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4.徐三公子的告白  
   
294.徐三公子的告白

294.徐三公子的婚事

"怎麼…怎麼會?"徐清鋒有些結巴的道,那明明是他家表妹他家二嫂的好朋友華國公府的華姐啊啊,為什麼會變成什麼楊姑娘?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她會碰巧出現在那里還剛好聽到了他的話!

著徐清鋒滿臉懊惱的模樣,葉璃和秦箏悄悄交換了一個眼神.秦箏含笑道:"三弟,你認識她麼?"

"這個……"徐清鋒有些窘迫,"以前在京城…偶然見過幾次?"

葉璃含笑道:"原來如此,這事兒不要緊.天香不是那麼心眼兒的人,回頭我替三哥去道個歉就可以了.不過…二舅母,既然三哥沒有這個意思,那這事兒還是算了吧.雖然楊姑娘如今客居在定王府,但是畢竟她家里和修堯也算是世交,咱們可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

到底是自己生下來的,徐二夫人哪里能不出來徐清鋒的異樣,眼睛一轉笑盈盈的對葉璃道:"璃兒,這事是魯莽了.我也是你三哥要出遠門了一時著急才亂了分寸.你好好跟楊姑娘,改明兒個我親自上門來道歉.我這個不孝子…罷了,我也懶得管他了."

"娘……"徐清鋒有些焦急的望了望已經不見人影的門口,再一臉悠閑的自家娘親不由得急了臉.徐二夫人平穩的拿著手帕擦擦額邊的汗,側身對徐大夫人道:"大嫂,我了這個不孝子就生氣,咱們回吧."

徐大夫人徐清鋒,掩唇一笑點頭道:"也好,一會兒咱們出城老太爺和禦宸睿兒他們,城外涼爽還不比在家里憋氣強得多."

徐二夫人含笑稱是,"大嫂的對.咱們先回吧.箏兒你晚一些回去無妨,順便去替娘給楊姐道個歉."

秦箏淺笑,微微一福道:"箏兒明白,大伯母滿足,娘慢走."

目送兩位夫人離去,秦箏和葉璃相視一笑向站在一邊垂頭喪氣的徐清鋒.葉璃眨眨眼睛,笑眯眯的走到徐清鋒跟前,"三哥,,跟若華怎麼認識的?"

"若華?"徐清鋒茫然.

葉璃挑眉,徐清鋒這才回過神來,一向爽朗的臉上難得的露出幾分窘迫和羞澀,的葉璃和秦箏在心中暗笑不已.

"呃…真的是已經在京城見過兩次.另外,前兩天我不是剛回來來過一次定王府麼?鳳三要我幫忙送點東西給沈先生.然後就見她…跟無憂一起在沈先生那里…"徐清鋒苦惱的望著葉璃道:"璃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她就是楊姑娘啊,我如果知道的話……"

葉璃笑眯眯的著他笑問,"三哥如果知道又如何?"

徐清鋒低頭沉吟了片刻,卻有些喪氣的搖了搖頭道:"算了,沒什麼.那什麼…你們替我去跟華…楊姑娘道個歉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秦箏疑惑的葉璃,有些不解徐清鋒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是所為何事.葉璃笑吟吟的道:"道歉難道不是自己親自去才有誠意麼?"徐清鋒搖搖頭,"還是算了,楊姑娘是閨閣女子,我冒然前去對她的閨譽不好.我先走了啊,璃兒,二嫂."

著徐清鋒轉身而去,葉璃一眯眼抬手拉住徐清鋒低聲道:"三哥,你怕你出征在外有什麼萬一耽誤了人家姑娘,那你怕不怕你活著回來人家姑娘卻已經羅敷有夫?"徐清鋒驚訝的望著葉璃,葉璃含笑道:"事總有辦法解決的,去跟天香清楚.咱們定王府的人沒那麼愛嚼舌根,乖……"

徐清鋒俊挺的面皮頓時通,連退了數步瞪著葉璃,"璃兒……"

葉璃拉著秦箏對他揮揮手道:"快去吧,我和箏兒還有話要,沒空去給你善後.要是今天都沒人去給她道歉,姑娘家一時傷心不定就……"徐清鋒臉色一白,轉身匆匆的走了.

身後,兩個女子對視一眼繼而捧腹大笑.

"璃兒,你這麼作弄三弟……"笑夠了秦箏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搖頭道.葉璃無奈的聳肩道:"我哪兒是作弄他啊.三哥這人著爽快,性子只怕比二哥還老實,我要不這麼指不定他就揣著這份心思出門了,等他回來天香若是有了人家他還不哭死?"

"身在局中,三弟才自亂陣腳.等他回過神來……"

"他敢對我如何?"葉璃仰首笑道,三哥可打不過她的!而且若是真的成了,她還怕三哥不謝她麼?

定王府的客院里,寬闊幽靜的庭院中華天香獨自一人坐在花壇邊上生悶氣.她倒沒有因為徐清鋒的話鑽牛角尖想歪什麼,畢竟徐家幾位公子的人品她還是知道一些的,不然姑姑跟她徐二夫人的意思的時候她也不可能同意.當時的況就知道徐清鋒是被徐二夫人逼得口不擇了.

雖然知道徐清鋒並不是對她本人有什麼意見,但是一個姑娘家被人這樣嫌棄,完全不生氣卻也是不可能的.至少當時她就毫不猶豫的將手里一本厚厚的給拍了過去.可惜沒有正好拍在徐清鋒的臉上!

姓徐的!你就別落在本姑娘手上!

徐清鋒從牆頭悄悄的落進園中,就正好到那個美麗的窈窕女子正捏著一朵花兒使勁的掐著.不由得縮了縮脖子,他又不是真的笨.毫不懷疑此時那姑娘心里想的絕對是掐自己的脖子.

"咳咳…"輕咳了一聲,徐清鋒有些尷尬的著華天香轉過頭到他先是一愣,然後俏臉一沉轉身就走.

"那個…華,楊姑娘!"徐清鋒連忙叫道.

華天香回過頭來,淡淡的著他道:"徐三公子,有何指教?"

徐清鋒有些別扭的上前,道:"剛才的話,我不是那個意思.還請姑娘見諒."華天香美麗的容顏綻出一絲冷豔的笑意,"公子重了,女子這不知道從哪兒來的暴發戶庸脂俗粉哪里敢怪罪徐三公子?"

"楊姑娘……"著眼前冷著一張俏臉的姑娘,徐清鋒只覺得手足無措,比起真的要上戰場打仗了還讓他感到緊張.心中更是萬分遺憾自己沒有自家大哥和四弟五弟的能善辯,最起碼也該有二哥那樣一張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木頭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這會兒是不是臉了.

華天香冷著臉著眼前一臉窘迫的男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望天翻了個白眼.這副模樣起來怎麼像是本姑娘欺負他了啊?

"徐公子如果沒事的話就請回吧."等了一會兒也沒等到徐清鋒主動點什麼,華天香也懶得跟他在這兒耗著了.指不定一個下午都耗在這兒對方也不一定不一定能出半句話來.

眼見華天香轉身要走,徐清鋒心中一急便伸手過去想要拉住她.

"你……"

"啊?!"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唐突了人家姑娘,徐清鋒心里更加慌亂幾乎忍不住想要落荒而逃了.但是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之前自己表妹低聲的提醒.羅敷有夫…羅敷有夫…頓時腦海里出現了眼前的女子被一個不清臉的男子牽著拜堂的場景徐清鋒連忙晃了晃腦袋將腦海中的景象晃開了去.他和華天香在楚京的時候確實見過兩次,但是徐清鋒也並沒有在意.直到前兩天回城來,為了躲避娘親的他才借口幫鳳之遙送東西跑到定王府來,卻正好遇到了在沈揚那里跟長樂公主一起閑聊的華天香.一見之下竟是驚為天人.

當時徐清鋒也沒在意,直到回到家中被娘親拉著了一堆的成親的事.原本聽著只讓他覺得頭痛的話腦海里卻不停地閃現出那美麗的容顏,徐清鋒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是對人家姑娘有了好感,只是因為馬上就要出征了而不敢多想.沒想到還沒開始呢,自己就已經將人給得罪了.

華天香怪異的望著眼前的男人,一臉無語.

"華,楊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我娘親老是跟我提這件事,我被逼急了才出那樣的話的.其實我是想跟我娘,我已經…已經有意中人了."到此處,徐清鋒耳根有些發的低下了頭.

華天香忍不住一臉黑線,淡淡道:"既然只是個誤會,解開了就是了.我不怪徐公子,公子回去吧.告辭了."

著華天香轉身離去,徐清鋒不由得一呆.他…有錯什麼了麼?

他身後不遠處的月形門外,葉璃和秦箏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三哥(三弟)平時沒這麼傻啊.葉璃咬了咬牙,取下頭上的一只珠花扔了過去,咚的一聲砸到徐清鋒的頭上.徐清鋒摸著腦袋回頭到兩人半露出來的腦袋哭笑不得,"璃兒,二嫂,你們在這里干什麼?"

"笨蛋…表白啊."葉璃低聲提醒道.

"呃?"徐三公子臉,回頭偷瞄了一眼剛剛轉過花叢離去的華天香,只到一晃而過的一個衣擺.葉璃恨鐵不成鋼的道:"你不清楚她怎麼知道你是什麼意思?"秦箏掩唇笑道:"三弟,天香只怕以為你喜歡別的姑娘了呢."

"我…我沒…"

"沒還不快去!"

總算反應過來哪兒不對勁了,徐清鋒連忙轉身追了過去.葉璃和秦箏對視一眼悄悄地跟了上去.才剛走了兩步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徐清鋒的聲音,"楊姑娘,我的意思是我的意中人就是你!"

徐清鋒的嗓門不大但是絕對不算,至少還站在院門口的葉璃和秦箏就聽得一清二楚,兩人幾乎不忍目睹的掩面長歎.

花叢後面,華天香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什麼,旁邊圍牆上的樹梢里一個人影砰地一聲從樹上掉了下來.徐清鋒連忙華天香擋在身後擋在身後,不滿的瞪著眼前不認識的暗衛,"你在這里干什麼?"

"站崗啊.抱歉打擾了,您繼續."暗衛面無表淡定的道,重新躍上樹梢想了想又回過頭來補了一句,"恭喜."

"多謝."徐清鋒傻笑道.

"碰咚!"剛剛爬上樹的暗衛再一次跌了下來,不過這一次是在圍牆外面.徐家三公子絕不可能這麼二傻,一定是他站崗的姿勢不對!

等到徐三公子回過神來轉身的時候就到華天香瞪了自己一眼轉身飛奔而去.徐三公子頓時茫然了,"這…我又錯話了?"

"你沒錯話,但是你選錯地方了."葉璃和秦箏從花叢後面走出來,一臉怒其不爭的瞪著他.

"什麼意思?"

葉璃笑眯眯的道:"剛才不只是我們,院里院外至少有十個以上的人聽到了三哥你的真告白."

"那又怎麼樣?"他當然知道定王府暗衛很多.就是心理素質太差了,剛才那個不過片刻間就掉下樹兩次了.

秦箏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三弟,若華是個沒出閣的姑娘家.你這樣…要人家姑娘……"

徐清鋒恍然大悟,"璃兒,二嫂,多謝你們提點.我先走了."罷,徐三公子直接轉身往院外飛奔而去.

"你干什麼去?!"

"請我娘來提親啊……"遠遠地傳來徐三公子的聲音,被留在原地的葉璃和秦箏只能面面相覷.

"王妃,徐少夫人."假山後面,皇後拉著華天香走了出來.到葉璃和秦箏,華天香難得羞怯的低下了頭.葉璃上前歉意的道:"夫人,三哥性子直,不拘節.有怠慢你和若華的地方還請你見諒.但是徐家絕對沒有輕謾的意思,這一點請你相信."皇後微笑道:"我自然相信王妃的話,徐三公子…咳,也是個性中人."

葉璃和皇後有話要,秦箏也打算探探好友的心思.拉了一把華天香低聲笑道:"咱們聊聊吧."

皇後含笑著侄女道:"去吧,我跟王妃也想話."

秦箏這才拉著華天香走了,皇後轉身著葉璃道:"我相信王妃還有徐家的誠意,今兒這事只怕是一場誤會.只是,雖徐三公子已經跟若華表明了心思,但是……"葉璃笑道:"婚姻大事,咱們自然不能強求.就算若華跟三哥無緣,我也保證今天的事不會影響到她的聲譽的.定王府的暗衛不會隨便傳道消息的."

"讓王妃操心了."皇後歉然道.

"夫人哪兒話,他們一個是我的表哥一個是知己好友,哪兒得上操不操心的話?"葉璃淺笑道.

等到葉璃和皇後完話,秦箏和華天香也手拉手的回來了.秦箏臉上的笑容和華天香微的俏臉葉璃也知道答案了.也不再什麼讓華天香不自在了,只是對她微微一笑.華天香嬌顏微暈,低聲道:"璃兒,謝謝你."

"傻話."

徐家的動作很快,第二天一早徐二夫人就上門提親了.既然男女雙方都有意,皇後自然也不會多做刁難同意了下來.最後因為出征在即,兩家商定了明年大婚.雖然有些遺憾不能立刻娶兒媳婦過門,但是能夠定了下來徐二夫人還是松了口氣,整日一臉喜氣了.的徐大夫人又是羨慕又是無奈,可惜她那幾個兒子兒子卻一個比一個的難整治,一直之間只怕也沒法子讓他們就范了.

徐清鋒的婚事定下來以後,眨眼睛就到了該出兵的日子了.

這日六月二十六,一大早天清氣朗云淡風輕.往日里熱鬧紛騰的璃城卻難得的甯靜了下來,而璃城外卻是人山人海鼓聲震天.

穿著黑色衣衫的墨家軍將士們手中握著雪亮的兵器,整齊的站立在城門口等候著命令.周圍前來送別的百姓們放眼望去只見黑壓壓的一邊仿佛無邊無際的黑色海潮.那黑色中還有無數銀光在陽光下閃爍著,在這炎熱的夏季憑空的添了幾分冰涼和銳氣.

這些士兵的後方,一匹匹健壯有力的駿馬安安靜靜地站立著.即使是這震天的戰鼓聲也不能讓它們驚動半分,每一匹戰馬的身邊,都站著一名裹著黑袍的挺拔挺拔身影.這樣一人一馬的組合更是讓人仿佛到了他們在戰場上沖鋒陷陣的雄姿.

"這…這就是黑云騎啊."送行的人群中,有人好奇的低語著.人們總是本能的仰慕著英雄人物,所有的男子望著他們都多了幾分敬畏,所有的少女眼里都多了幾分仰慕.

"不愧是黑云騎,這天下,也知道定王府才擁有這樣精銳的兵馬."人們紛紛議論著,向前方城門口的眼神更多了一些敬畏之色.

城門口,璃城大文武官員都前來為大軍送別,就連一向不問世事的清云先生和蘇哲也帶著驪山院的學生們一起來了.許是因為西北的兵役制度的原因,西北的讀人沒有特殊況都是在滿一定的年紀後都是要經過最少一年的兵役之後才能參加考試做官的.所以在西北,文人不起武將,文武相輕的觀念比別的地方要淡薄許多.甚至還有過一些學子在服兵役之後干脆就投筆從戎了的.

"以後璃城還要有勞清云先生坐鎮了."墨修堯對著清云先生恭敬地一揖.清云先生連忙伸手扶住他,點頭笑道:"王爺盡管放心便是,此去,老夫就預祝王爺旗開得勝."

墨修堯笑道:"多謝外公吉."

"娘親,娘親…娘親不要寶了麼?"墨寶可憐巴巴的拉著葉璃的衣擺,仰著腦袋拿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睛望著她.葉璃輕歎一聲,俯身摸摸他的腦袋道:"娘親要跟你父王出遠門,寶在家里要乖乖聽太公和舅公的話知不知道?"

"娘親騙孩兒!娘親明明是要跟父王一起去打仗,才不是出遠門."墨寶氣嘟嘟的道.

葉璃無奈,"好,娘親是去打仗,寶在家乖乖的."

"寶也要去幫娘親打仗!"墨寶興奮的道.

葉璃臉上滑下兩行黑線,果然…她就知道……

"不行,你太了.長大了才可以去."葉璃搖頭道.墨寶很是遺憾的遠處肅立待命的士兵,大眼睛熠熠生光,"真的?寶長大了就可以領著這麼多的兵去打仗?"

葉璃無的點了點頭,她雖然算不上生性純善但是也是勉強算個和平愛好者啊.為什麼她生的兒子提起打仗會這麼興奮?

跟清云先生完話的墨修堯回過頭來,將墨寶拎起來與自己平視.墨寶板著臉面部表的和他父王對視,他還在生氣昨天晚上父王不讓他跟娘親一起睡.

"在家,聽話?"墨修堯挑眉,淡淡道.

墨寶橫眉冷對,用更淡然的語氣道:"保護好娘親,大勝仗?"

墨修堯伸出手揉了揉兒子的腦袋問道:"沒有其他的要麼?"墨寶猶豫了一下,方才有些糾結的道:"自己心."顯然,對著一向都是對頭的父王表示關心,墨寶同學有些不習慣.

其他人著墨寶糾結又力圖淡定的模樣,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好笑.不過倒是沒人去抹墨世子的面子,徐清塵輕咳了一聲,對兩人道:"一切心,璃城有我你們盡管放心就是了."

墨修堯點頭道:"我自然信得過清塵公子,一切就托付給你了."

葉璃輕聲道:"大哥,保重."

"自己心."眼前一身白色勁裝,脂粉不施,釵環盡去卻顯得更加風姿颯爽的女子,徐清塵輕聲囑咐道.

徐家的女眷也上前來跟葉璃道別,徐大夫人著葉璃正色道:"禦宸和君涵你盡管放心,大舅母和二舅母會好好照顧的.你自己在外面千萬要心."

"璃兒,保重."秦箏和華天香拉著葉璃低聲道.雖然早就知道璃兒跟他們是不同的,但是知道現在著她一臉坦然的穿著勁裝站在定王身邊她們才真正的真正的察覺到,好友跟她們是真的不一樣的.自古女兒家上戰場的事,對她們來都是戲折子上的傳.而現在,她們不僅僅是佩服她的能力和勇氣,更是更是羨慕她能夠和丈夫並肩而立共同進退的的魄力.

"我知道,你們也保重."葉璃微笑道.

"王爺,王妃,時辰快到了."一身戎裝的卓靖上前來低聲稟告.

墨修堯點點頭,對葉璃道:"阿璃,咱們該出發了."

"好."葉璃點頭,微笑應道.

徐三公子不可能這麼傻,一定是我打字的手勢不對!

上篇:293.禍從口出     下篇:295.戰事起,西陵名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