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6.姜桂之性,老爾彌辣  
   
296.姜桂之性,老爾彌辣

汴城城西一個不起眼的府邸門外,一身戎裝的壯年男子叩響了緊閉的大門不多時,里面便有人前來應門,一個厮模樣的少年從里面探出個頭來,看到門口的人不由得一愣,問道:"請問…這位將軍找誰?"

雷騰風拱手笑道:"在下雷騰風,前來拜見靖天將軍還望將軍賜見"

不想,那厮臉色一沉,道:"什麼靖天將軍,咱們家沒有這個人將軍你找錯地方了"完也不管雷騰風是何反應,將頭縮回去碰的一聲將門給關上了看著在眼前砰然撞上的大門,雷騰風無奈的摸了摸鼻子苦笑他父王和幾位老將軍積怨太深,也只因為他父王本身也是一代名將當初根本不需要借助三位將軍的能力,甚至三位將軍在朝中對父王的勢力還有所阻礙,這才將人得罪的很了朱焱只是閉門不見而沒有直接關門放狗,雷騰風都已經深感幸運了

雷騰風能夠接受這樣的待遇,跟在雷騰風身後的將領和侍從卻不能接受他們都是鎮南王一手培養提拔起來的人對鎮南王府的忠心勝于對西陵朝廷三大名將的名號他們固然都聽過,但是這三位可都是行將就木的老頭子了可況,就算再戰績卓著,不也是他們王爺的手下敗將麼?橫什麼橫

"世子,屬下把門砸開"雷騰風身後的將領道

雷騰風擺擺手道:"都退下,不得無禮"

又在門外等了一會兒,里面卻再也沒有了什麼動靜雷騰風想了想,凝氣內勁朝著里面朗聲道:"晚輩鎮南王府雷騰風,求見朱老將軍扶風醉"

朱府里,兩個白頭老人正坐在大廳里對著一盤棋盤對峙著雷騰風的聲音夾帶著內力自然毫無阻礙的傳進了他們的耳中其中穿著深藍色福字紋長袍的老人笑眯眯的捋著胡須,看上去不像是一個征戰沙場的將軍,倒像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仙翁,"雷振霆驕橫了一世,這個兒子…只怕是還要差點"

另一個老人確實身形消瘦雙目湛然有神,穿著一身白色的粗布衣服,若不是那雙眼眸,看起來像是一個普通的山野老夫,"都虎父無犬子,但是這做爹的若是太過厲害了,做兒子的很難不被父親的鋒芒所掩蓋像定王府的那位那樣的又能有幾個?何況,定王府若不是當年短短幾年內墨流芳墨修文接連去世,定王府也遭受極大的打擊墨修堯也未必能有如今的鋒芒,或許只是一員名將而已"而如今,定王的風采和聲望卻已經越了他的父兄,甚至是自墨攬云之下的所有先祖

藍衣老人歎道:"的不錯,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雷振霆這個兒子,到底還是磨礪太少了"

白衣老人笑道:"這子…比起雷振霆來,倒是多了幾分容人之量"這幾十年,受到各種打擊的並不只是大楚和定國王府當初宣文帝駕崩,雷振霆掌權之後同樣大肆的排除異己,將大批的名臣名將殺的殺流放的流放如果宣文帝能夠再多活二十年,如今的西陵絕對會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局面只可惜,宣文帝一世英名,卻選擇了一個生性懦弱的兒子做皇帝重要的是,他還留下了雷振霆這樣一個樣樣都比皇帝強的兒子西陵焉能不亂?

"容人之量?"藍衣老人扔下棋子淡淡道:"現在也只能當他是識時務罷了憑他幾乎沒上過幾次戰場的經驗,想要攔得住墨修堯可以是異想天開"

到此處,兩位老人也有些沉默了他們已經離開戰場二十多年了,已經老了不要雷騰風,就是憑他們能不能攔住墨家軍前進的步伐也還是未知之數

"墨流芳不僅有個好兒子,還有個好兒媳婦啊聽這一次,那位定王妃也隨軍出征了?"藍衣老人笑談道對于那位曾經擊敗了雷振霆的定王妃兩位久經沙場的老將軍可絲毫不會瞧一個女子能夠在兵力不占優勢的況下擊敗甚至可以是幾乎全殲敵手,就絕對不是能夠讓覷的對象

"不定,這一次咱們就能會一會這位巾幗顏呢"

"朱將軍汴城危難在即,還求將軍看在西陵安危的份上,拋開成見賜見"外面再次傳來雷騰風的聲音

藍衣老人,靖天將軍朱焱不由一笑道:"這子還當真沉得住氣"

龍陽也是一笑,"你不見他他只怕是不會走的,何況…你我難道還真的就能看著汴城城破無動于衷?"

"也罷,請他進來"

雷騰風將自己的人留在外面,孤身一人跟著厮進了朱府他相信即使朱焱跟他父王積怨甚深,這個時候他也不會對自己出手的而自己孤身一人進去,也正好像老將軍表明了自己的誠意

踏入大廳,就看到兩個白發的老人坐著喝茶雷騰風心中也是一驚,當年三位將軍被罷黜兵權的似乎他已經有十歲左右了,皇室中人自來早慧,對這幾位將軍自然都還是有些印象的

"晚輩雷騰風,見過朱將軍,龍將軍"

龍陽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不敢當,鎮南王世子睿郡王,咱們只是鄉野草民,當不得世子將軍的稱呼"雷騰風有些無奈的苦笑,抬頭望著龍陽真誠的

道怱:"過往的恩怨騰風身為晚輩不敢多,只是如今墨家軍犯境圍困汴城,西陵危機在及,還請兩位將軍看在皇祖父的面子上,指點晚輩一二"

"先皇的面子?"龍陽冷笑一聲,"當年雷振霆排除異己的時候怎麼沒看看先皇的面子?風傲到如今都還下落不明,當年雷振霆怎麼沒想過那些人都是西陵的棟梁,是先皇的臣子虛空萬界最章節"

雷騰風失,對于龍陽的質問他無法辯駁各自的立場不同,即使雷騰風不完全贊同他父王的所作所為但是卻依然不得不承認,為了鎮南王府的發展當初的那些雷霆手段是絕對必要的如果沒有剪除那些對先皇和當今皇伯父忠心耿耿的臣子,鎮南王府絕不會有如今的威勢但是在這些老臣的眼里,父王此舉卻與亂政禍國沒有兩樣唯一還能道的就是西陵這些年在父王手中依然強盛,否則的話只怕不用墨家軍進犯,那些老臣就會群起而攻之了

無奈的苦笑,"如今汴城危機就在眼前,還請兩位老將軍出手相助"

朱焱沒有話,龍陽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但是雷騰風卻明白他們這是答應了,心中也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氣

第二天墨家軍的攻城戰果然沒有了前些日子的順利,守城的西陵士兵仿佛突然回了神一般面對殺氣騰騰的墨家軍也不再如最開始的慌亂和畏懼,城樓上的防禦嚴密有致,整個汴城仿佛如鐵桶一般的堅不可破攻城持續了整整一個上午,汴城的防禦也沒有絲毫的松動,這無疑讓自從出征以來一直順遂的墨家軍將領感到了一絲焦躁,偏偏這個時候他們的王爺和王妃卻都沒有出現在陣前直到將近下午,沒有寸功的墨家軍才鳴金收兵

大帳里,墨修堯心頗好的看著下面灰頭土臉的將領們,絲毫沒有戰事不利的不悅和怒意,"諸位將軍,如何?今天的仗好打麼?"

幾個年輕的將忍不住了臉,昨天就屬他們叫囂的最厲害墨修堯淡笑道:"不用不好意思,本王不會怪你們如果讓你們幾個沒打過幾場仗的年輕人輕輕松松的就攻下了汴城,這龍陽和朱焱也沒臉號稱是西陵三大名將雖然他們現在年紀大了,不過要知道,姜桂之性,老爾彌辣"

幾個年輕將互相看了看,才推出一個人來稟告道:"啟稟王爺,汴城和咱們之前攻打的幾座城池完全不同不僅城牆堅固易守難攻,就連守兵也跟之前的守兵完全不一樣汴城的這些守軍顯然加驍勇也加的從容之前是屬下們輕敵了,這才是西陵兵馬真正的戰斗力"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明白了就好不用著急…再給你們三天時間打開汴城的城門,做不做得到?"

幾個將猶豫著,他們都是經過墨家軍精心培養出來的年輕將領雖然臨戰的經驗都不多,但是一旦拋開了之前的自視甚高,還是能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能力的所以,王爺能夠對他們賦予重任他們自然高興,但是現在讓他們一口咬定自己肯定三天之內能攻下汴城,卻還是有些遲疑的

墨修堯挑眉,"怎麼?昨天還吵吵嚷嚷的要踏平汴城,今天才打了一仗就把你們的膽子嚇破了?"

"沒有末將們可以"年輕的將領們了臉大聲應道

"末將領命"

墨修堯放松了靠在椅背上,滿意的點頭笑道:"很好,三天之後…本王要看到汴城的城門打開另外…攻城的事就交給你們了呂將軍他們另有要事…已經不在營中了"眾人傻眼,這才發現比較年長有經驗的將領都已經不在了,此時站在大帳中的幾乎都是年齡在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這個要怎麼辦?他們連找個人請教都不行了

等到這些魂不守舍的將都退下了,坐在一邊看書的葉璃才抬起頭來,問道:"這些年輕人行麼?"

侍立在不遠處的卓靖和秦風對視一眼,忍不住低頭一笑每次聽王妃起這些將們總是讓人格外的想笑誠然這些年輕的將領在任何況下都能稱之為將,但是即使如此,這里面的大多數人年紀還是比王妃要大兩歲的尤其王妃看上去甚至要比實際年齡還要一些,一個雙十年華的女子稱呼一群二十多歲的男子為年輕人總是讓人覺得格外的怪異

墨修堯懶洋洋的道:"名劍總是要經過千錘百煉才能夠成行的網游之天下第一他們還太嫩了,多受點打擊不是什麼壞事"

"這打擊會不會太大了?"別是這些年輕人了,葉璃和墨修堯同樣也在研究汴城的防禦即使是墨修堯本人也不能面對面的強攻可以將汴城的城門打開何況這樣的消耗戰對于深入西陵腹地兵力有限的他們來並不合適

墨修堯渾不在意,"啊…等到他們能夠承受這次的打擊之後,以後大多數的打擊他們也就都能夠扛得住了"西陵兩大名將的壓力絕對是夠了,同樣也讓他看看這兩位到底老了沒有

于是,由幾個年輕人領軍的墨家軍就開始了每天對汴城的攻擊但是汴城滴水不漏的防禦卻絲毫沒能被撼動的痕跡甚至到了後面兩天,汴城上的守軍干脆不理會下面的挑釁了只要下面沒有來攻擊城門,沒有人爬城牆,上面的守軍大多數時候都是該干什麼干什麼面對如此況,將們分明的感受到一股來自敵軍的鄙視的意味對方不是怕了他們而是根本不屑理會他們這讓尚且年輕氣盛的將們哪里忍得下去,干脆讓人輪流在城下開罵,就連龍陽和朱焱的祖宗八代都問候到了聽得在後方看著他們的墨修堯笑的直打跌

而同一時間的汴城里的兩位老將軍也同樣很樂,"哈哈…這幾個子有意思,老夫喜歡"

他們喜歡,別人可喜歡不起來就連雷騰風也忍不住焦急的道:"龍將軍,朱將軍,難道咱們就這麼放任不管?任由他們這麼罵麼?"龍陽淡淡道:"罵幾句又沒少塊肉,費得也不是你的口水,你著急什麼?"

但是那群子罵的很難聽啊在場的將領們在心中默默道

"如此任由他們囂張下去,會不會對我軍士氣有損?"雷騰風皺眉問道朱焱冷笑一聲道:"被人罵幾句就有損士氣,那還打什麼仗?另外?人家罵你你不會罵回去麼?"

眾人迥然,他們是要打仗,不是要跟人打口水戰啊

龍陽搖著頭歎了口氣,問道:"你們覺得墨家軍的戰力如何?"

雷騰風皺了皺眉,有些疑惑的道:"墨家軍確實驍勇,但是…也沒有傳中那麼厲害而且,將領的水平看起來雖然不錯,但是也沒到特別高的感覺難道…他們隱藏了實力想要讓咱們放松警惕?"龍陽道:"這幾天,率兵攻城都是還不到三十歲的將墨家軍的主將在干什麼?躲在大帳里睡懶覺麼?"

聽了龍陽的話,雷騰風加不安了起來他確實注意到了這幾天攻城的都是些陌生的年輕面孔別墨修堯,就連為人所熟知的如呂近賢鳳之遙等等這些人都連面也沒有露過,"他們想干什麼?將軍,還請將軍指點"

龍陽和朱焱歎了口氣,道:"盡快讓人查明,墨修堯還有呂近賢這些人到底還在不在墨家軍大營里"別雷騰風,就連他們也想不到墨修堯想要干什麼如果墨修堯有時間跟他們慢慢對峙那時絕不可能的即使墨家軍一路上連戰連勝,這里依然還是西陵的土地一旦戰事拖延的時間久了,不雷振霆的帶兵回援,其他各地的援軍也會漸漸地趕過來到時候墨家軍就會陷入百萬西陵大軍的包圍之中

所以,拖時間墨家軍是絕對拖不起的若有什麼其他的捷徑同樣是不可能的,其他人不朱焱在汴城住了二十多年,汴城周圍的一景一物沒有人比他清楚汴城周圍一馬平川,城外還有護城河環繞除了正面強攻絕沒有別的辦法,而想要繞過汴城是不可能,汴城坐落在東西方要道上,不拿下汴城墨家軍就算繞過去了以後的軍需物資也會面臨隨時被切斷的可能

雷騰風心中一凜,連忙應道:"是,晚輩立刻讓人去查"

揮手讓眾人退下,朱焱有些疲憊的歎了口氣道:"老了,老了啊……"龍陽看著他笑道:"怎麼樣?這墨修堯與墨流芳比起來如何?"朱焱搖頭道:"不好,至少這墨修堯隱藏自己意圖的能耐比他爹強當年我至少還能猜到墨流芳五分的想法,但是現在…我還真搞不明白墨修堯想干什麼了射雕之狂風快劍當真是,不服老也不行啊"這話,卻不由得多了幾分淒涼之一將軍白發顏老,豈不是人世間最讓人悲哀的事

聞,龍陽也不由得黯然如果是年輕時候的龍陽,今天是決計不會坐在這里閑聊的,當年的西域殺神,擅長的從來都是自動出擊而不是被動的守城但是現在,他們…可還能上得了戰馬?

"老龍啊,咱們…守得住汴城麼?"舉目瞭望城下,透過城垛遠遠地望去遠處黑壓壓的一片旌旗飄蕩煞氣逼人,城口下叫囂著叫陣的年輕人雖然稚嫩卻充滿了他們所沒有的朝氣和斗志如果雙方不是對立的,他也忍不住要贊賞這樣一支精銳之師平生第一次,朱焱有些不肯定的問道

龍陽淡淡一笑道:"生盡忠,死盡命盡力而為朱焱,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如此沒底氣啊"

朱焱搖搖頭,苦笑道:"大概真的是太多年沒上戰場了也罷…有生之年能再與定王府的後人交手,足慰平生"

"別的那麼喪氣,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手里還藏著一支精兵呢就算汴城守不住,那些人也足夠墨家軍喝一壺了"龍陽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朱焱被罷兵權之後沒有如他一樣隱居山野,也沒有如風傲一樣不知所蹤,而是選擇了定居在汴城這樣一個繁華的地方,甚至不惜被鎮南王府監視就是因為他手中還有一支旁人都不知道的精兵即使是鎮南王也是不知道的,但是當年跟朱焱一樣與宣文帝交甚篤的龍陽卻是知道的因為當初宣文帝將這支精兵交給朱焱的時候他就在旁邊而這支精兵最重要的責任就是為了防備定王府的先皇深謀遠慮,除了沒能選一個優秀的繼承人以外任何地方都足以讓人欽佩

朱焱一怔,花白的眉毛漸漸地皺了起來突然沉聲道:"糟了"

"怎麼?"龍陽不解

朱焱道:"定王府一定已經知道了那支精兵的存在"

"怎麼會?"龍陽也不由得沉下了臉,這支精兵可是西陵最隱秘的兵馬就連時時監控著朱焱的鎮南王都不知道,怎麼會被定王府得知?朱焱閉眼道:"墨家軍這次進攻西陵絕對不是偶然興起,只怕墨修堯早就算計好了的如果他早就打定了主意,又怎麼會不派人暗中查探?"

"你是……"

"六年前,你我都以為定王會進攻西陵,但是最後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龍陽變色道:"你的意思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墨修堯就已經在算計怎麼拿下西陵了當時他停了下來只是因為他沒有准備好?"

朱焱點頭,歎息道:"現在,他准備好了就連雷騰風到來之前都不知道你在汴城,但是你剛才也聽見了?那些年輕人連你也一起罵進去了明他們早就知道你在汴城了"

龍陽滿是皺紋的臉上也多了幾分蒼白,"墨修堯根本沒打算現在進攻汴城他圍著汴城只是打算先消滅你那一支精兵"

"顯然是如此"

"那現在……"

朱焱搖頭道:"現在你我誰都出不去了,只能聽天由命了"

房間里沉默了片刻,龍陽突然砰得一聲拍在桌案上,怒道:"聽天由命個屁老夫征戰一生若是聽天由命早就死的骨頭都沒了墨修堯想要先困住咱們?老夫就要看看就憑那幾個子,能困得住誰?老夫就不信…區區四十萬兵力他還想當一百萬用不成"墨家軍再精銳也就只有四十萬兵馬,汴城如今有五十萬人馬,再加上暗中還有十幾萬的精兵,兵力遠遠過墨家軍若是這樣還被困死在汴城,他們還不如拿劍抹了脖子乾淨些

朱焱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你得對,來人,請鎮南王世子過來"

上篇:295.戰事起,西陵名將     下篇:297.老將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