽

284到深處——欠虐

"什麼?這兩個畜生"鳳懷庭咬牙怒道鳳家之所以效忠于墨景祁並不是絲毫沒有理由的當年鳳家幾乎經曆了一場滅頂之災,當時是還是皇子的墨景祁出手相助的不管墨景祁這個人的為人如何讓人詬病,但是他千真萬確的是救了鳳家滿門和諾大的基業也正是因此,當初鳳懷庭才會將和定王走得近的鳳之遙趕出家門並不僅僅是因為怕被皇家猜忌而已在鳳家明明知道墨景祁是被墨景黎所害的況下還投靠他,在雖然是商人卻還秉持了幾分正氣的鳳懷庭眼中卻是忘恩負義的畜生行徑

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坐在一邊沉默不語的皇後,淡笑道:"鳳老爺也不用動氣起來,令郎也是為了鳳家滿門的性命著想罷了"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他的推波助瀾將大半個鳳家交給墨景黎他並不覺得惋惜錢什麼時候都可以賺,但是賺錢的人…鳳家兩個嫡子守成足矣,真正有能力的是眼前的這一位鳳家可是在他的手里才有了如今的聲勢和財富的

定王府旗下的產業五花八門數不勝數韓明月他已經信不過了,韓明晰和冷皓宇應付起來已經漸漸的有些吃力何況西北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開始漸漸的陷入了瓶頸,他非常需要商業方面的天才啊所以…一個鳳家算什麼?有了足夠的人才他很快就會有兩個三個甚至十個鳳家墨家人雖然不擅長經商,但是他們卻從來沒缺過錢,因為他們擅長用別人賺錢

鳳懷庭能夠讓鳳家在他的手上發揚光大,自然也不是笨人有些無奈的苦笑道:"只怕是黎王早就盯上了鳳家的產業了"鳳家是先皇的人,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墨景黎雖然不至于像墨景祁一樣多疑但是也絕對不會放心讓鳳家脫離他的掌控何況還有鳳家那令人垂涎的財富這次的事與其是鳳之遙的事導致的,不如是鳳家的財富帶來的

墨修堯笑而不答,他喜歡和聰明人話

"啟稟王爺,柳貴妃求見"月形門口,卓靖沉聲稟告道

墨修堯對著鳳懷庭一笑道:"這不就來了麼?鳳三在不在?"

卓靖有些為難的看了看眾人,點頭道:"在,不過鳳三公子……"有些不好看就是了

"他怎麼了?"兩個聲音齊聲道,話音未落,兩人都看向對方臉上的神色有些尷尬葉璃含笑拍了拍皇後的手背,淺笑道:"卓靖這麼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但是吃點苦是免不了的,葉璃當然不會墨修堯派秦風提前帶走鳳懷庭就是為了收拾鳳之遙這次鳳之遙惹出的一大串事可是讓定王殿下分外的不高興如果鳳三事先直截了當的了,對墨修堯來也不過是動動嘴的事罷了結果現在搞了這麼多事,王爺當然不高興了

"走,去看看膽敢扣押本王的人,柳貴妃到底長了幾個膽子"在場的眾人,除了葉璃和墨寶,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的為他語氣中的森冷抖了抖包括年紀最的冷君涵也機靈的將腦袋藏進了葉璃的懷里葉璃抱起冷君涵跟著站起身來,墨修堯瞥了一眼埋在他娘子懷里的鬼,輕哼了一聲伸手將他拎了過來冷君涵半掛在空中,呆呆的望了望一頭白發的某人,噘著嘴將手伸向葉璃,"姨姨抱……"

旁邊,卓靖一臉佩服的看著被墨修堯拎在懷里的團子:誰冷皓宇的兒子膽子?這分明就是長了雄心豹子膽啊

墨寶也跟著摸汗,冷呆不會被他父王弄死這可是他預定的未來第一個手下啊……

定王府大廳里,柳貴妃端坐在雕花的檀木椅子里垂眸沉思在她對面,風流俊俏的鳳三公子被人捆成一團扔在椅子里鳳之遙身後還一左一右站著兩個高大男子,眼神內斂,太陽穴前經脈微微凸起,一看就是內家高手原本柳貴妃是絕對不會帶鳳之遙來定王府的,畢竟鳳之遙可算是她的籌碼之一但是她到了定王府之後才發現,沒有鳳之遙她根本就進不了定王府

鳳之遙靠在椅子里,被綁成粽子的模樣讓他十分的不舒服還有身上被人抽了幾鞭子也是火辣辣的疼著這不禁讓許久沒受過傷的鳳之遙在心中暗暗罵娘,盯著柳貴妃的眼神也越加惡毒起來他一定要弄死這個女人

等了許久也沒有見到墨修堯的到來,沒有人來上茶柳貴妃卻沒有心思挑剔定王府的待客之道精致的秀眉緊鎖,仿佛在思考什麼重要的事

"王爺,王妃……"門外傳來侍衛和丫頭行禮的聲音,柳貴妃抬起頭來眼睛一亮,掩在中的手緊緊的攥起

墨修堯和葉璃並肩進來,墨修堯手里還抱著一個穿著白衣的粉嫩男孩兒跟在墨修堯和葉璃身邊的卻是那讓柳貴妃恨得咬牙切齒的定王府世子墨寶看到柳貴妃,墨寶眼睛一亮柳貴妃頓時感覺不好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到墨寶歡快的道:"大嬸,你怎麼又來了?"

"大嬸?"冷君涵好奇的歪著脖子看柳貴妃,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這個姨姨很漂亮啊,跟府里上了年紀的大嬸一點都不像

"笨蛋冷呆,府里那些年紀大的大嬸叫嬤嬤這個叫大嬸"墨寶鄙視的道顯然,冷呆不心將自己的疑問問出口了聽著墨寶不倫不類的解釋,再看看柳貴妃越加精彩的臉色葉璃也忍不住暗暗發笑或許是被墨修堯打壓的太狠了,墨寶胡八道的功力可是一日千里,現在就連葉璃也不大分得出來他是認真的還是故意在氣人了

"定王"柳貴妃臉色發黑,再下去她只怕真的要忍不住先揍那個鬼一頓

墨修堯神色淡然的跨進大廳,隨手將冷君涵往鳳之遙身邊的椅子里一放,掃了站在鳳之遙身後的兩個人一眼道:"滾出去"

那兩人動了動,卻驚恐的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不要去對鳳之遙或者椅子里正睜著眼睛好奇的望著他們的孩兒做什麼了,就連一個手指頭都動不了整個人仿佛瞬間僵硬了一般很明顯,定王的功力比他們想象中的高這就是四大高手之一的實力麼,汗水無聲的從兩人額頭上沁出,仿佛淋了大雨一般飛快的從額頭上滑下

墨修堯輕哼一聲,回身拉著葉璃走到主位上坐下

墨修堯離開了好幾步遠之後那兩人才松了一口氣在發現自己能動的同時身子一軟跌到在了地上,也不用柳貴妃再發話,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冷君涵坐在椅子里歡快的朝墨寶招了招手,得到墨寶鄙視的白眼之後也不在意好奇的戳了戳旁邊被捆得緊緊的鳳之遙,"喲喲…鳳叔叔你怎麼啦?"

鳳之遙無奈的苦笑,求救的看向葉璃這時候他可不敢去求墨修堯,不然墨修堯松綁的手段絕對不是他樂意消受的葉璃抿唇一笑,一抬手指尖一道銀光射出鳳之遙直覺的胳膊一涼身上原本捆得緊緊地繩索立刻就松了回頭看了看定在牆壁上入牆三分的銀刃,鳳之遙寒毛直豎好,這一位他同樣惹不起

"鳳三,沒事?"葉璃看看鳳之遙身上別鞭子抽破了的衣服,還有上面的斑斑血跡問道

"沒事"鳳之遙搖搖頭,其實也就是被抽了幾鞭子而已,對于鳳之遙這樣上過戰場的人來連傷都不算不過就是面子不好看而已

"定王,本宮……"柳貴妃凝眉,有些焦急的道

墨修堯一抬手阻止了她的話,優美的薄唇中吐出的話卻讓柳貴妃遍體生寒,"將她拉出去,抽十鞭子再來話"只是一照面,墨修堯就看清楚了鳳之遙身上的傷痕

"定王你……"柳貴妃頓時臉色煞白,"你什麼?"

墨修堯漠然道:"鳳三是我定王府的人,他就算犯了天大的錯也有我定王府承擔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的內宮嬪妃處置了?本王不管你要什麼,這頓鞭子你不受也得受"門外的侍衛聽到吩咐,立刻進來毫不遲疑的往柳貴妃的方向走去當朝貴妃不能抽?後果很嚴重?王爺生氣後果嚴重碰巧這幾天王爺的心都不太好

"站住"柳貴妃厲聲叫道,"你不能動我我是當朝貴妃"

墨修堯不屑的撇嘴,"你是先皇遺妃本王抽了你又如何?誰敢來救你?你爹?墨景黎?"

"我找你有事…是對定王府有好處的事不聽你一定會後悔的"柳貴妃咬著因為恐懼而有些干涉的唇焦急的道

"拖下去,不要讓本王第二遍"墨修堯冷然道

兩個侍衛乾淨利落的一左一右拽起柳貴妃往門外走去柳貴妃不過會一點花拳繡腿的功夫哪里敵得過兩個侍衛,幾乎是毫無反抗的被拖走了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了鞭子破空的聲音墨寶好奇的睜大了眼睛,"她怎麼不叫?"

葉璃掩面,擋著兩個孩子這樣做真的好麼?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不僅墨寶毫無懼意的往外探頭探腦,連一向乖巧的冷君涵也睜著大眼睛一臉好奇和興奮?難道她養孩子的方法真的有問題,等冷皓宇和慕容婷回來她要怎麼解釋他們乖巧的兒子變得如此凶殘?

十鞭子其實是很快的,不到半顆中柳貴妃就被人給拖了回來放回了原本坐著的椅子里只是這一回那一身白衣上染滿了豔的血痕,柳貴妃也無法再維持她婀娜的坐姿,只能無力的趴在椅子里那模樣比鳳之遙淒慘多了

鳳之遙一臉暢快的看著比自己加淒慘的柳貴妃,頓時覺得身上的傷口不那麼痛了只是一對上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眼神,鳳之遙立刻沒膽子的往後一縮他還是比柳貴妃慘,可以預見等待他的未來絕對是多災多難的

"現在,你可以了"墨修堯心似乎好了許多,淺酌了一口清茶道

柳貴妃痛的直發抖,哪里還的出來什麼?她跟皮粗肉厚的鳳之遙可不痛,而且定王府的侍衛這十鞭子可沒有絲毫放水的意思她現在還能坐在這里都是因為動手的人知道抽完了她還要跟王爺話才稍微留罷了

柳貴妃喘著氣,看著墨修堯眼神帶笑的端著茶杯遞給坐在他身邊的葉璃,即使在對自己話也沒有施舍給自己半個眼神不由得渾身發冷,"你好狠……"

墨修堯揚眉,"本王不是來聽你廢話的"

吃了這麼大的苦頭,柳貴妃若是還不知道之前那一套對墨修堯沒用,那她當真是白活了這幾十年了咬了咬牙,柳貴妃道:"我可以幫你不費吹灰之力的拿下大楚北方與北戎接壤的三個州"

"哦?"墨修堯側目,懷疑的看著她

見狀,柳貴妃知道墨修堯有了興趣心中一喜沉聲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墨修堯往後微仰,靠在葉璃身上問道:"來聽聽"

"我要你娶我為妃"

"噗——"鳳之遙咳嗽連連,怨恨的望著對面的女人他一天一夜沒有喝過一口水,這女人居然害他被嗆到

旁邊的葉璃也不由得往後一倒,靠著她的墨修堯只得自己坐起身來回身摟住她的纖腰將她拉近自己,"阿璃……"葉璃抱歉的笑笑,她倒不是生氣了或者不信任墨修堯,而是被柳貴妃給嚇到了她剛剛被墨修堯讓人抽了十鞭子居然還癡心不改的想要嫁給他她就不怕墨修堯利用完了就弄死她麼?這是欠虐?柳貴妃之所以不愛墨景祁,大概就是因為墨景祁對她太好了

看到葉璃的笑顏,墨修堯滿足的蹭了蹭,"阿璃,你怎麼?"

葉璃挑眉,這種事難道不是應該他自己解決麼?推給她是什麼意思?

"納妾這種事不是應該王妃了算麼?"墨修堯無辜的問道

納妾?葉璃俏眼微眯,聲音平靜帶笑,"王爺想納妾了?"

"本王是個好丈夫,後宅的事愛妃了算"墨修堯大度的道

"定王,本宮的不是納妾"柳貴妃臉色鐵青,"我要你娶我…為平妃"原本她想的是嫡妃,但是看著定王對葉璃的態度就知道不可能,柳貴妃決定暫退一步只要她成為了定王的妃子…到時候…

"嗤…"鳳之遙嗤笑,"柳貴妃,你該不會是不知道?這平妃對嫡妃,就跟貴妃對皇後一樣都是妾"

柳貴妃眼光一厲,狠狠地盯著鳳之遙,"鳳三,閉上你的臭嘴,否則本王讓你跟她一起身敗名裂"

鳳之遙揚眉,"身敗名裂?就像柳貴妃你一樣麼?親自上門要挾王爺納你為妾?啊…讓我想想,你用的籌碼還是大楚北方三州的土地這種行為叫什麼來著…叛國?"

柳貴妃氣的發抖,剛想起身就讓身上傳來的疼痛弄得動彈不得深吸了幾口氣才壓下了心中的怒火,看向墨修堯道:"定王,你如何?"

墨修堯平靜的道:"本王從來不管內宅的事"

鳳之遙偷笑,這話的真有趣定王府有什麼內宅事麼?

柳貴妃卻覺得她聽明白了墨修堯的意思,要不要娶她要葉璃了算這讓柳貴妃很是不滿,但是墨修堯都這樣了柳貴妃只能安慰自己這是因為徐家定王才給葉璃面子微揚起下巴傲然的望著葉璃道:"葉姐,你想必不會不明白本宮對定王府和墨家軍的好處?"

葉璃挑了下眉,制止了一邊想要跳腳的墨寶淡淡微笑道:"以柳貴妃的腦子…應該想不出這種事來?本妃猜猜這是誰的主意?譚繼之?"

看著柳貴妃陰郁的臉色,葉璃淺笑道:"譚繼之現在就在定王府手里柳貴妃覺得拿這個談條件有意思麼?不過本妃還是應該感謝貴妃提供了這麼一條有趣的消息另外……"看著柳貴妃想要插嘴,葉璃聲音一沉道:"柳貴妃所的那三個州全部于北戎接壤,邊界線長達上千里一旦墨家軍接手之後,前要面對北戎進攻,後要面對大楚臣民的口誅筆伐貴妃這是想要幫定王府還是想要害定王府?"

柳貴妃張了張嘴,沒出什麼話來她確實不懂這些,這不過是她聽譚繼之分析了一些之後自己思索的

"你…你胡墨家軍豈會懼怕北戎和一群草民?"柳貴妃蒼白著臉道

葉璃莞爾一笑不再接話,跟這個為了個男人瘋狂的什麼都不顧的女人談什麼民心純屬浪費時間抬手輕輕勾了下耳畔的發絲,葉璃看著柳貴妃淡淡道:"看來柳貴妃提不出什麼建設性的想法了那麼就請回沒那個本事就別想別人的男人你若真的缺的荒的話,城西有家清風館"

"咳咳咳……"鳳之遙臉色扭曲的放下了茶杯,一臉驚恐的望向葉璃清風館…那是一家男風館?王妃你怎麼會知道的啊喂…

------題外話------

標題黨請看正文標題書院逐字的審核你傷不起啊~

本院,

上篇:283.養女成孽     下篇:285.逐客,父子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