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89.宮中火起,離京  
   
289.宮中火起,離京

皇宮的建築大多是純木質的結構,邊關是粉刷了各種色彩的漆作為裝飾火一燃起來自然是愈燃愈烈,不到一刻鍾的時間,整個秋涼殿都包圍在火海之中不,就連周圍的宮殿也開始蔓延葉璃三人只能帶著珍甯公主退到了遠離秋涼殿的禦花園中將珍甯公主放在一處開闊平坦又通風的湖邊,看著遠處已經開始有人救火的火光處,吩咐道:"去請個太醫來"

"阿璃"太醫還沒來,一襲白衣的墨修堯已經如風一般的掠了過來看到葉璃沒事才松了口氣,瞥了一眼旁邊的珍甯公主對葉璃挑了挑眉葉璃無的搖了搖頭,這個時候當著珍甯公主的面這些事並不合適後面,墨寶被侍衛抱著也跟了過來身後還有同樣被抱在懷里的冷君涵

"娘親…"墨寶歡快的從侍衛懷里跳下來直撲葉璃卻在中途被墨修堯拎住了後背的衣服吊在半空中揮舞這手腳,"娘親,娘親…孩兒好擔心你…父王壞,放開我我要娘親……"葉璃好笑的將他從墨修堯懷中接過了來,安撫的拍了拍笑道:"娘親沒事,讓你當心了乖孩子……"墨寶心滿意足的在葉璃懷里蹭了蹭,無視墨修堯陰沉的臉色連連點頭,"娘親沒事就好孩兒最愛娘親了……"

靠著假山坐著的珍甯公主看看在葉璃懷中咯咯直笑的墨寶,再看看葉璃臉上溫柔淺淡的笑容,眼底閃過一絲羨慕和苦澀葉璃看在眼里,將墨寶放在地上,蹲下身輕聲問道:"珍甯公主,你還好麼?"

珍甯公主點點頭,低聲道:"多謝…多謝定王妃救命之恩"對著眼前清雅婉約的女子,她是真的無顏相對她的母妃做的事她也是知道的,但是卻是定王妃不計她母妃的關系而救了她的命而她的親生母親,不僅利用了她甚至還險些害死了她為什麼…為什麼她的母親是這樣的人?

"姐姐姐姐"一陣急促的呼叫聲傳來,聞訊趕來的秦王帶著才八歲的弟弟匆忙的趕了過來跟在他們身後的還有墨景黎等宗室王爺和朝中權貴秋涼殿那把火燃得不,雖然已經有人去救火去了,但是今天帶著微風的天氣卻讓火勢甚,現在幾乎要蔓延到三四座宮殿了即使他們現在站在與秋涼殿對角的地方,也仿佛能感受到那火勢的熱烈

墨嘯云沖過來,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地上的珍甯公主連忙沖上前來,"皇姐,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珍甯公主連忙用手掩住臉上的傷痕,道:"沒…沒什麼大礙……"但是那一塊傷哪里是她用手就能掩蓋得住的?眾人不猶豫的倒抽了一口氣,原本還秀氣溫婉的少女臉上多了巴掌大的一塊疤痕工業大明這會兒那疤痕還帶著些血肉模糊的感覺和被火燒的焦灼,讓人看在眼里不由得想要嘔吐不少跟著來的夫人姐們都驚叫出聲紛紛後退了兩步

珍甯公主臉色一黯,加畏縮的低下了頭想要用頭發將臉上的疤痕遮住

"不要陪頭發,頭發不乾淨配到了傷口容易感染"一只纖細的素手輕柔的按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想要扒拉頭發的手輕輕地按住了珍甯公主一愣,抬起頭怔怔的望著眼前唇邊帶著淡淡的淺笑的女子在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厭惡和懼怕,但是從她溫柔清亮的眼眸中,她卻看到了如此丑陋的自己珍甯公主抖了抖,連忙低下了頭

葉璃輕歎一聲,從取出一方素白的絲帕細心的系在珍甯公主的臉上,遮住了那猙獰的傷痕,"等太醫來了開一些治療傷痕的藥,很快就會沒事的"

大楚女子家教甚嚴的閨中女子外出也有帶面紗的習慣,所以珍甯公主帶上面紗之後雖然在都露出容顏的閨秀中間顯得有些異類,但是卻也不算突兀周圍的眾人也松了口氣,她們大多是養在深閨的女子,哪里見過那樣的傷痕現在被遮起來了總是好的,同時也有多人將目光轉向了那溫婉清麗的的白衣女子,對定王妃如此面不改色的氣度佩服不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墨景黎看了一眼回到墨修堯身邊的葉璃,沉聲問道

珍甯公主輕咬著唇角不肯話,墨景黎看向葉璃,葉璃淡淡道:"我們也是在禦花園看到火光才趕過去的,只來得及救出珍甯公主里面還有沒有其他人其他人我們也不知道"

墨景黎皺眉問道:"珍甯公主這個時候怎麼會在秋涼殿?"

珍甯公主不肯話,墨嘯云吸了口氣起身拍了拍畏懼的躲在自己身邊的弟弟道:"皇祖母將我母妃關在了秋涼殿,皇姐是去看望母妃的"

"不錯,正是哀家將她關入秋涼殿的"太後在一群宮女太監的簇擁下徐徐而來,正好聽到墨嘯云的這句話,淡然的接口道

墨景黎沉聲道:"柳貴妃被關在秋涼殿?本王怎麼不知道?"

太後冷笑一聲,"這是內宮的事,哀家怎麼不知道還要跟黎王商量怎麼懲罰不守規矩的先皇嬪妃?"墨景黎無話可,縱然他不滿太後背著自己處置了柳貴妃的事,但是卻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來畢竟,就算是攝政王也只能管政事,明面上,先皇後宮的事他是絕對不應該插手的

沉默了一下,墨景黎道:"既然如此…卻不知道柳貴妃是否喪生火海"所有人都看向珍甯公主,此時火勢未滅,除了珍甯公主誰也不知道里面的形形,也沒有人知道柳貴妃到底是不是被燒死在里面了但是珍甯公主卻咬死了不肯話,眾人也無可奈何

墨修堯目光淡淡的從眾人身上掃過,就在墨景黎以為他要什麼重要的事的時候,只聽墨修堯悠然道:"既然宮里有事,想必這宴會也辦不成了本王和王妃就先行回府了另外,過幾日本王和王妃就要啟程回西北了,到時候就不來辭行了"

墨景黎心中暗暗松了口氣,點頭道:"如此,定王就請先行一步"

墨修堯點點頭,一手抱著墨寶,一手牽著葉璃的手就准備轉身往出宮去了

"定王妃"一直沒有什麼的墨嘯云突然開口,走到葉璃跟前沉聲道:"謝謝你救了皇姐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請受王一拜"完,對著葉璃葉璃深深地一揖看著才十二三歲的少年如此鄭重其事的行此大禮,葉璃淡淡一笑道:"秦王客氣了,舉手之勞罷了秦王好好照顧珍甯公主告辭"

看著一家三口在侍衛的簇擁下走出禦花園,墨景黎心中一松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有些相信,或許墨修堯真的對大楚的事沒有興趣天逆玄典

出宮的馬車上,趴在葉璃懷里的冷君涵早已累的呼呼大睡墨寶坐在墨修堯懷里,雖然還沒有睡著不過也沒了之前在宮里的精神畢竟才五六歲的的孩子,鬧騰了大半天也足夠他們疲憊的了

葉璃一邊輕輕地拍著冷君涵,一邊問道:"修堯,柳貴妃死了麼?"

墨修堯搖頭道:"未必,柳貴妃在沖冠後宮十幾年,就算真的樹倒猢猻散也還會有一些能用的勢力今天宮中大宴人來人往,她想要逃出皇宮也未必未必不能"

葉璃蹙眉道:"她既然還有人可用,為什麼還要那樣對珍甯公主?難道她當真想要燒死珍甯公主不成?"想到此處,葉璃也不由得心中生寒,要多狠的心才能忍心如此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哪怕這個女兒的父親不是她所愛的人,但是孩子卻依然是她的親生骨肉啊珍甯公主冒著被太後懲罰的危險去看她,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報,也難怪剛剛救她出來的時候她的眼神會猶如死灰

墨修堯搖頭道:"不知道讓下面的人注意著,一旦那個女人出現,殺無赦"他對柳貴妃是不是要燒死珍甯公主以及為什麼要燒死珍甯公主都沒有興趣但是如果這是真的,那麼柳貴妃就一定要死這樣心狠手辣的女人,留著絕對是個禍害

葉璃沉默的點了點頭,她對柳貴妃沒有絲毫的憐憫和同

"聽寶之前在花園里,沐揚的夫人對你無禮了?"將柳貴妃的事丟到腦後,墨修堯淡淡的問道

葉璃瞥了一眼惡人先告狀的墨寶,笑道:"一個被醋意扭曲了的女人罷了,難不成我還要可以出手對付她不成?你放心,瑤姬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讓她好過的"墨修堯輕哼了一聲,道:"當初果然還是對沐陽侯府太過心慈手軟了一些"想起和沐陽侯府的某些恩怨,墨修堯就有些後悔起了當初打算利用沐陽侯府讓瑤姬和沐烈隱藏在京城的計劃因為這代表他暫時還不能向沐陽侯府出手但是一見到沐陽侯府的人,特別是見到沐陽侯本人某些原本極力遺忘的不好的記憶又再次湧了上來,讓墨修堯的心十分不好

皇登基的當天宮中便起了大火險些燒了半個皇宮,這樣的消息在民間迅的傳揚開來人們紛紛議論著只怕是皇無德不堪繼承帝位,才導致了上天降罪云云聽得定王府中的眾人暗笑不知皇不過是一個才六七歲的孩子,能什麼有德無德的?只是留一旦起了,想要湮滅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特別是當有有心人在其中推波助瀾的時候,留是如野火一般迅的擴散蔓延

定王府的人沒有去理會這些,因為他們都在打包行裝准備再次離開京城反悔西北,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土生土長的楚京人,但是這幾年在西北的生活讓他們對璃城有歸屬感所有人都帶著歡喜愉悅的笑容打點著准備啟程的行裝而朝廷上除了黎王正式成為了攝政王代理朝政以外,同時也宣布了皇後病逝和柳貴妃殉葬的消息而應該是太皇太後了的太後卻因為先皇的嫡後病逝,任皇太後難擔重任為由免去了殉葬之事以發代首暫時先安放入皇陵將來等太皇太後薨逝再附葬太皇陵墓

沒有再理會京城的風風雨雨,墨修堯一行在三天後離京返回西北而在他們的馬車上,不僅多了一位雍容美麗的中年女子,還有一名同樣美豔動人的的青年女子和一名氣度不凡的老者

"天香"馬車里,葉璃伸手握住還有些驚魂未定的華天香的手微微一笑

華天香美麗的容顏上還帶著震驚的神色,怔怔的望著葉璃好半晌才輕輕吐了口氣,"璃兒…姑姑……"皇後點點頭,憐惜的順了順她烏黑的發絲,輕聲道:"天香,這些年辛苦你了"她本是華國公的嫡親孫女,皇後的親侄女,本是京城閨秀人人羨慕的對象卻同樣也因為這樣的身份,已經年過二十卻依然待字閨中尋常的女子,這個年紀早就已經相夫教子,當家理事了她卻只能為了躲避顯眼而比如寺廟是為祖母祈福不如是帶發修行

華天香搖搖頭笑道:"姑姑你什麼呢,我好吃好穿的哪兒受什麼苦了女王是怎樣煉成的倒是姑姑你,看到你真是……"道激動處,華天香也不由得了眼睛原本原本在慈云寺中聽到消息,她是真的以為姑姑已經薨逝了今天早上本來如往常一樣在自己的廂房里做早課,卻突然被人迷暈了沒想到一醒過來就就見到了以為已經去世的姑姑和多年未見的好友而她們已經在前往西北的馬車上了,也難怪她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璃兒,姑姑,我……"看著眼前的兩人,華天香還是有些疑惑的想要問些什麼,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從哪兒問起

葉璃拉著她的手笑道:"華國公將你交給我了,以後華大姐就要麻煩你到西北去過苦日子了"

"是爺爺…"華天香有些激動的道,恍然想起前幾日爺爺來看自己的時候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囑咐,當時她並沒有多想,原來爺爺早已經打算將她托付托付給阿璃了麼?皇後輕聲道:"你爺爺是為了你好如今皇登基,黎王攝政前些日子黎王隱約提出想要迎娶你做側妃的意思父親雖然當場回絕了回絕了,但是你只要還在閨中一天,總是……"

華天香抹著淚道:"我知道爺爺是為了我好可是我們都走了…爺爺他……"

"放心,華國公德高望重墨景黎剛剛掌權不會對華國公如何的不過,為了避免麻煩,你還是要改個名字的好,還有皇後呃…華姐姐也是"

兩人點頭,葉璃的話她們當然明白雖然見過她們的人並不多,但是該做的防范還是要做的若是讓人知道璃城特別是定王府出現了那麼多不該出現的人不嬪出現的人,無論是對定王府還是對華家都是不好的

華天香想了想,大方的道:"我外祖父家里姓楊,對外便叫若華"

皇後淡淡一笑道:"既如此,我便借了天香的姓,稱我楊夫人便是"下,竟是連一個名字也不願意取了葉璃輕歎一聲,有些擔憂的望著皇後皇後笑道:"能夠除了皇宮這枷鎖,已經是我這一生都未能想到的幸運了何況到了西北還有長樂在,一切都會好的"

"我只怕鳳三……"葉璃皺眉道,自從鳳懷庭被鳳之遙動跟他們一起回西北之後,鳳之遙父子倆的關系漸漸地也不再那麼僵硬了鳳懷庭跟皇後和和華天香不一樣,他是墨修堯光明正大從墨景黎那里要過來的墨景黎已經將鳳家掏空,自然也不會在乎鳳懷庭一個年近六十的老頭子就連鳳家的其他人其他人也大方的便是可以一起帶走但是鳳家的兩個嫡子卻不願意去西北寄于庶弟的籬下,何況他們如今正得黎王重用鳳夫人對丈夫的決定十分生氣,自然也是站在了兒子的那一邊整個鳳家除了幾個忠心的仆人和年幼的庶子庶女,竟沒有人願意跟著已經沒有財勢的鳳懷庭去西北受苦

"可是鳳老爺子……"雖然鳳懷庭沒有明,但是他對于鳳之遙和皇後之間的事的態度葉璃還是看得出來的皇後搖搖頭,微笑道:"阿瑤從就沒有父母關懷,對于感總是比別人看重的多的以後有了他父親看著他,他慢慢的會明白的這麼多年…我也累了只要以後天香好好地,長樂好好地好好地,我也沒什麼遺憾了"

葉璃沉默,感的事外人很難插手鳳之遙和皇後的事也只能他們自己解決了華天香有些懵懂的看看兩人,卻也感覺到氣氛有些沉重,拉著兩人笑道:"我們當然會好的,大家都會很好的姑姑還是叫我若華,免得以後不心叫錯了"

三人皆是一笑,葉璃點頭道:"不錯,我們都會很好的"

京城某處陰暗的角落里,一身狼狽的女人身形消瘦,穿著最樸素的灰布衣服,頭發只用一個粗陋的木釵挽著,幾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樣躲在這陰寒的幾乎無人行走的巷子最里面的一間破舊的房子里,一雙眼眸中黑暗中透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定王已經離開楚京了?"

"沒錯,今早定王就已經帶著王妃和世子出城了"一個低沉的有些嘶啞的男聲低聲道

"已經這麼多天了,你還沒有找到辦法送我出城?異界狂人錄"女聲有些尖銳而憤怒的道

男子搓著手有些為難的道:"如今正全城戒嚴,聽皇登基當天宮里起了一把火,還將珍甯公主的臉給燒毀了只怕上面在抓縱橫的刺客"

"?"女子震驚的睜大了眼,因為好些日子的不見陽光而顯得有些蒼白的容顏上露出顯而易見的驚駭男子以為她嚇到了,連忙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別怕,刺客怎麼樣也不會跑到這種地方來的"看著眼前雖然穿著粗布衣服,素顏未施卻依然美麗的驚人的女人,男人眼神一變手也有些不規矩的往上劃去

女子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一把揮開他道:"滾開,我沒心"

"寶貝…別著急,我們很快就有辦法出城寶貝兒……"男人懶腰將女子一把抱起壓倒在床上,眼中閃動著驚人的欲念,埋頭在女子身上狼吻一來

女子忍著心中的厭惡,任由男人在自己身上肆意妄為心思卻已經飄散到了別處去了怎麼會…珍甯怎麼會被燒到?雖然當時擔心珍甯會壞了自己的事,所以給她下了一些迷藥但是自己明明吩咐過自己離開之後將珍甯送出去再放火燒秋涼殿的啊

只是她卻不知道,她需要一個替自己燒死在里面的人不是燒死的死人,而是活活被燒死的人那些替她辦事的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又怎麼會願意自己去送死,或者讓自己身邊熟悉的人去送死?被柳貴妃親自迷暈了的珍甯公主自然就是最好的替死鬼否則等到珍甯公主醒過來告訴了別人,他們一樣也逃不了

珍甯…你別怪母妃母妃沒有想要燒死你,這只是個意外誰讓你……

"寶貝兒,你怎麼不專心?"男人不滿的道,面貌平平的臉上充滿了潮,狠狠地吻上女子嬌柔的唇女子厭惡的閉上了眼睛,跟眼前這粗鄙的男人比起來,墨景祈簡直要算是絕色美男子了但是如今,她卻只能依靠這個男人才能逃出楚京去墨修堯…葉璃,都是你們害的都是你們害的…

"寶貝兒,你真美啊…"男子猴急的撕裂女子的衣衫,他平生從未見過如此美貌的女子這樣的豔福若是從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而如今,這個美麗的尤物是屬于他的了,將來還會成為他的娘子

幽深的巷,漆黑的屋里響起一陣陣曖昧的喘息和撞擊聲,很快又加入了女子嬌柔的呻吟……

------題外話------

都討厭柳貴妃是?恨不得她立刻死啦死啦滴是?偶偏要把她煉成級女反派過程是艱辛的,解決是悲慘的

……

某鳳:想活著麼?

柳貴妃:當然想我要活下來,我要墨修堯和葉璃不得好死

某鳳: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活下來要受各種苦

柳貴妃:本宮不怕苦

某鳳:活下來可能會死去活來還不一定能報仇騙你丫的,是肯定不能讓你報了仇我會被人弄死

柳貴妃:本宮願意

某鳳:活下來可能會被n個男人xxoo?

柳貴妃:本宮…

某鳳:活下來要嫁給……

柳貴妃:其實本宮願意本火燒死,本宮這就回宮

某鳳:……

上篇:288.腹黑寶     下篇:290.大亂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