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299.朱焱之殤  
   
299.朱焱之殤

戰場上,看著朱凌所向披靡墨家軍這邊的將士也有些坐不住了張起瀾雖然明白自己並不是朱凌的對手,但是也不樂意看著對方在自己跟前這般囂張

"這子什麼來頭?"張起瀾皺眉問道

一邊兒秦風笑道:"應該是朱焱的後人,大概是孫子輩的什麼人聽朱焱是有一個孫兒的,不過從體弱多病從十歲左右就沒有人見過他了不少人猜測是夭折了如今看來,只怕就是這位了"張起瀾點頭道:"難怪呢,靖天大將軍的孫兒麼,果然是個人物秦統領,麻煩你了"麒麟的頭兒,非要跟著他跑來守城,不就是干這個用的麼?

秦風難得的露齒一笑,一提缰繩訓練有素的戰馬便嘶鳴一聲朝著戰場中那個月白色衣服的男子沖了過去激戰中,朱凌也早就察覺到有人朝著自己沖了過來,揮開了身邊的敵人回身迎敵,正好與秦風面對面相遇秦風微微一挑眉,手中長劍劃出,直揮朱凌面門,朱凌在馬上側身避開,同時舉起手中的長劍還擊兩人便在馬上你來我往的動起手來

只是兩人用的都是劍,長劍便是再長也是有限的在馬上動手並不方便,打了幾十個回合兩人還是有志一同的躍下馬背落在了戰場中朱凌手中長劍一抖,直指秦風面門,"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秦風勾唇笑道:"定王府王妃麾下秦風閣下是誰?"

朱凌微微皺眉,對方這樣的話跟沒沒什麼兩樣卻還是冷聲答道:"西陵靖**統領朱凌"

秦風笑道:"原來果然是朱老將軍的後人麼?幸會"朱凌輕哼一聲,兩人不再話,重交起手來

後方的張起瀾看到朱凌被秦風纏住,頓時心大好將門女的秀色田園連連點頭道:"王妃見秦風留下果然不錯,還是王妃深謀遠慮,本將軍遠遠不及啊"若不是有秦風在,這個朱凌還真不太好對付所以,戰場上這些江湖高手插手什麼的最討厭了不理他們,這些高手的殺傷力是遠比一般的士兵強上數倍甚至數十倍的,若是派出將領跟他們動手,萬一因為一個江湖高手損失一個能領兵打仗的將領那就虧了血本了張起瀾決定以後每一仗都要跟王妃借幾個麒麟來壓壓陣

這邊,張起瀾高興了城頭上的朱焱卻高興不起來朱凌一被纏住後邊西陵士兵的陣勢立刻大亂,墨家軍趁機下死手不過才片刻間西陵士兵已經損失大半了秦風和朱凌打得十分痛快,雖然定王府高手眾多但是大家都是熟人了,打起來也沒什麼意思而秦風暫時也沒有膽子去越級挑戰定王這樣的高手所以難得遇上朱凌這樣一個不熟悉的高手自然是興致勃勃的纏著他打了與他對手的朱凌心中卻是連連叫苦,他沒想到以自己的伸手居然會被墨家軍里一個名字默默無名的年輕將領纏住這麼久的時間原本只是想要盡快殺了秦風以立威,但是現在這一場打斗卻遲遲不能結束,他也已經是騎虎難下,秦風不停手他根本無法單方面罷斗

這一番交手,他也發現秦風的伸手並不比自己差若是一直大下去只怕免不了兩敗俱傷之局然後,秦風傷的起,朱凌卻傷不起他是靖**的統帥,而祖父朱焱年事已高根本不能再統帥大軍沖鋒陷陣如此一來,朱凌心中急躁下手就少了幾分鎮定,被秦風抓住機會一陣猛攻的手忙腳亂險些受了重傷

城頭上,朱焱看著和秦風纏斗在一起的朱凌皺了皺眉示意身邊的士兵鳴金收兵

號聲一起,西陵士兵快的退回城門里張起瀾也不讓人追擊,這座城城門很容易打開,但是城門里那將近二十萬的西陵大軍就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了若是進城之後再與西陵大軍城戰巷戰,傷亡太大也不是墨家軍願意接受的

秦風也不戀戰,大方的退出一段距離放朱凌回城,也上馬回到墨家軍陣中

"如何?"張起瀾問道

秦風一臉的饜足,點頭贊道:"高手,張將軍還是不要冒然和他對上的好"張起瀾撇撇嘴不滿的嘟噥道:"老子知道,老子又不是活膩了你子,現在可以了?王妃去哪兒了?"別以為張起瀾性格比較大大咧咧就沒心沒肺,據是來支援他們的王妃殿下從頭到尾就沒有露過面,這讓張起瀾如何能不著急?看這形,只怕是連王爺都不知道王妃跑哪兒去了若是讓王爺知道了,還不扒了他的皮?

"張將軍,稍安勿躁"秦風安撫道,"我不是了麼,我已經派人去接應王妃了"

張起瀾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還不如不呢都到需要人接應的地步了,顯然王妃去的地方就不那麼安全深吸了一口氣,張起瀾壓抑著將這人扔出去的沖動,"我們能做什麼?"秦風想了想道:"等王妃的信號,然後跟鳳三公子一起合圍殲滅敵軍?"

"鳳三不是再大營里麼?他又是從哪里鑽出來的?"張起瀾怒吼

秦風神色從容,"天機不可泄露,這個…將軍你懂得?"

我懂你妹

兩軍收兵不到一刻鍾,西南方的群山之中突然濃煙乍起,全賴今天天氣不錯,晴空無云平日里繚繞山中的霧氣也散了不少即使是他們相隔在幾十里外也能看的清清楚楚見此形,朱凌和朱焱卻是大驚失色,"祖父山里……"山里藏著的不只是十幾萬精兵,同時還有足以讓二十萬大軍吃用一年的糧草啊朱焱自然也知道這些,蒼老的臉上神色陰沉,"你帶兵回去"

"可是祖父,這里……"朱凌焦急的道

朱焱打斷他道:"不必多,若是駐紮地被墨家軍拿下,我們十幾萬人困守孤城,糧食根本支撐不了幾日"這個城可不是汴城那樣的大城,就算墨家軍未上墨家軍圍上個三五月都不成問題一代天驕十幾萬大軍只怕不用三五天就能將這座城的存糧吃的干乾淨淨到時候也只能餓著肚子干等著墨家軍來收拾了

"墨家軍不會有那麼多人,那邊的人馬絕對不會過三萬你帶兵回去,無論如何也一定要穩住那邊"朱焱吩咐道

"祖父……"

朱焱輕歎一聲,拍拍孫兒的肩膀道:"去,祖父替你斷後"

朱凌咬牙,眼睛微點頭道:"孫兒知道了,祖父保重"

"去"

朱凌帶著自己帶來的十幾萬兵馬重殺向他們盤踞了十幾年的群山,而在他身後的城里,已經年過七十的朱焱帶著不滿五萬的西陵士兵鎮守這這座孤獨的的縣城他們要面對的是,身後過十萬的殺氣騰騰兵強馬壯的墨家軍騎在馬背上,朱凌最後回頭望了一眼那夜幕中的城,只看到祖父蒼老的聲音孤獨的站立在城樓上望著自己的方向心中一顫,朱凌忍下了眼眶的刺痛,給了身下的駿馬一鞭,飛快的往前方奔去

城離靖**駐紮的群山並不遠,二三十里地對于行軍來也不過就是一個多時辰的事罷了但是進入山中之後,他們的度卻不得不慢了下來即使這是他們生活了十幾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現在隱藏在這里面的卻已經不再是他們的戰友同袍親人,而可能是他們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公子,前面去探路的探子回報,前方並沒有什麼動靜"侍衛騎著馬回到朱凌跟前低聲稟告道

朱凌沉聲道:"就是沒有動靜才有問題,只怕…留下的人都已經沒了"他臨走時在山林留了三萬人馬駐守,若是他們回來這些人怎麼可能沒有絲毫的動靜?而現在,看著眼前黑沉沉的寂靜無聲的群山,朱凌抹去了心中最後的那一點期盼

"公子,那位楊姑娘當真…"侍衛有些不下去了,雖然才短短幾天的相處但是他對那位楊姑娘也頗有好感同樣,他也看得出來自家公子對那位姑娘是是一些不同的他們常年在深山之中,極少與外人來往如果公子和楊姑娘能夠成就好事也是一樁喜事只是沒想到……

想起那個柔弱清婉的少女,朱凌臉色一沉他從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女人騙了,而那個女子…即使是到了現在,他甚至還存著一絲奢望,希望這只是一個誤會但是他的理智同樣也告訴他,這世上哪里有這麼巧合的誤會?

看著暗夜中自家公子陰郁的臉色,侍衛連忙轉移了話題,道:"公子,過了這個山坳就快到咱們的營地了"

"讓前面的人心一些"朱凌點點頭,沉聲道

但是有時候在心也是沒有用的山間道路狹窄,前面的士兵安然通過了並沒有發生任何事就在眾人剛要放下心來的時候,一聲巨響在山間想起人們震驚的看著旁邊的山上一塊巨大的石頭被什麼東西推動從山頂上滾了下來然後周圍轟隆聲四起,無數的山石從山坡兩邊滾落很快將前進和後退的路都堵了起來不用提無數被山石砸到的士兵的哀號和呼救聲,瞬間響徹了整個山林

很快,兩邊的山坡上點燃了無數的火把瞬間將陰暗的山林照射出兩條耀眼的長龍

被困在山谷里的西陵士兵有的慌亂的驚呼著,有的已經反擊了只是對方居高臨下,而墨家軍的箭術是名揚諸國的一時間,山谷里彌漫起濃濃的血腥味

朱凌沉默的站在亂軍之中,身邊的侍衛忠心的為他揮來了射到跟前的亂箭俊美的容顏在時隱時現的火光中充滿了陰鷙和憤怒,然而面對著上方鋪天蓋地傾瀉而來的箭雨,他無能為力十幾年的心血,祖父二十多年的苦心經營,竟然就這樣在他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湮滅了麼?今日毀滅在這的山谷山中的不只是朱家十幾萬的靖**是他十幾年的苦心孤詣,十幾年的忍耐等待和胸中抱負傳奇經紀人

到底還是太過年輕,朱凌不明白的是誠然古人語亂世出英雄但是一個亂世造就的英雄卻永遠只有那麼區區的幾個,而多的都是那些為英雄們陪葬的炮灰而這世上也沒有人規定,誰付出了多少就一定能成為那個亂世中的英雄

"公子,你快走"身後的侍衛推了他一把,讓他回過神來朱凌這才看見身邊的幾個侍衛都已經掛了彩,卻還是依然圍在自己周圍苦苦支撐只是地勢已經對他們極為不利,墨家軍的神箭手又豈是那麼好抵擋的,此時他們眼前就已經到凶途末路之時了

朱凌苦笑,"走?我能走到哪里去?"

"去哪里都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公子,快走"侍衛急促的叫道,忍不住又推了朱凌一把,厲聲提醒道:"公子,你別忘了老將軍還在等著你啊"朱凌一驚,仿佛這才真的回過神來舉目望去山谷里一片瘡痍,能夠站起身來的士兵已經不足兩成

"保護公子殺出去"身邊的人低聲吼道很快,周圍忠心的侍衛和朱家的家臣都湧了過來,扶著朱凌往前方沖去他們在這片山林中生活了二十多年,自然明白什麼地方才有可能沖出去剩下的士兵仿佛也明白自己已經到了絕境,紛紛怒吼著向兩邊的山坡上沖了上去想要跟敵人同歸于盡但是其中有多還是被重射落了下來偶爾有幾個攀上了最頂峰卻也逃不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墨家軍手中的利刃

護著朱凌的一行人都是武功高強之輩,但是最後沖出了山谷的也不過只剩下七八個人只要一出了包圍,進入山林這里就是他們的天地了墨家軍就是再厲害再厲害想要在這樣的群山之中找到他們都是一件極難的事但是,一沖出山谷眼前的畫面卻依然讓他們震驚了即使是暗夜中,透過黯淡的月光依然能看到眼前尸橫遍野的慘象,還還有空氣中彌漫著的濃烈的血腥味這些是之前當先沖出來的士兵,只可惜他們沒有死在里面的山谷亂箭之中,卻依然沒能逃脫敵軍在外面設下的埋伏

"公子,走"身邊傷痕累累的侍衛拉了一把朱凌啞聲道

"走"朱凌聲音嘶啞低聲

"朱公子"清雅婉約的聲音在飄蕩著血腥的山林里響起朱凌心中一顫,抬頭望去不遠處的山道邊,一個白衣少女臨風而立黯淡的月光下,少女的的面容顯露出晶瑩的光澤,婉約清麗的眼眸擔著淡淡的光彩突然出現在這陰暗血腥的山野戰場上,讓人覺得仿佛是山林的女妖

"你到底是誰?"朱凌聲音干澀蒼白,定定的望著眼前的少女艱難的問道

白衣少女看著他淡淡一笑,有些歉然的道:"我叫葉璃"

葉,璃多麼平凡的兩個字,多麼平淡的名字但是這兩個字聽在朱凌的耳中卻仿佛九天的驚雷一般,震耳欲聾半晌,朱凌才慢慢的笑出聲來,"葉璃?葉璃…定國王妃葉璃…哈哈……"仿佛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朱凌的笑聲越來越大,最後笑的仿佛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一般,"你是定王妃?"

葉璃點頭道:"我是定王妃"

"你騙了我"朱凌咬牙道

葉璃點頭,"我騙了你"清麗的眼眸中帶著幾分的遺憾和無奈,但是卻沒有後悔和愧疚兩軍交戰,沒有善惡,沒有對錯,有的,只有立場彼此立場不同便是敵人,而面對敵人…不擇手段,這是葉璃前世今生都認可的原則

"好一個定王妃…"朱凌低聲輕喃道:"聽聞當年鎮南王雷振霆數十萬大軍在定王妃手下被打得近乎全滅今日朱凌再敗在定王妃手下,卻也不算虧了能讓王妃費盡如此周折,真是在下三生之幸"葉璃有些無奈的淡笑道:"朱公子手上的十幾萬大軍雖不算多,但是無奈我軍現下也正是缺少兵馬的時候若是讓公子突然殺出只怕也會給墨家軍造成不的麻煩非常之時,只能用非常之策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公子見諒美女的貼身神醫"

"你們從一開始就盯上了靖**?"朱凌問道

葉璃淡淡微笑,並不否認

"朱老將軍無聲無息的在汴城附近藏了十幾萬兵馬,想必同樣也有不少糧草實話,咱們最先看上的倒不是朱公子的兵馬而是養這支兵馬的糧草"不遠處,鳳之遙一身大錦衣漫步而來,手中倒提的長劍上未盡的鮮血一路滑落

葉璃無奈的一笑,看著鳳之遙問道:"你怎麼來了?"

鳳之遙笑眯眯的道:"王妃親身涉險,我若是不來回頭怎麼跟王爺交代?"

葉璃蹙眉,淡淡的看著鳳之遙你可以不告訴他

鳳之遙挑眉,王妃覺得可能瞞得住麼?

看著眼前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朱凌神色黯然輕歎一聲,平靜的望著眼前的白衣少女道:"王妃想要如何?"

葉璃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請公子跟我們回去"

朱凌默然,片刻之後方才仰天長笑一指葉璃朗聲道:"我朱凌一生一事無成,但是身為朱家子弟,卻也絕不會做那階下之囚不會給你機會威脅我祖父"葉璃惋惜的輕歎道:"那麼,公子想要如何?"

朱凌抽過身邊侍衛手中長劍,指向不遠處的鳳之遙他身後的黑云騎,沉聲道:"但求戰死"

鳳之遙臉上吟吟笑意慢慢淡去,換上了凝重之色眼前的朱凌在他看來其實還有幾分稚嫩,若是在過幾年成就絕對在自己之上同為將領,即使對方是敗兵之將,他也佩服並且願意成全隨手挑起一方衣擺割斷,擦乾淨了劍上的血跡鳳之遙點頭道:"朱公子,請"

"慢著"葉璃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鳳之遙挑了下眉收回了長劍看向葉璃葉璃抬手阻止了身後的林寒,漫步走上前來直視眼前的衣衫上血跡斑斑的青年,輕聲清越的響起,"本妃願與公子一戰"

"王妃"鳳之遙等人皆是一驚,連忙想要開口阻止雖然朱凌的大軍現在是敗了,但是朱凌本身就還是一個高手他此時身上的斑斑血跡也並不是他自己的,事實上今晚朱凌幾乎還沒有真正的動過手葉璃揮手阻止了鳳之遙等人還想要勸的話,慢慢走進朱凌跟前,"本妃願與公子一戰,不知可否?"

"聽聞定國王妃也是一代高手,在下幸甚請"

不算廣闊的山林里,遍野橫尸血流成河

遍布了七零八落的西陵士兵的尸體的戰場上,月白衣衫的男子和白衣少女平靜的站著相對而立,若是沒有那遍地橫尸和染血的長劍,這必定是一副美好的畫面不遠處是靜靜地凝視著他們的人群

朱凌手中的長劍一顫,挽出兩朵銀色的劍花葉璃對著他淡淡的一笑,泛著雪色的匕首在指尖一閃而過仿佛只是一刹那的停頓,兩個人影以極快的度沖向對方,一時間兩個身影交錯而過複又糾纏在一起朱凌手中長劍劍氣縱橫,葉璃手中的匕首同樣閃爍著陰冷的煞氣

很快,朱凌就發現,面對這個女子近身相博他並不能占到什麼便宜,甚至極大的制約了劍法的發揮于是他很快又和葉璃拉開了距離但是葉璃又豈會給他這個機會,泛著寒氣的匕首如跗骨之蛆一般貼著他的衣服一次次的掠過,衣衫下的肌膚也被激起一層寒意

長劍與短刃相擊,葉璃握著匕首的手微微顫了一下畢竟女子的力氣和男子是無論如何也很難抗衡的一凝眉,匕首貼著劍身直上直削朱凌的手腕,朱凌手腕一沉連忙避開

"定王妃好身手"

"朱公子謬贊了三國第一強兵最章節"

戰場外,鳳之遙緊盯著打斗中的兩人皺眉不已不過卻不得不承認王妃這幾年進步的可謂是極快的,即使面對朱凌這樣算是難得的高手也絲毫不會落到下方林寒不知何時來到他身邊,同樣也目不轉睛的盯著打斗中的兩人,嘴里卻一邊問道:"鳳三公子怎麼來了?張將軍那邊……"鳳之遙道:"秦風在那邊已經夠了,就算不夠也能拖一拖時間等我們回去王妃一個人涉險我不放心倒是你,傷沒事?"

林寒摸了摸自己的後背,搖了搖頭那道刀傷看上去猙獰凶險,其實下手的人是算計好了剛好避開了要害地方只能算得上是皮肉傷

鳳之遙揚眉一笑道:"我想應該也沒事,那可是本公子親自下手的本公子算計的不錯?"

"多謝鳳三公子手下留"林寒咬牙道,雖然是他自願的,但是平白無故被砍了一刀誰心也好不起來何況是看到罪魁禍首還在那里得意洋洋的邀功林寒深深覺得這位鳳三公子該被修理了

"王妃,心"笑得正歡的鳳之遙瞥見銀光一閃連忙厲聲提醒道另一面,一個朱凌手下的侍衛看著與朱凌都得不分高下的葉璃,眸中閃過一絲凶光在葉璃和朱凌分開的一刹那一枚泛著銀光的暗器射了出去

聽到鳳之遙的提醒的同時,葉璃也聽到了身後暗器破空的聲音頭也不回手中的匕首向後一格想要擋開身後的暗器,卻只見不遠處的朱凌突然飛身撲了過來撲了過來葉璃微微一皺眉正要一掌拍出,卻見朱凌一把推開自己那枚暗器毫無阻礙的射進了朱凌的胸口

"公子"侍衛厲聲叫道,還沒來得及有絲毫反應,墨家軍的長箭已經穿透了他們的胸口

葉璃站定了身子,回頭看著倒地的人清麗的容顏閃過一絲愕然鳳之遙見王妃沒事,這才松了口氣,連忙帶著人上前來查看那群人還有沒有活著的,以防像剛才那樣突發的暗器

那一枚暗器是一枚常見的柳葉鏢整個飛鏢都射入了朱凌的胸口,只露出外面一點透著幽藍色光澤的鏢頭鳳之遙臉色微變,道:"鏢上有毒"林寒看看跌倒在地上的朱凌,淡聲道:"就算他不擋開,飛鏢也射不到王妃"原本葉璃手中的匕首是可以將飛鏢擊落的,但是卻被朱凌撞開了過去

滿是血跡的地上,朱凌就那樣躺著甚至他的上半身還枕在一個已經死去多時的士兵的身上眼神黯淡無光的望著眼前的葉璃,動了動嘴角終究沒出什麼來葉璃低頭看著他,淡淡道:"這又是何必?"

俊挺的青年艱難的扯動唇角笑了笑,道:"我輸了……我這一生,竟然如此的……"

葉璃平靜的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只有活著才能翻牌,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朱凌怔了怔,很快又搖了搖頭對她笑道:"現在這些還有什麼意義?我從來沒想到…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敗得如此…就像我從來沒想過,你竟然會是,會是定國王妃……"

葉璃默然,朱凌淡笑道:"你不用…不用覺得抱歉我也累了…累了……"柳葉鏢上的毒顯然不是什麼一般的毒,不一會兒功夫朱凌唇角溢出黑色的血跡,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葉璃望著眼前尸橫片野的景象,看著眼前月白色衣衫已經被染得斑斑血跡的青年安詳的閉著雙眼突然感到一陣徹骨的寒冷,不由的伸手環住了雙臂

"王妃,他本來就不想活了,並不是你的錯"林寒低聲道即使朱凌不去擋飛鏢王妃也不會有事,他們站這麼遠都看得清,就在旁邊的朱凌自然也看得出來從他拔劍請戰之時,就已經心存了死志這樣一個驕傲的青年,平生第一戰便嘗到如此慘敗,他沒有理由再讓自己活下去了

"我知道"葉璃點頭道,"打掃戰場,回去增援張將軍"

"是,王妃定位輸出之王"鳳之遙應道

幾十里外的城里,深夜無法安眠的朱焱站在城頭上眺望著遠處突然一陣莫名的心驚膽顫讓他一愣,怔怔的望著西南方向動了動唇角,兩行濁淚順著滿是滿是皺紋的臉上緩緩的流下

"凌兒……"

城的西陵守軍在四時突然發起攻擊雖然墨家軍上下一直都警惕戒備著,但是四天正是大多數將士們睡得正想的時候突入起來的攻擊還是讓墨家軍引起了一些的混亂不過到底是百戰精兵,很快墨家軍就反應過來和朱焱的西陵大軍厮殺起來

"怎麼回事?朱焱怎麼會突然出兵偷襲?"大軍之後,張起瀾盯著眼前的戰場沉聲問道他戎馬半生自然很容易便能看出來眼前這些西陵守軍的士氣和先前先前截然不同這分明是存了死志想要跟墨家軍同歸于盡的感覺啊抬頭望了一眼遠處城牆上挺立著的蒼老身影,張起瀾總覺得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以朱焱的打仗的經驗和能力,絕對不可能做出如此冒然出擊的決定

旁邊的秦風倒是一臉的平常,淡淡道:"大概是王妃他們那邊成功了不過…我們都還沒收到消息,朱焱是怎麼收到消息的?"

"成功?"張起瀾回身一把抓住秦風的衣領道:"你還沒告訴我,王妃到底干什麼去了?"秦風慢條斯理的拍開他抓著自己衣領的手道:"王妃去查朱凌那十幾萬大軍的落腳地兒去了還有…那里應該有大批的糧草什麼的這樣,咱們短時間內就不用擔心糧草和軍需的問題了"

"什麼?"張起瀾震驚,"王妃去……"秦風笑道:"不然將軍以為咱們這幾天守著這個沒什麼用的破縣城干什麼?如果他們藏在深山里不肯出來,咱們就是派三十四十萬大軍進去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們現在他們不就自己出來了麼?他們一出來,咱們就可以趁機端了那地方昨晚回去的十萬大軍估計也沒了要不朱焱不可能這麼發瘋"

張起瀾深吸了幾口氣,他覺得自己險些要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嚇掉了半條命了不過這…總算是個好消息不是麼?就算朱焱要發瘋,這黑燈瞎火的打起來他也未必怕他,兩邊兵力也沒差多少,最後誰勝誰敗還難的很

兩軍混亂的交戰中,震天的馬蹄聲從遠處奔騰而來熟悉他們的墨家軍將士紛紛露出了歡喜之意

"是黑云騎黑云騎來了"西南方向,一支黑色的騎兵如狂風一般的席卷而至飛快的沖入戰場,很快,原本還勢均力敵的戰場便呈現出一邊倒的局勢黑色騎兵的後面,葉璃和墨修堯一前一後騎著駿馬飛奔而至,很快的並入了墨家軍的陣營里

遠遠地就看到葉璃回來,張起瀾連忙帶著人迎了上來,"王妃"

葉璃掃了一眼前方的戰場,當然也看到了城樓上孤立的蒼老身影頓了一下方才道:"張將軍免禮戰況如何了?"張起瀾笑道:"王妃盡管放心,有了黑云騎的加入,天亮之前一定蕩平西陵守軍"親眼看到葉璃回來,張起瀾這才徹底放下心來前幾日王妃帶著秦風等人前來是奉王爺之命協助他守城但是自從王妃來了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見過人了直到剛才才知道王妃到底是卻看什麼了只把他嚇得心髒到現在還在顫著要是王妃出了什麼事,他們怎麼跟王爺交代啊

"恭喜王妃,不費吹灰之力就掃平了十幾萬靖**"張起瀾笑道

葉璃淡淡一笑搖頭道:"若不是有將軍在此坐鎮,也不會如此容易"

厮殺一直持續到天色大量,西陵守軍終于還是抵擋不住漸漸的潰敗退入城中而城的城門和城牆幾乎無法起到什麼防禦的作用,墨家軍和黑云騎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叩開了城門,再一次沖入了這座的縣城城中其實已經沒有多少西陵守軍了,只有一些街巷里不時的傳來斷斷續續的厮殺聲葉璃一行人踏入城中,先一步入城的士兵便前來稟告,"朱焱將軍還在城樓上"

眾人對視了一眼,葉璃輕聲道:"去看看天才邪女最章節"

其他人自然都沒有意見,跟在葉璃身後踏上了城的城樓城樓的一角上,朱焱穿著一身有些老舊的戰袍負手而立,眺望著遠處汴城的方向就連葉璃等人上來也仿佛沒有聽到一般葉璃也不著急,只是平靜的打量著這個老人的背影

也不知過了多久,朱焱才慢慢轉過身來打量著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到了一身白衣的葉璃伸手沉聲問道:"這位…姑娘是楊姑娘?還是定國王妃?"葉璃拱手,淡淡一笑恭敬的道:"晚輩葉璃,見過朱老將軍"

朱焱點點頭,笑道:"果然是定國王妃麼?竟然如此年輕…果然是少年英才定王府有福……"

葉璃輕聲道:"前輩謬贊了"

朱焱看著她,眼中帶著一絲難以喻的古怪意味猶豫了片刻才問道:"我那不成器的孫兒,不知道王妃如何處置了?"葉璃微微歎息,低聲道:"朱公子已經…戰死,望老將軍節哀"

朱焱身子微微一顫,握著長槍的手也不由的抖了抖終究也只是仰天長歎了一聲,道:"戰死了麼…也罷…是我害了他,原本他可以……"他唯一的孫兒,幼年時便聰穎多智,才華橫溢如果不是因為他,不是因為靖**,他原本是可以活的自*自在名利皆有的只是因為他,為了他的心願和抱負,朱凌十二三歲就隱入深山不見外人,即使戰死沙場,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永遠都得不到屬于他自己應得的身份和榮耀

"將軍……"葉璃歎息,"朱公子已經戰死,請將軍節哀朱公子在天有靈想必也不希望將軍為了他傷神"

朱焱搖搖頭道:"定王妃,你不必勸老夫老夫已經年近古稀,早已經活夠了今日既然兵敗至此,老夫也無話可"鳳之遙微微皺眉,朗聲道:"朱老將軍何必如此,墨家軍並非趕盡殺絕之人"

朱焱看了一眼鳳之遙,不由得一樂笑道:"這位將軍的意思,難不成墨家軍還想要勸降不成?我這老頭子對墨家軍可沒什麼作用了何況…老夫為西陵征戰半生,到頭來才晚節不保未免可笑"

葉璃垂眸,淡淡道:"將軍誤會了老將軍高風亮節墨家軍也不敢勸降將軍如今你我雙方勝敗已分,老將軍原本也早就卸甲歸田還請老將軍就此離去,定王府必不會為難"朱焱打量著葉璃,問道:"你就不怕老夫走了之後再卷土重來,與墨家軍作對?"

葉璃搖頭道:"晚輩相信老將軍"

城樓上沉默了半晌,朱焱終于朗聲大笑起來,搖了搖頭道:"多謝王妃好意可惜…朱焱生是西陵靖天大將軍,死也是西陵靖天大將軍今日朱焱兵敗,無顏再見西陵父老與先皇,這條命,不要也罷"

"老將軍……"

朱凌平靜的望著眼前的白衣女子,眼神中帶著淡淡的遺憾和無奈,"只是,可惜啊……"孫兒是自己一手帶大的,他怎麼會不懂在凌兒向他提起那個叫楊纖雅的女子時他就知道那個女子在他的眼中是有些不一樣的如今他也終于看到了能夠讓他的孫兒另眼相看的女子,只是可惜…造化弄人……

"朱老將軍?"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已經古稀的老人突然一躍而去從城頭上跌了出去葉璃上前一步衣微微動了一下終究還是停下了腳步眾人走上前去,站在城頭上往下望去城門口的地方,老人靜靜地躺著,鮮血慢慢的在他身下流出染了身下的土地和頭上的白發

葉璃默默的望著城牆下已經失去生息的老人,眼神黯然

"王妃……"鳳之遙有些擔心的問道

葉璃淡然轉身道:"收斂了,厚葬"

"遵命"

上篇:298.調虎離山     下篇:300.汴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