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09.西陵望族的效忠  
   
309.西陵望族的效忠

殺幾個人畢竟不是殺幾只雞那麼沒有半點麻煩.至少,很快就知道自己送過去的人並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所以,第二天一早,白家的家主就親自上門拜訪了.

白家有西陵皇城第一世家之稱.在西陵的地位與原本的徐家在大楚相差仿佛.只不過徐家曆代都不愛專營政事,以治學為要務.而白家正好相反,從西陵開國以來,白家人曆代都在朝中為高官,甚至,西陵的曆代後妃中,也有許多白家的女子.白家曆代出了數位皇後十幾位貴妃,可謂是名副其實的後族.但是自從攝政王雷振霆掌權一來,雖然皇後依然是白家的女子,甚至當初可謂三千寵愛在一身的傾容貴妃蘇醉蝶也是借著白家這個姓氏進宮的.雖然白家與鎮南王暗中也有許多勾連,但是只有一條,皇後無子,而鎮南王早逝的王妃以及如今的鎮南王世子妃都不姓白.這就讓白家的權勢無形中零落了不少.

雷振霆其人,心機算計絕非懦弱的西陵皇可以比擬的.所以他即使用著白家,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後族就剝奪其權勢,但是他卻絕對不會讓白家的風光再盛過從前,所以最近這些年,不宮里和鎮南王府,白家的女子就是嫁入宗室的也是極少.時間一長,白家又豈會不出來鎮南王有打壓自己的意思.白家這樣的家族,自然不會將所謂的忠君愛國的有多重,對他們來家族的延續和富貴權勢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當墨家軍兵臨城下開始,他們就已經在計劃後面的路了.而大楚的徐家…無疑是讓他們參照的楷模.

徐家只是嫁了一個外孫女給定王,如今徐家在定王府的權勢卻可以是風頭無兩的.白家沒有想過取代定王妃,但是只要定王能上一個白家的女子將來白家在西陵皇城的地位就會跟別的西陵世家大為不同.所以,在以仆婢送過來的八個男女中,還有兩個白家庶出的姐和一個庶出的公子.只是這些人進了驛館之後就再也沒有了消息.因為墨家軍是出來打仗的,所以並沒有帶丫頭仆人出來.驛館中除了墨修堯葉璃等近身服侍的人以外做粗活的大都還是西陵人.這些西陵世家別的做不了,打探點消息卻是可以的.驛館面積並不大卻全然沒有那些人的消息,顯然是凶多吉少了.這讓白家的家主如何能不著急?

"白家主,王爺有請."被晾在外廳里喝了半個時辰的茶,白家家主心中有幾分著急和不悅,但是面上卻沒有絲毫的表露.到前來傳話的林寒,也沒有絲毫世家家主的高傲之氣,有禮的點頭笑道:"多謝公子,請前面帶路."

墨修堯接見白家家主的地方依然是驛館里的院里.這驛館原本也沒有多大,內院是葉璃和墨修堯的住處,這幾日葉璃心不好墨修堯自然不許外人前去打擾她,公事一般都在外院的房處理了.白家主被林寒領到園中的時候墨修堯正坐在樹下手里拿著一個什麼東西慢慢的雕琢.白家主忘了一眼,卻是一只已經雕琢成行的簪子.雖然一時不出來是什麼花樣,但是墨修堯心雕琢打磨的模樣,也知道必定是很重要的.而且但那玉質…白家主心中不由的一抽.那是一塊極品的白色暖玉,這樣質地的暖玉就是在整個西陵國也不多見.而西陵皇城里目前只有一塊,當初白家主也十分垂涎最後卻被孫家給買去了.更重要的是當初自己心心念念打算請玉雕大師雕刻一件稀世珍寶的寶玉竟然成了定王手里一只不起眼的發簪.一時間白家主得不得是痛心疾首.

墨修堯並沒有理會站在跟前不遠處的人,一手捏著刻刀一手握著自己手中的玉簪有些不滿的皺眉.太久沒有動過手了就有些生疏了啊……

"在下西陵白氏白允城見過定王殿下."白家主明白若是自己不出聲的話,只怕在這里站一兩個時辰定王也未必會理會自己.雖然心中微微有些不自在,但是想想府中的幕僚跟自己分析過的定王府的前景,白家主又覺得自己可以忍受了.

墨修堯心的將手中的玉簪和刻刀放回身邊的一個檀木盒子中,方才抬起頭來了一眼白允城,點頭道:"原來是白家族長,幸會.請坐."白允城嘴角一抽,了四周只得道:"多謝定王好意,在下站著就是了."觸眼所及之處並沒有椅子,就連個石凳都沒有.墨修堯也只是隨意的坐在假山邊上的一塊石頭上.自然也沒有打算特意的去給人准備個椅子.

墨修堯挑了挑眉鋒不以為意,"白家主高興就好."

白允城不由得在心中摸摸吐血,這是他高興麼?他好歹也是一大把年紀的一個世家族長,怎麼可能隨便往地上坐.

"白家族此來,可是有什麼事?"墨修堯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白允城恭敬地道:"定王殿下和王妃初來皇城,在下勉強也算是東道主,只想一盡地主之誼.還請定王和王妃賞光."墨修堯搖搖頭,有些無奈的道:"並非本王不給白家主面子,而是王妃這幾日身體有些不適,只怕要謝過白家主好意了."

白允城心中一喜,他之所以帶上定王妃也不過是出于禮數罷了.白家想要送人進定王府但是還沒想要得罪定王妃,自然是定王妃不在最好了.

"那不知王爺……"白允城試探的問道.

墨修堯搖頭道:"王妃不適,本王心中不安,無心出門."

如此,白允城也只得跟著賠笑了.定王已經如此乾淨明了的拒絕了,他也不能再多什麼否則就要適得其反了.想了想,白允城只得努力換一個定王會感興趣的話題,"再過月余皇上就要遷都安城了,卻不知定王殿下可有打算遷都…遷移至皇城暫住?"

白允城雖然沒有去過西北,對璃城卻還是有些了解的.對于長居皇城的人來璃城實在是有些上不了台面.不是璃城不繁華,事實上經過定王府這些年的治理,璃城的繁華早已不輸楚京和西陵皇城了.短短幾年就有如此功效,可見定王的手段也能力.但是璃城中最重要的地方,定王府卻完全比不上楚京和西陵的皇宮.這麼多年也只是一個比別的府邸廣闊雄偉一些的府邸罷了.所以,在白允城來,墨修堯將定王府的政治中心移到西陵皇城幾乎已成定局.

墨修堯搖搖頭,神色淡然道:"西陵皇城並不適合作為王城存在."西陵皇城卻是雄偉宏大,但是距離中原實在是太遠了.任何一個有雄心逐鹿中原的君王都不會將王城選在這里.畢竟,接受中原文化長大的亂世雄主們的理想大都是一統中原而不是雄霸西域.當年西陵開國先祖之所以選擇這里,大半也是因為當時的大楚太過強盛了.

白允城也不是庸才,墨修堯所他只在心中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心中不由的一震,向墨修堯的眼光更多了幾分敬畏.墨修堯突然攻打西陵到底是恰逢其會還是早有預謀,暗中思量爭論的人有不少.但是著眼前的白衣白發的年輕王者,白允城突然相信,這一次的事絕對是墨修堯早有預謀的.想到此處,白允城眼中光芒越盛,心中的決心也更堅決了幾分.

"王爺志向博遠,在下佩服.我白家願效犬馬之勞還望王爺不棄."白允城恭敬的道.

墨修堯抬眼,平靜的注視著眼前的中年男人.白允城卻仿佛感覺的一種奇異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若不是他一直謹慎心著,只怕當場就要跪倒在地了.這樣仿佛實質一般的威壓即使是在面對鎮南王的時候也沒有過.白允城維持著恭敬的模樣,額頭上卻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許久,才聽到墨修堯淡然的道:"白家主不必如此多禮,本王不日便要返回璃城,以後這里的許多事務還要白家主多多相助才是."

白允城一喜,連忙應道:"多謝王爺,白家必不敢辜負王爺."

墨修堯點點頭,正要些什麼,外面卓靖進來稟告道:"王爺,孫家家主求見."

聞,白允城心中卻是一沉.其實原本白家和孫家一在朝一在野,一從政一從商本就礙不了什麼事,兩家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當初鎮南王當權,孫家雖然不是皇家正統的死忠者,卻也對鎮南王沒什麼好感.鎮南王數次出征從孫家搜刮了不少金銀都是經由白家的手,等到白家明白了鎮南王這是想要挑撥他們這些世家關系的時候,仇怨已經結下了.這幾年孫白兩家明里暗里的爭斗,鎮南王卻是兩不相幫任由他們爭斗,哪一方稍弱的時候甚至還會出手扶持一二,以至于兩家的仇怨越結越深,現在誰也沒有心思再去化解了.

白允城剛剛投靠了定王府,自然不會希望孫家比自己更威風.可惜他此時卻也做不了主,墨修堯就算在那塊極品暖玉的份上也不會不見孫家的人.

果然,聽了卓靖的話墨修堯挑了挑眉道:"請他進來."

不多時,孫家的家主便已經大步的走了進來.和年過五十的白允城不同,孫家家主與白家家主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女子.孫家家主今年還不到三十歲,容貌並不見得十分出色卻也算是容貌端莊,眉宇間多了幾分尋常女子沒有的颯爽利落之氣.一就是個性中人,也難怪敢給凌云公主難.她是孫家前任家主的夫人,孫家前任家主自幼多病,孫夫人嫁過來之後孫家的大事務也大都是有她打理.三年前孫家家主病逝,膝下只有一女兒的孫夫人卻以一介女流的身份鎮住了覬覦孫家財富的旁支.以遺孀的身份成為孫家的家主,只等唯一的女兒將來成人之後招婿以繼承孫家的血脈.雖然西陵對女子的約束不及大楚,但是孫夫人能以一個寡婦的身份在這強敵環視的皇城站穩腳步,其手段見識也可將一般.

"在下孫余氏慧娘見過定王."孫夫人並不如一般女子奴家,妾身一類的賤稱.而是如男子一般自稱在下,氣度灑脫,落落大方讓人一見便心生好感.

墨修堯淡然一笑道:"久聞孫氏家主巾幗不讓須眉,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孫夫人,請坐."

孫夫人含笑謝過,也不嫌棄在墨修堯側對面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墨修堯回頭對身後的林寒道:"去王妃有空沒有,前日不是還想見見孫夫人麼?"孫夫人連忙道:"豈敢,應該在下去拜見王妃才是."

墨修堯淡淡揮手道:"阿璃並不在意這個."何況,驛館不比原本王府廣闊.內院暫住之地無論是葉璃還是墨修堯都不願意讓外人踏足.

林寒領命去了,墨修堯方才淡淡的笑道:"白家主和孫夫人想必也是舊識了?"

以他的眼光就算事先不知道也不可能不出來這兩家人不對付.但是孫夫人和白允城誰都不敢在他面前表現出來,兩人都是上位者自然明白定王的想法.身為上位者,不可能拿大量的時間來調和屬下的矛盾,也不可能因為兩家不和更重哪一家就會放棄另一家.只要對定王府的事沒有妨礙,他們兩家的矛盾定王無意插手,但是他們也不能讓兩家的矛盾惹煩了定王.

孫夫人淡淡笑道:"定王的是,孫白兩家久居皇城,自然都是舊識.今天能在這里見到白家主,在下也不甚榮幸."

白允城扯了扯嘴角,笑道:"孫夫人了,孫夫人事務繁忙,許久沒見倒是風采依舊."孫夫人眼中閃過一道冷光,嘴上卻含笑道:"白家主過獎了."身為寡婦,即使是孫夫人也不得不心行事.平日里最恨的便是旁人拿她的外貌話.一來她身為未亡人並不能打扮的太過亮麗,二來她容光煥發若是有人想得深了只怕還當她不守婦道.

"王妃來了."

聽到門口的侍衛的聲音,墨修堯立刻放下了正在話的白孫二人迎了上去.白允城和孫夫人都有些好奇的了過去,想要這個名震天下又讓定王如此深的定王妃到底是什麼模樣.葉璃今天只穿了一襲淡青色暗繡衣衫,發髻松松的挽起.一直流蘇發簪斜斜的插著,行動間墜在頰邊的玉珠輕輕晃動著更顯出幾分弱不禁風之態來.走進了才到她臉色有些蒼白,眉宇間似乎也有些暗影,來之前定王王妃身體不適也並非托詞.只是,名聞天下的定王妃可不是以美貌聞名,而是以才華和武功.那日進城兩人都沒到所以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據能征善戰的定王妃怎麼會是一個如此纖弱的妙齡女子.

"阿璃,可是還不舒服…我讓卓靖卻城外將大夫帶進來給你瞧瞧."著葉璃比起昨日有些憔悴的容顏,墨修堯憂心如焚的將她攬入懷中,心的扶著她的腰道.葉璃淡淡一笑道:"沒什麼,昨晚有些沒睡好而已."

"果然沒有本王照顧,阿璃就睡不好麼?"聞,墨修堯頓時有些得意起來,也不管葉璃的想法,堅定地道:"今晚本王還是留下照顧阿璃的好.免得阿璃又睡不好.如今身邊也沒有人侍候,阿璃一個人讓我怎麼放心的下."

葉璃無奈的瞪了墨修堯一眼,目光淡淡的了一眼白允城和孫夫人.白允城和孫夫人倒是沒有想歪,他們只當是定王妃病了擔心將病氣過給定王才分房而居的.同時也為定王為了王妃竟然如此細心甘做下人的事感到驚訝.不過白允城是擔憂,而孫夫人則是羨慕.

"見過王妃."兩人站起身來齊聲道.

葉璃點點頭,淡笑道:"白家主,孫夫人,不必多禮."

兩人謝過了葉璃,葉璃才道:"我在前面備下了茶點,不如請兩位移駕過去坐一會."兩人自無不許,恭敬的請墨修堯和葉璃先行.

其實也就是拐過一個彎兒的地方,石桌上果然已經擺好了茶點.賓主各自落座,孫夫人了葉璃,關心的問道:"王妃臉色有些欠佳,可是身體不適?"

白允城自然不會讓孫夫人獨美于前,跟著笑道:"在下府上破有幾個醫術了得的大夫,不如送過來給王妃使喚?"

葉璃淺笑道:"兩位有心了,大約是初到西陵皇城沒休息好,並不礙事."這倒並不是葉璃的推脫之詞,她的身體出了當年懷著墨寶和生下來的時候略有些損傷以外,一直都是極好的.這幾年沈揚和林大夫著意調理,也早就已經恢複了.這短時間心中無端煩悶,身體上卻真的並沒有什麼不適.葉璃素來信奉是藥三分毒,沒有病自然也就不去大夫了.

孫夫人道:"璃城與皇城相距甚遠,氣候也頗有些不同.王妃一時不習慣也是有的.在下府中頗通食補之道,回到命人將菜譜送來.王妃不妨試試."孫夫人這般,葉璃也沒有拒絕的到底,只是含笑謝過.白允城也跟著笑道:"在下府上的廚子對東楚的菜色十分了得,王妃想必是吃不慣西陵的飯食,回去在下就將人送過來供王妃差遣."

"我也沒有那麼嬌弱,豈敢有勞白家主."葉璃道.

白允城笑道:"能夠為王妃效勞,是他們的福氣."

葉璃也不是不通庶務的人,她收下了孫家的示好就不能冷落了白家.平衡之道從來都不是能誰著人的心意隨意亂來的,也不再推辭,點頭道:"那就謝過白家主了."白允城忙道不敢.

墨修堯一只手握著茶杯,一只手卻在桌下握住了葉璃的手,為那觸手的微涼微微皺了皺眉.阿璃身體一直不錯,如今體質稍寒自然不是好事,確實應該好好地補一補,因此對孫白二人的神色倒是更加緩和了一些.

四人一邊喝茶,一邊閑聊著,倒也是賓主盡禮.如果不白允城和孫夫人之間的隱晦的明爭暗斗的話.其實是明爭暗斗不如白允城單方面的針對孫夫人,而孫夫人對白允城卻有些意興闌珊.

孫夫人得很明白,無論白允城現在有多麼的殷勤白家早晚都是要得罪定王妃的.這從白家的家族性質最開始就已經決定了的事.白家從西陵開國之初就是後妃之族,的淺白一些就是順著裙帶往上爬的.白家曆代幾乎沒有出過什麼驚采絕豔的大人物,但是白家曆史上卻出現過好幾位丞相和不少的高官.這都全部仰賴于白家的女兒在後宮中的地位.所以,白家雖然一直以來都是西陵望族,但是真正有能力有底蘊的世家卻又暗暗的又有些不起他們的.

而如今白家投靠了定王府,但是白家包括家主白允城在內都不是什麼有大能力天才,不然也不會被鎮南王隨隨便便的就壓制這麼多年.明明出了一個正宮皇後也還是絲毫翻不了身了.白家在定王府如果還想要獲得高高在上的地位,恢複當年的榮光的話.就只能沿著曾經的路繼續往前走.而這,毫無疑問的必然會得罪定王府和徐家.也因此,孫夫人絲毫不覺得自己現在有必要在定王和定王妃面前和白允城爭個你死我活,平白讓定王和王妃覺得自己好斗.

但是白允城卻不這麼認為,在白允城來,讓孫夫人這麼一個女流之輩還是個寡婦在定王面前壓自己一頭簡直是不可忍受的事.何況,孫家和白家的仇怨也無法可解,若是孫家得了重視必然要抱這些年的仇,既然如此,還不如他白家先下手為強!

抱歉,今天出門晚歸…

上篇:308.美人恩,宿書房     下篇:310.白氏嫡女,秋日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