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7.老將之威  
   
297.老將之威

對墨修堯意圖的猜測讓龍陽和朱焱都不由得擔心起來了,而在得到雷騰風送來的消息墨家軍確實有不少兵力暗中離開的消息之後這樣的擔憂是化成了現實朱焱坐在椅子里沉默了半晌,歎息道:"好,不愧是墨家軍"

面對著兩位老將軍如此的神色,雷騰風也知道只怕是事有變憂心的問道:"老將軍,出什麼事了?"

朱焱和龍陽對視一眼,終究還是將事了一遍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這種事再瞞著也沒有任何意義了聽了龍陽和朱焱的話,雷騰風也同樣驚駭,"朱將軍是…你手里還有一支十幾萬的精兵"

到此處,不由得驚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龍陽這二十年來,鎮南王府可以是時時刻刻都心的監視著住在汴城的朱焱這二十年他從來沒有與舊部聯系過,甚至在汴城也是深居簡出雷騰風幾乎都要對他完全放心下來了,卻沒想到對方手中竟然還悄無聲息的握著一支十幾萬的精兵

十幾萬人馬在西陵總數近三百萬甚至隨時還可以增加的兵力中看起來不甚起眼,但是如果用在刀刃上也是十分可怕的比如這二十多年中,其中有好幾次父王就來過汴城,若是那個時候朱焱突然發難……雷騰風心中一顫不敢再想,也終于明白了父王為何始終防備著這些老將了都文官權臣亂政,但是真正能夠改朝換代謀朝篡位的一般都是武將沒有兵權什麼都是空談

仿佛明白雷騰風在想什麼,龍陽輕哼了一聲道:"這支精兵是先皇親自賜給朱焱的,就算是當今皇上也沒有權利收回,憑什麼要讓鎮南王府知道?何況…這支精兵本就是為了防備定王府而准備的極品官途"

雷騰風默然,他相信龍陽的話但是有的事並不是相信兩個字就能解決問題的而現在也不是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十幾萬兵力…與墨家軍抗衡也沒有什麼作用?"

"愚蠢"朱焱冷哼一聲道:"先皇英明睿智,早就明白墨家軍才是西陵的大敵所以早早的就開始准備對付墨家軍的籌碼,若不是先皇突然駕崩,又何至于才……還有雷振霆,當年定王府元氣大傷,他為了鏟除異己白白浪費了一個大好的機會打蛇不死,才有今日墨家軍兵臨城下之日"

雷騰風無以對當年墨家軍元氣大傷,墨修堯重傷垂危之時正是西陵境內保皇派最為活躍的時候為了打擊這些人,父王才放棄了攻打大楚的大好機會但是那個時候,又有誰真的相信墨修堯還有重站起來的一天?即使墨修堯中毒重傷的事他們沒有參與,卻不代表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老將軍,現在該如何是好?"雷騰風眼見氣氛不對,連忙將話題轉了回來問道朱焱歎了口氣,道:"老龍,你協助世子守城,老夫去會一會名震天下的定王爺"

"朱焱……"龍陽皺眉,他年齡比朱焱還要大幾歲,但是朱焱自己年紀也不了還要親自出城實在是太過危險了朱焱揮揮手道:"不要緊,我還能動彈你得對,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墨修堯將我那十幾萬精兵給吞了"龍陽也知道這是最好的選擇,歎了口氣道:"罷了,你自己心,我在城里替你牽制住一部分墨家軍"

"保重"

"保重"兩個白發老人面面相對,鄭重的告別離去朱焱轉身離去,原本還有些顫微微地佝僂的身軀似乎在瞬間挺直了起來龍陽望著好友遠去的身影閉了閉眼,對身邊的雷騰風吩咐道:"去准備,出城迎戰"

這日,已經是第三日中午了城牆下的墨家軍不停地叫罵,城上的西陵守軍也沒閑著,同樣毫不客氣的回敬回來正好兩國同出一源,也沒有什麼文化習俗的差異,對罵起來絲毫不會有什麼障礙若是換了和南詔北戎之間對罵只怕大半的人都要聽不懂了

大軍前,云霆和陳云並騎而立望著遠處的城樓云霆有些焦躁的道:"這個龍陽和朱焱不是是西陵名將麼?怎麼跟縮頭烏龜似的不肯出來"陳云無奈的聳肩,他怎麼知道?

"該不會是想跟咱們拖時間?拖到雷振霆回來增援?"陳云有些不確定的道

"別開玩笑了等雷振霆趕到最快也該一個月以後了"云霆道,他們可是只有三天的時間,現在三天馬上就要到了他們連汴城城樓的邊兒都還沒摸到這三天各種方法,強攻偷襲等等他們都試過了卻也不能不承認老將出馬一個頂倆還是有些道理的他們根本就找不到汴城的防禦漏洞這樣的打擊讓幾個年輕的將們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就是此時云霆還一臉的菜色其實如果云霆知道不僅是他,就連他家王爺王妃一時半會也沒找到汴城的防禦漏洞,他就不會這般沮喪了

"你看,他們是不是要出來了?"陳云指著牆頭的旌旗飄動處道,顯然那里有人馬移動的很急

云霆眼睛一眯,年輕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朱焱兄弟們,給我繼續罵"

身後的墨家軍將士們再次高聲問候起朱焱的祖宗八代以及各系親屬

龍陽領著人出現在牆頭,眯眼看著城下耀武揚威的年輕人笑了笑,提聲道:"年輕人,報上名來"

云霆傲然道:"墨家軍鷹軍第九師副將云霆"

龍陽一怔,這樣明顯迥異于一般軍隊的編制倒是讓他一時間無法確定云霆的身份,但是從云霆的年齡也大概能夠猜出來一二這樣年輕而又意氣紛發的青年,八成不會是一軍的主將笑眯眯的看著云霆道:"墨家軍的主將何在?還是墨家軍沒人了麼?"

云霆不悅,仰首瞪著城樓上的老年人道:"本將軍就是主將重生級帝國區區一個汴城,還用不著勞動別人本將軍就讓你看看我墨家軍的能耐"龍陽也不生氣,仿佛是看著一個不懂事的毛孩兒,笑道:"什麼?那就讓老夫老夫看看墨家軍的少年將軍有什麼能耐還有…老夫不是朱焱"

"龍陽"云霆咬牙切齒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還沒有正式交手只是隨意的對答幾句云霆就已經落了下方

城樓下,原本緊閉的城門轟然打開,護城河上的吊橋被放了下來原本一直縮在城里的西陵士兵如潮水一般的沖了出來殺向墨家軍的陣營這幾天不只是墨家軍的將士憋屈,這些被雷騰風帶來增援的將士一樣憋屈被敵軍肆意的辱罵卻不能沖下去殺的對方片甲不留,這是身為將士最大的恥辱這會兒總算可以出城了,這些士兵自然是一個個著眼睛沖向這些天在他們面前耀武揚威的墨家軍將士

戰事一觸即發,一時間城外戰鼓喧喊殺聲直入云霄

城樓上,龍陽面色平靜的看著城下的厮殺無論是墨家軍還是西陵大軍的戰斗力都可以是相當不錯的,所以強強相遇的時候厮殺自然也就格外的激烈龍陽含笑看著城下年輕的白袍將領淡淡一笑抬起手揮動手中色的旗

穿著灰色戎裝的西陵士兵在旗幟的指引下迅的變換了陣型站在城樓上正好能夠清楚的看清整個戰場的全貌黑色的墨家軍陣營被被灰色的人潮以極快的度分裂包圍,然後各個擊破云霆的反應並不算慢,他也同樣以最快的度指揮布陣但是卻始終還是慢了龍陽一步,西陵大軍陣型再變,如一條灰色的巨龍在墨家軍中張牙舞爪肆意獵殺

墨家軍雖然驍勇,戰場上卻不是單一的士兵驍勇就能夠解決的當一個墨家軍士兵同時對上三個西陵士兵的時候,當一隊墨家軍士兵被一大隊西陵士兵圈住的時候云霆只能看著身邊的士兵一個個倒在自己跟前

猛然回身望去,只見城頭上的白衣老人一身布衣,仿佛毫不起眼的山野鄉民然而,那雙蒼老的眼眸中流露出來的自信和傲然卻顯露出這個老人的不凡被人如此居高臨下的望著,遠遠的距離原本云霆是不該能看清楚對方的神的但是云霆分明就感覺到在對方眼中自己仿佛如螻蟻一般的渺

"云霆你在干什麼?沖出去"陳云一腳踢開怔愣的云霆,一支箭險險從云霆原本站立的地方射過陳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戰場上還敢發呆,真是不要命了

云霆這才回過神來,剛剛那一瞬間,他竟然被龍陽透露出來的氣勢所懾而忘記了自己身在戰場避過了身邊砍來的刀,云霆心有余悸的淌下了冷汗,這才是西域殺神的威勢

鳴金收兵的號聲在後面響起,墨家軍將士不再戀戰沖開了西陵大軍的包圍殺了出去但是最後退去的模樣卻已經有了幾分墨家軍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狼狽城樓上,看著墨家軍退去龍陽也示意鳴金收兵雷騰風皺眉道:"將軍,何不乘勝追擊?"

龍陽淡淡道:"今天只是試探,看來墨家軍確實是分兵了剛才墨家軍已經快要敗了卻沒有人出來支援反而鳴金收兵"

"那……"

"不要急,明天再試試他們"龍陽沉聲道

打了敗仗,垂頭喪氣的云霆一行人回到大營准備向王爺王妃請罪卻被守在帳外的卓靖告知王爺王妃有事軍中一切事務暫時全部交由陳云和云霆代管當即,云霆嚇得險些腿軟的跌倒在地,身後的陳云也是一臉土色不是他們妄自菲薄,以他們的資曆經驗就連單獨統領一軍的主將資格都還沒有,要統領整個墨家軍大營?兩人面面相覷冷汗直流云霆求助的望向卓靖

卓靖聳聳肩愛莫能助的拍拍云霆的肩膀道:"王爺既然這樣吩咐了你們,就是信任你們的能力枯天最章節不用擔心"

"但是…但是我們剛剛打了敗仗啊……"云霆羞愧的道,沒完成王爺交代的任務,他原本以為自己會被處以軍法但是現在這況,還不如被處以軍法呢

卓靖平靜的笑道:"剛剛你只是差點敗了,這不是還沒敗麼?"給了兩人一個我看好你們的眼神,卓靖轉身回打仗里去了云霆欲哭無淚,你剛才不鳴金收兵,我不定就已經戰死沙場了啊

汴城西南一百里外,坐落著一個縣城整個縣城的面積不及汴城的十分之一,但是縣城的位置卻正好在西陵皇城和汴城之間的官道上也就是,如果西邊的兵馬要以最快的度趕到汴城的話,那麼就必須從這里過三天前,張起瀾奉墨修堯之命率領七萬人馬占據了這個城因為西陵重點防守在汴城,這樣的城兵力自然薄弱張起瀾幾乎不費摧毀之力就占據了這個城

然後七萬兵馬就此駐紮在這座城里,看似無所事事但是張起瀾知道,有一只十幾萬人的精兵就在這附近,雖然即使墨家軍出動了最精銳的麒麟也沒能找到他們的具體位置但是張起瀾知道,他們就隱藏在據此三十里外的群山之中墨家軍的兵力想要入山顯然是不明智的,所以張起瀾在這里等著這支兵馬想要靠近汴城就必然會從他眼前經過,他不著急

城外不遠處,偏離官道的路上一隊墨家軍士兵正追趕著一群人這群人只有一共只有五個人,四個男子護著一個布衣少女且戰且退這四個男子雖然身手不錯,但是無奈後面的追兵太多,且墨家軍的士兵也都不是一般人可比四人早已是傷痕累累去依然不忘將少女護在中間

"姐,你快走我們擋著他們去京城…去京城找…"其中一個男子用力推了一把,將少女推向前面狹窄的路嘶聲吼道可惜後面的話還沒完就被一刀刺中了腹部倒在了地上剩下的三個人也來不及看自己的同伴,其中一個拉著少女往前狂奔而去,另外兩個卻留下來擋住了後面的墨家軍追兵

兩人一路狂奔,可惜跑出沒多遠少女便氣喘籲籲的跌倒在地上,"我走不動了…你們走……"

"不行姐快走一定要回京城去你別忘了…將軍要你好好活下去"侍衛厲聲道,強拉起少女往路邊的山林里跑去身後不一會兒就傳來了追兵的腳步聲,顯然留下來的那兩名侍衛也已經戰死了

兩人躲進山林里的荊棘中,追上來的追兵發現失去了他們的蹤影有四處搜索了將近半個時辰,拿著刀槍在各處能藏人的荊棘草叢中亂刺亂砍,終究還是沒有發現兩人的蹤影,才漸漸地離去,順便也將死去的侍衛的尸體帶回去領賞了

山林里漸漸沉寂了下來,過了許久,路邊的草叢才動了動,一身狼狽的少女從草叢里爬了出來,推了推身邊的人,"醒醒你醒醒啊……"纖細的素手卻沾滿了血跡,少女頓時嚇得驚呼出來原來剛才那些士兵搜索的時候,侍衛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砍向草叢的刀劍背上長長地一道傷痕不停地沁著血跡,人早已陷入了昏迷蒼白的少女望著眼前荒涼的山野和昏迷中的唯一可以依靠的侍衛,終于忍不住嗚嗚的哭了起來

昏昏沉沉的哭泣中,恍惚的看到一個月白的身影出現在跟前,少女眼神迷茫的抬起頭來,"救我……"

穿著月白色衣衫的青年男子沉默的看著眼前已經昏過去的一男一女,清俊的容顏上一雙劍眉微微的皺起低頭查看了一下男子的傷,身上累累的傷痕和背上那幾乎致命的一刀足以明男子經曆了一番苦戰那少女雖然穿著一身尋常的布衣,但是姣好美麗的容顏和纖細如玉的雙手足以明她原本應當是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的身份原本他是可以救他們的,甚至連死去的那幾個侍衛他都是可以救的但是他特殊的身份注定了凡是必須三思而後行,所以他一直在暗中看著,看著幾個侍衛一個個的戰死,看著少女在荒野中無助的哭泣

"公子,怎麼辦?"身後跟隨的侍衛低聲問道

男子沉默了片刻,道:"剛剛聽到那個侍衛什麼將軍,她是哪個守將的女兒?"

侍衛搖了搖頭道:"屬下不知,想必是哪個敗在墨家軍手下的將軍的女兒異世狂傲兌換"男子想了想,道:"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什麼信物"侍衛上前,蹲下身很快之那昏迷的侍衛身上找到一塊腰派,又從那少女的手腕上取下了一只紫色的玉鐲恭敬的遞給月白衣衫的俊挺男子

男子接過看了看皺眉道:"是虎威將軍楊虎的侍衛,這只紫玉鐲…是先帝年間西域進貢的先帝賞給了當時的太師凌大人而虎威將軍的夫人,是凌大人的女兒"

侍衛低聲道:"這麼,這姑娘是虎威將軍的女兒?虎威將軍鎮守荔城,十天前已經陣亡了這姑娘……"

男子沉思了許久,終于開口道:"帶回去"

隱蔽的深山中,錯落著一座座院落和房屋在茂密的森林和常年的云霧掩蓋下,外人幾乎無法發現絲毫的蹤跡一個簡陋的房間里,昏睡的少女似乎從噩夢中突然醒來,猛的坐了下來卻看到自己對面不遠的地方正做著一個俊挺的青年男子,"啊?救……"

"住口"青年男子沉聲道

少女畏懼的躲進了床鋪最里面,用被子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你…你是什麼人?"

青年男子沉聲道:"這話該我問你,你是什麼人?"

少女輕咬著朱唇不肯話,"阿林去哪里了?他…他還…"少女顫抖了一下,似乎不敢問下去男子平靜的道:"他還活著,如果你是想問這個的話"聞,少女這才松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是你救了我們?"

男子不置可否,淡淡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我叫楊纖雅家父是虎威將軍我爹爹…我爹爹……"著,少女了眼睛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慢慢的抽泣起來男子微微凝眉,歎息了一聲道一聲道:"我知道,虎威將軍十日前陣亡殉國了是他要侍衛護送你逃出來的?"

少女,楊纖雅點了點頭咬了咬唇角低聲道:"荔城還沒破之前,爹爹就讓人護送我回京了原本,原本有十二個人但是現在…只剩下阿林一個了嗚嗚嗚…"男子皺眉,想了想又問道:"墨家軍為何鍥而不舍的追殺你?"雖是虎威將軍的女兒,但是對于墨家軍來遠沒有那麼重要這樣一路上鍥而不舍的追殺就顯得很不合理了

少女迷茫的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爹爹只讓我回京城去找我舅舅"

男子站起身來道:"我知道了,你先好好休息等傷養好了我派人送你會京城"完便轉身往外面走去

"你…纖雅還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救命之恩,等我回到京城一定報答公子"少女低聲道

男子腳下頓了一下,淡淡道:"朱凌"

男子出了門,侍衛已經等在門外了看到他出來連忙迎了上來道:"公子,已經查過了已故凌太師之女嫁給虎威將軍之後確實只有一女楊將軍夫婦對這個女兒極為疼愛,是千嬌百寵也不為過如今的凌大人也就是楊姑娘的舅舅對這個外甥女也是視如親生據,這楊姑娘今年年方十七,從就和她表哥凌家大公子訂了親如果不是這次西北突然出兵,過些日子楊將軍就該帶著女兒回京城舉辦婚禮了"

男子點點頭道:"我剛才也問過了,跟你的基本上差不多"

侍衛問道:"那…她的話可信麼?"

朱凌道:"先留下她,祖父跟凌家頗有交,如果她真的是凌家的外孫女見死不救以後不好跟凌家交代派人好好看著她們"

"是,公子"

上篇:296.姜桂之性,老爾彌辣     下篇:298.調虎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