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半月之後,大楚攝政王墨景黎攜太後及等久不久的新皇與朝中大部分官員南下江南.而留在京城的則是以華國公為首的朝中老臣以及一部分清流文官.前線的將士得到這個消息,頓時軍心潰散原本就不樂觀的戰事更是一敗塗地,北戎大軍不停的戰線不停地往南推移.十天之後,堅持了幾個月的紫荊關也終于被攻破.大批的北境將士湧入關內.

而此時,遠在西陵的墨修堯接到消息的時候,墨家軍也已經兵臨西陵皇城之下.之前的奉城之戰有了在汴城的教訓和磨礪,陳云的等一干將表現的都頗為出色,雖然最後雷騰風被趕到的金衣衛救走,卻也是瑕不掩瑜.墨家軍大軍一路推進,連續數月不停歇的鏖戰,也讓這一支原本沒有多少經驗的兵馬成為了墨家軍真正的百戰精兵.等到墨家軍開到西陵皇城下的時候已經是九月了.

圍住西陵皇城之後,墨修堯並沒有立即下令攻城.只是圍而不攻,也趁機讓連續疲憊了幾個月的將士稍作休息.

而此時的西陵皇宮中,西陵皇正眉頭深鎖的著眼前偏偏的白衣青年.西陵皇下首,一身白衣溫文爾雅的徐清柏也含笑打量著眼前的西陵皇.西陵皇今年也不過五十出頭,但是比起斷了一臂依然氣度宏偉的鎮南王來就顯得太上不得太面了.或許是常年的歌舞聲色,讓他的形容極為消瘦,面色蠟黃眼神渾濁.就連眼皮都松松的下垂著,他並不蒼老但是卻讓人覺得毫無生氣.

徐清柏毫不在意的了不遠處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的西陵皇宮侍衛,其實他到達西陵已經有好些日子了,可以西陵皇開始並不打算見他.或許西陵皇並沒有想到在墨家軍面前自己的西陵大軍竟然會真的這般不堪一擊.直到墨家軍在短短不到半個月時間內接連攻破了汴城和奉城,才讓他真正的緊張起來了.只是這談判,並且是關系國運的談判卻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再加上西陵皇心中始終還是保佑那麼一點奢望,所以態度一直搖擺不定.而如今墨家軍兵臨城下而鎮南王府卻沒有半點消息的況下,卻是再也容不得他猶豫了.

在西北好幾年徐清柏一直都在極為貧瘠的地方參與農事.但是這並沒有抹殺他身上與生俱來的香氣息,甚至幾年的時間將當初那還有些青澀的少年磨礪的更加溫潤和平和.比起性格各異的徐家諸子,徐清柏才是最像徐家百年香的傳人,真正的出現才智.徐清塵比起他太過出塵,徐清澤太冷,徐清鋒更像是武人,而徐清炎太過跳脫.只有徐清柏,神色溫和笑容淡然,真正的君子端方如玉,任何人都生不起厭惡的心來.

"西陵皇考慮的如何?"良久,徐清柏才淡然出聲道.

西陵皇並沒有因為徐清柏如此溫和的態度而有所放松,依然是眉頭深鎖一臉為難之象.徐清柏悠悠道:"其實西陵皇何必如此為難,定王府並沒有想要跟西陵皇為難的意思,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

在場的眾人,包括站在門口戒備的盯著殿中侍衛的麒麟們也一臉的無語.都已經打到人家京城來了還沒有想要為難,那要怎麼樣才算為難?

對上西陵皇不信的臉色,徐清柏笑道:"如果不是鎮南王野心勃勃出兵攻打大楚,我們王爺也不會出此下策來跟西陵皇為難啊."西陵皇凝眉道:"據朕所知,墨家軍已經與東楚斷絕關系了,徐四公子切莫用這種話糊弄于朕."他就算再是個傀儡也還是個皇帝好吧,徐清柏拿這種話糊弄他簡直就是在嘲笑他的智商.徐清柏也不在意,有些無奈的搖頭道:"隨然我們王爺無意插手大楚的事,但是西陵皇也當知道,西北地貧瘠,若是讓鎮南王拿下了大楚,以鎮南王的野心勃勃,難道不會來跟定王府為難麼?"

西陵皇沉默,徐清柏的話有些服了他.其實他也明白徐清柏的話其實多是詭辯之詞,但是在這種況下人心卻遠遠比尋常時候容易接受這樣的詭辯.所以西陵皇此時也忍不住想,如果鎮南王沒有去攻打大楚,墨修堯是不是就不會攻打西陵了?最重要的是,雷振霆攻打大楚也就罷了,他居然帶走了西陵最精銳的兵馬又在西陵危難之際根本就不考慮回來救援,而是繼續攻打大楚.這件事就讓西陵皇非常的耿耿于懷了.

著西陵皇沉默,徐清柏繼續道:"西陵皇想必也明白,以西陵如今的兵力…皇城是絕對守不住的.何況,就算我定王府現在退兵.西陵皇抵擋得住西域各國的兵力了?據在下所知,西域諸國已經組成了十五國聯軍,率領六十萬大軍陳兵邊境,想要討回昔年西陵大軍在西域的血債……"

聞,西陵皇忍不住一抖.當年龍陽到底在西域殺了多少人只怕數都數不清.之前的數百年間西域許多下過也一直生活在西陵的浮威之下,可以和西陵之間仇深似海.只是西陵兵力一貫強盛,這些國也只能打落了門牙活血吞.但是隱忍卻並不代表他們甘願就此臣服,這不,西陵剛剛被墨家軍打敗這些人國就已經蠢蠢欲動了.

西陵皇自知自己是絕對斗不過墨修堯的,也絕對應付不了那些對西陵仇深似海的西域諸國.就像是他一直都自己自己是斗不過鎮南王這個弟弟的,他一向都很識時務.半晌,西陵皇才終于開口道:"徐四公子想什麼?"

徐清柏微微挑眉,知道西陵皇心中一驚松動,淡淡一笑道:"只要西陵皇讓出西陵皇城,之前墨家軍奪得的城池都歸西北所以.墨家軍便會立刻收兵,你我雙方和平共處不是很好麼?"

西陵皇心口一口老血險些當場噴了出來.和平共處?!墨家軍占了西陵三分之一的領土之後來跟他談和平共處?

西陵皇搖頭道:"皇城不行,只要定王立刻撤兵,之前墨家軍所占的土地可以交給定王府,另外,朕還可以再加上青陽州.青陽州與大楚接壤,面積可是皇城所在的安平州的兩倍."皇城可是西陵的國都和根基所在,若是連皇城都丟了他這個皇帝還有什麼臉面做下去?難道要學大楚的皇帝難逃?

起來,西陵和大楚還真不愧是同出一源的.當年差不多前後腳功夫騎兵反抗前朝,超不多時間立國.之後西陵強大楚也強,大楚亂西陵也亂,一兩百年內竟是誰也沒有怎麼占到誰的便宜.而如今,大楚新帝難逃,西陵皇城也被人大兵壓境了.

徐清柏揮動著折扇,搖搖頭道:"西陵皇,西陵皇城對您來真的有什麼意義麼?所謂皇城…天子之所.只要天子還在,皇城哪兒不能建?如今這形,就算皇城真的保住了…您真的能安心住下去麼?"

西陵皇沉默,同時也不由得在心中埋怨祖先選皇城的位置也選的太不是地方了.西陵皇城里西域諸國邊境只有區區不到六七百里的距離,往日西陵強盛的時候還好,往西域國要點什麼珍稀貢品,絕世美色,稀世寶馬什麼的格外方便.但是一旦西陵沒落了,西域各國的騎兵甚至不用幾天就能殺到皇城下啊.更何況,以後還要跟墨家軍毗鄰而居了,西陵皇只要想一想就覺得如坐針氈.

被徐清柏這麼一提醒,西陵皇頓時又覺得皇城這塊地兒有點燙手了.他可半點都不想前面要面對兵強馬壯的墨家軍,後面還要面對有著血海深仇虎視眈眈的西域諸國.但是就這麼輕易的將皇城給送出去,西陵皇又實在是拉不下這個臉.

徐清柏怎麼會不明白他的心思,也不著急,淡淡一笑道:"倒也無妨,西陵皇不妨仔細的思考幾天?當然,如果咱們兩軍能夠和平解決的話,定王府也不會白要西陵皇的一座城池的."如此明白的暗示讓西陵皇心中一動,疑問的向徐清柏.徐清柏微微一笑,淡然提點道:"西陵皇室正統…一直被鎮南王所壓制.當年若不是鎮南王排除異己,西陵三大名將何以凋零至此?如果西陵與定王府和睦共處,自然就是朋友.朋友之間互相扶持也是常理不是麼?"

西陵皇眼睛一亮,不管他有多少本事,他也是一個皇帝一個男人.一個身為皇帝的男人若沒有半絲想要自己手握大權的心思那他也不會坐在這個位置上了.徐清柏開出來的價碼無疑是非常吸引人的.如果定王府幫助他打壓掉雷振霆,那麼他就能夠掌握朝政,成為西陵真正意義上的皇帝,即使西陵只剩下三分之二的領土又如何?他現在不也一樣半分權利也沒有?甚至還不如一個普通的王侯自在.

過猶不及的道理徐清柏是明白的,所以他點到為止不再多什麼.悠然的起身向西陵皇告辭,留給他時間自己思考.

臨走時,還不忘留下一句,"陛下,其實西陵至此並不是您的錯……"

著徐徐清柏從容的離去,西陵皇不由得有些失神和嫉妒.即使對方只是一個的似乎連正式的官銜都沒有的年輕人.但是在自己這個一國之君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氣度和從容閑適卻讓他嫉妒不已.同時,徐清柏最後的一句話也深深地映入了他的腦海中.不錯…這一切並不是他的錯,真都是雷振霆的錯!

"陛下?"身邊的內侍上前來奉上熱茶,有些心翼翼的道.

低頭抿了一口自己慣喝的貢茶,西陵皇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漫不經心的問道:"你…皇城守得住麼?"

"陛下英明神武,我西陵千秋長存.自然是守得住的."內侍恭敬的道,雖然出來的話連他自己也不信.幸好西陵皇並沒有追究他的話真假的意思.沉默的點了點頭道:"也罷,再吧."內侍默不作聲的在一邊伺候著,他是常年在西陵皇身邊侍候的人.只神色就能猜到西陵皇的幾分心意,此次當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只是一個的內侍,國家大事卻輪不到他多什麼.

皇城外的墨家軍的大帳里,墨家軍的大將領都齊集于此紛紛議論著.墨家軍一路勢如破竹的攻到了西陵皇城下,但是王爺卻下令他們只圍不攻,這讓許多將領都百思不得其解.不是應該趁著大軍氣勢正盛一舉奪下皇城麼?

"鳳三,王爺和王妃到底是怎麼想的?"被人不能問,張起瀾卻不忌諱這個,直接開口問跟在墨修堯身邊時間最長的鳳之遙.鳳之遙望著大帳頂上翻了個白眼道:"我怎麼會知道王爺是怎麼想的?我又不是王爺肚子里的蟲子."

一個副將遲疑了一下問道:"是否是王爺打算撤兵了?"

此一出,其他人也不話了.大楚皇帝南下的消息他們自然也都知道的.雖然都不願意在和大楚皇室扯上什麼關系,但是對大楚百姓他們並不是沒有絲毫感的.如今大楚的形雖然沒有親眼所見卻也還是能猜到幾分.所以難免會猜測王爺是不是打算撤兵了.

"其實…撤兵也沒什麼吧.如果王爺是想要增援大楚的話?"有人遲疑的問道.畢竟他們和大楚的百姓是同出一脈的,甚至墨家軍中大部分人都是有親朋故舊還在大楚的.如果王爺真的打算出兵大楚的話,想必也不會有什麼人反對.墨家軍再恨大楚皇室也和普通百姓沒有關系,人心畢竟都是肉長的.

"而且,北戎和墨家軍還有大仇.如果王爺真的這麼打算的話,我們自然不會反對."當年前代定王墨修文,還有那枉死的幾萬墨家軍將士,加上戰死的當年那一役至少有近二十萬墨家軍將士死在北戎人手中.

"都在什麼呢?"葉璃清雅的聲音從帳外傳來,眾人連忙起身行禮.墨修堯和葉璃攜手而來,眉宇間帶著淡淡的暖意顯然是心還不錯.

"見過王爺,王妃."

墨修堯牽著葉璃到主位上坐下,挑眉著眾將笑道:"王妃問話呢,大家都在什麼這麼熱鬧?"云霆冷不防的被人推了出來,無奈的了左右皆是眼觀鼻子鼻觀心的同僚只得道:"啟稟王爺,末將們正再猜測王爺打算何時攻城."

著云霆一臉嚴肅的模樣,葉璃不由莞爾一笑道:"別緊張,我和王爺就是隨便問問.坐下話."

"多謝王妃!"云霆這才松了口氣,連忙回到陳云身邊坐好.

墨修堯似笑非笑的著底下的將領問道:"你們都想知道什麼時候攻城?"

眾將領紛紛點頭,他們是望眼欲穿啊.眼就要攻下西陵皇城了,這是墨家軍近兩百年也沒有實現過的壯舉啊.

墨修堯含笑著他們道:"本王沒打算攻打皇城."

聞,眾人不由得面露驚愕之色.雖然早有些猜測但是真的聽到王爺這麼的時候他們還是有些驚訝.何況,如果沒打算攻城的話,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過來啊,直接打道回府難不成一路被他們打怕了的西陵守軍還敢追不成?

"王爺…為什麼不打?"還是云霆忍不住舉手問道,眾人目光頓時齊刷刷的盯著墨修堯.

墨修堯淡淡問道,"攻打汴城,墨家軍前後損失了多少兵馬?"

眾人默然,雖然墨家軍一路上可以是難得一見的順利.但是汴城還是損失了不少兵力,初步算算,汴城一役就損失了接近**萬的兵力.幾乎是之後和之前一路上損失的總和了.如今兵臨西陵皇城下之所以還有三十萬兵馬,那也是後面呂頌賢又派人補充了十幾萬精兵過來.損失的這些可都是墨家軍最精銳的兵馬.

墨修堯道:"西陵皇城雖然不及汴城曆史悠遠,但是其防禦能力卻絕對比汴城更甚一籌.另外…本王三大名將中最後一位,順天大將軍風傲目前就在皇城.墨家軍確實可以攻下西陵皇城,但是本王卻不想付出那麼多的損失.另外…本王也不想毀了這座城池的防禦."

這座皇城的年代並不久遠,距今也不過一百五十年左右.是西陵國費了十幾年之功修建的城池.當年西陵初立的時候,西域諸國並不安分.西陵開國兩代皇帝敢將皇城選在這個一個靠近邊境的地方,不得不是膽識過人.或者其中也有幾分要後代子孫時刻警惕的意思在其中.而一旦墨家軍奪得西陵北方全境以後,曾經的西陵邊境就會成為墨家軍的邊境.而這座曾經的皇城將會成為防禦西域諸國最堅固的也是最後的一道大門.

"那…王爺打算怎麼辦?咱們總不能就這麼耗著或者不打了吧?"張起瀾問道.

墨修堯笑而不答,眾人眼巴巴的望向葉璃.

葉璃低眉淺笑,"兵法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眾人拜服:王妃真天人也.

鳳之遙摸摸鼻子,心中默默思索著:這是哪本兵上云的?

云霆一臉欽佩:王妃博覽群,爺啃了整整三個月的兵,居然還是有沒到的!

"咳咳…"鳳之遙輕咳一聲,恭敬的討教,"王妃的意思是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個…只怕沒這麼容易吧?"西陵皇就算真的是個傻缺西陵朝廷的官員也不會同意就這麼把皇城讓給他們啊.那可是皇城,一個國家的首都,不是一塊土豆!

葉璃笑道:"行不行咱們等等再不就知道了麼?"

張起瀾皺眉問道:"咱們不攻城,那…如果有來救援的大軍要如何處置?"墨修堯淡淡的了他一眼,道:"如何處置?自然是殺!皇城不用去管他,這期間有任何前來支援的西陵大軍,統統給本王殺回去!"

眾人這才舒了一口氣,還是要打啊.不過野戰他們肯定比攻城戰更有優勢.

"屬下遵命!"眾人齊聲應道,鳳之遙若有所思,其實…這也算是一種攻心吧?

"啟稟王爺王妃,營外有人從西陵皇城中出來求見."門口侍衛進來稟告道.

墨修堯挑眉問道:"什麼人?"

守衛道:"是徐家四公子,不過他並沒有定王府的信物,所以……"徐清柏跟經常在璃城的徐清塵徐清澤不同,也和在軍營里混的徐清鋒不同,墨家軍認識他的人並不多.特別是下層的普通士兵認識他的人更少,所以依照規矩還是要先進來稟告一聲才能將人放進營中.

葉璃聞卻是一喜,"四哥來了?"

墨修堯拉著葉璃起身笑道:"既然如此,咱們出去迎迎四公子吧.本王覺得他會給咱們帶來好消息."眾人也是一臉好奇,徐家四公子怎麼會在西陵皇城?更重要的是,他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好消息?

一行人走到大營外,已經有人先一步出來迎接徐清柏了.正是閑來無事出門去晃悠正好碰到的徐清鋒,到自家應該窩在西北種土豆的四弟離奇的出現在西陵,而且還是從皇城里出來,徐清鋒嚇了一跳.拉著徐清柏打量了半天,確定沒有絲毫的損傷才問道:"四弟,你怎麼會在這里?大伯母知不知道?"

對上三哥毫不掩飾的關系,徐清柏好心的搖了搖頭笑道:"三哥,來你過的不錯?"

徐清鋒眉宇間神采飛揚,笑道:"那當然,你三哥這次可是立下了不少功勞.秦風回去就升我做麒麟的副統領."雖然徐清鋒也明白這其中多少也有幾分自家表妹的面在其中.畢竟立下功勳的隊統領並不只是他一個,但是他也知道秦風絕對不是公私不分的人,這至少表明了秦風認可了自己的能力.

"那就要恭喜三哥了."徐清柏笑道.徐清鋒笑容一斂,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何會在此呢?大伯母若是知道你跑到這里來還不嚇死!"

徐清柏無奈的苦笑道:"父親和大哥都知道,等到我這邊沒事了我也會寫信回去抱平安的.三哥,我有事要見璃兒和定王."

"三哥……"正著葉璃和墨修堯已經先一步走了出來,後面還跟著浩浩蕩蕩的一串,讓徐清柏也不由得有了兩分受寵若驚的感覺.

"如何?"墨修堯淡淡問道.

"幸不辱命."徐清柏淡笑.

寫到這里,其實某鳳發現,一個國家無論有鎮南王這樣的權臣還是有定王府這樣的忠臣都不是一件絕對的好事.鎮南王的強權抹殺了西陵皇身為帝王的尊嚴和血性.如果是墨景祈的話,我覺得就算他啥也不會,瘋瘋癲癲他也甯願殉國也不會願意把皇城拱手讓人.而定王府保護了大楚平安兩百年,同樣的也在無形中抹殺了大楚其他軍隊的能力和將領的發展.一旦墨家軍和大楚離心,後果可想而知.最糟糕的的是,大楚的皇族忌憚墨家軍的方式並不是培養別的將領與他抗衡,而是一邊打壓定王府又一邊害怕再出現一個定王府.也就導致了大楚除了定王府和幾個老將以外再無名將.

上篇:305.墨景黎的打算     下篇: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