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3.禍從口出  
   
293.禍從口出

無論外面有多少腥風血雨,西北境內的百姓卻依然平靜的過著屬于他們自己的生活.有墨家軍在,他們仿佛從未擔憂過自己會卷入戰火.只是從飛鴻關湧入西北的流民漸漸的多了起來,初時西北自然願意接納這些逃難的流民,畢竟西北面積比起大楚就算不大,人口卻依然不算太多.即使這幾年連續不斷有人口遷入西北,依然不能改變自古以來西北就是土地貧瘠人口稀少的事實.若是從前,就算是逃難也不會有人往這樣的地方逃的.但是現在連續兩次的戰爭西北已經接納了不少的流民,而現在這場戰爭明顯才剛剛開始,總有一天西北的人口會膨脹到這塊土地無法承擔的地步的.就只是這個原因,墨家軍也急需要擴張地盤.

"如今西陵和大楚開戰還不到兩個月,單從飛鴻關湧入西北的百姓就達到了三十萬人.戰爭持續下去,難民只會越來越多.這樣的形下去,最多在過兩個月,咱們就必須關閉飛鴻關了.西北養不起那麼多人."寬闊的大房里,一臉肅然的周煜恭聲稟告道.時隔數年,當初剛剛來到西北不久就被墨修堯委以重任的周煜已經是定王府里文官中能夠獨當一面的人物了.汝陽改名璃城之後,周煜繼續連任璃城太守,這幾年璃城民生安定,百姓樂居樂業,外來的商戶也越來越痛都要歸功于周煜的治理有方.

其他人臉色也有些凝重,短短一個多月只飛鴻關就湧入了三十多萬人,更不用還有從別的地方進入西北的難民總數只怕已經超過五十萬了.要知道,幾十萬人可不是隨便給個地方落腳就可以了.要吃要喝,還好現在不是冬天不然的話還有穿衣和住房等等問題.更不能讓他們大面積的被餓死病死,先不道義的問題,單只是這麼多人若是病死了現在正是夏天極有可能會引起瘟疫就不得不讓人心翼翼的對待了.

"如果鎖關的話,極有可能會引起難民的民憤,到時候……"坐在一邊的徐鴻彥皺眉道.自從大楚開戰之後,原本還逍遙的他和徐鴻羽都回來了.雖然沒有人出來,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很快定王就將要起兵出征了.

墨修堯靠在椅子里,一只手撐著額頭沉默的聽著下面的人們各抒己見.等到他們完了才問道:"盡量安置那些難民.但是…本王不想到那些好吃懶做游手好閑的人留在西北.還有那些心懷叵測的各方的間諜,細作,本王也同樣不想到.這事兒…衛藺,墨華,交給你們去辦?"衛藺和墨華上前齊聲道:"王爺請放心,屬下定不辜負王爺信任!"

墨修堯點點頭道:"你們辦事本王放心,不過…行事心,不要弄出什麼民變來了.鴻彥先生,此事還有勞你指點他們一些."

徐鴻彥點頭應承下來,道:"在下分所應當,王爺放心便是."

周煜微微皺眉,問道:"王爺,如果難民一直不斷的湧入西北境內,咱們的存量只怕支撐不到明年."更何況,王爺還打算要出兵.大軍出征糧草更是萬萬不能短缺的.若是不及早預防,只怕今年冬天西北會出現不少百姓餓死的局面.

一直沒有開口話的葉璃輕聲道:"如果合理運用,支撐到明年或許問題不大.徐四公子和五公子在北邊這幾年收成頗佳,這幾年我們也一直注意儲備糧食.另外,去年徐四公子趁機來信稟告過,從西南引入了一種叫做山芋的作物.產量是普通作物的三到五倍,適用于充饑並且不擇土壤生長.今年開春就試種過一季,收成頗豐.這種山芋對種植的土地並不挑剔,十分貧瘠的土地甚至沙地中都能生長.徐四公子的意思是趁著現在還可以大量開墾土地再種植一季.這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

周煜聞,面上一喜.他也不是鐵石心腸如果可以自然也願意收容那些逃難的百姓,笑道:"如此,王妃的意思是要這些難民開墾荒山?"

葉璃點頭,同時還是提醒道不能大肆的砍伐樹林等等.這個時代的人並不重視這些問題,也不會遇到這些問題.但是葉璃卻明白一旦為了重地大肆砍伐樹林樹林,以後西北本就不算好的氣候只會變得越來越差.

底下有人還是有些擔憂的問道:"就算過了今年,以後又該如何是好?"西北只有這麼大,這場仗卻不知要打多少年.而難民只會越來越多,糧食的收成卻總是有一個量的.

墨修堯微微挑眉,對上徐清塵似笑非笑的臉.人確實會越來越多,但是…西北的土地也不會永遠只有這麼大的.何況,等到這些難民發現西北的接納能力已經超過承受范圍的時候,他們自己就會離開.

議完了事,遣退了眾人.房里只留下墨修堯葉璃和徐清塵徐鴻羽四人.

徐鴻羽墨修堯沉聲問道:"王爺可是已經決定好出兵之日了?"

墨修堯點頭,雖然墨家軍是在暗中准備但是也不能拖得太久了.拖得太久若是被外人發現了可就失去了給西陵大軍突然一擊的機會,"西北就麻煩大哥和舅舅了."墨修堯沉聲道.

徐鴻羽微微皺眉,著葉璃道:"璃兒也要去?"

葉璃點頭微笑道:"是,有勞舅舅了."

徐鴻羽有些不贊成的著葉璃,雖然知道外甥女兒武藝非凡,但是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妹妹留下的獨苗,徐鴻羽對幾個兒子侄子不假辭色,甚至對侄孫徐知睿徐知睿和墨寶都能嚴厲,但是對葉璃卻總是放心不下的.葉璃笑道:"舅舅不用擔心璃兒,外公也同意了."

聞,徐鴻羽有些意外.比起對璃兒的疼愛父親與自己也不遑多讓,怎麼會同意璃兒跑到那麼危險的戰場上去.想了想,徐鴻羽雖然想不明白卻也知道父親既然這麼做自然有他的原因,只想著回頭去院向父親問個明白,卻也不再阻攔葉璃,輕歎了一聲道:"也罷,你自己千萬心."

"璃兒知道,舅舅放心便是."葉璃笑道.

徐清塵沉吟了片刻,抬頭問道:"西北先有兵馬不超過一百二十萬,其中至少有一半需要駐守西北.也就是…你最多只能帶六十萬人人馬出征.這幾年我們都暗中探過,西陵總兵馬已經超過三百萬.雷振霆在大楚投入了接近一百萬的兵馬.一旦你深入西陵他回馬救援,十面合圍,你至少會被超過兩百萬的人馬包圍,到時候要如何是好?"

墨修堯懶洋洋的笑道:"我深入西陵他雷振霆也同樣深入大楚,想要班師回援哪里那麼容易?大楚的將士就算全是草包也有幾百萬草包吧?更何況…本王只打算帶四十萬人出征,西北境內也只留四十萬人.還有四十萬人…就在邊境上等著雷振霆.等他突破封鎖本王若是還沒拉下西陵皇城,本王的腦袋給他給他當球踢!"

聞,即使是徐清塵也不由得吸了口氣.區區四十萬兵馬就想要從邊境打到西陵皇城,即使徐清塵不諳戰事也深覺其難度猶如登天.墨修堯只當沒見徐清塵徐清塵和徐鴻羽的擔憂,笑吟吟的道:"這一次…只怕是費事頗長.西北就要勞駕大哥和舅舅守著了."徐清塵腦海中靈光一閃,沉聲道:"你是可能會會有人趁機攻打西北?"

"嗯…確實很有可能."墨修堯笑道:"雷振霆若是一時之間攻不破封鎖,就很有可能會轉而進宮西北.而本王…很可能是趕不回來救援的了.所以……"徐清塵臉色頓時格外陰沉,"在下以為王爺知道,在下手無縛雞之力."

墨修堯揮揮手笑容愉悅,"文人狠起來才更勝人三分呢.本王對清塵公子有信心.清塵公子絕對有能力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本王可是把整個家底都托付給大哥了,大哥難道想要到你妹妹和妹夫一敗塗地將來流落天涯無家可歸麼?"

"墨,修,堯……"清塵公子素來風度出塵的笑顏再次湮滅,神色平靜的盯著墨修堯,但是那平靜之下卻隱約可見的驚人狂瀾.墨修堯也知道不能把人真的惹毛了,正色道:"大哥,並非本王弄險,而是如今勢如此不得不為.還請大哥見諒."

徐清塵不悅的輕哼一聲,對葉璃道:"璃兒,你真的不打算換一個如意郎君麼?"

葉璃莞爾微笑,兩不相幫.墨修堯一把攬住葉璃,不悅的掃了徐清塵一眼,"清塵公子,甯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本王和阿璃鶼鰈深,你這話可有失君子君子風度."一瞬間,將原本還有的幾分愧疚拋到腦後,墨修堯瞪著清塵公子心中恨恨然.想搶本王的阿璃,累死你!

白癡,本公子不跟你計較!清塵公子強忍住想要反白眼的沖動.

"王妃,兩位徐夫人和徐少夫人求見."房里,四人正商量著出兵前的准備事宜,門外秦風稟告道.葉璃一怔,"大舅母和二舅母?"兩位徐夫人都知道葉璃跟他們她們這些只守著後院方寸之地的閨中婦人不同,平時忙得都是大事,所以尋常也很好來找葉璃.就是來了定王府探望皇後和華天香或者偶爾尋一下不肯回家的徐清塵侍衛也是直接請她們進來就是了.今天這樣鄭重其事的來求見想必是有要事了.

葉璃眨眨眼睛,了坐在一邊的徐清塵和徐鴻羽.徐鴻羽淡淡笑道:"不是什麼大事,璃兒自去見她們就是了."葉璃疑惑的挑眉,向徐清塵.徐清塵神色從容自在,對上葉璃逼問的眼神方才輕咳了一聲低聲道:"是為了你三哥的事."

三哥?葉璃眨了眨眼睛這才恍然大悟.這一次徐清鋒是要跟他們一起出征的,這個時候兩位夫人來找她又是為了徐清鋒的事到底是什麼自然是不而喻了.有些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葉璃問道:"三哥這幾天不是沒事麼?他沒回家?"

徐清塵笑道:"前兒倒是回去了,露了個面就又不知所蹤了.聽今兒一早進了定王府."

葉璃向門口的秦風,秦風低頭輕咳了一聲笑道:"今早徐三公子確實來了王府,在練武廳跟人切磋了一會兒,然後去了藏樓,一直沒出來."話,徐家這幾位公子為了躲兩位公子都躲出魔怔來了.不一天到晚紮在軍營里不敢出來的三公子,還有跑到北邊一年到頭回不來兩次的四公子和五公子.就連最是風雅出塵的清塵公子一個月也有一大半時間甯願住在王府的房里也不肯回府.讓秦風這樣夢想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單身漢萬分難以理解.徐二公子早早的成婚了人家不也過的美滿幸福麼?至于一個個被追的漫天跑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這讓墨家軍廣大找不到媳婦兒的老光棍們何以堪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璃起身道:"我去見見兩位舅母.秦風,請三公子一起過去吧."

"屬下遵命."秦風朗聲道,半垂的眼底掠過好戲的亮光.據這兩年徐三公子越來越難逮了,至少徐家的人就怎麼也抓不著他.但是這對秦風來沒有沒有任何難度,徐三公子就是他教出來的麼.

一處靠水的水閣之中,一汪碧綠的湖水給盛夏的六月帶來了幾分清涼和舒適.徐二夫人臉色難的坐在床邊,旁邊徐大夫人和秦箏正細聲的安慰著.只是被兒子的氣得不行的二夫人卻不是那麼容易安撫下來的,雖然對著嫂子和兒媳婦不好發火臉色卻依然陰沉.

"二舅母,這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葉璃緩步進來,輕聲笑道.

"還能有誰,如今能氣我的可不就是那個不孝子!"徐二夫人拽著手帕猶自惱怒的道.葉璃走到她身邊,含笑道:"二舅母是三哥麼?如今他就在我府中府中,外甥女這就讓人將他擒來狠狠地收拾一頓給二舅母出氣!"

徐二夫人長歎一聲,拉著葉璃坐下道:"收拾他有什麼用?那子…他爹不知道收拾了他多少回了,還不是天天氣我!璃兒你…我就是讓他相個姑娘成個親,人家姑娘是能吃了她不成?"

聽著徐二夫人的話,葉璃不由得想起去年徐大夫人的辭.徐家這五位公子個個出類拔萃固然不假,但是除了二哥還真沒有一個是省心的.徐大夫人含笑拍拍弟媳的手背笑道:"你好歹澤兒是個聽話的,睿兒也聰明可愛的緊.要是趕上我們家那三個你還不給急死?"

徐二夫人聽著大夫人的話,在身邊嫻靜溫柔的秦箏果然覺得安慰了許多.好歹她還有一個聽話的兒子一個賢惠端莊的媳婦兒,還有一個聰明伶俐的孫子孫子啊.想想自家嫂子那三個,愁人啊.

"大嫂,你就不急麼?"

徐大夫人苦笑,"我急的頭發都白了也沒用啊.清塵就算了,如今我也不想管他了.四和五干脆就常年在外不肯回來,如今我哪里還能求他們成婚生子成婚生子,他們能經常回來我這個老太婆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大舅母,四哥和五哥還年輕呢.再過兩年收了心便好了,這樣…要是過兩年四哥和五哥還跟大哥學,璃兒幫您辦個百花宴,咱們親自給他們挑個你喜歡的媳婦兒."葉璃淺笑道.徐大夫人笑道:"罷了,我也就只能安慰自己他們還年輕罷了."徐大夫人同樣也被大兒子氣的不輕.可惜連自家老爺和老太爺都不能什麼,她也就絕了徐清塵親事的想法了.但是兩個兒子卻一定要緊了,若是過了二十四五還沒意中人,她就是捆也要捆著他們成親.不然她也沒臉見徐家的列祖列宗了.

原本三個人你一我一語的已經得徐二夫人怒氣漸消了,不想一抬頭就到水閣外徐清鋒被秦風領著走了過來.

徐清鋒一到水閣里坐著的人,頓時神色大變,大叫了一聲,"秦風你出賣朋友!"轉身就往外面躥去.徐二夫人再一次怒氣高漲,"逆子!你給我站住!"我是你娘,還是你前世的仇人啊.到兒子見到自己就躲的模樣,徐二夫人怒意勃發.

門外,秦風一臉悠閑地著徐清鋒從自己身邊竄了出去.一抬手一條長鞭從中射出纏住了徐清鋒的一條腿將人給拉了回來.徐清鋒連忙在空中翻了個身穩穩地落地,剛剛站定就一個掃堂腿踢向秦風.秦風挑了挑眉,頗有興致的跟他交起手來.

兩人在外面打得興起,里面的徐二夫人卻氣的眼睛都了.站起身來出了水閣對著打斗中的徐清鋒吼道:"徐清鋒!你給我住手!"徐清鋒微微一愣,就是這一眨眼的功夫秦風已經擒住了他的右臂往後面一扣,另一只手鎖住了左臂的肩頭笑眯眯的道:"三公子,這兩年玩太久了吧?"

"卑鄙!"徐清鋒不甘的道.

"這叫把握時機,你在麒麟呆了這麼幾年還不明白麼?麒麟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秦風笑容自若的回道.

徐清鋒默然,爺只是沒想到你對自己人也無所不用其極!

跟著出來的呀而立兩人微微搖了搖頭,三哥的性格其實真的不適合麒麟,雖然他這幾年一直很努力,甚至各方面素質都從來不會比麒麟的任何人差.但是葉璃依然覺得他其實在真正的戰場上更能發揮自己的才能.不過…誰沒有年輕過?就想前世每一個軍人都夢想著成為特種兵一樣,墨家軍的每一個士兵同樣同樣也夢想著能夠進入麒麟.不是因為麒麟的職位軍餉有多高,而是,麒麟代表著墨家軍的最精銳的力量.

"娘…"著母親怒氣騰騰的臉,徐清鋒頓時蔫了.抬腳踢了踢秦風低聲嘟噥道:"放開,放開.我不跑……"秦風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放開了牽制牽制他的手.你跑得了麼?

徐二夫人冷笑一聲道:"你還知道我是你娘?"

"娘……"徐清鋒自知理屈的低下了頭.他可沒有大哥那個本事無論有理沒理都能神態瀟灑的雄辯滔滔,他也沒有二哥那個木頭臉,永遠都是一號表.

著兒子蔫頭耷腦的模樣,徐二夫人終于摒棄了幾十年來的名門閨秀教養.上前來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怒吼道:"你娘我會害你麼?讓你相個親成個婚你能死麼?咱們家算是開明的了,你娘我還給你選擇的機會,你別人家,有多人家成親前是見過面的?我叫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娘,娘…"被娘親在這麼多人面前揪著耳朵,雖然不痛但是卻是十分的掉面子,"娘啊,兒子知錯了!"

"知錯了?"徐二夫人挑眉,"跟娘去見見楊姑娘."

"楊姑娘?哪個楊姑娘?"徐清鋒茫然.

徐二夫人眼角跳了跳,"你什麼?"感她昨晚嘮叨了半夜都是白了?

"不見不見!連聽都沒聽過!誰知道是哪兒來的啊就塞給我?就算不如表妹,至少也要跟二嫂差不多吧?楊姑娘?璃城有這個信麼?該不會是娘你饑不擇食隨便塞一個暴發戶的女兒給我吧?"

"饑不擇食?我叫你饑不擇食!"徐二夫人狠狠地一個爆栗敲在徐清鋒的腦門上,"從就要你讀你不讀,你給我饑不擇食!"

"娘…我錯了!"徐清鋒抱頭鼠竄,"我不是這個意思,總之…總之我不要什麼楊姑娘李姑娘啦.我的意思是我要娶的姑娘一定要古色天香…庸脂俗粉不……"

碰!話還沒完,有一個東西狠狠地敲上了他的腦門.徐清鋒茫然的望了一眼不知道從哪兒飛來還拍上了自己腦門的,回過頭到站在不遠處臉色平靜的望著自己的華天香,頓時有些窘迫了,"那個華姑娘,你怎麼……"

華天香淡淡道:"我路過這里聽箏兒在這里就來,先告辭了."

望著華天香離去的背影,徐清鋒回過頭來茫然問道:"那個…華姑娘為什麼那砸我?"

葉璃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笑容可掬的道:"因為,她就是三哥你的那個庸脂俗粉,暴發戶的女兒…楊姑娘!"

霎間,徐清鋒的臉色慘白.

so,華天香的cp醬紫?

上篇:292.手旁觀的好處     下篇:294.徐三公子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