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8.美人恩,宿書房  
   
308.美人恩,宿書房

章節名:308.美人恩,宿房

308.美人恩,睡房

"葉璃,本宮要向你挑戰!"

此一出,大殿中頓時一片甯靜.好半晌才聽到鳳之遙的笑聲從大殿中響起.先是低低的悶笑,到了後來仿佛是憋不住了干脆放聲大笑起來.笑的凌云公主惱羞成怒,怒瞪著鳳之遙道:"你笑什麼?!"

鳳之遙抹了抹眼角的眼淚,笑眯眯的擺擺手道:"沒什麼,突然想笑就笑了."然後轉向墨修堯和葉璃,動了動嘴唇無聲的了幾個字.精通唇語的葉璃卻得分明,鳳之遙的是"藍顏禍水".墨修堯雖然不知道鳳之遙的是什麼,但是只他的神也能猜到幾分,危險的瞥了他一眼沒有理會.

原本凌云公主其實也是一時沖動,但是既然已經出來了反而放開了.仰著下巴向葉璃問道:"怎麼樣?你敢不敢?"

葉璃有些無奈,含笑著凌云公主問道:"公主,我為什麼要接受你的挑戰?"當年之所以會接受挑戰是為了墨修堯也是為了定王府以及她身為定王妃的尊嚴.但是現在,葉璃實在想不出她為什麼要接受凌云公主的挑戰.凌云公主的大半也知道她已經成婚了,總不可能還惦記這墨修堯吧?至于定王府的尊嚴,現在早已不需要她這個王妃去打敗一個本就是戰敗的國家的公主來證明了.

"你不敢?!"凌云公主不屑的向葉璃.

葉璃微笑道:"我不必."她不必接受凌云公主的挑戰,這世上沒有誰敢她配不上墨修堯,敢她不配做定王妃.

聞,凌云公主的臉色更加難起來.葉璃的沒錯,她不必接受她的挑戰.的再明白一點,以凌云公主現在的名聲和地位,根本就沒有資格向定王妃挑戰.

西陵皇著氣氛有些尷尬,連忙開口道:"凌云從就被朕寵壞了,不知輕重還請王妃見諒."

凌云公主張了張嘴還想要些什麼.西陵皇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厲聲道:"也不這是什麼地方,還不下去!"

墨修堯牽著葉璃站起身來,對西陵皇笑道:"西陵皇,既然咱們已經談妥了.本王和王妃就先回驛館歇息了,這幾天阿璃也有些累了."西陵皇連忙笑道:"定王和王妃何不就暫住在宮中?朕已經命人打掃了擠出宮殿給定王一行居住."墨修堯擺擺手笑道:"這就不必了,本王對住處不挑剔.先行告辭."

"這…朕還未定王和王妃准備了接風宴……"

葉璃淺笑道:"多謝西陵皇費心了,不過我確實有些累了,今天就只能謝過西陵皇的好意了."

定王和王妃都如此了,西陵皇也不好強留.只得讓人送他們出去.墨修堯牽著葉璃的手走到凌云公主跟前的時候微微頓了一下,才繼續往外走去.著墨修堯一行人都出了正殿,西陵皇才松了口氣將目光轉向凌云公主有些不悅的皺眉道:"凌云,你?!"

只見凌云公主慘白著臉色,突然噗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了.西陵皇嚇了一跳,連忙命人過來扶住凌云公主,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雖然這個女兒剛剛讓他很下不來台,但是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到他突然吐血西陵皇還是有幾分擔心的.

太醫來得很快,替凌云公主把了脈,有些疑惑的道:"公主怎麼救突然受了內傷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明白,畢竟凌云公主雖然了要挑戰定王妃,但是畢竟並沒有打起來啊.殿中其他人也同樣連碰都沒有碰到過凌云公主半點.怎麼就會突然受了內傷了.

"定王!"凌云公主抬手抹去唇邊的血跡,低聲咬牙道.

這些日子,整個西陵皇城卻是風云暗湧.定王府眾人占據的城中驛館雖然因為外面有墨家軍將士鎮守而甯靜了許多.但是每天卻依然有各種各樣的人以各種理由前來求見甚至是圍觀.雖然現在西陵皇城里做主的還是西陵皇室和朝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西陵皇城已經是屬于定王府的了.心思靈活又沒打算跟著西陵皇南下安城的人們自然就免不了打起定王府的主意好為自己的將來謀個好出路.

驛館里,九月天的西陵皇城已經有了幾分初冬的蕭颯.幸好西陵的府邸本就少有植物,倒也不顯得淒涼寥落.院子里的假山邊上,墨修堯與徐清柏正對坐弈棋.葉璃坐在墨修堯身邊觀戰,就連一向好動的鳳之遙和徐清鋒也坐在一邊著.墨修堯和徐清柏棋風都不是大開大闔的人,漫不經心的你老我往倒也頗有幾分閑適之感.鳳之遙在一邊得無聊,便側首去坐在墨修堯旁邊的葉璃,笑道:"王妃,這兩天西陵皇城里有件奇怪的事兒你聽了麼?"

葉璃抬眼了他一眼,有些不解.

鳳之遙笑道:"聽昨天是西陵皇城的那個什麼秋月會.大概就是城里的官家千金貴婦聚會之類的節日吧,難道她們沒有給你發帖子?"鳳之遙倒是有些詫異,按道理那些西陵皇城的達官貴人不會那麼沒有眼色才對啊.特別是那些根本沒打算跟著西陵皇南下的人.

葉璃想了想道:"確實收到了幾張帖子,不過我推掉了.出什麼事了麼?"

"推掉了也好,聽昨兒凌云公主去參加秋月會,接過被人擋在門外不讓進去了."鳳之遙笑容里絕對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誰讓凌云公主那個女人長得刻薄也就算了還一副鼻孔長在頭頂上的模樣,可不是招人恨麼?鳳三公子可從來都不是心底寬厚的人.

"擋在門外?這是為何?"葉璃挑眉,生出幾分興趣來了.凌云公主就算再怎麼飛揚跋扈也是西陵的公主,她確實有那個高傲的本錢.一般的權貴大都不會跟她爭鋒相對的,何況是這樣故意打她的臉.鳳之遙笑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凌云公主在宮中挑釁定王妃的消息如今已經傳的滿城都是了.話當年凌云公主在大楚的事西陵的權貴們可也都是知道的.如今又給拿出來嘴了,碰巧,今年負責舉辦秋月會的人就是西陵城的富商孫家,孫家自從慕容家覆滅之後崛起的極快,如今可的上是皇城首富也不為過.本身又是西陵舊臣棄官從商的,一貫也跟凌云公主不怎麼對盤.如今皇城易主他們豈會再將凌云公主放在眼里?"

"孫家?"一邊下棋的徐清柏抬起頭來問道.

鳳之遙挑眉笑道:"怎麼?四公子有印象?"徐清柏點點頭道:"我剛到西陵沒多久,孫家的家主就派人來送過禮.這兩天孫家應該也沒少往驛館送禮吧?"

墨修堯低頭繼續思索棋路,葉璃和鳳之遙望向站在旁邊的卓靖.這些事都是卓靖和林寒在處理,卓靖想了想道:"這幾天孫家的家主卻是派人送了不少禮物來.另外,孫家的張公子還親自前來求見過一次.不過王爺和王妃了不見任何人,屬下便回了."

葉璃有些不解的問道:"四哥,孫家有什麼問題麼?"

徐清柏搖搖頭道:"那倒是沒有,我只是覺得這孫家的家主眼光倒是獨到.我當初剛來西陵的時候,整個皇城只有他們上前來結交."鳳之遙不以為意,淡淡道:"或許他是想要兩邊討好呢,商人麼…總是不喜歡將籌碼全部放在一個籃子里."徐清柏搖頭道:"以孫家如今的財富和地位,容不得他隨便動作.若不是你們來得快,不定再過些日子孫家就該倒黴了.就是現在…你覺得西陵皇舍得將孫家那麼多的財產留給定王府麼?"

葉璃沉吟片刻道:"這麼…很快孫家的家主就應該要再次來求見了.昨天的事只是孫家對定王府的一個表態?"徐清柏啪嗒一聲落下一枚棋子,笑道:"可以這麼."

"這事…王爺怎麼?"鳳之遙笑眯眯的向墨修堯.這幾天他們收到的各種禮物可不在少數,其中金銀珠寶奇珍古玩自然是不用了,什麼稀世珍寶也不算稀罕.但是還有不少絕色美人就讓人有些哭笑不得了.這些美人中固然有一些絕色名妓舞姬,但是更有一些確實西陵權貴富商們的妹妹女兒等等.雖然天下人皆知定王對定王妃一片真心深意重,但是總免不了有些人想要存著一些僥幸心理來試一試.于是,定王殿下平生第一次得到了被王妃趕出臥室睡房的待遇.旁觀的鳳之遙也不由得表示:王爺很冤枉.

墨修堯淡淡的掃了鳳之遙一眼,隨手丟下手中的棋子淡然道:"這些事瑣事不是了交給清柏處理就可以了麼?"罷,還不著痕跡的望了坐在自己身邊的葉璃一眼.徐清柏是阿璃的第表哥,當然知道怎麼處理才不會讓阿璃不開心.其實對于那些殷勤的來獻禮特別是不長眼的來獻什麼美女的人,墨修堯的想法就是直接殺了算了.但是顯然這樣的想法不止手下的人要反對,就連阿璃也不會同意.

見墨修堯無意下棋了,徐清柏也含笑放下了棋子.似笑非笑的了一眼葉璃和墨修堯,定王被趕出門睡了兩天房的事他當然也知道.同樣也感到有些驚訝,要知道這幾年下來這對夫妻一直都是恩恩愛愛的連臉都沒有過.墨修堯的身份擺在那里,要沒有什麼美色引誘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也從沒見到璃兒為此吃過醋,這一次…難不成墨修堯真有了什麼想法不成?徐清柏清俊的眼眸微微閃了一下,含笑問道:"王爺重了,這麼重要的事我豈敢擅專?鳳三公子,你這般高興,難道這次真的有送來什麼驚世絕色?"

鳳之遙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什麼叫他這般高興?的好像他是那什麼色中惡鬼一般.不過墨修堯笑話的心瞬間壓過了心中淡淡的不爽,笑眯眯的道:"四公子別,還真是有.前兒西陵長甯侯就送來了一對絕色尤物.雖然算不得傾國傾城,但是也絕對是難得一見的絕色美人兒.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對雙胞胎,兩人長得一模一樣.我跟卓靖林寒了半天也沒有分辨出來誰是誰."

一邊的卓靖摸了摸鼻子,心中暗暗腹誹:鳳三公子,了半天的人是你,沒分出來的人也是你.能不要扯上咱們這些無辜的外人麼?他們可是經過王妃專門的訓練和教導的,怎麼可能連一對雙胞胎都分辯不出來?

墨修堯聽著鳳之遙興致勃勃的向徐清柏和徐清鋒介紹這幾天送過來的美人,再身邊的葉璃唇邊幾乎和徐清柏一模一樣的微笑,不由得心頭一涼.其實他也不明白阿璃為什麼就突然生氣了,但是他知道絕對不是單純的為了那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的女人.這些年來阿璃從來沒有跟他生過氣,就算偶爾有也更像是玩笑.但是這一次墨修堯是真正的感覺到了阿璃是真的不高興了,但是…到底是為什麼呢?

著葉璃唇邊淡淡的微笑,墨修堯心中越發的糾結煩躁起來了.

淡淡的將目光轉向興奮不已的鳳之遙,墨修堯道:"鳳三,聽你的這麼高興……"鳳之遙眨了眨眼睛,茫然的望著冷笑的著自己的墨修堯.只聽墨修堯的聲音微涼,"長甯侯送來的那對孿生姐妹,本王就賞給你了.長甯侯血緣雖然離得遠了,但是畢竟還是西陵皇族,多少也要跟他一點面子.那對孿生美人你要…好好對待."好好對待四個字墨修堯的格外低沉,鳳之遙頓時心中咯噔一聲,仿佛一瓢冷水當頭將他有些興奮的腦袋頓時淋清醒了.

樂極生悲,上司的熱鬧不是那麼好的,古人誠不欺我.鳳之遙哭喪著臉默默想著.

既然已經送出去兩個了,墨修堯也想到其他的人應該怎麼安置了.誰讓阿璃不喜歡他隨便殺人呢,但是放在驛館里阿璃又會心不好.墨修堯摸摸下巴滿意的想著,對鳳之遙道:"吩咐下去,按照軍功的大…把那些女子都賞賜給將領吧."

旁邊的徐清鋒和秦風臉色微變,徐清鋒連忙道:"那個…啟稟王爺,屬下就不用了."他可是回去就要和天香成親的,帶一個女人回去算怎麼回事?就算天香不生他的氣他爹她娘也能打斷他的腿.秦風輕咳了一聲,跟著道:"屬下也謝過王爺美意."

墨修堯挑眉,著秦風道:"清鋒不要還得過去,秦風你當真不要麼?你都有三十多歲了吧?早就該成親生子了.本王記得這里面有一個是香世家的嫡女,要不本王讓鳳三把那個姑娘給你?"秦風連連搖頭,苦著臉道:"多謝王爺,屬下心領了."王爺的熱鬧果然不好.

"清柏?"墨修堯笑眯眯的向徐清柏.徐清柏微笑若定,"多謝王爺美意,徐家家規未婚之前,婚後未滿四十而無子不可納妾."

墨修堯點頭笑道:"這個本王知道,帶兩個回去做婢女也不錯."

"在下長年四處飄蕩,只怕唐突了佳人."徐清柏笑容不改.

將一干不樂意領受美人恩的下屬都打發了出去,墨修堯才回身望著葉璃,抬手抬起她的臉柔聲問道:"阿璃,你還在生氣麼?"葉璃笑容淡然的著墨修堯道:"王爺哪兒話,我何時生氣了?"墨修堯將她摟入懷中,將臉埋在清香的發時間悶悶地道:"阿璃,你別生氣好麼…你不高興…我去把那些女人全部都殺了!"道殺了之時,墨修堯的語氣中一緊不自覺的帶出了幾分煞氣.

葉璃心中微微一震,有些無奈的輕歎了一聲道:"別胡鬧,咱們剛剛落下西陵皇城,想要快些安定下來就和西陵本地的權貴鬧得太僵了.你全部殺了,比當初就直接給人家送回去還要糟糕."其實,葉璃自己也不明白她到底為什麼不高興.墨修堯對她的心意她當然知道,她也相信墨修堯是對她一心一意的.但是到那麼多人送來的美人,到那麼多美人將傾慕的目光落在墨修堯身上的時候,心中的不悅就這樣幾乎無法掩飾的冒了出來.

或許是從前她從來都沒有意識到過她的丈夫可能會吸引多少女子的目光和愛慕.雖然從前有過的如蘇醉蝶和柳貴妃甚至是凌云公主這樣的人物,但是葉璃也從來沒有覺得這些人會給她和墨修堯的關系帶來任何的傷害.或許是墨修堯將來的身份會越來越高,也就注定了會有越來越多的女子被他吸引,甚至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源源不斷的送來各式各樣的絕色美女.更甚至,如果有一天墨修堯君臨天下…大臣們是絕對不可能容忍後宮中只有她一人的.或許也與這些還顯得十分久遠的是請完全無關,她就是無端的對眼前的形感到煩悶和厭倦.

"不喜歡就殺了,那又能怎麼樣?"墨修堯悶悶地道,抬起頭來以手撫著葉璃清麗的容顏,墨修堯目光深沉而決然,"如果為了那些所謂的權貴讓阿璃不高興的話,那就他們統統都趕走有怎麼樣?在這里,在定王府誰敢本王的不是?阿璃,你別跟我置氣,我難過…"

葉璃幽幽輕歎一聲,靠進墨修堯懷里輕聲道:"我不是為了這事生氣.其實……"有些煩悶的歎了口氣,葉璃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心里有些煩悶而已."對于自己這樣不受控制的緒葉璃也感到十分困擾.前世今生,她極少有這樣自己無法控制住緒的時候.墨修堯抬手摸摸葉璃的額頭,關心的道:"是不是哪兒不舒服,讓大夫過來?"

葉璃搖搖頭,"我很好,沒事…不定過幾天就好了."

"真的沒事?"墨修堯不放心的問道,但是葉璃的面色如常,也確實不像是哪兒不舒服的樣子.

"真的沒事."

"那…為夫今晚可以回房睡麼?"墨修堯問道.

葉璃望著他了半晌,才站起身來搖了搖頭道:"我的心還是不好,所以…還是辛苦王爺你再睡兩天房吧."著葉璃轉身漫步而去的聲音,墨修堯淡然的眼眸中多了一絲淡淡的溫暖和無奈.

"王爺."甯靜的園中只剩下墨修堯一人,眼中的溫暖漸漸地淡去更多了幾分冷意和煞氣.秦風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墨修堯的身後.墨修堯低眉問道:"王妃這兩天可有哪里不舒服?還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

秦風低頭想了想,搖頭道:"沒有,王妃吃穿住行一切正常,也沒有遇到什麼不好的事."雖然王妃這次將王爺趕出去睡房什麼的比較罕見,但是秦風也沒有認為是什麼大事.一對夫妻哪里有不鬧脾氣的?雖然他沒有成過家卻也聽軍中的一些成婚了的老人起過.男人麼,偶爾睡睡房跪跪算盤什麼的,太正常了.

"去吧,保護好王妃.她這兩天精神有些不好……"墨修堯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

"啟稟王爺,白家剛剛派人送來了一些東西."林寒進來稟告道.

墨修堯挑眉,如果只是一般的東西,根本不需要特意進來稟告他.林寒道:"白家送了不少厚禮,其中還有…四名美女和四名…厮."到厮林寒的臉也有些扭曲了.白家不愧是西陵的名門世家,想的就是比別人周到.大概是聽了定王對美女不感興趣,于是另辟蹊徑以丫頭厮的名義送了是個容貌清秀的少年.

"白家?"墨修堯聲音森冷.

林寒點頭道:"正是,白家的大管家親自送來的.還留下了帖子請王爺王妃賞臉去白家飲宴."

"殺了!"墨修堯眼底掠過一絲血光,一閃即使.慢慢的在後面補充了一句,"不用告訴王妃了."

上篇:307.入城,凌云公主的挑戰     下篇:309.西陵望族的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