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21.父女再相見  
   
321.父女再相見

墨修堯離開之後葉璃的日子便過的十分平靜了.因為有了身孕定王府眾人也不再拿政事來打擾她了,整個府里上上下下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生怕冷著餓著累著了.等到幾天之後墨修堯出現在飛鴻關的消息傳出來之後還有不少人暗暗怪異為何沒有到王妃跟在定王身邊.而璃城里上下人等這才知道王妃竟然已經有了五個月的身孕了.自然又是一陣歡喜慶賀,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要過年了,外面的地方還在戰火之中的時候西北的百姓卻安樂自在的比過年還要熱鬧.

葉璃每日閑著無事,便帶著幾個孩子在清云先生跟前湊趣.如今墨修堯不在府中,葉璃又有了身孕,徐二夫人便帶著秦箏住進了定王府的客院.一來這些日子無論是徐鴻羽徐鴻彥還是徐清澤都是忙的腳不點地的,也沒工夫回家.二來也可以陪著葉璃解悶散心.

這日,葉璃陪著清云先生下棋,三個包子被徐二夫人和秦箏著在一邊鋪著厚厚的地毯的地上玩兒.棋局間,清云先生和葉璃聊起在西陵的事.清云先生聽完葉璃起墨修堯在西陵皇城的事歎息了一聲道:"定王雄才大略,天生慧敏.若是一身順遂必然是留名青史的一代忠臣名將.少年時老夫見他便覺此子眉宇間氣勢逼人,竟是比當時的定王世子更甚七分.這樣的人…靜,可安天下.動,卻也可繁複天下.可謂是動靜皆雷霆,喜怒皆可左右天下大勢.偏偏皇帝年少妄為,容不得定王府以至于鑄成大錯.卻不知定王這樣的人,若是不能一次置之死地,便是給自己埋下了死路."

葉璃落下一子,著清云先生問道:"外公當初就料到會有如今這樣的局面麼?"

清云先生搖搖頭道:"定王當時傷的太重,便是老夫也不能未卜先知料到他還能好起來.不過…就算定王好不了,只怕也,免不了最後跟皇帝魚死破.只是…六年前老夫剛到西北見到定王的時候就發現,他跟少年時很是不同."

葉璃淺笑道:"很多人都過,他如今的性子確實和少年時差別極大."

清云先生搖頭道:"不只是性子,而是他眉宇間那抹不去化不開的殺意.定王府雖然世代名將輩出,但是都不是真正嗜殺之人.但是老夫再見到定王時卻將他,眉宇間有煞氣隱含不發,雙目中偶有血光閃現,分明是殺氣大盛之兆.你們去西陵之後,老夫閑時也為定王卜了一卦,卦象上也是殺氣騰騰.如此結果倒也不算意外."葉璃有些羞愧的道:"都是因為璃兒一時不慎才會……"清云先生擺擺手道:"外祖父豈是那般迂腐之人,所謂的卦象面相,不過是多一個參考罷了.何況定王這樣的人…一旦下定了決心豈會為區區的卦象所困.咱們這幾代徐家是修生養性了,早些年徐家手上的血沾得也不少.只是殺戳過甚到底是有損心性,外公只擔心定王陷入魔障,白白折損了壽數罷了."

葉璃點頭,"有勞外公操心了,璃兒會好好勸著修堯的."

清云先生放下棋子,著葉璃笑道:"璃兒雖然身上也有殺伐之氣,但是生性卻是正直溫潤,與定王倒是正好相合.這世上也只有你能勸得了他了,璃兒倒是比你娘親有眼光的多."提起自己早逝的女兒,清云先生也有幾分傷感.自己那唯一的女兒,什麼都好就是眼光差了幾分,性子也不及外孫女堅強.當年若是早知道會有後來的事,他也不該顧念女兒的心意徑自將她許配了人家,不定如今還好好的活著呢.不過,若是如此,只怕也沒有眼前這讓人贊歎驕傲的外孫女兒了.

見清云先生無心在下棋,葉璃也跟著放下了棋子含笑道:"外公好好地怎麼起這個來了?可是想念母親了?"

清云先生著她猶豫了片刻方才道:"這事原本你大舅舅想要親自跟你,不過他如今也忙得很,我這老頭子閑著沒事便跟你.你父親…到璃城來了."

父親…葉璃有一片刻的恍然.第一時間想起來的確是前身自己那雖然外表嚴苛內心卻十分疼愛妻女孝敬長輩的父親.一時間許多原本以為早已經忘記了的身影紛紛出現在了腦海里,許多鮮明的身影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似乎也絲毫沒有褪去原本的色彩.見她臉色不好,清云先生眼底閃過一絲擔憂,"璃兒?"

葉璃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淡淡微笑道:"璃兒沒事,讓外祖父擔心了.父…父親他們怎麼會到璃城來?"無怪葉璃一時間記不起葉文華來,原本時候徐氏還在的時候葉璃就經常在徐家教養,對這個老是讓母親傷心的父親感就不深.等到有了前世的記憶之後,對比這前後兩世的父親,還有葉文華的那些所作所為,對于父親原本所剩的那點為數不多的孺慕之也漸漸地淡去了.等到葉文華帶著葉老夫人等人回了老家之後,葉璃漸漸地也就習慣的只記前世的父親了.倒是漸漸地將這個父親給拋到了腦後.

清云先生淡淡笑道:"葉家地處西南偏遠之地,西陵大軍東來首當其沖的就是那里.你父親人品不提,但是見識到底比一般的普通百姓多一些的.早早的便帶著全家老幼離開了.如今,到西北已經有一個多月了.你大哥的意思倒是將他們安置了也就是了,不必告知與你.但是他到底是你父親,何況,咱們將他安置了他也未必就願意安分守己的在城里住著.若是在外面亂些什麼,對你和定王的名聲也是有礙的.前些天不知道你們回來也還罷了.這些日子聽到你回來的消息,已經上門求見了兩次了.之前清澤你剛回來精神不濟攔下了,若是再不見見他們只怕要鬧起來了."

葉璃微微蹙眉,沉思了片刻方才淺笑道:"也不是什麼大事,璃兒明白了,回頭便見見他們就是了."

旁邊坐著逗幾個包子玩兒的秦箏抬起頭來道:"璃兒,那葉尚…葉老爺也就罷了,只是那葉老夫人和葉王氏還有那個葉容,你可千萬別對她們客氣."葉璃挑眉笑道:"怎麼?箏兒見過她們了?"秦箏點頭道:"可不是麼,那葉容今年也有十幾歲了,被葉王氏寵得不成體統.剛到璃城住下還不到一個月就敢跟元老將軍的孫子打架,若是如此也就罷了,打不過人家還大張旗鼓的叫嚷什麼他姐姐是王妃.元老將軍家的人也算是極懂事的,才沒將這事傳出去.連當時在場的人都敲打了,只怕人過來跟咱們家了一遍.還有那葉老夫人,一大把年紀了還四處結交城里的那些夫人們,拿著你的身份明里暗里的跟人家炫耀."秦箏這幾年跟著徐二夫人管家,性子也比在閨中的時候利落了不少.起葉家來也是毫不客氣,顯然是對葉家的人沒有什麼好感.

"我知道了."葉璃點頭笑道,"他們安安分分的在璃城自然也沒人能欺了他們去.若是族中有上進有能力的人將來也自然能有出息.若是還想要胡鬧些什麼,我也不是供在廟里的活菩薩.父親和祖母與我有血緣之親,其他人可沒什麼關系."

秦箏這才放心道:"你心里有數就好,起來葉家也算是曾經顯赫一時的,怎麼就一點事兒也不懂.壞了你的名聲對他們能有什麼好處?"徐二夫人蹙眉道:"左不過就是那些目光短淺的喜歡仗勢欺人罷.只是這璃城里,能買他們帳的只怕也不多."璃城里並不算大,真正有影響力的都是定王府的心腹,自然都明白王爺王妃對葉家是什麼態度.最多也就是嚇唬嚇唬那些不知道底細的外人罷了.

"王妃,葉…葉老爺攜著家眷前來求見."門外墨總管稟告道,因為如今葉文華只是個白身,一時間墨總管倒有些不好稱呼.

秦箏笑道:"真是曹操曹操到,這不是就來了麼."

葉璃站起身笑道:"我去見見他們就是."清云先生道:"你如今不方便,還望前廳去做什麼?直接讓他們過來便是,正好也讓老夫見見你那父親."

"外公,你何必費這個神?"當年老爺子將唯一的愛女許配給算得上是出身寒門的葉文華,卻落得個這麼個結果.不傷心誰也是不信的,誰還肯讓老人家再見那個女婿平白氣壞了身子.

清云先生搖搖頭道:"無妨,老夫也想他還有什麼話要."葉璃無奈,只得讓墨總管將人請過來.秦箏不願見這些糟心的人,牽著冷君涵和徐知睿進了里間去了.

不多一會兒,墨總管就帶著人過來.並不是只有葉文華一個人還有葉老夫人葉王氏等一行五六個人.

"祖父,父親."葉璃神色淡然的著眼前的眾人.算起來葉璃也有六七年沒有見過葉文華了,跟六七年前比起來葉文華蒼老了許多,原本還可稱英俊儒雅的臉上多了許多皺紋,頭發也已經花白,眼神中更是帶著一些頹黯之色.見到葉璃臉上的神色更是複雜難辨,嘴角動了動終究還是沒有出什麼話來.

跟葉文華比起來葉老夫人和葉王氏就好得多了,葉老夫人如今已經將近古稀,卻依然和幾年前一眼一身的雍容裝扮,仿佛還是當年那個尚府里養尊處優的老夫人.葉王氏比起當年也蒼老富態了一些,卻也是一身富貴裝扮,只是眼神中更多了幾分顯于外的精明和刻薄,與當初總是裝的賢惠夫人模樣有些迥異.葉王氏身邊站著一個十**歲的青年,眉宇間依稀有些葉文華的俊美模樣,可惜整個人卻胖了一圈兒,眼神無光整個人站著也毫無讀人的文靜莊重之色.就宛如前世葉璃在某些無營養的電視劇里到的無知富家少爺,葉璃當真有些奇怪葉王氏是怎麼把當初那個雖然有些跋扈但是至少還有幾分長相的葉容養成如今這個肥頭大耳一臉蠢相的.

站在他們身後的年輕女子著有幾分像葉琳的樣子,那男子葉璃卻是不認識的.

"婿…見過岳父大人."到坐在上首的清云先生,葉文華臉色卻是微微一變,連忙走上前來深深地一揖道.

清云先生悠然的放下手中的青花瓷杯,抬眼淡淡笑道:"這不是葉尚麼,老夫早在云州便聽葉尚娶了一門賢妻更做了先皇的岳父,這聲岳父大人老夫可不敢當."清云先生德高望重,修養自然也是分同凡響.這麼多年葉璃還是第一次聽到他如此出擠兌人,可見他對葉文華早就十分不滿了.以前見不到也就罷了,如今見到了自然也不用忍了.難怪當初大舅舅還若是外公早聽葉家的行事,只怕就要沖到京城將葉文華打一頓她還萬分不信.總覺得外公這樣的當世鴻儒斷不會如此作為的,但是此時著外公的神色葉璃也知道這修養再好的鴻儒也是有脾氣的.

葉文華臉上一,神色有些尷尬卻呐呐的不出話來.當初確實是他婚後不足半年便納妾,甚至長女次女都不是正室所出.後來更是寵幸王氏冷落了結發妻子以至于徐氏郁郁而終.而這麼多年下來他也早已明白了王氏的性和行事,哪一點能稱得上是賢妻這兩個字.越想葉文華越是臊得面耳赤手足無措.

"親家,到底咱們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呢,華兒已經知道錯了."到兒子下不來台,葉老夫人連忙擠出笑容對著清云先生笑道.

清云先生揚眉,"親家?王家才是葉家的親家,我徐家可當不起的."這老太婆以為他不知道當初葉文華冷落他女兒也有她在其中作怪麼?

葉老夫人笑容一僵,陪笑道:"怎麼會,璃兒她娘永遠是葉家的嫡長媳婦啊.璃兒,快過來讓祖母瞧瞧,這麼多年不見可想死祖母了."著葉老夫人還抹了抹淚,一臉慈愛的著葉璃.可惜葉璃卻並不能如她所願,淡淡笑道:"有勞祖母惦記了,我有孕在身就不起身給祖母行禮了.祖母和父親請坐吧."

碰了個軟釘子,葉老夫人只得訕訕的走到一邊坐下了.葉文華了神色淡然的清云先生卻並不敢坐下,只得在葉老夫人身邊站著.

旁的人多少還是知道清云先生身份特殊的,即使是王氏一臉不甘也都規規矩矩的站著.葉容卻是個既沒有眼色的,早幾年還念著多少還學了一些,這幾年跟著葉尚在鄉間,早年讀得那基本都已經還給先生了.有葉老夫人和葉王氏護著,葉文華也管不住他,以至于養成了他無法無天的性子.剛到璃城不到一個月就敢跟墨家軍最年長的老將軍家的孫子打架,這會兒自然也不會乖乖的站著.

了旁邊空著的幾把椅子,葉容眼珠子一轉走到其中一個面前坐了下來,還不忘道:"爹娘,六姐你們都站著做什麼,快坐下啊."

葉文華頓時氣得臉色發青,清云先生淡淡道:"葉家的教養倒是不錯."

葉容只當清云先生當真是在誇他,得意的一笑道:"那是自然,娘你來……"

"孽畜!你還不給我起來!"葉文華氣得直發抖,只覺得這一輩子從沒有過這麼丟臉的時候,就是當年徐鴻彥當參他教女無方他也沒覺得這麼臉皮發熱過.

葉容一愣,頓時不依的道:"我為什麼不能坐?!這里不是三姐的家麼,我們過來等了這麼久累死了.我不起!"

"你…你…"葉文華指著葉容渾身發抖,仿佛隨時都要倒下去了一般.葉璃淡淡一笑道:"罷了,既然累了就坐下吧.父親,王夫人,六妹還有這位公子也做吧."葉文華了清云先生,只聽清云先生冷哼一聲,道:"坐吧."

這才心的在葉老夫人的下首邊坐下來,王氏了兒子還是走到葉容身邊坐下.葉琳心翼翼的拉了拉那青年男子挑了個末位坐了下來.一邊喝茶的徐二夫人微微蹙了下眉也沒什麼.徐家雖然對禮教並不嚴苛,但是該有的規矩卻都是已經刻到骨子里去的.葉家這個坐法在徐二夫人來簡直就是無禮之至.

"娘親,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他們不向娘親和太公行禮?"趴在葉璃腿邊的墨寶眨著黑黝黝的大眼睛脆生生的問道.

葉璃輕撫著兒子的腦袋,微笑道:"這是你太外祖母,這是你外祖父.宸兒去見個禮吧."

墨寶葉文華和葉老夫人,終于還是站起身來走到兩人跟前叫了聲"太外祖母,外祖父."

原本葉老夫人還帶著慈愛的笑容伸出手來,只當墨寶要跪下行禮打算扶他起來表現一番慈愛.卻不想墨寶只是站在跟前淡淡的叫了一聲便算完了,伸手彎腰的動作頓時便有些滑稽和尷尬了.葉文華倒是不在意,定定的望著眼前六七歲的俊美孩童,似乎眉宇間隱隱有幾分當年結發妻子的模樣.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摸摸他的腦袋,"好…好孩子,你是禦宸麼?"

墨寶往後退了半步好奇的了一眼盯著自己的外公,正色道:"外祖父,不能摸我的頭."葉文華一怔,不由得問道:"為何?"

墨寶一本正經的道:"男兒頭女子腰,只能不能撈."罷轉身便跑回清云先生身邊了.清云先生慈愛的將重外孫抱在懷里,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腦袋道:"只能不能撈?嗯?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

"韓明晰!"墨寶毫不猶豫的將韓明晰給賣了,完全沒有想起平日韓明晰向他貢獻了多少好吃好玩的東西.

墨寶趴在清云先生腿上,好奇的打量著眼前這群奇怪的人.太外祖母什麼的他一點也不喜歡,外公也沒有大舅公和二舅公好.那個胖子…也是他的舅舅麼?真是長的太丑了!墨寶捂住眼睛躲進清云先生懷里,不樂意再那個傻乎乎東摸摸西摸摸的胖子.用韓明晰的話,那動作神簡直太猥瑣了,多了傷眼睛.從就對審美有著極高要求的墨寶表示這個猥瑣的胖子實在是太挑戰他的審美下限了.比城北天橋下的乞丐還要丑!絕對不能承認他是他的舅舅!

"見過大先生,見過二先生.先過大公子,二公子."門外傳來侍女清脆的見禮聲.葉璃卻是一喜,原來大哥已經回來了麼.

徐鴻羽跟徐鴻彥帶著徐清塵徐清澤走了進來.

"大舅舅?!"墨寶眼睛一亮,從清云先生的懷中下來歡喜的沖向跟在後面進來的徐清塵,"大舅舅,禦宸好想你啊……"徐清塵淡淡一笑,俯身將他抱了起來笑道:"哦?當真這麼想大舅舅?"

墨寶眼睛更亮,望著徐清塵已過而立卻依然俊美出塵的仿佛不染塵的俊顏連連點頭.剛剛遇到一個猥瑣的丑男,他急需要大舅舅俊美的容顏安慰他搖搖欲墜的審美觀啊.

"禦宸最最喜歡大舅舅了."所以,大舅舅才是真正的美男子,父王什麼的簡直弱爆了.好想摸摸啊…墨寶暗暗流著口水.所以還是韓明晰比較好,可以隨便摸摸.大舅舅太厲害了,只能…

著兒子的大眼睛里閃動著和韓明晰某些時候相差不及的光彩,葉璃忍不住掩面.修堯的一點都沒錯,真的不應該讓寶經常和韓明晰見面.葉璃忘了,墨寶好色是天生的,他本就是著韓明晰長得好才跟他親近的而不是跟韓明晰親近之後才開始喜好美色的.倒黴的風月公子躺著也中槍.

上篇:320.回歸璃城     下篇:322.葉徐兩家之別