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5.西陵皇遷都  
   
315.西陵皇遷都

聽了徐清塵的話,南侯父子也同樣是一驚.就在定王府和大楚已經決裂這麼多年的況下,大楚境內竟然還隱藏著一只伏兵,甚至直到現在大楚已經四處戰亂了也依然沒有暴露于人前,這不得不讓兩人在心中驚歎定王府的底蘊.不過兩人都是知道分寸的人,徐清塵沒有細他們自然也不會去問.

南侯望著關外不遠處的獵獵旌旗,問道:"關外的北戎大軍和西陵大軍清塵公子打算怎麼處理?"

徐清塵淡然道:"北戎一心一意的想要南下攻占大楚的地盤,不會與咱們硬碰硬.至于西陵,也不過時虛張聲勢跟在北戎兵馬身後搖旗呐喊罷了.既然如此…這兩路人馬,咱們就一並吃下了."

南侯向徐清塵道:"清塵公子有此信心?"

徐清塵莞爾一笑道:"行軍打仗是南侯的事,怎能問在下有沒有信心?來慚愧,讓在下籌謀一二尚且還有可為,這行軍打仗排兵布陣的事卻不是在下所長."南侯一笑道:"公子過謙了."就憑徐清塵方才的打算,就不能算是完全不懂軍事的人.不過比起清塵公子的文章風流治世之才,這一點卻是不那麼顯眼了.

"豈是過謙,這一仗,就要勞煩和南侯和呂將軍費心了."徐清塵正色道.

知道他這是將這飛鴻關和這些墨家軍將士托付給自己,南侯心中也是一熱,正色道:"請清塵公子放心便是,老夫必不敢有絲毫懈怠."

"如此甚好."徐清塵點頭笑道,"不妨讓北戎人多年未戰墨家軍是否不如他們了."

清清淡淡隨意的一句話,卻讓南侯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一股豪氣.他雖然前半生打過不少仗,但是對于能夠統領墨家軍對上北戎西陵兩大強敵卻是想也沒有想過的.

這日,西陵皇城外卻是人潮湧動,氣氛森然.身著黑衣的墨家軍將士已經換下了原本的西陵守軍站在城頭上.這也標志著這座西陵皇城從此完全的歸屬于墨家軍了.城門外,繡著龍紋的明黃色旌旗迎風飄揚.一排排各種各樣的馬車排在皇城外的官道旁,等待著啟程的時候.今日是西陵皇正式起駕離開皇城前往安城的時候,還有不少跟著西陵一起離開的權貴和朝中大臣.

至于普通百姓跟著西陵皇離開的雖然也有但是卻並不算多.對于普通老百姓來,忠君愛國的事其實離他們很是遙遠,何況西陵皇城並不是被墨家軍強行攻破而是被西陵皇拱手讓出的.這樣一來,肯跟著西陵皇的百姓自然也就更少了.墨家軍名聲素來不錯,與其跟著西陵皇放棄自己世代經營生活的地方奔向那未知的地方,還不如在定王府的手下安安分分的過日子.

所以,城外擠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前來送行或者熱鬧的人倒是比要跟著一塊兒走的人要多得多.這不免讓西陵皇感到有幾分淒涼,但是這世上最多的便是普通百姓,西陵皇自然也沒有將這些尋常百姓的有多重.

"定王,王妃來了."

西陵皇要走了,墨修堯和葉璃自然是不能不來送行了.好在修養了幾日葉璃早就好了許多,只是徐清柏如今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墨修堯一手環著葉璃的腰身將她護在懷中,絲毫也不避諱周圍眾人的目光.但是葉璃起有些驚訝的發現,周圍的人特別是許多高官權貴到他們的神色不是往日的恭敬逢迎,而是充滿了一種極度的恐懼.再仔細就發現,這些人的畏懼的目光並不是向自己而是對著自己身邊的人的,不由疑惑的抬頭了墨修堯一眼.

因為葉璃有了身孕,而且墨修堯隱隱也有些發現葉璃並不喜歡自己大肆殺伐,或者只是墨修堯自己心中不樂意讓葉璃知道自己這樣的心性.葉璃醒過來幾天後,周圍的人竟都沒有將她昏迷的那幾日發生的事告訴她.葉璃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人的恐懼所為何來.

"陛下,祝陛下此去一路順風."極難得的,墨修堯對著西陵皇拱了拱手朗聲笑道.

西陵皇不由得愣了愣,竟有幾分受寵若驚之感.連忙回禮道:"承定王吉,朕也恭喜定王和王妃喜得貴子."葉璃點頭淺笑道:"多謝陛下,陛下保重."

雖然對這占了自己大片土地和皇城的人還必須含笑以對的感覺十分苦逼,但是好在馬上就要離開這里完全脫離墨修堯這個殺神了,這讓西陵皇的笑容也多了幾分真是,笑道:"多謝王妃,朕便告辭了."

墨修堯淡笑道:"不送."

西陵皇的龍攆就停在不遠處的官道中央,周圍布滿了原本的宮中侍衛和內侍宮女.龍攆後面便是宮中嬪妃公主以及宗室王宮的座駕,著西陵皇被人攙扶著上了龍攆,其他人才跟著上車准備出發了.

等到龍攆開動之後,墨修堯便揮手對身後一起來送別的眾人揮手道:"行吧,都散了吧."扶著葉璃便要轉身回城.身後眾人默然,王爺你做戲也好歹做的像一點吧.不要目送遠去,至少別西陵皇的龍攆還沒走出一步之遙你就急著轉身而去啊.

不過對此墨家軍的將領自然沒有什麼意見了,而原本的西陵權貴也沒心在新主子面前表示對舊主的尊敬,默了一會兒遍都散了.

"定王妃…妾身求見定王妃……"葉璃與墨修堯正要進城,便聽到身後傳來有些尖銳的叫聲.葉璃轉身,只見白夫人一臉焦急的朝著自己沖了過來.可惜剛剛發生過行刺的事,葉璃跟前的侍衛在葉璃醒來之後就發現全部換成了麒麟.雖然對此葉璃有些不願,但是也知道這次的事必然是嚇到了不少人,便也沒有出聲反對只當是讓關心自己的人安心罷了.

白夫人才剛叫出定王妃的時候便被定王府的侍衛攔了下來,距離葉璃還有十幾步的距離.眼著葉璃便要被墨修堯扶著進城去了,白夫人心有不甘便放聲叫了起來,"王妃…妾身有事求見王妃……"

在場的眾人皆是默然無聲,他們當然知道白家的事,白家千金當天就被定王給殺了.許多人便在心中猜測著定王府打算什麼時候動白家了.

葉璃微微蹙眉,想了想道:"請白夫人去驛館吧."身後的侍衛應了一聲,拎起白夫人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西陵皇離開了,留下一座空蕩蕩的皇宮.西陵的皇宮面積比起大楚的皇宮和大楚南方的前朝舊宮都要一些,但是再它也是一座皇宮.而墨修堯明顯沒有移居西陵的打算,那麼這座皇宮的處置就成了一個問題了.曆來前朝舊宮若不是作為新的王朝宮殿便是作為行宮存在的,又或者就是讓它荒廢日久漸漸毀掉了.但是這都不符合定王府的行事,最後墨修堯想了想便定下來,皇宮的前半部分廢掉那些皇帝專用的東西,作為西陵皇城未來的最高主事衙門.後半部分也就是後宮,暫且封閉,以後再做打算.

因為很快就要離開西陵,墨修堯和葉璃也沒有打算搬進皇宮里過過住皇宮的癮之類的無聊打算.送過了西陵皇之後便依舊回了暫住的驛館.回到驛館第一件事葉璃便和墨修堯一起前去探望還在養傷的徐清柏.

徐清柏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是到底還是傷的極重.這麼幾天養傷下來也只能坐在床上靠著高高墊著的枕頭跟他們話.葉璃進去的時候,徐大夫人正在喂徐清柏喝藥,這讓徐清柏不由得感到有些不自在.他都這麼大了,而且又不是傷了手還讓母親親自喂藥總是有幾分不自在的.到葉璃和墨修堯進來不由得眼睛一亮仿佛到了救星.徐大夫人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悅的輕哼了一聲道:"不管是誰來了,你給我先將藥喝完了再!"

徐清柏無奈的道:"娘,你將碗遞給我我自己喝就行了."他還可以端著碗一口灌進去,這樣一口一口的喝…要知道湯藥的味道從來就沒有好過!徐大夫人似笑非笑的著他道:"知道藥苦了?那還不好好養養傷?你當我不知道你昨晚又那些卷宗了?"

這話倒是讓葉璃有些歉疚,要不是他們急著離開西陵,四哥哪里需要養傷的時候都不得安甯啊.

總算,徐大夫人夠了兒子的俊臉變成苦瓜的模樣,將藥丸遞給了他.徐清柏連忙接過一仰頭大半碗直接灌了下去,哭的直皺眉頭.徐大夫人沒好氣的往他嘴里塞了一顆蜜餞,才接過空碗出去了.

被自家表妹和表妹夫到如此窘狀,長善舞的徐四公子也有些不好意思,對著兩人笑了笑道:"西陵皇走了麼?"

葉璃點頭,在床邊坐了下來仔細徐清柏的臉色,倒是比昨天好上一些了,才道:"剛剛送走了,四哥你又急著那些東西?傷還沒好就好好歇著,真有什麼事不是還有修堯和鳳三他們在麼?"徐清柏笑道:"在床上趟了這麼多天,什麼也不能干也挺無聊的,隨便罷了."了一眼在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來的墨修堯,徐清柏問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如今大楚打得一團亂,原本正是他們吞並西陵的好時候.但是西陵幅員遼闊,這一次雖然如此容易落下了西陵皇城但是確實有僥幸的成分在里面.若是真的想要拿下西陵全境,三五年功夫只怕也不算多.到時候若是讓北戎北境和雷振霆在大楚站穩了腳跟,那才是得不償失.畢竟,西陵再大也抵不了大楚那富饒豐厚的土地.

墨修堯正色道:"半個月後.阿璃有了身孕,路上要慢一些,所以不能久留了."

徐清柏點點頭,盤算了一下道:"半個月也足夠了,到時候我應該也能下床了."墨修堯道:"我已經傳信給沈揚,我們離開前他應該就能夠感到."

徐清柏一愣,搖頭笑道:"不必如此,沈先生還要照顧璃兒呢."

葉璃按下他,蹙眉道:"怎麼不必了,我只是懷孕了又不是有什麼傷病.生孩子要的事穩婆不是大夫,何況璃城里還能少了大夫不成?你這上不好好調理若是落下了什麼病根,大舅母不知道該多難過."徐清柏還想再什麼,葉璃瞪了他一眼堅定地道:"不許反對!沈先生也早了這幾年一直困在璃城有些煩了,能出來走走也是好事.何況,西陵到底是剛剛到咱們手里的地方,俗話強龍不壓地頭蛇,有個醫術高明的大夫再我們也放心一些."

徐清柏知道不過葉璃,只得無奈的一笑算是答應了下來.

墨修堯繼續道:"另外三十萬大軍會留在西陵這邊,統帥是張起瀾.張起瀾性格直爽但是卻不剛愎自用,你們兩個一文一武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你如何?"徐清柏自然不會有意見,雖然如今墨家軍拿下了西陵這大片的土地,但是徐清柏也不會以為就此可以太平無事了.張起瀾也是墨家軍的老將,領兵經驗豐富,能夠有他帶領三十萬大軍留下,徐清柏自然放心了許多.

葉璃想起來徐大夫人的事,連忙問道:"大舅母可要和咱們一塊兒回去?"

徐清柏無奈苦笑,搖頭道:"母親知道我要留在西陵,只怕是打算在這里住一段時間."事實上徐大夫人的原話是"你大哥我管不了了,你弟弟比你還一些.不著你成親生子我就不回徐家了!"如今徐大夫人對自己兒媳的標准已經從出身大楚的香門第降低到不管出生只要家世清白心好就可以了.

著徐清柏無奈的模樣,葉璃也能想象出徐大夫人到底了什麼.沉吟了一下,便也贊成了笑道:"既然如此,想必是大舅母不放心四哥了,就在西陵住一段時間也不妨事.等到大舅母想念咱們了,再派人來迎接就是了."墨修堯也沒什麼意見,點頭道:"如此極好,半個月後我和阿璃就返回璃城.這邊的一切就都托付給你了."

徐清柏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的擔憂踢了出來,道:"我之前也並沒有什麼經驗,只怕是……"

墨修堯凝眉一想,便明白了徐清柏的擔憂.徐清柏今年也不過才二十四五,就要掌管相當于原本西陵三分之一的疆域,可的上是封疆大吏中的封疆大吏了.一時之間難以服眾也是可以遇見的,他相信徐清柏的能力,但是能力是需要時間才能展現出來的.他們離開皇城之後,只怕徐清柏的日子也不會那麼好過.之前他只考慮能力另外也是定王府如今確實人不夠用,倒是忘了考慮徐清柏的年齡.

葉璃眉梢微挑,含笑道:"我倒是有個主意,卻不知道四哥覺得如何?"

徐清柏含笑著葉璃,"璃兒出的一向都是好主意,快來讓四哥聽聽."

葉璃道:"四哥不妨試試能否將汴城那位秀亭先生請到這邊來.秀亭先生門生遍布西陵,若是他能夠出山襄助四哥,那麼想必四哥在西陵的事務就會順當許多."雖然秀亭先生已經表示了歸順定王府之意,但是文人,特別是那些成就非凡的文人總有些怪脾氣的.若是葉璃和墨修堯開口讓他來他固然是回來,但是只怕難免會對徐清柏有些心結和輕視之心,反而不利于徐清柏行事.

徐清柏身為徐家子孫對于天下間傑出的文人大儒自然都是有所了解的,更何況秀亭先生還是自己祖父和父親叔父都極為推崇的人物.思索了片刻便點頭笑道:"璃兒果然不會讓四哥失望,四哥知道該怎麼做了."葉璃淺笑道:"是我們辛苦四哥了才是,如此,璃兒就不打擾四哥休息了,四哥這些天還是好好養傷吧."

墨修堯扶起葉璃轉身離去,臨去時還留下了一句道:"回頭我讓鳳懷庭過來,可幫你處理西陵富商的問題."

徐清柏一怔,莞爾一笑道:"多謝王爺."

目送兩人離去,徐清柏想了想還是叫人拿來筆墨先寫了一封辭懇切的邀請函讓人送去汴城.一邊思量著有沒有時間親自去一趟汴城,只可惜自己現下有傷在身,等到墨修堯等人走了就更加沒有空閑了.

除了徐清柏的院子,葉璃才轉身對墨修堯微笑道:"修堯,謝謝你."

墨修堯一怔,低頭著葉璃眼神溫柔,"謝我什麼?"葉璃道:"謝謝你為四哥做的."無論是將沈揚招來西陵還是鳳懷庭,都是原本絕對不在墨修堯的計劃中的.特別是鳳懷庭,如今鳳懷庭鳳懷庭在西北整合定王府名下的產業和西北的商業正是忙碌的時候.墨修堯低頭以自己的額頭靠著葉璃的額頭,蹭了蹭輕聲道:"徐清柏是你四哥不是麼,而且他救了你的,還救了咱們的孩子.我總該對他好一些."

葉璃笑道:"你一向對他們都很好,我知道."雖然墨修堯總是不所不用其極的壓榨大哥,但是也只限于大哥一人而已.對于其他幾個表哥確實是相當不錯的.就像這一次,攻打西陵之前墨修堯就已經考慮好了要讓徐清柏留在西陵,這也可算是在為徐清柏的將來鋪路.徐清柏還太過年輕,而且又一向在外幾乎不參與定王府核心的事務.但是西陵的事如果他能夠處理妥當的話,將來他的前途將會不低于定王府核心心腹中任何一人.

"阿璃喜歡,我自然要對他們好."墨修堯笑道,低頭在她粉色的櫻唇上輕輕咬了一口.葉璃無奈的瞪了他一眼道:"那你可以也對大哥好一點麼?"我真的不想夾在你們中間當炮灰.墨修堯低低的一笑,"這個麼…阿璃怎麼舍得這樣為難為夫?為夫好生難過呢."

葉璃翻了個白眼,"這算什麼為難?你就非要跟大哥針鋒相對?"

"這個麼…誰讓他長得那麼招人嫌棄呢.你…現在都找不到媳婦兒,不就是證據麼?"墨修堯蹭了蹭她泛著清淡幽香的秀發,懶洋洋的道.

"……"所以,你在嫉妒大哥長得比你好麼?

"王爺,王妃……"離開徐清柏的院子兩人正要回房,葉璃才想起來還有一位被帶回來的白夫人等著求見.于是墨修堯只得滿腹怨氣的陪著葉璃去見人.一踏進花廳,原本想要迎上來的白夫人身子立刻僵硬住了.臉色慘白的望著墨修堯扶著葉璃進來,連上前行禮都忘了.

葉璃挑了下眉,也沒太在意白夫人的如此失禮,淡淡笑道:"白夫人,求見本妃可是有什麼事要?"

"妾身…妾身…"白夫人著墨修堯四肢僵硬的仿佛被冰凍住了一般,耳邊也仿佛想起了那日的無數的慘叫聲還有自己女兒被拉下去時淒慘的哭叫聲,臉色更加難起來整個人也簌簌發抖簌簌發抖仿佛搖搖欲墜.

"白夫人?"葉璃皺眉問道:"夫人可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白夫人嚇了一跳,倒是好歹回過了神來,連忙道:"妾身…妾身沒,多謝王妃關心,妾身…沒事……"

葉璃淡然不語,白夫人的模樣可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白夫人來見本妃,可是有什麼事要?"

白夫人臉色慘白,心中暗暗叫苦,定王就在面前,不要她想要求的事,就是想要平常請安問好的話也不出來啊.

見狀,葉璃側身向墨修堯.卻見墨修堯神色平淡幾句可以稱得上是溫和的,顯然心不錯,應該不至于嚇到人才對.

"修堯?"想了想,葉璃還是決定打快點打發了白夫人,"來白夫人是有話想要單獨跟我,不如你先回去可好?"墨修堯一手攬著葉璃,道:"當然不好了,有什麼話就,既然不既然不開口顯然是沒話要.是吧,白,夫,人?"

白夫人身子一抖,連忙點頭道:"王爺的是,妾身一時糊塗打擾王妃了!妾身…妾身這便告退!"完也不待葉璃話,跌跌撞撞的便跑了出去,葉璃疑惑的著墨修堯,"這是怎麼了怎麼了?"

墨修堯聳肩,"誰知道呢?"

外面吃飯,回來晚了.抱歉~

上篇:314.鎮南王吐血的損失     下篇:316.坦誠,白夫人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