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0.汴城破  
   
300.汴城破

汴城

汴城外的墨家軍和駐守在汴城的西陵大軍每天都進行著仿佛程式化一般的對決.墨家軍的統領者都是一群未滿三十的年輕人,無論他們再如何努力也很難對龍陽的防禦造成任何的沖擊.但是就在這樣每天毫不停歇的攻擊中,龍陽漸漸地察覺到一股陰謀的味道.但是,他卻無法想明白墨家軍到底想要干什麼.

"老將軍,墨家軍又在城外叫陣."雷騰風大步進來,著正坐在案後面沉思的龍陽沉聲道.這幾日雖然和墨家軍沒有分出什麼勝負,但是雷騰風對目前的局面還算滿意.他不是什麼激進的人,現在也不求自己能夠打敗定王府和墨家軍.只要能夠拖到父王和各地的援軍到來,他就已經贏了.

龍陽皺了下眉,道:"暫時不用理會他們!"

雷騰風皺眉道:"恐怕不行,這一次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樣."

龍陽站起身來,道:"我去."

上了城樓往下一,果然跟之前的幾天都不太一樣.雖然還是沒有到墨修堯等主將,但是墨家軍的氣勢和陣容比起前幾日卻是空前的強大.站在陣前叫陣的還是云霆.這些日子云霆這群年輕將領算是被打擊的夠嗆了.無論他們怎麼費勁心思的排兵布陣,明攻暗襲,龍陽都可以輕描淡寫的隨手化解.若不是如今是兩軍對壘的嚴肅的時候,他們幾乎都要認為龍陽在耍著他們玩兒了.

被打擊的狠了,這些年輕人也漸漸的收斂了之前的狂驕之氣.每次對陣也開始變得心起來了,不求能夠攻破汴城,但是能夠拖住龍陽的視線偶爾給他制造一些麻煩就夠了.冷靜下來的將們也明白了王爺和王妃不可能真的讓那些老將們都去玩兒了將整個墨家軍交給他們這些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如此安排必然是王爺和王妃暗地里還有什麼計劃.王爺根本就沒有指望他們能夠攻下汴城,那麼他們也要好好的配合王爺和王妃的計劃就好了.

果然,幾天之後的今天,他們果然再次接到了王爺的命令,同時也明白了軍中的那些能獨當一面的前輩們干什麼去了.

"龍陽!一直縮在城里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出來跟本將軍一戰!"云霆朗聲叫道.

龍陽居高臨下的望著城下的年輕人,笑道:"年輕人,有本事你上來跟老夫話.老夫在上面等著你."

云霆冷笑道:"上就上,你當本將軍怕你不成?哈哈…龍大將軍,想不想知道你們那位朱大將軍怎麼樣了?"

龍陽心中一凜,眯眼著底下的道:"你想什麼?"

云霆笑道:"朱焱已經死了,還有那藏在山里的十幾萬靖**,已經全軍覆沒了.你們以為天天縮在城里不出來,我們王爺就沒法子了麼?還是你真的以為墨家軍就沒人了,咱們幾個就是在這兒陪你玩玩罷了,等王爺收拾了朱焱和靖**,自然會回來會會你這個奉天大將軍了."

朱焱死了?!

聞,受到震動的不止是龍陽和他身邊的雷騰風,還有守城的西陵軍守將.西陵三大名將的威名雖然這二十多年來被鎮南王打壓著,但是身為將士自然都還是知道的.汴城被圍還不到幾天,十幾萬靖**被全殲,連靖天大將軍都戰死了,這讓西陵的將士們如何能不震驚.

到底是久經沙場的老將,龍陽壓下心中的驚駭,冷笑一聲道:"的倒是天花亂墜,你倒是上來讓老夫瞧瞧啊."

云霆也不像前幾日被龍陽一挑撥就火冒三丈,笑眯眯的一揮手中戰旗.墨家軍陣營後面頓時戰鼓喧天,旌旗飄動處墨家軍的將士也跟著移動位置擺出了陣勢顯然准備要攻城了.龍陽只了一眼便明白了雷騰風為何今日和前幾日為何不同了.這樣聲勢浩大的陣勢絕對不是眼前這幾個將能夠擺的出來的,這也表明了墨家軍已經沒有耐心在跟他們對峙了.同樣,龍陽心中明白,那墨家軍將所的話只怕並非虛.隱藏的十幾萬精兵和朱焱都已經沒了.

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龍陽下令死守城池不出.

"老將軍,難道朱老將軍……"雷騰風擔憂的問道.龍陽淡淡道:"凶多吉少."

"那我們……"雷騰風問道.

龍陽了他,搖搖頭道:"我們不能再出城迎戰了.固守,待援."

"是."雷騰風默然道.

城樓下,云霆著死守著城門不肯出來應戰的西陵將士忍不住跳腳.陳云無奈的拉了拉他道:"果然不出王爺所料,對方不會出來跟我們短兵相接了."云霆怒道:"我就不相信了,他就能在城里縮一輩子!還西域殺神呢,縮頭烏龜還差不多!"陳云笑道:"他不用縮在城里一輩子,只要他能守上一兩個月,等到西陵的援兵趕到了到時候麻煩的就是咱們了."

云霆不耐煩的道:"本將軍還就不信了,沒辦法讓他出城了!給我打!"

汴城前面有一條護城河.河道頗為寬闊,想要渡河除非對方放下吊橋或者他們這邊自己想辦法.這幾天功夫,幾個年輕的將倒也沒有完全把時間浪費在跟對方叫罵上.已經命墨家軍中的巧匠打造出了十幾個長梯.往河面上一搭,再鋪上補木板就能過河了.

陳云著前方冒著敵軍的箭雨去搭好橋板的士兵,有不少已經死在了亂箭之中不由得暗暗咬牙.像汴城這樣易守難攻的城池,不付出一定的傷亡根本就別想要攻破.索性,即使冒著箭雨也總算將橋搭好了.而墨家軍的士兵的箭術也不是擺著的.即使是從下往上也有不少西陵士兵紛紛掉落城頭.

大部的墨家軍越過了護城河,有人順著梯子向著高聳的城牆上爬去.有人從下往上的向著城頭放箭,身後的護城河里的水也漸漸地染上了一絲暈.

墨家軍後面,墨修堯帶著一行人出現戰場上.他們並沒有參戰,而是站在遠處靜靜地著.許久,才聽到墨修堯笑道:"云霆幾個起來還不錯."連日敗多勝少還能夠支持得住,甚至還能讓墨家軍士氣不綴.對于這些年輕的沒怎麼真正上過戰場的將來已經相當不錯了.

他身邊,卓靖笑道:"王爺和王妃不是也對他們很放心麼?"

墨修堯點了下頭,抬頭向著遠處的城頭望去,沉聲道:"准備,攻城!"

"是!"

晴空中萬里烏云,一道有些低啞的聲音當空響起,很快在空中綻放出絢麗的焰火.

守城的西陵士兵中有人震驚的發現,在城外的幾個方向不知何處出現了一些懸在空中的繩索.然後又黑色的身影順著繩索飛快的像城里劃了過來.龍陽自然也足以到了這樣的形,眼神微微一凝,厲聲道:"給我射!"無數的羽箭向著那些繩索上滑動的人們而去.但是更快的,城中也出現了一匹黑衣人,向著這些守城的將士毫不留的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弓箭.

"怎麼回事?!這些人是怎麼出現的?"城中穿著墨家軍戎裝的黑衣身影不斷地湧現,這些人跟一般的墨家軍也不一樣.他們明顯比墨家軍的士兵更加的強悍矯健,幾個十幾個人一群,所到之處的西陵守軍卻是損失慘重.同時還要顧及這城外正在全力攻城的墨家軍,顧此失彼一時間讓西陵守軍也亂了手腳.

城頭上,龍陽和雷騰風臉色鐵青,"老將軍……"

龍陽咬牙道:"把城里所有大楚,和西北的人都給我抓上城樓來!"

"老將軍!"雷騰風聞臉色一變,他當然知道龍陽想要干什麼.事實上兩國交戰這樣干的並不在少數.但是雷騰風很懷疑這樣做能收到的效果有多少.咬了咬牙,雷騰風還是轉身而去了.雖然城中出現了不少不知從哪兒來的墨家軍,但是汴城中畢竟還有幾十萬的西陵守軍.這些少量的墨家軍很難影響到整個的局勢.不到半個時辰,西陵士兵就將在汴城的大楚人都抓上城頭.

汴城是西陵第二大城,繁華度不輸西陵皇城.在這里居住的各國人都不在少數.其中尤以大楚人居多,而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西北人墨家軍麾下的百姓.這些人被抓上了城頭,擋在了汴城城頭的城垛上.下面的墨家軍想要上來就必須先越過他們,想要射箭就必須先射死他們.這些人大都是普通百姓,突然經曆戰爭就足以讓他們膽戰心驚了.如今還被抓上城頭來擋墨家軍的弓箭,許多人都嚇得嚎啕大哭起來.

"龍陽!你個不要臉的死老頭!"見此形,云霆終于忍不住再一次破口大罵起來.旁邊的陳云等人臉色也很不好.別這些百姓都是大楚和西北的人,就算都是西陵的百姓,拿普通百姓擋箭也是為將者不恥的事.

"現在怎麼辦?"

"我哪兒知道怎麼辦?去稟告王爺!"陳云道,他們畢竟都是還不是鐵石心腸,戰場上兩軍將士你死我活這是他們的本分.但是要射死這些毫無反抗之力的尋常百姓他們還是很難下這樣的決定的.

其實不用他們稟告,一直就在墨家軍後方的墨修堯自然也見了這樣的形.站在他身邊的卓靖皺眉道:"王爺,這要怎麼辦?"他們確實沒有想到龍陽會來這一招.不過龍陽年輕的時候有西域殺神的稱號.當年在西域殺的普通百姓可不在少數,有如此的行徑在意料之外卻也是理之中.

墨修堯站起身來,淡淡的盯著遠處的城頭道:"他想要先拖住我們,肅清城內的麒麟."汴城防禦工事極好,他們花了這麼多天功夫,能夠進入汴城的墨家軍也不足千人.如果對上幾十萬的西陵守軍是沒有什麼勝算的.龍陽不想腹背受敵,就必須先清剿這些入城的敵軍,並且搞清楚他們到底是怎麼入城的.而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

"過去."

因為城頭上的百姓,墨家軍攻城的攻勢暫時停了下來.但是兩邊的兵馬誰也沒有放松警惕.墨家軍黑色的陣營中突然分開一條道來,一身白衣白發的男子從軍中漫步而出,身後跟著幾個侍衛和將領.墨修堯抬手了一眼城上的被推出來擋在外面的百姓,沉聲道:"西陵奉天大將軍,久仰大名."

龍陽出現在城頭上,望著城下遠處白衣白發的卓然男子,點頭道:"定王墨修堯?幸會."

這話一出,城頭上嗚咽哭泣的百姓們都是一愣.向城下那白衣男子.有的人更是激動起來大聲呼救,"定王來了!定王來了…王爺救救我們……"有一個人喊,很快就有更多人也跟著哭喊起來.頓時城頭上一片哭啼之聲.

"奉天將軍想要如何?"墨修堯淡淡問道.他的聲音並不大,甚至沒有絲毫憤怒的味道,卻奇異的在漫天的哭聲中傳遍了整個戰場.龍陽深深地了他一眼,道:"身為將領,用這樣的法子老夫深感羞愧.但是…請王爺下令暫且退兵三十里."

墨修堯問道:"本王不答應有如何?"

龍陽淡然一笑,手起手落一個離他最近的男子的頭被當場砍落,掉下了城頭.鮮血立時噴湧而出,驚得旁邊的百姓又是一陣尖叫.

墨修堯沉默了片刻,終于抬起頭來淡淡道:"一旦汴城破了.本王要你碎尸萬段."龍陽不在意的一笑道:"若是汴城破了,老夫也活到頭了.既然都是死,怎麼死又有什麼區別?王爺的答案呢?"墨修堯揚眉一笑,沉聲道:"本王的答案就是……"

"嗖!"墨修堯回身,從旁邊的士兵手中取過弓箭.開弓搭箭放箭,幾乎在一瞬間完成了一整套動作.所有人怔怔的著羽箭帶著銀色的光芒劃破天空,沒入城頭上一個青年男子的胸口.墨修堯將弓箭扔了回去,沉聲道:"攻城!"

命令一出,殺聲再起.最先殃及的便是城頭上的無辜百姓.殺聲和哭聲混雜中,墨修堯漠然轉身而去,只留下一個冷漠如雪的背影和低沉陰冷的聲音,"龍陽,本王要你滿城百姓陪葬!"

激烈的攻城戰沒有停歇的持續的,這一次雙方都明白不再是前幾天的打鬧.除非是一方敗退一方勝利不然的話是不會停歇的.也許是因為剛剛城頭上那數百無辜的大楚百姓的刺激,墨家軍的士兵進攻更加悍勇起來,幾個時辰之後,汴城的防禦終于漸漸有了頹敗的趨勢

城里,龍陽神色黯淡的坐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出神.他知道,朱焱已經死了.再過了不了多久,汴城也會被破了.臨老的時候還能再戰沙場,或許是他的幸運.然而這樣一場莫名其妙的慘敗卻也讓他難以面對.他最錯了一件事,墨修堯離去的時候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滿城百姓陪葬…墨修堯想要屠城!對于墨修堯的話,;龍陽沒有懷疑.年輕的時候屠城的事他也並非沒有做過,不然也不會有西域殺神的稱號.甚至,如果是年輕的時候他可能都不會覺得墨修堯想要屠城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如今…終究是老了.汴城城中還有數十萬的百姓,如果真的讓墨修堯屠城……

"將軍!"門外的士兵有些匆忙的前來稟告.

龍陽睜開眼睛,淡然道:"出什麼事了?"

士兵道:"東城那邊要守不住了,請將軍盡快撤退吧."

"撤退?"龍陽皺眉問道:"誰要撤退了?"或許是龍陽的語氣太過凌厲,士兵心翼翼的稟告道:"是鎮南王世子,鎮南王世子汴城守不住了,要撤到後方的榕城去再阻擋墨家軍的步伐."

龍陽搖了搖頭,苦笑道:"連汴城都擋不住墨家軍,榕城那樣的不堪一擊的城牆能夠擋得住墨家軍?愚蠢!全軍留下,在城中與墨家軍巷戰,或許還能夠拿下墨家軍半數的人馬."巷戰很多時候就是拿人命去填,跟什麼戰術計謀關系都不大.何況他們在城中可以占據主動,墨家軍和西陵大軍能力相差也不算太大,至少龍陽有信心兩個西陵士兵絕對能對付一個墨家軍.如此,至少能在汴城消滅墨家軍一半的兵馬,後面的守軍才有可能拖得住墨家軍的腳步.

那士兵有些猶豫的了龍陽道:"可是…鎮南王世子已經帶著兵馬准備撤退了啊."

"什麼?!"龍陽猛然站起身來,士兵連忙道:"鎮南王世子如果讓墨家軍攻進城來就來不及了.已經率領剩下來的十幾萬兵馬准備從西門撤出去了."

龍陽飛快的往門外走去,一邊道:"蠢貨!前面城里還守著墨家軍的幾萬大軍,他想要往哪里撤!"

可以等龍陽趕到西城的時候,就只到西陵大軍遠去的馬蹄和煙塵了.雷騰風帶著的是西陵大軍最精銳的也是最完整的十幾萬大軍,這些人馬一撤出去,原本還算堅固的防禦頓時開了幾個大口子,墨家軍如潮水一般的湧入城中.西城門下,龍陽疲憊的閉了下眼睛,低聲歎息道:"朱焱…咱們都完了……"

雖然雷騰風帶走了大部分人,但是西陵士兵畢竟不是擺設.等到墨家軍真正完全的拿下整個汴城,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連續一天一夜的厮殺,即使是以驍勇善戰著稱的墨家軍將士也累得不輕.一個個眼睛通滿身的疲憊,等到終于完全的肅清了城中反抗的西陵守軍,士兵們也爆發出一陣陣歡呼聲.有許多人就直接坐在街邊上屋簷下睡著了.

正午時陽光明媚,墨修堯一行人才踏入汴城中.著大街上到此橫著的兩軍將士的尸體還沒來得及收拾,街道兩旁許多士兵直接坐著就睡著了.墨修堯擺擺手阻止了身邊的人想要高聲通報的聲音.一邊越過一具具尸體往前走去,一邊低聲問道:"龍陽在哪里?"

卓靖低聲道:"龍陽在城西的一間空房子里.已經有人在那里守著了.另外……龍陽放跑了不少城中的百姓."或許是因為墨修堯所的要滿城百姓陪葬的話,昨天一入夜龍陽就開啟了西城的城門將許多百姓放出城去了.墨家軍軍紀嚴明,雖然墨修堯了那樣的話,但是到底沒有正式下令屠城,所以交戰中的士兵只要不被普通百姓阻撓攻擊,他們也不會對普通百姓動手的.昨晚大約有近半數的百姓逃了出去.

墨修堯不在意的搖搖頭道:"去龍陽.王妃那邊如何了?"

卓靖道:"昨晚雷騰風帶著人撤走,在西邊跟張將軍打了一場.帶著殘部大約兩三萬人沖過去了.王妃下令暫停追擊全軍在汴城整頓兩天.大約再過一會兒王妃就該回來了."聞,墨修堯陰沉的眼眸掠過一絲暖意,淡淡道:"命人打掃戰場,讓下面的士兵好好休息.去把龍陽帶過來吧."

"是,王爺."

卓靖領命而去,墨修堯轉身去了汴城的太守府邸.太守府早已經有人打理好了,原本城中的戰事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到這座官邸.汴城還沒有逃走的文官都已經被墨家軍制住關在了這里.一到墨修堯進來,這些西陵的官員神態各異,有祈求的也有堅毅不屈的,有懼怕的同樣也有仇視的.墨修堯此時卻無心理會他們,直接揮揮手讓人帶了下去.坐下歇息了沒一會兒工夫,外面的侍衛就進來稟告,"王爺,龍陽帶到了."

墨修堯睜開眼睛,眼底寒意彌漫,"讓他進來."

不一會兒,龍陽漫步走了進來.卓靖跟在他身後,但是卻並沒有命人押著他.龍陽依然是一身白色的粗布衣裳,上去比前幾日更加蒼老疲憊了許多.一眼去就仿佛一個平凡無奇的山野老人,絲毫不出之前城樓上那個押著無辜百姓當肉盾的狠辣模樣.

墨修堯平靜的著他,淡淡道:"奉天大將軍,幸會."

上篇:299.朱焱之殤     下篇:301.百姓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