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16.坦誠,白夫人之死  
   
316.坦誠,白夫人之死

著墨修堯一臉不在意的模樣,葉璃微微蹙眉.一覺醒來之後,她總覺得身邊的人有什麼事瞞著她,剛才墨修堯如此刻意的嚇走了白夫人讓她這種感覺又更加深刻了一些.

抬起頭佐證了身子,葉璃直視著墨修堯似乎有些心虛的俊顏,輕聲問道:"修堯,你有什麼事瞞著我麼?"

"呃…當然沒有.阿璃問這個做什麼?"墨修堯含笑道,直視臉上的笑容不複往日的輕松自在.

葉璃挑眉,似笑非笑的著他問道:"難道是王爺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要迎進王府來給寶添個姨娘?"墨修堯臉色微變,抽了抽嘴角一把將葉璃攬回自己懷中,悶悶地道:"阿璃胡,本王只喜歡阿璃一個."葉璃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背,問道:"那到底是什麼事你要這樣遮遮掩掩的?這幾天我不舒服,難道等我好了以後我自己不會去問麼?"

所以,定王爺也是會關心則亂的做不少傻事的.比如他明明就知道這些事根本就瞞不住,除非他能把知道這事的人都滅口了.但是下意識的他就是不想讓阿璃到自己的這一面.

好一會兒,墨修堯才有些悶悶的道:"我把白允城的女兒給殺了."

葉璃微微一怔,想起來那日遇刺的時候白清甯就在自己身邊,輕聲問道:"是因為那日遇刺的事麼?"墨修堯著葉璃,沉聲道:"跟阿璃無關,是本王她不順眼."葉璃有些無奈的一笑,輕聲歎息道:"雖然白清甯罪不至死,不過,你也不必為了這種事就瞞著我吧?"雖然前世許多根深蒂固的觀念讓她一直不習慣隨意的取人性命,但是至少在她心中墨修堯比不相干的白清甯要重要千萬倍不是麼?而且,這麼多年過去,葉璃就是再不習慣也該明白,有的時候未必是因為哪個人該死才要殺他的,罪不至死的人很多但是罪不至死卻死了的人只怕比本來就該死的人更多.他們身在其位,很多時候本就是身不由己的.

墨修堯抬起眼睛定定的著她,好一會兒才道:"我還殺了很多西陵權貴."

葉璃沉默了一會兒,方才微微歎息了一聲問道:"有多少?"

"三成."墨修堯漠然道.西陵皇城三成多的權貴都被他滿門殺盡,這給世人的沖擊絕對比殺了成千上萬的平民更大.

良久,葉璃才重新靠回墨修堯懷中,輕聲歎息道:"你就是為了這個瞞著不讓他們告訴我?"墨修堯低頭輕撫著她的發絲,有些沉悶的道:"阿璃不是不喜歡我亂殺人麼."葉璃原本還有些凝重的心也不由的一樂,抬起頭沒好氣的了他一眼,"你也知道是亂殺人啊?我也不是廟里供著的菩薩,當真要大開殺戒的時候也不會手軟.你一時激憤或者為了什麼原因,殺了那些權貴也就罷了.那些個不曉事的丫頭仆從知道個什麼?平白汙了你自己的名聲而已."

墨修堯默默望著她,他不是一時控制不住麼……

著他這副模樣,葉璃哪里還能氣的起來,抬手輕觸他皺的緊緊地眉心,柔聲道:"雖我不信所謂的因果報應,但是殺孽太多畢竟有傷天和,也容易讓人迷失心智.修堯,我希望你好好的."早在汴城的時候葉璃就已經有所察覺,墨修堯心中存著的無比驚人的煞氣.這些年他一直控制的很好,但是極少的幾次失控帶來的影響就已經足夠震撼了.究其原因,很可能是當年墨家軍和兩代定王的仇恨被他強行壓制帶來的後遺症,葉璃並不希望讓這樣的失控成為常態.不然結果也只能是兩樣,一是他完全釋放出心中的殺虐之氣之後慢慢的平靜下來,另外一個就是在這樣無盡的殺掠中最後迷失自己.而無論是哪一個,都需要無數人複出生命的代價的.

"阿璃……"墨修堯怔怔的望著眼前一臉擔憂的望著自己的妻子,有些疲憊的垂下了眼眸靠著葉璃的肩膀低聲道:"阿璃,我好累…不要離開我……"阿璃的擔憂他得明白,事實上他自己也明白.比如這次的事,明明他有更好的辦法處理,但是當時他心中就是什麼想法也沒有,只想著要殺光所有傷害阿璃的人.除此之外,他根本沒有去想過任何一種可能.這樣的結果,即使他現在依然覺得不壞,但是卻也明白其實同樣也埋下了不少的憂患.

葉璃伸手握住他的手,輕輕地放到自己還依舊平坦的腹部,微笑道:"我怎麼會離開你?咱們還有寶現在又有了新的寶寶啊."墨修堯覆在她腹部的手微微一頓,輕聲問道:"若是沒有孩子呢?"葉璃莞爾一笑道:"若是沒有孩子,只怕就是王爺你要上別人了吧?"墨修堯搖頭,抬起她巧的下巴,讓她對上自己的眼眸正色道:"本王不在乎孩子,就算沒有孩子我也只要阿璃一個."

在這樣一個時代,對于女子來這可算得上是最深的話了.葉璃淺淺一笑,戲謔的著他道:"王爺現在這話可是晚了."現在他們都已經有了一個孩子又即將有另一個了,這句話的感性程度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了.

見葉璃似乎真的沒有生氣,墨修堯眼底的笑意也慢慢的綻開了.輕柔的將她圈在懷里笑道:"本王的都是肺腑之,如果不是阿璃的孩子,本王要來又有什麼用?"

"對了,那個白夫人這時候來求見我是有什麼事?"靠在墨修堯懷里,葉璃輕聲問道.墨修堯挑眉,不怎麼在意的道:"那麼多權貴之家隕落了,這幾天本王正晾著白家呢.估計白允城急了吧."

"你打算舍棄白家?"葉璃有些好奇的問道,白家身為西陵數得上的世家,又是最先來投考的,無論于于理定王府都改給白家幾分面子.但是現在墨修堯毫不猶豫的把白家的嫡女給殺了,自然是有舍棄白家的打算了.墨修堯點頭道:"白家統共也沒有幾個能用的人,何況又是一貫的牆頭草.當初雷振霆得勢就倒向雷振霆,現在咱們剛剛進了皇城就又倒向定王府.雖然識時務也算是個有點,但是有些人做得太過…就讓人覺得難了.白家那麼大個家業放在那里,若是重要不免讓別人感到不公,若是閑置著,白允城早晚還要反,還不如就此解決了算了.至于那個什麼後妃之族,哼!本王可不希望寶以後娶個姓白的女人."

提起這個葉璃頓時覺得有些無語,作為一個兩百多年的世家大族,往上扒拉扒拉居然都找不出幾個拿得出手的人才來.而這樣的一個家族不僅繁榮了兩百年甚至還曾經一度躋身西陵最強大的世家之一,不得不這也算是一種奇葩.或者,白家不是沒有出眾的人,而是這些人從來都沒有把心思用在該用的地方.從心里將,葉璃也不希望定王府屬下還長久的存在這這麼一個所謂的後妃之族.不別的,近親相親對後代基因影響也不好.

"你有什麼打算?需要我去見見這個白夫人麼?"葉璃問道.

墨修堯搖頭,"不用,你離那個白氏遠一些,那個女人不太對勁."

"嗯?"葉璃挑眉,她方才匆匆幾眼,倒是沒有出來白夫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墨修堯輕哼一聲道:"她敢要本王回避,卻被本王嚇得不敢話?若是真的對家族至關重要關系到家族興衰的事,她就是真被嚇得趴在地上起不來了也會出來的.白家的當家主母絕不會像個無知民婦一樣忘了分寸."

"那她是什麼意思?"靠在墨修堯懷里,葉璃有些懶懶的道.自從醒過來之後整個人似乎都懶了許多,連動腦子都懶得了.

墨修堯淡淡道:"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我會讓人盯著她的."

"嗯,好……"葉璃的聲音帶著點點淡淡的倦意,墨修堯也不再話,低頭著在他懷中閉上眼睛漸漸的陷入淺眠的人,眼神溫柔如水.

"王……"鳳之遙踏進門來還沒來得及話就被墨修堯一個冷冽的眼神阻止了.碰巧有幸到定王爺的眼神從極致的溫柔瞬間轉為凜冽寒冰的鳳之遙不由得心中暗暗罵娘:這也太特麼見色忘友,有異性沒人性了啊.仿佛頭了鳳之遙心中的腹誹,墨修堯輕哼一聲抱起葉璃回房去了.有事要稟告的苦逼的鳳三公子只得無語的跟在後面.

等到墨修堯安頓好了葉璃,才轉身出門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神游天外的鳳之遙問道:"什麼事?"

鳳之遙輕咳一聲,拉回了自己不知道飄到哪兒去了的思緒,回道:"已經派人跟著白氏了,出了門之後白氏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對勁,來剛剛被王爺嚇得可不能有一半兒是裝的."墨修堯墨修堯也不意外,問道:"她見阿璃想要干什麼?"

鳳之遙搖搖頭,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道:"前幾天王爺剛剛殺了她女兒,她會不會是…想要替女兒報仇?呃…應該不會吧,她哪兒來的這麼大膽子?"

"報仇?不是應該找本王麼?"

鳳之遙一臉見鬼的著他,"王爺,就算那白氏再沒有見識也該知道想要動你老人家就算她重新投胎十次也不夠吧?何況,有一句話是怎麼的來著…想要你的仇人痛不欲生,就要毀了他最在意的人.嗯?"

"什麼…"墨修堯沉默半晌,點頭算是認同了鳳之遙的猜測,"讓人給我盯著白氏,一旦有什麼舉動立刻殺了她!不…現在就讓人去殺了她."阿璃現在有了身孕不方便動手,雖然墨家軍和麒麟的侍衛都很可靠,但是這世上沒有什麼是百分百絕對的安全.最安全的就是…在事發生前扼殺所有的危險!

鳳之遙無奈的撫額,王爺,你這想法也奔得太快了,這只是屬下的猜測啊.不過,王爺最大,王爺了算.鳳之遙不負責任的想著,一會兒就讓人去查要是白氏真的有什麼不軌的動機,還是直接滅了吧.萬一真的再出一點什麼事,只怕皇城里剩下的三分之一權貴也保不住了.

"屬下遵命,這就去辦."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著鳳之遙舉步離去,墨修堯突然開口喚住了他,冷幽幽道:"鳳三,本王很老麼?"

鳳之遙腳下一個趔趄,心中默默吐糟:其實懷孕的不是王妃,而是王爺你老人家吧,這脾氣心想法變得也太快了一點.

"怎麼會?王爺分明是年富力強青春煥發正當風華正茂的時候啊."可以了吧?你那一頭白毛,再奉承爺都要吐了.

墨修堯點點頭,淡然道:"你去吧."

白夫人回到府中,還沒進大廳白允城就一臉焦急的迎了出來,"夫人,怎麼樣了?"白夫人眼神有些古怪的了一眼丈夫,低下了頭.白允城心中不由一跳,連忙拉著白夫人進了大廳才問道:"夫人,定王妃怎麼?"

白夫人搖了搖頭不話,白允城急的不行,連聲道:"定王妃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倒是話啊."白夫人低聲道:"定王一直守在定王妃身邊,我根本沒辦法單獨見定王妃."白允城皺眉,問道:"就算如此,你也可以試探一下定王的意思啊.到底能不能出那兩位的想法?"

白夫人抬起頭來著白允城,突然呵呵的笑了起來.白允城奇怪的著她有些不解的問道:"你到底怎麼了?是哪里不舒服麼?"

"老爺…你還記得我們的甯兒麼?"

白允城一愣,這是怎麼了?剛剛去世的女兒現在還沒有下葬呢他怎麼會不記得?如果不是這個女兒,或許白家也不會陷入這樣被動的局面,現在西陵皇已經帶著人離開了皇城,就算他還有什麼心思也都成了空了.如今除了乖乖的跟著定王府,他們根本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偏偏在這之前白清甯大大的得罪了定王.

白允城自以為並沒有露出什麼表,但是一直盯著他的白夫人卻見那一瞬間的怨恨在了眼底.半垂的目光,忍下了眼中的淚意,白夫人突然一笑道:"老爺,定王不會放過咱們的."白允城不解,一把拉住白夫人厲聲問道:"什麼意思?你做了什麼?"

白夫人抬手揮開他抓著自己的手,恨恨的道:"我什麼都沒做!我只恨我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沒錯,她今天去確實是想要趁著單獨晉見葉璃的機會殺了她為自己的女兒報仇.她這一生就只有清甯這麼一個女兒,千嬌百寵的長大,卻只能眼睜睜的著她就這麼被定王給殺了.只要每次一閉上眼睛,她就仿佛聽到女兒淒慘的聲音在耳邊回蕩"娘…救命啊,我不想死!我是冤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葉璃,若不是因為她,定王怎麼會遷怒清甯,自己的女兒怎麼會死?最重要的是,葉璃還是定王最愛的女人,只要她死了,白夫人幾乎可以想象定王會是怎麼樣的瘋狂痛苦.

只可惜…這一切並沒有能夠按照她預計的進行.剛剛被行刺過後定王根本不會讓任何不熟悉的人靠近定王妃.而一時的慌亂也讓她留下了破綻,回來的路上她就知道,背後有定王府的人跟著自己,雖然不知道到底在哪兒,但是她能夠感覺到有一雙眼睛無時無刻的都在盯著自己.她知道…白家完了,而自己也喪失了唯一一次為女兒報仇的機會.但是她不甘心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白允城焦急的問道,這關系到白家的生死存亡,由不得他不擔心.

白夫人似笑非笑的著他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今天去見定王妃了些什麼嗎?我什麼都沒…因為,我原本是想要去殺了葉璃的,但是,但是墨修堯一直守在她身邊,周圍也到處都是武功高強的機會,我沒有機會罷了……"

"你瘋了!"白允城驚駭的瞪著白夫人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麼?你想要毀了白家麼?"

白夫人呵呵笑著,眼神迷離,"女兒都沒有了,我要白家干什麼?老爺,清甯是咱們的親生女兒,她就這麼被墨修堯殺了,你一句話都沒有.還整天想著怎麼討好自己的仇人,你到底有沒有心啊.我每天…我每天都聽到女兒在哭叫,在她是冤枉的,在她不想死…她要我替她報仇……"

白允城一把推開她,冷冷道:"我是沒有心,這麼多年白家死的也不知一個女兒了.前些日子被定王殺了的七,九,十二怎麼不見你心疼?他們也是白家的兒女."

"他們不過是庶子奴婢罷了,值得什麼心疼?怎麼能跟我的甯兒相提並論!"白夫人不屑的道.那些奴才秧子,不過是幾個旁支和姨娘同旁生的罷了,怎麼能和她金貴寶貝的女兒相比?她的女兒原本是可以做皇後皇妃的,都怪…都怪白允城!若不是他一味的要把女兒送去定王府,女兒怎麼會死?

"我不想跟你這個瘋婆子了!"白允城一揮道,他怎麼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扯後腿的居然是自己一直都十分滿意的正室夫人.這個時候白允城顧不上發落白夫人了,轉身就往房走去,他必須找人商量一下後面的事該怎麼辦.只但願這女人沒有露出什麼破綻讓定王出來,不然白家就真的完了.

著白允城頭也不回的離去,白夫人也不在意,毫不理會下人的驚訝的目光和有些凌亂的易容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白夫人的房間里昏暗的有些不現實一個世家大族的當家主母的房間.進了房間,白夫人揮退了跟在身後的丫頭關上了房門.走到房間最里面一處沉沉簾幕低垂的地方,揭起簾幕里面露出一個黑漆漆的牌位.上面寫著的正是"愛女白清甯之靈位"字樣.

白夫人憐愛的著桌上供奉著的牌位,抬手輕輕撫摸了一下.仿佛這不是一個冷冰冰的牌位而是當初那個美麗優雅的女兒一般.

"甯兒,對不起,都是娘沒用…娘救不了你,如今就連想要為你報仇也沒有辦到.乖甯兒,你爹根本就不在乎你,但是娘會記得你的,你好好的去投胎吧,娘一定會替你報仇的.你不要再入娘的夢了……"白夫人對著靈位弟弟的訴著,漸漸地變成了嗚咽聲.自從女兒去世之後,白夫人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每次一閉上眼睛就到女兒各種各樣的畫面出現在眼前.其中最讓人驚駭的是女兒被各種酷刑折磨哀嚎的模樣,每每讓白夫人從夢中驚醒.

自從白清甯死後,白夫人一直不敢去她的尸體.雖然收殮的下人都姐上去並沒有受什麼苦,但是白夫人卻總是無法安下心來.其實在她心中隱隱有些愧疚和不安,定王突然要殺白清甯的時候她是真的被嚇住了,竟然沒有怎麼為女兒求就眼睜睜的著女兒被拖走了.有時候她甚至夢到女兒一身是血的來找她索命,各種痛苦的壓力之下,白夫人對定王府的仇恨也就越發的激烈起來.只要殺了葉璃…只要殺了葉璃為清甯報了仇,清甯就會原諒她了吧?

門外,隱秘的角落.兩個暗衛將白夫人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一人對著同伴使了個眼色:鳳三公子吩咐,如果白夫人果然有對王妃不利之心,直接殺了.

另一人面無表的點頭:當然要殺.若是真讓她做了點什麼,王爺可要瘋了.他們可不想領受王爺的怒火.

兩個侍衛齊齊的打了個寒戰,目光同時轉向房間里還在叨叨噓噓的白夫人.

白夫人對著女兒的靈位了半天話才終于停了下來,一轉身卻只覺腹部一涼,然後是一陣鑽心刺骨的痛.怔怔的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黑衣男子和刺入自己腹部的匕首,白夫人的眼光里充滿了恐懼:不,她還不想死!

"安心去吧,你女兒在黃泉路上等你."暗衛眼神有些悲憫的道,手下卻毫不留的往前送去.一串鮮的血液從白夫人口中流出滴落到他的手上,白夫人瞪得大大的眼睛終于漸漸地失去了光澤.

其實寫白夫人這段的時候突然覺得也聽可憐的,汗…主角視角下我的三觀搖搖欲墜.但素我們還素要,隨便殺人是不對滴啊.當然這個大家都知道.頂著鍋蓋跑走…

上篇:315.西陵皇遷都     下篇:317.白氏覆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