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1.清云先生之憂  
   
291.清云先生之憂

這一年的五月末,大楚的新皇登基不足兩月,朝中大部分的權勢都掌握在攝政王的手中.但是朝堂之下的暗流也依然沒有停止,黎王的心思太過明顯,而朝中支持正朔的清流臣子們也慢慢的聚集到了一起,與攝政王隱隱形成了暗中制衡之勢.

北方的邊境上,紫荊關前的戰事依然持續著.更北的地方,初夏到來之前北戎的大軍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五月二十,西陵大軍再一次在西南邊境發動了攻勢,剛剛經曆了戰亂還沒有幾年的西南百姓再一次陷入了戰火之中.

西北璃城

城外不遠的山上,隱沒在蔥蔥郁郁的樹林中的驪山院依然甯靜幽雅的仿佛世外之地.葉璃穿過幽靜的竹林,想著不遠處傳來錚錚琴鳴的地方而去.竹林里的一片空地上,須發雪白的清云先生席地而坐,膝上放著一把桐木琴輕抹著琴弦走出幽幽的琴音.他跟前不遠的地方,坐著同樣須發花白的蘇哲,一邊聽著琴音,一邊悠然的烹茶.

"璃兒來了?"清云先生停下了手中琴音,回頭向葉璃淡淡笑道.

"外公,蘇老."葉璃輕聲道,走上前去扶起清云先生到蘇哲跟前的石凳上坐下.蘇哲含笑為兩人各倒了一杯茶,笑道:"王妃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可是來世子的?"葉璃笑道:"寶有外公和蘇老先生教導,我可放心得很,那些孩子沒有吵到外公和蘇老吧?"如今這驪山院里可不只有就讀的學子,還有三個娃兒.墨寶要到驪山院讀,冷君涵雖然還卻也只能跟著.如此,秦箏便將自己家的徐知睿也給送了過來,是三個孩子好做伴.

"世子可是比王爺當年還要聰慧三分,哪里需要費什麼神?"蘇哲笑道,提起墨寶眼底也充滿了慈愛之色.他本就喜歡墨寶聰慧,墨寶對這位蘇公公也是如太公一般的尊敬有禮,自然引得膝下無兒無女的蘇老對他更是疼愛入骨,有時候清云先生尚且要靠後.不得不,別墨寶年紀,拍起馬屁來卻是讓許多大人也望塵莫及的.

清云先生著葉璃,神色溫和慈祥,"璃兒此來,可是要遠行了?"

葉璃有些驚訝的望著清云先生,"外公身在驪山院,原來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天下時事竟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蘇哲搖頭笑道:"清云先生不知是文采風流,可是天文地理星象醫卜無所不通.今早就跟我王爺和王妃驛星移位,只怕近期又將有遠行.這不,王妃這會兒便來了?"

"這樣也行麼?"葉璃雖然聽過所謂的星象之術,但是她本身卻是絲毫沒有研究的.因為骨子里依然銘刻這前世的痕跡,她甚至對這些是抱有一定的懷疑的,"那,外公還能到什麼?"

清云先生捋著雪白的胡須,搖搖頭歎息道:"天下…大亂啊.如此大亂…數百年難得一遇."

聽到清云先生的話,不只是葉璃就連蘇哲的神色也不由得凝重起來.蘇哲有些惋惜的道:"當真是無可逆轉了麼?"

清云先生搖頭道:"這場大亂…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埋下,無可轉圜了.璃兒,徐家這一代,就屬你和你大哥出類拔萃.特別是你…逐鹿天下死傷難免,但是百姓無辜,無論如何切莫要將怒火引燃到無辜百姓的頭上.你和定王一定要切忌."

葉璃點頭,輕聲道:"請外公放心,修堯也不是這樣的人."葉璃明白清云先生所指為何,這個時代可沒有什麼所謂的人權問題,庶民賤如草,曆朝曆代的曆史中的存在著無數的屠城記錄.即使被統治者們掩蓋住了,但是後人卻依然能夠從中覷到一些痕跡.但是葉璃不認為自己會這樣做,無論是基本的人性還是曾經身為軍人的身份都絕不會允許她做出這樣的事.而她也相信,墨修堯同樣不會做這樣的事.

望著眼前一臉認真的清婉女子,清云先生滿是皺紋的臉上掠過一絲歎息.充滿睿智的光芒的眼中閃過一絲擔憂,輕聲歎道:"也罷,咱們都老了.將來的事都你們這些年輕人了.出門在外,自己心一些."

葉璃點頭笑道:"外公放心便是.只是我們走了之後璃城就只剩下大哥了,還請外公跟大舅舅和二舅舅,只怕是大哥一個人忙不過來."二舅舅徐鴻彥早早的跑到驪山院來教來了.大舅舅雖然還在璃城卻似乎對農業有了興趣,最近這一年往四哥和五弟那里跑了好幾次.雖然這個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但是交給徐鴻羽來負責卻未免有些大材用.

清云先生撫著胡須笑道:"他們之前閑著那是因為沒什麼事,如今有了正事了他們自然就會回去,何用我?"

葉璃眨眨眼睛,恍然大悟,"多謝外公指點.璃兒明白了."

清云先生這才點點頭,笑道:"外公知道你忙得很,也不用跟咱們這些老頭子跟前呆著了.去吧."

葉璃這才起身跟清云先生和蘇哲告辭而去.

著漸行漸遠的窈窕身影,蘇哲搖搖頭對清云先生道:"定王妃當真也要跟著定王出征?清云先生放心得下?"清云先生搖頭,歎息道:"孩子長大了,想當初璃兒還是比宸兒還一些的丫頭……"

蘇哲也曾經見過葉璃時候的,那時候徐家都還在楚京,葉璃的生母也尚未過世.那時候一個粉嫩嫩的丫頭,誰能想到會長成如今這個文能治國武能安邦的定王妃?

清云先生皺眉道:"我觀定王心中戾氣未散,只怕將來血孽太深有傷天和.有璃兒跟著也能勸著他一些,重要好些."

"怎麼會?"蘇哲皺眉道,這幾年他將墨修堯的次數雖然不多卻也有那麼幾次.雖然一頭白發,但是墨修堯的脾氣卻比少年時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就是平素也不成他心底有什麼戾氣的樣子.

清云先生搖頭道:"定王少年時是什麼性子咱們都知道,但是如今這脾氣…反而才讓人不安.若以他原本的脾氣,你數他會如何對墨景祈?"蘇哲沉思片刻沉思片刻也不由得微微變色,"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怕還要更甚十倍.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定王的脾氣被打磨的平滑了也是有的."清云先生淡然一笑道:"墨家人的脾氣都是一樣的,哪里是那麼容易打磨出來的?當年的攝政王算是定王府這麼多代王爺中脾氣最好的了吧?臨死前的那一擊你先皇可消受得起?"

蘇哲啞然,清云先生的攝政王指的自然是墨修堯之父墨流芳.即使已經過了數十年,蘇哲依然記得那個俊雅風流,風華絕世的錦衣男子.雖然和曆代定王一樣的能文能武,但是墨流芳卻見儒雅二字演繹到了極致.當今世上也唯有清塵公子能夠與他一較高下,但是清塵公子的容貌氣質太過飄逸出塵,倒更像是世外仙人.而墨流芳卻是真正的塵中的儒雅風流,系出名門的貴公子,那般才學風姿合該流芳百世.

但是就是這樣的人,被他誠心輔佐的帝王算計,臨死之前所留下的反擊也足夠讓人領受了.正當壯年的先皇不過三年便一命歸西,一腔壯志只付了冷冰冰的皇家園陵.留下了十多歲的新皇墨景祈,也同樣為定王府爭取了數年的緩沖時間.否則,當時還同樣年輕的墨修文墨修堯兄弟落在已經足夠老辣的先皇手里,如今定王府還在不在真的是兩了.

"如此來……"蘇哲沉吟道.

清云先生沉聲道:"定王這些年一直在壓抑,或者他的心中一直在下著一盤棋.所以他可以忍下對墨景祈,對大楚皇室的仇恨.甚至是對北戎對西陵的仇恨.即使是這些年似毫無顧忌,實際上他依然再忍耐.他需要時間來布局,而如今…這個局顯然已經成熟了.而戰場…往往是最容易引發出人心中最真實的一面的地方.這些年的忍耐壓抑一旦爆發…這世上除了璃兒,誰也勸不住他."當初定王府的事可不只是墨景祈,北戎西陵或多或少都有參與.何況墨家軍就是直接慘死在北戎的鐵騎之下.這麼多年,每每想到墨修堯北戎使者的心平氣和,清云先生就覺得膽戰心驚.

"原來如此."蘇哲歎息道,臉上更多了一份愧疚.若不是蘇醉蝶當年偷出的墨家軍布防圖,當年的事或許根本不會發生.即使再惋惜唯一的孫女,但是比起墨家軍冤死的數萬英靈,蘇哲只覺得自己連惋惜的資格都沒有.那些為國征戰卻死的不明不白的將士誰又替他們惋惜?這一切,只因為他教導無妨教導無妨啊.

到蘇哲的神色清云先生便明白他想到了什麼.抬手拍拍他的手道:"那些事…過去了何必多想?"

蘇哲搖搖頭,只得望天長歎.

告別了清云先生,又去探望了墨寶葉璃才回到了定王府中.一進門就到平日里幾乎不召見就不出現在定王府的大官員武將們紛紛等在了園子里.到葉璃進來立刻湧上前來行禮.葉璃微微挑眉笑道:"各位這是怎麼了?這個時候來王府是出了什麼事麼?"

張起瀾笑道:"王妃盡管放心,王爺和王妃吩咐的事咱們都辦的妥妥貼貼哪有什麼事?"

葉璃笑道:"沒事難不成各位是專程來請安的?咱們王府沒那麼多虛禮啊.既然沒事,各位就先請回吧."

"王妃……"其他人不敢什麼,呂近賢和張起瀾以及元裴這樣的老將卻沒這個顧忌,連忙攔住了葉璃.葉璃挑眉笑吟吟的著他們.呂近賢被推出來道:"這個…啟稟王妃,剛才那什麼西陵和大楚的使者同時求見王爺.咱們就想問問……王爺是個什麼意思?"這些日子他們也暗中厲兵秣馬,上面上的一絲是要動一動了.讓這些待得有些骨頭僵硬的老將們暗暗興奮不已.但是今天突然同時來了兩國時辰求見,這王爺的心意向著哪一邊就會預示著他們將來行動方向了.

"西陵和大楚使者同時求見?"葉璃挑眉,她剛剛回來倒是不知道這個消息.跟在身邊的林寒摸了摸鼻子道:"屬下正想要跟王妃稟告的也是這事.是西陵使者先來的,大楚使者隨後才趕到.不過王爺先召見了大楚使者.另外,王爺請王妃回來了就過去大廳."

葉璃含笑不語,微笑著著圍著自己的眾人.眾人連忙退開,"王妃請."

"那…本妃先失陪?"

"不敢耽擱王妃,王妃快請."原來王妃也不知道,眾人無奈的歎氣.只得目送葉璃而去眼巴巴的盼著結果了.一邊的角落里,鳳懷庭和韓明月正坐著下棋,韓明晰將自己掛在他們頭上的大樹上一邊觀兩人的棋局一邊打呵欠.

"明月公子覺得打得起來麼?"鳳懷庭淡淡問道.雖然才來到西北不到三個月,但是西北帶給鳳懷庭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定王府上下的官員將領普遍年輕,鳳懷庭如今可算是年紀最大的了.而且定王爺給了他從未想過的權限和信任.鳳懷庭曾經問過墨修堯為何如此信任他,可以定王只是半真半假半真半假對他笑道,他並沒有信任他,他只是信任鳳之遙而已.如果他背叛了定王府,鳳之遙的腦袋將會立刻落地.當時鳳之遙也在旁邊,聽了墨修堯墨修堯的話卻沒有半絲的不悅,仿佛就該當如此一般.

鳳懷庭不明白這些年輕人的友誼,但是身為鳳家家主他卻知道何為抉擇.雖然如今定王府在天下大局中上去並不占優勢,但是不知為何他就是相信如果這個天下最後只有一個勝利者的話,那一定會是定王.而鳳家,最有利的自然是選擇最後的贏家.

"自然要打,這麼多年…就算墨家軍不想動,別人也忍不住了吧."韓明月淡淡道.這幾年賦閑在家,璃城里沒有人針對他也沒有人對他做什麼.但是但是同樣的,也沒有人需要他做什麼,他知道因為墨修堯已經不再信任他.

這麼多年過去,漸漸地從蘇醉蝶的迷夢中清醒過來他才明白當年為了他那所謂的愛他失去了什麼.但是卻已經無法挽回了,韓明月不會自取其辱的侁取其彵的去做什麼挽回友誼的事.他了解墨修堯,墨修堯的友一旦付出只有你不背叛他也絕不會放棄你.但是一旦背叛,那邊是永世的決裂.早在當初他為了蘇醉蝶踏出第一步開始,他們之間就已經再也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所以他只是如一個閑人一般的跟在弟弟身邊,在他偶爾需要提點的時候提點兩句.如今…只有這個弟弟才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韓明晰將自己如蝙蝠一般的掛在樹上,懶洋洋的道:"打不打,跟咱們有什麼關系?"他們又不用上戰場.

鳳懷庭放下棋子,站起身來笑道:"當然有關系,既然如此咱們也該准備准備了."

韓明晰從樹上落下,著鳳懷庭離去的背影懷疑的問道:"咱們准備什麼?"

韓明月淺笑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鳳家家主是個聰明人."

"哥……"韓明晰有些遺憾又擔憂的望著兄長,從前大哥沉溺在蘇醉蝶的事里就不了.現在他已經漸漸清醒過來,大哥的才能絕對不會遜于鳳家家主鳳家家主,但是曾經發生的事卻決定了他在西北永無用武之地.韓明月寬慰的搖搖頭,淡淡笑道:"明晰…對我來所謂王圖霸業不過是一場夢,不,我連這樣的夢都沒有做過.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的……"

"定王當真不知道這一兩年是你在背後給我出主意麼?"韓明晰問道,他才能有限也從來不怕承認自己不如人.這一兩年定王交給他的許多事卻明顯明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這讓韓明晰不得不產生某些懷疑.韓明晰莞爾一笑,拍拍弟弟的肩膀道:"難得糊塗,走吧,鳳先生不定有事要你幫忙了."

葉璃踏入會客的大廳時大楚的使臣還沒有離開,而西陵的使臣則被安排在另一邊的花廳里喝茶等候.走進去到那大楚派來的使臣卻讓葉璃愣了一下愣了一下,原來也算是個熟人.瑜王,墨景瑜.

"阿璃,你回來了?"到葉璃出現在門口,原本臉上還有一絲不耐的墨修堯立刻露出了笑顏起身迎向葉璃.墨景瑜也連忙起身行禮,"定王妃.王妃這是?"葉璃淺笑道:"原來是瑜王,剛剛出城去外祖父,瑜王前來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墨景瑜當然知道城外不遠的山上那座驪山院,那原本是大楚的驪山院,當世三大院之一.而就因為墨景祈的愚蠢,白白便宜了西北.這兩年西北的人才選拔制度已經基本成型,這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驪山院吸引和培養了源源不斷的人才.許多不遠千里前來求學的學子,其中有大部分在學成之後學成之後都會選擇留在西北.更何況近兩年大幅增加的西北本地學子,更是對定王府忠心耿耿.

"瑜王請坐."跟著墨修堯在主位上坐了下來,葉璃含笑道.

墨景瑜謝過重新坐了下來,了明顯已經不見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的墨修堯不由得苦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葉璃有些歉意的道:"是不是我打擾了你們談話?"墨修堯拉過葉璃的一只手擱在膝蓋上把玩,一邊道:"哪有什麼事?來求援來著?"

"求援?"葉璃挑眉.

墨景瑜苦笑,為了墨修堯話的直接.他確實是來求援的,但是讓墨修堯用這種語氣出來總是讓人感覺有幾分下不了台.葉璃皺眉道:"況已經已經壞到如此地步了麼?黎王居然會同意向墨家軍求援?"

墨景瑜有些尷尬,黎王確實不同意.不得不,墨景黎和墨景祈就算再不合也到底是親兄弟.在定王府的問題上當真是毫無原則的堅持,大概唯一的唯一的區別是墨景祈針對的是定王府,無論誰是定王他都恨不能撲過去咬兩口.而墨景黎更多的是針對墨修堯這個人.但是如今的局面卻容不得墨景黎不同意了,或許墨景黎可以帶著自己的人退守江南.但是別的人卻不可以,他們的根在楚京,一旦楚京被破,他們的一切都完了.

"冷將軍如今在紫荊關艱難抵擋北境,上個月西陵和北戎又同時對大楚發動攻擊.大楚三面受敵實在是…還望定王在與大楚同出一脈的份上施以援手施以援手."

墨修堯冷笑一聲,"施以援手?這是朝中那些老頭子的意思吧?墨景黎同意了麼?瑜王敢保證本王出兵墨景黎不會在後面插刀子?這種事我墨家軍墨家軍領受過可不止一兩次了.瑜王請回吧."

"定王…難道你當真要見死不救?"墨景瑜還請再勸,他雖然跟墨景黎走得近,但是也不願意真的到大楚被滅了,"是否是定王覺得我們的誠意不夠?如果還有什麼事我們能做的,定王盡管開口就是?"

"誠意?"墨修堯淡然道:"從頭到尾本王就沒到過什麼誠意.不過…也不是不行……"

墨景瑜大喜,"定王盡管吩咐."

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冷笑,"只要墨景黎肯跪在墨家軍大軍面前替大楚皇室謝罪.本王可以考慮."

墨景瑜臉色頓變,立刻明白自己是白來了.別讓墨景黎跪在墨家軍面前了,只怕就是對墨修堯折腰都是辦不到的.無奈的歎了口氣,墨景瑜終于沮喪的垂下了頭.

墨修堯笑道:"來瑜王是放棄了,如此便請吧."

墨景瑜了一臉淡然的墨修堯,終于長歎一聲起身出門去了.

上篇:290.大亂將至     下篇:292.手旁觀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