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5.逐客,父子關系  
   
285.逐客,父子關系

柳貴妃的臉色頓時變得從未有過的猙獰和難看,雖然她並不知道所謂的清風館是什麼地方,但是卻並不妨礙她理解也開的話中的意思她竟然將她跟那些饑渴浮蕩的蕩婦相提並論她怎麼敢?

"葉璃你這個賤……"

柳貴妃的話還未完,只聽砰地一聲本就染滿了斑斑血跡的白衣人兒立刻飛了出去直接從大廳里撞出了門外跌落在門外花園里的青石地上這一下卻是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柳貴妃跌落在地上撞出不的聲動門外守著的侍衛眼觀鼻子鼻觀心,心中卻忍不住牙酸他們剛剛聽到的是骨折的聲音?

一落地,柳貴妃當成就噴了一口血原本清冷的雙眸睜得大大的盯著從里面漫步而來的白衣男子,仿佛從來沒有認識過這個人一般

墨修堯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狼狽的女人,眼中卻沒有半絲的憐惜和動容

"誰跟你的膽子罵她?"墨修堯語出如冰,落在柳貴妃身上是讓她痛得渾身顫動

"墨修堯…你好狠"柳貴妃強撐著一只手坐起身來,另一只手詭異的垂在一邊,顯然剛剛落地那一撞讓她先撞上地面的那支手臂骨折了墨修堯微微皺眉,看著眼前滿眼恨意的女人只覺得萬分可笑,"你以為當年你幫過本王一兩次,本王就會對你格外優容?甚至放任你羞辱本王的妻子?"定王府並不欠她的,當年柳貴妃是幫過他不錯,但是定王府同樣也回報了她只能是各取所需罷了如今拿這個事,未免好笑

"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就對你那麼重要?為了她…就連北方大片唾手可得的地方你都甯願放棄?"柳貴妃掙紮著問道

墨修堯冷笑道:"難道阿璃的還不夠清楚?何況…為了她別還沒到手的東西,就算是整個天下,本王也可以放棄"

"你?"柳貴妃驚駭的盯著眼前的白衣男子墨修堯輕哼一聲,似乎厭煩了眼前渾身血痕狼狽萬分的女人,揮揮手對旁邊的侍衛吩咐道:"丟出去"

"是,王爺"一邊候命的侍衛不敢耽擱,連忙上前來拉起柳貴妃往外走去柳貴妃身受重傷被人鉗制著是動彈不得,只能回頭恨恨的盯著墨修堯詛咒道:"墨修堯,你會後悔的"墨修堯冷冷一笑,不予理會柳貴妃被人拖到定王府外,毫不客氣的扔了出去跌落在定王府外台階下的地面上,沉重的一撞讓她悶哼一聲顯然再次受傷跟著她一起來定王府的人連忙湧了上來想要扶起她好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是弄得她痛不欲生,不禁怒斥道:"給本宮滾開"

眾人都嚇了一跳,實在不明白啊貴妃娘娘怎麼去了一趟定王府就傷成這個樣子了幸好定王府地處楚京王孫貴族聚居之地,這個時候街道上並沒有什麼來往的行人不然的話皇家的顏面就要丟的一干二淨了

好不容易,柳貴妃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卻是一怔不遠處的街角上,一個十二三歲的錦衣少年默默地望著她面沉如水

"娘娘,是秦王……"身邊的宮女低聲提醒道黑暗劍聖最章節

"皇兒……"柳貴妃輕聲喚道

秦王默然的看了柳貴妃一會兒,轉過身消失在大街的轉角處柳貴妃怔怔的望著空蕩蕩的街道出神,一股莫名的不安在心中悄悄的蔓延著

定王府里

鳳懷庭和皇後看到鳳之遙的模樣偶嚇了一跳,但是卻誰都沒有問出聲來見氣氛有些古怪,葉璃只好自己開口問道:"鳳三,上不要緊麼?"鳳之遙幾乎是有些感激的望了葉璃笑道:"多謝王妃關心,一點皮外傷沒有大礙"

旁邊,鳳懷庭和皇後都暗暗松了口氣

墨修堯坐在一邊,漫不經心的以手指敲擊這椅子的扶手似笑非笑的看著鳳之遙道:"鳳三,你有沒有什麼話要?"

鳳之遙頓時垮下了臉,苦著臉道:"任憑王爺責罰"

"很好"墨修堯撫掌笑道,"既然你認罰,那麼…去秦風那里領罰怎麼樣?最近幾個月本王不想看到你"鳳之遙有些意外的睜大了眼睛,一時有些搞不明白王爺打得什麼主意去秦風那麼領罰?秦風那里好像沒有這個職能?最重要的是,墨修堯居然舍得幾個月不奴役他了麼?

他的意外看在另外兩個不知的人眼中,卻是以為墨修堯的懲罰非常嚴厲臉色都有些難看起來好半晌,鳳之遙才有些忐忑的接下了墨修堯的命令,"屬下遵命"不管墨修堯想要怎麼折騰他,橫豎也是逃不過的那還不如坦然面對

"王爺……"兩個身影同時響起鳳懷庭和皇後不由得看了看對方,最後還是鳳懷庭開口道:"王爺,這次的是都是因為老朽而起的,還請王爺看在老朽的薄面上,網開一面"

鳳之遙有些意外的看向臉色沉著,眉頭卻微微皺起的鳳懷庭顯然是沒有想到鳳懷庭會替他求

墨修堯淡淡道:"鳳老爺重了,事是鳳三惹出來的哪里怪得了鳳老爺何況,本王行事素來是賞罰分明鳳三惹了這麼大的事若是不罰如何服眾?"鳳懷庭自己也是身為上位者,自然知道賞罰分明的重要性但是墨修堯後面悠悠的一句話卻讓他心中一沉,"放心…本王會留他一命的"

"王爺…這是不是太重了一些"顯然墨修堯和鳳懷庭的理解出現了嚴重的分歧墨修堯從未想過要鳳之遙的命,自然是留他一命了而鳳懷庭則認為墨修堯的一絲是只要留一口氣不死就行了

深吸了一口氣,鳳懷庭正色道:"王爺,無論如何鳳之遙是老朽的兒子,如今他犯了錯也該當由我這個做爹的來懲罰"

墨修堯驚訝的挑眉,看著鳳懷庭道:"本王記得鳳家已經將鳳三逐出家門了"

"族譜上的名字並未勾除"鳳懷庭堅定的道只要族譜上還有鳳之遙的名字,鳳之遙就永遠都是鳳家的子孫

墨修堯沉吟了片刻,搖頭道:"還是不行鳳之遙已經而立之年,早已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何況,這次的事是公事而非家事自然還是要由本王處置鳳三,你可有何話?"

鳳之遙早在鳳懷庭為他求的時候就已經呆住了,哪里還能有什麼話要怔怔的搖了搖頭墨修堯好心的回頭看鳳懷庭道:"你看,鳳三自己也沒有什麼意見"

鳳懷庭一咬牙,道:"是老朽教子無方老朽願意替他領罰,還請王爺成全"

墨修堯定定的望著鳳懷庭,淡淡道:"鳳老爺可想清楚了定王府的刑罰素來嚴厲,別是鳳老爺你這樣年老體弱的,就是那些經過了特殊訓練的年輕人也挨不過幾個替人受罰,是要加倍的非常玩美"

鳳懷庭堅定的道:"養不教,父之過這是老朽應得的請王爺成全"

墨修堯臉上的笑容加愉悅起來,"鳳三,你怎麼?"

鳳之遙總算是回過神來了,皺眉冷然道:"一人做事一人當,誰要他代替受罰?本公子跟他沒關系"

墨修堯為難的看著鳳懷庭,"鳳老爺,你看著……"一邊的葉璃暗中拉了拉他的衣,示意他適可而止鳳懷庭掃了鳳之遙一眼,對墨修堯道:"只要他一天還姓鳳,就輪不到他做主請王爺成全"

"好"墨修堯回頭給了葉璃一個放心的笑容,"來人帶鳳老爺下去受罰"

"王爺"鳳之遙氣的跳腳他當然知道墨修堯不可能真的把他往死里整,但是那些可能有的懲罰他沒什麼大礙不代表他爹一個年近六十的老頭子也能受得了

門外的侍衛已經進來押著鳳懷庭走了鳳之遙拔腿就要往門外追去,一道勁風掠過,鳳之遙只覺得腿彎一麻跪倒在了地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鳳懷庭被人帶走

"跑什麼跑?本王還沒跟你算賬呢"墨修堯含笑看著一只腿跪在地上的鳳之遙笑盈盈道鳳之遙苦著臉道:"王爺,那個老頭子都快六十歲了,你不會真的打算弄死他?"

墨修堯瞥了他一眼道:"我弄死他不正好趁了你的意了?你不是恨他恨得要死麼?"

鳳之遙咬牙,"他是我爹"就算再不高興老頭子偏心,他也不可能真的想要他爹死啊

"本王記得剛剛還有人跟我,跟他沒關系啊,這麼這會兒又變成爹了?"

"王爺……"鳳之遙急得想哭,只希望底下的兄弟沒那麼快下手照剛才柳貴妃那倒黴的度,在磨嘰一會兒不定都行刑完了,"王爺,我錯了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給你賣命到死還不成麼?"

墨修堯不屑的道:"你原本就要給我賣命到死的"

"那你還想怎麼樣?"

"讓你爹跟我們去西北"

"沒問…啊?"鳳之遙頓時傻眼,他怎麼不知道墨修堯什麼時候看上他爹了?

"不同意?"墨修堯危險的眯了下眼

"同意同意"鳳之遙連連點頭,"但是…我爹只怕不會同意"

墨修堯悠然的拍拍手笑道:"這就不關本王的事了啊,你可以告訴他,他不同意本王就殺了你去…"揮揮手,墨修堯滿意的打發了鳳之遙看到旁邊葉璃和皇後掩唇忍笑的模樣,鳳之遙這才明白自己這是被耍了

無奈的耷拉著腦袋,鳳之遙出門尋他爹去了背後傳來墨修堯明顯愉悅的聲音,"全完了你爹記得去書房把這幾天堆積的公務處理完你自己的,賣命到死……"

鳳之遙腳下一軟他就是個豬腦子……

含笑看著鳳之遙離去,葉璃望著墨修堯無奈的道:"你何必如此戲弄他?"墨修堯冷哼一聲,道:"戲弄他?本王可沒有戲弄他這幾個月他如果沒有幫到腳不沾地算本王對不住他"

葉璃搖搖頭,問道:"你覺得鳳之遙勸得動鳳老爺?"

實話,鳳懷庭這樣做生意的天才確實是他們現在所需要的無論是韓明晰還是冷皓宇在這方面其實都算不上是長才冷皓宇管理定王府麾下的產業不成為題,但是要負擔起整個西北甚至大的地方的經濟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都市狼少何況冷皓宇本身出身將門,這些年為了定王府一直默默無聞的做個商人,實在是有些委屈他了這次將他派到紫荊關去,葉璃就明白墨修堯只怕已經在准備尋找替代他的人才了不過會找到鳳懷庭身上還是讓葉璃有些驚訝的

墨修堯挑眉道:"除非他不要鳳之遙的命了"

葉璃搖頭,有些不看好的道:"他可只是鳳之遙一個人的爹,另一邊還是兩個嫡子還有鳳家滿門鳳之遙一個人的分量只怕是不夠"

墨修堯道:"這就要看鳳懷庭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商人了商人,沒有足夠的遠見是不夠的若是如此,不用也罷"

皇後看著兩人,輕聲笑道:"王爺為了屬下煞費苦心,實在是世間難得一見的明主鳳家若是跟著你將來也必定不會吃虧"

墨修堯看著她道:"那麼華家呢?"

皇後一怔,無奈的搖了搖頭道:"華家…我做不了主"她是足夠了解自己的父親的,只怕即使是大楚真的要滅亡了他也不會離開大楚一步一輩子為了這個國家征戰,這些老一輩的人其實將大楚看的比自己的性命加重要想要服他們離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墨修堯顯然也足夠了解華國公,點頭道:"本王不會勉強華家做決定"

"謝謝你,修堯"皇後淡笑道

墨修堯淡淡一笑

黎王府里,剛剛得到了幾乎整個鳳家的墨景黎心頗好的坐在書房里看著鳳家剛剛送來的賬冊唇邊勾起冷漠的笑意,就算墨景祈臨時的神來一筆打破了他所有的計劃又怎麼樣?他還活著,墨景祈已經死了只有活著的人才能看到將來的結局,也只有活著的人才能夠一切墨景祈指望著墨修堯能替他收拾殘局,只可惜,墨修堯對這些根本就毫無興趣何況,以他如今的實力,就算是要跟墨修堯硬碰硬,也未必沒有一拼之力只是…想到戰局依然膠著的紫荊關,墨景黎輕哼一聲,暫時還不能去招惹墨修堯

"王爺,柳貴妃來了"門外,管家稟告道

墨景黎不悅的凝眉道:"她來干什麼?"雖然如今他已經不怕什麼閑碎語,但是柳貴妃畢竟還是他皇兄的遺孀,先皇尸骨未寒柳貴妃跑到攝政王府還像什麼話?何況,墨景黎一向對柳貴妃都看不太順眼,聽到她貿然上門自然是不高興了

"柳貴妃像是受了重傷,是一定要見到王爺"管家心翼翼的稟告道

墨景黎冷哼道:"去定王府自討苦吃了?"沒好氣的站起身,一邊吩咐道:"將她帶到花廳,本王隨後就去"

墨景黎踏入花廳看到柳貴妃的慘樣是也不由得吃了一驚,雪白的羅衣上血痕斑斑,一眼就能看出是被鞭子抽出來的有的地方甚至連衣服都破了,還有那蒼白的臉上沒擦乾淨的血跡以及不自然的垂下的右手,"這是怎麼回事?"墨景黎不悅的沉聲道柳貴妃這副模樣跑到他府里來,傳出去了又是一場風波

柳貴妃抬頭看著他,冷笑一聲道:"還能是怎麼回事?你不是清楚麼?墨修堯弄得"

墨景黎仔細的打量著柳貴妃,這才發現這個女人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原本提起墨修堯,無論什麼時候這個女人眼中都帶著無法掩飾的癡迷和戀慕之色,而現在卻是咬牙切齒的恨意雖然眼底深處還是無可避免的帶著些癡戀,但是墨景黎相信,此時的柳貴妃心中,對墨修堯的恨意絕對多過了愛意

墨景黎在她對面坐了下來,淡然道:"早就警告過你,別去招惹墨修堯現在你總該明白了?這輩子除了葉璃,墨修堯對哪個女人多過?就算是蘇醉蝶…不也是死在墨修堯手里的麼?"

"不要把那個女人跟本宮相提並論千面風華庶女妃"柳貴妃厭惡的道

墨景黎撇撇嘴,心中暗道:"你以為你比蘇醉蝶好得到哪兒去麼?"懶得理會她的想法,墨景黎不耐煩的問道:"這個時候你不去柳家跑到本王府上來干什麼?"柳貴妃垂眸,淡淡道:"柳家?呵呵…早前我父親告訴我,打算將我的侄女許配給黎王黎王好豔福我那侄女正是豆蔻芳華,也算得上是京城數一數二的美女了"

墨景黎皺眉,很快就明白了柳貴妃的意思以及柳家打得什麼注意盯著柳貴妃道:"你想做什麼?"

柳貴妃笑道:"我知道你想要柳家支持你,但是卻不想被柳家鉗制我可以幫你,完完整整的得到柳家…不用跟柳家聯姻"

"條件是什麼?"墨景黎干脆利落的問道,柳貴妃自然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幫他柳貴妃笑道:"黎王果然爽快條件就是…我要你幫我殺了葉璃"

墨景黎一怔,垂眸道:"殺了葉璃?我瘋了麼…殺了葉璃會引來墨修堯什麼樣的報複誰能承擔?"當初葉璃落崖始終,墨修堯就干脆決絕的和大楚一刀兩斷占據了大楚西北大片土地不,險些就釀成大錯天下大亂過了這麼幾年,墨景黎當然能查到一些當年的事當年葉璃墜崖之後墨修堯的身體一度十分不好,如若不然只怕墨修堯當真敢起兵攻打大楚了不要兩人如今已經有了一個孩子,感必定甚從前

柳貴妃冷笑道:"以黎王如今的實力還用怕定王府麼?只要有了柳家的勢力,朝堂上至少有一半的人會支持你,到時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等上皇位……"

"愚蠢的女人"墨景黎毫不客氣的道墨家軍也許原本沒有那麼可怕,但是現在各國之間的形勢看似平靜實則一觸即發而大楚是已經面對北境的攻擊,只要墨家軍在插手大楚就是兩面為敵到時候北戎一定也會從中取利現在的大楚比什麼時候都得罪不起墨修堯

"你當真不答應?"柳貴妃眯眼道:"那麼你的兒子還要不要?"

墨景黎眼中暴起一絲戾氣,很快又壓了下去,"換一個條件殺葉璃做不到,不別的,葉璃自己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身邊還跟著暗衛和麒麟殺她那麼容易的話你回來找本王麼?"

柳貴妃咬了咬牙,沉思了片刻道:"殺了葉璃的兒子"

"為何?"墨景黎皺眉問道

"我要她生不如死"柳貴妃美麗的臉蛋扭曲的宛如厲鬼,"我要她失去最重要的人,我要她日日夜夜都活在挖心之痛中永生永世不得安甯"

大廳里沉默了片刻,墨景黎道:"我拒絕"

"你"柳貴妃怒瞪著墨景黎,墨景黎冷笑道:"別以為每一次這一招都有用,直到現在本王還沒有看到我的兒子一眼半眼本王過…敢騙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柳貴妃身子微微一顫,原本被她竭力忽略的痛楚隱隱傳來讓她忍不住痛吟出聲

蒼白著臉,柳貴妃站起身來道:"既然你不相信本宮那就沒什麼好談了本宮告辭"

墨景黎盯著她道:"本王不管你要干什麼,不許動葉璃"

柳貴妃有些驚訝的挑眉,回過頭來打量了墨景黎半晌道:"不許動葉璃?看起來黎王不肯答應我不是因為忌憚定王,而是…當真的掛念著葉璃那個女人啊?真是難得…黎王居然會對一個自己不要的女人念念不舍麼?還是…男人就是這麼賤,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墨景黎冷笑一聲,"不用你管,總比你送上門犯賤人家也不肯看一眼要強"

"你…哼"柳貴妃咬牙,拂而去傲然而去的她心中轉悠著無數的心思和算計,卻不知道,真正倒黴的事還在後面瞪著她

上篇:284.到深處——欠抽     下篇:286.貴妃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