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8.調虎離山  
   
298.調虎離山

常年籠罩在云霧之中的深山里,就是平日里也很難見到陽光直射因此在這大部分地方都較為干燥的西陵,這群山之中倒是個難得的濕潤幽綠之處

院門口,纖柔蒼白的少女還沒走到門口就被人攔住了,"什麼人?"

楊纖雅嚇了一跳,有些惶恐的道:"我…我想去看看阿林的傷勢……"守在院門口的侍衛面無表,似乎絲毫不為跟前的柔弱少女所動,"公子吩咐姑娘好好在院中修養,那位林侍衛傷好了自然會來與姑娘相見"

楊纖雅輕咬著唇角,低聲道:"但是…我很擔心嗚嗚…我身邊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只有,只有他了…求求你們,讓我去看看他"見眼前的少女哭的楚楚可憐,兩名侍衛也有些猶豫畢竟是公子帶回來的,命他們好好照顧的貴客……

"姑娘你等等,咱們去稟告公子一聲"最後侍衛只能妥協道

"出什麼事了?"楊纖雅正要謝,門外傳來了朱凌的聲音侍衛連忙行禮,並肩楊纖雅要將自己的侍衛的事了一片朱凌挑眉看了看眼前荏弱中帶著一絲驚慌的蒼白少女,若有所思楊纖雅心的問道:"朱公子…不知道阿林的傷勢怎麼樣了?我們,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啟程回京?還求朱公子能夠派人護送我們主仆二人回京等回到京城,女和凌家都會感激公子的"

朱凌眼眸微閃,看著楊纖雅的神色加溫和了一些淡笑道:"楊姑娘盡管放心便是,等你們修養好了在下便讓人送你們回京不過,那位林侍衛著實傷的不輕,只怕還要躺些日子"楊纖雅松了口氣,點頭道:"如此多謝朱公子了,阿林他沒事就好我…我能去看看他麼?"

朱凌笑道:"楊姑娘在門口看看就好他的傷還是不要近看的好在下已經派人快馬回京給凌公子送信了,不定過不了多久凌大公子就會親自來接楊姑娘了"聞,楊纖雅露出一絲歡欣和放心之意,"真是太好了,多謝朱公子朱公子果然是好人……"

朱凌淡笑,"哪里,楊姑娘是忠烈之後,這些事都是在下舉手之勞罷了"

安撫了擔心侍衛的楊纖雅將她送回房中,朱凌才出了院往外院而去了雖然這建在山間叢林之中的院落比起別處城中的院落來顯得格外簡單,卻也還是有里外兩進,而書房正是在外院的一角中國少年的甲子園進了書房,跟在身後的侍衛才開口道:"公子,看來這位楊姑娘確實是虎威將軍的女兒剛才公子凌公子要來了,也沒見她有什麼異常的表現"

朱凌點點頭,書案後面坐了下來有些疲憊的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心一些總是好的那個叫阿林的侍衛醒過來了麼?"

侍衛點點頭道:"剛剛醒過來沒多久他傷的太重了背上那一刀差一點就要了他的命,他的形跟楊姑娘的都差不多墨家軍剛開始進宮荔城的時候,楊將軍就安排了十幾個人護送楊姑娘回京城投靠凌家只是沒想到墨家軍攻城的度竟然會那麼快,他們剛離開荔城沒多久荔城就破了他們喬裝成普通人經過被張起瀾占據的縣城的時候不心暴露了身份才被墨家軍追殺的"

朱凌凝眉,頷首道:"看來這阿林還是個忠心的,叫大夫用最好的藥,無比盡快治好他的傷"

"是,公子"

"祖父那邊有什麼消息麼?"換了個話題,朱凌詢問起正事來侍衛臉上的神色也多了幾分擔憂,搖頭道:"沒有,自從汴城被墨家軍圍困,老將軍那里就再也沒有什麼消息傳來了張起瀾守在縣城里,凡是過往進出的都要經過嚴格的盤查,只怕老將軍想要送信也送不出來公子,難道我們就一直躲在這里?任由張起瀾占據著出入汴城的要道麼?雖汴城儲備豐盛,但是若是連續被圍困一兩個月,只怕還是有些吃力"

朱凌思索了片刻,搖頭道:"不,墨修堯不會這樣做他比我們趕時間拖上一兩個月,西陵各地的援軍都足夠趕到汴城了到時候他區區四十萬大軍就算是再厲害的精銳之師,也是龍游淺灘,虎落平陽"

"公子的意思……"

朱凌皺眉道:"墨修堯的兵力本就不多,這個時候他還能分出數萬大軍占據一個不算大的縣城我懷疑……他已經知道我們的存在了"侍衛也是一驚,道:"定王派張起瀾守在汴城,是為了防止我們增援汴城,給他來個前後包抄?"

朱凌抬手按了按眉心,道:"我倒趨向于他想要張起瀾殲滅我們"

"這怎麼可能?"侍衛冷哼一聲,不信的道,"不咱們熟悉此處的地形遠不是墨家軍能比的,就是兵力上張起瀾那區區幾萬人馬就不是咱們的對手"朱凌搖搖頭,歎道:"墨修堯不會做無用之事的派人下山去再探汴城的和墨家軍的況"

"是,公子"

兩日後,朱凌正坐在書房里與楊纖雅下棋這幾日的相處,少女終于褪去了最初的惶恐和不安特別是在知道朱凌是朱焱老將軍的孫子之後,是完全放下了心來雖然她年紀尚幼沒有見過朱焱老將軍,卻也聽外祖父和舅舅們提起過的朱家和凌家也頗有些交褪去了驚惶不安的少女也漸漸變得開朗了起來朱凌這才發現少女並不像普通西陵女子一般不善琴棋書畫相反的她頗工書畫,雖然沒聽過彈琴但是棋藝卻也十分不錯的,完全不像是所謂的將門虎女但是再想想楊將軍的夫人乃是西陵前太師之女,可是西陵數一數二的書香名門了,這一切又都得過去了

朱凌雖然生于將門,卻長在汴城這樣的地方當世三大書院之一的龍山書院就坐落在汴城,朱凌從也是由當世名儒教導長大的然而因為許多原因只能常年呆在這樣的山林之中與這些不通文字的將士為伍如今難得遇到一個頗有才華的人,即使是一個女子也足以讓兩人交談甚歡了

"啟稟公子,屬下有事稟告"門外有人朗聲稟告道

朱凌看了對面凝神思索棋局的少女一眼,淡淡道:"進來"

門外的人進來有些遲疑的看了看楊纖雅,楊纖雅很是知趣的站起身來道:"公子有事纖雅就先行告辭了棋局不妨日後再續,我去看看阿林"朱凌眼神溫和,點頭道:"如此也好,林侍衛再過幾日就能下床了,你不必擔憂十二骷髏最章節"

"我知道,多謝公子"楊纖雅再次謝過朱凌才告辭離去

看著少女纖細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朱凌低頭望著眼前未完的棋盤有些出神

"公子?"跟前的侍衛有些疑惑的喚道,朱凌這才回過神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侍衛道:"這些日子墨家軍圍著汴城,但是並沒有進行大規模的攻城反而每日只是派了幾個將在城下叫罵,隨意的打了一通便收兵回營了墨家軍中自墨修堯以下,能夠獨當一面的大將一個也沒有出現過另外,昨天兩軍交戰之時,老將軍率領七萬人馬出城,往我們這邊而來了只怕是打算要先對付張起瀾"

朱凌一怔,劍眉緊鎖道:"墨修堯以下主將都沒有出現在戰場上?但是…這邊也只有一個張起瀾啊其他人去哪兒了?"

侍衛道:"墨家軍暗中抽掉了人馬離開大營,老將軍懷疑墨家軍早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存在,打算,明面上圍著汴城,卻集中了大部分兵力對付咱們只怕是老將軍不放心,所以才趕來幫助咱們來的"

朱凌閉了閉眼,"汴城由誰守?"

"龍陽大將軍也在汴城"

"那就好…不,不對,墨修堯不是想要對付咱們,他是想要引祖父出城"突然想到什麼,朱凌臉色大變猛然起身道:"墨修堯沒出現在墨家軍大營,也不在張起瀾那里那一定是藏在別處憑他那點人馬,咱們不出現的話,他根本就找不到我們他是想要引祖父出城,然後慢慢的消耗汴城的兵力"

侍衛聞臉色亦是大變,"那…公子咱們該如何是好?"

朱凌沉聲道:"傳令下去,出兵攻打張起瀾部務必在明天早上之前拿下縣城,好接應祖父"

"屬下這就去"

深夜,幽靜的群山里在今晚顯得格外的寂靜隱藏在夜色中的院落里,輕快的掠出一個纖細的身影避過了巡夜的守衛,身形靈巧敏捷的進入了坐落在前院的角落里的隱秘書房

即使是今晚,整個山林大部分將士都已經離開了,書房外面依然是守衛森嚴暗影悄無聲息的接近,猶如魅影一般的迅捷動作,在門外的四個侍衛反應過來的時候,其中三人已經倒在地上

"是你?你……"

"嗖——"一把匕首飛出,釘在了最後一人的心口上

"林寒?"暗影低聲道旁邊的屋簷下,一個高大挺拔的聲音悄無聲息的落下,走了過來看著地上的四具尸體,眼中沒有絲毫的波瀾,"王妃"來者,正是原本還該躺在床上爬不起來的虎威將軍府的侍衛阿林

"傷勢不要緊?"楊纖雅——葉璃,輕聲問道

林寒低聲道:"避開了要害,已經不要緊了只是看著嚴重罷了"葉璃點點頭道:"沒事就好,你看著我進去看看"

"是"

葉璃進入書房,不一會兒便出來了很快兩個人影消失在院落里不久之後,一道絢麗奪目的焰火沖破重重霧氣和黑夜,綻放在群山的夜空中……

天色將亮之時,縣城的戰斗也正式打響這座城本就不比汴城這樣的城池堅固,城牆的高度和厚度都遠遠不及汴城甚至還有一些地方根本就沒有城牆這樣的城想要防禦卻遠比進宮要困難的多所以朱凌帶著人幾乎是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就攻進了城中與城中的墨家軍將軍展開了激烈的厮殺

城池的一角隱秘之處,張起瀾帶著部下站在高處居高臨下觀看著城中的厮殺異世妖兵屬下低聲提醒道:"將軍,對方預計有近十萬人馬,咱們該撤了了"

張起瀾搖搖頭道:"不行,根據王妃給我們的消息,對方至少有十八萬人馬"

"但是這縣城實在是太了,十幾萬人馬根本就施展不開對方不可能將全部兵力都帶出來的"部將低聲提醒道張起瀾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道:"這個本將軍當然知道,沒看見現在這才還不到十萬人就擠得快沒地兒了麼?吩咐那些外圍的子暗中往外撤,已經接上了的給老子打拖住他們,一定要拖到朱焱的人馬也到了為止"

聞,部將苦著臉道:"若是這樣咱們可就真的沒活路了"十幾萬人就已經夠他們受得了,再來幾萬人加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軍,還要他們怎麼活?張起瀾含笑拍拍屬下的肩膀道:"怕了麼?別怕,將軍我陪著你們呢就算真沒活路了,咱們也能拉上一個西陵名將陪葬,不虧"

部將眼睛一瞪,高聲道:"誰怕了?老子才不要給朱焱陪葬老子還要跟著王爺打天下呢"張起瀾笑道:"有這個勇氣就好,老子看好你哈哈……"

正話間,城外東邊有火光湧現張起瀾深吸了口氣道:"來了……"

朱焱來的極快,這邊才剛剛看到火把那邊已經沖到了城門下縣城的城門根本不堪一擊,墨家軍也沒那麼多的兵力再去防守城樓城牆不多時,東邊的城門就被西陵將士沖破了墨家軍將士便被這一西一東兩面的敵軍夾在了中間張起瀾看了看已經大亮的天色,有些惋惜的道:"該撤了"鳴金的號聲一響,墨家軍沒有絲毫的戀戰走的乾淨利落西陵士兵這些日子憋屈的厲害,看著墨家軍落荒而逃就想要上前追擊卻被朱焱攔住了

"別追了,前面可能有陷阱"朱凌道

朱焱點頭道:"不錯,墨家軍撤退看似紛亂卻亂中有序,還不是大敗之象這番作為只怕是想要引咱們上鉤"

吩咐屬下將士去打掃戰場,朱凌和朱焱才有時間單獨話因為朱焱的身份關系還有朱凌如今身上擔著重任常年呆在深山之中,祖孫倆往往是一年半載也見不了一次面這一次距離上一次見面也是大半年以前的事了看著眼前身形挺拔神色堅定的孫兒,朱焱欣慰的點了點頭同時在心中又對這個孫兒萬分的愧疚就是為了替他掌管這支軍隊,這個孫兒才只能常年呆在深山里不見天日這孩子本事他唯一的親人,也是最疼愛的晚輩有時候朱焱甚至會想,當初那麼堅持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好孩子,辛苦你了"看著朱凌,好半晌朱焱才輕聲道

朱凌淡淡一笑道:"祖父重了,這都是孫兒該做的事對了,祖父怎麼會帶兵出城了,汴城的防守……"朱焱揮手道:"我知道墨修堯此舉就是想要引我出來但是汴城有龍陽在,我在不在也沒有什麼關系倒是你這邊…不知怎麼的我總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這兩日,每每想到總是感覺心驚肉跳你那邊可有什麼事?"

朱凌搖頭道:"孫兒一起都好,祖父是太過擔憂了孫兒一切都會心的既然祖父出來了也有好處,咱們駐守在這里,可以和龍陽將軍互相呼應,牽制墨家軍攻城的度何況…咱們兩邊加起來兵力已經過六十萬,墨修堯四十萬不到的兵力難道咱們還怕他不成?"對于祖父的擔憂朱凌也不會輕忽,那並不是一般的老年人的疑神疑鬼,而是一位榮馬半生的老將軍對危險地本能的預感

朱焱欣慰的拍拍孫兒的肩膀道:"好孩子,你長大了"面對祖父的贊賞,即使沉穩如朱凌也不由得露出歡喜的笑容祖孫倆坐下來交換了一番對目前戰局的看法,朱焱是欣喜于孫兒的成長等到朱焱起自己救下楊纖雅的時候,朱焱方才皺了皺眉頭道:"你她是已故虎威將軍的女兒?你確定?"

朱凌一怔道:"自然確定她身上信物身邊侍衛的腰牌一樣不少另外,孫兒問過她許多關于虎威將軍和凌家的事,也都沒有什麼破綻"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朱凌臉色微變,有些不安的望著朱焱鍛仙

朱焱凝眉道:"你的不錯,那丫頭性子外貌都有幾分像虎威將軍的女兒但是…前兩年虎威將軍帶著她夫人女兒前往荔城的時候來汴拜訪過我楊家那那丫頭自幼嬌生慣養,而且性子隨了虎威將軍並不愛琴棋書畫除了女還好一些,也就是略識幾個字罷了下棋是半點也不懂得"

"那……"朱凌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了雖然最開始他也同樣對楊纖雅存著防備之心,甚至即使是現在也沒有讓她知道過什麼重要的事但是經過幾次試探之後他是真的認可了楊纖雅的身份的如今突然知道對方的身份根本就是個騙局,心中的憤怒是可想而知

"祖父…我要立刻回去,我怕……"

朱焱的神色也凝重起來,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一個自稱虎威將軍之女的來曆不明的女子,怎麼能不讓人感到不安想了想,朱焱點頭道:"好,你去自己千萬心"

"是,祖父你也……"

"老將軍,公子我們被墨家軍圍起來了"門外的士兵匆匆進來稟告道其實不同他稟告朱焱和朱凌也知道了,他話音還未落,城外就響起了震天的戰鼓聲兩人匆忙的出門了登上城樓,只見城下旌旗獵獵,墨家軍士兵手持兵刃嚴陣以待,陣容肅然哪里有半點一個時辰前落荒而逃的模樣

大軍之前,張起瀾橫刀立馬朗聲笑道:"朱老將軍墨家軍鷹軍主將張起瀾久仰朱老將軍威名,還請老將軍不吝賜教"

朱焱放眼望去,眼前黑壓壓一片的墨家軍至少有十幾萬人馬張起瀾可不是云霆陳云這樣沒經驗的將,手中黑色的站起一展,墨家軍的將士便向四周散去,看似散亂但是若仔細看去卻會發現其中的奧妙一般的將領若是冒然插入這渾天大陣中,不填上相當數量的兵力就別想再沖出來

朱凌神色微動,顯然也看出了這陣法的妙處,對朱焱道:"祖父,孫兒下去試試"

朱焱點頭,吩咐道:"張起瀾是墨家軍的老將,千萬心"

"孫兒明白"

城門被打開,西陵士兵從里面沖了出去一身月白衣衫的青年沒來得及換上戰袍,直接從城樓上一躍而下落在沖出城門口的駿馬上一踢馬腹朝著墨家軍大軍沖了過去以朱凌一馬當先,西陵士兵如一條蛟龍在墨家軍中橫沖直撞所向披靡但是卻始終無法沖出墨家軍黑色的羅網的包圍後方,騎在馬背上觀戰的張起瀾摸了摸下巴有些躍躍欲試的笑道:"這子有點意思"

身後,部下提醒道:"將軍,你不是他的對手"

張起瀾頓時黑了臉,他也不是傻子行兵打仗和單打獨斗本來就是兩回事所以在軍營里長大的張起瀾自然也知道強中自有強中手,打不過一個年紀比自己的子不丟人,但是被自己的部下這麼光明正大的出來,就不那麼讓人愉快了沒好氣的瞪了部下一眼,"就你多嘴"

部下無奈的翻白眼,還不是王爺怕你一時激動就往前沖才要我提醒你的麼?我招誰惹誰了?這年頭做屬下的難,做一個為上司著想的屬下難

"將軍?怎麼樣?要不要拿下這個子?"

張起瀾回頭看他,"誰去?你?"

部將揮揮手,指了指旁邊觀戰的某人

張起瀾看看一邊面部表的秦某人,立刻垮下了臉,"秦統領,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王妃去哪兒了?要知道,王妃出了什麼意外你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秦風側首看了他一眼,笑道:"將軍放心,我已經派人去接應王妃去了,不會有問題的"

上篇:297.老將之威     下篇:299.朱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