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4.鎮南王吐血的損失  
   
314.鎮南王吐血的損失

"修堯…"倚在墨修堯懷中,葉璃心中滿是歉意.這一次的確是她太不心了,才會出現這樣的意外,甚至還連累了四哥.這幾天跟前這人必定是過得十分艱難,抬手緊緊的環住摟住他的腰,葉璃低聲道:"修堯,對不起.這次是我不對,以後不會了……"

"不是阿璃的錯,是我不好.我竟然都沒有發現阿璃…又有了孩子."墨修堯的手輕輕的覆上她平坦的腹部,那里再一次孕育著他們的孩子.自從有了墨寶,墨修堯對于有沒有孩子的事越發的得淡了.甚至隱隱的希望以後再也沒有了孩子才好.但是理智上他也同樣清楚,多兩個孩子將來對阿璃更好一些.但是接連兩次孩子來得都有些不是時候,甚至讓阿璃險些遇到危險.這讓墨修堯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絲不善.

葉璃抬起頭來,無奈的著眼前突然變得神色陰郁的男人.當初還懷著寶的時候就是這樣,墨修堯時而著肚子里的孩子神色溫和,時而又陰沉的讓葉璃隱隱有些擔心.不過葉璃依然相信,他會疼愛他們的孩子的.

"修堯,你…這一次會不會是個女兒?"葉璃靠著墨修堯含笑問道.

"女兒?"墨修堯心中微微一動,想象著有一個跟阿璃一模一樣的乖巧聰明的女兒,臉上的神色不由得軟和了下來.葉璃笑道:"對啊,我們已經有了寶了,我希望這一次是個女兒,這樣寶就有妹妹了.現在寶的年紀,長大了不是正好可以保護妹妹麼?"

墨修堯也深覺有道理,如果是一個像阿璃一樣的女兒的話就是定王府近幾十年來唯一的郡主,自然是要千嬌萬寵的.正好墨寶閑著沒事,就讓他好好保護妹妹吧.墨修堯在心中默默盤算著回去是不是要對墨寶加強操練,免得將來保護不了妹妹.

葉璃當然不知道自己一語奠定了墨寶未來的痛苦的童年歲月,剛剛醒來身體無礙,又得知了有了寶寶的消息,四哥也醒過來了,葉璃只覺得心格外的舒暢了起來.前些日子心中那股莫名的郁氣似乎消失不見了.靠在墨修堯懷里,葉璃低低的訴著一些自己對將要到來的寶寶的期望和喜愛.墨修堯摟著葉璃沉默的聽著,好一會兒,葉璃才停了下里輕輕歎息了一聲.抬頭了一眼摟著自己的人,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閉著的眼睛下有著淡淡的暗影,葉璃心的抬手點了他的兩處穴道.方才心的起身讓出一些床位讓他好躺在床上,有拉過被子心的替他蓋好.著沉睡中的人俊美的容顏,葉璃淡淡微笑.這世上能成功制住定王穴道的,怕是只有她一人罷?

驛站里,自然因為葉璃和徐清柏的醒來一片歡喜,而皇城另一側的白家此時卻是人心惶惶一片愁云慘淡.

白允城跌坐在大廳的椅子里,本就上了年紀的容顏此時更是一片衰敗之色.本來知道女兒被定王所殺之後,白允城雖然憤怒雖然心痛但是卻還有幾分底氣的.心中暗暗的籌謀著一切打算,但是卻不想定王竟是如此的雷霆手段,短短兩三天內將皇城里的各處勢力如落葉秋風一般掃的干乾淨淨.甚至連鎮南王府都被他給抄了,而白允城原本唯一的希望西陵皇也被墨修堯給嚇破了膽子,表示不必等到兩個月後,宮中收拾妥當了之後禦駕立刻就要啟程前往安城.而之前已經光明正大的投效了定王府的白家自然被西陵皇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若是早些年,皇後還在傾容貴妃還在,西陵皇少不得還要給白允城幾分面子.但是如今傾容貴妃失蹤已久而皇後也早已薨逝,西陵皇自然不會再保白家這沒什麼大用還對自己不忠的臣子了.

也許,從一開始投靠定王府就已經錯了.白允城有些苦澀的想著.不投靠定王,跟著西陵皇去了安城就算不能讓白家就此繁榮,但是憑著白家的底蘊至少不會有什麼殺身之禍.而現在……想起那日在孫家花苑外到的一幕,白允城只覺得心中生寒.定王…真的會給白家一條活路麼?

"老爺,我們現在敢怎麼辦?"白夫人同樣形容憔悴,連往日里絲毫不亂的妝容也有些遮不住臉上的皺紋和恐慌.

"怎麼辦?怎麼辦?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白允城苦笑.白夫人了白允城,有些心翼翼的道:"老爺,不如咱們…咱們早些離開皇城罷."

白允城淡淡的著她,斥道:"無知婦人,定王豈會允許咱們這樣平安離開皇城?"定王若是想要問罪他們,他們又怎麼走得出去?若是定王沒打算問罪,他又怎麼舍得下這麼多的家業孤身離開?白夫人也是一時慌亂了,被白允城一斥也知道自己所的並不實際.只得慌亂的抓住白允城的手臂焦急的道:"那…那咱們該怎麼辦?是不是…是不是去求求定王府的人?"

如今他們根本就見不到定王和定王妃,這些事的都是鳳之遙和定王妃身邊的兩個心腹.況且,就算有機會白夫人也確定她真的不想在見到定王了.

聞,白允城沉吟了一下.仔細思考起妻子所的話來.雖然如今定王似乎並沒有要拿白家如何的意思,但是從定王毫不猶豫就殺了白清甯來,白允城絕對相信定王是對白家不滿了.但是就是這樣的不聞不問,反而讓人更加的提心吊膽.白夫人著沉思的白允城,心翼翼的問道:"老爺,也不知道定王妃是否已經醒來了.若是能夠向王妃求求…妾身聽王妃出身香門第,心性溫和善良.雖然清甯…有些不妥,但是咱們白家並不曾做過什麼對不起定王府的事,或許王妃開恩,不會趕盡殺絕?"

"這…如今要見定王妃只怕是不易了."定王妃剛剛遇刺,以定王對王妃的厚重,又怎麼會再允許不是心腹的人接近定王妃?

白夫人眼神微閃,焦急的道:"難道就一點法子都沒有了麼?難道…咱們白家就真的要這麼……"

白允城想了想,終于道:"或許有…陛下過幾日就要前往安城,到時候定王和定王妃一定會前往送行.如果那時候能夠見到定王妃,咱們或許可以向王妃求求."白夫人眼睛一亮,笑道:"老爺的是,除非定王妃還沒好起來,不然陛下離開按禮節定王和定王妃是一定要一起為陛下踐行的.到時候妾身一定設法見到定王妃,求她開恩."

白允城越想越覺得事有可為,連連點頭道:"夫人的是,夫人這幾天好好歇著切莫操心.見定王妃的事我去安排便是."

"那就辛苦老爺了."白夫人含笑道,微微垂下的眼眸中劃過一絲怨毒.

卻,墨家軍占領皇城的消息剛剛傳到大楚不久,緊接著又傳來了墨修堯幾乎血洗了西陵權貴的消息.帶著征東大軍一路向南的雷振霆聽到消息還沒能從皇城這麼快失陷的打擊中回過神來,另一個更大的打擊就迎面而來,幾乎打得他暈頭轉向.要知道,既然他放棄了西歸,那麼皇城失陷幾乎就已經是定局了.雖然雷振霆沒有料到竟然會那麼快,卻也還算是有心理准備.而墨修堯墨辣手清洗皇城權貴的事卻是完全出乎雷振霆的意料之中.如此一來,雷振霆在皇城的心腹經營多年的人脈甚至還有他手下這些將領的家人,通通遭了秧.更不用其中還有他自己的幾個孫兒孫女.聽到這消息,雷振霆氣得險些當場暈厥過去.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墨修堯……"

"王爺?!"身邊的侍衛連忙伸手扶住他,雷振霆抬手捂住嘴唇,鮮的血跡從指縫中浸了出來.

"王爺,還請保重身體!"在場的眾人都是嚇了一跳,也顧不得憤怒悲傷了,連忙上前查雷振霆.要知道,雖然他們這一路行進的都還算順利,也占據了大楚大片的土地.但是因為有慕容慎的干涉,他們並沒有如預期的一樣趕在墨景黎南遷之前占據整個南方.如今大楚的形可的上是一團亂.云瀾江以南大部分在墨景黎手中,極一部分被他們搶先占據.云瀾江以北一部分地方被西陵大軍控制,但是他們身後卻是剛剛北上的慕容慎的大軍.雖然只有區區二十萬人卻也給他們繼續往南帶來了不的麻煩.再往西南還有呂頌賢的四十萬大軍,往北是西北墨家軍的地盤.再往北卻是留守的大楚守軍與北戎北晉打得一團亂.可以,現在大楚這塊土地上就沒有一個地方不亂的,這個時候鎮南王卻絕對不能出任何意外.

雷振霆穩住了心神,壓下沖上喉頭的那一絲甜意,一把揮開攙扶著自己的侍衛沉聲道:"本王沒事,你們先下去吧."

眾人猶豫的了雷振霆鐵青的臉色,終于還是告退出了房.

"到底是怎麼回事?"好一會兒,房里才響起雷振霆的聲音.前來傳信的男子臉色也不好,沉聲將這些日子西陵皇城的事一一細了一片.從徐清柏提前出線在皇城,到西陵皇自願讓出皇城,再到定王妃遇刺定王大怒血濺孫家花苑.

"蠢貨!"聽完了男子的稟告,雷振霆只得擠出了這兩個字.就連喘息聲都漸漸地粗了許多,"那個蠢貨!本王當年就該廢了他!他怎麼不想一想…他怎麼不想一想,死的那些不僅是本王的心腹,還是西陵的精銳!這些人被墨修堯殺了,他只怕還在心里暗暗高興罷?他怎麼不想一想,這些人全部死了,西陵…他一個人有本事治理西陵麼?!"雷振霆聲音漸漸高揚,可見是氣憤到了極點.雷振霆這話確實不錯,雖然被殺的都是雷振霆的人,但是須知雷振霆掌控朝政十幾年,朝中有能力的有幾個不是他的人?被墨修堯這麼一殺,留下來的都是一群碌碌無為之輩罷了.就算西陵皇遷都安城,完全沒有治理國家經驗的西陵皇帶著一群同樣的庸才,能干些什麼事只有天知道.

"嘿嘿…好一個墨修堯,好手段,好心計!"雷振霆冷笑連連.

等到怒氣發泄了一些之後,雷振霆很快便冷靜了下來.也很快就到了這其中有些不對的地方,厲眼微微一眯,沉聲問道:"本王不記得什麼時候下過命令刺殺定王妃?是誰自作主張行事的?"

男子同樣也是一臉茫然,他只是鎮南王安插在皇城里一個極不起眼的的角色.平時也只管一些市井消息之類的,所以才能逃過了這次的定王府的這一劫,匆匆趕來報信.但是這件事的起因經過他同樣也弄不明白,只當是王爺下的命令.見他一臉茫然,雷振霆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來,揮揮手讓他退下了.

等到男子退下,雷振霆一揮手將桌上的硯台掃落在地.硯台撞擊在地面上撞出清脆的響聲,上好的硯台也被摔成了四分五裂,"給我查!到底是誰如此大膽…墨景黎…不墨景黎沒這個能耐,給本王查任琦甯和耶律泓耶律野!"

"是,王爺."隱在暗處的金衣衛應聲而去.房里冷冷清清的只剩下雷振霆一人,雷振霆沉默了良久,終于哇的一聲一口血沖口中噴了出來.

西北飛鴻關上,一身白衣纖塵不染的清塵公子站在飛鴻關的城樓上往外遠眺,不遠處十幾里外便是西陵大軍和北戎大軍的大營.從關下往上望去,白衣的俊美公子臨風而立,神色淡然出塵宛如神仙中人.莫是一般的兩軍將士,便是如兩軍統帥到這般風度也不得不暗歎一聲清塵公子的風采.

"哦?清柏受傷了?"城樓上,徐清塵轉過身來著前來傳信的暗衛微微挑眉,

暗衛只覺得心頭一跳,背脊生寒.清塵公子雖有神仙公子之稱,平日里也是聞細語不比王爺氣勢逼人,但是這給人的壓力確實一般無二的,"回公子,確實如此,不過…信上也了四公子並未傷到要害,想必現在已經醒轉過來了."

徐清塵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暗衛暗中默默地抹了把汗,拱手道:"屬下告退."

"清塵公子當真覺得是雷振霆派人刺殺定王妃?雷振霆…應當不會如此不智."徐清塵身邊兩個男子同樣迎風而立,一個已經頭發花白,雖然神態溫和但是眉宇間卻隱隱有幾分堅毅之色,另一個中年男子卻是三十出頭,神色沉穩,與老者有幾分相似.

這二人正是當年險些被墨景祈弄死的南侯世子倆.當初兩人為墨景祈的迫害險些喪命,雖然有墨修堯和葉璃救起卻也有幾分心灰意冷.這些年都隱居在西北幾乎沒有什麼名聲.但是現在墨景祈已死,大楚幾乎名存實亡,而西北也面臨著西陵和北戎大兵壓境,南侯父子倆自然也不能坐實,主動請命陪著徐清塵來了著飛鴻關.

徐清塵俊美出塵的眉宇間蒙上了一沉淡淡的冷意,"就算不是雷振霆的主意,他也脫不了關系."

南侯下半輩子十幾年雖然過得有些窩囊,但是到底是曾經馳騁沙場的猛將,許多事身為局外反而得更清楚一些,捋著胡須笑道:"這一次,只怕是雷振霆也是被人給算計了."鎮南王這一次的損失不可謂不,只怕此時鎮南王正心疼的吐血吧.定王蟄伏多年,每次一出手卻都足以讓世人震驚.

站在父親身後的傅昭有些擔憂的問道:"定王此舉,對王爺的名聲只怕是有些妨礙."即使他們遠在西北,定王的殺名卻已經傳遍了整個西北,其他地方自然也不用懷疑了.他們這些定王府的人自然清楚,其實定王所殺的那些人遠沒有傳中的那麼多,只是這些人的影響力只怕是比真的屠了一個城還要嚴重吧.而現在外面的傳聞卻已經變成了定王屠了整個西陵皇城,甚至連之前在汴城已經壓了下去的事也拿出來了.一時間,有不少文人士子對定王的評價也有些不好起來的.但是對此,身為西北目前的權利掌控者,以及西北人文之首的徐家卻沒有任何表示,這也讓傅昭有些不解.

徐清塵淡笑道:"傅兄的還不通透.有道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堵不如疏,等到他們滿意了自然也就不了."

"這對定王的名譽不會有影響麼?"傅昭皺眉問道,有志于天下的人,對于名聲總是要格外重一些的.

徐清塵側身向南侯問道:"南侯怎麼?"

南侯搖搖頭道:"成者王侯敗者賊,一時一刻的留算不得什麼.何況,流始終是流,待到流破除之日,天下人只會對定王更加推崇.至于那些讀讀傻了的呆子,想必定王爺不屑理會的了."

徐清塵點頭笑道:"南侯所正是,徐家和定王府的關系…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徐家是不能輕易開口幫定王話的.更何況,如今天下大亂,定王這樣的名聲…也沒有壞處."至少怕墨修堯的人會比敢算計他的人要多得多,而敢背叛定王府的人,想必也要更少的多了.有的時候,恐懼也是一種很好的禦下的方式.當然這不能太過了,而這一次定王妃遇刺是個很好的理由不是麼?以後…璃兒也會安全一些了吧?經過這一次,天下人應該也知道,即使定王對王妃用極深,但是定王妃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定王爺不會崩潰不會墮落,他只會更加瘋狂更加冷血.

"如今,王爺還在西陵還好.等到王爺班師回璃城,西陵那邊是否會出什麼意外?"南侯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徐清塵道:"清柏到底還年少了一些,不過經過這一次的教訓,他應當明白了什麼叫亂世用重典."

南侯父子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傅昭挑眉著徐清塵有些好奇的道:"清塵公子似乎絲毫不為那些西陵權貴感到惋惜?"雖然里面有不少是和刺客有關的人,但是大家都清楚其中更多的還是鎮南王的心腹以及西陵真正有才干的人.王爺此舉是斷了西陵未來十年里的人才啊.

徐清塵笑容清冷,"只要王爺不屠殺普通百姓,至于那些人…有幾個是真正無辜的?就算是無辜的……"放眼往關外望去,飛鴻關外赤地千里,殘垣斷壁哀聲四起.徐清塵抬手一指遠處目光不見得地方,"有人,比他們更無辜麼?"真正無辜的是那些在戰爭中苦苦掙紮的百姓,而不適合那些本身就是發動戰爭的西陵權貴.

南侯輕聲歎息,"清塵公子的是."放目遠眺,哪些地方…曾經是他的故國.而如今卻是哀鴻遍野,血流成河.

徐清塵眉梢微微挑了一下,淡淡道:"如果不是鎮南王的意思,那麼就只有一個人有這個本事了……任琦甯.很好,若是不做點什麼回報他一二,清柏和璃兒的苦豈不是白受了?來人."

一個黑衣男子出現在徐清塵背後,正是被葉璃留在西北的衛藺.

"衛藺,你親自往楚京走一趟.告訴冷皓宇,暫時不必回西北了.協助大楚守軍,務必守住楚京."徐清塵淡淡道.

衛藺也不多問,點頭沉聲道:"屬下明白,屬下告退."

"清塵公子,守住楚京只怕是有些……"南侯皺眉道,他對于大楚的兵力和戰力還是有些了解的.就算是有冷淮和華國公在,楚京也守不了三個月,而三個月之內,墨家軍只怕很難抽出兵力來支援楚京.

徐清塵淡笑道:"呂將軍那里的幾十萬兵馬早就蠢蠢欲動了,只是之前一直防備著雷振霆才不敢擅動,現在雷振霆正在跟墨景黎死磕,就算想要抽身也來不及了.等到解決了咱們跟前的圍困,再去楚京應該還來得及.到時候王爺也該回來了."

南侯暗中默默盤算了一盤,覺得徐清塵此舉雖然有些冒險但是也還不算不可為,最重要的是一旦成功了,那麼定王府的領地將會比現在擴大一倍有余.

"不過如此一來就要直接對上整個北戎和北境了.還有南方的雷振霆,等他站穩了腳步很難不會在回過頭來與北戎北境合圍我們,以墨景黎的膽量只怕攔不住也不會攔他."

徐清塵淡笑道:"雷振霆不是還有慕容慎麼,另外,咱們在大楚境內還有一只伏兵可用."

上篇:313.王者之怒     下篇:315.西陵皇遷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