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7.登基大典  
   
287.登基大典

"你在這里干什麼?"被疼痛折磨的無法入睡的柳貴妃一抬起頭來就看到臉色蒼白的站在門口望著自己的珍甯,沒好氣的道

珍甯公主走進來,默默地將藥瓶放在床邊柳貴妃了他一眼淡淡道:"給我上藥"

珍甯公主咬了咬唇角,想要什麼看著柳貴妃趴在床上一聲血跡的模樣,終究還是先過去處理傷口去了柳貴妃的傷的極重,不只是被打得鮮血淋漓的杖責的傷,還有在定王府受的鞭刑原本在定王府的時候雖然疼痛但是卻還可以忍受,但是回來之後卻漸漸地越來越疼仿佛疼到了骨子里一般這讓柳貴妃萬分痛苦,本身也稍會一些武藝的柳貴妃在心中猜測到很可能是定王府行刑的侍衛對自己下了暗手想到此處,心中對葉璃和定王府的恨意也越發的濃烈起來

珍甯公主心翼翼的撕開她身上已經破碎的衣物她身為公主本身也並不會處理這些事,自然難免將柳貴妃弄疼了幸好柳貴妃也知道自己現在除了珍甯以外根本找不到別人來幫忙,只得咬牙忍了

剪開了染滿了暗的血跡的衣物,眼前趁現在面前的血肉模糊讓珍甯公主幾乎想要嘔吐只得顫抖著手,匆匆的清理了一下傷口撒上了藥然後才開始處理那些看起來不太嚴重的鞭傷處理完這些,秀氣的少女臉上早已經滿頭大汗

珍甯公主拿來的藥物是上品的療傷藥,上了藥之後雖然還是疼痛但是柳貴妃已經漸漸覺得可以忍受了趴在床上閉上眼睛昏昏欲睡,"你回去明晚再來帶一些乾淨的衣物過來"

珍甯公主咬了咬唇角,聲道:"母妃,珍甯…明天不能過來了"

"什麼意思?"柳貴妃睜開眼,冷聲問道

珍甯公主道:"剛才回去,珍甯遇見嘯兒了母妃…母妃你自己要心一點皇祖母想要殺你"

柳貴妃定定的盯著女兒,問道:"誰告訴你的?"珍甯公主搖頭道:"我剛才在禦花園里聽到路過的太監的異世風華—貪財魔法師…母妃你得罪了定王,太後,太後要殺了你"

柳貴妃眯眼,咬牙恨聲道:"果然是他你弟弟怎麼?"

珍甯公主搖搖頭不肯話柳貴妃哪里還有不明白的?雖然心中因為兒子的無閃過一絲沉悶,卻被她很快的丟到了腦後似笑非笑的看著珍甯公主道:"我現在落難了,你們姐弟怕我連累你們,所以也要跟我劃清距離是不是?"

珍甯公主有些悲傷的望著眼前明明笑顏如花卻讓她無端的覺得冰冷的女人或許,他們是因為這個而想要疏離的,但是其中多的卻是因為自己生母的無還有她做的那些事,為人子女的她們又如何能坦然接受?

很快,柳貴妃收起了笑意,望著珍甯公主輕歎了一聲有些語重心長的道:"你們這樣做的理由我的明白,我這個做母妃的從到大也沒疼過你們你們自己好好地"

"母妃……"珍甯公主難過的望著她

柳貴妃抬手將她拉到自己跟前,低聲道:"母妃只求你,過兩天幫我送兩套乾淨的衣服過來母妃一輩子驕傲,就算是要死了,也要干乾淨淨的去死絕不會讓那些賤人看笑話的"

"母妃……"珍甯公主嗚咽著道,"母妃你放心,明晚…明晚珍甯就送衣服過來"

柳貴妃眼中閃過一絲滿意的光芒,柔聲道:"不用急你連著兩晚上出來不定會被人發現,再過幾天是皇登基了?"

"還有三天三天後十弟就要登基了"珍甯公主答道

柳貴妃點頭道:"好,你就趁那時候過來至于你外公和你弟弟…就不用告訴他們了,免得他們不高興"珍甯公主點點頭,道:"女兒明白了,母妃你放心女兒先走了"

"去"看著珍甯公主一步步的消失在門外,柳貴妃原本溫柔的眼眸漸漸地變得冰冷器,唇邊的笑容也越發的冷酷詭異起來想要我死…沒有那麼容易

三天的時間轉眼即逝,這三天里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准備著皇的登基大典自然暫時也沒有人有心去理會一個關在冷宮里被貶為貴人的女人

大典當天,整個大楚皇城里一片喜氣洋洋,就連先皇剛剛駕崩的哀戚都沖淡的一干二淨如此在孝期就大肆慶賀的行為固然引得許多文人雅士不滿,但是皇登基本就是國之盛典,何況皇年紀尚幼,一切都有攝政王主持如今大楚內外交困,本就需要一些喜事來沖擊一下,所以許多人也就默認了

墨修堯和葉璃身為定王和王妃,又是墨家軍的掌舵人,自然也要出席登基大典不過兩人卻並非以臣子或主人的身份出席,而是以客人的身份和其他趕來祝賀的使節們一起出席的這固然讓許多大楚的老臣們失望不已,卻也讓多的人們放下了心來

大楚即使國力大不如前,也依然是一方大國各國只要時間趕得上的幾乎都派了使節前來道賀雖然如鎮南王安溪公主北戎皇這些人都沒有親自前來,卻也還是都派出了身份不低的使者前來卻也不算失禮

葉璃和墨修堯並肩坐在專門為各國使節准備的位置最前面,俱是一身白色繡銀色暗紋的衣衫,只是隨意的坐在那里就足以讓全場的人將目光的焦點投注到她們的身上何況,兩人的身前還各自做著一個精致可愛的娃娃雖然葉璃懷中那穿著白衣粉雕玉琢精致的仿佛玉人兒一般的娃娃沒人知道是誰,但是墨修堯懷里那同樣的容貌俊美卻已經隱隱可見幾分傲然氣勢的黑衣孩子大多是人卻都是知道的定王府的世子,墨修堯如今唯一的繼承人,墨家軍的少主人——墨禦宸一個連名字都取得如此霸氣非凡,一出生就注定被世人矚目的孩子

"大長公主"離大典正式開始還有好長一會兒時間,大長公主被宮女們扶著走了過來葉璃和墨修堯連忙起身相迎不滅天王大長公主擺擺手道:"罷了,既然來者是客就不必多禮了"滿是皺紋閃動著睿智的光芒的老人眼中流過深沉的遺憾和無奈,還有這淡淡的悲哀

"禦宸,還認得老身麼?"大長公主慈愛的看著被墨修堯抱在懷里的墨寶笑問道

墨寶眨眨眼睛,點頭道:"皇姑奶奶好"

"哎…"大長公主歡喜的應道,"禦宸還記得皇姑奶奶啊?怎麼不來找皇姑奶奶玩兒,是嫌棄皇姑奶奶老了麼?"墨寶看看大長公主,正色道:"禦宸要讀書,要學武,不能出去玩兒皇姑奶奶到咱們家玩兒,這樣禦宸就有空陪皇姑奶奶玩兒了"

"人精兒"大長公主笑罵道很是遺憾的望著墨寶,只可惜皇家沒有這樣聰慧的孩子

"皇姑奶奶,這是我教的朋友,你叫他呆就是"墨寶很是大人的介紹道,還很有心眼的省去了冷君涵的姓大長公主眯著眼仔細看了看,笑道:"這孩子看著也是個乖巧的"葉璃淺笑道:"寶年紀也不了,我和王爺才想著給他找個玩伴罷了"

大長公主也不問冷君涵的身份,笑眯眯的點頭道:"有人陪著好,孩子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多不好我想著等十皇子登基之後也從權貴之中挑幾個年紀合適的孩子給皇上做伴讀"

葉璃淺笑不語,大長公主的想法自然是很不錯如果十皇子有本事的話這些孩子將來都會成為他的心腹,怕就怕沒那麼容易只是他們既然是以客人的身份前來,許多事自然就不能過問大長公主也只是隨口罷了,她早年也是參與過政事的,並非養在深宮不知世事的深宮女子自然明白如今的行事和難處

"修堯,我聽你有意保下彰徳宮那個?"大長公主看向墨修堯問道

墨修堯笑道:"皇姑母這是哪兒聽來的傳?這些事跟咱們定王府又有什麼關系,修堯既然了不插手自然是到做到的"

大長公主也是從看著他長大的,自然沒有那麼容易糊弄過去,盯著他道:"你老實,留著她有什麼用意?我可不信你對她有什麼好感"墨修堯低眉一笑,也不隱瞞淡淡道:"皇姑母再怎麼關系皇,畢竟是住在宮外鞭長莫及皇需要人護著…不然……"

"她?行麼?"大長公主皺眉道

墨修堯笑道:"只要讓她知道只有皇好她才會好,自然是可以的彰徳宮那位雖然政事上外行,但是到底是在深宮里待了一輩子的人,後宮里那些事兒,她只怕比皇姑母你還要在行一些當初她能在那種環境中護著那兩兄弟平安長大登上太後之位,皇姑母安知這一次她做不到"

似乎被他服,大長公主點了下頭,"就算如此…修堯為何如此關心皇?"

墨修堯朗聲一笑,"我只是看墨景黎不順眼而已他們母子之經過這段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只要皇姑母給出讓她滿意的籌碼,只要她還活著,墨景黎就永遠都是黎王"

聞,大長公主若有所思太後和黎王的關系緊張她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太後能不能牽制黎王她卻是沒有什麼把握

幾聲沉重的鼓聲想起,登基大典的吉時已到原本還各自低頭竊竊私語的人們紛紛坐直了身子注視著前方鋪著巨大的織著龍紋的色地毯的尾端

一個才六七歲的孩子在大群人的簇擁下漫步而來太後穿著一身華麗雍容的朝服走在墨夙云身邊,一手牽著那個明顯的有些膽怯的孩子從這一刻開始,她就不再是皇太後,而是太皇太後了

看到眼前如此多的大人眼睜睜的盯著自己,墨夙云習慣性的想要退縮但是一只手卻被太後牢牢地握在手里動彈不得太後低頭看了他一眼,低聲道:"不用怕,皇祖母會陪著你的"

的孩子穿著明黃色的龍袍,看上去卻是楚楚可憐的仿佛一個被拋棄了的可憐器吞天宇最章節不過還算是有進步的他並沒有在這種場合哭出來太後眼神微閃,淡淡的提醒道:"還記得大長公主怎麼教你的麼?"

"記得…"墨夙云聲的道,有些畏懼的望著眼前的皇祖母似乎想起了那個十分和藹可親的大長公主讓他多了幾分勇氣,他認真的點了點頭太後道:"知道就好,走大長公主也在下面看著你呢"

墨夙云點了點頭,任由太後牽著往那高高在上的龍椅走了過去雖然心中還是感到十分害怕,他卻不在像剛才那樣只想著要逃走了路過大長公主和墨修堯葉璃一桌的時候,墨夙云眼睛一亮望著大長公主想要話大長公主對她慈愛的一笑,搖了搖頭孩子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唇角,跟著太後往前走去

"十皇子變化頗大,這幾日皇姑母的教導也沒有白費"葉璃低聲歎道

大長公主搖搖頭道:"他還差得遠"比起前些日子剛剛見到的時候確實要好一些了,但是要成為一國之君那個孩子還有著無比遙遠的路要走路途中,他需要有明師的教導和扶持,誰也不可能天生就是一代明君只是不知道…那些人會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墨夙云被太後牽著步上高高的台階,有禮部和欽天監的官員進行著各種繁瑣的儀式即使是遠遠地葉璃也能看見那孩子的身子一緊累的搖搖欲墜的不過他並沒有哭出來著什麼,反而是沉默的支撐著

葉璃看了一眼四周,有些疑惑的道:"李氏怎麼沒到?"于于理,李氏是皇的生母,皇登基之後就是名正順的皇太後,這種場合她不可能不到

大長公主搖頭道:"為了讓那孩子聽話,攝政王讓人將李氏關起來了"到這個,大長公主雪白的眉毛也跟著皺起,望了一眼遠處坐在最前面的墨景黎眼中滿是不贊同的意味

皇登基,將皇生母一國太後軟禁,就算是攝政王,就算是為了登基大典的順利,做的也未免太過分了一些

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的儀式終于結束,已經累得不行的皇被人帶下去休息接下來就是宴飲的時間,皇年幼,這些自然是由攝政王墨景黎主持看著墨景黎意氣紛發的舉杯向來賓和朝臣敬酒,所有人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大楚偌大的天下至少暫時是歸黎王所有了

長時間的宴會並不合適葉璃所喜愛的東西,兩個還不滿六歲的孩子也是坐不住的坐了沒一會兒墨寶便鬧著要出去玩兒,葉璃跟墨修堯了一聲,便帶著兩個孩子往禦花園去了

三月天,禦花園里正是草長鶯飛百花爭豔的時候,陣陣花香撲鼻無數的蝴蝶在花間飛舞,引得冷君涵睜大了圓眼睛看的目不轉睛看著冷君涵仿佛被眼前的鮮花蝴蝶眯了眼的模樣,墨寶不屑的輕哼冷呆正是太沒有見識了這些綠綠的花兒還有那到處亂飛的蝴蝶有什麼好看的他們西北的景色才好呢,還有太公那滿是翠竹的驪山書院和韓叔叔家在璃城外修的別院,可比這皇宮的禦花園好看一百倍了

吩咐了侍衛隨身跟著,葉璃就放任兩個孩子在禦花園里撒歡的玩兒去了自己去坐在花園中僻靜的涼亭里偷閑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致就不由得回想起當年自己剛剛被指婚給墨修堯第一次進宮的景還有當初他們婚的時候偶爾入宮的許多事當時還處處受制于人的定王府,如今卻已經能夠自*自在的不用顧忌任何人事物了而當年那個躊躇滿志的帝王,卻已經撒手人寰滿腔壯志化作塵土了

禦花園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大多數都是各家的貴婦和閨閣千金酒宴固然熱鬧有趣,但是到底不是男人坐久了卻也有些無趣,于是許多人便三三兩兩的到禦花園里散步來了

葉璃坐的涼亭並不算隱蔽,自然有不少人都看見她了但是因為定王府身份特殊,敢于上前來話的人卻是沒有幾個葉璃也不在意,原本她在楚京認識的人也不多,比起那些無意義的寒暄,她樂意一個人呆著自在一些抗日之我為戰神

"王妃……"

抬起頭來,見到的人卻算得上是熟人正是秦箏的母親禦史夫人,葉璃莞爾一笑,道:"秦夫人,請坐"

秦夫人有些拘謹的謝過,雖然定王和王妃剛剛回京的時候就替她們帶回了秦箏的書信,但是信上的到底不如親耳聽聞的讓人放心然而,他們兩家的身份也不能無所顧忌的親自上門拜訪,這會兒在禦花園里看到葉璃秦夫人自然就想上前來打聽一些女兒的消息

葉璃也明白她的心思,微笑道:"夫人盡管放心就是了,箏兒和二哥如今過的極好他們的孩子也都開始啟蒙了,是個聰明的家伙兒呢夫人就算不信我的話,也總該信得過徐家的家風,定然不會讓箏兒受委屈的"豈止是不會受委屈,如今徐家上下對秦箏可好的不得了徐大夫人恨不得將秦箏當親女兒寵著沒辦法,徐家五位公子,卻又四位不肯成親讓徐大夫人和二夫人直恨當年沒有多訂幾個娃娃親秦箏身為徐家唯一的兒媳婦,還是生了徐家目前唯一的重孫的兒媳婦,如何不讓人捧在手心疼著?

秦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王妃笑了,我哪里會信不過王妃,只是……"葉璃含笑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我明白,可憐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不擔心兒女的?夫人盡管放心便是,徐家還有二哥一定會好好待箏兒的不然的話,不夫人和秦禦史,就是我也不答應"徐清澤雖然性格稍顯冷淡,卻是個實打實的好丈夫這麼多年了跟秦箏就連吵架都沒有過,和和睦睦的讓葉璃都忍不住心生羨慕她偶爾還要跟墨修堯拌幾句嘴賭兩次氣呢

秦夫人欣慰的笑道:"能夠有王妃這樣的朋友,是箏兒的運氣"

"夫人笑了,有箏兒這樣的朋友也是我的運氣"

兩人相談甚歡,周圍觀望的幾位夫人見狀也跟著圍了上來秦夫人和葉璃有志一同的自然轉換了話題,跟著這些貴婦們起閑話來跟著這些貴婦們身邊的還有一個個如花似玉的千金姐們看著這些芳華少女含羞帶怯的模樣,葉璃心中一動不由的暗暗發笑

原來這些貴婦們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上前來敘話是假的,想要推銷自己家里的姑娘才是真的來也是,雖然如今顯而易見的是黎王掌權了但是定王府的影響力卻不是那麼容易被抹殺的如果有哪家的姑娘被定王看上了,能夠攀上定王府將來多一個靠山自然是好,就算是攀不上損失的也不過就是一個女兒罷了,這些權貴們自然是不缺一個兩個庶女甚至是嫡女的

而這些姑娘們可是從就聽著定王府的故事長大的,對曆代定王天生就有一份仰慕之何況墨修堯對葉璃這麼多年一心一意是傳為美談如果能夠得到這樣的男子的垂青,自然是每個少女心中最瑰麗的美夢

葉璃可是很少遇見這樣的狀況,這些年像墨修堯獻殷勤的女子不是沒有,但是大多數時候墨修堯自己就能打發了而唯一讓她親發過的就是柳貴妃但是眼前這些少女並不是柳貴妃那樣的寡廉鮮恥的死纏爛打,葉璃自然也不能拿出對付柳貴妃的毒舌來對付這些少女和貴婦們

正無奈的在心中埋怨墨修堯的招蜂引蝶時,遠處傳來一聲淒厲的驚叫聲葉璃心中一驚猛然站起身來,剛才墨寶和冷君涵就是往那個方向去了丟下一句失陪,葉璃直接用輕功掠出了涼亭往聲音的來處飛奔而去

原本涼亭中擠成一團的貴婦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就只看到葉璃那白色的身影宛如蝴蝶一般的翩然而去

"這…這是怎麼了?"

"大概是那邊出什麼事了?"有人低聲道

"咱們也去悄悄"有人開口提議道很快,所有人都移動腳步往涼亭外尖叫聲傳來的方向而去原本還潮雜喧鬧的涼亭頓時沉寂了下來走在最後的秦夫人看著那群追著定王妃的身影而去的人,搖了搖頭也含笑跟了上去

上篇:286.貴妃落難     下篇:288.腹黑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