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3.勸服秀亭先生  
   
303.勸服秀亭先生

"龍陽將軍將酒澆在身上,引火**了."

聽到士兵的稟告,葉璃著實愣了好一會兒.直到墨修堯抬手碰了碰她才回過神來.

"阿璃……"墨修堯低頭靜靜地望著懷中的平靜的妻子,微微皺眉.葉璃搖了搖頭,輕聲歎息.朱焱死了之後,又一個老將軍在她面前自盡.無論從理智還是感上來,她都能明白他們的選擇.因為如果是她,她也不會投降敵國.兩位老將軍一生忠心耿耿為了西陵,一死全其一身清譽.無論是敵我都只能敬其風骨.但是葉璃卻隱隱覺得她有些受不了了,或許是這些天見到的死亡太多了麼?

"阿璃,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麼?"墨修堯扶著她擔憂的問道,"咱們先回去吧,別的事明天再."葉璃扶著他的手搖了搖頭,安撫的淺笑道:"我沒事,咱們也沒有多少時間在汴城停留.傳令下去,將龍陽將軍以大將軍禮厚葬了吧.就…跟朱焱將軍葬在一處."

墨修堯點頭,吩咐道:"就照王妃的辦.去吧."

士兵領命去了,墨修堯揮手讓跟在身後的人回避.牽著葉璃的手,一只手扶著她的腰慢慢往前走,一邊輕聲道:"龍陽和朱焱死了,阿璃很難過?"

葉璃搖搖頭,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可能是兩位老將軍年齡已經太大了吧.都是年過古稀的老人家了,卻…難免有幾分感慨."墨修堯輕聲道:"阿璃難受的話,以後就留在軍中,不要管這些事了."

葉璃莞爾一笑,道:"王爺真當我是吹不得風的嬌花兒麼?不過是一時感慨罷了,不管怎麼…兩位老將軍都是盡忠為國,如今已經死了……"墨修堯道:"難道我還會跟死人計較麼?阿璃厚葬便厚葬就是了.阿璃,不要為別人難過,好麼?"

聽到墨修堯有幾分沉悶的聲音,葉璃抬眼著他定定的望著自己的眼神.不由一笑,抬手輕觸他微微皺起的眉心道:"這世上,你和寶還有外公舅舅他們才是我最重要的人.除了你們,沒有人能讓我真正的難過.所以,修堯你一定要好好地……"

"我自然會好好地,還有寶…所有阿璃喜歡的人我都會好好保護的.絕對不會讓阿璃傷心.所以…阿璃,不要去理會那些不相干的人好麼?"墨修堯聲音低沉的道.葉璃眨了下眼,正色望著墨修堯挑了挑眉,"不相干的人?"

"阿璃不是在為那個朱凌的死難過麼?"墨修堯低聲問道,但是葉璃還是聽出了他出朱凌兩個字的時候的咬牙切齒的味道.

"朱凌啊……"葉璃輕聲歎息,道:"只是覺得…他還很年輕.而且我這次的計謀難免有些不光明磊落罷了."她當然知道不止是這些,葉璃並不是感遲鈍的人,朱凌的感她並非不明白.然而,不她與朱凌不過是初識,不兩人相對的立場.在葉璃心中,永遠也不會有任何一個男人會比墨修堯更加重要.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是不可能的.她因為朱凌而感到內疚,並非因為她對朱凌有什麼感,純粹的只是因為自己辜負了一份真心罷了.但是剩下的那些也沒有必要讓墨修堯知道.夫妻之間…偶爾有點善意的謊也不是錯?

"阿璃沒做錯,若是讓他出破綻他也會殺了阿璃的."墨修堯磨牙道:"不過…阿璃以後不可以再悄悄的做這些事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怎麼辦?如果實在需要女子,大不了讓秦風他們訓練幾個就是了."

"我知道了."葉璃默默翻了個白眼,就知道會這樣.

確定葉璃是認真的答應下來了,墨修堯這才心滿意足的點點頭,牽著葉璃的手往前方走去.

秀亭先生所居住的地方就在城東的龍山之上.因為龍山院暫時被墨家軍封了,一些沒來得及逃走的夫子和學生就暫時被安置在了龍山院外面不願出的一座苑里.雖然墨家軍上下都是軍人,但是對文人卻都頗為敬重.既然墨修堯沒有為難這些人,這些奉命守的士兵自然也不會去為難他們.

來到苑門口,倒是意外的到一個熟人,"三哥,你怎麼在這兒?"在這里守這座苑的人真是徐清鋒.以徐清鋒麒麟分隊統領的身份和他與徐家以及定王府的關系,讓他來守這個地方必定是大材用.墨家軍上下也不會有人讓他來做這種事,唯一的可能就是徐清鋒自己請命過來的.

徐清鋒到葉璃倒是十分高興,笑道:"這龍山院不是天下三大院之一麼?我就是…久仰大名就來了."葉璃輕輕搖頭淺笑也不揭穿他,徐清鋒雖然從也是徐家家養長大的,同樣也在驪山院年過幾年.但是他素來習武,最不耐煩坐在案前讀寫文章,就連科舉都沒去參見.若他會有興趣久仰拜會龍山院的先生,還不如相信他家大表哥明天就能成婚了.轉念一想,葉璃也明白徐清鋒的想法了.墨修堯要殺那些百姓俘虜他定然是不同意的,但是他是絕對服不了墨修堯的.所以只能眼不見為淨,徐清鋒雖然不愛讀,但是畢竟出身徐家,對文人雅士的那份敬重卻不比徐家任何人少的.有他在這里守著,也沒有什麼人敢來找麻煩.

"秀亭先生可還好?"葉璃含笑問道.

徐清鋒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指指里面示意她自己去.葉璃也不在意,拉著墨修堯往里面走去.這個院並不太大,只是一個兩進的院子,風格倒是有幾分大楚江南的玲瓏雅致.也不知道龍山院修建這麼一個獨立的院是來做什麼的.還沒踏入內院的大門,就聽到里面傳來朗朗的讀聲.不過所誦的內容卻是讓人哭笑不得,無外都是一些嘲諷墨家軍和定王的詩句.

葉璃和墨修堯站在門口默默地聽著,也不進去打擾.只見坐在院內的那人背對著大門,就那麼一首一首的念下去.對于葉璃這種不通詩詞的人來,能夠不帶重複的念出這麼多首立意相通的詩詞來,若不是時間地點不對簡直都要將之奉為神人了.等到他念到什麼"野心圖皇霸,汴城血盡流"的時候,葉璃終于輕咳了一聲,微笑道:"秀亭先生真是好雅興."

背對著門口坐著的人怔了一怔,這才回過頭來向門口,很快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定王?定王妃?"

葉璃也是這才清楚這秀亭先生的模樣.已經年近花甲的老者須發花白,形容清癯,氣質文雅中略帶了幾分文人的清高和傲氣.上去不像是西陵人,倒像是南方的文人雅士.

葉璃拉著墨修堯走進院子,點頭笑道:"正是,晚輩葉璃見過秀亭先生."

陳秀夫上下打量了葉璃兩眼,輕哼一聲道:"老夫可當不得定王妃的一聲晚輩."葉璃也不動怒,淺笑道:"秀亭先生才名卓著,便是外祖父和舅父也多有推崇,稱一聲晚輩自然是應該的."聞,陳秀夫也有幾分動容,"清云先生和鴻羽先生?"他雖然久居西陵,卻也還是對定王妃的家世略有耳聞的.

葉璃笑道:"正是."

陳秀夫沉默了片刻,原本警惕略帶敵意的盯著他們的神色倒是緩和了幾分,淡淡道:"老夫青年時游學東楚,也曾經蒙清云先生指點過學業.與鴻羽先生也有過幾分交.當然……"目光慢慢的從墨修堯身上掃過,道:"也曾拜會過東楚攝政王.不想一晃三十年…墨流芳和徐家的後人都已經成材了.可歎老夫卻是虛擲光陰,竟然連半個有成的學生都沒有教出來."

葉璃笑道:"秀亭先生笑了,西陵朝堂有至少有半數的文官都是先生的門生,先生何談虛擲光陰?"龍山院能名列天下三大院之一,自然不可能是浪得虛名.西陵縱然是重武輕文,也不可能真的讓一群大字不識幾個的武將掌管朝政.西陵朝中官員確實有半數都是出自龍山院.只是,龍山院陳秀夫一手一手建立,比起驪山院和大楚南方另一座瓊華院到底少了幾分底蘊,只能名列三甲之末.但是以陳秀夫一人之力,在西陵這樣本身就重武輕文的地方能有如此成就,無關乎清云先生對他也頗為推崇了.

至于龍山院沒有傑出弟子的事其實也很好理解.鎮南王吸取了驪山院在大楚無遠弗屆的影響力的教訓,又怎麼還會讓龍山院重蹈覆轍.陳秀夫一人之力也遠沒有徐家百年香門第的底蘊,便是有出色的弟子也早早的被鎮南王吸收或者處理了.以至于龍山院到了如今也沒有如徐清塵這樣能夠撐得起門戶的傳人.若是將來陳秀夫去世了,龍山院只怕就要落到鎮南王或者西陵皇室手里了.

陳秀夫臉色稍霽,終于還是開口請兩人進去坐了.

進了花廳賓主落座,這個時候自然也沒有人上茶了.葉璃也不覺得有**份,命人送來了水親自泡了茶端給陳秀夫和墨修堯.從進了院門,墨修堯就一直沒有開口話.著葉璃手上不緊不慢的倒著茶,眼中閃過一絲柔軟.警告的掃了陳秀夫一眼.

陳秀夫喝著茶,將墨修堯的眼光在眼里,輕哼一聲並不畏懼.

"清云先生有八十高齡了吧?可還好?"喝了一會兒茶,陳秀夫方才問道.

葉璃抿唇淺笑道:"明年便是外祖父八十整壽,屆時還望秀亭先生大駕光臨西北."

陳秀夫手中的茶杯頓了一下,平靜的望著葉璃.葉璃話里的意思他聽明白了,可惜卻無法答應.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道:"可惜了,老夫只怕沒有福分為清云先生賀壽了.不過,這些年我龍山院倒也收錄了不少古籍孤本.就請王妃帶回去給清云先生,算是老夫的賀禮吧.清云先生…能有王妃這樣的外孫女,晚年的福分不淺,老夫就不再錦上添花了."

葉璃抿唇一笑,道:"外祖父哪里享過晚輩什麼福分,倒是晚輩給他老人家添了不少的煩惱和麻煩,多虧了外祖父慈祥不嫌棄咱們後輩的麻煩.秀亭先生為了龍山院耗盡了一生的心血,難道當真希望龍山院就此淹沒于世麼?"

陳秀夫搖搖頭笑道:"命該如此,我輩強求不得."

葉璃淡然道:"所謂的命數,不都是人自己選擇的麼?晚輩雖是女流卻也知道一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還有一句話,性格決定命運,選擇決定人生.先生並非懦弱之輩,您的選擇決定了龍山院的未來.你想要他存,他便是存,你想要他亡,他自然也只能隨著你消亡."

陳秀夫微微一震,定定的望著葉璃,許久才歎息道:"好一個我命由我不由天…好一個性格決定命運,選擇決定人生……定王妃如此心胸,定王好福氣,清云先生好福氣……"

"那麼…秀亭先生的決定?"葉璃問道.

陳秀夫垂眸,沉聲道:"老夫不會歸順定王府,定王殿下一世英雄,但是抬手之間殺戮我變成十數萬百姓,未免太過狠辣!"起這個,陳秀夫聲音中更多了幾分悲憤和嘶啞.顯然對于墨修堯此舉是極為幾分的.墨修堯挑眉,給了他一個不屑的眼神.本王就是殺了,你奈我何?

葉璃無奈的抬手拉了拉墨修堯的衣,墨修堯這才撇撇嘴低頭繼續喝茶.他自己也明白,想要服陳秀夫這樣的人他上是絕對沒用的.就憑他在汴城的行為,就算他把天出花兒來陳秀夫也不會信他.就算他將劍架在陳秀夫脖子上,此人也未必會買他的帳.既然如此,他也就不費那個事兒了.如果阿璃能服此人,以後他就會站在阿璃這邊,這對于阿璃也是一件好事.墨修堯雖然在葉璃面前一貫的撒嬌耍賴,但是許多事他所想的長遠之處便是清塵公子也未必能夠企及.

安撫好了墨修堯,葉璃這才轉向陳秀夫道:"這正是晚輩想要跟秀亭先生討教的.秀亭先生文采風流出口成章,但是也不可隨意汙蔑我夫君的聲譽啊."

陳秀夫先是被墨修堯如此輕易被葉璃安撫弄得一愣,這會兒聽了葉璃的話更是摸不著頭腦.有些不悅的道:"王妃這話什麼意思?老夫何時汙蔑定王了?"

葉璃微笑道:"方才晚輩在門外聽了半天,秀亭先生字字句句都在我夫君濫殺無辜,難道還不是汙蔑?"

陳秀夫頓時被氣樂了,瞪著葉璃道:"難不成,昨天定王殺了那些人都是該死的不成?"

葉璃垂眸,淡淡道:"兩軍交戰各為其利,素來各國之間如何處置戰俘可從未聽秀亭先生過什麼.殺了俘虜之事…誠然王爺有些狠辣但也是事出有因,秀亭先生的詩詞所的是否太過?"

陳秀夫冷著臉瞪著葉璃,沉聲道:"難道城中那些百姓還不算是無辜?"

葉璃眨眨眼睛,詫異的道:"什麼百姓?墨家軍何時濫殺過百姓?"

陳秀夫也是一愣,墨修堯將城中百姓全部抓去了刑場他是親眼到的.龍山雖然不算高,但是被軟禁在這院中消息也不算流通.自然也就不知道這些百姓已經被墨修堯全部逐出汴城的消息.著陳秀夫詫異的模樣,葉璃微笑道:"秀亭先生的消息只怕有些不對了,龍陽將軍臨戰之時以大楚百姓為肉盾,此時為將者所不為.西北雖然與大楚已經劃清了關系,但是墨家軍將士和大楚百姓卻依然是同出一脈的.我夫君一時激憤也是有的.但是墨家軍確實並未傷害汴城百姓一人.此事,還請先生明察."

聽了葉璃的話,陳秀夫有些懷疑又多了幾分欣喜.龍山院坐落汴城幾十年,他自然不願到那些無辜的百姓喪了性命.仔細盯著葉璃打量了半晌,終于確定葉璃並不是在謊糊弄他,這才松了口氣.站起身來對著葉璃和墨修堯拱手一輯,道:"此事是老夫不對,在此向定王和王妃賠禮."

陳秀夫和龍陽朱焱不同,他從未在西陵朝堂為官,少年時更是周游諸國見多識廣心胸同樣廣闊.另一方面,他對于西陵朝廷也沒有特別深切的執念,大楚和西陵的文字,習俗甚至血脈都是同出一源的.他反對墨修堯更多的原因是墨修堯悍然出兵侵犯西陵以及要屠盡汴城的行為.此時知道了這是個誤會,自然也不在意向墨修堯和葉璃當面賠罪.

葉璃連忙起身扶住他道:"秀亭先生不必如此,先生暫住這山上,消息自然閉塞了一些."

陳秀夫重新坐下來,問道:"那麼…汴城的百姓如今何在?老夫似乎…沒見有人回來."

葉璃了墨修堯一眼,有些慚愧的道:"城中百姓已經全部離開."所謂的離開時什麼意思,不需要解釋陳秀夫也能理解.不由得皺了皺眉,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幾十萬百姓流離失所甚至許多人連家當都還不及帶走.以後的日子也未嘗好過.搖了搖頭,陳秀夫望著墨修堯道:"老夫記得…西北四州面積並不十分廣大,王爺此舉…老夫有幾分明白,但是卻無法贊成."

墨修堯揚了下眉,沒有答話.

陳秀夫道:"王爺總不會是想將西陵的百姓全部趕走,然後將西北甚至大楚的百姓遷徙過來吧.請恕老夫直,王爺此舉只怕比屠城更加不妥."聞,墨修堯終于抬起頭來,淡淡的問道:"為何?"

陳秀夫沉聲道:"西陵百姓世世代代生活在這些地方.王爺若是只打算占一方土地也罷了,王爺若是打算一路驅趕百姓,西陵這麼多百姓…王爺想將他們趕到什麼地方去?一旦到了他們無路可退的時候,即使是手無寸鐵的普通百姓他們也是會反撲的.西陵與大楚兩國有仇固然不假,但是西陵百姓和大楚百姓卻未必有什麼深仇大恨.千年前,西陵和大楚原本便是一家.王爺若是想要西陵的土地,就當知道要接受西陵的百姓."

墨修堯和葉璃對視一眼,以陳秀夫和他們的關系和立場,能出這樣的一番話已經是交淺深了.更甚至已經代表了一些特別的意思,葉璃點頭道:"先生所不錯.昨晚的事,確實是我們處理的不當.還請先生念在事出有因海涵一二,另外,我們前來拜訪也是希望先生能夠相助彌補一些."這兩天的事,對墨家軍的名聲影響卻是不.虛名事,但是如果墨家軍屠城的消息被人刻意渲染,未來墨家軍的征途很可能會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頑強抵抗,甚至造成完全不必要的損失.

陳秀夫沉默了片刻,沉聲問道:"王妃想要老夫做什麼?"

葉璃輕聲道:"請秀亭先生發名帖告知天下百姓,汴城恢複正常.原本的汴城百姓願意回來的依然可以回來,一切財物全部返還.另外,重開龍山院.還要請秀亭先生推薦幾位能夠協助管理汴城的能人."

陳秀夫平靜的盯著葉璃許久,但是對面的兩人都知道他的心中絕沒有表面上起來那麼平靜.葉璃提出的請求似簡單,但是一旦他答應了下來就等于向全天下宣告秀亭先生從此歸順定王府了.知道他心中的猶豫和掙紮,兩人也不催他,平靜的坐著喝茶.

良久,陳秀夫臉上劃過一絲決定和決然,著葉璃道:"老夫答應王妃,但是也請王爺和王妃答應老夫一件事."

葉璃心中也松了口氣,微笑道:"秀亭先生盡管吩咐."

陳秀夫道:"請王爺和王妃保證,不會殺戮西陵的普通百姓."

葉璃莞爾一笑道:"這個自然,墨家軍並非嗜血好殺的狼虎之師,也從未侵犯過尋常百姓,不是麼?"

陳秀夫點頭笑道:"老夫相信王妃,也希望王爺和王妃不會失."

"那就請先生拭目以待吧."葉璃笑道.

送走了葉璃和墨修堯,原本守在院外的墨家軍士兵也跟著撤離了.這也顯示了定王府的誠意.院里,陳秀夫著跟前桌上已經冷卻的茶水,幽幽的歎了口氣.

"先生,我們當真要歸順定王府?此舉只怕對先生的名聲不利,天下悠悠之口定王府便是有再大的能耐也無法堵住的."陳秀夫身後,年輕的學生擔憂的問道.

陳秀夫搖搖頭,仰首望著院上的一方天空,沉聲道:"盛名罵名,皆是虛妄.到這兩個人…老夫突然覺得,或許這個天下的格局,當真要改變了."大楚和西陵,當時兩大強國.但是每一個文人都會記得,千年前這方土地上曾經佇立這一個如何遼闊龐大的帝國.那個時代才是讓無數人高山仰止的太平盛世.有道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個天下分裂的太久了.那一雙壁人在眼前的時候,他仿佛終于到了一個一輩子都不敢去觸動的奢望,一個真正的太平盛世之夢.

"可是,先生不是定王煞氣太盛,有傷天和.不是長久之象麼?"學生有些不解的問道.

陳秀夫呵呵一笑,道:"那時因為老夫沒有到另外一個人,有她在,或許定王並不會有那麼多的殺孽.這一次…汴城百姓不是沒事麼?是老夫多慮了,清云先生高瞻遠矚,怎麼會不到此處.既然清云先生沒有阻止定王出兵,就明……"明清云先生也是同樣好定王的.

青年時,陳秀夫也曾經胸懷大志過.只可惜,他的志向並不是大多數人能夠理解的.更多的人都只當他是一種狂妄的妄想.碰壁的太多了之後,他終于心灰意冷定居龍山教育人.希望能夠將自己的志向和想法傳承下去.而之後西陵皇懦弱無能,鎮南王大權獨攬,大楚墨景祈多疑狠辣,整個大楚似強盛實則已經日落西山.之間的種種更是讓他絕望無奈直至完全放棄.他甚至在午夜夢回時到過外族入侵,大楚和西陵都不複存在的場面.卻沒想到,在已經年近花甲的時候竟然再一次讓他到了一絲希望.

平生第一次,陳秀夫感動無奈自己早已經過了壯年.若能再年輕二十歲……

抬頭望著晴朗無云的天空,陳秀夫喃喃道:"老夫一生一事無成,死不足惜.但是如今卻只盼著能夠多活幾歲,或許有生之年,還能到真正的太平盛世."

太平盛世麼?身後年輕的學生心中一震.沒想到老師竟然會對那一壁人抱有這麼高的期望.雖然沒有親眼到定王夫婦,但是他躲在後面也是聽到他們話的,目送兩人離去的時候,少年人也覺得這世間再沒有比他們更加般配的人了.

"先生一定會到那一天."年輕的學生低聲道.

親親,親愛滴zengfengzhu親親,2喲喲~求撫摸~

上篇:302.引火自焚,名將陌路     下篇:304.鎮南王的打算,江南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