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1.遇刺  
   
311.遇刺

孫夫人一番輕描淡寫的語卻的凌云公主臉色發白.但是凌云公主生性倨傲卻不是個白癡,自然也明白如今西陵皇室今非昔比,自己這個公主不僅在葉璃這個定王妃面前低了一頭,就是對著這個剛剛投靠了定王府的寡婦也輕易發作不得.只得哼了一聲,陰沉著臉走到一邊的椅子里坐了下來.

對于凌云公主的忍氣吞聲,倒是讓在場的人都有些驚訝了.驚訝過後倒是又多了幾分了然.到底是今時不比往日,就是高傲如凌云公主在定王妃面前也不敢放肆.同時心中也更堅定了依附定王府的決心.

等到凌云公主落座,白夫人才帶著白清甯上前來給葉璃見禮,"妾身白氏攜女清甯見過定王妃."

白清甯跟著白夫人身後也落落大方的屈膝行禮,"女清甯拜見定王妃."這一禮卻是正規的大楚香門第姐的禮儀,竟也是分毫不差,倒是與之前上前來拜見的西陵貴女們頗有不同.葉璃微微挑眉,含笑道:"白夫人,白姐,不必多禮.我也是來者是客,兩位請便便是."

白夫人笑道:"豈敢,今日得見王妃芳姿,實是我等三世修來的福分."

白夫人與葉璃寒暄之時,白清甯也趁機打量著坐在上首的青衣女子.年齡仿佛並不比自己年長幾歲的模樣,但是容貌清麗婉約中卻帶著一絲極淡的卻仿佛讓人移不開眼的光華和威儀.倒是讓那清麗的容顏更平添了一份雍容清貴之色,讓人不由得自慚形穢.葉璃是何等人物,即使在與人交談中又豈會注意不到白清甯落在自己身上的眸光,不由得莞爾一笑.

"白姐可是有什麼話要?"葉璃淺笑道.

白清甯微微一怔,連忙起身道:"清甯不敢,只是聽王妃馳騁沙場,威名遠揚.清甯心中心向往之,所以才…清甯無狀,請王妃見諒."葉璃擺擺手笑道:"無妨,什麼威名遠揚不過是外人以訛傳訛罷了.我也就是跟著王爺京城出門,見得多一些罷了."

白清甯滿眼都是羨慕和向往,笑道:"王妃謙虛了,若是能如王妃一般瀟灑自在,方才不負此生呢."

坐在葉璃身邊的孫夫人聞,挑了挑眉將自己的女兒摟在懷里唇邊勾起一絲玩味的笑顏.白家世代教導女兒都是為後為妃之道,可沒有聽過什麼時候教出來一個向往瀟灑自在的嫡女.但是白夫人並不以為忤的模樣,孫夫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葉璃低頭抿了口茶,臉上的笑意卻淡了一些.若是尋常時候這樣的女子還真是讓她頗為喜愛,只是這幾日她的心似乎連對人的法都被影響了.對上眼前這笑臉盈盈,優雅開朗的女子,她心中卻沒有半絲的好感.其實在座的這些人都帶著些什麼樣的心思葉璃並非不知,但是她並不在意.既然她和墨修堯身在這樣的位置,就無可避免的必然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她不喜歡她們是為了各自的立場,卻沒有覺得她們如何的罪大惡極.只是可惜…若是她和墨修堯並沒有什麼感的話,她也並不介意做一個有名無實的一代賢妃,但是他們已經經曆了如此多的事,有了如此深厚的感,那麼就只能對這些人一聲抱歉了.墨修堯是她一個人的!

水閣中的氣氛有些微冷,坐在一側的凌云公主不屑的輕哼了一聲.她出身宮廷,就是在跋扈心計也比一般人多三分.白家打得什麼主意她豈會不知道,只可惜,葉璃可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擺布的人.如今已經年近三十的凌云公主早已嫁為人妻,當年的那些迷戀早就被歲月磨得不知道還剩下幾分了.留下的更多的卻不是對墨修堯的迷戀而是對葉璃的不甘.因此她也更加清楚葉璃是什麼樣的人,當年才十四五歲新婚的葉璃就敢對她這個西陵公主毫不容,如今早已經經過許多磨礪而成熟的定王妃又豈會容忍別的女子覬覦她的所有物.白家的算盤注定是打不響的.西陵還沒滅,這些人就忙著趕著的投靠定王府了,一個個都是該死!

好一會兒,才聽到葉璃淺笑道:"這有什麼,本妃一貫覺得女兒家鎖在深閨並不是什麼好事.白姐若是有意,本妃跟白家主一聲,放白姐出去曆練一番也是不錯的."

"曆練?"白清甯一怔,有些不明白怎麼突然到這里來了.而且她也沒有真的想要出門曆練什麼的想法.她跟定王妃可是不一樣的,雖然是西陵女子卻是手無縛雞之力,哪里受得了那些風霜之苦?

葉璃笑道:"可不是麼?本妃還記得…本妃第一次出門是去了南疆,仿佛也是十五六歲上下,倒是和白姐年齡相差不多."

白清甯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擔憂的望了一眼白夫人,生怕葉璃當真讓人將自己也扔到南疆去.南疆什麼的地方她也只是從中過一些,窮山惡水的地方如何能去得?旁邊好戲的孫夫人笑眯眯道:"王妃所極是,妾身最是遺憾的便是今生竟沒能走出過西陵皇城左右.將來曉馥年紀大些了,我定然不會如此拘著她."

其他人也連忙紛紛恭維起定王妃的高見來了,心里卻是誰都不以為意.雖然他們西陵不必大楚對女兒家約束得緊,但是閨秀們也都是千嬌百寵的長大的,誰也沒有打算將自己的女兒扔出去受苦.倒是也有不少人暗暗想著定王妃十五六歲就能來往南疆,顯然的確是個不凡的.不由得將將女兒送入定王府的念頭壓下去了不少.

眾人坐著陪葉璃了一會兒話,用了些茶水便紛紛起身三五成群的去游園去了.葉璃自然也不能免俗由孫夫人白夫人幾個陪著一起在園中漫步,著道路兩旁顏色各異的彩色絹花,葉璃也不由笑道:"夫人心思靈巧,難怪孫家在夫人手中越發的光大了."

孫夫人牽著孫曉馥一邊笑道:"西陵地處西域,氣候寒冷.莫與大楚相比就是比起璃城也尚且不如.一年四季也不見多少花草,如今這般也是無奈罷了.倒是讓王妃見笑了."葉璃淡淡微笑,跟在身側的白清甯笑道:"王妃可是喜愛花草麼?女府中倒是有許多從大楚和西域進來的花草,不如明日送給王妃觀賞."葉璃側身了一眼笑容恬靜的白清甯,搖頭笑道:"奪人所好豈是君子所為.何況,我也不是個雅人,奇花異草給了我也是糟蹋了."

白清甯掩唇笑道:"王妃可是清云先生的嫡外孫女,若是王妃都不是個雅人咱們這些人可不是庸俗不堪了."

孫夫人似笑非笑的了白清甯一眼,對白夫人笑道:"夫人,令千金可真是會話.若是這話對我來,可真是要讓我歡喜的暈頭轉向了."白夫人臉上的笑容一僵,淡淡道:"孫夫人笑了,她一個丫頭哪兒比得上孫夫人的巧嘴兒."

孫夫人咯咯笑道:"我這可不是笑,誰不知道白家的姑娘曆代就沒有嘴不巧的,若是不然又豈能承恩君前,代代後妃?"

白夫人臉色發青,恨恨的瞪了孫夫人一眼.孫夫人卻不以為意兀自牽著女兒與葉璃邊走邊笑.

"王妃,四公子求見."身後的侍衛跟上來稟告道.

"四哥?"葉璃有些驚訝,今天的宴會招待的都是女眷,男賓並不宜入內,就連墨修堯也是將她送到門口就走了.但是葉璃也知道若不是有重要的事,徐清柏也不會這個時候跑來找她,"孫夫人,方便否?"

孫夫人想了想笑道:"四公子風光霽月,沒什麼不方便的.王妃不如到前方涼亭等待四公子?"

葉璃點頭道:"也好."

不多時,徐清柏便被侍衛引著匆匆而來,"璃兒."

"四哥,可是出什麼事了?"葉璃擔心的問道.

徐清柏了一眼旁邊的幾個女眷,想想也不是什麼秘密便直接道:"我娘到西陵來了!"

"什麼?"葉璃一愣,有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問道:"大舅母…大舅母怎麼會跑到西陵來?"徐清柏苦笑,低聲道:"前段時間我娘不知道從哪兒知道了我在西陵的事,剛剛收到大哥的信,娘半個月前就已經從璃城出發,估計馬上就該到了."

葉璃定了定神,才道:"既然大哥和舅舅都知道,想必大舅母的安危是沒什麼問題的.我這就讓人去接大舅母,四哥不必擔心."徐清柏笑的有些無奈,將葉璃面露疑惑才坦相告道:"我還要在西陵待不少日子,到時候娘那里恐怕…還請璃兒替我服娘親."

葉璃這才了然,之前她與墨修堯也討論過他們離開之後西陵由誰來負責,來墨修堯已經定下來了.而且徐清柏曾經有過治理地方的經驗,而且似乎政績十分不錯,這幾年在西北也將北方那不毛之地打理的很好,交給他來處理也的確合適.葉璃也算是明白了大舅母為什麼要不懼險阻匆匆趕來了,四哥留在西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成事的,不定就是個三年五載.如今四哥年紀已經不了,若是三五年不回璃城,還不把大舅母給急死.

掩唇偷笑了一下,葉璃點頭道:"四哥,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跟大舅母的."

徐清柏這才松了口氣,點頭道:"那就多謝璃兒了."完了正事,徐清柏也就放松下來了,對著孫夫人頷首道:"清柏打擾了,還請夫人見諒."孫夫人笑道:"四公子重了,徐夫人千里原來若是有什麼妾身幫得上忙的,四公子和王妃還請直."

徐清柏一想,還確實需要孫夫人幫忙,當下也不客氣笑道:"家母可能要在西陵住好些日子,常住在驛館也不甚合適……"

孫夫人會意,笑道:"來四公子也還要在西陵許多日子,倒是讓西陵閨閣千金們…呵呵,這些日子城中有不少宅子想要變賣,妾身自會替公子留意一二的."雖然有很多權貴之家想要投靠定王妃,但是同樣的也有許多人要跟著西陵皇南下,這皇城中也就有許多的宅子要變賣了.

徐清柏拱手笑道:"如此,勞煩夫人了."

借著徐夫人要來的借口,葉璃略坐了一會兒便起身跟徐清柏一起告辭了.原本已她的身份參加這個宴會就不必重頭到尾的出席,露個面跟這些貴婦們寒暄幾句也就算是盡到了禮數了.何況她送了一會兒風便覺得身體有些不適,孫夫人也不敢久留,跟著起身送他們出門,送到門口葉璃方才回頭道:"夫人,不在再送了,請留步吧."

孫夫人也不客氣,點頭笑道:"如此,王妃慢走."

"告辭."葉璃點頭轉身便往馬車走去.

"王妃心!"陽光下一道銀光掠過,葉璃反射性的避開,一只羽箭噌的一聲從她身邊射過釘入了身邊的馬車上.跟在周圍的侍衛立刻將葉璃和徐清柏護在中間,之間一群穿著各異卻都蒙著臉的男子從各處街角房頂躍了下來,朝著葉璃的方向直撲而來.

定王府的侍衛毫不客氣的迎面而上,雙方很快便陷入了戰團之中.葉璃被人護在中間,得清楚,這些人雖然服裝顏色各異,但是身手卻都不差,明顯是經過訓練的.但是一時間卻想不出來西陵皇城中除了西陵皇有什麼人會擁有這樣的一支精兵並且要來刺殺她.

"啊?!"這些人來得突然,站在門口還沒來得及進去的貴婦們卻遭了秧.雖然不是沖著他們來的,但是亂軍之中卻也難免有池魚之殃.一個丫頭被人一劍刺死正好倒在孫夫人跟前,孫夫人嚇得臉色蒼白卻還是緊緊的抱著嚇得尖叫的女兒退到了一角.一邊厲聲吼道:"還不快擒拿刺客!"這宴會到底是聚集著城中權勢女眷的宴會,自然不可能沒有侍衛保護.只是這些侍衛卻明顯並不是刺客的對手,一交手便死傷慘重.

一個侍衛被人一刀正砍中了面門,朝著門口的地方砸了過來.正好落到白清甯身邊,白清甯再如何的沉穩卻也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只嚇的放聲尖叫起來,那聲音竟是比孫曉馥還要高昂.離她不遠的一個刺客聽到她的聲音,回身便是一把柳葉鏢射了過去.白清甯睜大了眼睛身體卻半點也無法移動只得閉目待死.

叮——一聲清脆的撞擊聲,原本應該釘入她身體的柳葉鏢被人擊落在地上.旁邊還有一只斷成了兩段的朱釵,白清甯分明記得那是之前定王妃頭上的朱釵.連忙往葉璃的方向望去,只見葉璃和徐清柏被人護在馬車邊上,雖然四周亂成一團兩人的周圍卻始終干乾淨淨.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白清甯朝著葉璃的方向沖了過去.或許是她運氣好命不該絕,竟然真的讓她沖到了葉璃和徐清柏跟前,"王妃……"

見她嚇得不輕,何況人都過來了總不能將她再丟出去,葉璃示意侍衛放她過來.走到葉璃和徐清柏面前,白清甯才松了口氣,有些顫抖的道:"王妃…這些人……"

葉璃淡淡道:"不用怕,很快就沒事了."

著葉璃淡定從容的模樣,白清甯還想什麼的嘴也只得閉上了.只是驚懼的望著眼前的一切眼睛里充滿了懼意.

這些刺客似乎悍不畏死,也不怎麼理會周圍的人.只是一味的拼命向葉璃的方向沖去,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勢.定王府的侍衛雖然不少,但是刺客卻更多的多,這些刺客顯然也知道他們能有的時間並不多,所以攻擊起來也更加不要命.甚至有好幾個人拼死拖住一個定王府侍衛,好讓同伴往前沖的.若是平時,葉璃定然要稱贊一聲這些人的勇猛,但是此時的形對他們來卻是極為不利.

終于有人沖破了侍衛的方向,朝著葉璃撲了過來.葉璃一把推開徐清柏道:"四哥,快走!"

徐清柏也知道自己不通武藝,留下只能成為葉璃的累贅,點點頭道:"璃兒千萬心."葉璃點頭,側首讓開刺客揮過來的劍,中銀光乍現一道血光閃現握著長劍的手頹然落地.刺鼻的血腥味讓葉璃有些不適的皺了皺眉,手下卻絲毫沒有留,匕首飛快的送上刺客的心髒,瞬間將刺客斃命與手下.

一個侍衛拉著徐清柏往外撤去,旁邊的白清甯連忙撲了上去,"徐公子!徐公子…帶我一起走…"方才被葉璃斬斷了手掌又一刀刺死的刺客灑了她一身的血,早已讓她本就滿是驚怕的心神難以承受,到徐清柏離去連忙抓住了他.徐清柏微一皺眉,只得將她拉了起來.只是這些刺客顯然是知道徐清柏的身份的,紛紛圍了過來將他們逼向葉璃的方向.侍衛要保護徐清柏又要對付刺客,也漸漸地有些左支右絀起來,連連遇險.徐清柏沉聲道:"生死有命,不必管我們.專心應敵便是."

身邊的侍衛也明白,若是自己死了不會武功的徐清柏也是死路一條.便也放開了手腳專心應敵,漸漸地徐清柏和白清甯又被刺客逼回了葉璃跟前.葉璃揮動著從刺客手中奪來的長劍,一劍挑開一個刺客皺眉問道:"怎麼還不走?秦風,先帶四哥走."

秦風正被幾個刺客團團圍住,雖然聽到葉璃的命令但是一時半刻卻也掙脫不開.徐清柏拉著死拽著自己衣服不放的白清甯退到一邊盡量和葉璃保持距離,有些無奈的苦笑道:"璃兒,好像要連累你了."葉璃長劍如風淡淡一笑道:"四哥什麼傻話,這不是我連累了你麼?"葉璃的劍法本就是墨修堯親自指點的,雖然不算爐火純青,卻也十分不俗.一時間刺客也奈何不得她.只是漸漸地葉璃微微皺起眉來,腹部有些隱隱作痛,耳邊也漸漸地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原本已葉璃的實力絕不該如此不濟,但是到了此時卻也無暇去管原因了.

刺客一察覺葉璃的動作放慢,自然是大喜.幾個人齊齊的撲了上來,他們的來意本就是為了葉璃的命.只要能殺了葉璃就能毀掉一半的定王府甚至毀了定王.就算他們這些人全部都有來無回,卻也算是值得了.

葉璃定了定神,長劍揮灑間掠起一片血光.只是隱隱作痛的腹部讓她感到身體無比的虛弱,甚至有些發冷的感覺.

"王妃!"秦風擺脫了刺客的糾纏,同樣也察覺到了葉璃的不適,連忙飛身躍了過來伸手扶住葉璃.葉璃一手抓住他的肩膀,道:"先帶四哥出去!"

秦風皺眉,沉聲道:"不行,屬下先帶王妃出去!"雖然不知道王妃到底哪兒受傷了,但是卻也得出來王妃此時極度的不適.不遠處的白清甯驚惶的沖了過來,叫道:"帶我走…求求你帶我走……"秦風不耐煩的抬手就想要給她一掌,卻只聽耳邊勁風破空而來,"葉璃,納命來!"

三把明晃晃的長劍沖著葉璃直刺而來.秦風揮劍擋去了葉璃跟前的兩把劍,另一把劍劍勢不由得一偏偏向了旁邊的白清甯,白清甯尖叫一聲伸手扯了一把旁邊的人,卻正好抓住了葉璃的衣擺.葉璃本就難受得很,幾乎有些站立不穩,全靠秦風支撐著被她這麼一拉整個人送到了劍鋒底下.

"王妃!"

"璃兒!"

葉璃勉力抬手,手中匕首消去了這一劍的力道,整個人卻也脫離了秦風的扶持倒在了白清甯的身上.那刺客一劍落空,第二劍立刻就補了上來,"王妃?!"

秦風被人纏住想要救援已經不及,只得將手中長劍脫手向那人擲了過去,但是卻也有些晚了.那人的長劍已經刺向葉璃,白清甯臉色發白連忙放開往一邊讓去,眼劍尖便要刺到葉璃身上,一個玉色的身影撲了過來擋在了葉璃跟前.

噗嘶一聲,溫熱的血跡落在葉璃臉上.葉璃猛的睜大了眼睛,"四…四哥?"

嘛~現在知道白姐是拿來干嘛的了麼?她不是來勾搭定王滴也不是拿來渣滴,丫就是個炮灰.其實這事兒吧…真不算是她的錯,本能反應啊.但素,她就是要倒黴了,白家也要倒黴了.誰讓她沒有那個為家族犧牲的本事和決斷了,要是孫夫人遇到這事兒,肯定就替阿璃擋劍去了,就算死了定王府也絕對會照顧她女兒照顧孫家滴

上篇:310.白氏嫡女,秋日聚會     下篇:312.有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