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3.王者之怒  
   
313.王者之怒

"不服?"墨修堯仿佛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不以為意的著白清甯美麗的容顏因為憤怒和不甘而扭曲,"你有什麼資格跟本王不服?害阿璃受傷,你們…通通都該死!"這最後一句話他的聲音極低,不遠處的貴婦們根本沒有聽到.但是落入白清甯耳中卻仿佛擂鼓,震耳欲聾.

那一霎那,白清甯甚至覺得她到的墨修堯的眼睛里閃動著猩色的光芒,仿佛世人的惡鬼.不由得放聲尖叫起來.不遠處的白夫人到這形也明白了事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麼美好,連忙跌跌撞撞的沖了過來,"王爺…女……"

見墨修堯無意開口,鳳之遙淡淡的開口解釋道:"白姐害的王妃受驚昏迷,四公子重傷……"這樣,也不算冤枉白清甯.如果不是她礙事侍衛早就將徐清柏送出去了,也不至于顧此失彼結果險些兩個都受傷.

"什…什麼?"白夫人震驚,顫聲道.她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向乖巧聰慧的女兒才這麼一會兒功夫就闖出了這樣幾乎滅族的禍事.白清甯也明白此時是攸關自己的性命存亡了,連忙抓住白夫人叫道:"娘,女兒冤枉的.女兒沒有害定王府和徐四公子!女兒是冤枉的……"

"王爺……"白夫人有些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顫聲道:"王爺,這…這只怕是個誤會.女,女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的.還請王爺在白家忠心耿耿的份上明察秋毫."閉目養神的墨修堯豁然睜開了眼睛,目光如刀鋒一般從白夫人身上掠過,問道:"白夫人…是在威脅本王?"

"妾身不敢,王爺明鑒!"白夫人嚇得身子一軟,跌坐在地上不敢再話.墨修堯冷漠的了一眼白清甯,道:"拉下去,本王不想再到她了."

鳳之遙心中微微歎了口氣,其實白清甯罪不至死,也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了.揮揮手,讓人將她拉下去.白清甯不停地掙紮著,但是又怎麼及得上兩個大男人的力氣,毫不猶豫的被人拖了出去,遠遠地只傳來白清甯淒厲的叫聲,"不!我不想死!娘…救我,我不想死……"

隨風傳來的淒厲尖叫聲漸漸停止,花苑里的貴婦閨閣千金們確實一個個臉無人色,在寒風中簌簌發抖.

白夫人怔怔的望著女兒的身影消失的方向,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她一生就只有這一個女兒,從就對她寄予厚望.白清甯也確實沒有辜負她的期望,但是現在卻被定王殺就殺了.這讓她如何接受得了.兩個侍衛過來,一左一右架起白夫人便往外走去.王爺心不好,讓她在這里哭號下去很可能讓王爺的心更加不好,到時候遭殃的就不只是這些人了.

"王爺."孫夫人捧著一本冊子匆匆而來,到地上躺著的幾句尸體也只是臉上變了變顏色.便目不轉瞬的朝著墨修堯跟前走了過來,低聲道:"王爺要的東西在此."鳳之遙不由得贊賞的了一眼眼前的女人.作為一個在閨中的女子畢竟不如定王妃入得朝堂上的戰場,但是能有這樣的膽量和定力卻已經是不凡了.

墨修堯接過冊子翻起來,臉上的神色也更見陰郁.好一會兒,才啪的一聲合上了冊子隨手扔進身後的林寒懷里,道:"照著冊子上記錄的,全部給本王帶過來."林寒接住冊子,連都沒有直接塞進懷里,朗聲道:"屬下遵命."轉過身如風一般消失在花苑里.

這一日,西陵皇城里上演了西陵近五六十年來最血腥的一幕,就連當年鎮南王奪權打壓朝中大臣的時候也沒有出現過如此慘烈的形.就在孫家花苑的大門外,皇城里幾乎所有的皇親貴族權貴高官滿門無論男女老幼都被拉到了花苑外面.整個交叉的路口里三層外三層的站滿了人.而其中整個皇城有三分之一的家族被滿門抄斬,行刑的地方也就在花苑外的街道上.如此重要的事,自然連西陵皇也被驚動了匆匆從宮中趕了出來,可惜即使是西陵皇禦駕親臨也沒能救得了這些人的命.孫家花苑外的街道上血流成河,整個街道幾乎被暗的血跡染遍了.這一天,西陵城里先後被殺的有一位郡王,一位公主,兩位侯爵,三品以上大臣四名,五品以上大臣十二名,五品以下難以計數.而這一切,卻僅僅只是因為定王妃被刺.一時之間天下悚然.

後世《西陵實錄.末帝年鑒》記:九月,定王妃遇刺于皇都,王怒.血洗皇城.是稱"孫氏花苑血劫".

《楚國志.定王錄.定寰王篇》記:九月中,王妃與西陵皇城遇刺.王怒,斬殺與南王有關人等過百.皇城權貴一時十去其三,天下震驚.

又有如野史《定寰王妃傳》等評論:定王為定王妃斬殺西陵貴族過半,西陵皇城血流成河,冤魂哀鳴.定王與定王妃之誠然可感動天,然其鐵血手腕,殺孽無數皆因妃而起.葉氏實可稱顏禍水之流.

且不管這一場血雨腥風給定王的名聲上抹上了一層怎麼樣的血腥之色,就那些被迫在場觀刑的權貴們嚇破了膽子的就不知凡幾.更甚至還有聽一些膽子的被嚇得狠了,回去便病了一場,有幾個甚至沒過幾天就去了.

然而,這些卻都沒有影響到墨修堯半分.自從葉璃昏迷之後,定王的臉上就沒有出現過任何稱得上是溫和的表,就連笑起來也讓人不禁不寒而栗.即使葉璃有孕的消息也沒能讓墨修堯有半分的喜悅之.反而每每不經意到墨修堯眼神陰郁的盯著王妃的依然平坦的腹部時,鳳之遙都不由得一陣膽戰心驚.只是轉念一想,王爺當年世子也不甚順眼,世子不也蹦蹦噠噠的長到了那麼大現在還能跟王爺做對了麼?

"王爺."

布置的清幽靜雅的房間里,葉璃安靜的躺在床上沉睡者.墨修堯坐在床邊,半邊身子歪倒在床上靜靜的著葉璃沉靜的睡顏,眼神溫柔繾綣.聽到鳳之遙的聲音才坐起身來,沉聲道:"進來吧."

鳳之遙走了進來,了一眼床上沉睡的女子和依然坐在床邊的白發男子,心底微微歎了口氣,沉聲稟道:"王爺,所有與刺客有關之人還有孫夫人所查出的人都已經全部收監.真的要……"那些已經被嚇破了膽子的權貴們並不知道,今天他們到的血腥才不過是這場風波中的冰山一角罷了.更多的人,卻還在等待著墨修堯的決斷.

王者一怒,血流漂杵.鳳之遙不由得想起了少年時先生的教導和感歎.卻不知道那些暗中籌劃今日之事的人是否會後悔.

"一個不留."墨修堯聲音柔軟,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拂過葉璃清麗的容顏.而話里的意思卻帶著鋪天蓋地的血腥和殺氣.

對此,鳳之遙並不驚訝.想了想問道:"王爺…你當真覺得此事是鎮南王所為?"這一次,可以是將鎮南王府還在皇城人脈暗樁全數連根拔除了.其中還包括鎮南王府滿門.雖然鎮南王子嗣不豐,但是雷騰風卻又好幾個子女.早在墨家軍進城之前雷騰風的一對嫡子就已經被人帶出了皇城,但是城中的王府里卻還有幾個庶子庶女.要鎮南王所為,並不是不通.而是如果真是鎮南王的話,來勢絕對比這一次更加凶險.事實上這一次,若不是定王妃身體特殊,這些刺客根本就碰不到王妃半根毫毛.而且,雷振霆不可能不明白,若是葉璃真的遇刺身亡,只怕就不是殺幾個人就能了結的了.只怕整個西陵皇城雞犬不留也並非是虛.

"就算不是他,也是他管教無方!"墨修堯冷聲道.

鳳之遙沒有心同被遷怒了的雷振霆,換了個話題問道:"白家那個白清甯,王爺就這麼殺了,真的好麼?"墨修堯冷眼瞥了他一眼,"殺都殺了,這個有用?"鳳之遙無奈的歎氣道:"我的意思是,白家王爺有什麼打算?只怕經過此事白家要有心結了.王爺對他們不可不防…"不管怎麼白家也還是西陵數得上的世家.墨修堯冷哼一聲道:"後妃之族,白家能有半個拿得出手的人才麼?本王不需要廢物."

"屬下明白了."鳳之遙點頭道.

"徐清柏如何了?"墨修堯皺眉問道,若是徐清柏出了什麼事,以阿璃的心性定然會愧疚終生.這可不是墨修堯樂意見到的,何況無論如何都是徐清柏為阿璃擋了那一劍,若是那一劍刺到了阿璃的身上……想到這種可能,墨修堯身上的煞氣便不要錢的往外放.

鳳之遙挑眉,有些不明白王爺關心一下徐四公子的傷怎麼也能放殺氣,"大夫還有宮里的禦醫和咱們自己的軍醫都已經替四公子過了.沒有傷到要害,就是流了不少血現在也還昏睡著只怕要修養不少日子."是昏睡其實是大夫給開了不少安眠止痛的藥物.一把劍從背後刺了個對穿,別是徐清柏這樣的文弱生,就是他們這些習武之人也要吃不少的苦頭.所以還是睡著好一些,少受些苦.

墨修堯點頭,"吩咐下去,好好照料.徐四公子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別怪本王手下無."

鳳之遙默然,經過今天誰還敢對定王的話陽奉陰違,不要命了麼?

"王爺,卓靖求見."門外傳來卓靖的聲音.墨修堯對鳳之遙道:"你先去吧,卓靖進來."

卓靖走進來與鳳之遙擦肩而過,"王爺,王妃……"

"無事."墨修堯淡淡道:"讓你查的事?"卓靖恭敬地道:"孫慧娘所提供的名單基本屬實,暗中挑動這些人的人已經潛出城去了,屬下命人暗中跟著.對方似乎是大楚人,不過,定王府的報中並沒有查到此人的身份.如今那人北上應該是往楚京方向去的."

墨修堯垂眸,沉吟了片刻道:"大楚…墨景黎已經南下了他去楚京干什麼?不對…還有一個人手下也有不少大楚人.任琦甯…林願…"卓靖心念一轉,"王爺懷疑是北境所為?"墨修堯笑而不答,淡淡吩咐道:"派人跟著他,如果他真的是任琦甯的人……"

卓靖沉默的等著墨修堯的命令.良久卻聽見墨修堯低沉一笑,"本王記得任琦甯是有個北境部落公主的愛妻和幾個子女的吧?"

"正是."任琦甯當初以一個異族的身份能夠成為統一北境的王者,正是因為他娶了當時北境最強大的部落族長唯一的女兒.

"全都殺了吧."墨修堯淡淡道.

"屬下遵命."

揮退了卓靖,房間里重新甯靜起來.墨修堯怔怔的望著葉璃沉睡的嬌顏,低頭在她唇邊落下了一個輕柔的吻,"阿璃,快醒來好麼.你不知道…到你這樣躺在這里,我有多害怕……"你再不醒來,我怕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真的將整個西陵化作煉獄.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所以,快點醒來吧.

西陵皇宮里,西陵皇臉色慘白的癱坐在龍椅上,渾身上下仿佛使不出一絲力氣.今天花苑外的那一幕不僅僅讓所有的西陵權貴震撼畏懼,即使是他這個一國之君也同樣驚嚇的不輕.著那個白衣白發的男人坐在門口神色當然的著跟前的人,仿佛無喜無怒.但是那淡若飛煙的話語每一句落下卻都是一片血光.那樣仿佛高高在上仿佛可以任意決定世人生死的神祗,曾經是西陵皇最向往的一種境界,身為帝王殺伐決斷任意死生.但是現在他卻開始懷疑自己當真能夠做到麼?他能夠像墨修堯那樣面不改色的就殺掉將近半數的權貴麼?

西陵皇無力的搖了搖頭,他不能.不僅是他不能,就是雷振霆也不能.就算再權勢滔天,他們也做不到墨修堯那樣的決斷那樣的…冷酷…

"陛下……"跟前的內侍有些擔心的著西陵皇,從宮外回來之後陛下就一直失魂落魄的模樣,卻又不肯宣太醫.實在不能不讓他們這些跟前時候的人擔憂.但是想到上午到的景,他又覺得陛下此時的表現是正常的.就連他們這樣見多了陰暗血腥的人此時也還在雙腿發抖呢.

"凌云公主怎麼樣了?"好半晌,西陵皇才低聲問道.雖然這個女兒與自己素來不親厚,但是西陵皇膝下子嗣單薄,凌云公主算是比較出眾的一個了.如今就這麼死了,沒有一點難過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即使再難過,他這個作為皇帝的父親卻也沒有那個能力和勇氣去為女兒討回公道.

內侍心的道:"公主的玉體已經送回公主府去了,禮部擇了吉日便送公主入土為安,還請陛下保重龍體."

西陵皇無奈的一笑,道:"也罷了,比起那些人…她總算是沒吃什麼苦就去了.吩咐下去,著禮部盡快辦妥公主的葬禮,咱們提前前往安城吧."無論是覺得是自己失敗無法面對也好,或者是對于墨家軍和定王的畏懼也好,西陵皇對于這種皇城現在是再也沒有了絲毫的六年.

"老奴遵旨.陛下,剛剛宮外傳來消息,鎮南王府里睿郡王的幾個庶子也都死了."想了想,內侍覺得還是應該跟陛下一些好消息.西陵皇睜開眼睛,"哦?當真?"

"千真萬確,這次的事只怕和鎮南王脫不了關系.定王一怒之下抄了鎮南王和睿郡王府.滿門上下…一個不留…"到此處,已經有些年紀了的內侍也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西陵皇愣了半晌,方才嘿嘿的笑了兩聲道:"雷振霆…他一絲聰明可能想到今天?罷了,至少…雷振霆都勢力都被墨修堯滅的所剩無幾了.咱們盡快離開皇城前往安城吧.吩咐下去,莫要在招惹這個煞星了."

"老奴遵旨."

葉璃醒來的時候果然已經是三天後了,雖然三天時間並不算長,但是定王府辦事的效率一向都不低,所以這三天里皇城內外的各路殘余勢力已經被秦風鳳之遙等人掃落的干乾淨淨.至于這其中又有多少人家業散盡又有多少人人頭落地,卻不是一般的尋常百姓能夠知道的.但是即使如此,也有不少人察覺到許多皇城中原本的熟悉面孔都在一夜之間消失的干乾淨淨.適逢亂世,能夠安穩的活著已經殊為不易,便是有什麼疑惑也都悄悄的壓入了心底.

"四哥…四哥?!"沉睡中的葉璃猛然睜開了眼睛,一把抓住跟前的人手腕.待清楚了坐在床邊的人時卻是微微一怔,"大舅母……"

坐在床邊的正是徐家大夫人,手中還拿著一方溫熱的帕子想要為她擦汗,卻不想被葉璃猛地抓住也是嚇了一跳,"璃兒,你終于醒了?"到她醒來,徐大夫人也是一喜,慈愛溫雅的臉上綻出放心的笑容.

想她為了兒子千里迢迢的趕到西陵,除了當初從云州到璃城,這還是徐大夫人平生第一次出遠門.卻沒想到到了璃城,兒子和外甥女雙雙昏迷在床.若不是去迎接的鳳之遙事先解釋清楚再三保重,徐大夫人只怕就要嚇得暈倒過去了.

"大舅母……"剛剛醒來,葉璃的腦子有片刻的混亂.猛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景,不由的坐起身來,"大舅母,四哥……"徐大夫人連忙按住她道:"沒事了,你四哥沒事.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心呢……"

"對不起…大舅母,四哥都是為了我才……"想起四哥撲到自己跟前,那當胸而過的長劍葉璃臉色也跟著慘白起來.四哥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生,受了這樣的傷,葉璃簡直不敢想象況到底有多遭.

想起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兒子,徐大夫人也不由的眼眶一.到兒子身上裹得厚厚的白紗,還有那毫無血色的臉,徐夫人身為母親哪里有不心痛的.但是這樣的事又怎麼能怪得了葉璃?自己兒子的秉性做娘的又怎麼會不了解.就算不是為了葉璃,他們兄弟中哪一個尋到這樣的事徐清柏也還是會撲上去的,若是兒子不去擋那一劍那才是怪了.抬手拍了拍葉璃的手背,徐夫人溫和的道:"傻孩子,你四哥沒事了,哭什麼?大舅母是你啊,你這孩子不是跟林大夫學過一些醫術麼?怎麼連自己身子不適都不知道?"

葉璃一愣,徐大夫人含笑搖搖頭道:"傻孩子,你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了,還是生過一個孩子的呢,怎麼一點兒也不注意呢?"

這一回,葉璃徹底怔住了.就連徐夫人抬手替她擦眼淚都沒有回過神來.好一會兒,才低下頭伸手覆上自己平坦的腹部.然後將左手搭上右手的脈搏,有些驚惶的道:"我…我把不出來,孩子…孩子怎麼了?"葉璃雖然跟林大夫學過一些醫術,但是大多數都是藥理和毒物之類的.而醫術明顯並不是一個可以觸類旁通的學科.要讓一個學醫不足半年的人能夠清楚的分辨出什麼是滑脈有孕卻是有些困難的,何況葉璃此時心中有些慌亂.如墨修堯那樣的人慌亂中都能連脈搏都感覺不出來,更何況要診斷脈象.

徐大夫人含笑安慰道:"沒事,孩子好好的呢.只是你也太不經心了一些,萬一出了什麼事可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兒了."

葉璃怔怔的低頭望著自己的腹部,這一次確實是她疏忽了.雖然曾經有過一次經驗,但是這一次除了心起伏不定以外,孩子一直都很乖巧,基本上沒有讓她有任何生理上的不適.而每月該有的那麼兩天信期,因為當初生墨寶損耗頗大,雖然心調理著但是總還是有好些時候不准的.所以她也只當來到西陵因水土的關系而暫時絮亂了.還有就是,這幾年一直沒有什麼消息,葉璃幾乎慣性的不會往那上面想了.

"不管怎麼,醒了就好.我還沒讓人去通知定王呢."徐大夫人笑道.

"阿璃!"話音未落,墨修堯的聲音已經從門外傳了進來.只見墨修堯入一道白影掠入房中著實將徐大夫人嚇了一跳,顯然是不知道誰稟告了他直接施展輕功就跑過來了.

"修堯……"葉璃抬眼著眼前的白發男子,雖然外表不出什麼不好的地方,但是葉璃就是能感覺到他的緊繃和疲憊.白影一閃,葉璃被攬入了一個微涼的懷抱,墨修堯埋首在她肩膀上,深深地吸允著熟悉的馨香,聲音低啞,"阿璃…你終于醒了……"

葉璃心中莫名的一酸,抬手環住他有些消瘦的腰,低聲道:"抱歉,讓你擔心了."

不遠處,徐大夫人著眼前這一對夫妻,欣慰的一笑悄然的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有話要的夫妻倆.

上篇:312.有孕     下篇:314.鎮南王吐血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