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戰  
   
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戰

將徐清柏迎入營中,又揮退了一干好奇的將只留下鳳之遙張起瀾等人,大帳里才重新安靜了下來.

鳳之遙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徐清柏道:"徐四公子是什麼時候到的西陵,咱們竟然一點消息也不知道."徐清柏含笑了一眼盯著自己打量的葉璃,含笑道:"我倒是來了有好些日子了,原本還以為你們還要些日子才能到呢."他這麼鳳之遙等人也明白了徐清柏這八成是被王爺和王妃秘密派來西陵皇城的.至于來是來做什麼的…徐清柏溫文儒雅的笑顏鳳之遙眼中閃過一絲了悟.

"四哥,這些日子可有受什麼委屈?"雖然見到徐清柏安然無恙,葉璃心中安穩了許多.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擔心四哥在西陵受了什麼委屈.畢竟西陵人可沒有大楚優待文人的法,墨家軍大軍未到來之前,西陵人對四哥只怕也不會那麼客氣.

徐清柏含笑安慰道:"沒什麼事兒,就是在西陵無聊了一些罷了.現在你們提前到了自然也就順利多了."

墨修堯喝著茶耐性的瞪著葉璃和徐清柏寒暄完了才開口問道:"西陵皇可有什麼打算?"

徐清柏點頭道:"昨天我又見了一次西陵皇,大兵壓境給他的壓力是非常大的.而且我們開出的條件也足夠他動心.不過…他只怕是一時間拉不下臉來拱手讓出皇城.只怕咱們還要再打兩仗.這幾天各地來救援的兵馬也該到了,我估計咱們隨便打退兩路他就該下令覺醒了."

墨修堯點頭道:"本王明白了,辛苦你了."

徐清柏笑道:"分內之事,何談辛苦?"一邊的張起瀾這才回過神來,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徐清柏.半晌才道:"王爺的意思是,咱們不用打皇城.徐四公子動了西陵皇帝將皇城送給咱們?"張起瀾此時向徐清柏的眼神更像是在一個怪物了.徐清柏謙遜的一笑道:"也不算是白送,咱們自然也要補償他一些東西."

張起瀾一揮手道:"這可是西陵的皇城啊,補什麼東西也是咱們賺了.徐四公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能耐,在下聽當年徐家徐二先生十幾歲就能舌戰群儒,如今來,徐四公子竟是青出于藍了."罷,張起瀾不由得在心中咂舌.這徐家人也太恐怖了,只憑一張嘴就能比他們幾十萬兵馬還要厲害了.還有徐家那位大公子,聽就連王爺平時也要忙個不停的政事,他也是輕輕松松就處理的乾淨利落.起來…王爺有這麼一群大舅子…不自覺的,張起瀾向墨修堯的目光都能稱得上是同了.

其他人自然也都將張起瀾的目光和神色在眼里,墨修堯頓時黑了臉.雖然他也覺得這群大舅子除了徐清鋒比較好擺弄一點,其他的一個比一個煩人.但是好歹這群人都很有用啊,比起他們的能力被他們偶爾煩一煩這種事,墨修堯就覺得微不足道了.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樂意到自己的屬下同自己啊.

鳳之遙低頭悶咳了一聲掩飾住唇邊的笑意,問道:"四公子有把握麼?西陵皇到底是個皇帝,他真的肯放棄西陵的根基所在?"

徐清柏笑道:"比起一座還能再建的皇城,在西陵皇眼中他的性命和皇位顯然更重要一些.何況,以如今的形,西域諸國動亂,這里明顯已經不適合再做為皇城了.即使咱們不要,我猜過不了三個月他自己也會想要遷都的."

張起瀾微微皺眉道:"既然如此,咱們要這種城池來做什麼?難道咱們還要去跟西域諸國打?"雖然他們並不怕那些西域國,但是現在他們自己的事就忙不完吧?西北現在可還被北戎和鎮南王手下的兵馬圍著呢.哪里有時間去跟西域國磨?葉璃淺笑道:"張將軍,跟西域諸國有仇的是西陵,不是咱們."

張起瀾半身戎馬,對政事並不精通,不解的道:"王妃的意思是?"

葉璃淺笑道:"西域諸國跟西陵仇深似海,但是我們跟他們卻沒有任何仇怨.他們被西陵侵占的領土也不在我們目前控制的土地范圍內,他們被西陵搶掠的物產我們也沒有得到過半分.雖然西陵目前被我們打了個措手不及一時之間有些喘不過氣來了,但是到底還有三分之二的面積還在.等到緩過氣來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果西域諸國想要報仇的話,決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再為自己樹立一個敵人.而我們…需要這一條道路連接西域諸國,甚至更遠的地方."

鳳之遙擊掌笑道:"屬下明白了,拿下了這些地方以後,定王府所控范圍就能夠直接連通西域諸國.以後想要與西域商貿往來也不用擔心被西陵截斷道路了.西北物資貧乏,但是卻完全可以成為一條東西諸國的商貿之路.而且,這樣的地形可進可退,可攻可守……"

墨修堯點頭贊道:"鳳三的不錯."

張起瀾點頭道:"原來如此,既然有這諸多的好處,咱們自然要拿下西陵皇城了."

徐清柏與葉璃等人訴了這兩個月的過往之後,又商定了對西陵皇談判的一些事便起身准備回城了.葉璃有些擔心的道:"四哥,你還是就住在軍營里吧.萬一西陵皇突然反悔……"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卻也不是完全沒有.葉璃總是不希望四哥收到什麼傷害的.

徐清柏含笑拍拍葉璃的肩膀道:"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的.何況,若是我這個談判的使者先行跑了,西陵皇怎麼會相信咱們的誠意."

"可是……"葉璃還是擔憂.徐清柏笑道:"出使各國的使臣其實只要掌握好了分寸,並不會有什麼危險.何況如今明顯是咱們占了上方.西陵皇對我不利能有什麼用?最多就是為了泄憤,他能在鎮南王的手下忍這麼多年,不會是那麼有血性的人,不必擔心.四哥先回去了."

葉璃想了想道:"我讓三哥帶人跟你一起回去."

希望她能夠安心,徐清柏只得同意,點頭道:"也行,不過人不能太多了."

葉璃點點頭,連忙叫卓靖去請徐清鋒.

徐清鋒自然是十分樂意陪徐清柏去皇城的.雖然只是堂兄弟,但是徐家五哥兄弟素來比親兄弟感還要深厚.徐清鋒同樣也放心不下這個從就溫文有禮的四弟,葉璃一,徐清鋒連考慮都沒有立刻就答應了下來.從自己手下挑了六哥麒麟跟著徐清柏一起回皇城去了.

果然不出徐清柏所料,西陵皇又堅持了幾天,在五天後墨家軍連續擊潰了兩路前來皇城支援的西陵大軍之後,西陵皇終于再一次忍不住的召見了徐清柏.沒有人知道徐清柏到底跟西陵皇了些什麼.當天西陵皇便頒下了聖旨詔告天下,定王府和西陵的戰事皆是由鎮南王雷振霆擅自出兵攻打大楚所致.事後鎮南王不僅不回兵救援,還繼續回兵南下攻打大楚南方.以至于如今皇城被圍兵臨城下.西陵皇體恤百姓和西陵士兵性命疾苦,與定王府議和.割讓西陵安平,凌陽,昌平,宣弘,平川五州與定王府.西陵將在兩個月內遷都位于西陵中部的安城.

此詔一處,不僅是朝野上下一片震動.即使是遠在周邊諸國的掌權者也是一陣驚愕.雖然沒有拿下西陵全境,但是墨家軍區區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就拿下了西陵包括皇城在內的三分之一地方.這樣的戰力不得不讓人心生警惕和畏懼,更可況這還不是墨家軍的全部兵力.

西陵皇的詔發布之後,與別處的震驚畏懼憤怒不同,墨家軍軍營里卻是一片歡騰.在墨家軍圍困皇城的第九天,西陵的皇城大門終于打開,墨家軍以給幾乎可以不計的上拿下了西陵防禦最堅固的城池,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兵不血刃.

因為並不是西陵完全像墨家軍投降,隨意西陵皇並沒有出城來迎接墨家軍.只是派了朝中的大臣跟著徐清柏一起到城門可前來迎接.饒是如此,許多西陵的臣子臉色依然十分的難.墨修堯和葉璃各自騎著一匹駿馬並肩而行,身後跟著身穿色錦衣的鳳之遙和秦風卓靖等人.他們的身後是身著黑衣同樣騎著一色的黑色駿馬的黑云騎,已經一部分的步兵.為了不驚嚇道城中的百姓,墨家軍並沒有全部進城.只帶了一萬人進城,身下的幾十萬兵馬則留在城外交由張起瀾統帥.

雖然當初在汴城發生了一些屠城的傳,但是因為事後處理的好.而且墨家軍一路上基本上也不侵犯百姓,西陵皇城的普通百姓對墨家軍也並不怎麼害怕.紛紛擠在街道兩旁熱鬧.待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一雙壁人就是定王和定王妃的時候無數羨慕的目光紛紛落到兩人身上.

等到進了西陵皇宮的正殿門前,西陵皇才迎了出來.見到並肩而立的兩人卻也不由的愣了一下,畢竟墨修堯和葉璃兩人的名聲就算不是這天下最大的,但是也絕對可以稱得上家喻戶曉的.而且,墨修堯成名太早,中間又沉寂了許多人,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將他歸類到上一輩的人當中去.此時再一眼前的一對男女,男子雖然一頭白發,但是卻是容顏俊美,氣勢森然.而女子容顏清麗秀雅,婉約之中有讓人感到幾分大氣和瀟灑之感.只年齡的話也不過就是雙十年華罷了.如此人物,無論是哪一個毫無疑問都是世間一等一的風流人物.

"哈哈,定王,定王妃,朕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風采逼人."幸好西陵皇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收回了落在葉璃身上的目光.他雖然是有些寡人之疾,但是卻也還不到色迷心竅的地步.什麼樣的女人可以什麼樣的女人不能他還是分得清楚的.

墨修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收回了漸漸陰冷的目光.

葉璃淡淡一笑道:"陛下客氣了,多有得罪還請陛下莫怪."

"哪里,王妃重了.定王,王妃,里面請.朕已經命人略備薄酒,還請兩位莫要嫌棄."見葉璃竟然先于墨修堯開口,而定王臉上卻沒有絲毫的不悅之色,西陵皇更加確定了定王妃在定王心中的地位.他卻不知道,葉璃先開口是替他解了圍了.若不然他只怕就要熱戀貼冷屁股,在這麼多臣子面前當面下不了台了.

"陛下請."

一行人進了大殿才發現,這西陵大皇宮竟是格外的簡樸.不如大楚那般的金碧輝煌,就連珍貴的擺設也沒有幾件.整個大殿里顯得空蕩蕩讓人無端的感到幾分清涼和蕭瑟.鳳之遙疑惑的了一眼坐在自己下首的徐清柏,他記得定王府得到的消息,這西陵皇雖然算不上是窮奢極欲,但是卻也不是個勤儉的啊.徐清柏似笑非笑的了一眼殿上的正含笑跟墨修堯寒暄的西陵皇一眼.

鳳之遙眨眨眼,著殿上笑容滿臉的西陵皇突然悟了.感是要遷都了,西陵皇擔心定王府上了他宮中的這些寶貝,事先給藏起來了.

殿上,西陵皇著墨修堯道:"定王,昨日朕命人送去的信箋,不知定王可有什麼意見?"

墨修堯靠在椅子里,抬手從身後的卓靖手中接過一封信箋,淡淡道:"西陵皇所提出的條件,定王府都可以同意.只除了一條…南詔的事請恕本王愛莫能助."

西陵皇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強笑道:"怎麼會?定王神通廣大,只要真心相助本王,何來愛莫能助之?"如今西陵的敵人可不只是只有定王府一家.南邊的南詔國還有西域的各個國都是虎視眈眈.甚至南詔已經出兵占據了以西陵南詔接壤的一個州了.

墨修堯沉聲道:"西北與南詔相隔實在太遠,若要墨家軍出兵替西陵阻擋南詔,一來名不正不順,二來,路途遙遠,等到墨家軍趕到只是兵困馬乏,只怕反而會著了南詔的道."

西陵皇笑道:"朕並非此意."就算墨修堯真的有意替他出兵,他也是不敢要的.現在他只希望墨修堯和墨家軍老老實實的待在已經得到的地盤上別再來禍害他剩下的國土就行了.請墨家軍幫忙驅趕南詔兵馬,毫無疑問的是驅走了狼又贏來了虎.

墨修堯疑問的挑眉,西陵皇笑道:"定王名震天下,朕相信只要定王有所表示,南詔自然會有所收斂."其實西陵皇並未真的將南詔放在眼里,但是現在他不僅要應對西域諸國,還要准備應對雷振霆.根本沒有時間跟南詔糾纏.這一次…他可不想再做傀儡了.何況,他將皇城讓了出去.西陵皇心里很清楚,如果給雷振霆機會再回來的話,他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墨修堯了然,點頭笑道:"這個倒是無妨,回頭本王便發函給南詔女王便是."至于曾經的安溪公主,如今的南詔女王了信函之後聽不聽就不管她的事了.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西陵皇臉上的笑容也就更甚了.著墨修堯和葉璃的眼神也更加真誠了幾分.如果定王府能夠幫他安撫了南詔,擺平了雷振霆的話,那麼這座皇城給的或許也不虧了.

"定王,實不相瞞…雖然如今已經定下了遷都安城.但是…據朕所知,本王那個的侄兒雷騰風如今也還在西陵境內,並且手下還有不少擁護鎮南王的兵馬.這藥…如何是好?"西陵皇問道.

墨修堯淡淡一笑道:"西陵皇,咱們老祖宗有句話,叫做名不正則不順.雷振霆白了不過是個鎮南王罷了,他甚至連一個名正順的攝政王的封號都沒有.而雷騰風,更是不過是一個鎮南王世子而已,難不成西陵皇連他都對付不了?"西陵皇苦笑道:"雷騰風自然沒什麼可怕的,但是他手下的兵馬和效忠鎮南王府的人卻不可視."

墨修堯一手撐著額頭,淡笑道:"據本王所知…順天大將軍此時便在皇城.想必到時候也是會跟著西陵皇前往安城的?"

西陵皇臉色微變,風傲確實在皇城中,但是這個消息卻是除了他本人就連他身邊最親近的人都沒有告訴的.墨修堯輕描淡寫的模樣,顯然並不是剛剛才知道的了.西陵皇心中不由得一顫,對墨修堯的畏懼又更多了一層.

墨修堯仿佛沒到西陵皇的臉色,繼續道:"何況,這次的戰事皆因鎮南王而起,難不成他的兒子還想要對替他們善後的君王動手不成?若是如此…鎮南王府的忠心……"許多事不必的太明白,西陵皇壓下心中的震驚了然的笑道:"朕明白了,多謝定王指點."

"西陵皇重了."

大殿中一片和樂融融正是賓主盡歡的時候,突然一個有些刺耳的聲音從外面沖了進來,"父皇!父皇!"

西陵皇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穿著華麗雍容的女子身影已經闖了進來.也沒殿中還坐著的人,就朝著西陵皇喊道:"父皇!你真的要將皇城讓給定王府?你瘋了麼,你這樣做怎麼對得起西陵的列祖列宗!"

西陵皇臉色一變,厲聲道:"放肆!凌云,你膽子越來越大了,也不這是什麼地方也敢隨便往里闖!"雖然他做的這件事確實讓他在列祖列宗和臣民跟前嵾前抬不起頭來,但是也還輪不到自己女兒來指責自己.

葉璃有些好奇的著沖進來的華衣女子,不是當年想要跟自己搶墨修堯的那位凌云公主是誰?

算起來卻已經是**年前的事了,當時還是二九妙齡的高傲公主現在已經年近三十,若不是仔細葉璃險些認不出眼前的女子來.已經二十七八的凌云公主保養得依然十分不錯,還是雪膚如畫,美貌動人.只是當年少女時的那份驕傲經曆過更多的歲月之後就變得有些傲慢和刻薄了.華麗的衣飾,修飾的精致的秀眉,還有眼中凌厲的光芒在在的顯示出這位公主的個性.一個驕傲的少女或許還有幾分別樣的動人,但是一個驕橫的少婦在男人眼中就變得有些不那麼討人喜歡了.

"難道我的不對了?"凌云公主傲然的揚起下巴,不服輸的瞪著自己的父皇.

"你…你…"西陵皇啞口無,跌坐在龍椅上顯然被氣的不輕.

一邊的鳳之遙摸摸下巴,著眼前這個潑辣的女人.雖然他沒有怎麼見過這位凌云公主,但是當年那位膽敢挑戰定王府接過卻被嚇得坐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公主的事跡鳳之遙還是聽過的.笑眯眯的著凌云公主道:"這位就是當年那位和王妃比試的公主麼?起來這性子真是尤勝當年啊.王妃,不定你們現在還可以再比比?"

這話一出,凌云公主顯然才意識到殿中有其他人.先是惱怒的瞪了一眼鳳之遙,才到不遠處坐在一起的一對白衣男女,不由得一怔.當年那個讓年少的驕傲公主仰慕已久並且不顧他殘疾也想要相嫁的男子,這麼多年過去了已經完全恢複甚至風采更勝往昔多矣.只是那一頭如雪的白發在她眼中卻是那麼的刺眼.即使遠在西陵,凌云公主也知道定王的所有的事,更知道他那一頭青絲是為何而白.不由得將目光轉向旁邊的葉璃.

葉璃對上凌云公主的目光,淡淡一笑對她點了點頭.

然而,葉璃這樣依然清雅婉約如昔的模樣卻深深地刺激到了凌云公主.再自己一身華麗沉重的衣服,滿身的珠環翠繞,還有臉上厚重的妝容,無一不在提醒她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驕傲美麗的公主了.一口氣直沖心間,凌云公主指著葉璃道:"葉璃,本宮要向你挑戰!"

上篇:306.楚帝南下,兵不血刃     下篇:308.美人恩,宿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