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5.戰事起,西陵名將  
   
295.戰事起,西陵名將

璃城外,震天的戰鼓聲中兩道並肩而行的白色身影傲然的站立在數十萬大軍跟前.黑壓壓的仿佛不到邊的墨家軍陣營沉寂無聲,黑色的旌旗在風中獵獵飛揚.所有人都帶著信任崇敬的目光仰望著前方的一對白衣男女.

葉璃的身後,跟著的是這次將要一起出征的將領.張起瀾,呂近賢,鳳之遙,墨華,卓靖……

以酒祭天,整個城外沉寂莊嚴的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酒香.與前來送行的人們以及墨家軍將士共飲一杯之後,墨修堯朗聲宣布道:"出發!"清越的聲音夾帶著內力傳遍全場.

"遵命!"幾十萬人齊聲吼道.

墨修堯和葉璃相視一笑,走到最前方他們的戰馬跟前翻身上馬.率先車馬往遠處的官道行去,跟在他們身後的是墨家軍的眾位將領,後面的墨家軍將士也慢慢的開始移動,漸漸地形成一條墨色的長龍漸去漸遠.

一直到最後一列墨家軍的將士離開城門口,守在城外送別的人們才漸漸的散去.徐鴻羽和徐清塵一左一右扶著清云先生,道:"父親,咱們也回去吧."清云先生點點頭,對兩個兒子和長孫歎道:"蒼龍騰空…以後璃城的事只怕不少.定王竟然將西北托付給你們,你們多多費心吧."徐鴻羽恭敬地道:"父親請放心,西北關系定王府和墨家軍命脈,兒子斷不敢輕忽."

清云先生著眼前的兒孫,欣慰的點了點頭.笑道:"以後不只是這天下,西北也多風雨,你們自己心."

"多謝父親提醒,兒子明白."

墨寶一左一右拉著冷君涵和徐知睿,眼巴巴的望著眼前的大人.他雖然足夠聰明,但是有的話還是聽不明白的.但是他知道太公是在囑咐舅公和舅舅些什麼,"太公,禦宸也要幫忙."

清云先生含笑摸摸墨寶的腦袋笑道,"你啊,乖乖的聽話就是幫了忙了."

墨寶委屈的皺了皺鼻子,他已經不是孩子了!

徐清塵俯身抱起墨寶笑道:"好好照顧知睿和君涵,這樣就是幫了舅舅大忙了."墨寶心滿意足的偎進大舅舅的懷中,仙人舅舅的要求一定要答應呀.再身邊兩個的包子,墨寶同學的責任感頓時膨脹起來.這兩個豆丁什麼都不懂,顯然是需要人照顧的.好吧,本世子就勉為其難的好好照顧他們好了.抬起頭望著遠處走的越來越遠的黑龍,墨寶在徐清塵懷里蹭了一下感覺鼻子有些酸酸的.寶好想娘親哦.

西北的面積並不大,以墨家軍的行軍速度不出幾天時間就到了西北與西陵接壤的邊界.墨家軍絲毫不做停留,也不給西陵邊境的守軍反應的時間,只以兩天的時間就攻破了西陵的邊城,這也是西陵立國以來,這座邊城第一次別人叩開.而此時,西陵的戰神雷振霆卻還在大楚境內,將滿是野心的目光投向大楚的富饒的南方.

接到戰報,雷振霆震驚的打碎了手中的青瓷茶杯,猛然站起身來怒吼道:"墨修堯!"

底下原本還信心滿滿的將領們面面相覷,有些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其中一人壯著膽子起身問道:"王爺?墨家軍出兵幫助大楚了?就算如此,咱們也未必怕他啊."雖然墨家軍驍勇天下皆知,但是這一次要面對的可不是西陵一家,同時還有北境和北戎.雖然他們是不知道那個北境到底怎麼樣,但是能在短短幾個月逼近到楚京幾百里處,只怕也不簡單.至于北戎,塞外蠻族彪悍善戰是人所共知的.定王府想要以一敵三,勝敗猶未可知.

"是啊,王爺息怒.咱們也未必怕他墨修堯!"這麼想的人顯然不在少數,眾將領紛紛摩拳擦掌.仿佛渾然忘了幾年前被墨家軍打得落花流水的景.

雷振霆冷笑連連,"出兵幫助大楚?哼!墨修堯倒是出兵了,不過不是幫助大楚,而是出兵攻打西陵!"

"什麼?"眾人驚駭.

最初的震怒平息下來之後,雷振霆也冷靜下來了.沉聲道:"墨修堯和葉璃親自率數十萬大軍進攻西陵.已經攻破了變成,邊關幾十萬守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措手不及落荒而逃!廢物!幾十萬人居然連兩天都撐不下去來!"如果雷振霆絲毫沒有防備墨修堯也是不可能的,別現在戰時,就是平常時期他也是緊盯著墨家軍的.所以即使率舉國兵力攻打大楚,他也不忘在西北邊境上放了幾十萬大軍鎮守.卻沒想到,幾十萬大軍在墨修堯的手下連兩天都撐不下來!

"墨修堯明明答應過不插手的?!如今公然毀約實在是卑鄙至極!"

雷振霆冷笑,"卑鄙?所謂的約定願意遵守的時候才有效,不願意遵守的時候那就是廢紙一張.更何況…墨修堯答應的事不插手東楚和西陵之間的戰事."他的確沒有插手兩國之戰,他直接出兵攻打西陵去了.

"王爺,屬下願意帶兵回去增援邊關!"有人請命道.

雷振霆閉了下眼,沉聲道:"墨修堯只帶了四十萬人進入西陵,另外還有數十萬大軍就守在西陵的邊境上."

眾人驚愕,"墨修堯這是想要阻止咱們回師增援?"

"不錯,西陵邊境上的守將,是墨家軍的張起瀾.此人雖然年紀不算大,卻是墨家軍的老將.如果我軍全軍返回他自然是攔不住,但是拖延我們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一旦我們撤軍,很難保證東楚的將士不趁機追趕.到時候我們就會腹背受敵."雷振霆淡淡道,仿佛在瞬間蒼老了好幾歲的臉色陰沉黯淡.他沒的是,就算他們成功回去阻擊了墨家軍,這兩個月在東楚的一切就可算是前功盡棄了.東楚的士兵雖然不夠驍勇,但是也不是不會動的泥人.這兩個月西陵的將士傷亡並不少.如果無功而返甚至還陷西陵入險地的話,他這個攝政王只怕就算再有權勢也該到頭了.

直到此時雷振霆才明白,自己是被墨修堯給徹底的耍了.甚至他不得不懷疑這幾年墨修堯如此韜光養晦就是為了等自己等不及了對大楚發動攻擊的機會.因為墨修堯自己,無論如何都是不能出手對付大楚的.

"墨修堯!好一個墨修堯……"雷振霆咬牙切齒道.

"王爺,難道我們就這麼……"下面的將領義憤填膺的道.就這麼如何?放任西陵被攻打不管,繼續進攻大楚?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就這麼放棄大楚已經到手的領土回去?這讓他們又怎麼能甘心?

有人猶豫道:"世子鎮守皇城,或許能擋得住墨家軍的進攻.我們分出一部分兵力回去增援……"這話到最後自己也有些懨懨的沒了聲音.他們的兵力雖然遠勝于墨家軍,但是若是分出一半回去的話,先要越過四十萬墨家軍的封鎖.然後才能對上墨修堯的精銳.這時候還能剩下多少人暫且不提,只剩下的這些人對上墨修堯的大軍能有多大的作用就已經讓人擔憂了.

房間里沉默了許久,才聽到雷振霆的聲音響起,"副將,本王給你留下三十萬人.繼續攻打東楚,不可冒進."

坐在有下手大軍副手同樣也是雷振霆的心腹的中年男子站起身來朗聲道:"屬下遵命,請王爺放心."雷振霆點點頭道:"本王帶領剩下的人以最快速度啟程,返回西陵.希望還來得及……"

眾人想安慰王爺不必太過有心,墨修堯總不至于短短十幾天就能打到西陵皇城.但是著自家王爺疲憊的神色,安慰的話卻怎麼也不出口了.雷振霆揮了揮手道:"你們都退下吧."

"屬下告退."將領們恭敬的退了出去,空寂的房間里雷振霆獨自一人坐在幽暗的燈下.許久,手一揮將桌上的卷宗茶杯通通掃落在地,"墨修堯!"

如雷振霆所預料的最壞的結果,或者墨家軍重複了數年前西陵進攻大楚的時候的景.一路上勢如破竹,短短半個月時間,四十萬墨家軍就已經攻下了西陵四座城池,挺進到了西陵腹地的汴城.這是西陵境內僅次于西陵皇城的城池,其繁榮程度甚至還在原本有慕容世家盤踞的安城之上.因為這里是西域諸國前往璃城甚至前往中原的必經之路.這里的熱鬧繁榮程度自然不而喻.更重要的是,西陵雖然面積廣闊,但是大部分地區不適合種植糧食.而僅剩的一些生產糧食的地方中有一半都在汴城附近.這里還坐落著同為當世三大院之一與驪山院齊名的龍山院.就坐落在汴城城東的龍山上.

這樣一個重要的地方,自然是不比其他.當墨家軍趕到此處的時候,原本坐鎮皇城的雷騰風也率領三十萬大軍趕到了汴城.于是兩軍便在汴城第一次真正的對峙起來,之前的幾仗都只能算是墨家軍單方面的碾壓.雷騰風帶著兵馬一路狂奔到汴城累的不行,墨家軍接連高強度的戰斗和行軍二十多天,到了此處也同樣累的不輕.于是墨修堯便下令在汴城外安營紮寨稍事休息再開始攻城.

墨家軍大帳里,所有的將領都是一臉意氣紛發的神色.接連幾場的大勝讓他們興奮之余更多了幾分未盡興之意,所以當墨修堯下令暫停攻城的時候許多人都有些按捺不住,紛紛前來請戰.

墨修堯與葉璃並肩坐在大帳的主位上,靠著一邊的扶手似笑非笑的望著為了誰先去攻城吵翻了天的眾人.鳳之遙懶洋洋的癱在椅子里,笑嘻嘻的著他們爭吵,掏了掏耳朵向墨修堯道:"王爺,還是您句話吧,不然真的要打起來了."聞,爭吵中的眾人立刻停了下來,十幾雙眼睛齊刷刷的望向墨修堯.

墨修堯慢條斯理的道:"本王不是了麼?安營紮寨,休息.明日再行攻城."

云霆不解的道:"可是王爺,雷騰風的三十萬援軍已經到了.咱們不是應該趁他們人馬勞頓打個措手不及麼?"

墨修堯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他是人馬勞頓,咱們比他們更勞頓.諸位是不是認為咱們這一路打得太順利了,所以西陵就真的不堪一擊了.大家不要忘了,最近這十幾二十年,西陵和大楚之間一直都是西陵站著上風的."

那不是因為咱們墨家軍沒參戰麼?有人在心中暗暗嘟噥道.

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道:"咱們這些日子之所以能贏的這麼順利.一是因為雷振霆將大部分的精銳的抽掉去攻打大楚去了.而是因為咱們出其不意,他們來不及反應.西陵雖然經常侵犯別人的邊境,但是他們本土確是很多年沒有打過仗了.他們的弱點和墨家軍很相似.善攻不善守.本王可以很認真的告訴諸位,咱們的仗,從汴城才真正開始."

呂近賢皺眉道:"王爺未免太過抬舉雷騰風了."

"王爺抬舉的不是雷騰風."一直沉默的聽著他們話的葉璃開口道:"汴城是西陵除了皇城以外的第一大城.這里可是真正的藏龍臥虎."

藏龍臥虎?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還真沒聽過西陵有什麼重要的人物.

葉璃含笑搖搖頭道:"西陵在鎮南王之前有三大名將,在座的諸位可有誰聽過?"

在場的都是武將,對這些自然大都能了若指掌.云霆沉聲道:"啟稟王妃,西陵三大名將是指西陵奉天大將軍龍陽,西陵靖天大將軍朱焱還有西陵順天大將軍大將軍風傲.這三個人都是據是西陵前一任皇帝宣文帝的少年至交.宣文帝登基之後就為他開疆拓土,征戰四方.宣文帝在位其間西陵的領土向西拓展了將近原本領土的三分之一.但是這三人中只有朱焱一人曾經跟太王交過手,一平一敗.另外兩個人一直都在西邊和北邊.如今的西陵皇登基之後,被其弟鎮南王轄制,但是這三位將軍忠于宣文帝也忠于宣文帝所選的西陵皇,所以與鎮南王不合.先後被鎮南王罷黜了兵權.這已經是…二十前的事了."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他們知道的與云霆所的也大都一致.那三位將軍如今最的一位也該有七十高齡了.也不知還在不在世,就算還在,也不可能再上戰場打仗.

葉璃淡笑,"很遺憾,這三位將軍中如今有兩位就在汴城.奉天將軍龍陽和靖天將軍朱焱."

眾人默然.

墨修堯含笑望著眾人,"諸位,還打不打?"

沉默了一會兒,"當然打!不過…確實可以休息一下再打!"終于有人道.汴城可不只有雷騰風帶來的三十萬人,汴城周圍的守軍,再加上從前方潰敗下來的散兵加起來至少也有二十多萬人.就算龍陽和朱焱再跟雷振霆不合,也不會著汴城被圍攻而手旁觀的,只怕早就准備好了等著他們了.勇往直前是好事,但是不顧一切的不清眼前的現實的勇往直前那就是愚蠢和沖動了.

墨修堯滿意的點點頭,"很好,現在都去休息.明天拿你們的攻城計劃給本王."

"屬下告退!"

眾人都退下,走在最後的鳳之遙猶豫了片刻還是留了下來.墨修堯瞥了他一眼,不悅的道:"你還想什麼?"鳳之遙想了想重新做了下來,"王爺?龍陽和朱焱真在汴城?"

墨修堯一樂,"本王騙你是有什麼好處麼?"

鳳之遙歎氣,"這運氣也太差了.這些老妖怪遇到一個也就罷了,怎麼還一次遇到兩個?聽當年,就是攝政王跟朱焱交手贏的也相當艱難啊."大楚前代攝政王墨流芳被稱為曠世奇才.平生未遇一敗,但是卻和朱焱達成了平手.這就足以證明這位靖天大將軍的不簡單了.何況另一位奉天大將軍雖然從未和墨家軍墨家軍交過手,但是當年在西域這位龍大將軍的名頭可是比西陵皇還要響亮.橫掃西域諸國,其殺名已經到了可止兒夜哭的地步了.

墨修堯笑道:"確實是運氣不太好,這幾位老將軍沖鋒陷陣可能困難了一點.但是做個軍師幕僚指點雷騰風一二,卻也足夠你們難受的了.不過咱們運氣也不算差,汴城前方一馬平川,不然還沒到城下咱們就該倒黴了."

鳳之遙一愣,不解道:"什麼意思?你不打算自己動手?"

墨修堯笑道:"我動手也不會比你們動手好到哪兒去.本王…不喜歡城戰."

鳳之遙忍不住翻白眼,打仗的時候還由得你挑喜不喜歡麼?不喜歡這座佇立在他們面前的汴城也不會憑空消失.

墨修堯有些遺憾的道:"起來,本王還真的想要會一會這幾位老將軍.只可惜…他們年紀大了…"或許是墨修堯太過驚采絕豔,也或許是定國王府的名聲太過響亮.墨修堯這一代幾乎無人能與他爭鋒.比起他的父親,甚至兄長那時候墨修堯無疑是寂寞的.人們提起定王總是無比的推崇他如何的運籌帷幄,如何的能征善戰,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能夠暢快淋漓的酣戰一場了.

"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培養後人?"鳳之遙低聲嘟噥道.

墨修堯笑道:"如果是這樣,那就更好了.這樣…才比較有趣一些."

最後,依然沒能探出墨修堯是什麼意思的鳳之遙氣嘟嘟的走了.

大帳里,葉璃靠在墨修堯懷里輕聲問道:"這兩位老將軍確實是不簡單,咱們當真要心了.明天攻城里真的不管他們?"墨修堯淡淡一笑道:"殺一殺他們的銳氣也好,這一路上都太順利了,不好."

葉璃點頭,她明白墨修堯的擔憂.事實上這也正是她的擔憂,雖然突然出現在汴城的這兩位老將軍有可能會打破他們原本的計劃.但是總比讓這些將士帶著過度的驕傲面對以後的敵人甚至走上毀滅要好得多.這世上不是只有墨家軍才是精銳,也不是只有墨修堯才會打仗.

"時間來得及麼?若是讓雷振霆趕回來.到時候被前後夾擊的就變成咱們了."

握著她的手,墨修堯道:"放心吧.再怎麼樣…四十萬大軍張起瀾若是連一兩個月都拖不住,那他這些年也白忙了.何況…我還有點別的禮要送給雷振霆呢."葉璃轉念一想,"慕容慎?還有南詔?"能在南邊對雷振霆造成威脅的,除了墨景黎的大軍就是鎮守碎雪關的慕容慎和南詔了.墨景黎死守著自己的地盤,除非雷振霆打過云瀾江否則他在南方的黎王軍事絕不會動的.所以就只有慕容慎和南詔了.

"你許給安溪公主什麼好處了?"國與國之間的征戰,絕不只是交那麼簡單.沒有實在的利益是絕對行不通的.

墨修堯不會隱瞞葉璃什麼,笑眯眯的道:"不是我跟她談的,你,今天剛收到的信."

葉璃接過信箋一,含笑道:"是大哥的?是大哥…跟安溪公主談判的?"微微歎息了一聲,"大哥他……"

"他是整個西北和定王府的智囊."墨修堯握著她的手堅定的道.徐清塵在做他應該做的,雖然這樣的事會漸漸地消耗他和安溪公主之間的交.不是安溪公主心中會有什麼法,而是當雙方處在了各自的利益上的時候,原本的交就會漸漸地淡去並且習慣他們現在和未來的關系.但是墨修堯並不打算為此對徐清塵懷有什麼歉意.

葉璃搖搖頭,道:"靠近南詔邊境的三個州給他們?安溪公主居然同意了?"這樣的條件太過虛無縹緲了,墨家軍到底能不能贏過西陵都還不一定呢.

墨修堯笑道:"定王府和雷振霆,南詔必須選一邊.遠交近伐…就算與定王府交惡,南詔也占不到什麼好處.但是如果與定王府合作的話,吞下西陵幾個幾個州未必不是可能的事."

"你當真打算將西陵分給南詔?"葉璃挑眉.

"這是以後的事,現在我自己都沒有."

所以,還是空口畫大餅麼…

上篇:294.徐三公子的告白     下篇:296.姜桂之性,老爾彌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