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0.大亂將至  
   
290.大亂將至

璃城

議事的大書房里,一身白衣的清塵公子坐在首位以下的第一個椅子里望著前方空蕩蕩的座椅俊容含笑,氣度悠然翩然如仙但是坐在他下首的人們卻不由得抖了一抖清塵公子這模樣……真是太嚇人了

"清塵公子,王爺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這一個多月西陵邊境一直在增兵……"其他人都仿佛看傻子一般的看向問話的問沒看到清塵公子正因為王爺不肯回來的事惱火嗎?居然還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話回來,王爺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啊眼看著西陵邊境就像是要打仗的樣子了,但是王爺卻遲遲不肯回來當然不是沒有王爺他們就不能打仗了,只是沒有王爺坐鎮他們總覺得心里沒底啊

徐清塵回眸淡然一笑,劍眉微微輕挑,"玩夠了…王爺自然就回來了"

"那西陵……"

"咱們不是也增兵了麼?西陵只是想要試探罷了,就算要打…真的開打的時候王爺也該回來了"若是真的開打之後墨修堯才回來,就直接丟上戰場去當然了,璃兒是必須留下駐守璃城的

眾人默然,這位清塵公子什麼都好處理起政事來比王爺效率還高,畢竟清塵公子從來不像王爺那樣惡意偷懶而且很多事屬下不明白的,他只要隨意提點幾句就能讓人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唯一不好的就是,這位公子的容貌實在是太過俊美的而且那恍如謫仙的氣度,當他溫文爾雅的對著你淡淡一笑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吞下自己原本想要的話,對他生不起一絲的反駁而當這位公子的笑容里多了一絲冷意的時候,這大多數都和他們的定王殿下有關,所有的人又會感覺到如冬日寒風一般凜冽的冷意

"啟稟清塵公子,王爺王妃回來了七夜纏:王爺,你無恥"門外侍衛朗聲稟告

徐清塵俊美的容顏上綻放出一絲明朗的笑容,一瞬間仿佛大地春回百花綻放,但是在場的大多數人還是不由得抖了抖當清塵公子露出這樣的笑容的時候,一般都是會有人倒黴的時候

"好,很好"徐清塵點頭笑道,站起身來掃了一眼在座的眾人笑道:"諸位,咱們一起去迎接王爺大駕"

在楚京逍遙了不少時間的定王回到西北,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就被自己最為倚重的軍師兼大舅子一臉和氣的請到書房里議事去了原本葉璃對這段日子將所有的事都丟給徐清塵一個人也很是內疚,打算跟上去一起幫忙不過徐大公子的怒氣顯然只是針對定王殿下一個人的,所以很是溫和的拒絕了葉璃的幫忙,並且好聲好氣的叮囑表妹剛剛回來一路辛苦了要好好休息至于其他的事…王,爺,會,處理,完,的

葉璃覺得大哥那句王爺會處理完的時候其實是在磨牙當然大哥是不會做那麼不雅的動作的,但是葉璃還是決定聽從大哥的吩咐去休息畢竟,她她還有幾位客人要安頓啊

定王府深處原本空置的客院里,早有人在那里等著了葉璃帶著皇後和華天香剛走到院門口,里面就有人沖了出來,"定王妃定王妃…我母…母親母親來了麼?"許久不見的長樂公主穿著一身淺紫色繡著蘭花的衣衫從里面沖出來,正好看到走在葉璃身邊的皇後不由得呆在了門口

"長樂……"皇後望著快一年不見的女兒,長高了不少而且也比在皇宮里的時候氣色好了一些雖然這一路上都聽葉璃了女兒在西北的詳,但是真正的見到了皇後還是忍不住濕了眼睛

"母…母親…娘"長樂公主眨了眨眼睛,終于回過神來歡呼一聲撲到了皇後懷里十五歲的少女只比母親矮一點點了,但是在皇後跟前卻依然如七八歲的女童一般滿臉笑容的撒著嬌

華天香站在一邊,含笑看著長樂公主笑道:"長樂只能看到你娘,果然把我這個做姐姐的忘了麼?"

長樂公主這才抬起頭來,看向一邊笑吟吟的望著自己的華天香不好意思的叫道:"天香姐姐"

"無憂姐姐,還有我,還有我…"墨寶不甘寂寞的伸出手想要吸引長樂公主的目光長樂公主與墨寶關系素來不錯,含笑俯身捏了捏他的臉蛋笑道:"原來是寶啊,楚京好不好玩兒?這是你認識的朋友?"冷君涵站在墨寶身邊,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眼前的漂亮姐姐長樂公主一下子就被眼前水汪汪粉嫩嫩的包子吸引了比起古靈精怪有時候連自己也會上當受騙的墨寶包子,眼前這個粉嫩柔軟的寶貝兒顯然顯然能讓女性們憐愛這一路上,就是皇後和華天香也喜歡抱抱摸摸冷君涵朋友,這讓墨寶同學感到了一絲失落

"不好玩兒…不過我有給無憂姐姐帶禮物哦這是冷呆,我的朋友"墨寶不無失落的道

"哦?只給無憂姐姐帶了禮物?那麼咱們呢?"門里傳來一個清越的笑聲,兩位徐夫人帶著牽著一個男孩兒的秦箏出現在門口,笑吟吟的看著墨寶墨寶

墨寶立刻歡呼著撲進徐大夫人懷里,"大舅婆,二舅婆,二舅母,寶也向你們,也有給你們帶禮物哦還有知睿弟弟也有禮物"才四歲的徐知睿徐知睿朋友傲嬌的輕哼一聲,偎進娘親懷里,"我才不要你的禮物呢"叫你偷偷跑去楚京不帶我一起去

墨寶眼兒一轉,笑眯眯道:"你不要就算了我聽呂將軍家的兒子就要過生日了,過幾日我就讓人送去給他正好我也忘了給他准備生日禮物生日禮物"徐知睿朋友再聰明四歲的時候也還是一個白白嫩嫩的可愛,跟墨寶這種黑心芝麻餡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聽到他這麼,眼睛眼睛立刻就濕了,"娘親……"

秦箏無奈的拍拍兒子,安慰道:"表哥跟你開玩笑呢"

"對對,笑呢我是大球星送給你的東西我怎麼會給別人?一會兒就讓人拿給你好不好?"受到自家娘親警告的目光,墨寶只好親自開金口哄包子看著看著兩個相差不到兩歲,被大人抱在懷里的包子一本正經的安慰和被安慰,眾人都不由得掩面而笑

"好了,大家進去把人攔在門口算怎麼回事兒?咱們這兩天就將園子收拾好了,你們瞧瞧喜不喜歡"還是徐二夫人開口道,一邊將眾人讓進院子里來

皇後有些擔憂的看向葉璃道:"王妃,我們住在定王府是不是……"她們的身份到底是不一樣,如果只是住在璃城被人發現了還有個法,若是被人被人發現她們住在定王府,只怕要連累定王府的聲譽葉璃含笑拍了拍的胳膊道:"你們就安心住下不只是你們倆,還有無憂最近也要搬回王府王府來住以後的日子只怕是璃城里也不會安生,住在定王府好歹還安全一些"

長樂公主點頭道:"娘,天香姐姐,王妃的沒錯過兩天兩位師傅也會搬回王府了這些日子離城里多了好多人,就連兩位師傅的醫館也去了好幾撥好幾撥人"聽她如此,皇後和華天香這才應了下來

一行人進了花廳,廳中的各種陳設果然都是換上的,而且許多都是楚京的風格看得出來是十分用心的布置過的賓主落座,丫頭奉上了茶水退下葉璃才道:"你們盡管在定王府里住下,缺了什麼只管派人跟總管一聲就是了,就當這里是自己家中便是了"徐二夫人也笑道:"璃兒的對對,平常得空了不妨到咱們家坐坐出去走走也行"

徐大夫人與皇後並不熟悉,但是徐二夫人卻是認識皇後的如今再見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自在,仿佛這真的便是葉璃從楚京帶回來的兩位故舊一般倒是落在旁邊正與秦箏敘舊的華天香身上的目光亮了亮,有些試探的看向葉璃

葉璃不由得心中暗笑,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她當然明白二舅母的想法,這幾年兩位舅母為了幾個表哥的婚事幾乎操碎了心偏偏西北這地方本身就本帿就不比楚京繁華,名門世家林立,想要挑幾個一等一的大家閨秀本就有些困難偏偏那幾位表哥又一個個油鹽不進擺明了就不想成婚大舅母還好些,總算二表哥是成婚生子了二舅母卻是急得不行,如今好不容易看到華天香自然是眼前一亮即使是當初在京城華天香也是數一數二的名門閨秀,只是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雖然華天香依然梳著姑娘的發型,徐二夫人卻也不敢確定她到底有沒有婚配或者婚約,

得到葉璃的肯定,徐二夫人看向華天香的眼神也加熱切了被人那般火熱的盯著,華天香有些茫然的回頭望了他們一眼倒是皇後立刻就明白了明白了徐二夫人的想法,淡淡一笑卻沒有多什麼徐家自然是極好的人家,天香這些年也受盡了委屈若是能夠成就好事自然是極好的,也是天香的運氣

安頓好了華天香和皇後,葉璃想了想還是往書房去了

書房里,墨修堯正埋頭在厚厚的卷宗折子之中,下筆如行云流水臉上的神色卻是比踩了屎還要難看坐在不遠處的是被墨修堯拉來一起受苦的鳳之遙鳳之遙面色菜青,偷瞄了一眼書桌後面的墨修堯,在看看坐在窗前悠閑的翻著一本游記的徐清塵,無奈的從將臉埋回了卷宗里這兩位,他一位一位也得罪不起還是乖乖地縮著頭干活

徐清塵放下書抬頭看向門口微笑道:"璃兒怎麼不好好休息?這會兒過來做什麼?"

葉璃端著泡的茶水走了進來,看看墨修堯鐵青的臉色和徐清塵淡然的微笑,含笑道:"我送些茶點過來,這些日子辛苦大哥了事很多麼?"徐清塵端起一杯葉璃斟好的茶,無奈的歎息道:"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啊……"

葉璃無奈,給墨修堯和鳳之遙各倒了一杯茶墨修堯端起茶喝了一口,才舒了一口氣抱怨道:"阿璃,你大哥折磨我…我回來到現在連一口水都沒有沒有喝過他還要我今天之內把這些都看完"

葉璃看看那對的比墨修堯的腦袋還高的折子,只能給他一個同的眼神

徐清塵悠閑的拂了拂衣擺上不存在的灰塵,淡淡冷笑道:"是我折磨王爺你?還是你在折磨咱們這些做牛做馬的?這些都是王爺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徺段時曯西北的軍政民務包括財政收入以及邊境的戰報分析升遷我們這麼多人忙了一兩個月的東西,只勞駕王爺你花半天時間過目很過分麼?"

誰敢要你做牛做馬真是瘋了墨修堯在心底默默地腹誹他絕對不承認自己讓徐清塵做牛做馬了,他只是知人善用而已這些鬼東西你明明幾句話幾句嬢就能清楚的,有必要讓我在這堆得高高的折子卷宗里找答案麼?就算有必要,你有必要連口水都不給喝麼?書房里伺候的下人生病請假了,這樣白癡的理由真的是你清塵公子想出來的麼?

"真的不能明天再看麼?"墨修堯不含什麼希望的問道

徐清塵笑容可掬的道:"當然可以,橫豎從明天開始這些事都要王爺你來處理了不過…在下記得明天還有另外一些事也需要王爺過目您是否准備推到後天?這其中還有關系西陵和北戎的一些軍,真的…可以麼?"

當然不可以墨修堯含恨咬牙當初答應讓徐清塵總理西北的事務絕對是個錯誤的決定他怎麼會以為大舅子比大舅舅好對付?他怎麼會以為大舅子大?子比較年輕能讓他多使喚幾年?至少鴻羽先生絕對不會像眼前這個恍如謫仙的男人這麼惡劣的

一邊兒,鳳之遙同的望著墨修堯王爺,有這樣一個大舅子,就是你這麼多年奴役我們這些良善之輩的報應?

"鳳三公子,在下聽聞你在京城做了一家驚天動地的大事?"發做完了墨修堯,徐清塵回頭含笑望著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鳳之遙

鳳之遙臉色一僵,只得苦著臉賠笑如果他只是一個人的話,那麼他不會認為自己做錯了,但是這次的是請卻連累的鳳家甚至有可能連累定王府徐清塵看看鳳之遙淡淡道:"做的不錯"

原本以為要被清塵公子訓斥的鳳之遙下巴險些掉到了桌子上,他可是親眼看到清塵公子怎麼對王爺的當然也不敢指望正怒氣騰騰的清塵公子會放自己一碼墨修堯是萬分不滿,"他哪兒做的不錯的?"

徐清塵淡然道:"結果不錯"不僅讓大楚的皇少了鳳家的扶持,讓大楚朝堂上加紛亂了帶回了一個可以在商業方面獨當一面的鳳懷庭,這個結果當真是十分不錯的墨修堯氣結,這樣不錯的結果難道不是本王努力出來的麼?就憑鳳三一個人能有這樣的結果麼?為什麼挨呲的事全是他的,鳳之遙這個惹禍的人,居然還能得到稱贊?公道呢?天理呢?

"阿璃,你大哥欺負我"墨修堯伸手摟著葉璃的腰哀怨的道

葉璃憐憫的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大哥要欺負你我也沒辦法?我也不敢和大哥對著干啊

徐清塵回頭淡淡的瞥了一眼樓著葉璃撒嬌的某人,"如果王爺還打算用晚膳的話,最好還是不要耽擱時間了桌上這些公文還都瞪著王爺示下呢"墨修堯怨念的放開葉璃,拿起卷宗翻閱起來:徐清塵,你這樣處處找茬真的沒有暗戀本王的親親娘子麼?

書房里保持了一會兒的平靜,看著墨修堯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的模樣葉璃也只得心軟的坐下來替他看那些摞得高高的折子

"咦?雷振霆到底想干什麼?"一邊的鳳之遙揚了揚手里的折子問道,"短短一個月,他已經往邊境增兵數十萬,如此一來,西陵邊境的兵馬已經達到了六十多萬了他不會是想要對咱們動手?"

墨修堯側首,摸摸下巴道:"不應該啊,雷振霆不像是沖動的人何況,如果要對西北出兵,本王和阿璃不在的時候他就該動手了,不會拖到現在"鳳之遙不解道:"那他想干什麼?閑著沒事跟咱們挑釁一下?"

葉璃沉吟了片刻道:"不想跟咱們動手就是想跟別人動手了兵者,國之大事雷振霆不會為了跟咱們鬧著玩兒就貿然調動幾十萬兵馬的四靈封天不過…當初以為他會進攻南詔,沒想到他竟然收了回來"徐清塵有些遺憾,又有些釋然的道:"這一次確實是我失算了,南疆偏安一隅與西陵邊境是險阻,大多數況下,南詔都無法對西陵構成有效威脅同樣的,西陵想要奪下南詔也要費不少的力氣雷振霆始終忌憚咱們,暫時放棄南詔是很有可能的的"

墨修堯轉身看著掛在牆上的地圖,道:"他還是想進攻大楚"

鳳之遙笑道:"這倒是有可能,比起咱們算得上是貧瘠的西北,畢竟大楚的江南和楚京才是真正的繁盛之地如今大楚皇初立,又在和北境交戰,北方還有北戎虎視眈眈他若是不想分一杯羹才怪了所以…邊境上這幾十萬大軍就是為了提防咱們出兵幫助大楚准備的?真是看得起墨家軍,只怕他真正出兵攻打大楚的兵力也不必這個多多少?"

徐清塵平靜的看著墨修堯,"王爺有何打算?"

墨修堯挑眉,不解的看著眼前的悠然而坐的白衣男子徐清塵淡笑道:"一旦西陵攻楚,北邊北戎必定也會乘機而動跟著趁火打劫王爺是打算出手相助還是置之不理?"

墨修堯揚眉道:"出手相助如何?置之不理又如何?"

"出手相助,就表示王爺承認了墨景祈臨終前的旨意墨家軍依然是大楚的守衛,定王府依然是大楚的臣子而西北依然是大楚的土地置之不理,西北短時間內卻是沒有人敢主動挑釁,但是一旦大楚被吞並西陵和北戎將會對西北形成合圍之勢,到時候……"徐清塵聲音平淡的沒有絲毫波瀾,仿佛他現在的不是攸關西北和墨家軍命運的大事,而是明天早上吃什麼早點一樣

墨修堯撐著頭打量了徐清塵良久,才回過頭來對葉璃微微一笑啟唇道:"本王兩個都不選"

徐清塵挑眉,墨修堯冷冷一笑,手中的毛筆飛出,嗖的一聲釘入了牆上的地圖上眾人抬頭望去,毛筆深入牆中足有兩寸,其位置正好落在了地圖上地圖上西陵的都城,潞城的位置只聽墨修堯淡淡道:"本王選…進攻西陵"

鳳之遙眼睛一亮,目光定定的望著那死死的定在地圖上的筆杆下仿佛那支的狼毫筆就是一把利劍真的就此劈開了西陵的都城一般

"進宮…西陵?王爺真的?"鳳之遙的聲音都帶著些顫意,聽得出來是興奮到了

"難道本王還能笑不成?"墨修堯笑道鳳之遙的眼睛亮了,墨家軍蟄伏多年,終于到了一展鋒芒的時候了這只大楚最精銳的雄師,其實城里成立的最初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一統天下但是因為各種各樣層出不窮的原因,這個願望始終不能達成轉眼已經將近兩百年過去,墨家軍的鋒芒和榮光幾乎都要被磨盡了現在,他們終于等到了麼……

"既然如此…"徐清塵淡然一笑,聲音清越平靜,"王爺准備好了嗎?"

"如果本王沒准備好,清塵公子送到邊境的那三十萬大軍豈不是白費了嗎?"墨修堯朗聲笑道被墨修堯破了布置,徐清塵也不在意,微笑道:"既然如此,恭祝王爺旗開得勝"

原本平靜而平常的書房里,看似閑談的對話絕對了天下未來的局勢葉璃坐在一邊淺淺微笑,天下…大亂將至身為妻子她會永遠陪在他的身邊身為定王妃,她會親自參與到這一場逐鹿天下的游戲之中

------題外話------

至此,最後一卷逐鹿天下~親們大概一直覺得鳳挺磨嘰的,這麼長了各種渣配也沒弄死兩個覺得沒爽到的親,後面大概會爽到了…

老實,現在這一卷鳳感覺一直不太好很多鳳原本計劃中的東西都沒有寫出來,這其中也有各方面的影響有點遺憾拔過還是謝謝親們這麼久一直陪著鳳啊,後面的鳳回努力認真滴寫的同時…有月票神馬滴親們求票票啊啊啊~

上篇:289.宮中火起,離京     下篇:291.清云先生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